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李敖:一個強大的中國對我是非常重要的!

2007-08-02 06:39:58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李敖:從小可以喻大,我們看到人類很多事情,看到了很多革命的先行者,在革命成功了以後,他要怎麽面對。我跟大家講過,我們中國在一九四九年以後,就發生了這種現象。一九四九年以後,當那個反革命的蔣介石兵敗山倒,趕到了台灣去的時候,那些偉大的革命者在中國的大陸,他們就面對了一個問題,我們現在要建設一個新的中國,新的中國站起來了,我們要建設新的中國。可是這些搞革命有一手的專家,他們對建國不一定有一手,有的時候 他們會跟不上,所以呢,就正如***所說的,他們也在摸索,並不是一開始我們覺得什麽都會,不是的,我們也在摸索,在摸索的過程裏面,就會走錯路,走錯路就會付代價,這就是***的最後的統計。在《***文選》裏面,我給大家展示過幾次***的統計,就是從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前後浪費了二十年,換句話說呢,有二十年的時間是走了錯路,二十年時間走錯路,我們付了太大的代價。這就是說,我們雖然是革命的先行者,我們雖然是發明了留聲機的人,可是當留聲機不斷地進步的時候,它的唱片在進步的時候,要由滾筒式變成黑膠式,黑膠式還要變成很薄片的,像面包一樣,有薄片厚片之別的時候,這個時候你要轉過來,要跟著上,還要迎頭趕上,還要超越前進,這個時候就很費力了,這就是整個的一個情況。

有人在網站裏面談到我李敖,說你李敖有點偏心哦,你對中國的批評,凡是涉及到國民黨部分,涉及台灣的部分,你就比較苛刻,比較嚴格,涉及到共産黨部分,中國大陸的部分你就比較寬大,比較松,你是不是兩面人啊?國民黨關了你,你就罵它罵得狠,對共産黨你就客氣,是不是啊?我跟大家說,你太小看了,把我李敖看得太小了,你小心眼,你的見識啊就變小了。中國古代一位了不起的思想家,也是政治家叫做晏子,晏子有一次呢出門,有個女孩子在路上攔他,漂漂亮亮的這個女孩子啊,就要私下跟晏子講一句話,什麽話呢?她跟晏子說我有一件事情啊要拜托你,什麽事情呢?說我爸爸遭遇什麽困難,我希望你幫我爸爸解決這個問題,什麽代價呢?我願意陪你睡覺,許身給你陪你睡覺。這個晏子就很感慨,感慨什麽呢?說我給人家什麽印象,什麽壞印象,居然使這個女孩子覺得她陪我睡覺,認爲用這種代價,我就會幫她忙,就表示我根本品格很低嘛,我的水准很低嘛,水平很差嘛!人家用這種標准來看我。

我告訴大家,用很多標准來看人的時候,不要小看了人,我李敖就國民黨關了我,我就恨國民黨啊?共産黨沒關我,我就捧共産黨?太小看了人,我是告訴大家,爲什麽兩個標准不一樣,其實是一樣的,就是說,我們要給他們時間,什麽時間?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産黨搶到了中國的統治權的時候,是一窮二白,國民黨把能搬走的全搬走,能炸掉的全炸掉,留給中國大陸是兩百萬土豪劣紳、流亡土匪要你清除,清除這個台面,國民黨把整個國庫九十二萬兩黃金搬到台灣去,請問共産黨在接受這個攤子的時候,要使中國能夠慢慢複原,是不是要一段時間?因爲被國民黨打劫得這麽嚴重,破壞得這麽嚴重,趕上了美國人在韓戰出了問題,高麗戰爭出來了,又爲了中國的安全,中國的尊嚴,一定要跟美國帝國主義打一仗,這個時候又打了這個戰爭的時候,中國要不要付很多代價?所以這個時候啊,我們發現連吃頓飽飯都是很難的時候,談什麽事情,先談吃飯要緊嘛!就這樣子啊,是在這個情況底下,慢慢地成長起來的,然後再經過自己的錯誤,從文化大革命再往前算,從大躍進開始,如***所說,我們耽誤了二十年,說這個時候呢,我們在摸索裏面前進,好容易現在由于***最後他處理的方法的正確,總算目前現在開始走這條路了,不是嗎?中國不?這樣走來了嗎?

我李敖小的時候,親眼看過日本兵騎著馬,在我們的國家裏面那樣子耀武揚威,所以對我這個年紀說起來,一個強大的中國對我是非常重要的,對我的信仰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在跟大家講,我們中國講富國強兵,什麽叫富國強兵?大家看,中國的《二十四史》,就《二十五史》裏面,《史記》裏面的,《孟子荀卿列傳》裏面的一段話,他說當時的秦國,秦用商君,就是商鞅,富國強兵,這四個字太吸引我了。我們中國太窮了,談不到富國,可是強兵很重要,爲什麽呢?因爲從鴉片戰爭以來,中國人被洋鬼子打,我們中國國力太弱了,這個洋鬼子裏包括東洋鬼子,包括日本人,所以跟我說起來,我們中國有一個武力,使全世界的洋鬼子、東洋鬼子不敢打我們,這個對我李敖太重要了,對我們中國也太重要了。今天享受到這種結果的人,知道不在話下,當然沒人敢打我們,可是你知道我們付了多少代價嗎?我們花了一百五十年的時間,花了千萬人頭落地的代價,才換得了最後中國還沒有富國可是先強兵的這個境界,我們付了那麽多代價。

 
  李敖:從小可以喻大,我們看到人類很多事情,看到了很多革命的先行者,在革命成功了以後,他要怎麽面對。我跟大家講過,我們中國在一九四九年以後,就發生了這種現象。一九四九年以後,當那個反革命的蔣介石兵敗山倒,趕到了台灣去的時候,那些偉大的革命者在中國的大陸,他們就面對了一個問題,我們現在要建設一個新的中國,新的中國站起來了,我們要建設新的中國。可是這些搞革命有一手的專家,他們對建國不一定有一手,有的時候 他們會跟不上,所以呢,就正如***所說的,他們也在摸索,並不是一開始我們覺得什麽都會,不是的,我們也在摸索,在摸索的過程裏面,就會走錯路,走錯路就會付代價,這就是***的最後的統計。在《***文選》裏面,我給大家展示過幾次***的統計,就是從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前後浪費了二十年,換句話說呢,有二十年的時間是走了錯路,二十年時間走錯路,我們付了太大的代價。這就是說,我們雖然是革命的先行者,我們雖然是發明了留聲機的人,可是當留聲機不斷地進步的時候,它的唱片在進步的時候,要由滾筒式變成黑膠式,黑膠式還要變成很薄片的,像面包一樣,有薄片厚片之別的時候,這個時候你要轉過來,要跟著上,還要迎頭趕上,還要超越前進,這個時候就很費力了,這就是整個的一個情況。   有人在網站裏面談到我李敖,說你李敖有點偏心哦,你對中國的批評,凡是涉及到國民黨部分,涉及台灣的部分,你就比較苛刻,比較嚴格,涉及到共産黨部分,中國大陸的部分你就比較寬大,比較松,你是不是兩面人啊?國民黨關了你,你就罵它罵得狠,對共産黨你就客氣,是不是啊?我跟大家說,你太小看了,把我李敖看得太小了,你小心眼,你的見識啊就變小了。中國古代一位了不起的思想家,也是政治家叫做晏子,晏子有一次呢出門,有個女孩子在路上攔他,漂漂亮亮的這個女孩子啊,就要私下跟晏子講一句話,什麽話呢?她跟晏子說我有一件事情啊要拜托你,什麽事情呢?說我爸爸遭遇什麽困難,我希望你幫我爸爸解決這個問題,什麽代價呢?我願意陪你睡覺,許身給你陪你睡覺。這個晏子就很感慨,感慨什麽呢?說我給人家什麽印象,什麽壞印象,居然使這個女孩子覺得她陪我睡覺,認爲用這種代價,我就會幫她忙,就表示我根本品格很低嘛,我的水准很低嘛,水平很差嘛!人家用這種標准來看我。   我告訴大家,用很多標准來看人的時候,不要小看了人,我李敖就國民黨關了我,我就恨國民黨啊?共産黨沒關我,我就捧共産黨?太小看了人,我是告訴大家,爲什麽兩個標准不一樣,其實是一樣的,就是說,我們要給他們時間,什麽時間?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産黨搶到了中國的統治權的時候,是一窮二白,國民黨把能搬走的全搬走,能炸掉的全炸掉,留給中國大陸是兩百萬土豪劣紳、流亡土匪要你清除,清除這個台面,國民黨把整個國庫九十二萬兩黃金搬到台灣去,請問共産黨在接受這個攤子的時候,要使中國能夠慢慢複原,是不是要一段時間?因爲被國民黨打劫得這麽嚴重,破壞得這麽嚴重,趕上了美國人在韓戰出了問題,高麗戰爭出來了,又爲了中國的安全,中國的尊嚴,一定要跟美國帝國主義打一仗,這個時候又打了這個戰爭的時候,中國要不要付很多代價?所以這個時候啊,我們發現連吃頓飽飯都是很難的時候,談什麽事情,先談吃飯要緊嘛!就這樣子啊,是在這個情況底下,慢慢地成長起來的,然後再經過自己的錯誤,從文化大革命再往前算,從大躍進開始,如***所說,我們耽誤了二十年,說這個時候呢,我們在摸索裏面前進,好容易現在由于***最後他處理的方法的正確,總算目前現在開始走這條路了,不是嗎?中國不?這樣走來了嗎?   我李敖小的時候,親眼看過日本兵騎著馬,在我們的國家裏面那樣子耀武揚威,所以對我這個年紀說起來,一個強大的中國對我是非常重要的,對我的信仰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在跟大家講,我們中國講富國強兵,什麽叫富國強兵?大家看,中國的《二十四史》,就《二十五史》裏面,《史記》裏面的,《孟子荀卿列傳》裏面的一段話,他說當時的秦國,秦用商君,就是商鞅,富國強兵,這四個字太吸引我了。我們中國太窮了,談不到富國,可是強兵很重要,爲什麽呢?因爲從鴉片戰爭以來,中國人被洋鬼子打,我們中國國力太弱了,這個洋鬼子裏包括東洋鬼子,包括日本人,所以跟我說起來,我們中國有一個武力,使全世界的洋鬼子、東洋鬼子不敢打我們,這個對我李敖太重要了,對我們中國也太重要了。今天享受到這種結果的人,知道不在話下,當然沒人敢打我們,可是你知道我們付了多少代價嗎?我們花了一百五十年的時間,花了千萬人頭落地的代價,才換得了最後中國還沒有富國可是先強兵的這個境界,我們付了那麽多代價。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