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不可抗拒的巨大誘惑:中國需要控制馬六甲海峽嗎?

來源:互聯網  2007-09-22 05:03:46  評論

正方在文章中的大致觀點是:中國的安全必須立足于自己,不能指望別人的恩賜。面對馬六甲海峽地區複雜的海上安全形勢,中國應做好必要的應對准備。而要保護海運航線安全,其方法可較簡明地分爲清除威脅、遏制威脅、防範威脅、規避威脅四大類。

反方在文章的大致觀點是:對馬六甲海峽不能輕言控制。其一,中國與東盟是朋友、兄弟,沒有根本的國家利益沖突。其二,中國保障海運安全的著眼點是全球海洋,而不是個別水道。其三,中國保障海運安全的基點是全面合作,而非單邊行動,更不是軍事幹涉。

這裏要說明的是,雙方文章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生印度、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五國的軍事演習。從演習的戰略意圖上看,以及自科索沃戰爭美國民主黨政府創造的「弱化主權、國際幹預」的模式上看,美、日及西方在一旦台海發生沖突時,會不會采取不直接介入而是采取臨檢、封鎖中東——印度洋——南中國海中國的海上貿易和戰略物資的通道呢?如果這樣我們有什麽樣的對策呢?大家可以參與討論。關于「中國海軍要不要控制馬六甲海峽?」雜志的四面文章中,PK雙方至少提供了一些素材和觀點。

下面是我在五國演習前一天給新華社《環球》雜志寫的一篇文章,大家也可以作參考。

鬼魅的五國軍事演習

9月4日,在扼守馬六甲海峽的孟加拉灣海面上,來自印度、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五國海軍的30多艘艦船將展開和平時期在印度洋地區上最大的一次軍事演習。

值得注意的是,參與演習的美國、日本媒體都在或明或暗地指出,這次演習有防範中國的意圖。然而,參加演習的五國高官,卻幾乎異口同聲地聲稱這次演習絲毫沒有防範中國的意圖。而這也許恰恰是這次演習的鬼魅之處。

這次演習的地點是位于印度東部海軍司令部所在地的維沙卡帕特南港口與安達曼"尼科巴群島之間的水域。安達曼"尼科巴群島位于孟加拉灣東側,在戰略上與印度次大陸主體形成環抱孟加拉灣之勢,這個由204個島嶼組成的群島不僅爲印度本土提供了1000多公裏的防禦縱深,而且其緊鄰馬六甲海峽西北出口的地理位置,也爲印度提供了難以替代的戰略籌碼。

安達曼"尼科巴群島由北部的安達曼群島和尼科巴群島組成,島上最大的港口——布萊爾港位于南安達曼島東海岸的羅斯島地區,從1973年開始,印度開始在此修建海軍基地。1987年印度從日本引進了一座3萬噸級的浮動船塢,並建成了深水港,可駐泊8000噸級的艦船。港口有南北兩個共艦船出入的航道,同時港區附近還有一個中型機場。應該說,布萊爾港現在建成了設備齊全的永久性防禦工事和後勤保障設施的具有遠海作戰能力的綜合性軍事基地。

在這次演習中,美國創紀錄地派出了13艘艦船參加演習,其中包括「尼米茲」號航母、「小鷹」號航母、「芝加哥」號核動力潛艇、兩艘「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和6艘「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而指揮這次演習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克勞德中將,除了要訪問印度第四大城市欽奈外,將于6日抵達布萊爾港,並一直在那裏停留到8日演習結束。

布萊爾港距印度本土的加爾各達1255公裏,東南距蘇門達臘島550公裏,而東北距緬甸和東南距馬六甲海峽出口也就只有500公裏左右。對于印度而言,布萊爾港——這個向西控制孟加拉灣向東可卡住馬六甲海峽的海軍基地,可以說在東印度上最重要的戰略支撐點。而如今,率領個航母打擊群重兵的美國第七艦隊司令就在這個支撐點上指揮著他的艦隊,這難道是印度對美國原諒了它1998年5月在拉賈斯坦邦博格侖沙漠點燃核火「罪孽」的一次回報嗎?當然,在馬六甲海峽另外一個出口——新加坡的樟宜基地,早已是第七艦隊航母的棲息之地了。

如果按照「9"11」後美國要控制伊斯蘭向東南亞延伸的「星月地帶」的地緣戰略解釋,美國海軍航母在馬六甲海峽兩端尋求停泊點,顯然是要進一步控制同爲穆斯林國家的馬來西亞和印尼,但是從1789年就占領安達曼"尼科巴群島並將此作爲政治犯流放地的英國人似乎並不這麽認爲,正如英國廣播公司在這次鬼魅的演習開始前評論的那樣:「冷戰也許不會回來,但是隨著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貿易與安全關系日益緊張,一陣冷風似乎正在伴隨著亞洲重新進行戰略結盟的調整吹拂著整個亞洲」。而美國的《新聞周刊》一篇題爲《亞洲危險的分裂》的評論中更直接地指出:這次馬拉巴爾演習的地點經過精心選擇顯然是要向中國發出一個明確信號:也就是美國和其盟友們能夠瓦解北京的「珍珠鏈條」戰略,而中國方面顯然也已收到這一信息。

事實上,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次五國演習也許有另外的意圖解釋。比如,隨著美國國內對從伊拉克撤軍呼聲的增高,伊朗核問題讓美國欲打不成欲談不成的尴尬,以及阿富汗塔利班的卷土重來,在大部分盟國從伊拉克的撤出,美國必須要尋找一條從海上通往阿拉伯海、波斯灣的走廊。這樣美國本土——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印度,自然就成了一條理想的軍事運輸和戰略物資運輸的航線。同時,印度作爲瀕臨阿拉伯海的國家,在阿拉伯海沿岸畢竟擁有科欽、加爾瓦爾、果阿、孟買等海軍基地和港口,特別是在加爾瓦爾新建的被稱爲「海鳥」的海軍基地,是南亞最大的海軍基地。以此基地爲依托進入波斯灣既可以防止伊朗的地地導彈的打擊,也可以防止萬一海灣國家懼怕伊朗象伊拉克戰爭期間土爾其一樣變臉。但是爲什麽在美國中東政策受挫之時,作爲美國在伊拉克問題上堅定的支持者澳大利亞和日本與美國一起選擇了印度作爲防務合作夥伴時,媒體卻偏偏都認爲這是針對亞洲的中國呢?

當然,印度由于與巴基斯坦接壤並積怨甚深,同時印度同樣需要來自中東的油氣資源,不願意得罪包括馬來西亞和印尼的穆斯林世界,也可能是一個原因。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次演習日本只派出了兩艘驅逐艦,而澳大利亞派也派出了一艘護衛艦與一艘油輪。但是這個西方7國集團中的「大佬」卻非常認真地注意在演習前的協調工作。

先是在7月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納爾遜提出了五國防務合作的政策框架。8月,澳大利亞海軍司令阿爾德將軍訪問了印度,雙方共同就演習與防務合作的具體細節和機制進行了討論。幾天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又抵達新德裏,並提出假如印度同意啓動「亞洲自由之弧提供民主的防波堤以對抗潛在的非民主國家」的話,日本願意提供印度充足的經濟與商業資助。正當安倍准備動身離開新德裏時,日本防務省大臣小池和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基廷又相繼抵達新德裏,雙方敲定了防務合作以及馬拉巴爾演習的最終細節。對此英國廣播公司認爲:「這一系列頻繁的高層互訪以及演習的規模和複雜性都讓聲稱四國正在迅速構建防務聯盟的說法獲得了更多的支持和證據。」

同時,英國廣播公司還注意到了演習時機的選擇。認爲「盡管四國堅稱中國無需擔憂,因爲類似的演習以前也有過,但是這次演習的確有著不同以往的特點。因爲其所處的時期,四國國防報告都不約而同把中國視做潛在的威脅,與此同時伴隨著四國聯盟初步形成顯示出種種結盟性質的活動,對此中國無論如何是無法視而不見的。」

英國人的推斷是基于什麽呢?是基于未來美、日、印、澳四國這四個與中國貿易關系緊密的國家要重起爐竈嗎?如果真是這樣,他們當中誰又能放棄中國巨大的市場和商機呢?而失去了中國這麽大的市場和商機一定是要有更大的收益,這個收益又是什麽呢?是不是象最新一期美國《時代周刊》上文章題目——「針對中國發出的炮艦信息」指出的那樣嗎?也許要解釋這些疑問,一次鬼魅的演習並不能給出完整的答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回過頭來再看這次臨近馬六甲海峽西北出口的大規模海軍演習的鬼魅之處,也許才會越來越清晰。

  正方在文章中的大致觀點是:中國的安全必須立足于自己,不能指望別人的恩賜。面對馬六甲海峽地區複雜的海上安全形勢,中國應做好必要的應對准備。而要保護海運航線安全,其方法可較簡明地分爲清除威脅、遏制威脅、防範威脅、規避威脅四大類。   反方在文章的大致觀點是:對馬六甲海峽不能輕言控制。其一,中國與東盟是朋友、兄弟,沒有根本的國家利益沖突。其二,中國保障海運安全的著眼點是全球海洋,而不是個別水道。其三,中國保障海運安全的基點是全面合作,而非單邊行動,更不是軍事幹涉。   這裏要說明的是,雙方文章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生印度、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五國的軍事演習。從演習的戰略意圖上看,以及自科索沃戰爭美國民主黨政府創造的「弱化主權、國際幹預」的模式上看,美、日及西方在一旦台海發生沖突時,會不會采取不直接介入而是采取臨檢、封鎖中東——印度洋——南中國海中國的海上貿易和戰略物資的通道呢?如果這樣我們有什麽樣的對策呢?大家可以參與討論。關于「中國海軍要不要控制馬六甲海峽?」雜志的四面文章中,PK雙方至少提供了一些素材和觀點。   下面是我在五國演習前一天給新華社《環球》雜志寫的一篇文章,大家也可以作參考。   鬼魅的五國軍事演習   9月4日,在扼守馬六甲海峽的孟加拉灣海面上,來自印度、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五國海軍的30多艘艦船將展開和平時期在印度洋地區上最大的一次軍事演習。   值得注意的是,參與演習的美國、日本媒體都在或明或暗地指出,這次演習有防範中國的意圖。然而,參加演習的五國高官,卻幾乎異口同聲地聲稱這次演習絲毫沒有防範中國的意圖。而這也許恰恰是這次演習的鬼魅之處。   這次演習的地點是位于印度東部海軍司令部所在地的維沙卡帕特南港口與安達曼 "尼科巴群島之間的水域。安達曼 "尼科巴群島位于孟加拉灣東側,在戰略上與印度次大陸主體形成環抱孟加拉灣之勢,這個由204個島嶼組成的群島不僅爲印度本土提供了1000多公裏的防禦縱深,而且其緊鄰馬六甲海峽西北出口的地理位置,也爲印度提供了難以替代的戰略籌碼。   安達曼 "尼科巴群島由北部的安達曼群島和尼科巴群島組成,島上最大的港口——布萊爾港位于南安達曼島東海岸的羅斯島地區,從1973年開始,印度開始在此修建海軍基地。1987年印度從日本引進了一座3萬噸級的浮動船塢,並建成了深水港,可駐泊8000噸級的艦船。港口有南北兩個共艦船出入的航道,同時港區附近還有一個中型機場。應該說,布萊爾港現在建成了設備齊全的永久性防禦工事和後勤保障設施的具有遠海作戰能力的綜合性軍事基地。   在這次演習中,美國創紀錄地派出了13艘艦船參加演習,其中包括「尼米茲」號航母、「小鷹」號航母、「芝加哥」號核動力潛艇、兩艘「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和6艘「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而指揮這次演習的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克勞德中將,除了要訪問印度第四大城市欽奈外,將于6日抵達布萊爾港,並一直在那裏停留到8日演習結束。   布萊爾港距印度本土的加爾各達1255公裏,東南距蘇門達臘島550公裏,而東北距緬甸和東南距馬六甲海峽出口也就只有500公裏左右。對于印度而言,布萊爾港——這個向西控制孟加拉灣向東可卡住馬六甲海峽的海軍基地,可以說在東印度上最重要的戰略支撐點。而如今,率領個航母打擊群重兵的美國第七艦隊司令就在這個支撐點上指揮著他的艦隊,這難道是印度對美國原諒了它1998年5月在拉賈斯坦邦博格侖沙漠點燃核火「罪孽」的一次回報嗎?當然,在馬六甲海峽另外一個出口——新加坡的樟宜基地,早已是第七艦隊航母的棲息之地了。   如果按照「9 "11」後美國要控制伊斯蘭向東南亞延伸的「星月地帶」的地緣戰略解釋,美國海軍航母在馬六甲海峽兩端尋求停泊點,顯然是要進一步控制同爲穆斯林國家的馬來西亞和印尼,但是從1789年就占領安達曼 "尼科巴群島並將此作爲政治犯流放地的英國人似乎並不這麽認爲,正如英國廣播公司在這次鬼魅的演習開始前評論的那樣:「冷戰也許不會回來,但是隨著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貿易與安全關系日益緊張,一陣冷風似乎正在伴隨著亞洲重新進行戰略結盟的調整吹拂著整個亞洲」。而美國的《新聞周刊》一篇題爲《亞洲危險的分裂》的評論中更直接地指出:這次馬拉巴爾演習的地點經過精心選擇顯然是要向中國發出一個明確信號:也就是美國和其盟友們能夠瓦解北京的「珍珠鏈條」戰略,而中國方面顯然也已收到這一信息。   事實上,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次五國演習也許有另外的意圖解釋。比如,隨著美國國內對從伊拉克撤軍呼聲的增高,伊朗核問題讓美國欲打不成欲談不成的尴尬,以及阿富汗塔利班的卷土重來,在大部分盟國從伊拉克的撤出,美國必須要尋找一條從海上通往阿拉伯海、波斯灣的走廊。這樣美國本土——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印度,自然就成了一條理想的軍事運輸和戰略物資運輸的航線。同時,印度作爲瀕臨阿拉伯海的國家,在阿拉伯海沿岸畢竟擁有科欽、加爾瓦爾、果阿、孟買等海軍基地和港口,特別是在加爾瓦爾新建的被稱爲「海鳥」的海軍基地,是南亞最大的海軍基地。以此基地爲依托進入波斯灣既可以防止伊朗的地地導彈的打擊,也可以防止萬一海灣國家懼怕伊朗象伊拉克戰爭期間土爾其一樣變臉。但是爲什麽在美國中東政策受挫之時,作爲美國在伊拉克問題上堅定的支持者澳大利亞和日本與美國一起選擇了印度作爲防務合作夥伴時,媒體卻偏偏都認爲這是針對亞洲的中國呢?                          當然,印度由于與巴基斯坦接壤並積怨甚深,同時印度同樣需要來自中東的油氣資源,不願意得罪包括馬來西亞和印尼的穆斯林世界,也可能是一個原因。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次演習日本只派出了兩艘驅逐艦,而澳大利亞派也派出了一艘護衛艦與一艘油輪。但是這個西方7國集團中的「大佬」卻非常認真地注意在演習前的協調工作。   先是在7月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納爾遜提出了五國防務合作的政策框架。8月,澳大利亞海軍司令阿爾德將軍訪問了印度,雙方共同就演習與防務合作的具體細節和機制進行了討論。幾天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又抵達新德裏,並提出假如印度同意啓動「亞洲自由之弧提供民主的防波堤以對抗潛在的非民主國家」的話,日本願意提供印度充足的經濟與商業資助。正當安倍准備動身離開新德裏時,日本防務省大臣小池和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基廷又相繼抵達新德裏,雙方敲定了防務合作以及馬拉巴爾演習的最終細節。對此英國廣播公司認爲:「這一系列頻繁的高層互訪以及演習的規模和複雜性都讓聲稱四國正在迅速構建防務聯盟的說法獲得了更多的支持和證據。」   同時,英國廣播公司還注意到了演習時機的選擇。認爲「盡管四國堅稱中國無需擔憂,因爲類似的演習以前也有過,但是這次演習的確有著不同以往的特點。因爲其所處的時期,四國國防報告都不約而同把中國視做潛在的威脅,與此同時伴隨著四國聯盟初步形成顯示出種種結盟性質的活動,對此中國無論如何是無法視而不見的。」   英國人的推斷是基于什麽呢?是基于未來美、日、印、澳四國這四個與中國貿易關系緊密的國家要重起爐竈嗎?如果真是這樣,他們當中誰又能放棄中國巨大的市場和商機呢?而失去了中國這麽大的市場和商機一定是要有更大的收益,這個收益又是什麽呢?是不是象最新一期美國《時代周刊》上文章題目——「針對中國發出的炮艦信息」指出的那樣嗎?也許要解釋這些疑問,一次鬼魅的演習並不能給出完整的答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回過頭來再看這次臨近馬六甲海峽西北出口的大規模海軍演習的鬼魅之處,也許才會越來越清晰。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