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廣州快餐全線漲價一至三成

2007-08-04 04:04:04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從事市場調查工作的陳先生是都城快餐的常客。昨天,當他翻開都城快餐8月份的最新餐單時,意外發現自己最喜歡吃的蜜汁叉燒蛋脯飯從原來的12.5元漲到了13.5元。他馬上把7月和8月的餐單仔細地對比了一遍,發現平時他常點的「熱銷菜式」中超過一半都加了0.5元-1元。
  進入8月,快餐漲價風勁刮,廣州人熟悉的都城、仁信、大西豪、一日三餐、強記雞粥等大型連鎖快餐已經全面提價,平均漲幅約10%-30%。
  多家連鎖店換貴價新菜單
  昨天,在崗頂上班的白領黃小姐撥打粥家莊的電話,像前天一樣,想訂一個10元的煲仔飯,但店方稱最普通的排骨飯也要12元,而原本6.5元的蒸飯則漲到了10元。一番權衡後,黃小姐退而求其次,訂了一份沒有漲價的拉腸。
  無獨有偶,記者走訪了多家連鎖快餐店,發現進入8月後,在大西豪、一日三餐、強記雞粥、仁信等多家快餐連鎖店的新餐單上,食品價格都出現「增磅」現象——
  一日三餐的套餐類全部加了3元左右,90%以上的面、飯都加價1-3元;都城的新餐單上幾乎所有面食都加價1元,五成以上的食品價格有漲;早在6月就開始漲價的大西豪調價行動進一步「升級」,8月份它們在原有10款包括吉列豬扒、梅菜肉餅等加料精選中,撤走了6款2元-4元的平價肉類加料,變相讓吃客多消費。
  「豬牛魚雞」餐齊齊漲
  另外,此次多家連鎖快餐店加價的範圍不僅包括原料爲「豬」的面、飯,連以「雞、牛、魚」配的面、飯也相應起價,呈現出一派「豬牛魚雞」餐趁勢齊漲的局面。
  不過鑒于「豬」與「雞牛魚」的漲價幅度相差懸殊,很多快餐店還是有「技巧」地調價。在「一日三餐」的餐單上,與「豬」有關的飯食加價2-3元,而與「雞」有關的一律只加了1元,都城、強記雞粥等都有這種分類加價的現象。
  商家換菜式變相加價
  記者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去年的漲價潮中,不少餐廳會通過給菜式「加料」來達到加價的目的,但今年情況有變。市民反映,不少快餐表面上雖沒漲價,但只要細心對照現有菜式與以往菜式,就能發現商家通過變換材料來加價。
  李小姐日前在仁信旗下的一家快餐店就餐,發現上百款菜式中有6個品種被店方用修改紙塗改,並寫上新的菜式。她揭開了餐牌一看,發現原來「鹹魚肉餅飯6元」的地方,已經變爲「鱿魚肉餅飯8元」。而6元的「菜幹花生豬骨粥」,「豬骨」則改爲「雞骨」。「明明漲價了,卻造成沒有升價的錯覺。」有消費者說。
  金領無所謂白領悭錢有道
  突如其來的加價,使不少經常幫襯快餐的白領們措手不及。陳先生月入5000元,他對記者說:「本來『都城』價格已不便宜,現在物價漲了,它又順勢加價,我們生活成本越來越高啦!」
  記者采訪中發現,高收入的白領、金領對快餐店加價並不覺得意外,也認爲影響不大,「吃得起,沒問題」。但對于收入一般的「小白領」甚至打工仔來說,快餐店的全面加價使他們不得不另謀「出路」。
  華樂路某書店職員馬小姐單位附近的燒臘快餐店、甜品店早在5月開始逐步漲價,5-6月期間還曾試過漲價兩次,每次1-3元不等,沙河粉升到8元、雲吞面7元、各類糖水也相繼漲了5-6元不等;到7月,餐廳再次全面漲價。「從那以後,我開始自帶飯,目前單位13個職員中,一個月下來竟可省下60-70元。現在單位已有6個人模仿我的做法了。」
  某廣告公司職員美茹說,自己是新入職的員工,工資只有2200元,還要負擔房租、水電以及其他生活費用,在吃飯方面不得不節儉一點。她平時常去的腸粉店,如今升價了,粥類從5元升到6元,腸粉類也升到5元-7元不等。「再這樣吃下去,光午餐的消費就會超出生活預算的30%。爲此,7月中起,午餐時我一般隔天才吃飯,價錢控制在7元以內;隔天就在好又多買1.5元的皮蛋瘦肉粥或1元白粥,另外再買2個『麥香餅』,費用才4-5元。」
  酒樓點心菜式調價
  除了快餐店齊齊加價外,市民常常幫襯的酒樓也不甘落後,紛紛加入漲價行列。著名餐飲店炳勝單是一碗白米飯就從2元漲到4元。
  酒樓漲價生意冷清
  在鴻星海鮮酒樓,記者卻發現,由于點心價格全面上漲了1-2元,且沒推出特價點心,早茶的上座率已大不如前。早上8時左右,早茶已經開始了1個小時,但氣氛還是略顯冷清。記者粗略統計了一下,該大堂共有50多張桌子,8時左右只有16張桌子坐了客人,期間陸續增至30張,一小時過去全大堂的上座率也不過50%左右。老茶客楊婆婆介紹,以往的暑假,不少老人都會帶上小孫子喝早茶,早茶時段的酒樓大堂都要「加位」。
  何姨說,現在每月花在早茶上的費用多了50多元。
  茶客流行「AA制」
  在不少酒樓都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不少茶客都是三五成群去歎早茶,而成群的茶客他們用「AA制」的方式。
  在鴻福鮮酒家,鍾姨、葉婆婆、梁婆婆、李婆婆分別點了11元的排骨、5元的香茜餃以及6元的蘿蔔牛腩,合計22元,分攤後,平均每人付5.5元。鍾姨說,多人一起點,可嘗多款點心,還可以省錢。
  川國演義一成菜加價
  作爲廣州知名的川菜館,川國演義總經理鄭如師承認目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成本壓力,近期他們對約一成菜式加價20%。他說,川國演義的利潤與去年同期相比少了近一成半,成本上漲是事實,所以酒樓對5個性價比較高的菜式進行調價以平衡成本。「如果市場物價持續上漲,我們也只能考慮進一步調價」。
  成本高出三至五成小餐館紛紛「執笠」
  大型連鎖快餐店不同,近兩個月來不少小型餐館因承受不起高額成本而紛紛關門。
  王先生是金沙洲附近一餐館的老板,他無奈地說:「現在生意難做,自從物價飛漲,近幾個月我餐廳的經營成本比往年高出3-5成!」他說,今年廣州豬肉、雞肉、魚肉、牛肉、雞蛋、米、油全部漲價,豬肉漲了5元,漲幅達7成;雞肉漲了2元,漲幅4成;魚肉漲幅2成,牛肉漲了1成,雞蛋漲了2成,連米和油都漲了2到3成。除了基本的食物原料飛漲,煤氣也要近百元一瓶,人工、租金也在提價。「我身邊很多同行都承受不住成本壓力,被迫提價30%,但卻因此流失一半的客人。我有三四個兄弟的餐館在這兩個月裏全部『執笠』(倒閉),分別位于洛溪大橋附近、梅花村、仲恺農業大學後門。現在有些就算沒關門的也是『死撐』。」王先生說。
  新聞背景
  中國快餐委員會:集體漲價涉嫌壟斷
  繼全國方便面結盟漲價後,中國快餐業聯盟旋即于7月28日召集20多家中式快餐企業高層,探討行業性漲價事宜。據《上海證券報》報道,針對目前愈演愈烈的餐飲漲價風潮,中國快餐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崔明傑表示,由于各類餐飲企業測算原料上漲所帶來的成本壓力的標准並不統一,以行業大會達成20多家中式快餐企業的集體漲價行爲,不排除有行業壟斷的嫌疑。
  在物價不斷飙升的今天,「結盟漲價」似乎成爲一種新的趨勢,廣大消費者成了「苦主」。
  據行業人士的相關調研顯示,目前國內快餐行業市場尚未達到飽和狀態,快餐企業間的競爭並不激烈,他們目前所面臨的成本上漲壓力並不足以達到産品漲價的程度。
  快餐價格對比
 
  從事市場調查工作的陳先生是都城快餐的常客。昨天,當他翻開都城快餐8月份的最新餐單時,意外發現自己最喜歡吃的蜜汁叉燒蛋脯飯從原來的12.5元漲到了13.5元。他馬上把7月和8月的餐單仔細地對比了一遍,發現平時他常點的「熱銷菜式」中超過一半都加了0.5元-1元。   進入8月,快餐漲價風勁刮,廣州人熟悉的都城、仁信、大西豪、一日三餐、強記雞粥等大型連鎖快餐已經全面提價,平均漲幅約10%-30%。   多家連鎖店換貴價新菜單   昨天,在崗頂上班的白領黃小姐撥打粥家莊的電話,像前天一樣,想訂一個10元的煲仔飯,但店方稱最普通的排骨飯也要12元,而原本6.5元的蒸飯則漲到了10元。一番權衡後,黃小姐退而求其次,訂了一份沒有漲價的拉腸。   無獨有偶,記者走訪了多家連鎖快餐店,發現進入8月後,在大西豪、一日三餐、強記雞粥、仁信等多家快餐連鎖店的新餐單上,食品價格都出現「增磅」現象——   一日三餐的套餐類全部加了3元左右,90%以上的面、飯都加價1-3元;都城的新餐單上幾乎所有面食都加價1元,五成以上的食品價格有漲;早在6月就開始漲價的大西豪調價行動進一步「升級」,8月份它們在原有10款包括吉列豬扒、梅菜肉餅等加料精選中,撤走了6款2元-4元的平價肉類加料,變相讓吃客多消費。   「豬牛魚雞」餐齊齊漲   另外,此次多家連鎖快餐店加價的範圍不僅包括原料爲「豬」的面、飯,連以「雞、牛、魚」配的面、飯也相應起價,呈現出一派「豬牛魚雞」餐趁勢齊漲的局面。   不過鑒于「豬」與「雞牛魚」的漲價幅度相差懸殊,很多快餐店還是有「技巧」地調價。在「一日三餐」的餐單上,與「豬」有關的飯食加價2-3元,而與「雞」有關的一律只加了1元,都城、強記雞粥等都有這種分類加價的現象。   商家換菜式變相加價   記者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去年的漲價潮中,不少餐廳會通過給菜式「加料」來達到加價的目的,但今年情況有變。市民反映,不少快餐表面上雖沒漲價,但只要細心對照現有菜式與以往菜式,就能發現商家通過變換材料來加價。   李小姐日前在仁信旗下的一家快餐店就餐,發現上百款菜式中有6個品種被店方用修改紙塗改,並寫上新的菜式。她揭開了餐牌一看,發現原來「鹹魚肉餅飯6元」的地方,已經變爲「鱿魚肉餅飯8元」。而6元的「菜幹花生豬骨粥」,「豬骨」則改爲「雞骨」。「明明漲價了,卻造成沒有升價的錯覺。」有消費者說。   金領無所謂白領悭錢有道   突如其來的加價,使不少經常幫襯快餐的白領們措手不及。陳先生月入5000元,他對記者說:「本來『都城』價格已不便宜,現在物價漲了,它又順勢加價,我們生活成本越來越高啦!」   記者采訪中發現,高收入的白領、金領對快餐店加價並不覺得意外,也認爲影響不大,「吃得起,沒問題」。但對于收入一般的「小白領」甚至打工仔來說,快餐店的全面加價使他們不得不另謀「出路」。   華樂路某書店職員馬小姐單位附近的燒臘快餐店、甜品店早在5月開始逐步漲價,5-6月期間還曾試過漲價兩次,每次1-3元不等,沙河粉升到8元、雲吞面7元、各類糖水也相繼漲了5-6元不等;到7月,餐廳再次全面漲價。「從那以後,我開始自帶飯,目前單位13個職員中,一個月下來竟可省下60-70元。現在單位已有6個人模仿我的做法了。」   某廣告公司職員美茹說,自己是新入職的員工,工資只有2200元,還要負擔房租、水電以及其他生活費用,在吃飯方面不得不節儉一點。她平時常去的腸粉店,如今升價了,粥類從5元升到6元,腸粉類也升到5元-7元不等。「再這樣吃下去,光午餐的消費就會超出生活預算的30%。爲此,7月中起,午餐時我一般隔天才吃飯,價錢控制在7元以內;隔天就在好又多買1.5元的皮蛋瘦肉粥或1元白粥,另外再買2個『麥香餅』,費用才4-5元。」   酒樓點心菜式調價   除了快餐店齊齊加價外,市民常常幫襯的酒樓也不甘落後,紛紛加入漲價行列。著名餐飲店炳勝單是一碗白米飯就從2元漲到4元。   酒樓漲價生意冷清   在鴻星海鮮酒樓,記者卻發現,由于點心價格全面上漲了1-2元,且沒推出特價點心,早茶的上座率已大不如前。早上8時左右,早茶已經開始了1個小時,但氣氛還是略顯冷清。記者粗略統計了一下,該大堂共有50多張桌子,8時左右只有16張桌子坐了客人,期間陸續增至30張,一小時過去全大堂的上座率也不過50%左右。老茶客楊婆婆介紹,以往的暑假,不少老人都會帶上小孫子喝早茶,早茶時段的酒樓大堂都要「加位」。   何姨說,現在每月花在早茶上的費用多了50多元。   茶客流行「AA制」   在不少酒樓都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不少茶客都是三五成群去歎早茶,而成群的茶客他們用「AA制」的方式。   在鴻福鮮酒家,鍾姨、葉婆婆、梁婆婆、李婆婆分別點了11元的排骨、5元的香茜餃以及6元的蘿蔔牛腩,合計22元,分攤後,平均每人付5.5元。鍾姨說,多人一起點,可嘗多款點心,還可以省錢。   川國演義一成菜加價   作爲廣州知名的川菜館,川國演義總經理鄭如師承認目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成本壓力,近期他們對約一成菜式加價20%。他說,川國演義的利潤與去年同期相比少了近一成半,成本上漲是事實,所以酒樓對5個性價比較高的菜式進行調價以平衡成本。「如果市場物價持續上漲,我們也只能考慮進一步調價」。   成本高出三至五成小餐館紛紛「執笠」   大型連鎖快餐店不同,近兩個月來不少小型餐館因承受不起高額成本而紛紛關門。   王先生是金沙洲附近一餐館的老板,他無奈地說:「現在生意難做,自從物價飛漲,近幾個月我餐廳的經營成本比往年高出3-5成!」他說,今年廣州豬肉、雞肉、魚肉、牛肉、雞蛋、米、油全部漲價,豬肉漲了5元,漲幅達7成;雞肉漲了2元,漲幅4成;魚肉漲幅2成,牛肉漲了1成,雞蛋漲了2成,連米和油都漲了2到3成。除了基本的食物原料飛漲,煤氣也要近百元一瓶,人工、租金也在提價。「我身邊很多同行都承受不住成本壓力,被迫提價30%,但卻因此流失一半的客人。我有三四個兄弟的餐館在這兩個月裏全部『執笠』(倒閉),分別位于洛溪大橋附近、梅花村、仲恺農業大學後門。現在有些就算沒關門的也是『死撐』。」王先生說。   新聞背景   中國快餐委員會:集體漲價涉嫌壟斷   繼全國方便面結盟漲價後,中國快餐業聯盟旋即于7月28日召集20多家中式快餐企業高層,探討行業性漲價事宜。據《上海證券報》報道,針對目前愈演愈烈的餐飲漲價風潮,中國快餐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崔明傑表示,由于各類餐飲企業測算原料上漲所帶來的成本壓力的標准並不統一,以行業大會達成20多家中式快餐企業的集體漲價行爲,不排除有行業壟斷的嫌疑。   在物價不斷飙升的今天,「結盟漲價」似乎成爲一種新的趨勢,廣大消費者成了「苦主」。   據行業人士的相關調研顯示,目前國內快餐行業市場尚未達到飽和狀態,快餐企業間的競爭並不激烈,他們目前所面臨的成本上漲壓力並不足以達到産品漲價的程度。   快餐價格對比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