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攻略秘笈 >> 《聖女之歌2》詳細攻略
 

《聖女之歌2》詳細攻略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聖女之歌 2攻略- -
  開始:
  “父親、母親,希望你們能庇佑我,早日找到麗芙……”艾妲一邊低喃著,一邊在溫泉中濯洗著滑嫩的肌膚,這時看到一位秀美的女人(莉瑟兒)步履匆匆地行過。沐浴之後,身上的疲憊一掃而光,在樹林外找到等候的忽倫和貝丁。
  往前來到昂汀湖畔,不覺日已西斜,在忽倫的建議下大家往山下的炊煙處行進,希望在暮色降臨前找到歇腳的村落。沿山路一直往右下走,按TAB可看到區域地圖,途中會遇到一些小怪物,熟悉一下戰鬥的操作。穿過磺霧林道北段在路上會遇到瑞克,在他的指引下往西走即可到達拿桑村。
  進村後到旅館訂了兩間客房,順便向老板打聽往亞薩城的路,得知要從這裏往魯納爾狹路,經過俄皮冰川才能到達。說話間大地顫動,來到戶外聽村民講述最近地震頻發的事情,艾兒提到魔女莉瑟兒出賣村莊的事情,不久有村人說通往外界的魯納爾吊橋斷了。爲了尋找離村的出路去找村長挈斯詢問,得知村裏的舊礦坑有路通往外界,不過因爲裏面的硫氣已關閉幾十年了,或許昂汀湖邊的莉瑟兒能夠提供幫助。
  回到昂汀湖畔,在07的地圖往右上邊走,經過積雪的山路往西行,過路牌找到一間小屋。小屋中彌漫著藥草的香味,艾妲與莉瑟兒談到通路的問題,她讓艾妲去找礦工布蘭多問問看,從她手上拿到藥包和莉瑟兒的信。出屋後遇到返回的忽倫和貝丁,他們已去湖堰舊址探察了一番。
  回到村裏發現村長不在,這時到村莊最左邊找小孩湯米談話,得知布蘭多可能找格斯伯下棋去了,這時到旅館左邊的格斯伯家,格斯伯給大家出了一道謎題,答案是“魯納爾狹路”,答對後得知布蘭多往湖堰舊址去了。
  由磺霧森道東段(路口村民右邊)往東行走來到湖堰舊址,穿過兩屏場景來到大斷崖找到布蘭多,將藥包交給他,得知礦坑的封口已經打開了,不過裏面有亞薩軍隊設下的密碼盤。這時蔔醫葛門趕到將衆人斥責了一頓,布蘭多在離開前將一包火藥交給了艾妲。由湖堰舊址往東南走遇到哈默在洗溫泉,答應和他一起洗溫泉可拿到兩包藥粉,黃色用來提神醒腦,紅色用來減少硫氣的傷害。
  往前到磺氣之隙,一路往右下邊走,到達地圖14的地方會遇遭到一大群怪物的包圍,因爲這裏是它們的巢穴,殺退它們後退回地圖07,發現那些怪物又追上來了,于是使用炸藥將洞口封住。
  回到村裏將礦坑裏的情形向挈斯彙報,並把莉瑟兒的信交給了他,村長于是召集了村民,提出地震的問題是出在礦坑的怪物身上,而葛門卻針對艾妲等人提出了疑問。村人散去後,挈斯說起了與葛門之間的恩怨以及莉瑟兒的一些往事,衆人受托去找莉瑟兒尋求事件的答案。
  來到昂汀湖畔到小屋找莉瑟兒談話,得知地震並非自然現象,而是來自精靈的憤怒,接著道出當年昂汀精靈與石怪謬裏之間的誤會,而她就是湖中精靈的女兒,若要繼續封印即將醒來的謬裏,須向葛門拿回寶石曙晶,它蘊含著光明與黑暗交界的力量。回去將莉瑟兒的話轉告給村長,挈斯聞言大爲驚詫,就在他下決定的時候葛門闖了進來,揚言不會交出曙晶。
  追出村莊與瑞克交談,得知葛門往湖堰舊址去了,來到礦坑洞口遇到中毒暈倒的葛門,他身上的曙晶已不知去向。將葛門救回村裏療傷,挈斯親自照顧他的傷勢,不久莉瑟兒也現身診治他的毒傷,接下來衆人去尋找治傷的兩種藥物:硫磺和雪銀草。來到磺霧森道東段03的地圖找到一塊墓地,墓碑前有束白色的花正是要找的雪銀草。進入礦坑在地圖的石壁上找到神密的密碼盤,將哈默給的藥給艾妲和貝丁服下,兩人開始在貝丁的講解下學習破解密碼盤的技巧。繼續前行到地圖26會再次遇到密碼盤,這時要靠自已來解決了,解法如圖。往前來到圖21會遇到怪物的包圍,突圍後在洞穴深處拿到硫磺。
  回到村莊將藥物交給莉瑟兒,在藥物的作用和細心的照料下,葛門的傷勢終見好轉,挈斯將黛瑪的遺書交給了他,葛門終于流下了感動的熱淚並道出曙晶的所在,這時大地震動連農田也裂開了,莉瑟兒道是曙晶易主的緣故,挈斯連忙組織村人上山避難,而艾妲等人則和莉瑟兒來到礦坑。
  從莉瑟兒手中拿到一些藥物後,進入礦坑到地圖06,往上走到達地圖25,利用毒氣噴發的間隙移到左側,沿著唯一的通道走下去,回到當初第一次被包圍的地方(地圖14),發現曙晶在一只綠色的怪物身上,打倒它得到曙晶和神谕古文石Ng。
  回村裏將曙晶交給莉瑟兒,跟隨著她走過晶道來到昂汀聖殿,在通過祭司歐琺托芭和武士夏爾洛的測試之後,得知犯戒的莉瑟兒將受到祭司的重罰,而衆人則在夏爾洛的帶領下往精靈族落休息。大戰在即,先在這裏休整一下,到附近的店鋪采買裝備藥劑。分別去過藥店、道具店、武器店和旅店後,會在街上遇到夏爾洛,跟隨他來到通往石怪結界的通道。
  沿通穴前行看到台座、怪物屍體和被石化的湖精,在經曆四場戰鬥後,忽倫望著更多石化的湖精沈吟片刻,這時那些湖精開始活動並圍攻過來,將他們打敗後夏爾洛出現,說湖精的失常與此地的燥氣有關,于是跟著他返回精靈族落。補充物資後跟隨碼頭的勇士來到聖堂,看到莉瑟兒的身上已有了奇怪的紋印,聆聽著她的講解,衆人決定前去尋找煉造替代神吻寶石的材料—黑晶石。黑晶石位于黑水域的惡魔喉道,道路狹窄陰暗具有毒性,艾妲靈機一動開始說服貝丁去采取黑晶石,而她則和莉瑟兒在聖殿煉造晶石,並擔負著護衛昂汀祭司的責任,忽倫和夏爾洛去對付突破結界的石怪謬裏。
  忽倫再次回到封印之路,在沿途的台座上插上魔法杖,用以阻擋怪物。沿通道一直往右走找到解脫封印的石怪謬裏,結果湖精的水牆也不起作用,謬裏破繭而出。此時聖殿的艾妲感應不到忽倫的訊息,意識到他們已經失守,目前唯一的希望只有寄在貝丁的身上了。
  貝丁來到惡魔喉道,在這裏要玩一個搬運的小遊戲,在水道裏有不斷伸縮的巨牙,碰到的話會減緩速度,遊到盡頭最多可拾取五塊水晶,攜帶水晶越多速度會越慢,將它放到入口處的竹簍裏,拿夠20塊水晶即可完成任務,遊到水面後貝丁由于中毒過深而昏倒在地上。
  拿到了黑水晶後,大祭司歐琺托芭開始煉化寶石的儀式,這時艾妲要進行保護大水晶的遊戲,周圍四個小水晶會不斷地變黃,艾妲左右遊走收集水晶上黃色的土氣使之保持藍色狀態,使中央的大水晶發出耀眼的光輝,如果小水晶持續爲黃色,大水晶的能量會下降。
  完成小遊戲後謬裏出現在聖殿之上,艾妲變身精靈獨力對付謬裏,這裏的戰鬥比較艱難,35級以上才好應付。結果戰敗的謬裏再次複活,出手將莉瑟兒給打傷了,這時大祭司歐琺托芭現身願意交出煉化的寶石,而難斷情緣的莉瑟兒承受精靈的誡律即將化爲水晶,謬裏受其真情感動將她帶回到拿桑村頭,那裏是她夢牽魂繞的家鄉。
  挈斯帶著悔恨對莉瑟兒使用了舍身延命之法,將村莊交給了葛門撒手人寰。石怪謬裏看到這一幕大爲感動,決定從今學會幫助他人,忠心地守護這片土地,在他的凝力施法中,斷掉的吊橋被一道石梁接通了。衆人朝對岸行去,身後傳來莉瑟兒的呼喚聲,艾妲聞之竟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語中得知謬裏的蘇醒是世界進入黑暗世紀的前兆,只有愛和勇氣,才能給這黑夜帶來一絲的曙光。
  特拉希爾
  在冰封的雪原裏艱苦地行走著,不久找到一個神密坊的處所,裏面的凱薩琳拜托衆人往德魯斯泊村帶10個解毒劑過去,交給村裏的理查老爺爺。 出來後沿著冰原之森的路往東北方走,終于到達飄著雪花的德魯斯泊村。聽武器店老板說前面的冰洞裏有能把人變成冰柱的可怕怪獸,不久前有一個銀發少女已往那邊去了。來到理查家將解毒劑交給他,誰知他卻不肯領受,說這是換取寶物的道具,同時從他手上拿到2個風之素。武器店外的柯林請大家幫他尋找寵物小松鼠。來到村長家得知村長德魯斯已離開村莊,要明天才能返回。
  來到旅店找老板要到一個房間,晚上艾妲擔心妹妹麗芙的安危,忽倫溫言勸慰著艾妲,兩人很晚才沈沈睡去。醒來時大雪初晴,天氣已經放亮了,兩人來到村長家看到瑪姬在向村長請求,原來她的兒子盧尼已往冰川去了至今末歸,可能落入冰川之魔的手中了。
  茱兒和盧尼一起被冰魔施了冰凍法術,選擇用魔法救盧尼。忽倫和艾妲來到村外果然遇到柯林的松鼠,這時要繞到它的背後將它趕回村裏,如果由正面追逐的話它會墜落冰崖,回到村裏柯林已捉回了松鼠,得到3個水之素。往村北冰源的西北方行進,由C8的地圖進入冰川舊道,一直往西走到達14地圖可找到茱兒和盧尼,貝丁使用烏達之淚破解了兩人身上的冰柱,將盧尼送回村莊後,三人在冰原生起了篝火,茱兒依偎在艾妲懷裏終于恢複了體力,醒來後的她向兩人講述尋找哥哥柯菲斯克的經過,艾妲將一條叫做“雪日奇迹”的項鏈送給了她,這是盧尼家的傳家寶,或許項鏈的名字暗示著將有某事發生。
  休息一晚恢複了體力,沿冰川繼續前行來到冰瀑洞穴,探索到深處遇到迪卡諾達, 原來他就是傳聞中的冰川之魔,接下來的戰鬥是必敗的,危難之際精靈族的弗雷趕到殺死了他,原來他是背叛精靈族並盜取妖精之眼的人,當弗雷正要收降妖精之眼的時候,那水晶竟與艾妲胸前的項鏈遙相共鳴著,說話的時候大家中了弗雷的暗算被帶到精靈王的大殿。
  弗雷爲了救弟弟多普裏爾的性命決定使用艾妲的項鏈替代芙薩之環來施法,這個想法遭到了精靈女王培迪西亞的否定。艾妲等人被喚醒後得知來到了風精靈的棲所—特拉希爾,站在眼前的女子正是精靈王培迪西亞,她祭出妖精之眼散發灼目的光芒,這是西芙項鏈所産生的效用。原來自從芙薩之環失落後,這妖精之眼就再沒有散發如此的能量,這種使精靈族長生不死的光能,然而西芙項鏈並不能替代芙薩之環,兩者各有其守護的使命。
  在特拉希爾村莊中補充裝備,去過三間商店和旅館之後會在外面遇到精靈嘉,她傳女王口谕要召見大家。按原路返回遇到蒂,跟隨她遇到嚴陣以待的弗雷,原來她想要奪取艾妲身上的項鏈,戰鬥中不幸落敗,西芙項鏈被她搶走。
  艾妲等人被關在了村裏的樹牢,聽蒂講述有關弗雷和弟弟的事,不久女王趕到說弗雷已將項鏈置入妖情之眼並祭入生命之爐中,爐中的族人將變異爲不可知的魔物,女王請艾妲幫忙取回項鏈以解族人危困,但要入生命之爐須要用到冰潔之玉和熾炫之石兩件道具。從女王手中拿到冰潔之玉後離開樹牢,在聖殿迷宮中一路往北方行進,在地圖9的位置遇到騎怪獸的諾莎倫,打敗她後進入生命之爐的迷宮,進入爐核的地圖右側場景(地圖02)有大量裝備可拿,左側拿到熾炫之石,進入爐核區域打敗弗雷,往前將兩樣道具放到兩側的風之座上,艾妲一人進入爐核,一直往上遊到頂部即可找到西芙項鏈。
  出了爐核不見大家的身影,來到外面看到多普裏爾幻化的怪獸朝衆人攻擊,弗雷拚死上前阻擊而受傷。打敗了怪獸得到神谕古文石Th,多普裏爾從怪獸破碎的軀體裏墜落下來,弗雷抱著弟弟的屍體失聲痛哭。女王趕到後赦免了衆精靈的罪懲,啓悟她們真正的愛需要包容的聆聽和學習,愛固能使人堅強,也能讓人迷失自我。女王感謝艾妲等人爲精靈族所做的一切,並打消了恢複精靈之眼的念頭,決定以全新的姿態體會人生,最後將一件芙蕾雅羽衣交給了艾妲。衆人被女王的魔法傳送過了俄皮冰川,前方就是柏根村,只要越過這座村莊離亞薩城就不遠了。 泥濘中的危機
  向村長打聽亞薩城的事,然後再去找村裏的吉伯夫,聽到有關城裏一位淩多人的事情,茱兒猜測那人就是要找的哥哥。聽到亞薩城裏地獄般的情形,艾妲營救麗芙的心情更加迫切了。吉伯夫見衆人決心堅定地要闖城,建議他們去找蘇羅卡幫忙,他是伐木場附近的旅店老板,能夠制作假通行證。回去再見村長,得知村中由于應付亞薩城的雜稅而渡日艱難,艾妲鼓勵了他幾句,得到5棵蘇活草。村中的女孩匹亞得了難醫重症,除非找到蝴蝶仙子才能救治。
  出村進入巴比倫森林,在密林深處(地圖25)發現一輛殘破的馬車和幾具亞薩城士兵的屍體,一位小女孩(娜娜)正被怪物追擊,上前將怪物殺敗與娜娜交談邀其加入隊伍。沿森林小路繼續前行,不遠處有間獵戶小屋,進去與獵人說話借宿休息,談話中提到莉瑟兒他露出關注的神色,原來他就是莉瑟兒一直等候的愛人英裘爾,忽倫于是將拿桑村發生的事告訴他,得到5個強效傷藥。第二天離開小屋往前行進,在地圖16的右下角發現一群飛舞的蝴蝶,這時讓茱兒做領隊點擊那只綠色的蝴蝶,然後替它包紮傷口,原來它就是傳聞中的蝴蝶仙子,帶著她返回到柏根村找匹亞,蝴蝶仙子施展痊愈之術治好了她的頑疾,得到一把巨木弓,同時從仙子手上拿到2個翡之玉。
  回到巴比倫東森,在地圖22的場景過獨木橋後往左走,進入南部森林的迷宮,一直往南方繞過去找到一片特別的屋子,站在門口抽煙袋的正是要找的蘇羅卡,提起做假通行證的事,這家夥居然開出天價。當晚在這裏留宿過夜,半夜傳來鐵錘的敲擊聲,忽倫心事如潮不能入眠,踱出房間見到月光下的茱兒,兩人回憶從前的偶然相遇,其間的聚散離合著實叫人感慨。這時鐵錘聲忽然停止,後院傳來怪異的響動,蘇羅卡父親從打鐵屋走了出來,大家連忙趕到後院探察究竟,發現這裏的牲畜都被拖到井裏去了,看來似是攻擊娜娜的那些怪物所爲,于是大家提出消滅怪獸的條件,要蘇羅卡做幾張假通行證出來。
  進入蘇羅卡井道,在地圖07可找到一塊紅色水晶石,身上有芙蕾雅羽衣的話可前往精靈坊,遊戲中共有8塊水晶傳送到達裏。在井道深處(地圖13)遇到腐獸,結果在戰鬥中茱兒受到怪獸偷襲而受傷,將怪獸消滅後又有一批圍攏過來,戰鬥結束後大夥推測這些怪獸是幕後人的秘密武器,一切還有待于到亞薩城去求證。回到宿屋找蘇羅卡要通行證,得知需要特殊的鐵礦,返回森林往西南邊找到一間木屋,從寶箱裏拿到鐵礦。返回到蘇羅卡宿屋將鐵礦交給拉弗多,等了一晚終于拿到了假通行證。
  潛伏者
  來到伐木鎮聽梅爾說起魁恩西的惡行,並提醒衆人要趁著活絡節進城。往東南出村沿著亞薩林道走,北邊山路是往橋下通道去的,先不要過去。在林道地圖01往右邊走到亞薩城郊,繼續往左邊來到城門口,把門的亞契見艾妲秀色可餐便用輕浮的語言調笑著,還好一位叫席列騎士趕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衆人隨著商人一起混到城中。茱兒回想方才那騎士的紅色瞳孔,淩厲的目光似曾相識,艾妲也想起曾和他在西芙村交過手。
  穿過鍾樓守備區來到亞薩城內,娜娜遇到了爸爸昆柏爾,沒想她臉上忽然現出厭惡的神情,一轉身便匆匆逃走了,衆人于是跟隨昆柏爾到家中休息。聽到有關娜娜身世的訴說,大家終于了解到娜娜內心的苦楚,接著向昆柏爾探聽到撒雷母人四處征用奴隸的事情,城內的魁恩西與撒雷母人緊密勾結,魚肉城民。昆柏爾提議大家去找所羅幫忙,或許能找到接近魁恩西的辦法。
  由普勞克區往亞諾斯達區,與一位叫老皮的人交談,得知所羅往煙囪山吊橋去了,在北邊城門口遇到一位迷路的小女孩羅絲,選擇送她回家。穿過奴隸市場到羅薩洛碼頭,在左邊的屋子可找到女孩羅絲的家,不過奴隸市場要在娜娜被捉後才會開放,稍後再去吧。此時還可探訪一下秘密地點,在丘爾德區02的場景的右下角有只車輪,車輪後面有道隱藏的門,裏面是前往特拉希爾聖殿的密道,三只寶箱裏有大量寶貝可拿。在赫密勒區有一位被迫遷家的老婆婆羅西,艾妲作領隊與之交談可資助她3000G。
  出城來到煙囪吊橋,一直往左走看到空中一只大怪鳥飛掠過去,那個飛在空中的人想必就是所羅先生了。讓人意外的是,娜娜也在橋上,艾妲于是上前寬慰著她,不想娜娜仍然不肯原諒父親,輕哼一聲轉身又逃走了。
  所羅停止飛翔回到橋上,他那樂天派的話語叫衆人心情登時輕松了許多,當艾妲提出要見魁恩西時,所羅叫他們找一瓶麥酒來。衆人于是來到丘爾德區的畢萊麗酒行,找老板瑪奇絲談話買到耶福莉克之露,返回吊橋將酒交給所羅,所羅說活絡節魁恩西會在奴隸市場活動,屆時庫裏西夫和手下阿克、席列也會出動。
  回到普勞克區02,往右邊到暗巷看到一輛馬車過去,艾妲似乎看到娜娜在車上,衆人于是尾隨著馬車追了過去。在亞諾斯達區03的場景往左邊走找到奴隸市場,這裏人聲鼎沸好不熱鬧,那邊撒雷母使者正與大將阿克說著話,當撒雷母的飛空艇在空中出現時,茱兒在人群中看到了席列的身影,和衆人打聲招呼離隊而去。在奴隸市場使用貝丁做領隊,向人口販子花80000塊買下兩位少女,之後在街上又找到她,有三個選擇,選金錢的話得到120000塊,選武器會得貝丁的武器(杖),選助人爲樂,之後在撒雷母島北岸會再次遇到她並得到4000塊酬謝。
  聽培蒂說看到過一個十幾歲的小奴隸,想必說的就是娜娜了,還是先去找茱兒碰面吧。來到亞諾斯達區03,正中有一條小巷通達酒館街,在一間酒館前找到那輛載著娜娜的馬車,只是車廂已空無一人。由馬車的後面進入奧菲特密道,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間酒館內,幾個裝扮妖娆的女人上前搭讪,忽倫一時間應接不暇,氣惱的艾妲獨自跑進酒館尋找線索,站到吧台前看到樓上有個東方男子正左擁右抱,向老板提伯勒要來一杯水酒,邊喝邊看著忽倫依紅偎翠的形狀,心中郁悶不樂,不知不覺喝得酩酊大醉。
  這時外面的奴隸市場人聲嘈雜,忽倫望著趕到了魁恩西出神,回頭再看艾妲已然喝醉,並與惡棍瓦德發生了沖突,戰鬥中將瓦德打敗,艾妲酒氣醺天地大呼小叫起來,接著忽倫和艾妲一起對付圍攻上來的保镖。爲了給她解酒,忽倫來到奴隸市場找到一位叫朵兒的小女孩,從她手上買到一瓶醒酒液。
  這時聽到昆柏爾正向奴隸販子威格哀求,忽倫連忙過去將他救起。那邊艾妲藉著酒勁大聲嚷叫著,瓦德率衆再次攻來,將他們擊敗後救出娜娜,艾妲仍然不依不饒地喊魁恩西出來,打敗兩群圍攻上來的衛兵後,那名東方男子現身並揚言要買下艾妲和娜娜,忽倫和艾妲上前攻擊卻不幸落敗。
  艾妲酒醒後發現和娜娜一起關在地牢之中,這時東方人肆羅出現,說忽倫已淪爲魁恩西的囚犯了,等他離去後艾妲勸說娜娜好好珍惜擁有的親情,說話時看到燈籠邊的萬能鑰匙,兩人在小狗光光的幫助下終于脫離了樊籠。出牢後是一道彌漫香氣的長廊,這裏是個較爲複雜的迷宮,沿著以下的路線走:肆羅船20—19….16—12—09—08,由單向門到06,走中間的門到04,往左走到03,往上是單向機關門傳送到07,地中央有只箱子拿到一棵娃娃頭,然後回到05—14—08,走中門到09,往左到10發現一只娃娃,將娃娃頭放上去打開機關門,在13拿到一張符咒,然後經由單向門往前走去,在11找到魔法陣傳送出來。沿著船艙前行,空中旋轉著一個狐狸形狀的面具,在這裏艾妲要玩到一個遊戲。
  與鬼狐展開對決,它會放出青白兩朵雲彩,追擊躲閃的艾妲,青色的會用閃電攻擊艾妲,先是三次,然後連續六道,接著青雲膨脹起來,這時空中的鬼狐會停止轉動,這是可以打到鬼狐的時機,用鼠標右鍵攻擊,建議在青雲連續閃電時即開始攻擊,鬼狐的血會比自已掉得快。白色的雲只會在跑動的時候傷害艾妲,站立時不用躲它。完成這個遊戲後,得到神谕古文石E和4個翡之玉。來到甲板看到風帆上“封”字畫符,肆羅這時由艙頂撲擊過來,兩人無路可逃只有奮身一跳。
  赤色瞳孔
  兩人醒來時身在亞薩城郊,念及忽倫的安危,連忙動身往城裏趕去。由橋底通道往右到亞薩林道,由此趕到城郊。在城門口見亞契在嚴格盤查入城的人員,看來得另外想法混入城中了。
  回到橋下通道,在地圖09的溫泉看到許多士兵在洗澡,聽他們談及有條密道可通往城裏,于是兩人拿到兩套亞薩士兵的軍裝,來到橋頭換上軍裝進入哨所,再過亞薩橋穿過山道進入城裏。
  由奴隸市場進入奧菲特酒館,向老板打聽茱兒的下落,卻沒有什麽讓人振奮的消息。于是回到娜娜的家,看到昆柏爾因思念娜娜哭作一團,見到女兒無恙歸來又喜極而笑。聽昆柏爾說忽倫被帶到秘密審問室去了,將一張克羅修鍾樓的通行證交給了艾妲,說審問室在一座碉堡裏面。
  鍾樓通道在丘爾德區,在02的地圖一直往右走就能找到了。騙過了守衛進入院裏,一輛華麗的馬車飛馳而過,裏面坐的正是魁恩西,今晚他要在鍾樓舉行盛大的宴會。和哨兵談話選“順水推舟”可套出忽倫的下落,位于西北邊的碉堡內。將哨兵料理後進入守備區,在02地圖發現大隊人馬守衛,由附近的水道進入04,穿出去來到戶外一直往左邊走,在碉堡的左邊找到缺口爬下去。
  在守備區07遇到龍蝦貝丁,在他的指引下由進水口來到地下一層,穿過去是水刑池,屍體堆集景象可怖,在碉堡一樓02的走廊找到機關按下去,它會打開碉堡二樓06房間的鐵門。上樓梯進入牢房區,這裏的碉堡二樓05有第二塊紅色傳送水晶可往精靈坊,繼續前行由06上階梯到達三樓。
  在碉堡四樓01場景有道關閉的鐵門,它要用兩道機關打開,一個在碉堡三樓02房間,另一個在碉堡四樓03走廊。繼續往上攀去,在碉堡階梯05可找到第三塊紅色傳送水晶。往前再沒有機關了,一路殺到十樓終于找到監禁室,在裏面看到亞契正在給忽倫用刑,打敗了亞契得到神谕古文石W。將忽倫救出後,艾妲略施手段向亞契逼出了往鍾樓的捷徑。返回到八層走廊遇到哭喊救命的蕾咪,邀其加入隊伍後由新出現的通道離開碉堡。
  商議之後大家兵分兩路,艾妲和娜娜到院子裏偷馬車,忽倫則和蕾咪一起去鍾樓頂部。先控制艾妲沿原路返回,在到達水刑室時會遇到劊子手巴德,艾妲不小心被他捉住,還好貝丁的大鳌及時派上用場,才解除了艾妲的性命之虞。
  忽倫和蕾咪進入克羅修鍾樓,要用密碼盤才能打開大門,解法如圖。進入大門上樓梯,在鍾樓05的房間寶箱拿到鍾樓鑰匙。上樓梯走過道07到24,一直往左邊走上樓梯,找到魁恩西的房間後發現守衛很多,這時鍾聲響起,忽倫靈機一動要去鍾樓機房看看,由樓梯上到頂層,用鍾樓鑰匙打開大門進去。當忽倫正欲行刺的時候,守衛已然警覺護送魁恩西離開,接下來由機關室跑到鍾樓上層平台,沿著牆沿往左邊跑,當追兵接近時縱身跳落下去,而魁恩西的助手庫裏西夫緊追不舍,于是在屋頂與之展開戰鬥,取勝後得到神谕古文石J。
  跳落草叢借著枝葉的掩護一路逃亡,前面的路幾乎是唯一路徑並不複雜,最後爬下幾道梯子來到鍾樓的底部,這時魁恩西已登上了艾妲駕駛的馬車,忽倫和蕾咪躍到車廂頂部,催促艾妲將馬車駛到城外,于是馬車在揚鞭奮蹄中絕塵而去。
  在城郊將魁恩西修理了一通,爲了查明麗芙的下落,衆人又要押魁恩西回城,希望能從交易帳薄上找到線索。回城前先在廢棄區轉轉,這裏可找到第四個傳送水晶。進入城區後往北邊的丘爾德區走,由此門出城往煙囪山道走,一直往北方繞過找到魁恩西豪宅,進大廳上樓梯往左轉,來到書房魁恩西翻看帳薄,裏面並沒有麗芙的資料。回到大廳樓梯走右側的通道,在右側書房仍沒找到麗芙的線索,這時庫裏西夫已率大隊人馬包圍了宅邸,魁恩西說出在一樓大廳左邊回廊裏有密道可以離開。
  返回大廳進入密道,魁恩西將衆人關在了裏面,並將一種花粉酒在了艾妲和忽倫身上。由于花粉的味道,密道裏的水獸被陸續吸引過來,大家且戰且進在密道中尋找出路。在這個迷宮中共有五個圓形機關,分別在09、10、12、13、16的地圖場景中,全部找齊後由迷宮的東南地圖19可找到出口,大家正要舉步身後傳來詭異的低吼聲,恐怖的腐獸已攻至近前。打敗怪獸後,在離開前要完成密碼盤的遊戲,具體解法如圖。
  走出密道來到煙囪山吊橋,來到橋頭看到阿克正在布署人馬,不巧被他發現了行蹤,退路也被追來的魁恩西斷掉了,在兩面夾擊之下大夥只好鼓起勇氣奮力突圍。在衆人與裝甲兵對戰的時候,庫裏西夫和魁恩西將娜娜捉住,艾妲的身體這時發生了奇異的變化,眼見敵人的機甲兵不斷湧來,忽倫只有孤注一擲死裏求生,于是抱著艾妲由亞薩橋上一躍而下,貝丁和蕾咪也緊隨其後。
  艾妲醒來後已恢複人形,忽倫和蕾咪仍在昏睡著,往前走出亞薩湖林發現阿克的人馬正在搜索衆人的蹤迹,回到湖邊見忽倫已經醒來,于是大家一邊吃著采集來的食物,一邊商量著營救娜娜。
  由廢棄區往亞薩城行去,各個入口的盤查相當嚴格,回到娜娜家發現屋子裏淩亂不堪,蕾咪和貝丁到樓上查看,忽倫和艾妲則在樓下搜索,呼叫之下昆柏爾才敢從洞中現身,聽到他嚅嚅的話語才知道中了埋伏,寡不敵衆的忽倫和艾妲被士兵捉住,空中蕩起亞契的狂笑聲。貝丁和蕾咪聽到了這一切,等敵人離開後將昆柏爾斥責了一番,正在盤算如何營救的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原來是分散已久的茱兒。
  與昆柏爾談話,得知忽倫他們可能被帶到鍾樓的碉堡去了。來到克羅修鍾樓打倒守衛進入守備區,接下來還會觸發幾場戰鬥,在守備區06打敗碉堡正門的守衛,注意不要被巡邏兵抓到,貼著下邊左行。進入碉堡後在水牢救出忽倫和娜娜,往前看到席列在清除守衛,從他口中得知艾妲被囚在卡達克爾堡,茱兒和忽倫連聲道謝。一路沖上碉堡八樓,往右邊側道行時遇到前來接應的昆柏爾和所羅。
  進入鍾樓後發現03走廊的鐵門進不去,一路上樓梯到鍾樓頂部的機關室03,在這裏貝丁可玩到一個過齒輪的小遊戲,繼續往右走到達鍾樓32,在右側找到三根吊環鐵鏈,拉動兩側的鏈條閘門機關開啓,返回到03走廊往前下樓梯,由通道來到亞薩城郊乘坐馬車離開。
  馬車翻毀後,忽倫等人與所羅分頭行事,一行人往卡達克爾城堡進發。在城堡門口遇到來陣以待的阿克,單挑取勝後得到神谕古文石Z和芙蕾雅之淚。從阿克口中得知艾妲被關在六樓的消息,並且此時庫裏西夫已奪得了魁恩西的權位,陷入不可一世的瘋狂狀態。
  進入城堡在三樓兩側各找到一道結界門,沖到五樓打敗亞契及手下,往右上走來到水獸封印殿堂,看到庫裏西夫站在巨大的水獸前,他要用魚化之法創造比水獸更加強悍的怪物,以打敗撒雷母人成爲新的霸主,往前打敗庫裏西夫和弓驽兵,得到神谕古文石A。這時魁恩西趕到,說已將水獸的結界破壞掉,隨著低沈的吼叫聲怪物已將攻至。往前遇到接應的席列,得知要將逃脫的水獸重新封印起來,須開啓城堡中的五個結界,四個在城堡四周的塔尖上,第五個在城堡頂部,點燃結界須到九樓拿結界能源石。
  先到6F 07走廊寶箱拿結界門鑰匙,然後到8F 02開結界門四,由樓梯上9樓在密室寶箱裏拿到結界能量石,接著分別到8F 01、6F 08、6F 01、4F 05去點燃四個結界,這樣10樓的結界門才會打開。不過在樓梯間茱兒說雪日奇迹不見了,這時有兩個選擇會影響到故事的結局,找雪日奇迹的話茱兒不會死。回到結界一的場景打敗塔克夫,在結界左邊的石塊上找回雪日奇迹。
  返回樓梯間打開最後一道結界門,就在要點燃最後一道結界時,怪獸安多羅勒斯咆哮而至,和它打到一定程度席列現身助戰,茱兒跑去開啓最後一個結界,結界能量瞬間纏繞著怪獸,就在它倒下的時候,席列的軀體也消失不見。茱兒從地上拾起一顆玻璃球,竟與自已的一般模樣,原來他就是千方尋找的哥哥。就在這時天空中出現了三只巨大的飛行船,神秘的人將安多羅勒斯載離,然後慢慢消失在天際。
  昆柏爾和所羅趕到說大隊士兵將至,爲了擺脫亞契的追兵,大家不得不坐上所羅的飛行翼,伴隨著新奇的飛行,遠遠地離開了那片血腥的土地。
  詛咒之船
  飛行翼墜落在了撒雷母的奴隸貨船上,正好是密尼亞的房間,聞訊而來的士兵將衆人包圍了起來,密尼亞擋住了外面要搜查的亞薩城士兵,並吩咐手下將衆人視同奴隸看管起來。來到甲板上護航船隊駛近,士兵吹起了引導的號角。
  在航行中奴隸船被一艘幽靈船撞壞,船長老巴特氣急敗壞地教訓起水手來。船艙中的艾妲這時聽到謎樣的聲音,恍惚中化作一道光團從船艙的缺口飛遁了,忽倫等人見狀連忙追趕過去。在甲板上遇到士兵的阻攔,在忽倫的請求下密尼亞同意放過他們,並將隊員的裝備和道具歸還。
  繼續往前追去,見艾妲走進一間破損的船艙,進入幽靈船一直往樓梯爬上去。此時奴隸船也被怨靈所襲擊著,密尼亞與這些怨靈展開了戰鬥,取勝後海面變成了一片鮮紅,老巴特說那是沙烏達虛到來了。幽靈船上的茱兒見海水變紅也覺驚異,但忽倫只擔心著艾妲的安危,此事並末放在心上。沿著甲板往左邊跑過去,終于望到了艾妲的背影,這時怨靈聚集在一起朝衆人發動攻擊。
  恍惚中的艾妲置身于幻境之中,看到了兒時與妹妹麗芙玩耍的情形,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景象,她從地上拾起一只貝笛,嗚咽地吹奏起低沈的曲調,象一只溫柔的手撫慰著每個人的心靈,霎那間一切都平靜了下來,怨靈們和沙烏達虛都消失了,海水也恢複了本來的顔色。艾妲這時見到了一個幽靈,身上的西芙項鏈感應著放出光芒,在她離去之後幽靈船也開始坍塌了,衆人于是退回到奴隸船,老巴特喃喃道出那女人的名字“烏麗奴”!
  海潮的記憶
  隨著奴隸船一行人終于抵達掠奪者之鄉撒雷母,島上的雄偉建築令人驚奇贊歎不已。撒雷母王基輔爾聞聽艾妲用笛聲趕走沙烏達虛和怨靈的事迹,便來端詳她的樣貌,艾妲趁機奪下守衛的長劍意欲行刺,卻被基輔爾一掌打斷在地。基輔爾詢問緣由,答應放了忽倫等人,然後道出先知的預言,降臨的聖女將用歌聲和生命消弭世間的災亂和恐懼,可能,她便是預言中的聖女。
  衆人團聚少不了又是一番說笑,然後到島上各處遊覽,由王宮正門往左邊的路走可到地圖11,這是往巫元會的通道,目前還不能進去。出王宮往前走到達北岸碼頭,看到一位老婆婆(艾瑪)在橋上搖搖欲墜,救起後答應到她家裏做客,在艾瑪家見到了牆上的劍和奇異的風鈴,正玩鬧著門外傳來密尼亞的聲音,從她的談吐了解到女孩子的溫柔一面。
  來到樓上看到密尼亞正在撥弄窗口的風鈴,然後到樓下找艾瑪談話,看來密尼亞似乎有什麽心事。來到屋外與密尼亞說話,那邊老龐嚷著要喝幾杯,于是衆人跟著她一起來到酒館。喝酒的時候派往通古斯的戰船返回,艾瑪的丈夫老莫被水獸殺死了,衆人于是前往戰船探看。
  出酒館往右邊走,在十字橋往北方走到舊岸山道,在地圖10可找到第五個紅色傳送水晶。來到舊岸港口見這裏已聚集了很多的人,充耳的是摧肝斷腸的悲哭聲,忽倫和艾妲聞之不由大發感慨。來到船上見基輔爾正在老莫的屍體前禱念著,這時蕾咪發現有水獸在船上出沒,兩場戰鬥之後大家放火燒掉了戰船,撒雷母的人們在岸邊念起給勇士們的悼詞。
  在崖邊說話的時候,空中飄過一艘華麗的飛行船,就是當初將大水獸安多羅勒斯帶走的船只,于是大家朝著飛船的方向追去。沿峭壁的山道往左邊到九龍岬,不遠的山洞傳來悲嗚聲,密尼亞說那裏是傳說中的詛咒之地。
  進到山洞發現很多漂亮的水晶,艾妲這時又有種熟悉的感覺,不由自主往裏面走去。在海洞05找到三根鏈環,拉動兩側的。在海洞10見到基輔爾和巴卡斯,跟隨基輔爾進入海潮之殿,一把形狀怪異的劍插在祭台上,基輔爾開始講述這把海潮之劍的曆史,它是用來對付沙烏達虛的,不過現在還沒人能撥起它。
  正說話的時候,大地忽然一陣晃動,大家連忙離開海洞往北岸趕去。在北岸再次遇到不死的水獸,這一次艾妲終于發揮自身的力量將之打死了,然而密尼亞爲了保護基輔爾受了重傷。經禦醫診斷,密尼亞傷勢危重,須找奔齊列斯的毒膽入藥,奔齊列斯是棲息在北荒之地的翼龍鳥。
  出了王宮先到撒雷母北岸,在碼頭找船工魯斯談話,乘小船到達南岸,再由老巴特開船往北荒之地進發。接下來在大海圖上航行,在海中有幾座小島,上面有北海煉鐵坊、蠻女道具鄉等,分別買賣武器道具可補充一下,然後往東北邊陸地探索,沿著標記著箭頭的河道駛進去即可到達北荒之地。穿過雪原進入北荒遺迹,在地圖10的位置終于找到了奔齊列斯,打敗它得到翼龍鳥的毒膽和古谕文符石R,在離島前茱兒研究了一下石壁上的咒文,文字深奧不解其意。返回到撒雷母島後將毒膽交給禦醫,攸關密尼亞生死的一夜即將來到…… 撒雷母天使
  密尼亞的傷勢痊愈後,王宮裏舉行了盛大的宴會,艾妲和密尼亞的綽約風姿令衆人大飽眼福。基輔爾因爲艾妲爲撒雷母族人所做的努力,正式封她爲撒雷母天使,王子漢斯也趕來獻花道賀。
  宴會上蕾咪偷偷跑到了海潮之殿,正要撥劍的時候身後一道低沈的聲音響起……艾妲到屋外散步,這時一個男童送來一封書信,按照男童提供的信息往殿後山道行去,結果在山道上找到神色怪異的蕾咪,蕾咪趁其不備將一樣東西塞到口中,結果艾妲一陣痛楚的扭曲變爲一條人魚,涅德泛和亞契也隨即現身,趕來的娜娜見狀不妙連忙去找忽倫,剩下的茱兒面臨兩大勁敵的夾擊。
  娜娜回到王宮前,走左邊的路(往巫元會方向)可找到忽倫、貝丁和密尼亞,然後一起趕往殿後山道救援,來到地圖04發現茱兒已被制住,涅德泛見衆人趕到溜之乎也,亞契則控制著蕾咪朝衆人攻來。打敗蕾咪後變身爲一只小貓,這時肆羅出現逼亞契說出艾妲的下落,她是巫元會帶走的。
  肆羅殺死了亞契輕笑離去,大夥決定先給茱兒療傷,再趕往巫元會營救艾妲。貝丁一人偷偷留入了巫元會,等巴卡斯離開房間後,跳下天花板與艾妲會合。來到03書室翻看各種書藉,忽然覺得右牆有微風吹過,將貝丁的萬能鑰匙插入石柱的鑰孔,右邊的牆壁被打開了。進入密道後在地圖10找到一道大門,然後往迷宮地圖01找到一個開關打開它,沿密道繼續走找到一尊散發光芒的雕像。
  王宮中的忽倫等人正在推測肆羅的身份,看立場似敵似友的令人理不出頭緒,這時龍蝦貝丁返回說出艾妲被困的情形,于是忽倫率人趕往巫元會救應。進入巫元會遇到阻擊的守衛和怪物,救人心切的大家只有硬闖了。在房間07找到三根吊環,拉動兩側的鐵環打開地圖04的一道閘門,由04進入03找到四根鐵環,拉動1、4兩根解除地圖09的一道旋轉魔法輪,由09進入12又找到一道閘門,拉動左右兩根吊環打開它,進入13發現陸橋是斷的,地上的石柱也沒有反應,這時返回到地圖08按下四根石柱,順序是左下、左上、右上、右下,打開13的石柱禁制,同時從水晶上還落下一只寶箱。回到13用石柱接通斷橋到14,按中、右、左的順序點擊石柱接通第二道斷橋。
  來到樓梯間,在29的房間找到第六個紅色傳送水晶,由樓梯底部往左走,在25找到四根石柱,點擊順序爲1、2、3、4打開16兩道閘門。往前打敗一夥鎮守的強悍士兵闖入藏書閣,在這裏有隱藏劇情,換貝丁爲領隊調查第三個書架右上角的書,貝丁打算將這本情色書送給所羅老頭,得到閣樓藏書,然後找所羅談話得到奧丁的金角杯,之後可找海爾換頭盔。往前進入藏書閣密道找到艾妲,在這裏與殿靈護衛奮力一戰,取勝得到神谕古文石U1。進入打開的密道發現卡達克爾堡的那只水獸,往右邊的房間找到一個被鎖住的人,嘴裏不斷念著“烏麗奴”的名字,經由一位老婆婆的訴說,才知他就是撒雷母王的真正繼承者—薩卡,也就是密尼亞的生父,當年他撥起海潮之劍擊退了沙烏達虛,自已的靈魂也成爲海潮之劍的禁脔,變得瘋顛狂亂。
  正說話時,大法老巴卡斯率衆趕到,在密尼亞的追問下,得知他要以水獸的力量來對付沙烏達虛,而人魚艾妲正是將安多羅勒斯煉化的關鍵。接下來的戰鬥是必敗的,爲了阻止巴卡斯帶走艾妲,忽倫讓艾妲逃走,自已留下阻擋巴卡斯,結果艾妲卻被守在橋上的基輔爾所擒。
  瓦爾德拉克
  海祭日終于來到,撒雷母士兵將艾妲帶上了飛行船,爲了救回艾妲大家乘上肆羅的小船朝飛行船的方向追去。追上飛行船後可向昆柏爾買賣道具,找所羅恢複體力,然後由鐵索攀上左護船,接下來要找到往主船的出口,較快速的走法爲23—10—04—07,在最後找到一只龐大的怨靈,打敗它由鐵索登上主護船。
  往迷宮的西北方探索,路線爲15—17—01—03—05—18。在18找到了被魔法和鐵索困縛的艾妲,這時空中出現一位魚化守護者,打敗他得到神谕古文石P,至此所有的魔法符石收集全了。上前救下艾妲,得知水獸或與沙烏達虛融合,人間將成毀滅的煉獄。
  接下來解救船上的奴隸,在主護船共有五群奴隸,分別在08、20、10、11、21的位置,右護船在11位置可找到第七顆紅色傳送水晶,這時可到精靈坊學習終級魔法。右護船上也有五群奴隸,分別在07、15、16、17、21的位置。找齊奴隸後返回到左護船,要注意在主護船頭觸發對話,才可到左護船延續劇情,如主角說“所有人均已撤離……”。到左護船後發現沙烏達虛趕來了,接下來要斷掉三艘大船的連結鐵鏈,先到08和18兩個場景啓動三個卡榫,最後再到07船頭切斷最後一根鐵鏈,左護船脫離了聯系由所羅駕駛著往撒雷母島駛去,而身後的沙烏達虛仍然緊追不舍。
  在航行途中船速不知爲何減慢,忽倫一行到船尾調查原因,殺掉一只強悍的水獸後船只恢複航行,肆羅說只有結合烏麗奴和西芙項鏈的力量才能撥起海潮之劍,毀滅沙烏達虛。
  登陸撒雷母島後由西峭壁往撒雷母北岸行去,沿途看到士兵正在與魔獸作戰,從老龐口中得知大王往詛咒之地去了,于是趕到九頭岬打敗一只大水獸進入海洞,結果一陣震動使前進的路被亂石堵死了,艾妲茱兒兩人也被隔開。退回到05拉動兩只吊環,再點擊右邊的水晶啓動機關。在進入前可先到14找第八顆紅色傳送水晶,到精靈坊學習究極魔法。
  當趕到另一端時發現茱兒中了涅德泛的邪術,將涅德泛打跑後,將領隊換作忽倫,可拾起地上的熾焰長劍,如果拾不起來,到前面撥劍之路逛一圈回來再試。來到撥劍之路,在03火盆上拿到火靈珠,在11使用接通石橋,過去拿到風靈珠,然後到08使用風靈珠,大地一陣晃動,07的斷崖被接通了。在14拿到地靈珠,再到15放上地靈珠接通石路,最後來到封印之門打敗兩只守護獸。
  經過曲折的石梁進入海潮之殿,到達02的大殿遇到巴卡斯大長老,在艾妲再次質問巴卡斯的時候,不遠處傳來安多羅勒斯的咆哮聲,巴卡斯聞之大笑,聲稱即將完成魚化之法,只要以艾妲爲媒質就能使安多羅勒斯和沙烏達虛融合。
  打敗了巴卡斯,密尼亞揮劍上前欲爲父母報仇,卻被基輔爾厲聲喝止,原來巴卡斯竟是她的外祖父。伴隨著殿外安多羅勒斯的叫聲,鞑魯斯走上殿來,原來巴卡斯的心智一直爲她所控制。她祭起了魔法陣繼續執行魚化之法,茱兒爲了救下忽倫舍身擋下致命的一擊,接下來是最後的艱難戰鬥。終于打敗了大水獸,基輔爾擋住了它臨死射出的強大魔法,艾妲大步上前撥出了海潮之劍擊退了九頭龍……
  戰鬥結束,撒雷母歸複和平,夕陽下海面泛起黃金般的顔色,艾妲又將踏上旅程繼續尋找失散的妹妹,不過下一個目標是通古斯,肆羅所在的國度,忽倫和貝丁當然也不離左右,因爲在他的心中,艾妲一直是最值得呵護的對象……(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转播到腾讯微博  
 
 
  聖女之歌 2攻略- -   開始:   “父親、母親,希望你們能庇佑我,早日找到麗芙……”艾妲一邊低喃著,一邊在溫泉中濯洗著滑嫩的肌膚,這時看到一位秀美的女人(莉瑟兒)步履匆匆地行過。沐浴之後,身上的疲憊一掃而光,在樹林外找到等候的忽倫和貝丁。   往前來到昂汀湖畔,不覺日已西斜,在忽倫的建議下大家往山下的炊煙處行進,希望在暮色降臨前找到歇腳的村落。沿山路一直往右下走,按TAB可看到區域地圖,途中會遇到一些小怪物,熟悉一下戰鬥的操作。穿過磺霧林道北段在路上會遇到瑞克,在他的指引下往西走即可到達拿桑村。   進村後到旅館訂了兩間客房,順便向老板打聽往亞薩城的路,得知要從這裏往魯納爾狹路,經過俄皮冰川才能到達。說話間大地顫動,來到戶外聽村民講述最近地震頻發的事情,艾兒提到魔女莉瑟兒出賣村莊的事情,不久有村人說通往外界的魯納爾吊橋斷了。爲了尋找離村的出路去找村長挈斯詢問,得知村裏的舊礦坑有路通往外界,不過因爲裏面的硫氣已關閉幾十年了,或許昂汀湖邊的莉瑟兒能夠提供幫助。   回到昂汀湖畔,在07的地圖往右上邊走,經過積雪的山路往西行,過路牌找到一間小屋。小屋中彌漫著藥草的香味,艾妲與莉瑟兒談到通路的問題,她讓艾妲去找礦工布蘭多問問看,從她手上拿到藥包和莉瑟兒的信。出屋後遇到返回的忽倫和貝丁,他們已去湖堰舊址探察了一番。   回到村裏發現村長不在,這時到村莊最左邊找小孩湯米談話,得知布蘭多可能找格斯伯下棋去了,這時到旅館左邊的格斯伯家,格斯伯給大家出了一道謎題,答案是“魯納爾狹路”,答對後得知布蘭多往湖堰舊址去了。   由磺霧森道東段(路口村民右邊)往東行走來到湖堰舊址,穿過兩屏場景來到大斷崖找到布蘭多,將藥包交給他,得知礦坑的封口已經打開了,不過裏面有亞薩軍隊設下的密碼盤。這時蔔醫葛門趕到將衆人斥責了一頓,布蘭多在離開前將一包火藥交給了艾妲。由湖堰舊址往東南走遇到哈默在洗溫泉,答應和他一起洗溫泉可拿到兩包藥粉,黃色用來提神醒腦,紅色用來減少硫氣的傷害。   往前到磺氣之隙,一路往右下邊走,到達地圖14的地方會遇遭到一大群怪物的包圍,因爲這裏是它們的巢穴,殺退它們後退回地圖07,發現那些怪物又追上來了,于是使用炸藥將洞口封住。   回到村裏將礦坑裏的情形向挈斯彙報,並把莉瑟兒的信交給了他,村長于是召集了村民,提出地震的問題是出在礦坑的怪物身上,而葛門卻針對艾妲等人提出了疑問。村人散去後,挈斯說起了與葛門之間的恩怨以及莉瑟兒的一些往事,衆人受托去找莉瑟兒尋求事件的答案。    來到昂汀湖畔到小屋找莉瑟兒談話,得知地震並非自然現象,而是來自精靈的憤怒,接著道出當年昂汀精靈與石怪謬裏之間的誤會,而她就是湖中精靈的女兒,若要繼續封印即將醒來的謬裏,須向葛門拿回寶石曙晶,它蘊含著光明與黑暗交界的力量。回去將莉瑟兒的話轉告給村長,挈斯聞言大爲驚詫,就在他下決定的時候葛門闖了進來,揚言不會交出曙晶。   追出村莊與瑞克交談,得知葛門往湖堰舊址去了,來到礦坑洞口遇到中毒暈倒的葛門,他身上的曙晶已不知去向。將葛門救回村裏療傷,挈斯親自照顧他的傷勢,不久莉瑟兒也現身診治他的毒傷,接下來衆人去尋找治傷的兩種藥物:硫磺和雪銀草。來到磺霧森道東段03的地圖找到一塊墓地,墓碑前有束白色的花正是要找的雪銀草。進入礦坑在地圖的石壁上找到神密的密碼盤,將哈默給的藥給艾妲和貝丁服下,兩人開始在貝丁的講解下學習破解密碼盤的技巧。繼續前行到地圖26會再次遇到密碼盤,這時要靠自已來解決了,解法如圖。往前來到圖21會遇到怪物的包圍,突圍後在洞穴深處拿到硫磺。   回到村莊將藥物交給莉瑟兒,在藥物的作用和細心的照料下,葛門的傷勢終見好轉,挈斯將黛瑪的遺書交給了他,葛門終于流下了感動的熱淚並道出曙晶的所在,這時大地震動連農田也裂開了,莉瑟兒道是曙晶易主的緣故,挈斯連忙組織村人上山避難,而艾妲等人則和莉瑟兒來到礦坑。   從莉瑟兒手中拿到一些藥物後,進入礦坑到地圖06,往上走到達地圖25,利用毒氣噴發的間隙移到左側,沿著唯一的通道走下去,回到當初第一次被包圍的地方(地圖14),發現曙晶在一只綠色的怪物身上,打倒它得到曙晶和神谕古文石Ng。   回村裏將曙晶交給莉瑟兒,跟隨著她走過晶道來到昂汀聖殿,在通過祭司歐琺托芭和武士夏爾洛的測試之後,得知犯戒的莉瑟兒將受到祭司的重罰,而衆人則在夏爾洛的帶領下往精靈族落休息。大戰在即,先在這裏休整一下,到附近的店鋪采買裝備藥劑。分別去過藥店、道具店、武器店和旅店後,會在街上遇到夏爾洛,跟隨他來到通往石怪結界的通道。   沿通穴前行看到台座、怪物屍體和被石化的湖精,在經曆四場戰鬥後,忽倫望著更多石化的湖精沈吟片刻,這時那些湖精開始活動並圍攻過來,將他們打敗後夏爾洛出現,說湖精的失常與此地的燥氣有關,于是跟著他返回精靈族落。補充物資後跟隨碼頭的勇士來到聖堂,看到莉瑟兒的身上已有了奇怪的紋印,聆聽著她的講解,衆人決定前去尋找煉造替代神吻寶石的材料—黑晶石。黑晶石位于黑水域的惡魔喉道,道路狹窄陰暗具有毒性,艾妲靈機一動開始說服貝丁去采取黑晶石,而她則和莉瑟兒在聖殿煉造晶石,並擔負著護衛昂汀祭司的責任,忽倫和夏爾洛去對付突破結界的石怪謬裏。   忽倫再次回到封印之路,在沿途的台座上插上魔法杖,用以阻擋怪物。沿通道一直往右走找到解脫封印的石怪謬裏,結果湖精的水牆也不起作用,謬裏破繭而出。此時聖殿的艾妲感應不到忽倫的訊息,意識到他們已經失守,目前唯一的希望只有寄在貝丁的身上了。   貝丁來到惡魔喉道,在這裏要玩一個搬運的小遊戲,在水道裏有不斷伸縮的巨牙,碰到的話會減緩速度,遊到盡頭最多可拾取五塊水晶,攜帶水晶越多速度會越慢,將它放到入口處的竹簍裏,拿夠20塊水晶即可完成任務,遊到水面後貝丁由于中毒過深而昏倒在地上。   拿到了黑水晶後,大祭司歐琺托芭開始煉化寶石的儀式,這時艾妲要進行保護大水晶的遊戲,周圍四個小水晶會不斷地變黃,艾妲左右遊走收集水晶上黃色的土氣使之保持藍色狀態,使中央的大水晶發出耀眼的光輝,如果小水晶持續爲黃色,大水晶的能量會下降。   完成小遊戲後謬裏出現在聖殿之上,艾妲變身精靈獨力對付謬裏,這裏的戰鬥比較艱難,35級以上才好應付。結果戰敗的謬裏再次複活,出手將莉瑟兒給打傷了,這時大祭司歐琺托芭現身願意交出煉化的寶石,而難斷情緣的莉瑟兒承受精靈的誡律即將化爲水晶,謬裏受其真情感動將她帶回到拿桑村頭,那裏是她夢牽魂繞的家鄉。   挈斯帶著悔恨對莉瑟兒使用了舍身延命之法,將村莊交給了葛門撒手人寰。石怪謬裏看到這一幕大爲感動,決定從今學會幫助他人,忠心地守護這片土地,在他的凝力施法中,斷掉的吊橋被一道石梁接通了。衆人朝對岸行去,身後傳來莉瑟兒的呼喚聲,艾妲聞之竟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語中得知謬裏的蘇醒是世界進入黑暗世紀的前兆,只有愛和勇氣,才能給這黑夜帶來一絲的曙光。   特拉希爾   在冰封的雪原裏艱苦地行走著,不久找到一個神密坊的處所,裏面的凱薩琳拜托衆人往德魯斯泊村帶10個解毒劑過去,交給村裏的理查老爺爺。 出來後沿著冰原之森的路往東北方走,終于到達飄著雪花的德魯斯泊村。聽武器店老板說前面的冰洞裏有能把人變成冰柱的可怕怪獸,不久前有一個銀發少女已往那邊去了。來到理查家將解毒劑交給他,誰知他卻不肯領受,說這是換取寶物的道具,同時從他手上拿到2個風之素。武器店外的柯林請大家幫他尋找寵物小松鼠。來到村長家得知村長德魯斯已離開村莊,要明天才能返回。   來到旅店找老板要到一個房間,晚上艾妲擔心妹妹麗芙的安危,忽倫溫言勸慰著艾妲,兩人很晚才沈沈睡去。醒來時大雪初晴,天氣已經放亮了,兩人來到村長家看到瑪姬在向村長請求,原來她的兒子盧尼已往冰川去了至今末歸,可能落入冰川之魔的手中了。   茱兒和盧尼一起被冰魔施了冰凍法術,選擇用魔法救盧尼。忽倫和艾妲來到村外果然遇到柯林的松鼠,這時要繞到它的背後將它趕回村裏,如果由正面追逐的話它會墜落冰崖,回到村裏柯林已捉回了松鼠,得到3個水之素。往村北冰源的西北方行進,由C8的地圖進入冰川舊道,一直往西走到達14地圖可找到茱兒和盧尼,貝丁使用烏達之淚破解了兩人身上的冰柱,將盧尼送回村莊後,三人在冰原生起了篝火,茱兒依偎在艾妲懷裏終于恢複了體力,醒來後的她向兩人講述尋找哥哥柯菲斯克的經過,艾妲將一條叫做“雪日奇迹”的項鏈送給了她,這是盧尼家的傳家寶,或許項鏈的名字暗示著將有某事發生。   休息一晚恢複了體力,沿冰川繼續前行來到冰瀑洞穴,探索到深處遇到迪卡諾達, 原來他就是傳聞中的冰川之魔,接下來的戰鬥是必敗的,危難之際精靈族的弗雷趕到殺死了他,原來他是背叛精靈族並盜取妖精之眼的人,當弗雷正要收降妖精之眼的時候,那水晶竟與艾妲胸前的項鏈遙相共鳴著,說話的時候大家中了弗雷的暗算被帶到精靈王的大殿。   弗雷爲了救弟弟多普裏爾的性命決定使用艾妲的項鏈替代芙薩之環來施法,這個想法遭到了精靈女王培迪西亞的否定。艾妲等人被喚醒後得知來到了風精靈的棲所—特拉希爾,站在眼前的女子正是精靈王培迪西亞,她祭出妖精之眼散發灼目的光芒,這是西芙項鏈所産生的效用。原來自從芙薩之環失落後,這妖精之眼就再沒有散發如此的能量,這種使精靈族長生不死的光能,然而西芙項鏈並不能替代芙薩之環,兩者各有其守護的使命。   在特拉希爾村莊中補充裝備,去過三間商店和旅館之後會在外面遇到精靈嘉,她傳女王口谕要召見大家。按原路返回遇到蒂,跟隨她遇到嚴陣以待的弗雷,原來她想要奪取艾妲身上的項鏈,戰鬥中不幸落敗,西芙項鏈被她搶走。   艾妲等人被關在了村裏的樹牢,聽蒂講述有關弗雷和弟弟的事,不久女王趕到說弗雷已將項鏈置入妖情之眼並祭入生命之爐中,爐中的族人將變異爲不可知的魔物,女王請艾妲幫忙取回項鏈以解族人危困,但要入生命之爐須要用到冰潔之玉和熾炫之石兩件道具。從女王手中拿到冰潔之玉後離開樹牢,在聖殿迷宮中一路往北方行進,在地圖9的位置遇到騎怪獸的諾莎倫,打敗她後進入生命之爐的迷宮,進入爐核的地圖右側場景(地圖02)有大量裝備可拿,左側拿到熾炫之石,進入爐核區域打敗弗雷,往前將兩樣道具放到兩側的風之座上,艾妲一人進入爐核,一直往上遊到頂部即可找到西芙項鏈。   出了爐核不見大家的身影,來到外面看到多普裏爾幻化的怪獸朝衆人攻擊,弗雷拚死上前阻擊而受傷。打敗了怪獸得到神谕古文石Th,多普裏爾從怪獸破碎的軀體裏墜落下來,弗雷抱著弟弟的屍體失聲痛哭。女王趕到後赦免了衆精靈的罪懲,啓悟她們真正的愛需要包容的聆聽和學習,愛固能使人堅強,也能讓人迷失自我。女王感謝艾妲等人爲精靈族所做的一切,並打消了恢複精靈之眼的念頭,決定以全新的姿態體會人生,最後將一件芙蕾雅羽衣交給了艾妲。衆人被女王的魔法傳送過了俄皮冰川,前方就是柏根村,只要越過這座村莊離亞薩城就不遠了。   泥濘中的危機   向村長打聽亞薩城的事,然後再去找村裏的吉伯夫,聽到有關城裏一位淩多人的事情,茱兒猜測那人就是要找的哥哥。聽到亞薩城裏地獄般的情形,艾妲營救麗芙的心情更加迫切了。吉伯夫見衆人決心堅定地要闖城,建議他們去找蘇羅卡幫忙,他是伐木場附近的旅店老板,能夠制作假通行證。回去再見村長,得知村中由于應付亞薩城的雜稅而渡日艱難,艾妲鼓勵了他幾句,得到5棵蘇活草。村中的女孩匹亞得了難醫重症,除非找到蝴蝶仙子才能救治。   出村進入巴比倫森林,在密林深處(地圖25)發現一輛殘破的馬車和幾具亞薩城士兵的屍體,一位小女孩(娜娜)正被怪物追擊,上前將怪物殺敗與娜娜交談邀其加入隊伍。沿森林小路繼續前行,不遠處有間獵戶小屋,進去與獵人說話借宿休息,談話中提到莉瑟兒他露出關注的神色,原來他就是莉瑟兒一直等候的愛人英裘爾,忽倫于是將拿桑村發生的事告訴他,得到5個強效傷藥。第二天離開小屋往前行進,在地圖16的右下角發現一群飛舞的蝴蝶,這時讓茱兒做領隊點擊那只綠色的蝴蝶,然後替它包紮傷口,原來它就是傳聞中的蝴蝶仙子,帶著她返回到柏根村找匹亞,蝴蝶仙子施展痊愈之術治好了她的頑疾,得到一把巨木弓,同時從仙子手上拿到2個翡之玉。   回到巴比倫東森,在地圖22的場景過獨木橋後往左走,進入南部森林的迷宮,一直往南方繞過去找到一片特別的屋子,站在門口抽煙袋的正是要找的蘇羅卡,提起做假通行證的事,這家夥居然開出天價。當晚在這裏留宿過夜,半夜傳來鐵錘的敲擊聲,忽倫心事如潮不能入眠,踱出房間見到月光下的茱兒,兩人回憶從前的偶然相遇,其間的聚散離合著實叫人感慨。這時鐵錘聲忽然停止,後院傳來怪異的響動,蘇羅卡父親從打鐵屋走了出來,大家連忙趕到後院探察究竟,發現這裏的牲畜都被拖到井裏去了,看來似是攻擊娜娜的那些怪物所爲,于是大家提出消滅怪獸的條件,要蘇羅卡做幾張假通行證出來。   進入蘇羅卡井道,在地圖07可找到一塊紅色水晶石,身上有芙蕾雅羽衣的話可前往精靈坊,遊戲中共有8塊水晶傳送到達裏。在井道深處(地圖13)遇到腐獸,結果在戰鬥中茱兒受到怪獸偷襲而受傷,將怪獸消滅後又有一批圍攏過來,戰鬥結束後大夥推測這些怪獸是幕後人的秘密武器,一切還有待于到亞薩城去求證。回到宿屋找蘇羅卡要通行證,得知需要特殊的鐵礦,返回森林往西南邊找到一間木屋,從寶箱裏拿到鐵礦。返回到蘇羅卡宿屋將鐵礦交給拉弗多,等了一晚終于拿到了假通行證。   潛伏者   來到伐木鎮聽梅爾說起魁恩西的惡行,並提醒衆人要趁著活絡節進城。往東南出村沿著亞薩林道走,北邊山路是往橋下通道去的,先不要過去。在林道地圖01往右邊走到亞薩城郊,繼續往左邊來到城門口,把門的亞契見艾妲秀色可餐便用輕浮的語言調笑著,還好一位叫席列騎士趕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衆人隨著商人一起混到城中。茱兒回想方才那騎士的紅色瞳孔,淩厲的目光似曾相識,艾妲也想起曾和他在西芙村交過手。   穿過鍾樓守備區來到亞薩城內,娜娜遇到了爸爸昆柏爾,沒想她臉上忽然現出厭惡的神情,一轉身便匆匆逃走了,衆人于是跟隨昆柏爾到家中休息。聽到有關娜娜身世的訴說,大家終于了解到娜娜內心的苦楚,接著向昆柏爾探聽到撒雷母人四處征用奴隸的事情,城內的魁恩西與撒雷母人緊密勾結,魚肉城民。昆柏爾提議大家去找所羅幫忙,或許能找到接近魁恩西的辦法。   由普勞克區往亞諾斯達區,與一位叫老皮的人交談,得知所羅往煙囪山吊橋去了,在北邊城門口遇到一位迷路的小女孩羅絲,選擇送她回家。穿過奴隸市場到羅薩洛碼頭,在左邊的屋子可找到女孩羅絲的家,不過奴隸市場要在娜娜被捉後才會開放,稍後再去吧。此時還可探訪一下秘密地點,在丘爾德區02的場景的右下角有只車輪,車輪後面有道隱藏的門,裏面是前往特拉希爾聖殿的密道,三只寶箱裏有大量寶貝可拿。在赫密勒區有一位被迫遷家的老婆婆羅西,艾妲作領隊與之交談可資助她3000G。   出城來到煙囪吊橋,一直往左走看到空中一只大怪鳥飛掠過去,那個飛在空中的人想必就是所羅先生了。讓人意外的是,娜娜也在橋上,艾妲于是上前寬慰著她,不想娜娜仍然不肯原諒父親,輕哼一聲轉身又逃走了。   所羅停止飛翔回到橋上,他那樂天派的話語叫衆人心情登時輕松了許多,當艾妲提出要見魁恩西時,所羅叫他們找一瓶麥酒來。衆人于是來到丘爾德區的畢萊麗酒行,找老板瑪奇絲談話買到耶福莉克之露,返回吊橋將酒交給所羅,所羅說活絡節魁恩西會在奴隸市場活動,屆時庫裏西夫和手下阿克、席列也會出動。   回到普勞克區02,往右邊到暗巷看到一輛馬車過去,艾妲似乎看到娜娜在車上,衆人于是尾隨著馬車追了過去。在亞諾斯達區03的場景往左邊走找到奴隸市場,這裏人聲鼎沸好不熱鬧,那邊撒雷母使者正與大將阿克說著話,當撒雷母的飛空艇在空中出現時,茱兒在人群中看到了席列的身影,和衆人打聲招呼離隊而去。在奴隸市場使用貝丁做領隊,向人口販子花80000塊買下兩位少女,之後在街上又找到她,有三個選擇,選金錢的話得到120000塊,選武器會得貝丁的武器(杖),選助人爲樂,之後在撒雷母島北岸會再次遇到她並得到4000塊酬謝。   聽培蒂說看到過一個十幾歲的小奴隸,想必說的就是娜娜了,還是先去找茱兒碰面吧。來到亞諾斯達區03,正中有一條小巷通達酒館街,在一間酒館前找到那輛載著娜娜的馬車,只是車廂已空無一人。由馬車的後面進入奧菲特密道,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間酒館內,幾個裝扮妖娆的女人上前搭讪,忽倫一時間應接不暇,氣惱的艾妲獨自跑進酒館尋找線索,站到吧台前看到樓上有個東方男子正左擁右抱,向老板提伯勒要來一杯水酒,邊喝邊看著忽倫依紅偎翠的形狀,心中郁悶不樂,不知不覺喝得酩酊大醉。   這時外面的奴隸市場人聲嘈雜,忽倫望著趕到了魁恩西出神,回頭再看艾妲已然喝醉,並與惡棍瓦德發生了沖突,戰鬥中將瓦德打敗,艾妲酒氣醺天地大呼小叫起來,接著忽倫和艾妲一起對付圍攻上來的保镖。爲了給她解酒,忽倫來到奴隸市場找到一位叫朵兒的小女孩,從她手上買到一瓶醒酒液。   這時聽到昆柏爾正向奴隸販子威格哀求,忽倫連忙過去將他救起。那邊艾妲藉著酒勁大聲嚷叫著,瓦德率衆再次攻來,將他們擊敗後救出娜娜,艾妲仍然不依不饒地喊魁恩西出來,打敗兩群圍攻上來的衛兵後,那名東方男子現身並揚言要買下艾妲和娜娜,忽倫和艾妲上前攻擊卻不幸落敗。   艾妲酒醒後發現和娜娜一起關在地牢之中,這時東方人肆羅出現,說忽倫已淪爲魁恩西的囚犯了,等他離去後艾妲勸說娜娜好好珍惜擁有的親情,說話時看到燈籠邊的萬能鑰匙,兩人在小狗光光的幫助下終于脫離了樊籠。出牢後是一道彌漫香氣的長廊,這裏是個較爲複雜的迷宮,沿著以下的路線走:肆羅船20—19….16—12—09—08,由單向門到06,走中間的門到04,往左走到03,往上是單向機關門傳送到07,地中央有只箱子拿到一棵娃娃頭,然後回到05—14—08,走中門到09,往左到10發現一只娃娃,將娃娃頭放上去打開機關門,在13拿到一張符咒,然後經由單向門往前走去,在11找到魔法陣傳送出來。沿著船艙前行,空中旋轉著一個狐狸形狀的面具,在這裏艾妲要玩到一個遊戲。   與鬼狐展開對決,它會放出青白兩朵雲彩,追擊躲閃的艾妲,青色的會用閃電攻擊艾妲,先是三次,然後連續六道,接著青雲膨脹起來,這時空中的鬼狐會停止轉動,這是可以打到鬼狐的時機,用鼠標右鍵攻擊,建議在青雲連續閃電時即開始攻擊,鬼狐的血會比自已掉得快。白色的雲只會在跑動的時候傷害艾妲,站立時不用躲它。完成這個遊戲後,得到神谕古文石E和4個翡之玉。來到甲板看到風帆上“封”字畫符,肆羅這時由艙頂撲擊過來,兩人無路可逃只有奮身一跳。   赤色瞳孔   兩人醒來時身在亞薩城郊,念及忽倫的安危,連忙動身往城裏趕去。由橋底通道往右到亞薩林道,由此趕到城郊。在城門口見亞契在嚴格盤查入城的人員,看來得另外想法混入城中了。   回到橋下通道,在地圖09的溫泉看到許多士兵在洗澡,聽他們談及有條密道可通往城裏,于是兩人拿到兩套亞薩士兵的軍裝,來到橋頭換上軍裝進入哨所,再過亞薩橋穿過山道進入城裏。   由奴隸市場進入奧菲特酒館,向老板打聽茱兒的下落,卻沒有什麽讓人振奮的消息。于是回到娜娜的家,看到昆柏爾因思念娜娜哭作一團,見到女兒無恙歸來又喜極而笑。聽昆柏爾說忽倫被帶到秘密審問室去了,將一張克羅修鍾樓的通行證交給了艾妲,說審問室在一座碉堡裏面。   鍾樓通道在丘爾德區,在02的地圖一直往右走就能找到了。騙過了守衛進入院裏,一輛華麗的馬車飛馳而過,裏面坐的正是魁恩西,今晚他要在鍾樓舉行盛大的宴會。和哨兵談話選“順水推舟”可套出忽倫的下落,位于西北邊的碉堡內。將哨兵料理後進入守備區,在02地圖發現大隊人馬守衛,由附近的水道進入04,穿出去來到戶外一直往左邊走,在碉堡的左邊找到缺口爬下去。   在守備區07遇到龍蝦貝丁,在他的指引下由進水口來到地下一層,穿過去是水刑池,屍體堆集景象可怖,在碉堡一樓02的走廊找到機關按下去,它會打開碉堡二樓06房間的鐵門。上樓梯進入牢房區,這裏的碉堡二樓05有第二塊紅色傳送水晶可往精靈坊,繼續前行由06上階梯到達三樓。   在碉堡四樓01場景有道關閉的鐵門,它要用兩道機關打開,一個在碉堡三樓02房間,另一個在碉堡四樓03走廊。繼續往上攀去,在碉堡階梯05可找到第三塊紅色傳送水晶。往前再沒有機關了,一路殺到十樓終于找到監禁室,在裏面看到亞契正在給忽倫用刑,打敗了亞契得到神谕古文石W。將忽倫救出後,艾妲略施手段向亞契逼出了往鍾樓的捷徑。返回到八層走廊遇到哭喊救命的蕾咪,邀其加入隊伍後由新出現的通道離開碉堡。   商議之後大家兵分兩路,艾妲和娜娜到院子裏偷馬車,忽倫則和蕾咪一起去鍾樓頂部。先控制艾妲沿原路返回,在到達水刑室時會遇到劊子手巴德,艾妲不小心被他捉住,還好貝丁的大鳌及時派上用場,才解除了艾妲的性命之虞。   忽倫和蕾咪進入克羅修鍾樓,要用密碼盤才能打開大門,解法如圖。進入大門上樓梯,在鍾樓05的房間寶箱拿到鍾樓鑰匙。上樓梯走過道07到24,一直往左邊走上樓梯,找到魁恩西的房間後發現守衛很多,這時鍾聲響起,忽倫靈機一動要去鍾樓機房看看,由樓梯上到頂層,用鍾樓鑰匙打開大門進去。當忽倫正欲行刺的時候,守衛已然警覺護送魁恩西離開,接下來由機關室跑到鍾樓上層平台,沿著牆沿往左邊跑,當追兵接近時縱身跳落下去,而魁恩西的助手庫裏西夫緊追不舍,于是在屋頂與之展開戰鬥,取勝後得到神谕古文石J。   跳落草叢借著枝葉的掩護一路逃亡,前面的路幾乎是唯一路徑並不複雜,最後爬下幾道梯子來到鍾樓的底部,這時魁恩西已登上了艾妲駕駛的馬車,忽倫和蕾咪躍到車廂頂部,催促艾妲將馬車駛到城外,于是馬車在揚鞭奮蹄中絕塵而去。   在城郊將魁恩西修理了一通,爲了查明麗芙的下落,衆人又要押魁恩西回城,希望能從交易帳薄上找到線索。回城前先在廢棄區轉轉,這裏可找到第四個傳送水晶。進入城區後往北邊的丘爾德區走,由此門出城往煙囪山道走,一直往北方繞過找到魁恩西豪宅,進大廳上樓梯往左轉,來到書房魁恩西翻看帳薄,裏面並沒有麗芙的資料。回到大廳樓梯走右側的通道,在右側書房仍沒找到麗芙的線索,這時庫裏西夫已率大隊人馬包圍了宅邸,魁恩西說出在一樓大廳左邊回廊裏有密道可以離開。   返回大廳進入密道,魁恩西將衆人關在了裏面,並將一種花粉酒在了艾妲和忽倫身上。由于花粉的味道,密道裏的水獸被陸續吸引過來,大家且戰且進在密道中尋找出路。在這個迷宮中共有五個圓形機關,分別在09、10、12、13、16的地圖場景中,全部找齊後由迷宮的東南地圖19可找到出口,大家正要舉步身後傳來詭異的低吼聲,恐怖的腐獸已攻至近前。打敗怪獸後,在離開前要完成密碼盤的遊戲,具體解法如圖。   走出密道來到煙囪山吊橋,來到橋頭看到阿克正在布署人馬,不巧被他發現了行蹤,退路也被追來的魁恩西斷掉了,在兩面夾擊之下大夥只好鼓起勇氣奮力突圍。在衆人與裝甲兵對戰的時候,庫裏西夫和魁恩西將娜娜捉住,艾妲的身體這時發生了奇異的變化,眼見敵人的機甲兵不斷湧來,忽倫只有孤注一擲死裏求生,于是抱著艾妲由亞薩橋上一躍而下,貝丁和蕾咪也緊隨其後。   艾妲醒來後已恢複人形,忽倫和蕾咪仍在昏睡著,往前走出亞薩湖林發現阿克的人馬正在搜索衆人的蹤迹,回到湖邊見忽倫已經醒來,于是大家一邊吃著采集來的食物,一邊商量著營救娜娜。   由廢棄區往亞薩城行去,各個入口的盤查相當嚴格,回到娜娜家發現屋子裏淩亂不堪,蕾咪和貝丁到樓上查看,忽倫和艾妲則在樓下搜索,呼叫之下昆柏爾才敢從洞中現身,聽到他嚅嚅的話語才知道中了埋伏,寡不敵衆的忽倫和艾妲被士兵捉住,空中蕩起亞契的狂笑聲。貝丁和蕾咪聽到了這一切,等敵人離開後將昆柏爾斥責了一番,正在盤算如何營救的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原來是分散已久的茱兒。   與昆柏爾談話,得知忽倫他們可能被帶到鍾樓的碉堡去了。來到克羅修鍾樓打倒守衛進入守備區,接下來還會觸發幾場戰鬥,在守備區06打敗碉堡正門的守衛,注意不要被巡邏兵抓到,貼著下邊左行。進入碉堡後在水牢救出忽倫和娜娜,往前看到席列在清除守衛,從他口中得知艾妲被囚在卡達克爾堡,茱兒和忽倫連聲道謝。一路沖上碉堡八樓,往右邊側道行時遇到前來接應的昆柏爾和所羅。   進入鍾樓後發現03走廊的鐵門進不去,一路上樓梯到鍾樓頂部的機關室03,在這裏貝丁可玩到一個過齒輪的小遊戲,繼續往右走到達鍾樓32,在右側找到三根吊環鐵鏈,拉動兩側的鏈條閘門機關開啓,返回到03走廊往前下樓梯,由通道來到亞薩城郊乘坐馬車離開。   馬車翻毀後,忽倫等人與所羅分頭行事,一行人往卡達克爾城堡進發。在城堡門口遇到來陣以待的阿克,單挑取勝後得到神谕古文石Z和芙蕾雅之淚。從阿克口中得知艾妲被關在六樓的消息,並且此時庫裏西夫已奪得了魁恩西的權位,陷入不可一世的瘋狂狀態。   進入城堡在三樓兩側各找到一道結界門,沖到五樓打敗亞契及手下,往右上走來到水獸封印殿堂,看到庫裏西夫站在巨大的水獸前,他要用魚化之法創造比水獸更加強悍的怪物,以打敗撒雷母人成爲新的霸主,往前打敗庫裏西夫和弓驽兵,得到神谕古文石A。這時魁恩西趕到,說已將水獸的結界破壞掉,隨著低沈的吼叫聲怪物已將攻至。往前遇到接應的席列,得知要將逃脫的水獸重新封印起來,須開啓城堡中的五個結界,四個在城堡四周的塔尖上,第五個在城堡頂部,點燃結界須到九樓拿結界能源石。   先到6F 07走廊寶箱拿結界門鑰匙,然後到8F 02開結界門四,由樓梯上9樓在密室寶箱裏拿到結界能量石,接著分別到8F 01、6F 08、6F 01、4F 05去點燃四個結界,這樣10樓的結界門才會打開。不過在樓梯間茱兒說雪日奇迹不見了,這時有兩個選擇會影響到故事的結局,找雪日奇迹的話茱兒不會死。回到結界一的場景打敗塔克夫,在結界左邊的石塊上找回雪日奇迹。   返回樓梯間打開最後一道結界門,就在要點燃最後一道結界時,怪獸安多羅勒斯咆哮而至,和它打到一定程度席列現身助戰,茱兒跑去開啓最後一個結界,結界能量瞬間纏繞著怪獸,就在它倒下的時候,席列的軀體也消失不見。茱兒從地上拾起一顆玻璃球,竟與自已的一般模樣,原來他就是千方尋找的哥哥。就在這時天空中出現了三只巨大的飛行船,神秘的人將安多羅勒斯載離,然後慢慢消失在天際。   昆柏爾和所羅趕到說大隊士兵將至,爲了擺脫亞契的追兵,大家不得不坐上所羅的飛行翼,伴隨著新奇的飛行,遠遠地離開了那片血腥的土地。   詛咒之船   飛行翼墜落在了撒雷母的奴隸貨船上,正好是密尼亞的房間,聞訊而來的士兵將衆人包圍了起來,密尼亞擋住了外面要搜查的亞薩城士兵,並吩咐手下將衆人視同奴隸看管起來。來到甲板上護航船隊駛近,士兵吹起了引導的號角。   在航行中奴隸船被一艘幽靈船撞壞,船長老巴特氣急敗壞地教訓起水手來。船艙中的艾妲這時聽到謎樣的聲音,恍惚中化作一道光團從船艙的缺口飛遁了,忽倫等人見狀連忙追趕過去。在甲板上遇到士兵的阻攔,在忽倫的請求下密尼亞同意放過他們,並將隊員的裝備和道具歸還。   繼續往前追去,見艾妲走進一間破損的船艙,進入幽靈船一直往樓梯爬上去。此時奴隸船也被怨靈所襲擊著,密尼亞與這些怨靈展開了戰鬥,取勝後海面變成了一片鮮紅,老巴特說那是沙烏達虛到來了。幽靈船上的茱兒見海水變紅也覺驚異,但忽倫只擔心著艾妲的安危,此事並末放在心上。沿著甲板往左邊跑過去,終于望到了艾妲的背影,這時怨靈聚集在一起朝衆人發動攻擊。   恍惚中的艾妲置身于幻境之中,看到了兒時與妹妹麗芙玩耍的情形,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景象,她從地上拾起一只貝笛,嗚咽地吹奏起低沈的曲調,象一只溫柔的手撫慰著每個人的心靈,霎那間一切都平靜了下來,怨靈們和沙烏達虛都消失了,海水也恢複了本來的顔色。艾妲這時見到了一個幽靈,身上的西芙項鏈感應著放出光芒,在她離去之後幽靈船也開始坍塌了,衆人于是退回到奴隸船,老巴特喃喃道出那女人的名字“烏麗奴”!   海潮的記憶   隨著奴隸船一行人終于抵達掠奪者之鄉撒雷母,島上的雄偉建築令人驚奇贊歎不已。撒雷母王基輔爾聞聽艾妲用笛聲趕走沙烏達虛和怨靈的事迹,便來端詳她的樣貌,艾妲趁機奪下守衛的長劍意欲行刺,卻被基輔爾一掌打斷在地。基輔爾詢問緣由,答應放了忽倫等人,然後道出先知的預言,降臨的聖女將用歌聲和生命消弭世間的災亂和恐懼,可能,她便是預言中的聖女。   衆人團聚少不了又是一番說笑,然後到島上各處遊覽,由王宮正門往左邊的路走可到地圖11,這是往巫元會的通道,目前還不能進去。出王宮往前走到達北岸碼頭,看到一位老婆婆(艾瑪)在橋上搖搖欲墜,救起後答應到她家裏做客,在艾瑪家見到了牆上的劍和奇異的風鈴,正玩鬧著門外傳來密尼亞的聲音,從她的談吐了解到女孩子的溫柔一面。   來到樓上看到密尼亞正在撥弄窗口的風鈴,然後到樓下找艾瑪談話,看來密尼亞似乎有什麽心事。來到屋外與密尼亞說話,那邊老龐嚷著要喝幾杯,于是衆人跟著她一起來到酒館。喝酒的時候派往通古斯的戰船返回,艾瑪的丈夫老莫被水獸殺死了,衆人于是前往戰船探看。   出酒館往右邊走,在十字橋往北方走到舊岸山道,在地圖10可找到第五個紅色傳送水晶。來到舊岸港口見這裏已聚集了很多的人,充耳的是摧肝斷腸的悲哭聲,忽倫和艾妲聞之不由大發感慨。來到船上見基輔爾正在老莫的屍體前禱念著,這時蕾咪發現有水獸在船上出沒,兩場戰鬥之後大家放火燒掉了戰船,撒雷母的人們在岸邊念起給勇士們的悼詞。   在崖邊說話的時候,空中飄過一艘華麗的飛行船,就是當初將大水獸安多羅勒斯帶走的船只,于是大家朝著飛船的方向追去。沿峭壁的山道往左邊到九龍岬,不遠的山洞傳來悲嗚聲,密尼亞說那裏是傳說中的詛咒之地。   進到山洞發現很多漂亮的水晶,艾妲這時又有種熟悉的感覺,不由自主往裏面走去。在海洞05找到三根鏈環,拉動兩側的。在海洞10見到基輔爾和巴卡斯,跟隨基輔爾進入海潮之殿,一把形狀怪異的劍插在祭台上,基輔爾開始講述這把海潮之劍的曆史,它是用來對付沙烏達虛的,不過現在還沒人能撥起它。   正說話的時候,大地忽然一陣晃動,大家連忙離開海洞往北岸趕去。在北岸再次遇到不死的水獸,這一次艾妲終于發揮自身的力量將之打死了,然而密尼亞爲了保護基輔爾受了重傷。經禦醫診斷,密尼亞傷勢危重,須找奔齊列斯的毒膽入藥,奔齊列斯是棲息在北荒之地的翼龍鳥。   出了王宮先到撒雷母北岸,在碼頭找船工魯斯談話,乘小船到達南岸,再由老巴特開船往北荒之地進發。接下來在大海圖上航行,在海中有幾座小島,上面有北海煉鐵坊、蠻女道具鄉等,分別買賣武器道具可補充一下,然後往東北邊陸地探索,沿著標記著箭頭的河道駛進去即可到達北荒之地。穿過雪原進入北荒遺迹,在地圖10的位置終于找到了奔齊列斯,打敗它得到翼龍鳥的毒膽和古谕文符石R,在離島前茱兒研究了一下石壁上的咒文,文字深奧不解其意。返回到撒雷母島後將毒膽交給禦醫,攸關密尼亞生死的一夜即將來到…… 撒雷母天使   密尼亞的傷勢痊愈後,王宮裏舉行了盛大的宴會,艾妲和密尼亞的綽約風姿令衆人大飽眼福。基輔爾因爲艾妲爲撒雷母族人所做的努力,正式封她爲撒雷母天使,王子漢斯也趕來獻花道賀。   宴會上蕾咪偷偷跑到了海潮之殿,正要撥劍的時候身後一道低沈的聲音響起……艾妲到屋外散步,這時一個男童送來一封書信,按照男童提供的信息往殿後山道行去,結果在山道上找到神色怪異的蕾咪,蕾咪趁其不備將一樣東西塞到口中,結果艾妲一陣痛楚的扭曲變爲一條人魚,涅德泛和亞契也隨即現身,趕來的娜娜見狀不妙連忙去找忽倫,剩下的茱兒面臨兩大勁敵的夾擊。   娜娜回到王宮前,走左邊的路(往巫元會方向)可找到忽倫、貝丁和密尼亞,然後一起趕往殿後山道救援,來到地圖04發現茱兒已被制住,涅德泛見衆人趕到溜之乎也,亞契則控制著蕾咪朝衆人攻來。打敗蕾咪後變身爲一只小貓,這時肆羅出現逼亞契說出艾妲的下落,她是巫元會帶走的。   肆羅殺死了亞契輕笑離去,大夥決定先給茱兒療傷,再趕往巫元會營救艾妲。貝丁一人偷偷留入了巫元會,等巴卡斯離開房間後,跳下天花板與艾妲會合。來到03書室翻看各種書藉,忽然覺得右牆有微風吹過,將貝丁的萬能鑰匙插入石柱的鑰孔,右邊的牆壁被打開了。進入密道後在地圖10找到一道大門,然後往迷宮地圖01找到一個開關打開它,沿密道繼續走找到一尊散發光芒的雕像。   王宮中的忽倫等人正在推測肆羅的身份,看立場似敵似友的令人理不出頭緒,這時龍蝦貝丁返回說出艾妲被困的情形,于是忽倫率人趕往巫元會救應。進入巫元會遇到阻擊的守衛和怪物,救人心切的大家只有硬闖了。在房間07找到三根吊環,拉動兩側的鐵環打開地圖04的一道閘門,由04進入03找到四根鐵環,拉動1、4兩根解除地圖09的一道旋轉魔法輪,由09進入12又找到一道閘門,拉動左右兩根吊環打開它,進入13發現陸橋是斷的,地上的石柱也沒有反應,這時返回到地圖08按下四根石柱,順序是左下、左上、右上、右下,打開13的石柱禁制,同時從水晶上還落下一只寶箱。回到13用石柱接通斷橋到14,按中、右、左的順序點擊石柱接通第二道斷橋。   來到樓梯間,在29的房間找到第六個紅色傳送水晶,由樓梯底部往左走,在25找到四根石柱,點擊順序爲1、2、3、4打開16兩道閘門。往前打敗一夥鎮守的強悍士兵闖入藏書閣,在這裏有隱藏劇情,換貝丁爲領隊調查第三個書架右上角的書,貝丁打算將這本情色書送給所羅老頭,得到閣樓藏書,然後找所羅談話得到奧丁的金角杯,之後可找海爾換頭盔。往前進入藏書閣密道找到艾妲,在這裏與殿靈護衛奮力一戰,取勝得到神谕古文石U1。進入打開的密道發現卡達克爾堡的那只水獸,往右邊的房間找到一個被鎖住的人,嘴裏不斷念著“烏麗奴”的名字,經由一位老婆婆的訴說,才知他就是撒雷母王的真正繼承者—薩卡,也就是密尼亞的生父,當年他撥起海潮之劍擊退了沙烏達虛,自已的靈魂也成爲海潮之劍的禁脔,變得瘋顛狂亂。   正說話時,大法老巴卡斯率衆趕到,在密尼亞的追問下,得知他要以水獸的力量來對付沙烏達虛,而人魚艾妲正是將安多羅勒斯煉化的關鍵。接下來的戰鬥是必敗的,爲了阻止巴卡斯帶走艾妲,忽倫讓艾妲逃走,自已留下阻擋巴卡斯,結果艾妲卻被守在橋上的基輔爾所擒。   瓦爾德拉克   海祭日終于來到,撒雷母士兵將艾妲帶上了飛行船,爲了救回艾妲大家乘上肆羅的小船朝飛行船的方向追去。追上飛行船後可向昆柏爾買賣道具,找所羅恢複體力,然後由鐵索攀上左護船,接下來要找到往主船的出口,較快速的走法爲23—10—04—07,在最後找到一只龐大的怨靈,打敗它由鐵索登上主護船。   往迷宮的西北方探索,路線爲15—17—01—03—05—18。在18找到了被魔法和鐵索困縛的艾妲,這時空中出現一位魚化守護者,打敗他得到神谕古文石P,至此所有的魔法符石收集全了。上前救下艾妲,得知水獸或與沙烏達虛融合,人間將成毀滅的煉獄。   接下來解救船上的奴隸,在主護船共有五群奴隸,分別在08、20、10、11、21的位置,右護船在11位置可找到第七顆紅色傳送水晶,這時可到精靈坊學習終級魔法。右護船上也有五群奴隸,分別在07、15、16、17、21的位置。找齊奴隸後返回到左護船,要注意在主護船頭觸發對話,才可到左護船延續劇情,如主角說“所有人均已撤離……”。到左護船後發現沙烏達虛趕來了,接下來要斷掉三艘大船的連結鐵鏈,先到08和18兩個場景啓動三個卡榫,最後再到07船頭切斷最後一根鐵鏈,左護船脫離了聯系由所羅駕駛著往撒雷母島駛去,而身後的沙烏達虛仍然緊追不舍。   在航行途中船速不知爲何減慢,忽倫一行到船尾調查原因,殺掉一只強悍的水獸後船只恢複航行,肆羅說只有結合烏麗奴和西芙項鏈的力量才能撥起海潮之劍,毀滅沙烏達虛。   登陸撒雷母島後由西峭壁往撒雷母北岸行去,沿途看到士兵正在與魔獸作戰,從老龐口中得知大王往詛咒之地去了,于是趕到九頭岬打敗一只大水獸進入海洞,結果一陣震動使前進的路被亂石堵死了,艾妲茱兒兩人也被隔開。退回到05拉動兩只吊環,再點擊右邊的水晶啓動機關。在進入前可先到14找第八顆紅色傳送水晶,到精靈坊學習究極魔法。   當趕到另一端時發現茱兒中了涅德泛的邪術,將涅德泛打跑後,將領隊換作忽倫,可拾起地上的熾焰長劍,如果拾不起來,到前面撥劍之路逛一圈回來再試。來到撥劍之路,在03火盆上拿到火靈珠,在11使用接通石橋,過去拿到風靈珠,然後到08使用風靈珠,大地一陣晃動,07的斷崖被接通了。在14拿到地靈珠,再到15放上地靈珠接通石路,最後來到封印之門打敗兩只守護獸。   經過曲折的石梁進入海潮之殿,到達02的大殿遇到巴卡斯大長老,在艾妲再次質問巴卡斯的時候,不遠處傳來安多羅勒斯的咆哮聲,巴卡斯聞之大笑,聲稱即將完成魚化之法,只要以艾妲爲媒質就能使安多羅勒斯和沙烏達虛融合。   打敗了巴卡斯,密尼亞揮劍上前欲爲父母報仇,卻被基輔爾厲聲喝止,原來巴卡斯竟是她的外祖父。伴隨著殿外安多羅勒斯的叫聲,鞑魯斯走上殿來,原來巴卡斯的心智一直爲她所控制。她祭起了魔法陣繼續執行魚化之法,茱兒爲了救下忽倫舍身擋下致命的一擊,接下來是最後的艱難戰鬥。終于打敗了大水獸,基輔爾擋住了它臨死射出的強大魔法,艾妲大步上前撥出了海潮之劍擊退了九頭龍……   戰鬥結束,撒雷母歸複和平,夕陽下海面泛起黃金般的顔色,艾妲又將踏上旅程繼續尋找失散的妹妹,不過下一個目標是通古斯,肆羅所在的國度,忽倫和貝丁當然也不離左右,因爲在他的心中,艾妲一直是最值得呵護的對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寒冬戀歌(7)
寒冬戀歌(6)
寒冬戀歌(5)
寒冬戀歌(4)
Sep.[回鄉]果實
婺源.......霧源
天堂之眼之第一輯
Sunset in Bell Block
 
2006-01-18 15:19:27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