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資源 >> 電視劇《妙手仁心2》分集劇情介紹(1-40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電視劇《妙手仁心2》分集劇情介紹(1-40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因版權問題本站不提供資源下載
  《妙手仁心2》分集劇情介紹(1-40集)大結局
  監制:戚其義
  編審:陳寶華
  主演:
  吳啓華--飾程至美 陳慧珊--飾江新月
  林保怡--飾黎國柱 蔡少芬--飾唐姿禮
  蒙嘉慧--飾何心妍 陳潔儀--飾阮朗平
  陳豪--飾林敏智
  妙手仁心2 劇情梗概:大結局
  序「妙手仁心2」是以一個以公立醫院作背景的劇集,透過一群醫務人員的工作態度、思想及不同病例,道出人生的悲歡離合,生老病死。以包涵、同情及關懷,打破人與人之間的不溝通和隔膜,從而對生命有多一份珍惜。
  故事大綱承接著上一輯的「妙手仁心」,兩年後的今天,我們的主角亦各有轉變。風流不羁的黎國柱Henry(林保怡飾)與冷靜聰明的Annie江新月(陳慧珊飾),爲延續兩人的愛情,力持著親蜜愛人卻不願同居的兩性關系。Annie的弟弟江滿月Gilbert(蘇永康飾)于一年前因艾滋病發逝世,離去前數月,滿月于街上拾回小狗仔仔,如今成爲輪流寄養于各人家中的小狗。張創業(張家輝飾)與阿茵(湯盈盈飾)已婚且于英國定居,而樂觀多言的張家裕阿Joe(馬浚偉飾)與Helen(陳芷菁飾)則于非洲窮鄉中從事醫療工作。當周遭各人各有離合時,我們的主角程至美阿Paul(吳啓華飾)仍堅守著他的崗位及人生態度,拯救病人于死亡邊緣,每天盼望著那昏迷兩載的女友唐姿禮Jackie(蔡少芬飾)醒過來。一切在院長羅孝齊(張同祖飾)領導下,平淡如水,直至三位年青醫生的加入,爲原有這班人加添了歡笑及動力,從而對自我及生命有進一步的了解。
  妙手仁心2 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連環車禍顯醫者心
  兩年後,黎國柱仍擔任急症室主管,但卻對取代了唐姿禮工作的紀朗平有所不滿;程至美在腦科手術方面表現愈見出色,且深受醫科學生歡迎。婦産科則來了位才貌出衆但冷若冰霜的萬安生。
  一婦人撞車昏迷送院,經複核病曆後,發現她曾是安生的病人,安生接訊後看望傷者,卻已返魂無術,還被死者丈夫指責她當日沒理會死者感受而替她做手術。安心感愧疚,醫院社工莫雪芳則指病人當日拒絕輔導因而令他們束手無策,院長羅孝齊開解二人。
  江新月因弟弟嬌之死,發起艾滋病單車籌款,往世界各地宣傳認識艾滋病,這卻害苦了國柱要照顧嬌遺下的狗“仔仔”。新月回港後喜見國柱接機,但當她發現國柱打仔仔後,即懲罰他。國柱找至美飲酒解悶,目擊連環交通意外,剛巧何心妍與男朋友林敏智經過,四位醫生即全力搶救衆傷者,而安生也聞訊趕至現場並替其中一孕婦接生。
  國柱回家見新月的字條及禮物非常感動,二人和好如初。安生工作出色,卻令與她相依爲命的實習醫生妹妹甯生感壓力大。
  第二集:新月、朗平一見如故
  姿禮父永全探望至美卻記錯了時間,二人乘車時遇意外墮海,永全嘲笑至美除了當醫生外,什麽也不懂。永全接受測驗,經判斷認爲他患上輕度老人癡呆症,需接受藥物治療。雪芳成功說服一名擔任立法局議員的高齡孕婦繼續懷孕,雀躍不已。婦人阿蘭育有三名女兒後再度懷孕,當知道這胎是男嬰時顯得非常高興,但安生憑其病症懷疑她患上紅斑狼瘡症。
  心妍和敏智正式到醫院上班,至美閱報後方知心妍的出身。心妍伯父何守義因心髒病發入院需做“搭橋”手術,但他卻諸多推搪,心妍堅持要他做手術。姿禮舊情人何德廣出獄後在沙灘開了一間咖啡室,至美、國柱等人與同事一起到沙灘找他聚舊,並一起玩心理遊戲。安生告訴阿蘭已證實她患上紅班狼瘡症,提議她終止懷孕,阿蘭嚎哭。
  新月往酒吧途中遇上記者好友KK,KK介紹阮朗平給她認識,二人一見如故,國柱不悅。一高官病曆被泄漏,院方上下震驚不已。朗平與KK電話閑聊,見國柱狐疑眼神,感他不信任自己。
  第三集:姿禮蘇醒有望?
  至美無意中發現心妍在敏智宿舍過夜,敏智巧言掩飾卻令心妍不滿。醫院工作繁重,衆醫護人員連笑容也減少了,少數察覺問題者提醒衆人多添笑容。甯生男友譚勇明任職警隊,其搏殺性格難令她有安全感,加上工作忙碌,一時意氣提出分手,勇明知她心意,婉言回她。安生跟友人作腳底按摩遇醫生向衆仁,得悉他是中心太子爺,禁不住教訓他一頓,衆仁莫名其妙。
  金融經紀Chris正值壯年便患上帕金森症,大感難以接受。永全天性豁達,樂觀面對自己病情及前妻再婚,令至美深感佩服。雪芳找Peter聊天,他卻誤會以爲孝齊四處宣揚他炒賣股票失利,不悅。心妍父何守仁爲了答謝衆人救回守義,除了捐錢外,還請他們到家中食飯,後來卻因公務太忙沒有出現,心妍不快。雪芳安排何老太探望何伯,見二人互相關心,感欣慰。至美發現雪芳對孝齊有好感,試探孝齊反應,不果。安生知道印度有個類似姿禮病情的個案,把資料交給至美。敏智帶新經紀回宿舍被至美發現,及後敏智見安生到訪至美,誤以爲他亦是同道中人。
  第四集:國柱假裝仔仔失蹤
  甯生對安生的軍訓式生活,略有微言。孕婦張小靜早産,嬰兒心髒有問題需做手術,但小靜對醫生不信任,堅決拒絕讓嬰兒接受手術。國柱與肝癌末期病童傑仔甚爲投機,爲了讓他一償心願,哄騙護士出讓珍藏簽名棒球。小童光仔遭性侵犯暈倒梯間,後因受驚過度不發一言,但卻對勇明所展示的疑凶Sam照片有反應。光仔父母到院後,堅持要帶光仔出院,不肯爲警方作證,還互相推卸責任,加上小靜棄嬰不顧而去,安生大表不滿。
  護士長李伊華有子佳佳因病需經常到醫院洗腎,伊華雖知換腎的機會很微,但仍樂觀面對。國柱將仔仔放逐郊外,然後假裝它失蹤,新月擔心不已,朗平提議上網尋犬。敏智提出新方法替小靜之嬰兒做心髒手術,安生願意接受挑戰,最終救回嬰兒性命。外籍少女Michelle聲稱被Sam侵犯,新月替Sam辯護。Sam贏官司後態度囂張,新月爲其所爲頗爲不屑,剛巧勇明接獲通知光仔父母願意讓光仔指證Sam,即上前將他拘捕。朗平替新月尋回仔仔,並要國柱付懸賞費,國柱爲之氣短。至美突然接到姿禮情況有變的消息,愕然。
  第五集:美違反守則替姿禮做手術
  姿禮因並發症腸部潰爛,情況危險,至美沖動地說要替她做手術,但孝齊提出要尊重姿禮昏迷前之意願,至美語塞。伊華對佳佳可能會接受姿禮的器官移植,心情複雜。Peter欲開解至美,至美卻反問他爲何要賭博。一病人在大陸換腎,返港後出現急性排斥,最終返魂無術,雖然死者曾簽下器官捐贈咭,卻遭遺孀反對,雪芳束手無策。永全的老人癡呆症愈見嚴重,但只要談到姿禮,他就變得眉飛色舞。敏智以投資角度來衡量事情,心妍卻不認同他的價值觀。新月在酒吧遇至美,二人通宵買醉後往看日出。至美不欲眼睜睜看著姿禮死亡,找國柱一起替姿禮做手術後向孝齊請辭,孝齊責二人感情用事。朗平被一病人何伯的故事所感動,決定爲他聯絡其大陸之妻子,卻被國柱誤會並催促她回急症室,朗平最終只能在何伯死後聯絡其妻,並向她說謊,替何伯保留一點尊嚴。
  心妍欲替一病童再次移植肝髒,卻被否決,她往找至美探討再做移植手術一事,至美亦認爲不應冒險,二人爭拗間,心妍突然面色大變。
  第六集:姿禮蘇醒了(電視劇劇網 )
  姿禮終于蘇醒過來,至美喜不自勝,全醫院上下亦得到鼓舞。姿禮做物理治療,至美陪伴在側。姿禮看著兩年來新月爲自己收藏的問候咭,感動不已,又欣然聽國柱講出衆人近況,但得知阿嬌已死時大感難過。新月無意中知道國柱加大保額,並且受益人是自己時,感心甜。國柱懷疑一因燙傷入院之老婦被人虐待,暗中替她報警。心妍無意中在敏智辦公室聽到金融經紀的留言,懷疑敏智用情不專。
  護士藍田見呂琦爲了借錢給愛侶,欲透支信用咭,爲免她愈陷愈深惟有借錢給她,想不到醫院中有一人卻已泥足深陷。心妍約會其它男性晚飯遇敏智與女經紀,敏智機靈地回心妍。一對小姊妹遇車禍,姊姊被撞死,父母遷怒妹妹,雪芳從旁開導。安生見一母親因肝炎未能親自照顧其初生嬰兒而耿耿于懷,一時感觸說出對人情的看法。敏智約會心妍,二人和好如初。姿禮到生果檔找永全,父女相見仿如隔世。至美帶姿禮到自己宿舍,姿禮知道他兩年來全心全意爲自己,不禁提醒他對醫生來說,病人才是最重要。
  第七集:姿禮享受新生活
  姿禮替至美收拾宿舍,竟看見零食盒中食物盡已過期,取笑至美。安生受至美所托陪伴姿禮,姿禮視她如大姐姐,令安生啼笑皆非。衆仁見一少女被送院即表現緊張萬分,原來少女顧妙芬曾是他的補習學生,少女誤交損友珠胎暗結,産子後棄嬰,安生發現後報警希望能尋回棄嬰,但爲時已晚,妙芬被控謀殺,其父母遷怒衆仁。Peter知敏智投資眼光獨到,趁機上前問他對科技股看法。衆仁被醫院上下人誤會與妙芬關系暧昧,衆仁百辭莫辯。
  姿禮憑直覺看出護士簡和平是德廣的女朋友,二人旋即成爲好友。衆仁向朗平傾訴感情煩惱,朗平覺得他缺乏自信。新月與姿禮久別後首次同床夜話,至美被她們友情感動。國柱帶傑仔到郊外打棒球,傑仔感激。姿禮與至美不約而同買下同一樣的禮物給對方,大感心有靈犀。藍田助老婦退賊受傷,孝齊替她縫針時發現她的紋身,雖愕然卻不加追問。姿禮隨衆人往沙灘遊玩,並到餐廳找德廣,二人再見喜極相擁。姿禮與至美沙灘漫步,並告訴至美在昏迷中的唯一記。
  第八集:姿禮遇無情大火
  姿禮往永全的舞蹈學校找他,一時興起與他雙雙起舞,姿禮借口約他往英國旅行,實想探望母親,但永全拒絕。心妍駕車回院在路上險撞倒姿禮,永全乘機將姿禮送走,心妍超速駕駛卻遇上交通警,幸仍能及時替小童做手術。姿禮送永全返 家後對至美說擔心會遺傳了老人癡呆症,至美竟能說出姿禮心底話,令她大感心甜。朗平感國柱針對自己,姿禮從旁安慰並教她對待國柱的秘訣。敏智假意問孝齊有何改善之處,孝齊直言要他多跟國柱等溝通學習與人相處技巧,敏智暗氣。傑仔因並發症死亡,國柱從鍾海天手中接過傑仔的道謝咭後,傷心。一青年被箭貫穿胸膛送院,國柱果斷地替傷者進行急救,卻被敏智指斥。
  姿禮打算獨個兒駕電單車兜風,至美發現後決定陪她遊車河,姿禮載至美去看日出,可惜他卻倦極睡著了。姿禮在牙醫醫務所苦候永全,不果,還遇上了火警,姿禮留下救助被困火場的人。姿禮被送院時已奄奄一息,國柱奮力拯救。至美與海天開研討會後回醫院,方知事態嚴峻。
  第九集:國柱被fans所傷
  至美決定往英國開醫務會議,暫離傷心地。衆人痛失姿禮,深感難過。國柱埋首工作,卻遇上一精神病人CoCo對他情深一片,經常召喚救護車到醫院來見他,令他心情更感煩躁。孝齊建議國柱以專業知識寫專欄,宣泄情緒來減壓,國柱感具挑戰性欣然接受。
  安生見衆仁在街上截不到的士,欲載他一程時卻與後來之車輛發生碰撞,安生感好人難做。衆實習醫生大歎工作艱苦,並戲說只有心妍才有資格說爲興趣而工作,心妍聽後不悅怒斥衆人,敏智知道後從旁安慰。安生見衆仁常以中醫角度給同事和病人意見,薄責他,衆仁不以爲然。
  新月提議與國柱合資買房屋,國柱誤會她欲同居,滿以爲她呷CoCo醋,怎料新月只是當作投資。二人看屋時才知屋主是敏智,國柱諸多挑剔,敏智卻完全同意他的看法。CoCo又再召救護車到醫院找國柱,衆人惟有報警衛將她趕走。衆仁與安生因事無奈一道往找永全,安生見二人投契,還被永全指心腸不好,氣壞。國柱在停車場遇上CoCo苦纏,CoCo求愛不遂,憤然刺傷他。
  第十集:藍田的秘密
  國柱受傷幸得朗平等全力搶救,逃過鬼門關。國柱醒來,見新月仍隱藏關切之情,出言調侃,二人經此事更緊張對方。朗平找衆仁做腳底按摩,衆仁的母、姊誤會二人拍拖。朗平悄悄探望國柱,見他睡了放下口香糖便離去。一日,一群黑社會內哄毆鬥,傷者被送入醫院,其手下竟對醫生出言恐嚇,藍田駭然看見一名男子,急急離去卻不知已被他認出。藍田心浮氣躁,工作出錯,且一反愛玩的性格,衆人大惑不解。
  心妍介紹敏智給守仁認識,守仁對他甚表欣賞,敏智得意。藍田回家途中遇上醫院中的黑社會分子,藍田竟交出金錢及提款咭給他來打發他。國柱利用休養期間以筆名「清風」開始專欄寫作,並漸爲人所留意。衆人探望國柱,國柱正式向朗平道謝,朗平欣慰。藍田見呂琦替男朋友借錢,情緒一時失控,對她破口大罵,呂琦傷心。
  孝齊與雪芳竟在一日內三次相遇,大感驚訝。一男子暈倒街上被送院,在他體內發現可疑物,懷疑是毒品,藍田知道後竟將證物偷走,並欲毀滅證物,被孝齊發現。
  第十一集 雪芳誤會孝齊有意中人
  孝齊雖知藍田消滅罪證,但只是對她口頭警告。藍田喂一名婆婆吃飯,聽見她遭兒子虐打,令她不期然憶起童年不快的經曆。衆仁分一半沙律給甯生,又細心地幫她按摩。雪芳親手入廚炮了幾味好菜請孝齊吃飯,孝齊大贊她的廚藝,突然孝齊的電話響起,雪芳聽見孝齊要趕往接人,便以爲孝齊已有意中人。孝齊的母親佩英苦口婆心勸他快點成家立室,孝齊不理。國柱嫌病房過于沈悶,駕輪椅往急症室視察,還向朗平道謝所送的三文魚。甯生特別買消夜孝敬安生,安生沒有半點動容,反而叫甯生不要跟護士們走在一起,要好好利用時間充實自己。
  藍田到酒吧飲酒解悶,德廣上前阻止也告無效,還要求德廣陪她,德廣拒絕,藍田便隨手拉了一陌生男子往開房。藍田遭這名男子劫財劫色兼遺失身分證,被警方拘留,四處找人證明身分不獲,最後惟有找孝齊擔保,藍田沒有半句道謝更侮辱了孝齊一番,孝齊沈住氣開解藍田,令藍田終吐出當年曾遭人輪*的悲慘經曆。
  第十二集 朗平因好友自殺身亡,朗平內疚
  藍田聽從孝齊的勸告面對現實,下決心不再逃避藍興。新月問國柱在生死邊緣最記挂的是誰,國柱逃避響應,令她不滿。國柱駕車上班遇朗平,順道載她回醫院,怎料二人爲傾電話問題再度針鋒相對。朗平爲免被國柱譏諷,拒絕接聽好友KK來電訴說失戀。
  安生被醫院派去倫敦出席研討會,孝齊托她順道將至美所需要的資料帶給他。KK燒炭自殺被送院,經努力搶救終告不治,朗平內疚。海天與女盈盈相依爲命,二人逛超級市場遇敏智,海天對敏智在其女兒面前買避孕套感尴尬。國柱知道KK死訊後,慨歎自己忽視一通電話的重要性。盈盈上運動課時暈倒送院,敏智認爲她患心肌炎需做手術,海天卻對他的判斷表懷疑。甯生勸安生把握在英國的機會與至美發展感情,安生不置可否。盈盈經手術後,情況良好,海天向敏智道謝並爲自己曾對他有成見而道歉。
  新月在酒吧遇朗平,二人互相慰藉。藍田與雪芳均對孝齊有意,令他不知如何面對。衆女在餐廳講論自己對戀愛的態度,朗平說出如陷入三角戀時,將會與對方的女友成爲好朋友,似有所示。
  第十三集 安生、至美空中救人
  國柱與新月相約朗平及心妍打網球,國柱遇舊同學,並誤會他與朗平是一對,新月不以爲意。永全帶衆仁到街市買中草藥,怎料賣草藥老板劉伯突感呼吸困難,二人連忙將他送院,衆仁懷疑他因服用自制中藥不善致藥物中毒。心妍雖常被永全誤認作是姿禮,卻不介意,雪芳教她以樂觀態度看事物,令她有所悟。
  安生與至美乘機回港,二人爲大家均曾是苦學生而惺惺相惜,突然機上一乘客因鲠親而發生一連串意外,一孕婦更被推倒,安生與至美合力向二人施展急救,終化險爲夷。安生回家,見甯生與勇明討論自己的舊戀情,不悅。
  新月爲國柱准備燭光晚餐,卻勾起不快之回憶。敏智知道自己在心妍心目中的地位不及其父,想辦法努力奪取芳心。心妍駕車回醫院,至美卻要她讓出車位,心妍不悅,及後發現真相,釋懷。心妍因對一病人的判斷不被孝齊等認同,感不快,敏智上前開解。藍田與雪芳均對孝齊展示好意,令他感難以消受。至美在超級市場見一婦人沒現錢找數,欲替她解圍時,竟發現是故友徐嘉詠。
  第十四集 至美的初戀情人
  至美與嘉詠到餐廳聚舊,眼見其兩名兒子懂事,直覺她生活不如意。至美回家回憶當年與嘉詠兩小無猜的日子,原來她是至美的初戀情人,因當年至美赴外國升學而分開。安生接手一聲稱被劫受傷的孕婦,但她堅拒做手術,安生向孝齊要求申請法庭允准替她做手術,孝齊不允。安生眼睜睜看著嬰兒胎死腹中,感痛心。雪芳知道安生不快,上前開解她。雪芳吃過期食物中毒入院,衆人前往探望,藍田見孝齊對她表示關懷,不悅離開。心妍一病人永仔患上血癌,敏智提議讓其父母再生小孩然後以臍帶血進行近親移植骨髓,可惜其父母早已離異。孝齊自知醫院中流傳他及藍田與雪芳的感情瓜葛,自感不懂處理感情,不敢入情關。永仔父親因怕惹怒現任女友,不肯答應再生小孩來救永仔,心妍頓感人情冷暖。
  嘉詠的幼子輝輝在學校發生意外,幸輕傷敷藥可出院。嘉詠欲順道探望至美,但他卻正開醫務會議,唯有留下錢及糖果離開。嘉詠在醫院不慎絆倒,卻痛得不能動彈,國柱替她照X光,意外地發現她患上骨癌,至美知道後大表驚訝。
  第十五集 至美全力助嘉詠
  至美知道嘉詠拒絕接受癌病治療,千方百計取得她的聯絡方法,企圖說服她,但因著家庭經濟狀況,拒絕入院,並說出情願自己從來不知自己患癌。至美眼看嘉詠的情況,深深體會人生無常,雪芳以苦瓜來比喻人生開解他。至美爲了令嘉詠安心施手術,介紹新月給她,希望能助嘉詠丈夫阿權打官司取回被商業夥伴在大陸騙去的金錢,但嘉詠對在大陸打官司沒信心。新月提議找心妍的兄長志泓幫助,期望利用他與大陸的良好人際關系,受理阿權的官司。
  安生在甯生安排下與至美報讀同一個中醫課程,可惜第一天上課至美因事缺席,安生略感失望。孝齊的舊補習學生阿堅看出他對雪芳有意,鼓勵他追求她,孝齊不置可否。心妍對嘉詠打官司一事甚爲著緊,令身邊的人感奇怪。嘉詠找安生,覺得她與至美合襯,安生聽後心甜,二人更討論起至美性格。嘉詠接受化療的效果並不理想,經海天的診斷,唯有切除被癌細胞侵蝕的左腳,才可徹底治療,嘉詠爲了兩名兒子,只好接受手術,但要求至美在她施手術時一直守護在旁。
  第十六集 嘉詠逝世
  至美爲了嘉詠,四出搜購橡皮糖,新月亦被感動。嘉詠從伊華口中知道其子佳佳患有腎病,感慨母親對子女的愛是無限接納,卻未必得著同樣的回報。新月對「清風」的專欄大表贊賞,並借他來與國柱比較,國柱強忍笑意不表露身分。敏智醉心于投資買賣中,心妍感與他的思想距離愈來愈大,漸漸疏遠他。
  國柱勸孝齊多參與同事間的社交活動,二人均感自己非懂得表達自我之人。嘉詠手術後,至美仍未能放下心頭大石,心妍大表關心,安生察覺她對至美體貼的表現。嘉詠的手術後醒來,見衆人關心自己、至美送上黑色橡皮糖,以及得知阿權的官司順利,高興不已。
  國柱發現朗平竟對著咖啡販賣機說話,不禁取笑一番,怎料咖啡機竟恰巧地回複正常,令他大感意外。嘉詠積極學習運用義肢走路,本來一家人樂也融融准備迎接新生活,但天意弄人,嘉詠癌細胞擴散至胸腔,至美大感難過。嘉詠的病情令新月大歎人生無常,國柱忙加慰藉。嘉詠堅強的接受電療,並以平靜的心安排自己的身後事。
  第十七集 佩英慢車撞傷永全
  孝齊母佩英獨自駕車出外,險撞倒在路中正爲購物方向而猶豫不決的永全,雙雙被送入院,幸無大礙但需留院觀察,佩英在醫院內看事事不滿意,其氣焰亦使人感難以服侍,相反永全則風趣幽默與衆人談笑風生,令醫院內充滿歡樂。國柱和朗平在有意無意間逃避對方,隱隱察覺自己對對方有微妙感覺。佩英見永全說笑話給病友聽,只覺他俗不可耐,但永全卻已忘了她是誰。安生替朋友做子宮檢查,二人就婚姻及生育問題,規勸對方把握眼前機會。至美出席中醫課程,安生對他從未上課卻能對導師的問題答得頭頭是道,大感佩服,課後二人一起晚飯,安生說出當年因不能接受忘年戀而錯過大好良緣。朗平決定和衆仁發展關系,藉此忘記國柱,但衆仁卻察覺她並非真心喜歡自己。敏智與心妍家人相處融洽,但心妍卻對他們沈醉于投資賭博等事不感興趣,甯願看雜志上至美的訪問,守仁看見亦開始對至美發生興趣。朗平突感眼部不適,國柱上前幫助,朗平終壓抑不住愛意,主動獻吻,並試出他其實同樣喜歡自己。
  第十八集 心妍錯怪下屬 (電視劇劇網 )
  朗平遇國柱,欲以開玩笑來掩飾前一夜的真情流露。藍田回家發現遭恐嚇,本欲告訴孝齊卻苦無機會。敏智無意中發現與守義有生意來往的Uncle Wu侵犯其女兒Kitty,使計令他惡行無所遁形,衆人大表贊賞,心妍亦改變先前對他冷漠的態度。
  孝齊欲邀請雪芳吃飯,怎料海天卻突然有事找雪芳幫忙,孝齊無奈。心妍吩咐實習醫生高美婷翻查病曆報告,甯生知美婷有事,但礙于自己亦忙于修改安生要求的報告,故托實習醫生李若愚幫助,但他卻因工作過倦,沒放在心上。護士們猜測誰是「清風」,至美猜到是國柱。
  雪芳令瑩瑩答允以後不再說謊,並向海天道歉,海天感激。佳佳本有機會換腎,卻在手術前替瑩瑩買糖因而生病,失去了換腎機會,伊華傷心不已,海天知道後深感難過。
  美婷欲向心妍告假,卻遭她連番指責,甯生終忍不住說出美婷要去探望她那因喪母而受刺激送院的妹妹,心妍始知錯怪了美婷。甯生感醫生工作壓力大,欲辭職,國柱開解她。心妍感自己不近人情,至美從中開解她。
  第十九集 孝齊解開多年心結
  藝人彤彤爲單親媽咪,其初生女兒忽然暴斃,安生認爲死因有可疑,勇明以彤彤疏忽照顧嬰兒將她拘捕,甯生覺他冷血,相信彤彤只是無心之失。衆仁礙于職業操守不能公開彤彤的事,但爲滿足衆人八卦心理,講出有關她的新聞,安生只覺他浪費時間閱讀娛樂新聞。
  著名腦科教授Dr.Ing到訪,曾是他學生的孝齊緊張地率衆主管迎接。Dr.Ing在試用跑步機時心髒病發暈倒,經診斷還發現他患上輕度老人癡呆症,孝齊雖仍對他當年歧視及針對自己而耿耿于懷,但見他毫不關心自己的健康卻感奇怪。Dr.Ing 指定要孝齊替他做手術,孝齊爲展示實力,欣然接受,敏智卻准備隨時接手。
  衆人到Sunshine玩樂,怎料藍興突出現,藍田勇敢將他趕走,終明白到問題還是要自己解決。Dr.Ing的手術成功,對孝齊大表贊賞,並表白當年痛心他因男女感情而忽視學業前途,如今卻深感與摯愛分享成就的可貴,孝齊決向雪芳示愛,邀請她到家中作客,並親自下廚,又將她介紹給佩英。
  第二十集 國柱、朗平情難自制
  新月家中的冷氣機壞了,只好把仔仔暫時寄養在寵物屋。朗平買早餐後忘了取回零錢,竟令店員意外死亡,朗平難過。朗平陷入自責中,國柱上前開解,被告知自己便是「清風」。孝齊不斷打噎,向人求教止住打噎方法,至美巧計憑此試出孝齊與雪芳正在蜜運中。和平與藍田見呂琦問安生最有效的避孕方法,上前規勸她,怎料實況與之相反,氣壞二人。新月在彤彤殺嬰一案,因控方把握有力證據而打輸官司,心情惡劣,致電給朗平,二人互吐苦況,友誼又邁進一步。永仔父母爲了永仔願再次懷孕,並對衆人講出心路曆程,甯生感冥冥中有主宰。永仔有救,心妍雀躍不已第一時間通知至美,國柱看在眼內。國柱爲新月,說自己便是「清風」,可以爲她寫喜歡的題目。
  雪芳知道佩英會送禮物給合眼緣的人時,忐忑不安,孝齊卻滿有信心。朗平與國柱不約而同到新月家修理冷氣機,當電視報道有關店員之死的新聞時,朗平失控痛哭,國柱連忙安慰,二人情不禁下發生關系……
  第二十一集 安生重遇薄情郎
  衆仁上班途中見一懷孕少婦Apple因醉酒駕駛而發生意外,經急救後需立即施手術取出胎兒,安生見Apple後,心神恍惚,甯生感奇怪,及至見到高樂來探望Apple時才釋然,原來高樂便是安生的舊男友。甯生見安生要替情敵做手術仍能保持冷靜,大歎自愧不如。Peter因忘記了提款機密碼取不到錢,欲向衆人借貸,衆人卻以爲他借錢去賭,無人相信他,只有呂琦同情他。
  律師溫美君到醫院替富商辦理遺囑,她英明果斷的表現,令至美留下深刻印象。新月在工作上再遇打擊,致電朗平傾訴,朗平開導她。安生替Apple剖腹取出嬰兒後,衆人嘩然。高樂發現Apple不忠,欲與安生再續前緣,安生拒絕。安生發覺自己因不甘心而苦候高樂多年,到現在才夢醒,終壓抑不住情緒,向衆仁大吐心事。朗平從呂琦口中知她男友阿輝一腳踏兩船,更認定他是存心詐騙呂琦金錢。Peter約了呂琦晚飯,卻抵不住誘惑去賭錢而爽約。呂琦沒錢賣單,致電藍田求救。仔仔在寵物店失蹤,新月遍尋不獲,國柱從中安慰,但她卻十分平靜,國柱大惑不解。
  第二十二集 敏智被揭發有私生子
  國柱爲彌補對新月感情上的虧欠,經常留宿新月家,令她起疑,國柱惟有推說代替仔仔陪她。國柱因撰寫《清風》專欄大受歡迎而被邀請往電視台做訪問,卻裝出愛理不理的樣子,被至美等取笑一番。敏智接受權威雜志訪問,備受醫院上下稱贊,敏智倍感得意。衆仁對安生有意,留意她的喜好,望拉近二人距離。雪芳帶佩英到社區中心希望擴她的社交圈子,一小孩在社區中心撞向佩英後暈倒抽筋,在場的永全頓成了救人英雄。
  勇明一心打算先升職後結婚,但腳部經常抽筋,甚至開始影響其工作。衆人熱鬧地在酒吧收看國柱接受電視台訪問,與此同時,律師溫美君亦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訪問。勇明看醫生才知患上遺傳性肌肉萎縮,沮喪不已。至美在街上見一婆婆跌傷,堅持要她到醫院檢查,萬料不到因此揭發了敏智原來有一私生子。敏智以爲至美刻意調查自己,直斥他另有居心,至美無奈。衆人到Sunshine慶祝和平生辰,敏智爲掩飾與心妍感情出現問題,若無其事地獨自到賀,怎料心妍與至美突然雙雙出現生日會,敏智大感不是味兒。
  第二十三集 敏智冷酷待心妍
  衆人爲和平慶祝生日後,各懷心事匆匆離開Sunshine。朗平看出心妍與敏智感情有異,更憑她的話發現她已不愛敏智。勇明因腳患心情惡劣,加上不上負累甯生,對她態度冷寞。敏智帶同新女朋友在醫院出現,令心妍非常尴尬。勇明爲醫腳患找至美求助,並要求他保守秘密。心妍成熟處理感情事,公私分明,令醫院上下人深感佩服。心妍找敏智欲說清楚二人關系,敏智卻先發制人講出心妍已移情別戀,並要跟她分手,還說離開她有如切除了腫瘤般輕松,心妍開始懷疑他是因爲自己是何守仁之女才追求自己,但敏智卻不肯作正面答複,令她心情紊亂。心妍返家,發現自己一直備受家人溺愛,感到不是味兒,並冷靜地向衆人宣布與敏智分手了。美君見勇明步出法院後抽筋,將他送院。甯生知道勇明患上惡疾後,四出尋求良方醫他的病,更向衆人借閱關于經脈的典籍,心力交瘁,但勇明不領情還向她發脾氣。心妍因敏智一番話,對自我價值與身份大感混淆,將自己關在家中多日,守仁爲了她特地到醫院找至美前往開解她。
  第二十四集 心妍重拾自我
  守仁爲答謝至美前來幫助心妍,開出未寫上空白支票給他,至美婉拒。心妍的自我價值得不到肯定和認同,鬥志消沈,至美開導她。守仁傳呼敏智,但他卻不複機,守義認爲他在耍手段,守仁作出決定。敏智見守仁傳呼,露出自信笑容深信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與女伴雙雙前赴巴黎度假。至美知甯生擔心勇明病況,雖身心俱疲仍通宵爲她找有關資料。勇明聽至美講解後明白自己病情,心情沈重。Peter請呂琦等吃飯,藍田與和平看出他對呂琦有意,呂琦卻不以爲然。心妍決定重返醫院工作,卻在無意中聽到別人對自己的評語,感到不快,朗平開導她。
  孝齊提議國柱到社區中心主持醫學講座,國柱卻諸多推搪,孝齊惟有另覓人選。心妍因找不到敏智而求助于甯生,當知道他真的在法國風流快活時,大感傷心。心妍以爲至美會一直安慰自己,任性地作出無理要求,至美怒斥她不配當醫生。國柱和新月到酒吧消遣,碰見美君,兩人匆匆一面離去。心妍被至美斥責,自我反省後終尋回自我,守仁感安慰。
  第二十五集 新月入院有意外發現
  心妍終恢複朝氣返會醫院工作,至美欣慰。孝齊因趕時間先行返醫院,雪芳不悅。美君正式到律師樓工作,發現上司Donald對新月寵愛有加而感羨慕。國柱與新月遇交通事故,國柱本能反應令新月受傷,傷勢無大礙,但她卻另有發現。甯生爲勇明而悶悶不樂,美婷與若愚上前開解她。甯生鼓勵衆仁追求安生,衆人卻不肯承認對她有意。Peter遇劫受傷,孝齊探望他並勸他珍惜前途。勇明上司爲他健康?想建議他轉爲文職,勇明難受。至美見女工清嬸的兒子強仔眼睛出現問題,要替他立刻做檢查。衆仁好心替朗平保管手表,並請心妍將之交回,沒料好心卻做壞事。國柱忙了大半天後探望新月,新月責他從沒留意自己喜好,問他是否愛自己,國柱無語。
  孝齊沒留意到雪芳不快,雪芳責備他不理身邊人的感受,後悔與他拉近了距離。甯生悄悄爲勇明收拾房子,更說出肺腑之言,勇明終受感動。衆仁向安生示愛,安生斷然拒絕。強仔被驗出腦內有血管瘤,心妍對至美的細心觀察大表贊賞,心妍向至美示愛,令他不知所措。
  第二十六集 新月國柱決裂
  至美與國柱同受感情困擾,二人同病相憐。心妍嘗試平民化生活,深深體會開心無價,守仁卻猜出她找到可以分享快樂的人。雪芳對孝齊冷漠,令他大感失落。國柱在專欄中公開向新月道歉,希望能挽回芳心,但她卻行蹤杳然。敏智休假後回醫院工作,見心妍並沒受感情所困擾,大感意外。勇明經上司推薦到律師樓面試,卻遇上一惡人到律師樓搗亂,勇明上前將他制服,美君見他能面對現實甚表欣賞。敏智遇心妍,體貼地關心她,心妍對他與廣告大王女兒拍拖並無不悅,還多謝他助自己重拾自我。一高齡孕婦甯冒險要産子,安生被其感動,爲她安排有關護理程序,衆仁見狀指她不及孕婦勇敢,無膽入情關。新月終致電國柱,指出他與朗平及美君的關系,又說他與朗平偶然想念對方會是另一種浪漫,國柱無語。當國柱知道至美與新月曾有一夜情,感到愕然。衆仁被永全揭穿心事,更指安生爲逃避他而不上中醫課。永全與佩英志趣相投,二人共進晚膳,暢談甚歡。國柱見新月將日用品以包裹寄回,無奈。
  第二十七集 孝齊的弟弟
  永全染上重感冒,欲把握機會致電前妻向她道歉,但她一聽見永全的聲音便挂線,永全無奈。吸食鴉片多年的藥油廠老板曾伯因病送院,其子欲乘機勸他戒毒,但其妻則不想勉強他。衆人爲曾伯應否戒除毒瘾講出見解,朗平卻將愛情與鴉片相題並論。國柱不惜說謊來試探至美與新月的關系,卻得不到結果。孝齊同父異母之弟孝忠來港辦理承繼父親的遺産的事宜,但原來孝齊一直隱瞞佩英孝忠的存在,直至雪芳無意中將向她透露孝忠遇意外入院,佩英才知丈夫有一私生子,大受打擊。曾伯之子不堪父親受苦終願意讓他服用鴉片,但曾伯卻爲了愛子願意接受戒毒,敏智見其父子情深,激發他致電親子表達關心。佩英探望永全,想到一直被深愛的人蒙騙不禁悲從中來,永全開導她。
  佩英在律師樓巧遇孝忠,二人初感尴尬,但最後佩英主動向他打招呼,並關心他,孝忠感動。甯生雖知安生刻意躲避衆仁,但仍鼓勵他不要放棄。心妍被病人家屬無理取鬧,心情苦悶欲找至美傾訴,卻沒有找到,想起他曾說過的河馬玩具,于是出外購買,並從玩具中得到啓示。
  第二十八集 敏智被謠言所困
  國柱爲智美的話輾轉反側,欲找新月,不果。敏智移情別戀追求富家女慈,慈更勸他棄醫從商,敏智婉拒。一少年在打機時突然中風,其父母十分擔心,並互相指責不懂教養兒子。佳佳終于等到換腎機會,伊華既高興又擔心。大量針對敏智的傳真發送至醫院及各大傳媒,敏智的病人們恐他受流言影響,紛紛取消手術,令他大感震怒,並猜想是至美所爲。一婦人許太因嬰兒夭折郁郁寡歡,卻見潘太生了三胞胎,許太乘安生不察抱走其中一嬰孩,安生發現後大驚失色。敏智終于知道是誰發放流言,卻苦無證據指控他。敏智心神恍惚,在超級市場購物時無意中將糖果放在身上,更被控告偷竊,幸心妍替他保釋。孝齊爲醫院的事故身心俱疲,雪芳上前開導。
  許太終將小孩抱回醫院,衆人頓籲一口氣。安生見衆仁爲了陪自己尋找許太而導致皮膚敏感,二人在山草藥店中相遇,安生卻不肯承認爲他買藥。敏智被判無罪,並知道已有證據起訴毀謗他的人,心情豁然開朗。敏智得悉至美爲他發起全院聯署證明自己的人格後,向他致謝。
  第二十九集 國柱與美君的神秘關系
  國柱在電視台擔任醫學節目客座主持,大受歡迎,令他沾沾自喜。衆人往酒吧消遣,離去時,至美主動送朗平回家,令心妍誤會以爲他逃避自己。國柱打長途電話找母親畢芬妮,不果。美君代表病人控告醫院疏忽,國柱公事公辦的態度令美君生氣,沖口說出二人已婚的事實,心妍與至美愕然。甯生爲了勇明徹夜未眠,又向衆仁請教用針炙的成效,衆仁見狀請纓替她分析資料。伊華從佳佳口中得知海天非常關心愛他,隱覺不妥。醫院中各人盡心照顧及關心病人,而和平更與其中一富商建立友誼。至美從國柱口中證實了他與美君的關系,只感他對感情不負責任。勇明約會甯生亦不忘接美君飛機,甯生看在眼裏。國柱始終未能聯絡芬妮,原來她已悄悄回港,國柱回家方知她在家樓下等候多時。甯生與勇明接吻後突然提出分手,勇明不明所以。甯生爲免安生知道自己跟勇明分手,到朗平家中過夜,兩人促膝談心時,無意中觸痛朗平對國柱的感情。芬妮任性地收看深宵節目,電視機聲浪更惹來其他住戶投訴,氣壞國柱。
  第三十集 新月的明信片
  芬妮的天真熱情性格,往往令國柱感到尴尬,至美卻不以爲然。勇明向美君請纓前往泰國找一重要證人Tony回港作證,美君甚爲欣賞。富商之妻專程來港找和平晦氣,指她導致其家變,孝齊下令和平放大假。孝齊一直誤會海天對雪芳有意,其實海天的對象是伊華,雪芳乘機揶揄孝齊一番。國柱找不到芬妮,隱覺不妥,果然芬妮與一男子在街頭起爭執且受傷送院,衆人知芬妮是國柱母親,大感詫異。一少女林小薇因肝硬化需近親捐肝才可救活,但其父母皆是肝炎帶菌者不能捐贈,其母提出薇的弱智姊姊小雲願意捐出肝髒,心妍反對,美婷卻提出相反意見,心妍不滿。心妍與小雲傾談後,終被她所感動並同意替她做手術,更明白到自己處事太主觀。
  電視台主持提議國柱進軍司儀界發展,國柱婉拒。朗平車輪爆胎,國柱路過上前協助,二人更大談感情事,至美看到以爲二人藕斷絲連。勇明帶Tony找安生取藥,甯生大感不滿。Tony在出庭作證前被殺,美君大感泄氣,勇明上前開解。國柱無意中發現新月一直與至美有秘密往來,開始猜妒至美。
  第三十一集 國柱、至美反目
  國柱對至美冷嘲熱諷,令他十分困惑。心妍將至美給她的電話留言保留起來,守義發現後取笑她。美君因證人被殺欲放棄,勇明卻努力不懈尋找新證據,令她非常感動。Donald的太太Jessica因多年來不育,決定接受人工受孕,Donald卻不同意,幸得美君從中調停。衆仁母親江紅因腹痛送院檢查,安生建議她做手術取出腫瘤。和平決定辭職跟住院商人發展感情,藍田只覺她對感情太兒戲。美君不察正與國柱同乘升降機,向甯生坦言對勇明及國柱的感情,其後發現國柱與朗平身後,四人都覺尴尬。芬妮盛贊至美,更拿他與國柱比較,國柱不悅。至美以爲國柱心情不佳,欲上前開導,國柱試探他與新月的關系,二人因誤會向對方揮拳。江紅的腫瘤竟然是石胎,衆仁頓感人生機遇難料,安生卻取笑他多愁善感。
  至美找德廣,見他能灑脫地面對感情,感到佩服。勇明帶著新證據去美君家研究,並乘機向她示愛,卻未獲她接受。甯生發現勇明竟在美君家,懷疑二人有染,拂袖而去。國柱突向孝齊辭職,至美找他問個明白,國柱冷酷地表示後悔在工作地方建立友誼與感情。
  第三十二集 芬妮患癌
  至美爲與國柱爭執而郁郁寡歡,心妍主動關心他。國柱在酒吧遇朗平,二人酒後再次發生關系,國柱後悔不已。社團大佬被襲重傷入院,手下哥斯拉恐嚇至美若他拯救不力便要他陪葬,但大佬終傷重身亡。孝齊欲挽留國柱,不果。芬妮到醫院找國柱,並要他請假一同旅行,國柱忍不住責備她做事沒計劃。永仔母親産下嬰兒用其臍帶血救永仔,至美向永仔父母講解永仔情況。丁紅多謝安生的治療,並對她說出後悔當年因自己不接受衆仁與年紀較大的女友拍拖而拆散鴛鴦。衆仁高興地向甯生表示已得家人支持,重新找回追求安生的信心,但甯生只記挂與勇明逝去的感情,且忍不住痛哭起來。至美心神恍惚,到Sunshine吃飯忘了帶錢包,卻巧遇美君。心妍聞訊得知哥斯拉逃獄,擔心至美安危,欲找他,不果。至美回家才知心妍通宵冒雨等自己,終被她所感動並接受其愛意。芬妮與美君相聚,芬妮突感不適被送入院,無意中揭發她患了胃癌的秘密,國柱知道後頓感晴天霹雳。芬妮感到時日無多,欲告訴國柱他的父親是個怎樣的人,卻遭他喝止。
  第三十三集 國柱學習與人相處
  芬妮以樂觀態度面對自己患癌,海天提議她試服新藥,令她重燃希望。朗平因與國柱關系被護士們排斥,雪芳見狀,上前安慰她。國柱心情煩燥欲找朗平傾訴,但她卻不想再與他糾纏下去,拒絕接聽他的來電。孝齊替芬妮安排懷舊舞會,並約同永全、佩英、雪芳等一起,國柱見芬妮盡興亦感欣慰。雪芳見孝齊與芬妮跳舞合拍,感覺有點酸溜溜,向孝齊大發脾氣卻又自感小器,孝齊安慰她令她心甜。國柱放大假陪芬妮,芬妮自知惹國柱厭煩亦感難過,國柱見狀亦不忍再責她。朗平赴美散心,甯生送行,二人打賭誰感情傷口較快痊愈。守義突然心髒病發,返魂乏術,衆人十分傷心,至美安慰心妍。芬妮與國柱郊遊,國柱主動問芬妮自己生父來曆,令她大感寬慰,暢談往事。
  守仁找至美做身體檢查,並向他道出心底話。至美打破隔閡主動關心國柱,令他感欣慰。一少婦在美君的律師樓動筆簽離婚書後跳樓自殺,美君目睹一切大受沖擊,國柱上前安慰她。哥斯拉爲替大佬報仇,一直偷偷跟蹤美,但他卻懵然不知。
  第三十四集 甯生遇襲
  至美情緒低落,心妍將河馬玩具送給至美,藉以鼓勵他。急症室來了一位垂死的男童,經國柱锲而不舍搶救後終將他救回,衆仁及敏智乘機遊說他留下,不果。勇明懷念與甯生相處的日子,決定追回她,卻不知怎開口,于是送花表心意。勇明等不到甯生的回複,借酒消愁,卻因醉酒駕駛發生車禍受傷送院。孝齊感到國柱無意留任問衆仁意見,衆仁有信心能勝任國柱的職位。至美陪甯生購物,知她有意拉攏衆仁及安生。美君主動告訴甯生勇明醉酒傷人的官司勝算甚高,甯生感激。甯生無意中發現勇明送給自己的心意卡,很是感動,前往探望他,不果。
  哥斯拉到醫院襲擊至美,幸國柱及時出現,將他擊退,當國柱發現至美並無受傷卻身上有血時,懷疑還有其他受害者。安生在梯間發現甯生時,甯生已奄奄一息。而哥斯拉亦因墮樓受傷,被送進急症室,孝齊責備衆仁只顧搶救甯生,衆仁無奈協助至美搶救哥斯拉。勇明驚聞噩耗,趕至急症室剛好見甯生被送往深切治療部,安生一反常理上前搶救哥斯拉。
  第三十五集 痛失至親、摯愛
  甯生危在旦夕,國柱爲拯救她不惜違反手術正常程序,手術終告完成,但甯生仍未渡過危險期,安生陪伴在側。甯生醒來,對勇明講出心底話後離世,勇明傷心不已。至于哥斯拉則只受重傷,生命沒有大礙。至美知甯生因自己而死,自責。勇明從甯生生前寫給自己的鼓勵信,知她的遺願,決定重新站起來投入工作。各人因甯生突遭意外,心情沈重,但醫院公關Yvonne一番話,令安生積極投入工作,一衆擔心不已。國柱再次請求辭職,孝齊以爲他是因未按程序做手術而引疚辭職,國柱則表示除此以外還希望可多陪伴芬妮。美君探望芬妮,國柱才知她在美國時常照顧芬妮。至美將甯生之死歸咎于自己,情緒久久未能平複,幸有心妍在旁安慰。國柱問朗平是否因自己而離開醫院,朗平將感受說出,二人重又做朋友。美君知芬妮想吃自己所煮的芝士?龍蝦,決定爲她完成心願,可惜芬妮最終敵不過病魔,國柱目送她最後一程。國柱茫然地走到育嬰房,發現安生躲在一角飲泣,忙上前安慰。安生、國柱、勇明及朗平等人驟失至親及最好的朋友,均感難過。
  第三十六集 孝齊求婚成功
  國柱見衆仁處事積極,欲舉薦他升任自己的職位,孝齊卻有更好的提議。至美在研討會上遇張家裕介紹無國界醫生,才知他悄悄回港,並打算留港發展,填補國柱之空缺。敏智決定結婚,並棄醫從商,孝齊對他作出正面鼓勵,令他十分感動。家裕不知至美與國柱和,興高采烈地找二人到舊日聚腳點聚舊,二人甚爲拘謹。朗平見心妍緊張至美,說出自己的愛情觀,心妍不以爲然。安生從甯生的遺物中,才開始了解及懂得欣賞她,深感遺憾。安生與伊華皆感到對方需要一個伴兒,奈何身邊出現的人選卻未能爲自己所接受。孝齊帶雪芳到保齡球場玩耍後,大樂,孝齊乘機向她求婚,雪芳含蓄的回應令孝齊喜上眉梢。
  藍田在酒吧解悶遇德廣,二人言談間甚爲投契。美君從Donald對官司的態度,終明白自己對國柱的感情,找國柱說清楚後決定回美定居及發展事業。勇明得美君作辯方律師,終判無罪釋放,並決定重新做人。衆人往Sunshine消遺,國柱與至美合作打籃球,芥蒂漸消。正當大家玩得興高采烈之際,心妍獨個兒在餐廳准備食物,卻突然抽筋,倒在地上。
  第三十七集 心妍得遺傳病
  至美回到餐廳發現心妍不見了,衆人感到擔心。心妍自知遺傳了母親的癫痫症,內心驚恐萬分,獨個兒躲起來。至美及心妍家人屢次留言給心妍卻得不到回複,恐她遭意外。永全在街上遇心妍並與她共進午餐,心妍終糾正永全自己不是姿禮。至美知永全曾遇心妍,即緊張詢問她的下落,卻不得要領。
  國柱問美君對勇明感覺,但她卻以不欲發展有汙點的感情而表示不可能,並對甯生之死而自責,國柱安慰她。勇明陪安生拜祭甯生後,學甯生般稱呼安生,又制造機會給安生與衆仁。敏智發現朗平駕駛心妍的汽車,決定跟縱她。心妍告訴朗平欲離開香港,而朗平亦告知決定做未婚媽媽,二人鼓勵對方要無悔地過人生。家裕因病人對自己的信心而十分感慨:一病人因對他不信任而延誤醫治,以致失去被細菌侵食的一條腿;而另一在深切治療房長達一年的病人,卻因信任他而病情終得有所進展,令他深深感受到人與人之關鍵難以建立信任關系。國柱突然發現朗平有孕,不知所措。至美按敏智提供的資料找到心妍,心妍先厲言對他但最終將內心恐懼講出,其後再次病發。
  第三十八集 國柱對朗平呵護備至
  心妍醒來見志泓向她講出自己的感受,志泓安慰她。至美向守仁透露雖有信心替心妍做手術根治她的病,但奈何心妍對一切已失去信心。至美回想自己過往的感情生活,思潮起伏,到酒吧找朋友解悶,不果。家裕不經意透露自己已婚,國柱卻認爲結婚只是爲了下一代著想。
  一新娘要新郎攀窗來接新娘表誠意,怎料失足墮樓被送院,因新郎有多處傷患,需接受多個手術,新娘懊悔不已。敏智與至美談論新郎病情,至美相信會有奇迹出現,敏智則躊躇滿志地說要在商界締造神話,與他分庭抗禮,還鼓勵他助心妍渡難關。永仔康複後到醫院探望各人,更邀請衆人參加自己的生日會。安生對至美講出夢境,至美知道其實她刻意安慰自已,很是感動。國柱因朗平有孕,專誠約會她共晉晚餐,並對她呵護備至,朗平受落。安生想念甯生不慎弄傷足踝,到急症室求診,衆仁處事成熟令她對他刮目相看,而衆仁對她的體貼更令她甜在心頭。永仔生日會當日,至美因公事遲到,心妍不悅,還指他對自己並無真感情,責他根本不愛自己,至美欲辯無從。第三十九集 衆仁、安生患難試真情
  志泓感到自己不能幫助心妍而難過,守仁安慰他。孝齊從公關口中得知雪芳對一行徑古怪之婆婆付出超過社工應有的關心,欲讓他勸雪芳放棄婆婆的個案,但孝齊卻對她的堅持大表贊賞。國柱離開醫院後,全身投入電視圈主持節目,但又覺得格格不入,到酒吧解悶。勇明向國柱表示人總是不懂珍惜眼前人,國柱略有所悟。朗平發現國柱對新月仍未忘情,將大門鎖匙歸還並向他說出BB的真相,兩人解除心結恢複友誼。
  哥斯拉因謀殺罪成立被判終身監禁,安生與勇明感到安慰。一醋夫爲妻紅杏出場而到餐廳追斬其妻,在場的衆仁爲制止他受傷,朗平亦在推撞間作小産,安生接報到場才知道衆仁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重要,決定?開成見接受他的愛意。
  至美在下班後,知道有兩病人危急要做腦部手術,放心不下留院協助。敏智帶同未婚妻到Sunshine跟衆人向心妍餞別,心妍知至美不來,不快。至美因心妍對自己的不諒解而感難受,孝齊以個人經驗勸他找回心妍。
  第四十集 有愛就有奇迹
  心妍決定不理會任何人的勸告,起程赴美就醫,敏智到機場送行,而至美則因公事不能送機,令她對他徹底失望,就連留言也一並洗掉。國柱探望朗平,朗平講出當日肇事的感覺,又勸他找新月,但國柱卻說不懂如何面對她,朗平唯有硬著頭皮致電新月。家裕機緣巧合再遇當年抛棄自己和母親的父親,見他如今流落街頭非常感慨,家裕感激至美當日鼓勵自己,使他最終能當上醫生。永全在中醫班成績優異,令衆人大感詫異及鼓舞。安生仍介意別人對自己及衆仁姊弟戀的目光,幸得衆仁不斷鼓勵,安生終安心發展兩人感情。
  心妍突然回港向至美剖白感情,至美決定爲她做手術。國柱有感自己不適合做娛樂圈,決定重返醫院工作,並和家裕分擔急症室的繁重工作。心妍手術後醒來,將夢境說出,令至美驚訝不已。衆人開心地在醫院開舞會慶祝聖誕,敏智亦回來與衆人慶祝。至美駕車看日出,突然眼前出現奇景;國柱不單見到奇景,還見到意想不到的人,喜不自勝,原來只要有愛就真的會有奇迹出現。(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转播到腾讯微博  
 
 
《妙手仁心2》分集劇情介紹(1-40集)大結局 監 制:戚其義 編 審:陳寶華 主 演:     吳啓華--飾程至美 陳慧珊--飾江新月     林保怡--飾黎國柱 蔡少芬--飾唐姿禮     蒙嘉慧--飾何心妍 陳潔儀--飾阮朗平     陳 豪--飾林敏智 妙手仁心2 劇情梗概:大結局   序「妙手仁心2」是以一個以公立醫院作背景的劇集,透過一群醫務人員的工作態度、思想及不同病例,道出人生的悲歡離合,生老病死。以包涵、同情及關懷,打破人與人之間的不溝通和隔膜,從而對生命有多一份珍惜。   故事大綱承接著上一輯的「妙手仁心」,兩年後的今天,我們的主角亦各有轉變。風流不羁的黎國柱Henry(林保怡飾)與冷靜聰明的Annie江新月(陳慧珊飾),爲延續兩人的愛情,力持著親蜜愛人卻不願同居的兩性關系。Annie的弟弟江滿月Gilbert(蘇永康飾)于一年前因艾滋病發逝世,離去前數月,滿月于街上拾回小狗仔仔,如今成爲輪流寄養于各人家中的小狗。張創業(張家輝飾)與阿茵(湯盈盈飾)已婚且于英國定居,而樂觀多言的張家裕阿Joe(馬浚偉飾)與Helen(陳芷菁飾)則于非洲窮鄉中從事醫療工作。當周遭各人各有離合時,我們的主角程至美阿Paul(吳啓華飾)仍堅守著他的崗位及人生態度,拯救病人于死亡邊緣,每天盼望著那昏迷兩載的女友唐姿禮Jackie(蔡少芬飾)醒過來。一切在院長羅孝齊(張同祖飾)領導下,平淡如水,直至三位年青醫生的加入,爲原有這班人加添了歡笑及動力,從而對自我及生命有進一步的了解。 妙手仁心2 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連環車禍顯醫者心   兩年後,黎國柱仍擔任急症室主管,但卻對取代了唐姿禮工作的紀朗平有所不滿;程至美在腦科手術方面表現愈見出色,且深受醫科學生歡迎。婦産科則來了位才貌出衆但冷若冰霜的萬安生。   一婦人撞車昏迷送院,經複核病曆後,發現她曾是安生的病人,安生接訊後看望傷者,卻已返魂無術,還被死者丈夫指責她當日沒理會死者感受而替她做手術。安心感愧疚,醫院社工莫雪芳則指病人當日拒絕輔導因而令他們束手無策,院長羅孝齊開解二人。   江新月因弟弟嬌之死,發起艾滋病單車籌款,往世界各地宣傳認識艾滋病,這卻害苦了國柱要照顧嬌遺下的狗“仔仔”。新月回港後喜見國柱接機,但當她發現國柱打仔仔後,即懲罰他。國柱找至美飲酒解悶,目擊連環交通意外,剛巧何心妍與男朋友林敏智經過,四位醫生即全力搶救衆傷者,而安生也聞訊趕至現場並替其中一孕婦接生。   國柱回家見新月的字條及禮物非常感動,二人和好如初。安生工作出色,卻令與她相依爲命的實習醫生妹妹甯生感壓力大。 第二集:新月、朗平一見如故   姿禮父永全探望至美卻記錯了時間,二人乘車時遇意外墮海,永全嘲笑至美除了當醫生外,什麽也不懂。永全接受測驗,經判斷認爲他患上輕度老人癡呆症,需接受藥物治療。  雪芳成功說服一名擔任立法局議員的高齡孕婦繼續懷孕,雀躍不已。婦人阿蘭育有三名女兒後再度懷孕,當知道這胎是男嬰時顯得非常高興,但安生憑其病症懷疑她患上紅斑狼瘡症。   心妍和敏智正式到醫院上班,至美閱報後方知心妍的出身。心妍伯父何守義因心髒病發入院需做“搭橋”手術,但他卻諸多推搪,心妍堅持要他做手術。姿禮舊情人何德廣出獄後在沙灘開了一間咖啡室,至美、國柱等人與同事一起到沙灘找他聚舊,並一起玩心理遊戲。安生告訴阿蘭已證實她患上紅班狼瘡症,提議她終止懷孕,阿蘭嚎哭。   新月往酒吧途中遇上記者好友KK,KK介紹阮朗平給她認識,二人一見如故,國柱不悅。一高官病曆被泄漏,院方上下震驚不已。朗平與KK電話閑聊,見國柱狐疑眼神,感他不信任自己。 第三集:姿禮蘇醒有望?   至美無意中發現心妍在敏智宿舍過夜,敏智巧言掩飾卻令心妍不滿。醫院工作繁重,衆醫護人員連笑容也減少了,少數察覺問題者提醒衆人多添笑容。甯生男友譚勇明任職警隊,其搏殺性格難令她有安全感,加上工作忙碌,一時意氣提出分手,勇明知她心意,婉言回她。安生跟友人作腳底按摩遇醫生向衆仁,得悉他是中心太子爺,禁不住教訓他一頓,衆仁莫名其妙。   金融經紀Chris正值壯年便患上帕金森症,大感難以接受。永全天性豁達,樂觀面對自己病情及前妻再婚,令至美深感佩服。雪芳找Peter聊天,他卻誤會以爲孝齊四處宣揚他炒賣股票失利,不悅。心妍父何守仁爲了答謝衆人救回守義,除了捐錢外,還請他們到家中食飯,後來卻因公務太忙沒有出現,心妍不快。雪芳安排何老太探望何伯,見二人互相關心,感欣慰。至美發現雪芳對孝齊有好感,試探孝齊反應,不果。安生知道印度有個類似姿禮病情的個案,把資料交給至美。敏智帶新經紀回宿舍被至美發現,及後敏智見安生到訪至美,誤以爲他亦是同道中人。 第四集:國柱假裝仔仔失蹤   甯生對安生的軍訓式生活,略有微言。孕婦張小靜早産,嬰兒心髒有問題需做手術,但小靜對醫生不信任,堅決拒絕讓嬰兒接受手術。國柱與肝癌末期病童傑仔甚爲投機,爲了讓他一償心願,哄騙護士出讓珍藏簽名棒球。小童光仔遭性侵犯暈倒梯間,後因受驚過度不發一言,但卻對勇明所展示的疑凶Sam照片有反應。光仔父母到院後,堅持要帶光仔出院,不肯爲警方作證,還互相推卸責任,加上小靜棄嬰不顧而去,安生大表不滿。   護士長李伊華有子佳佳因病需經常到醫院洗腎,伊華雖知換腎的機會很微,但仍樂觀面對。國柱將仔仔放逐郊外,然後假裝它失蹤,新月擔心不已,朗平提議上網尋犬。敏智提出新方法替小靜之嬰兒做心髒手術,安生願意接受挑戰,最終救回嬰兒性命。外籍少女Michelle聲稱被Sam侵犯,新月替Sam辯護。Sam贏官司後態度囂張,新月爲其所爲頗爲不屑,剛巧勇明接獲通知光仔父母願意讓光仔指證Sam,即上前將他拘捕。朗平替新月尋回仔仔,並要國柱付懸賞費,國柱爲之氣短。至美突然接到姿禮情況有變的消息,愕然。 第五集:美違反守則替姿禮做手術   姿禮因並發症腸部潰爛,情況危險,至美沖動地說要替她做手術,但孝齊提出要尊重姿禮昏迷前之意願,至美語塞。伊華對佳佳可能會接受姿禮的器官移植,心情複雜。Peter欲開解至美,至美卻反問他爲何要賭博。一病人在大陸換腎,返港後出現急性排斥,最終返魂無術,雖然死者曾簽下器官捐贈咭,卻遭遺孀反對,雪芳束手無策。永全的老人癡呆症愈見嚴重,但只要談到姿禮,他就變得眉飛色舞。  敏智以投資角度來衡量事情,心妍卻不認同他的價值觀。新月在酒吧遇至美,二人通宵買醉後往看日出。至美不欲眼睜睜看著姿禮死亡,找國柱一起替姿禮做手術後向孝齊請辭,孝齊責二人感情用事。朗平被一病人何伯的故事所感動,決定爲他聯絡其大陸之妻子,卻被國柱誤會並催促她回急症室,朗平最終只能在何伯死後聯絡其妻,並向她說謊,替何伯保留一點尊嚴。       心妍欲替一病童再次移植肝髒,卻被否決,她往找至美探討再做移植手術一事,至美亦認爲不應冒險,二人爭拗間,心妍突然面色大變。 第六集:姿禮蘇醒了(電視劇劇網 )   姿禮終于蘇醒過來,至美喜不自勝,全醫院上下亦得到鼓舞。姿禮做物理治療,至美陪伴在側。姿禮看著兩年來新月爲自己收藏的問候咭,感動不已,又欣然聽國柱講出衆人近況,但得知阿嬌已死時大感難過。新月無意中知道國柱加大保額,並且受益人是自己時,感心甜。國柱懷疑一因燙傷入院之老婦被人虐待,暗中替她報警。心妍無意中在敏智辦公室聽到金融經紀的留言,懷疑敏智用情不專。   護士藍田見呂琦爲了借錢給愛侶,欲透支信用咭,爲免她愈陷愈深惟有借錢給她,想不到醫院中有一人卻已泥足深陷。心妍約會其它男性晚飯遇敏智與女經紀,敏智機靈地回心妍。一對小姊妹遇車禍,姊姊被撞死,父母遷怒妹妹,雪芳從旁開導。安生見一母親因肝炎未能親自照顧其初生嬰兒而耿耿于懷,一時感觸說出對人情的看法。敏智約會心妍,二人和好如初。姿禮到生果檔找永全,父女相見仿如隔世。至美帶姿禮到自己宿舍,姿禮知道他兩年來全心全意爲自己,不禁提醒他對醫生來說,病人才是最重要。 第七集:姿禮享受新生活   姿禮替至美收拾宿舍,竟看見零食盒中食物盡已過期,取笑至美。安生受至美所托陪伴姿禮,姿禮視她如大姐姐,令安生啼笑皆非。衆仁見一少女被送院即表現緊張萬分,原來少女顧妙芬曾是他的補習學生,少女誤交損友珠胎暗結,産子後棄嬰,安生發現後報警希望能尋回棄嬰,但爲時已晚,妙芬被控謀殺,其父母遷怒衆仁。Peter知敏智投資眼光獨到,趁機上前問他對科技股看法。衆仁被醫院上下人誤會與妙芬關系暧昧,衆仁百辭莫辯。   姿禮憑直覺看出護士簡和平是德廣的女朋友,二人旋即成爲好友。衆仁向朗平傾訴感情煩惱,朗平覺得他缺乏自信。新月與姿禮久別後首次同床夜話,至美被她們友情感動。國柱帶傑仔到郊外打棒球,傑仔感激。姿禮與至美不約而同買下同一樣的禮物給對方,大感心有靈犀。藍田助老婦退賊受傷,孝齊替她縫針時發現她的紋身,雖愕然卻不加追問。姿禮隨衆人往沙灘遊玩,並到餐廳找德廣,二人再見喜極相擁。姿禮與至美沙灘漫步,並告訴至美在昏迷中的唯一記。 第八集:姿禮遇無情大火   姿禮往永全的舞蹈學校找他,一時興起與他雙雙起舞,姿禮借口約他往英國旅行,實想探望母親,但永全拒絕。心妍駕車回院在路上險撞倒姿禮,永全乘機將姿禮送走,心妍超速駕駛卻遇上交通警,幸仍能及時替小童做手術。姿禮送永全返 家後對至美說擔心會遺傳了老人癡呆症,至美竟能說出姿禮心底話,令她大感心甜。  朗平感國柱針對自己,姿禮從旁安慰並教她對待國柱的秘訣。敏智假意問孝齊有何改善之處,孝齊直言要他多跟國柱等溝通學習與人相處技巧,敏智暗氣。傑仔因並發症死亡,國柱從鍾海天手中接過傑仔的道謝咭後,傷心。一青年被箭貫穿胸膛送院,國柱果斷地替傷者進行急救,卻被敏智指斥。   姿禮打算獨個兒駕電單車兜風,至美發現後決定陪她遊車河,姿禮載至美去看日出,可惜他卻倦極睡著了。姿禮在牙醫醫務所苦候永全,不果,還遇上了火警,姿禮留下救助被困火場的人。姿禮被送院時已奄奄一息,國柱奮力拯救。至美與海天開研討會後回醫院,方知事態嚴峻。 第九集:國柱被fans所傷   至美決定往英國開醫務會議,暫離傷心地。衆人痛失姿禮,深感難過。國柱埋首工作,卻遇上一精神病人CoCo對他情深一片,經常召喚救護車到醫院來見他,令他心情更感煩躁。孝齊建議國柱以專業知識寫專欄,宣泄情緒來減壓,國柱感具挑戰性欣然接受。   安生見衆仁在街上截不到的士,欲載他一程時卻與後來之車輛發生碰撞,安生感好人難做。衆實習醫生大歎工作艱苦,並戲說只有心妍才有資格說爲興趣而工作,心妍聽後不悅怒斥衆人,敏智知道後從旁安慰。安生見衆仁常以中醫角度給同事和病人意見,薄責他,衆仁不以爲然。   新月提議與國柱合資買房屋,國柱誤會她欲同居,滿以爲她呷CoCo醋,怎料新月只是當作投資。二人看屋時才知屋主是敏智,國柱諸多挑剔,敏智卻完全同意他的看法。CoCo又再召救護車到醫院找國柱,衆人惟有報警衛將她趕走。衆仁與安生因事無奈一道往找永全,安生見二人投契,還被永全指心腸不好,氣壞。國柱在停車場遇上CoCo苦纏,CoCo求愛不遂,憤然刺傷他。 第十集:藍田的秘密   國柱受傷幸得朗平等全力搶救,逃過鬼門關。國柱醒來,見新月仍隱藏關切之情,出言調侃,二人經此事更緊張對方。朗平找衆仁做腳底按摩,衆仁的母、姊誤會二人拍拖。朗平悄悄探望國柱,見他睡了放下口香糖便離去。一日,一群黑社會內哄毆鬥,傷者被送入醫院,其手下竟對醫生出言恐嚇,藍田駭然看見一名男子,急急離去卻不知已被他認出。藍田心浮氣躁,工作出錯,且一反愛玩的性格,衆人大惑不解。   心妍介紹敏智給守仁認識,守仁對他甚表欣賞,敏智得意。藍田回家途中遇上醫院中的黑社會分子,藍田竟交出金錢及提款咭給他來打發他。國柱利用休養期間以筆名「清風」開始專欄寫作,並漸爲人所留意。衆人探望國柱,國柱正式向朗平道謝,朗平欣慰。藍田見呂琦替男朋友借錢,情緒一時失控,對她破口大罵,呂琦傷心。   孝齊與雪芳竟在一日內三次相遇,大感驚訝。一男子暈倒街上被送院,在他體內發現可疑物,懷疑是毒品,藍田知道後竟將證物偷走,並欲毀滅證物,被孝齊發現。 第十一集 雪芳誤會孝齊有意中人   孝齊雖知藍田消滅罪證,但只是對她口頭警告。藍田喂一名婆婆吃飯,聽見她遭兒子虐打,令她不期然憶起童年不快的經曆。衆仁分一半沙律給甯生,又細心地幫她按摩。雪芳親手入廚炮了幾味好菜請孝齊吃飯,孝齊大贊她的廚藝,突然孝齊的電話響起,雪芳聽見孝齊要趕往接人,便以爲孝齊已有意中人。  孝齊的母親佩英苦口婆心勸他快點成家立室,孝齊不理。國柱嫌病房過于沈悶,駕輪椅往急症室視察,還向朗平道謝所送的三文魚。甯生特別買消夜孝敬安生,安生沒有半點動容,反而叫甯生不要跟護士們走在一起,要好好利用時間充實自己。   藍田到酒吧飲酒解悶,德廣上前阻止也告無效,還要求德廣陪她,德廣拒絕,藍田便隨手拉了一陌生男子往開房。藍田遭這名男子劫財劫色兼遺失身分證,被警方拘留,四處找人證明身分不獲,最後惟有找孝齊擔保,藍田沒有半句道謝更侮辱了孝齊一番,孝齊沈住氣開解藍田,令藍田終吐出當年曾遭人輪*的悲慘經曆。 第十二集 朗平因好友自殺身亡,朗平內疚   藍田聽從孝齊的勸告面對現實,下決心不再逃避藍興。新月問國柱在生死邊緣最記挂的是誰,國柱逃避響應,令她不滿。國柱駕車上班遇朗平,順道載她回醫院,怎料二人爲傾電話問題再度針鋒相對。朗平爲免被國柱譏諷,拒絕接聽好友KK來電訴說失戀。   安生被醫院派去倫敦出席研討會,孝齊托她順道將至美所需要的資料帶給他。KK燒炭自殺被送院,經努力搶救終告不治,朗平內疚。海天與女盈盈相依爲命,二人逛超級市場遇敏智,海天對敏智在其女兒面前買避孕套感尴尬。國柱知道KK死訊後,慨歎自己忽視一通電話的重要性。盈盈上運動課時暈倒送院,敏智認爲她患心肌炎需做手術,海天卻對他的判斷表懷疑。甯生勸安生把握在英國的機會與至美發展感情,安生不置可否。盈盈經手術後,情況良好,海天向敏智道謝並爲自己曾對他有成見而道歉。   新月在酒吧遇朗平,二人互相慰藉。藍田與雪芳均對孝齊有意,令他不知如何面對。衆女在餐廳講論自己對戀愛的態度,朗平說出如陷入三角戀時,將會與對方的女友成爲好朋友,似有所示。 第十三集 安生、至美空中救人   國柱與新月相約朗平及心妍打網球,國柱遇舊同學,並誤會他與朗平是一對,新月不以爲意。永全帶衆仁到街市買中草藥,怎料賣草藥老板劉伯突感呼吸困難,二人連忙將他送院,衆仁懷疑他因服用自制中藥不善致藥物中毒。心妍雖常被永全誤認作是姿禮,卻不介意,雪芳教她以樂觀態度看事物,令她有所悟。   安生與至美乘機回港,二人爲大家均曾是苦學生而惺惺相惜,突然機上一乘客因鲠親而發生一連串意外,一孕婦更被推倒,安生與至美合力向二人施展急救,終化險爲夷。安生回家,見甯生與勇明討論自己的舊戀情,不悅。   新月爲國柱准備燭光晚餐,卻勾起不快之回憶。敏智知道自己在心妍心目中的地位不及其父,想辦法努力奪取芳心。心妍駕車回醫院,至美卻要她讓出車位,心妍不悅,及後發現真相,釋懷。心妍因對一病人的判斷不被孝齊等認同,感不快,敏智上前開解。藍田與雪芳均對孝齊展示好意,令他感難以消受。至美在超級市場見一婦人沒現錢找數,欲替她解圍時,竟發現是故友徐嘉詠。 第十四集 至美的初戀情人   至美與嘉詠到餐廳聚舊,眼見其兩名兒子懂事,直覺她生活不如意。至美回家回憶當年與嘉詠兩小無猜的日子,原來她是至美的初戀情人,因當年至美赴外國升學而分開。安生接手一聲稱被劫受傷的孕婦,但她堅拒做手術,安生向孝齊要求申請法庭允准替她做手術,孝齊不允。安生眼睜睜看著嬰兒胎死腹中,感痛心。雪芳知道安生不快,上前開解她。雪芳吃過期食物中毒入院,衆人前往探望,藍田見孝齊對她表示關懷,不悅離開。  心妍一病人永仔患上血癌,敏智提議讓其父母再生小孩然後以臍帶血進行近親移植骨髓,可惜其父母早已離異。孝齊自知醫院中流傳他及藍田與雪芳的感情瓜葛,自感不懂處理感情,不敢入情關。永仔父親因怕惹怒現任女友,不肯答應再生小孩來救永仔,心妍頓感人情冷暖。   嘉詠的幼子輝輝在學校發生意外,幸輕傷敷藥可出院。嘉詠欲順道探望至美,但他卻正開醫務會議,唯有留下錢及糖果離開。嘉詠在醫院不慎絆倒,卻痛得不能動彈,國柱替她照X光,意外地發現她患上骨癌,至美知道後大表驚訝。 第十五集 至美全力助嘉詠   至美知道嘉詠拒絕接受癌病治療,千方百計取得她的聯絡方法,企圖說服她,但因著家庭經濟狀況,拒絕入院,並說出情願自己從來不知自己患癌。至美眼看嘉詠的情況,深深體會人生無常,雪芳以苦瓜來比喻人生開解他。至美爲了令嘉詠安心施手術,介紹新月給她,希望能助嘉詠丈夫阿權打官司取回被商業夥伴在大陸騙去的金錢,但嘉詠對在大陸打官司沒信心。新月提議找心妍的兄長志泓幫助,期望利用他與大陸的良好人際關系,受理阿權的官司。   安生在甯生安排下與至美報讀同一個中醫課程,可惜第一天上課至美因事缺席,安生略感失望。孝齊的舊補習學生阿堅看出他對雪芳有意,鼓勵他追求她,孝齊不置可否。心妍對嘉詠打官司一事甚爲著緊,令身邊的人感奇怪。嘉詠找安生,覺得她與至美合襯,安生聽後心甜,二人更討論起至美性格。嘉詠接受化療的效果並不理想,經海天的診斷,唯有切除被癌細胞侵蝕的左腳,才可徹底治療,嘉詠爲了兩名兒子,只好接受手術,但要求至美在她施手術時一直守護在旁。 第十六集 嘉詠逝世   至美爲了嘉詠,四出搜購橡皮糖,新月亦被感動。嘉詠從伊華口中知道其子佳佳患有腎病,感慨母親對子女的愛是無限接納,卻未必得著同樣的回報。新月對「清風」的專欄大表贊賞,並借他來與國柱比較,國柱強忍笑意不表露身分。敏智醉心于投資買賣中,心妍感與他的思想距離愈來愈大,漸漸疏遠他。   國柱勸孝齊多參與同事間的社交活動,二人均感自己非懂得表達自我之人。嘉詠手術後,至美仍未能放下心頭大石,心妍大表關心,安生察覺她對至美體貼的表現。嘉詠的手術後醒來,見衆人關心自己、至美送上黑色橡皮糖,以及得知阿權的官司順利,高興不已。   國柱發現朗平竟對著咖啡販賣機說話,不禁取笑一番,怎料咖啡機竟恰巧地回複正常,令他大感意外。嘉詠積極學習運用義肢走路,本來一家人樂也融融准備迎接新生活,但天意弄人,嘉詠癌細胞擴散至胸腔,至美大感難過。嘉詠的病情令新月大歎人生無常,國柱忙加慰藉。嘉詠堅強的接受電療,並以平靜的心安排自己的身後事。 第十七集 佩英慢車撞傷永全   孝齊母佩英獨自駕車出外,險撞倒在路中正爲購物方向而猶豫不決的永全,雙雙被送入院,幸無大礙但需留院觀察,佩英在醫院內看事事不滿意,其氣焰亦使人感難以服侍,相反永全則風趣幽默與衆人談笑風生,令醫院內充滿歡樂。國柱和朗平在有意無意間逃避對方,隱隱察覺自己對對方有微妙感覺。佩英見永全說笑話給病友聽,只覺他俗不可耐,但永全卻已忘了她是誰。  安生替朋友做子宮檢查,二人就婚姻及生育問題,規勸對方把握眼前機會。至美出席中醫課程,安生對他從未上課卻能對導師的問題答得頭頭是道,大感佩服,課後二人一起晚飯,安生說出當年因不能接受忘年戀而錯過大好良緣。朗平決定和衆仁發展關系,藉此忘記國柱,但衆仁卻察覺她並非真心喜歡自己。敏智與心妍家人相處融洽,但心妍卻對他們沈醉于投資賭博等事不感興趣,甯願看雜志上至美的訪問,守仁看見亦開始對至美發生興趣。朗平突感眼部不適,國柱上前幫助,朗平終壓抑不住愛意,主動獻吻,並試出他其實同樣喜歡自己。 第十八集 心妍錯怪下屬 (電視劇劇網 )   朗平遇國柱,欲以開玩笑來掩飾前一夜的真情流露。藍田回家發現遭恐嚇,本欲告訴孝齊卻苦無機會。敏智無意中發現與守義有生意來往的Uncle Wu侵犯其女兒Kitty,使計令他惡行無所遁形,衆人大表贊賞,心妍亦改變先前對他冷漠的態度。   孝齊欲邀請雪芳吃飯,怎料海天卻突然有事找雪芳幫忙,孝齊無奈。心妍吩咐實習醫生高美婷翻查病曆報告,甯生知美婷有事,但礙于自己亦忙于修改安生要求的報告,故托實習醫生李若愚幫助,但他卻因工作過倦,沒放在心上。護士們猜測誰是「清風」,至美猜到是國柱。   雪芳令瑩瑩答允以後不再說謊,並向海天道歉,海天感激。佳佳本有機會換腎,卻在手術前替瑩瑩買糖因而生病,失去了換腎機會,伊華傷心不已,海天知道後深感難過。   美婷欲向心妍告假,卻遭她連番指責,甯生終忍不住說出美婷要去探望她那因喪母而受刺激送院的妹妹,心妍始知錯怪了美婷。甯生感醫生工作壓力大,欲辭職,國柱開解她。心妍感自己不近人情,至美從中開解她。 第十九集 孝齊解開多年心結   藝人彤彤爲單親媽咪,其初生女兒忽然暴斃,安生認爲死因有可疑,勇明以彤彤疏忽照顧嬰兒將她拘捕,甯生覺他冷血,相信彤彤只是無心之失。衆仁礙于職業操守不能公開彤彤的事,但爲滿足衆人八卦心理,講出有關她的新聞,安生只覺他浪費時間閱讀娛樂新聞。   著名腦科教授Dr.Ing到訪,曾是他學生的孝齊緊張地率衆主管迎接。Dr.Ing在試用跑步機時心髒病發暈倒,經診斷還發現他患上輕度老人癡呆症,孝齊雖仍對他當年歧視及針對自己而耿耿于懷,但見他毫不關心自己的健康卻感奇怪。Dr.Ing 指定要孝齊替他做手術,孝齊爲展示實力,欣然接受,敏智卻准備隨時接手。   衆人到Sunshine玩樂,怎料藍興突出現,藍田勇敢將他趕走,終明白到問題還是要自己解決。Dr.Ing的手術成功,對孝齊大表贊賞,並表白當年痛心他因男女感情而忽視學業前途,如今卻深感與摯愛分享成就的可貴,孝齊決向雪芳示愛,邀請她到家中作客,並親自下廚,又將她介紹給佩英。 第二十集 國柱、朗平情難自制   新月家中的冷氣機壞了,只好把仔仔暫時寄養在寵物屋。朗平買早餐後忘了取回零錢,竟令店員意外死亡,朗平難過。朗平陷入自責中,國柱上前開解,被告知自己便是「清風」。孝齊不斷打噎,向人求教止住打噎方法,至美巧計憑此試出孝齊與雪芳正在蜜運中。和平與藍田見呂琦問安生最有效的避孕方法,上前規勸她,怎料實況與之相反,氣壞二人。  新月在彤彤殺嬰一案,因控方把握有力證據而打輸官司,心情惡劣,致電給朗平,二人互吐苦況,友誼又邁進一步。永仔父母爲了永仔願再次懷孕,並對衆人講出心路曆程,甯生感冥冥中有主宰。永仔有救,心妍雀躍不已第一時間通知至美,國柱看在眼內。國柱爲新月,說自己便是「清風」,可以爲她寫喜歡的題目。   雪芳知道佩英會送禮物給合眼緣的人時,忐忑不安,孝齊卻滿有信心。朗平與國柱不約而同到新月家修理冷氣機,當電視報道有關店員之死的新聞時,朗平失控痛哭,國柱連忙安慰,二人情不禁下發生關系…… 第二十一集 安生重遇薄情郎   衆仁上班途中見一懷孕少婦Apple因醉酒駕駛而發生意外,經急救後需立即施手術取出胎兒,安生見Apple後,心神恍惚,甯生感奇怪,及至見到高樂來探望Apple時才釋然,原來高樂便是安生的舊男友。甯生見安生要替情敵做手術仍能保持冷靜,大歎自愧不如。Peter因忘記了提款機密碼取不到錢,欲向衆人借貸,衆人卻以爲他借錢去賭,無人相信他,只有呂琦同情他。   律師溫美君到醫院替富商辦理遺囑,她英明果斷的表現,令至美留下深刻印象。新月在工作上再遇打擊,致電朗平傾訴,朗平開導她。安生替Apple剖腹取出嬰兒後,衆人嘩然。高樂發現Apple不忠,欲與安生再續前緣,安生拒絕。安生發覺自己因不甘心而苦候高樂多年,到現在才夢醒,終壓抑不住情緒,向衆仁大吐心事。朗平從呂琦口中知她男友阿輝一腳踏兩船,更認定他是存心詐騙呂琦金錢。Peter約了呂琦晚飯,卻抵不住誘惑去賭錢而爽約。呂琦沒錢賣單,致電藍田求救。仔仔在寵物店失蹤,新月遍尋不獲,國柱從中安慰,但她卻十分平靜,國柱大惑不解。 第二十二集 敏智被揭發有私生子   國柱爲彌補對新月感情上的虧欠,經常留宿新月家,令她起疑,國柱惟有推說代替仔仔陪她。國柱因撰寫《清風》專欄大受歡迎而被邀請往電視台做訪問,卻裝出愛理不理的樣子,被至美等取笑一番。敏智接受權威雜志訪問,備受醫院上下稱贊,敏智倍感得意。衆仁對安生有意,留意她的喜好,望拉近二人距離。雪芳帶佩英到社區中心希望擴她的社交圈子,一小孩在社區中心撞向佩英後暈倒抽筋,在場的永全頓成了救人英雄。   勇明一心打算先升職後結婚,但腳部經常抽筋,甚至開始影響其工作。衆人熱鬧地在酒吧收看國柱接受電視台訪問,與此同時,律師溫美君亦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訪問。勇明看醫生才知患上遺傳性肌肉萎縮,沮喪不已。至美在街上見一婆婆跌傷,堅持要她到醫院檢查,萬料不到因此揭發了敏智原來有一私生子。敏智以爲至美刻意調查自己,直斥他另有居心,至美無奈。衆人到Sunshine慶祝和平生辰,敏智爲掩飾與心妍感情出現問題,若無其事地獨自到賀,怎料心妍與至美突然雙雙出現生日會,敏智大感不是味兒。 第二十三集 敏智冷酷待心妍   衆人爲和平慶祝生日後,各懷心事匆匆離開Sunshine。朗平看出心妍與敏智感情有異,更憑她的話發現她已不愛敏智。勇明因腳患心情惡劣,加上不上負累甯生,對她態度冷寞。敏智帶同新女朋友在醫院出現,令心妍非常尴尬。勇明爲醫腳患找至美求助,並要求他保守秘密。心妍成熟處理感情事,公私分明,令醫院上下人深感佩服。心妍找敏智欲說清楚二人關系,敏智卻先發制人講出心妍已移情別戀,並要跟她分手,還說離開她有如切除了腫瘤般輕松,心妍開始懷疑他是因爲自己是何守仁之女才追求自己,但敏智卻不肯作正面答複,令她心情紊亂。  心妍返家,發現自己一直備受家人溺愛,感到不是味兒,並冷靜地向衆人宣布與敏智分手了。美君見勇明步出法院後抽筋,將他送院。甯生知道勇明患上惡疾後,四出尋求良方醫他的病,更向衆人借閱關于經脈的典籍,心力交瘁,但勇明不領情還向她發脾氣。心妍因敏智一番話,對自我價值與身份大感混淆,將自己關在家中多日,守仁爲了她特地到醫院找至美前往開解她。 第二十四集 心妍重拾自我   守仁爲答謝至美前來幫助心妍,開出未寫上空白支票給他,至美婉拒。心妍的自我價值得不到肯定和認同,鬥志消沈,至美開導她。守仁傳呼敏智,但他卻不複機,守義認爲他在耍手段,守仁作出決定。敏智見守仁傳呼,露出自信笑容深信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與女伴雙雙前赴巴黎度假。至美知甯生擔心勇明病況,雖身心俱疲仍通宵爲她找有關資料。勇明聽至美講解後明白自己病情,心情沈重。Peter請呂琦等吃飯,藍田與和平看出他對呂琦有意,呂琦卻不以爲然。心妍決定重返醫院工作,卻在無意中聽到別人對自己的評語,感到不快,朗平開導她。   孝齊提議國柱到社區中心主持醫學講座,國柱卻諸多推搪,孝齊惟有另覓人選。心妍因找不到敏智而求助于甯生,當知道他真的在法國風流快活時,大感傷心。心妍以爲至美會一直安慰自己,任性地作出無理要求,至美怒斥她不配當醫生。國柱和新月到酒吧消遣,碰見美君,兩人匆匆一面離去。心妍被至美斥責,自我反省後終尋回自我,守仁感安慰。 第二十五集 新月入院有意外發現   心妍終恢複朝氣返會醫院工作,至美欣慰。孝齊因趕時間先行返醫院,雪芳不悅。美君正式到律師樓工作,發現上司Donald對新月寵愛有加而感羨慕。國柱與新月遇交通事故,國柱本能反應令新月受傷,傷勢無大礙,但她卻另有發現。甯生爲勇明而悶悶不樂,美婷與若愚上前開解她。甯生鼓勵衆仁追求安生,衆人卻不肯承認對她有意。Peter遇劫受傷,孝齊探望他並勸他珍惜前途。勇明上司爲他健康?想建議他轉爲文職,勇明難受。至美見女工清嬸的兒子強仔眼睛出現問題,要替他立刻做檢查。衆仁好心替朗平保管手表,並請心妍將之交回,沒料好心卻做壞事。國柱忙了大半天後探望新月,新月責他從沒留意自己喜好,問他是否愛自己,國柱無語。   孝齊沒留意到雪芳不快,雪芳責備他不理身邊人的感受,後悔與他拉近了距離。甯生悄悄爲勇明收拾房子,更說出肺腑之言,勇明終受感動。衆仁向安生示愛,安生斷然拒絕。強仔被驗出腦內有血管瘤,心妍對至美的細心觀察大表贊賞,心妍向至美示愛,令他不知所措。 第二十六集 新月國柱決裂   至美與國柱同受感情困擾,二人同病相憐。心妍嘗試平民化生活,深深體會開心無價,守仁卻猜出她找到可以分享快樂的人。雪芳對孝齊冷漠,令他大感失落。國柱在專欄中公開向新月道歉,希望能挽回芳心,但她卻行蹤杳然。敏智休假後回醫院工作,見心妍並沒受感情所困擾,大感意外。勇明經上司推薦到律師樓面試,卻遇上一惡人到律師樓搗亂,勇明上前將他制服,美君見他能面對現實甚表欣賞。敏智遇心妍,體貼地關心她,心妍對他與廣告大王女兒拍拖並無不悅,還多謝他助自己重拾自我。一高齡孕婦甯冒險要産子,安生被其感動,爲她安排有關護理程序,衆仁見狀指她不及孕婦勇敢,無膽入情關。  新月終致電國柱,指出他與朗平及美君的關系,又說他與朗平偶然想念對方會是另一種浪漫,國柱無語。當國柱知道至美與新月曾有一夜情,感到愕然。衆仁被永全揭穿心事,更指安生爲逃避他而不上中醫課。永全與佩英志趣相投,二人共進晚膳,暢談甚歡。國柱見新月將日用品以包裹寄回,無奈。 第二十七集 孝齊的弟弟   永全染上重感冒,欲把握機會致電前妻向她道歉,但她一聽見永全的聲音便挂線,永全無奈。吸食鴉片多年的藥油廠老板曾伯因病送院,其子欲乘機勸他戒毒,但其妻則不想勉強他。衆人爲曾伯應否戒除毒瘾講出見解,朗平卻將愛情與鴉片相題並論。國柱不惜說謊來試探至美與新月的關系,卻得不到結果。孝齊同父異母之弟孝忠來港辦理承繼父親的遺産的事宜,但原來孝齊一直隱瞞佩英孝忠的存在,直至雪芳無意中將向她透露孝忠遇意外入院,佩英才知丈夫有一私生子,大受打擊。曾伯之子不堪父親受苦終願意讓他服用鴉片,但曾伯卻爲了愛子願意接受戒毒,敏智見其父子情深,激發他致電親子表達關心。佩英探望永全,想到一直被深愛的人蒙騙不禁悲從中來,永全開導她。   佩英在律師樓巧遇孝忠,二人初感尴尬,但最後佩英主動向他打招呼,並關心他,孝忠感動。甯生雖知安生刻意躲避衆仁,但仍鼓勵他不要放棄。心妍被病人家屬無理取鬧,心情苦悶欲找至美傾訴,卻沒有找到,想起他曾說過的河馬玩具,于是出外購買,並從玩具中得到啓示。 第二十八集 敏智被謠言所困   國柱爲智美的話輾轉反側,欲找新月,不果。敏智移情別戀追求富家女慈,慈更勸他棄醫從商,敏智婉拒。一少年在打機時突然中風,其父母十分擔心,並互相指責不懂教養兒子。佳佳終于等到換腎機會,伊華既高興又擔心。大量針對敏智的傳真發送至醫院及各大傳媒,敏智的病人們恐他受流言影響,紛紛取消手術,令他大感震怒,並猜想是至美所爲。一婦人許太因嬰兒夭折郁郁寡歡,卻見潘太生了三胞胎,許太乘安生不察抱走其中一嬰孩,安生發現後大驚失色。敏智終于知道是誰發放流言,卻苦無證據指控他。敏智心神恍惚,在超級市場購物時無意中將糖果放在身上,更被控告偷竊,幸心妍替他保釋。孝齊爲醫院的事故身心俱疲,雪芳上前開導。   許太終將小孩抱回醫院,衆人頓籲一口氣。安生見衆仁爲了陪自己尋找許太而導致皮膚敏感,二人在山草藥店中相遇,安生卻不肯承認爲他買藥。敏智被判無罪,並知道已有證據起訴毀謗他的人,心情豁然開朗。敏智得悉至美爲他發起全院聯署證明自己的人格後,向他致謝。 第二十九集 國柱與美君的神秘關系   國柱在電視台擔任醫學節目客座主持,大受歡迎,令他沾沾自喜。衆人往酒吧消遣,離去時,至美主動送朗平回家,令心妍誤會以爲他逃避自己。國柱打長途電話找母親畢芬妮,不果。美君代表病人控告醫院疏忽,國柱公事公辦的態度令美君生氣,沖口說出二人已婚的事實,心妍與至美愕然。甯生爲了勇明徹夜未眠,又向衆仁請教用針炙的成效,衆仁見狀請纓替她分析資料。伊華從佳佳口中得知海天非常關心愛他,隱覺不妥。醫院中各人盡心照顧及關心病人,而和平更與其中一富商建立友誼。至美從國柱口中證實了他與美君的關系,只感他對感情不負責任。  勇明約會甯生亦不忘接美君飛機,甯生看在眼裏。國柱始終未能聯絡芬妮,原來她已悄悄回港,國柱回家方知她在家樓下等候多時。甯生與勇明接吻後突然提出分手,勇明不明所以。甯生爲免安生知道自己跟勇明分手,到朗平家中過夜,兩人促膝談心時,無意中觸痛朗平對國柱的感情。芬妮任性地收看深宵節目,電視機聲浪更惹來其他住戶投訴,氣壞國柱。 第三十集 新月的明信片   芬妮的天真熱情性格,往往令國柱感到尴尬,至美卻不以爲然。勇明向美君請纓前往泰國找一重要證人Tony回港作證,美君甚爲欣賞。富商之妻專程來港找和平晦氣,指她導致其家變,孝齊下令和平放大假。孝齊一直誤會海天對雪芳有意,其實海天的對象是伊華,雪芳乘機揶揄孝齊一番。國柱找不到芬妮,隱覺不妥,果然芬妮與一男子在街頭起爭執且受傷送院,衆人知芬妮是國柱母親,大感詫異。一少女林小薇因肝硬化需近親捐肝才可救活,但其父母皆是肝炎帶菌者不能捐贈,其母提出薇的弱智姊姊小雲願意捐出肝髒,心妍反對,美婷卻提出相反意見,心妍不滿。心妍與小雲傾談後,終被她所感動並同意替她做手術,更明白到自己處事太主觀。   電視台主持提議國柱進軍司儀界發展,國柱婉拒。朗平車輪爆胎,國柱路過上前協助,二人更大談感情事,至美看到以爲二人藕斷絲連。勇明帶Tony找安生取藥,甯生大感不滿。Tony在出庭作證前被殺,美君大感泄氣,勇明上前開解。國柱無意中發現新月一直與至美有秘密往來,開始猜妒至美。 第三十一集 國柱、至美反目   國柱對至美冷嘲熱諷,令他十分困惑。心妍將至美給她的電話留言保留起來,守義發現後取笑她。美君因證人被殺欲放棄,勇明卻努力不懈尋找新證據,令她非常感動。Donald的太太Jessica因多年來不育,決定接受人工受孕,Donald卻不同意,幸得美君從中調停。衆仁母親江紅因腹痛送院檢查,安生建議她做手術取出腫瘤。和平決定辭職跟住院商人發展感情,藍田只覺她對感情太兒戲。美君不察正與國柱同乘升降機,向甯生坦言對勇明及國柱的感情,其後發現國柱與朗平身後,四人都覺尴尬。芬妮盛贊至美,更拿他與國柱比較,國柱不悅。至美以爲國柱心情不佳,欲上前開導,國柱試探他與新月的關系,二人因誤會向對方揮拳。江紅的腫瘤竟然是石胎,衆仁頓感人生機遇難料,安生卻取笑他多愁善感。   至美找德廣,見他能灑脫地面對感情,感到佩服。勇明帶著新證據去美君家研究,並乘機向她示愛,卻未獲她接受。甯生發現勇明竟在美君家,懷疑二人有染,拂袖而去。國柱突向孝齊辭職,至美找他問個明白,國柱冷酷地表示後悔在工作地方建立友誼與感情。 第三十二集 芬妮患癌   至美爲與國柱爭執而郁郁寡歡,心妍主動關心他。國柱在酒吧遇朗平,二人酒後再次發生關系,國柱後悔不已。社團大佬被襲重傷入院,手下哥斯拉恐嚇至美若他拯救不力便要他陪葬,但大佬終傷重身亡。孝齊欲挽留國柱,不果。芬妮到醫院找國柱,並要他請假一同旅行,國柱忍不住責備她做事沒計劃。永仔母親産下嬰兒用其臍帶血救永仔,至美向永仔父母講解永仔情況。丁紅多謝安生的治療,並對她說出後悔當年因自己不接受衆仁與年紀較大的女友拍拖而拆散鴛鴦。衆仁高興地向甯生表示已得家人支持,重新找回追求安生的信心,但甯生只記挂與勇明逝去的感情,且忍不住痛哭起來。  至美心神恍惚,到Sunshine吃飯忘了帶錢包,卻巧遇美君。心妍聞訊得知哥斯拉逃獄,擔心至美安危,欲找他,不果。至美回家才知心妍通宵冒雨等自己,終被她所感動並接受其愛意。芬妮與美君相聚,芬妮突感不適被送入院,無意中揭發她患了胃癌的秘密,國柱知道後頓感晴天霹雳。芬妮感到時日無多,欲告訴國柱他的父親是個怎樣的人,卻遭他喝止。 第三十三集 國柱學習與人相處   芬妮以樂觀態度面對自己患癌,海天提議她試服新藥,令她重燃希望。朗平因與國柱關系被護士們排斥,雪芳見狀,上前安慰她。國柱心情煩燥欲找朗平傾訴,但她卻不想再與他糾纏下去,拒絕接聽他的來電。孝齊替芬妮安排懷舊舞會,並約同永全、佩英、雪芳等一起,國柱見芬妮盡興亦感欣慰。雪芳見孝齊與芬妮跳舞合拍,感覺有點酸溜溜,向孝齊大發脾氣卻又自感小器,孝齊安慰她令她心甜。國柱放大假陪芬妮,芬妮自知惹國柱厭煩亦感難過,國柱見狀亦不忍再責她。朗平赴美散心,甯生送行,二人打賭誰感情傷口較快痊愈。守義突然心髒病發,返魂乏術,衆人十分傷心,至美安慰心妍。芬妮與國柱郊遊,國柱主動問芬妮自己生父來曆,令她大感寬慰,暢談往事。   守仁找至美做身體檢查,並向他道出心底話。至美打破隔閡主動關心國柱,令他感欣慰。一少婦在美君的律師樓動筆簽離婚書後跳樓自殺,美君目睹一切大受沖擊,國柱上前安慰她。哥斯拉爲替大佬報仇,一直偷偷跟蹤美,但他卻懵然不知。 第三十四集 甯生遇襲   至美情緒低落,心妍將河馬玩具送給至美,藉以鼓勵他。急症室來了一位垂死的男童,經國柱锲而不舍搶救後終將他救回,衆仁及敏智乘機遊說他留下,不果。勇明懷念與甯生相處的日子,決定追回她,卻不知怎開口,于是送花表心意。勇明等不到甯生的回複,借酒消愁,卻因醉酒駕駛發生車禍受傷送院。孝齊感到國柱無意留任問衆仁意見,衆仁有信心能勝任國柱的職位。至美陪甯生購物,知她有意拉攏衆仁及安生。美君主動告訴甯生勇明醉酒傷人的官司勝算甚高,甯生感激。甯生無意中發現勇明送給自己的心意卡,很是感動,前往探望他,不果。   哥斯拉到醫院襲擊至美,幸國柱及時出現,將他擊退,當國柱發現至美並無受傷卻身上有血時,懷疑還有其他受害者。安生在梯間發現甯生時,甯生已奄奄一息。而哥斯拉亦因墮樓受傷,被送進急症室,孝齊責備衆仁只顧搶救甯生,衆仁無奈協助至美搶救哥斯拉。勇明驚聞噩耗,趕至急症室剛好見甯生被送往深切治療部,安生一反常理上前搶救哥斯拉。 第三十五集 痛失至親、摯愛   甯生危在旦夕,國柱爲拯救她不惜違反手術正常程序,手術終告完成,但甯生仍未渡過危險期,安生陪伴在側。甯生醒來,對勇明講出心底話後離世,勇明傷心不已。至于哥斯拉則只受重傷,生命沒有大礙。至美知甯生因自己而死,自責。勇明從甯生生前寫給自己的鼓勵信,知她的遺願,決定重新站起來投入工作。各人因甯生突遭意外,心情沈重,但醫院公關Yvonne一番話,令安生積極投入工作,一衆擔心不已。國柱再次請求辭職,孝齊以爲他是因未按程序做手術而引疚辭職,國柱則表示除此以外還希望可多陪伴芬妮。美君探望芬妮,國柱才知她在美國時常照顧芬妮。至美將甯生之死歸咎于自己,情緒久久未能平複,幸有心妍在旁安慰。國柱問朗平是否因自己而離開醫院,朗平將感受說出,二人重又做朋友。  美君知芬妮想吃自己所煮的芝士?龍蝦,決定爲她完成心願,可惜芬妮最終敵不過病魔,國柱目送她最後一程。國柱茫然地走到育嬰房,發現安生躲在一角飲泣,忙上前安慰。安生、國柱、勇明及朗平等人驟失至親及最好的朋友,均感難過。 第三十六集 孝齊求婚成功   國柱見衆仁處事積極,欲舉薦他升任自己的職位,孝齊卻有更好的提議。至美在研討會上遇張家裕介紹無國界醫生,才知他悄悄回港,並打算留港發展,填補國柱之空缺。敏智決定結婚,並棄醫從商,孝齊對他作出正面鼓勵,令他十分感動。家裕不知至美與國柱和,興高采烈地找二人到舊日聚腳點聚舊,二人甚爲拘謹。朗平見心妍緊張至美,說出自己的愛情觀,心妍不以爲然。安生從甯生的遺物中,才開始了解及懂得欣賞她,深感遺憾。安生與伊華皆感到對方需要一個伴兒,奈何身邊出現的人選卻未能爲自己所接受。孝齊帶雪芳到保齡球場玩耍後,大樂,孝齊乘機向她求婚,雪芳含蓄的回應令孝齊喜上眉梢。   藍田在酒吧解悶遇德廣,二人言談間甚爲投契。美君從Donald對官司的態度,終明白自己對國柱的感情,找國柱說清楚後決定回美定居及發展事業。勇明得美君作辯方律師,終判無罪釋放,並決定重新做人。衆人往Sunshine消遺,國柱與至美合作打籃球,芥蒂漸消。正當大家玩得興高采烈之際,心妍獨個兒在餐廳准備食物,卻突然抽筋,倒在地上。 第三十七集 心妍得遺傳病   至美回到餐廳發現心妍不見了,衆人感到擔心。心妍自知遺傳了母親的癫痫症,內心驚恐萬分,獨個兒躲起來。至美及心妍家人屢次留言給心妍卻得不到回複,恐她遭意外。永全在街上遇心妍並與她共進午餐,心妍終糾正永全自己不是姿禮。至美知永全曾遇心妍,即緊張詢問她的下落,卻不得要領。   國柱問美君對勇明感覺,但她卻以不欲發展有汙點的感情而表示不可能,並對甯生之死而自責,國柱安慰她。勇明陪安生拜祭甯生後,學甯生般稱呼安生,又制造機會給安生與衆仁。敏智發現朗平駕駛心妍的汽車,決定跟縱她。心妍告訴朗平欲離開香港,而朗平亦告知決定做未婚媽媽,二人鼓勵對方要無悔地過人生。家裕因病人對自己的信心而十分感慨:一病人因對他不信任而延誤醫治,以致失去被細菌侵食的一條腿;而另一在深切治療房長達一年的病人,卻因信任他而病情終得有所進展,令他深深感受到人與人之關鍵難以建立信任關系。國柱突然發現朗平有孕,不知所措。至美按敏智提供的資料找到心妍,心妍先厲言對他但最終將內心恐懼講出,其後再次病發。 第三十八集 國柱對朗平呵護備至   心妍醒來見志泓向她講出自己的感受,志泓安慰她。至美向守仁透露雖有信心替心妍做手術根治她的病,但奈何心妍對一切已失去信心。至美回想自己過往的感情生活,思潮起伏,到酒吧找朋友解悶,不果。家裕不經意透露自己已婚,國柱卻認爲結婚只是爲了下一代著想。   一新娘要新郎攀窗來接新娘表誠意,怎料失足墮樓被送院,因新郎有多處傷患,需接受多個手術,新娘懊悔不已。敏智與至美談論新郎病情,至美相信會有奇迹出現,敏智則躊躇滿志地說要在商界締造神話,與他分庭抗禮,還鼓勵他助心妍渡難關。永仔康複後到醫院探望各人,更邀請衆人參加自己的生日會。安生對至美講出夢境,至美知道其實她刻意安慰自已,很是感動。國柱因朗平有孕,專誠約會她共晉晚餐,並對她呵護備至,朗平受落。安生想念甯生不慎弄傷足踝,到急症室求診,衆仁處事成熟令她對他刮目相看,而衆仁對她的體貼更令她甜在心頭。永仔生日會當日,至美因公事遲到,心妍不悅,還指他對自己並無真感情,責他根本不愛自己,至美欲辯無從。第三十九集 衆仁、安生患難試真情   志泓感到自己不能幫助心妍而難過,守仁安慰他。孝齊從公關口中得知雪芳對一行徑古怪之婆婆付出超過社工應有的關心,欲讓他勸雪芳放棄婆婆的個案,但孝齊卻對她的堅持大表贊賞。國柱離開醫院後,全身投入電視圈主持節目,但又覺得格格不入,到酒吧解悶。勇明向國柱表示人總是不懂珍惜眼前人,國柱略有所悟。朗平發現國柱對新月仍未忘情,將大門鎖匙歸還並向他說出BB的真相,兩人解除心結恢複友誼。   哥斯拉因謀殺罪成立被判終身監禁,安生與勇明感到安慰。一醋夫爲妻紅杏出場而到餐廳追斬其妻,在場的衆仁爲制止他受傷,朗平亦在推撞間作小産,安生接報到場才知道衆仁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重要,決定?開成見接受他的愛意。   至美在下班後,知道有兩病人危急要做腦部手術,放心不下留院協助。敏智帶同未婚妻到Sunshine跟衆人向心妍餞別,心妍知至美不來,不快。至美因心妍對自己的不諒解而感難受,孝齊以個人經驗勸他找回心妍。 第四十集 有愛就有奇迹   心妍決定不理會任何人的勸告,起程赴美就醫,敏智到機場送行,而至美則因公事不能送機,令她對他徹底失望,就連留言也一並洗掉。國柱探望朗平,朗平講出當日肇事的感覺,又勸他找新月,但國柱卻說不懂如何面對她,朗平唯有硬著頭皮致電新月。家裕機緣巧合再遇當年抛棄自己和母親的父親,見他如今流落街頭非常感慨,家裕感激至美當日鼓勵自己,使他最終能當上醫生。永全在中醫班成績優異,令衆人大感詫異及鼓舞。安生仍介意別人對自己及衆仁姊弟戀的目光,幸得衆仁不斷鼓勵,安生終安心發展兩人感情。   心妍突然回港向至美剖白感情,至美決定爲她做手術。國柱有感自己不適合做娛樂圈,決定重返醫院工作,並和家裕分擔急症室的繁重工作。心妍手術後醒來,將夢境說出,令至美驚訝不已。衆人開心地在醫院開舞會慶祝聖誕,敏智亦回來與衆人慶祝。至美駕車看日出,突然眼前出現奇景;國柱不單見到奇景,還見到意想不到的人,喜不自勝,原來只要有愛就真的會有奇迹出現。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清涼夏日的公主模特兒
感受風帶來的氣息
清純甜美生活寫真
小卷映像私房
〓 禅 〓
五月行走藏南(2)
西子湖
箭扣長城
 
2010-05-22 09:00:18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