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男人,你爲何要驗妻?

來源:互聯網  2007-08-11 04:23:35  評論

王朝网络

最近發生在朋友身上的事情。朋友出差三個月,沒到規定回來的時間,老板臨時安排他回到總部取文件,第二天要在上午趕回去。他下了飛機想還有時間,就回到家,快到家門口,他想給妻子一個驚喜,他用手機打電話給妻子,妻子撒嬌說自己在朋友處玩。他有些失望,沒能實現給她驚喜的目的,只好告訴她自己已經到了家門口,她啊了一聲,說不出是驚喜還是恐懼,他只感覺她怪怪的。他讓她快點回來。他悻悻地用鑰匙打開家門,讓他震驚的是家中淩亂,一個男人的緊張地穿衣服,妻子蓬頭垢面,臥室、房間的一切迹象已經說明了許多事情。語言和憤怒已經沒有什麽用處了。朋友心頭一緊,坐在沙發上。妻子趕緊示意那個男人走,自己去哄老公。朋友麻木了,一言不語。妻子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賠禮道歉,指天發誓再不敢了。電視裏還在放著黃色錄像,朋友好辦天站起來把電視關了。朋友問妻子多長時間了,妻子說兩個星期了,是個網絡朋友。朋友憤怒地說,每天我們晚上通話一個多小時,難道你是躺在他懷裏和我說話?妻子不言語。朋友憤怒了,一腳把她踢倒說:我再回來的時候,我不想再見到你在這個肮髒的家裏。他從公文包取出一張紙簽上自己的名字,把結婚證書找出來一撕兩半。「你自己寫吧」。朋友當天在單位取了文件,直接去了機場。

新婚之夜第二天,薛裏征東一去十八年。十八年,生死不知,兩地同月不知道生死,兩地茫然。十八年後,他衣錦還鄉,已經做了「大官」的他,他回到家鄉後,在村口換下官服,穿上討飯人的衣服,想回家驗證一下妻子是否變心。

十八年,人生有幾個十八年?他在外也是夜思夢想自己的妻子,做了「大官」也不忘記回來看望和接自己的妻子,按說也是對婚姻和愛情的操守,其精神也是難能可貴的。驗證妻子似乎有情理說不過去的地方,正是這個驗證,才使這出戲有了意義。

薛裏走到村口,見到一個老夫人背著一捆柴,很吃力往村子裏走。他走上前去幫助,邊走他們邊說話,他問老夫人一些家鄉舊人舊事,老夫人一一解答,問著問著他開始細細端詳老夫人,他認出老夫人就是自己的妻子,真是心有說不出的情感。他想認妻子,又想她會不會變心。世事如棋,變化多。況且人心久易生變啊!他問老夫人,爲什麽自己去打柴,沒子女和丈夫嗎?老夫人歎氣說,自己有丈夫已經走了十八年,十八年杳無音信。自己一個人生活,孤苦伶仃,思念、孤獨、擔心、寂寞千般苦楚和淒涼。他忍著淚問,那爲什麽不找一個老伴啊,老夫人說,生是薛家人,死是薛家鬼。他心裏一陣欣喜,一陣愧疚。他戲弄妻子說,自己也孤苦伶仃,願意和老夫人白頭偕老,共渡晚年。老夫人聽了譴責他,說他不是好人。他見妻子如此堅貞,感動的跪在妻子面前,承認自己就是她晝思夜想的薛裏,妻子喜出望外,仔細端詳自己的丈夫,痛哭不止。十八年的日日夜夜,十八年的思念和牽挂,十八年有太多的變故和滄桑。

十八年與三個月都是等待,都是孤獨,都是寂寞,其結果不一樣。

女人的忠誠、忠貞似乎是做一個好女人必要的條件。古代大多都是明媒正娶,要的是個名聲,大多都是不認不識,入了洞房就是一家人,生一堆孩子,白頭到老,很少聽說休妻子的,更少有紅杏出牆的事情發生。都說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牢靠的,那麽古代它怎麽就牢靠了呐?分析來分析去,無外乎古代法律基礎薄弱,靠的是道德維護。

道德是衡量人的唯一的水准。法律是維護秩序的東西,對道德只起到強制性的約束,這種約束有時候也是不顯著的。

那麽現在爲什麽離婚的多,出牆的多,入牆的多?過去是有沒感情基礎做理由的,現在你敢說沒感情基礎?在認識過程中,開始和結束都是自己情願的。其原因不還是道德貶值、攙雜了水分?

看了本文的人還看了 :

·男人相信「枕邊和好」?

·悖論:男女談乳房的吸引

·她們調侃的男人是你嗎?

·世間不去偷腥的7種男人

·讓女人討厭做愛的5種情況

·女人偷情後的外表特征

(責任編輯:周楠)

[url=/bbs/detail_986610.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sex/1186777414501.jpg[/img][/url]   最近發生在朋友身上的事情。朋友出差三個月,沒到規定回來的時間,老板臨時安排他回到總部取文件,第二天要在上午趕回去。他下了飛機想還有時間,就回到家,快到家門口,他想給妻子一個驚喜,他用手機打電話給妻子,妻子撒嬌說自己在朋友處玩。他有些失望,沒能實現給她驚喜的目的,只好告訴她自己已經到了家門口,她啊了一聲,說不出是驚喜還是恐懼,他只感覺她怪怪的。他讓她快點回來。他悻悻地用鑰匙打開家門,讓他震驚的是家中淩亂,一個男人的緊張地穿衣服,妻子蓬頭垢面,臥室、房間的一切迹象已經說明了許多事情。語言和憤怒已經沒有什麽用處了。朋友心頭一緊,坐在沙發上。妻子趕緊示意那個男人走,自己去哄老公。朋友麻木了,一言不語。妻子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賠禮道歉,指天發誓再不敢了。電視裏還在放著黃色錄像,朋友好辦天站起來把電視關了。朋友問妻子多長時間了,妻子說兩個星期了,是個網絡朋友。朋友憤怒地說,每天我們晚上通話一個多小時,難道你是躺在他懷裏和我說話?妻子不言語。朋友憤怒了,一腳把她踢倒說:我再回來的時候,我不想再見到你在這個肮髒的家裏。他從公文包取出一張紙簽上自己的名字,把結婚證書找出來一撕兩半。「你自己寫吧」。朋友當天在單位取了文件,直接去了機場。   新婚之夜第二天,薛裏征東一去十八年。十八年,生死不知,兩地同月不知道生死,兩地茫然。十八年後,他衣錦還鄉,已經做了「大官」的他,他回到家鄉後,在村口換下官服,穿上討飯人的衣服,想回家驗證一下妻子是否變心。   十八年,人生有幾個十八年?他在外也是夜思夢想自己的妻子,做了「大官」也不忘記回來看望和接自己的妻子,按說也是對婚姻和愛情的操守,其精神也是難能可貴的。驗證妻子似乎有情理說不過去的地方,正是這個驗證,才使這出戲有了意義。   薛裏走到村口,見到一個老夫人背著一捆柴,很吃力往村子裏走。他走上前去幫助,邊走他們邊說話,他問老夫人一些家鄉舊人舊事,老夫人一一解答,問著問著他開始細細端詳老夫人,他認出老夫人就是自己的妻子,真是心有說不出的情感。他想認妻子,又想她會不會變心。世事如棋,變化多。況且人心久易生變啊!他問老夫人,爲什麽自己去打柴,沒子女和丈夫嗎?老夫人歎氣說,自己有丈夫已經走了十八年,十八年杳無音信。自己一個人生活,孤苦伶仃,思念、孤獨、擔心、寂寞千般苦楚和淒涼。他忍著淚問,那爲什麽不找一個老伴啊,老夫人說,生是薛家人,死是薛家鬼。他心裏一陣欣喜,一陣愧疚。他戲弄妻子說,自己也孤苦伶仃,願意和老夫人白頭偕老,共渡晚年。老夫人聽了譴責他,說他不是好人。他見妻子如此堅貞,感動的跪在妻子面前,承認自己就是她晝思夜想的薛裏,妻子喜出望外,仔細端詳自己的丈夫,痛哭不止。十八年的日日夜夜,十八年的思念和牽挂,十八年有太多的變故和滄桑。   十八年與三個月都是等待,都是孤獨,都是寂寞,其結果不一樣。   女人的忠誠、忠貞似乎是做一個好女人必要的條件。古代大多都是明媒正娶,要的是個名聲,大多都是不認不識,入了洞房就是一家人,生一堆孩子,白頭到老,很少聽說休妻子的,更少有紅杏出牆的事情發生。都說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牢靠的,那麽古代它怎麽就牢靠了呐?分析來分析去,無外乎古代法律基礎薄弱,靠的是道德維護。   道德是衡量人的唯一的水准。法律是維護秩序的東西,對道德只起到強制性的約束,這種約束有時候也是不顯著的。   那麽現在爲什麽離婚的多,出牆的多,入牆的多?過去是有沒感情基礎做理由的,現在你敢說沒感情基礎?在認識過程中,開始和結束都是自己情願的。其原因不還是道德貶值、攙雜了水分? 看了本文的人還看了 :   ·男人相信「枕邊和好」?   ·悖論:男女談乳房的吸引   ·她們調侃的男人是你嗎?   ·世間不去偷腥的7種男人   ·讓女人討厭做愛的5種情況   ·女人偷情後的外表特征 (責任編輯:周楠)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