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豔舞舞男 另類生存狀態

來源:互聯網  2007-08-11 04:22:24  評論

王朝网络

這是一群在夜色中妩媚妖娆的「精靈」,在迷幻燈光中,身著性感服裝,用誇張的肢體語言撩撥現場每一個人心中的欲火。不到一平方米的舞台成爲了這些酒吧領舞者的生存世界。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大多只有初中或小學文化,背景不同,年齡各異,爲了各自的目的,他們在黑暗中抛棄了自尊。這些舞男舞女是什麽樣的生存狀態?他們的內心世界又是如何?日前,記者探秘了這些酒吧領舞者光鮮而又尴尬的生活。

符小彬在酒吧做舞男已經有兩年多。他給人的第一感覺很陽光,讓人無法聯想到,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酒吧舞台上那個性感猛男。

一個月前,我曾在酒吧看過符小彬的表演。在酒吧昏暗的燈光中,彌漫著嗆人的煙味、汗味和說不出的怪味,僅穿一條內褲的符小彬與兩位性感美女,在強烈的音樂節拍中貼面對舞,還不時用上皮鞭、鐵鏈、椅子等道具,兩個人不時做出大膽張狂的動作,用身體將彼此的欲望糾纏在一起。隨著音樂節拍加速,性感美女薄薄的衣衫,在符小彬熟練的動作下隨之剝落,這時舞台成爲了他們演繹生活的平台。符小彬告訴記者,他現在已經不跳這種豔舞了,改跳鋼管舞。

停不下賺錢的腳步

符小彬學的是旅遊,畢業那年海南的旅遊市場不是很景氣,很難找到一份令他滿意的工作。符小彬的家在樂東縣的一個小山村,父母都是農民。當年符小彬讀書的錢都是父母跟親戚借來的。爲了還債,符小彬做過服務員、潛水教練等工作,但是那一點點可憐的薪水對于債台高壘的家境來說,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符小彬告訴記者,他小時候就非常喜歡跳舞,學校的文藝演出每次都少不了他。符小彬的舞蹈跳得很棒,同學都以爲他受過舞蹈培訓,其實只是天賦而已。一次偶然讓符小彬走進了酒吧領舞者這個行業。「有一天,我跟朋友去酒吧玩,被朋友推上舞台跳舞,不巧就被酒吧老板看中了。

「一開始是跳群舞,後來老板讓我一個人跳,並且動作要性感、張狂。最初的時候,我很害怕碰到熟人或者同學,那樣會很尴尬。但後來也想開了,畢竟這個職業收入很豐厚,像我們這樣家庭背景的人,誰在這個年齡會有這樣的收入?其實我心裏也很清楚,我們幹這行吃的是青春飯,所以要趁著年輕時多賺一些,爲以後打算。」符小彬說。

符小彬告記者,在酒吧跳了幾年舞,現在他的身體很虛弱。「酒吧裏渾濁的空氣讓人呼吸後覺得很難受,每晚回到家,我的鼻孔都是黑黑的,由于常年晚睡,我患了很嚴重的失眠症。」符小彬說,他不能放棄這個職業,家裏正在蓋房急需用錢,他今年已經給家裏寄了8萬元,上個月他還給在廣州打工的哥哥彙了2000元,妹妹上學也需要錢,他沒辦法停下來。符小彬現在最大的心願是多掙些錢給哥哥結婚用,另外,他想給買一台農用車給哥哥開,這樣哥哥就不用到省外打工受罪了。

拒絕富婆包養

在這個圈裏,跳鋼管舞或豔舞的男性不是很多,所以待遇方面相對比女性領舞者好一些。符小彬告訴記者,現在他每天晚上跳3場,每場大概四五分鍾,從晚上10點半開始,一直到12點結束,一天能掙350元,一個月下來就有上萬元收入。入行兩年多來,符小彬把全國各地跑了個遍,「幹這行非常現實,哪掙錢多就往哪裏去。」

這行還打算幹多久,符小彬心裏也沒有確切的打算,他歎了口氣淡淡地說:「可能再幹兩年吧,因爲這行豐厚的收入實在是一種很大的誘惑。」符小彬現在談了個女朋友,他們是在酒吧認識的,她跟他從事同樣的職業。可是對于愛情的歸宿,符小彬似乎沒有信心。「我對這份感情從不敢抱有任何奢望,幹我們這行的女孩都很現實,因爲她見的有錢人實在太多了。另外,自己還要經常要忍受她陪客人喝酒的痛苦,如果不讓她幹,她就會說那你給我錢啊,這一下我就沒話說了。一想到結婚我挺害怕的,我不想在這個圈子裏找未來的妻子,但找別人的話,她要是知道了我的職業可能會瞧不起我,現在我心裏矛盾得很。」

「幹我們這行,別人休閑時,我們卻在工作,壓力不是來自工作強度,而是心理。」符小彬告訴記者,爲了緩解心理失衡,在平日的生活中,他更喜歡用做飯、遊泳來調解自己。

「曾經有一個富婆想包養我,但被我拒絕了,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複雜。」符小彬說。

看了本文的人還看了 :

·女人偷情後的外表特征

·床上「猛男」的四大標准

·世間不去偷腥的7種男人

·三技巧讓男人露得更性感

·找性伴侶需做的心理准備

·九個理由讓你愛上做早操

(責任編輯:周楠)

[url=/bbs/detail_986602.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sex/1186777341986.jpg[/img][/url]   這是一群在夜色中妩媚妖娆的「精靈」,在迷幻燈光中,身著性感服裝,用誇張的肢體語言撩撥現場每一個人心中的欲火。不到一平方米的舞台成爲了這些酒吧領舞者的生存世界。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大多只有初中或小學文化,背景不同,年齡各異,爲了各自的目的,他們在黑暗中抛棄了自尊。這些舞男舞女是什麽樣的生存狀態?他們的內心世界又是如何?日前,記者探秘了這些酒吧領舞者光鮮而又尴尬的生活。   符小彬在酒吧做舞男已經有兩年多。他給人的第一感覺很陽光,讓人無法聯想到,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酒吧舞台上那個性感猛男。   一個月前,我曾在酒吧看過符小彬的表演。在酒吧昏暗的燈光中,彌漫著嗆人的煙味、汗味和說不出的怪味,僅穿一條內褲的符小彬與兩位性感美女,在強烈的音樂節拍中貼面對舞,還不時用上皮鞭、鐵鏈、椅子等道具,兩個人不時做出大膽張狂的動作,用身體將彼此的欲望糾纏在一起。隨著音樂節拍加速,性感美女薄薄的衣衫,在符小彬熟練的動作下隨之剝落,這時舞台成爲了他們演繹生活的平台。符小彬告訴記者,他現在已經不跳這種豔舞了,改跳鋼管舞。   停不下賺錢的腳步   符小彬學的是旅遊,畢業那年海南的旅遊市場不是很景氣,很難找到一份令他滿意的工作。符小彬的家在樂東縣的一個小山村,父母都是農民。當年符小彬讀書的錢都是父母跟親戚借來的。爲了還債,符小彬做過服務員、潛水教練等工作,但是那一點點可憐的薪水對于債台高壘的家境來說,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符小彬告訴記者,他小時候就非常喜歡跳舞,學校的文藝演出每次都少不了他。符小彬的舞蹈跳得很棒,同學都以爲他受過舞蹈培訓,其實只是天賦而已。一次偶然讓符小彬走進了酒吧領舞者這個行業。「有一天,我跟朋友去酒吧玩,被朋友推上舞台跳舞,不巧就被酒吧老板看中了。   「一開始是跳群舞,後來老板讓我一個人跳,並且動作要性感、張狂。最初的時候,我很害怕碰到熟人或者同學,那樣會很尴尬。但後來也想開了,畢竟這個職業收入很豐厚,像我們這樣家庭背景的人,誰在這個年齡會有這樣的收入?其實我心裏也很清楚,我們幹這行吃的是青春飯,所以要趁著年輕時多賺一些,爲以後打算。」符小彬說。   符小彬告記者,在酒吧跳了幾年舞,現在他的身體很虛弱。「酒吧裏渾濁的空氣讓人呼吸後覺得很難受,每晚回到家,我的鼻孔都是黑黑的,由于常年晚睡,我患了很嚴重的失眠症。」符小彬說,他不能放棄這個職業,家裏正在蓋房急需用錢,他今年已經給家裏寄了8萬元,上個月他還給在廣州打工的哥哥彙了2000元,妹妹上學也需要錢,他沒辦法停下來。符小彬現在最大的心願是多掙些錢給哥哥結婚用,另外,他想給買一台農用車給哥哥開,這樣哥哥就不用到省外打工受罪了。   拒絕富婆包養   在這個圈裏,跳鋼管舞或豔舞的男性不是很多,所以待遇方面相對比女性領舞者好一些。符小彬告訴記者,現在他每天晚上跳3場,每場大概四五分鍾,從晚上10點半開始,一直到12點結束,一天能掙350元,一個月下來就有上萬元收入。入行兩年多來,符小彬把全國各地跑了個遍,「幹這行非常現實,哪掙錢多就往哪裏去。」   這行還打算幹多久,符小彬心裏也沒有確切的打算,他歎了口氣淡淡地說:「可能再幹兩年吧,因爲這行豐厚的收入實在是一種很大的誘惑。」符小彬現在談了個女朋友,他們是在酒吧認識的,她跟他從事同樣的職業。可是對于愛情的歸宿,符小彬似乎沒有信心。「我對這份感情從不敢抱有任何奢望,幹我們這行的女孩都很現實,因爲她見的有錢人實在太多了。另外,自己還要經常要忍受她陪客人喝酒的痛苦,如果不讓她幹,她就會說那你給我錢啊,這一下我就沒話說了。一想到結婚我挺害怕的,我不想在這個圈子裏找未來的妻子,但找別人的話,她要是知道了我的職業可能會瞧不起我,現在我心裏矛盾得很。」   「幹我們這行,別人休閑時,我們卻在工作,壓力不是來自工作強度,而是心理。」符小彬告訴記者,爲了緩解心理失衡,在平日的生活中,他更喜歡用做飯、遊泳來調解自己。   「曾經有一個富婆想包養我,但被我拒絕了,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複雜。」符小彬說。 看了本文的人還看了 :   ·女人偷情後的外表特征   ·床上「猛男」的四大標准   ·世間不去偷腥的7種男人   ·三技巧讓男人露得更性感   ·找性伴侶需做的心理准備   ·九個理由讓你愛上做早操 (責任編輯:周楠)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