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新疆薰衣草産品價格跳水50%

來源:互聯網  2007-08-10 06:02:42  評論

新疆伊犁州享有「中國薰衣草之鄉」的美譽,隨著薰衣草産業的逐步發展,薰衣草精油、化妝品等系列産品已讓越來越多的人感受到它的芬芳。

不過,疆內一些薰衣草生産加工企業今年卻高興不起來……

開辦薰衣草企業僅3個月,張敬忠就遭遇了新疆薰衣草産業發展以來的首次價格大跳水——薰衣草産品降價幅度達50%。

8月6日,在新疆國際大巴紮,記者找到了張敬忠的公司。在他的公司附近,銷售薰衣草産品的櫃台、門面很多,薰衣草産品從精油、睡枕到化妝品,種類繁多。

張敬忠告訴記者,據他了解,今年全疆新增了20多家生産薰衣草産品的公司。他的公司就是其一。與往年薰衣草産品熱銷的情形相比,今年薰衣草的市場反應讓他始料未及。

「去年一瓶10毫升裝的地産薰衣草純精油,其標價約80元,今年價格卻降到40元-50元;去年售價在百元左右的薰衣草系列化妝品,今年也降價一半。」張敬忠說,面臨價格低迷的薰衣草企業和商戶在首府不在少數。

據張敬忠介紹,去年這個時候,新疆國際大巴紮的一個薰衣草代理銷售點,平均每天能接待一個旅遊團隊,少則7人,多則10余人,一個團隊基本上能購買數百、上千元的薰衣草産品。因爲銷量好,當時一些代理銷售點不零售單瓶薰衣草産品,要買産品少則10瓶,多則上百瓶。

可是今年,旅遊團隊少了,只要遊客來買,「賣出一瓶算一瓶。」張敬忠感慨自己生不逢時。

「去年是銷售商圍著生産商轉,生産商足不出戶就能賺到錢;今年是生産商圍著銷售商轉,銷售商不光可以賒賬代理銷售,如果賣不出去,銷售商還會如數退貨,不承擔任何責任。」說起去年和今年的差別,張敬忠很無奈。

除了烏魯木齊市市場上的薰衣草産品價格跳水之外,記者近日在中國的薰衣草之鄉伊犁了解到,當地的薰衣草系列産品的價格比烏魯木齊市還低10%左右。

□背景鏈接

疆內薰衣草産品附加值偏低

目前,位于伊犁河谷的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農四師種植的薰衣草已達2.1萬畝,占全國薰衣草種植面積的90%以上。從去年開始,新疆薰衣草産業開始在産品深加工等方面下功夫。

但與國外相比,我國薰衣草産品的整體附加值仍然較低。據了解,疆內一家規模最大的香料生産企業去年的總産值不過300萬元。而在法國,每年因生産「薰衣草型香水」或舉辦相關活動,所獲收入便達30億歐元。

□焦點透視

供大于求薰衣草回歸本來價值

在很多人眼裏,新疆的薰衣草涉及化妝品、保健等高附加值行業,前景廣闊。在這種情況下,薰衣草産業爲什麽在今年遭遇了「寒流」。

8月6日,一位知情人士認爲,今年疆內旅遊市場的相對不景氣,讓依靠旅遊發展起來的薰衣草産業跟著冷清了。

遊客少薰衣草供大于求

據有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新疆接待的遊客量同比下降約50%,其中,那拉提景區接待遊客量同比下降30%左右。與此同時,新疆薰衣草生産企業在去年40余家的基礎上,今年又新增了20余家。

一方面是旅遊市場的不景氣,另一方面是薰衣草企業的快速增長,供大于求的市場狀況讓薰衣草産品價格大幅下降。但有業內人士認爲,現在的薰衣草産品價格是回歸了本來價值。

據知情人士透露,薰衣草産品開發獲得的利潤很高。比如,一瓶10毫升裝的薰衣草純精油,從種植戶手中購買的原油成本不到10元,再加上包裝、運費等,其成本可以控制在25元以內,在市場上則能賣到80元左右,利潤在200%。薰衣草化妝品利潤更高一些。

良莠不齊引發價格亂象

正因爲利潤空間大,在今年薰衣草産業冷清的情況下,薰衣草市場價格混亂的情況也推動降價風潮從伊犁蔓延到首府。

8月初,記者在伊犁薰衣草産地采訪時發現,一些農戶在路邊出售薰衣草精油。這些精油包裝粗糙,精油上雖有瓶標,但無聯系方式、廠名等,也無技術監督部門的質檢證書、生産許可證。記者問價,10毫升裝的精油開價20元,再一砍價,10元也可以買上。

伊犁伊帕爾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陳彩華告訴記者,用幾滴精油加酒精或香料甚至加色拉油調配出來的純精油,在伊犁市場上屢禁不止,這不僅擾亂了伊犁薰衣草市場,還對整個産業以及消費者的利益帶來損害。

□産業分析

品牌企業加快整合腳步

記者近日獲悉,針對目前疆內薰衣草市場存在的問題,伊犁州薰衣草協會已將薰衣草行業的規範事宜提上議事日程。

據了解,目前新疆薰衣草市場的總産值近億元,其生産企業總體上分爲四個層次:

投資額、産值在數千萬元的公司屬于第一層次;投資在數百萬元、産值上升至上千萬元的成長性公司屬于第二層次;投資幾十萬元左右的小型民營公司屬第三層次;靠手工作坊加工薰衣幹草、粗制精油的一些農戶屬于第四層次。

四個層次的薰衣草生産格局是目前我區薰衣草市場價格混亂的主要原因。

爲規範市場,伊犁州從今年5月起就針對伊犁州薰衣草企業進行了專項檢查,結果發現,在伊犁州取得合法生産許可證的薰衣草企業只有8家。

在規範市場的同時,伊犁州的薰衣草企業也開始了自身的整合行動。

據悉,農四師伊帕爾汗公司整合了同屬于農四師旗下的遠新和紫玉兩個薰衣草品牌企業。業內人士認爲,整合的結果是讓伊帕爾汗既避免了與同門師弟競爭,同時也彰顯出伊帕爾汗的品牌價值。

據伊犁伊帕爾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陳彩華介紹,目前,公司的薰衣草産品只在全國範圍內的100余家專賣店裏銷售,其産品價格要比其它同類品牌的價格高出50%左右,産品最遠已銷往俄羅斯和新加坡。即便在今年旅遊相對不景氣的形勢下,公司的薰衣草産品銷量仍與去年持平。

據了解,我區的薰衣草系列産品在國內外化妝品及醫藥市場上非常緊俏,許多品牌的薰衣草系列産品已成功打入北京、上海、阿拉木圖等市場。

作爲朝陽産業,我區薰衣草産業也面臨發展「瓶頸」。我區薰衣草精油過去主要以粗油産品形式出口,通過中間商長期低價轉賣出口到法國,經法國整理加工後高價返銷我國。

香薰福娃「選料」新疆薰衣草

7日,由新疆伊人薰衣草開發有限公司和福建晉江一家奧運玩具特許生産商合作開發的毛絨玩具——香薰福娃,正式通過2008年北京奧運會奧組委評審。新疆薰衣草首次成爲奧運會吉祥物填充物。

據新疆伊人薰衣草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玉清介紹,香薰福娃是從去年開始申報的,首期合作資金達上百萬元,首批200公斤的薰衣草已空運到晉江,生産香薰福娃,這也是新疆薰衣草首次打入奧運市場。

福建晉江的這家玩具企業負責人表示,這次合作不但可以增加福娃的銷售量,還大大提高了新疆薰衣草的知名度。

新疆伊犁州享有「中國薰衣草之鄉」的美譽,隨著薰衣草産業的逐步發展,薰衣草精油、化妝品等系列産品已讓越來越多的人感受到它的芬芳。 不過,疆內一些薰衣草生産加工企業今年卻高興不起來…… 開辦薰衣草企業僅3個月,張敬忠就遭遇了新疆薰衣草産業發展以來的首次價格大跳水——薰衣草産品降價幅度達50%。 8月6日,在新疆國際大巴紮,記者找到了張敬忠的公司。在他的公司附近,銷售薰衣草産品的櫃台、門面很多,薰衣草産品從精油、睡枕到化妝品,種類繁多。 張敬忠告訴記者,據他了解,今年全疆新增了20多家生産薰衣草産品的公司。他的公司就是其一。與往年薰衣草産品熱銷的情形相比,今年薰衣草的市場反應讓他始料未及。 「去年一瓶10毫升裝的地産薰衣草純精油,其標價約80元,今年價格卻降到40元-50元;去年售價在百元左右的薰衣草系列化妝品,今年也降價一半。」張敬忠說,面臨價格低迷的薰衣草企業和商戶在首府不在少數。 據張敬忠介紹,去年這個時候,新疆國際大巴紮的一個薰衣草代理銷售點,平均每天能接待一個旅遊團隊,少則7人,多則10余人,一個團隊基本上能購買數百、上千元的薰衣草産品。因爲銷量好,當時一些代理銷售點不零售單瓶薰衣草産品,要買産品少則10瓶,多則上百瓶。 可是今年,旅遊團隊少了,只要遊客來買,「賣出一瓶算一瓶。」張敬忠感慨自己生不逢時。 「去年是銷售商圍著生産商轉,生産商足不出戶就能賺到錢;今年是生産商圍著銷售商轉,銷售商不光可以賒賬代理銷售,如果賣不出去,銷售商還會如數退貨,不承擔任何責任。」說起去年和今年的差別,張敬忠很無奈。 除了烏魯木齊市市場上的薰衣草産品價格跳水之外,記者近日在中國的薰衣草之鄉伊犁了解到,當地的薰衣草系列産品的價格比烏魯木齊市還低10%左右。 □背景鏈接 疆內薰衣草産品附加值偏低 目前,位于伊犁河谷的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農四師種植的薰衣草已達2.1萬畝,占全國薰衣草種植面積的90%以上。從去年開始,新疆薰衣草産業開始在産品深加工等方面下功夫。 但與國外相比,我國薰衣草産品的整體附加值仍然較低。據了解,疆內一家規模最大的香料生産企業去年的總産值不過300萬元。而在法國,每年因生産「薰衣草型香水」或舉辦相關活動,所獲收入便達30億歐元。 □焦點透視 供大于求薰衣草回歸本來價值 在很多人眼裏,新疆的薰衣草涉及化妝品、保健等高附加值行業,前景廣闊。在這種情況下,薰衣草産業爲什麽在今年遭遇了「寒流」。 8月6日,一位知情人士認爲,今年疆內旅遊市場的相對不景氣,讓依靠旅遊發展起來的薰衣草産業跟著冷清了。 遊客少薰衣草供大于求 據有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新疆接待的遊客量同比下降約50%,其中,那拉提景區接待遊客量同比下降30%左右。與此同時,新疆薰衣草生産企業在去年40余家的基礎上,今年又新增了20余家。 一方面是旅遊市場的不景氣,另一方面是薰衣草企業的快速增長,供大于求的市場狀況讓薰衣草産品價格大幅下降。但有業內人士認爲,現在的薰衣草産品價格是回歸了本來價值。 據知情人士透露,薰衣草産品開發獲得的利潤很高。比如,一瓶10毫升裝的薰衣草純精油,從種植戶手中購買的原油成本不到10元,再加上包裝、運費等,其成本可以控制在25元以內,在市場上則能賣到80元左右,利潤在200%。薰衣草化妝品利潤更高一些。 良莠不齊引發價格亂象 正因爲利潤空間大,在今年薰衣草産業冷清的情況下,薰衣草市場價格混亂的情況也推動降價風潮從伊犁蔓延到首府。 8月初,記者在伊犁薰衣草産地采訪時發現,一些農戶在路邊出售薰衣草精油。這些精油包裝粗糙,精油上雖有瓶標,但無聯系方式、廠名等,也無技術監督部門的質檢證書、生産許可證。記者問價,10毫升裝的精油開價20元,再一砍價,10元也可以買上。 伊犁伊帕爾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陳彩華告訴記者,用幾滴精油加酒精或香料甚至加色拉油調配出來的純精油,在伊犁市場上屢禁不止,這不僅擾亂了伊犁薰衣草市場,還對整個産業以及消費者的利益帶來損害。 □産業分析 品牌企業加快整合腳步 記者近日獲悉,針對目前疆內薰衣草市場存在的問題,伊犁州薰衣草協會已將薰衣草行業的規範事宜提上議事日程。 據了解,目前新疆薰衣草市場的總産值近億元,其生産企業總體上分爲四個層次: 投資額、産值在數千萬元的公司屬于第一層次;投資在數百萬元、産值上升至上千萬元的成長性公司屬于第二層次;投資幾十萬元左右的小型民營公司屬第三層次;靠手工作坊加工薰衣幹草、粗制精油的一些農戶屬于第四層次。 四個層次的薰衣草生産格局是目前我區薰衣草市場價格混亂的主要原因。 爲規範市場,伊犁州從今年5月起就針對伊犁州薰衣草企業進行了專項檢查,結果發現,在伊犁州取得合法生産許可證的薰衣草企業只有8家。 在規範市場的同時,伊犁州的薰衣草企業也開始了自身的整合行動。 據悉,農四師伊帕爾汗公司整合了同屬于農四師旗下的遠新和紫玉兩個薰衣草品牌企業。業內人士認爲,整合的結果是讓伊帕爾汗既避免了與同門師弟競爭,同時也彰顯出伊帕爾汗的品牌價值。 據伊犁伊帕爾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陳彩華介紹,目前,公司的薰衣草産品只在全國範圍內的100余家專賣店裏銷售,其産品價格要比其它同類品牌的價格高出50%左右,産品最遠已銷往俄羅斯和新加坡。即便在今年旅遊相對不景氣的形勢下,公司的薰衣草産品銷量仍與去年持平。 據了解,我區的薰衣草系列産品在國內外化妝品及醫藥市場上非常緊俏,許多品牌的薰衣草系列産品已成功打入北京、上海、阿拉木圖等市場。 作爲朝陽産業,我區薰衣草産業也面臨發展「瓶頸」。我區薰衣草精油過去主要以粗油産品形式出口,通過中間商長期低價轉賣出口到法國,經法國整理加工後高價返銷我國。 香薰福娃「選料」新疆薰衣草 7日,由新疆伊人薰衣草開發有限公司和福建晉江一家奧運玩具特許生産商合作開發的毛絨玩具——香薰福娃,正式通過2008年北京奧運會奧組委評審。新疆薰衣草首次成爲奧運會吉祥物填充物。 據新疆伊人薰衣草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玉清介紹,香薰福娃是從去年開始申報的,首期合作資金達上百萬元,首批200公斤的薰衣草已空運到晉江,生産香薰福娃,這也是新疆薰衣草首次打入奧運市場。 福建晉江的這家玩具企業負責人表示,這次合作不但可以增加福娃的銷售量,還大大提高了新疆薰衣草的知名度。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