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疼痛的幸福》分集劇情簡介第1-24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來源:互聯網  2013-05-18 21:04:41  評論

被小丈夫哄回家的水萍,當了沒有半天的女皇,就被滿屋子裏的糊鍋味道嗆的無法呼吸。原來馮達達爲了讓她高興,熱情的熬了一鍋小米粥,那成想從未幹過家務和做過飯的馮達達,水放少了,而且他還早早地在鍋裏放了糖,點上火後,馮達達就又開始了他的電腦遊戲大戰。早就忘了火上的粥鍋了。結果就是煙霧刺鼻,黑黑的糊鍋,在加上比糊鍋還要黑的水萍臉。馮達達不該如何是好。這時一慣趕巧的水靈來了,看到屋裏的這一切,水靈在姐姐還沒說什麽的情況下,瞪著火眼向馮達達開炮了,沒想到的是水萍竟笑著說,沒關系,一回生二回熟,多幹幾回就會了。馮達達有開心的撲向老妻,嘴裏湧出蜜語來。

陳菁菁發火回到自己屋裏後,開始發起了莫明的低燒,這下可急壞了樂意,又不敢給陳菁菁吃藥,醫院陳菁菁又不去。這時胡母別有用心的請來了個老中醫,說是給兒媳婦把把脈搏,實際上是請人家來把把兒媳婦腹中的胎兒是男還是女,老中醫把完脈後,對著胡母做了個“女”的口型,臨走時還在胡母手上寫了個“女”,胡母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嘴張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望著老伴的遺像,一聲長歎響徹這個樓。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三集劇情

陳菁菁每日必讀的一本孕期指南掉到床下,她在趴下身子找的時候,意外的看到床下放著一把大菜刀,知道是胡母所爲,她有點發病似的憋足了勁將大床搬開,她突然感到腹部疼了一下,她馬上驚住了,同時也讓樂意嚇壞了,就這麽一個不小心,陳菁菁流血了,樂意氣急敗壞的將菜刀一把甩到胡母面前,帶著妻子就上醫院了,在醫院的走廊裏,郭開來和陳父輪番的斥責樂意。巧的是被來醫院取化驗單的呂水萍碰上,水萍順口說了一句“我真是明智呀”,更是將樂意推向深淵,更可氣的是水萍讓小丈夫馮達達故意在衆人面前爲其系鞋帶;

不知道內幕的陳父指著水萍說到“看看人家,這就是榜樣”,開始表達自己對胡家的強烈不滿。檢查期間,陳菁菁不斷的問大夫,能否看出是男是女。並表示不行的話,就放棄這個孩子,樂意摸著脖子,臉憋的通紅,突然提高了嗓門說道“我是孩子的父親,我說了算,不論男女,我都要,女孩我更愛,有人不愛招商銀行的嗎?幹嗎非弄個建設銀行!我都四十了,建設不了幾年了,我就家裏謝菜了。

樂意媽知道惹禍了,但想著自己一手養大的兒子,第一次這樣對待自己,心裏那滋味!打包准備離家出走。就在她拿著包要出門時,兒子樂意回來了,看著母親手中的包,樂意明白了這是要離家出走啊,于是娘倆進行了四十年以來最爲真切的長談。爲了驗證水靈是否真的愛上了表姐夫,郭開來想對水靈進行一些測試,于是他約來了水靈,告訴她表姐出了點意外,樂意當著大家是怎麽對待他表姐的等等,水靈不明白郭開來是什麽意思,以爲是郭再追求自己。水靈暗定一定幫助郭找個合適的女朋友。

水萍的孕期反應達到了一個如火如荼的境界,幾乎是柴米不進,讓馮達達簡直是毛了手腳,他打電話給在遠澳洲的母親求救,母親給他支著,讓他去請個保姆來照顧水萍,于是馮達達來到了保姆中介公司,請了個年輕的保姆,小保姆號稱是剛剛從家政轉科培訓班畢業的,家政方面什麽都會。馮達達興沖沖地將小保姆帶回了家。陳菁菁所在的牽手欄目,是一檔專爲大齡男女征婚的電視節目,因爲陳菁菁的關系,郭開來已經上了兩期節目了,這次電視台通知郭開來務必去他們組織的一個大型公園相親會。郭開來礙于表姐的面子,去了,沒成想,他和另外一個牙科醫生成了相親會上的香饽饽,只不過女孩子們沒有問上幾句話,就又開始咨詢去生孩子的問題來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四集劇情

馮達達請來的小護工,不僅不會做飯,護理水平還十分有限,每天耳朵上挂著耳機,喊她幾乎快將水萍的底氣全部耗盡。水萍讓馮達達打發她走,小護工哭訴地請求馮達達再給她一次機會,馮達達抹不開面子,只好求水萍再給她個機會。水萍索性離開了家去找水靈。敲開水靈的家門,姐妹倆都大吃一驚,水萍發現水靈屋裏有一個並不年輕的操著海歸口音的男子,穿著老頭衫,大褲衩,叉坐在桌前,正在奮力的撕扯著一只燒雞。

本想在妹妹家住幾日散散心修養一下的水萍,看到眼前的這個看似叔叔輩的老男人,立馬就精神了,甚至都忘了自己是個孕婦。開始同這個老同志進行了一番頗長的家長式的談話,談話期間,水萍那翻江倒海般的孕吐竟一次也沒有。面對水萍的審訊,海歸商人馬英水倒是十分坦然,被問到何時結婚時,他來了句還沒有打算過,水萍目光炯炯的刺到水靈的臉上,水靈刻意的回避著姐姐的目光。水萍看此情景毫不客氣的向馬英水下了逐客令。

水萍和水靈在馬離開後,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水萍疼斥水靈腦袋進水了,竟招來這麽一個騙吃騙喝騙住的,而且還摳摳唆唆的老大爺,水靈也毫不示弱,任水萍說什麽就三個字“我樂意”,水劇情介紹萍氣的說你這是瞎樂意,白樂意、胡樂意,你在那兒認識這麽個貨。水靈說:“是我姐夫介紹我認識的”,“你哪個姐夫”,“我就承認一個姐夫,樂意,胡樂意,我才不認你那個小白面哪!”。水萍噗的一口噴出了一堆液體,正中水靈的高高的胸脯上。

樂意媽做了很多好吃的,並親自送大陳菁菁的床頭,陳菁菁假裝熟睡,怕樂意媽對自己說些什麽話,樂意媽來回幾趟後,塞了張紙條到陳菁菁枕邊後黯然離家出走,沒成想卻被上門看女兒的陳父撞上。陳菁菁看了字條後,趕緊給樂意打電話,告訴他婆婆離家出走了,樂意趕緊往家趕,卻見到嶽父和自己的母親在街心花園中促膝長談,正欲上前偷聽,水靈的電話來了,只聽水靈喊到“姐夫快來,這要出人命了,我姐快不行了”。

馮達達找到老校友郭開來,說自己快崩潰了,爲什麽一個女人一懷孕肚子一變大,這脾氣也變大了?郭開來將馮達達塞進了孕期好丈夫培訓班去聽課。胡樂意跟妻子撒了個謊,直奔到了水靈家,一進門就發現水萍正虎著個臉等著他呢,胡樂意看到水萍這熟悉的目光,他的後背又習慣性的開始發冷汗了,這種感覺仿佛又讓他回到了從前。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五集劇情

馬英水是個年屆五十的海歸商人,以前做旅行社生意時同樂意相識,見大陸房地産市場火暴,于是開始炒房,樂意也是本著幫著水靈介紹客戶,才促成了二人相識,再往後,至于這個男人怎麽就住進了水靈家,樂意就全然不知了。樂意來到水靈家,聽到水萍質問,就說了:“就算我知道,我管的著嗎?你,你也管不了呀!”。水萍說:“那不行,這是我爸我媽留下的家産,要鬼混就到外邊去混,別在這,想在這間房子裏住,那就得名正言順,有名有分!他不是炒地産的嗎?

他應該有很多房子,他怎麽不到他自己的房子裏去住呀!”。水靈辯解到:“他的房子都出租了”。倆姐妹又開始唇槍舌劍的開戰了,樂意看此景象就說:“我才是沒名沒分的,我看我還是先撤吧”,“撤,是你撮合的,你想辦法吧,還炒房呢,我看就是噌房的,那麽大歲數了,跑這來玩什麽夕陽紅了”,“我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系”。水萍氣得沖進洗手間又是一番昏天黑地的嘔吐。

馮達達在郭開來的陪同下,將小護工退回中介公司,聽說郭開來是婦産醫院的醫生,中介公司內的保姆們一下子就圍了上來,有提生孩問題,也有求郭開來幫助找活的,更有甚者要求去郭家當保姆的。弄的郭苦笑不得。陳父應胡母的盛情邀請,住進了胡家,理由是胡母提出陳父做好女兒的心理輔導。樂意離開水靈家後,還真的實心實意的找到馬英水談話,關于他和水靈的關系,馬英水有些隨意的態度和壓根沒有想和水靈結婚的話,讓樂意也確實有些生氣,來了句:哪來的滾回哪兒去,別在我們這兒禍害大陸兒女。

談話不太理想,樂意又不好向水萍彙報,也不願意對水靈說實話怕她傷心,樂意一個人獨自在小飯館裏想,我怎麽這麽倒黴呀,現任妻子懷孕了,可懷上的可能是個女孩,母親不樂意,前任妻子都離婚了,怎麽前妻的事情還找到自己!。郁悶啊!陳菁菁連續幾日睡眠都不好,幾次喊著她與前夫女兒果果的名字,醒後就是低聲抽泣,樂意愁的在廁所裏整夜的抽煙。水萍突然到醫院找郭開來,直截了當的跟郭說要給他介紹個女朋友,而且告訴郭開來,這個人非常適合他……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六集劇情

水靈找到郭開來,稱有個特別合適的對象要介紹給他認識。水萍和小丈夫也表示要請郭開來吃飯,還叫上了水靈,水靈則想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讓她介紹個郭的女孩與郭開來見見面,于是一場頗具複雜意圖的飯局開始了,水萍已經暗地裏和小丈夫商量好了,要說和水靈與郭開來,讓他們倆最好能夠舊複燃,以此讓水靈放棄那個五十的海歸老扣男,而水靈則是另有打算,要當回月下老人,陪吃的當然還有胡樂意,雖然樂意根本就不想來,尤其是不想見到水萍和管水靈的事情,但水萍說了:“不爲水靈,你難道不想爲了你現任幸福的表弟的終身大事做的貢獻嗎?”,樂意只好陪坐。

在大家尴尬的就坐後,漸漸地明白對方意圖時,老扣男來電話了,水萍一把搶過電話,讓老扣男過來付賬。此舉招來水靈的怒目,小丈夫一言不發,郭開來和相親女有些尴尬,樂意則如跳梁小醜似的不停在中間打圓場說:“給我個機會,我買單“,水萍不客氣地說:“你累不累呀,都快當爹的人了,怎麽還是這麽不懂人事!”,樂意被水萍的話噎的半晌沒說話,沒過一會馬扣扣穿著片鞋,斜挎著個大帆布包進來了,一落座就感到氣氛不對,很是尴尬,樂意的存在讓他找到了求命草,他又是給大家加菜,又是給大家添茶,水萍直截了當的開炮了:“樂意,你問問他,想好了沒有?打算什麽時候娶水靈啊?”。樂意打圓場的說:“這是他們倆的私事,他們倆私下商量,私下商量,”。馬英水眉笑顔開的說:“對,知我者,老弟也,私下商量,”。水萍不一不饒:“你們的私下商量,不行,這會你就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你到底娶還是不娶水靈”。水靈起身離去,水萍:想逃避呀,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水靈:你別怎麽累行不行呀,多操點心管好你的大兒子,還有你肚子裏沒有出生的小兒子吧。水萍騰的一下跳了起來,馮達達看到妻子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趕緊上前扶著水萍說到:水萍,別動氣,要不咱們還是先走吧,就是就是,大家附和道,郭開來:今天我請客,大家都是爲了我,我也表個態度,也希望這位女士能給我個機會咱們洽談洽談,也不枉費大家一片心意,你說呢?姑娘很識趣的點了點頭,就這時,樂意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說,母親電話裏聲音都顫抖了,“你快回來吧,你媳婦她出血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七集劇情

醫院急診室裏,樂意扶著面色有些蒼白的陳菁菁,進了B超室。醫生看後和郭開來交談了一會。郭來到樂意和表姐跟前說:“有點先兆流産,”樂意媽一聽流産,一個屁股就攤坐在地上了,郭開來馬上解釋說:“這只是先兆,孩子的台心等都還正常,你們回家後一定讓我姐靜養”,能保住嗎?樂意問到,郭說:這就不好說了,但願吧。回家後,陳菁菁入睡後,樂意和胡媽,還有陳父三人開了個小小的家庭會議,三人心情越說越沈重,樂意媽不停地掉眼淚,讓樂意心煩不止,這時電話響了,“我是水萍“,聽到這個名字,樂意騰的一下就火了,”我求求你了,離婚證都領了,咱們沒有關系了,你們家的那點破事,我管不了。“說完就挂斷了電話。水萍手持著電話,有些發呆,突然一股酸流湧上心頭,水萍沖進洗手間,開始大吐特吐,吐到昏厥在洗手間裏……

水萍坐在地上抱著馬桶孕吐不止。馮達達撥通了郭開來的電話求救,郭給馮支了幾招,讓馮用紅棗、姜和紅糖熬水給水萍喝,沒想到從沒幹過家務的馮達達在切姜時,不小心把手給切了,馮達達疼的大叫,劇情介紹juqing.水萍出來,不僅沒有安慰他,而且只是冷眼看著他說了句:“你真夠笨的,在這方面樂意可比你強多了,你這樣還想當爹哪!”。馮達達頓時委屈從衷而來,把自己鎖在書房裏哭了起來,水萍停止了嘔吐,來到書房門口,但她沒有敲門,低頭看見地上幾滴血漬,水萍又開始新一輪上午孕吐,那聲音大的,吐的她滿眼是淚水,擡頭喘口時,她看到的是滿眼淚水的馮達達,四目相視,馮上前抱住水萍說:“這麽痛苦,要不咱們別要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八集劇情

樂意全家小心呵護著陳菁菁,陳菁菁的情緒十分低落,樂意強弩著說:“沒事,這次不行,咱們還有下一次,其實咱們沒有孩子也挺好的,我們可以充分享受倆人世界,這也不錯呀,”。沒想到樂意越說陳越發抽泣的厲害,樂意趕緊又說:“我覺得你這次肯定沒什麽事,我的種好,咱們的兒子像我,有點不老實,但命硬著哪,你就等好吧”。胡母頭疼欲裂,陳父在進行心理輔導,胡母突然沖著陳父大叫道:“你去給你女兒輔導輔導去”。陳父無奈的搖著頭。馬英水和水靈依舊在水靈處過著一如既往的小日子,倆人都在刻意回避著水萍及婚姻等話題,馬英水的一句話打破了兩人面子上的和諧,“我有套出租房到期了,我琢磨著要不趁著房價高的時候套現”,水靈問:“你等著用錢啊”,馬說:“不是,我只是預測後面的樓市會跌,等跌下去的時候我再加點錢投資個鋪面,這樣能多賺點”,水靈冷笑地說:“你累不累呀”,水靈說完轉身出了屋,只聽馬英水小聲嘀咕說:“兩個人比一個人累的多!”,聲音雖然不大,卻被水靈聽個正著。

終于熬到了陳菁菁複診餓日子,樂意全家出動,心情那叫一個忐忑不安,樂意去找郭開來,不成想又遇到了馮達達正和郭在說話,水萍則遠遠的坐在一邊,看見樂意,水萍扭頭進了洗手間,樂意經過洗手間外聽到裏面傳來陣陣的嘔吐聲,走近郭開來和馮達達時,樂意聽見馮達達說:“這日子太難熬了,我們倆商量了打算不要了”,樂意一驚,走廊裏水萍靠在椅子上,神情黯然。陳菁菁的檢查結果是好的,胎兒一切正常,胡母激動的竟同陳父擁抱在一起,樂意看到結果後,眼中沖滿了淚水,在老婆陳菁菁臉上很很地親了一口,正被迎面走來的水萍和馮達達看見,胡母也看見了水萍,水萍見到胡母有些尴尬,口型這個“媽”字沒發出音,卻擠出另外的兩個字“您好”,胡母:“我好著哪,這是我兒媳婦,人家是電視台導演,這都懷孕快四個月了,今天檢查胎兒一切正常,這說話我就當奶奶了抱孫子了”。水萍:“恭喜您了”,胡母打量了下馮達達,“這是你弟弟呀!”水萍:這是我丈夫,胡母一楞,“年輕了點吧”,樂意欲打斷,胡母:你這看什麽病來了?水萍沒說話,胡母:是不是看子宮肌瘤啊,馮達達:大媽,我太太懷孕了,我們是來檢查的。懷孕,胡母杏眼圓瞪,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家的路上,樂意車裏的人都沒說話,一進門胡母就拉著樂意進了廚房,“你知道他懷孕這事?”樂意“都在婦産醫院見過好幾回了”,胡母“她都四十了,還能生嗎?”樂意“這您就別替人家操心了”,胡母:你娶她的時候,她怎麽都懷不上,這轉臉找個小白臉,都四十了,不要命了還要生,她這不是成心跟咱們老胡家過不去嘛!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九集劇情

家裏,樂意腦海裏老是閃著馮達達講的那句話。水萍的化驗單上,尿檢酮體有三個加號,醫生給水萍又測了測胎心,胎兒的心跳通過放大發出類似火車輪船般的有力聲音,水萍的眼眶淚珠滾動,醫生:胎兒正常,馮達達:大夫,我太太她什麽也吃不下去,而且老吐,這什麽時候是個頭啊?醫生白了馮達達一眼:想當娘哪有不吃苦的,吐了就再吃,有的人一直吐到生呢,馮達達“啊”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水萍問了句“我不想要了,什麽時候做合適?”,醫生:“你都這歲數了,還有子宮肌瘤,這次打掉了,以後你可能就再也懷不上了”。

醫院走廊裏,已經是中午休息時間了,水萍手裏握這自己的病曆,坐在那裏發呆,馮達達:沒想好,咱們就先回家吧,水萍輕輕地說:你走吧,馮達達:我哪兒也不去,水萍有輕輕地說了個字“滾”,馮達達立馬無語的站立在水萍身邊,這時水萍的電話響了,水萍有氣無力的“喂”了一聲,“我是樂意,你沒做了吧,千萬別做,你可別範傻啊,過了這次,你這輩子當娘的機會就沒有了,你放心修養,水靈的事情我會幫你處理好的……聽到樂意的話,水萍的眼中滾下大顆大顆的淚珠,走廊盡頭,馮達達很勁的吸著煙。水靈獨自一人在街上轉悠,她在一家婚戒店裏看了很久,出門時正好遇上郭開來和上次她介紹給郭的女孩苗苗,郭熱情地邀請水靈一起去吃個飯,吃飯時,一條松鼠桂魚上了桌,水靈聞到魚味,突然就有了嘔吐感。

馮達達在健身房內,揮汗如雨的發泄著自己內心的郁悶,接到郭開來的問訊電話,馮邀請郭陪他喝幾杯,幾杯下肚兩人都有些醉意,兩人聊起了水萍和水靈倆姐妹,馮說有時看著懷孕後的水萍,自己內心就發顫,尤其是吃飯的時候,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向郭開來學習結什麽婚呀,郭則說起了水靈,兩人怎麽也想不明白,水靈爲什麽回喜歡那個海歸老頭,郭開來借著酒勁說:“我看水靈真喜歡的是你那表姐夫”。話音剛落,就看見樂意和水靈兩人從酒吧外走了進來,馮達達起身就要打招呼,被郭一把拉住,樂意和水靈找了地方坐下,水靈一句話將剛坐穩的樂意驚的一下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我懷孕了”,樂意:什麽?和誰?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劇情介紹:第十集劇情

水靈稱樂意是第一個知道她懷孕的人,孩子的爸爸就是海歸老扣男,姐姐水萍都不知道這事情。樂意的臉顯得有些扭曲了,“你這可是,未婚先孕呀,你姐姐要是知道了,不敢想!不敢想!”,水靈“你怎麽老是惦記著我姐姐的感受呀,怎麽你們難道還舊情難斷?”樂意紅著臉說:“什麽舊情,看到她我這心裏就發顫,不過,我們雖然不是夫妻了,但做朋友就不成了,你別那麽狹隘行嗎?”當得知水靈並不想告訴馬英水她懷孕的消息,要自己把孩子生下了,養大成人,樂意的頭搖的跟撥楞鼓似的,“你要是我親妹妹,我就一個大耳貼,扇你上宇宙去”。

胡母坡爲盡心的照料著兒媳婦,但她發現陳菁菁似乎總是愁眉苦臉的高興不起來,動不動就暗暗的流淚,讀個書流淚,看個電視劇也哭,有時睡覺了,眼睛中還含著淚花,胡母找到陳父和兒子說:“如果陳菁菁懷孕期間一直這樣的情緒,那生出的孩子,不是怨男就是怨婦”。其實陳菁菁的狀況,樂意找就有所察覺,是礙于陳菁菁是那種心思甚密的人,他知道一定是媳婦在想她的女兒果果,陳父也有同感,但是這個話題由樂意來提好像不太合適,于是陳父決定去和女兒來個開誠布公的談話。沒想到陳父一提起果果,陳菁菁的情緒就象泄洪一樣,哭得昏天黑地。兩年了,陳菁菁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這次懷孕讓她時常想起當初懷果果的情景,那一幕幕就像電影一樣在她的眼前閃過,她害怕了,她害怕她因無法滿足樂意媽的願望生個男孩,而影響到她的婚姻,她怕見到樂意的前妻還有前小姨子,她怕再一次母女分離,爲了這些壓力和恐懼,我就更加想念自己親生的女兒。面對陳菁菁的這種精神的壓力,陳父提出要樂意和胡母簽個保證書,內容是一、是想辦法讓外孫女果果和陳菁菁見上一面,二、樂意要表個態或者發個誓,對陳菁菁永遠不離不棄,除非陳菁菁不要他;三、樂意媽必須接受和愛陳菁菁腹中的孩子,不論是男是女,不能給兒媳婦臉色看;四、樂意除了媳婦陳菁菁以外的其他女人,甭管什麽前妻、前小姨子等等,都不要老是藕斷絲連;五、即使有一天兩人分開,這個孩子的撫養權必須歸陳菁菁,樂意和胡母不得與陳菁菁爭搶。這幾條看似合情合理,可真要是讓樂意在白紙黑字上承諾並畫押簽字,可真夠樂意和一壺的,最要命的是還要胡母也要簽字。樂意聽後欲哭無淚!!!

水靈聽樂意說馮達達勸水萍把孩子做掉,水靈就怒氣沖沖的去馮達達所在的健身俱樂部,想找馮達達理論一番,卻正好看見小姐夫正幫一個大胸女人搬胸肌,水靈那股生猛勁一下就上來了,大鬧了一場。

水萍在家中的小區裏,目睹了一幕幕的親情景象,又回想起了母親臨終前的囑托,突然她感到了腹中的胎兒一陣陣的觸動,讓水萍有一種無限的激動,她決定了,即使經曆再大的苦難,她也要成爲一個母親。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一集劇情

經過思想上的反複折磨,最終樂意同意在協議書上簽字,沒成想,陳父拿著協議書非要胡母也簽字,這可讓樂意難爲壞了,陳父表示不要負擔那麽大,他們做的這一切主要是讓陳菁菁放下心來,順順當當的把孩子生下來,樂意猶豫幾番都沒敢把協議書給目前看,陳父等不急了,要自己親自跟親家談談,樂意苦著臉說:爸,就是我不會生孩子,要不我真想自己來算了,我誰也不麻煩。胡母看出樂意和陳父好像在搞什麽事情,沒成想她意外的看到了協議書,胡母親急眼了,樂意一看這紙是包不住火,索性來了個大攤牌,胡母哭天抹淚的舉著協議,用她的話說:這簡直就是新的南京條約,太不平等了,胡母舉著協議書來到陳菁菁的房間,向兒媳婦哭訴,令衆人都沒想到的是陳菁菁二話沒說就將協議書撕個粉碎。夜裏樂意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陳菁菁溫情地靠向樂意說:我爸是老糊塗,他是學心理的,就愛瞎揣摸人的心理,你和媽受驚了,別生氣。老婆的一句話,讓樂意頓時酸鼻上湧,他緊緊地抱住媳婦:相信我,這輩子,還有後面這幾輩子,我就你了,前四十年沒逮著你,瞎活了,咱兒子再一出生,那幸福日子,給我個皇帝我都不換。陳菁菁:你有提兒子。

馮達達已經兩天沒有回家了,水萍有些沈不住氣了,看著和馮達達已往的那些歡樂照,那時的照片上的水萍有一種年輕活潑少女的氣質,和現在鏡子中略有浮腫面色蠟黃頭發澎亂的中年婦女簡直是盼若兩人,水萍一番打扮,強忍吐感,來到馮達達工作的健身房,沒想到馮不在,而且別人告訴她馮已經兩天沒來上班了,水萍好不容易的堅持回到自家的小區,還沒有到門口,她就扶著樓梯大吐起來,她一屁股就坐在樓梯上,委屈得像個小媳婦抽涕起來,突然那雙熟悉的大帆布鞋出現在她面前,擡頭看見一張滿臉胡茬的馮達達。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二集劇情

馬英水在積極的賣房,卻老是沒有談到他理想的價格,水靈則假裝看不見,沒有幫他的意思,水靈故意的在馬面前說:最近胃口難受,由當著馬英水的面沖進洗手間去嘔吐,馬英水似乎沒有任何反應,連上廁所都舉著賣房的報紙。其實不然,馬英水早就在洗手間的抽屜裏看到了那根試孕棒,上面赫然顯現的兩條線,馬英水舉著端詳了很久……

婦産醫院內,水靈舉著B超後的單子,坐在那裏發呆,郭開來迎面向她走來,水靈遞上單子,鍋開來聲音都變了“雙胞胎!你的”,水靈沒吭聲,B超單子上姓名一欄上三個大字“呂水靈”。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三集劇情

馬英水找樂意談到了水靈懷孕的事情,稱他壓根就沒有想和誰結婚,更不能因爲孩子就改變原有的生活,因爲他無法負得起這個責。

郭開來勸水靈放棄獨自生養孩子的打算。

水萍同陳菁菁在醫院的講座課堂上又見了面,水萍報打不平替陳菁菁搶凳子,陳卻用冷話甩給她聽。

樂意聯系到了陳菁菁的前夫,並表示願意出機票等費用,讓果果和她母親團聚一回,但遭到拒絕。樂意不敢讓陳菁菁知道。

水靈介紹給郭開來的女孩看好了郭開來,要求盡快與郭結婚,郭沒有同意,原因是他沒有觸電的感

馬英水開始有意躲著水靈,水靈果斷的提出分手,這個馬英水沒有想到,他還以爲水靈會因懷孕提出結婚或者其他的要求。沒想到水靈在他面前支字未提懷孕的事情。

水萍從樂意口中得知水靈已經與馬英水分手,于是來看水靈,沒想到看到了婦産醫院的B超單子,沒有辦法,水靈只好承認自己已經懷孕,而且懷上了雙胞胎,水萍聽聞後激動不已,情緒有點失控,她撕扯著水靈說:母親就是當年懷了雙胞胎,因爲其中一個生時死了,導致産後憂郁症,所以早早病逝。水萍讓水靈打掉孩子,要不就馬劇情介紹上跟馬英水攤牌,結婚。水靈說什麽也不願意,樂意面對這對都有孕在身的姐妹,又拍著胸脯答應去找馬英水談談。可是馬英水電話關機,人仿佛消失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四集劇情

水萍爲了水靈的事情急得焦頭爛額,水萍、樂意、郭開來和馮達達等人商議如何了斷這事。馮達達提出能不能讓郭開來把水靈騙去把孩子打掉,郭開來說:那她還不把我殺了,這不可能。

樂意還是提議讓郭開來再去說服水靈,起碼能讓水靈告訴他們在什麽地方能找到馬英水。陳菁菁不太高興樂意和郭開來管水萍和水靈姐妹倆的事情,爲此她還搬出了胡母。

樂意毫不氣餒地不斷給陳菁菁的前夫致電、留言,還搬出陳父和胡母,兩位老人找到了果果在國內的奶奶,一番至情至深的談話,讓果果奶奶很是動情,得知果果奶奶將心愛的小狗丟失,樂意千方百計將狗找回,果果奶奶深受感動,同意說服兒子將果果送回國內,與母親陳菁菁住上一陣,最終陳的前夫同意,但條件是必須陳菁菁親自去接。樂意開始積極學習當父親的常識,在好丈夫培訓班裏,馮達達總遇到兩個男人不像女人那樣,說話總是話裏有話,語中帶刺,而且互相點煙,聊得甚歡……

又到了孕檢日,樂意一家歡天喜地的到了醫院,陳菁菁已經懷孕6個月了,用樂意的話,苦盡甘來,快盼到頭了。可沒想到的是,B超單子出來後,被告之陳菁菁羊水少,需要馬上住院,陳菁菁不知所措,樂意媽是傻眼了,樂意趕緊找來郭開來,這一切都被同時來檢查的水萍夫婦看到,馮達達主動上前表示可以幫忙,什麽排個隊,交個款的,被胡母一口拒絕,還說了一些風涼話,弄的水萍氣不過,整個臉扭曲的越發像個苦瓜。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五集劇情

自從上次馮達達和水萍達成生子的共識後,馮的表現很讓水萍滿意,盡管還有這樣和那樣的不足,但水萍已經學會了對小老公有時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聽到胡母的風涼話,水萍對馮表示要轉到私立醫院去,省得以後老是碰面,怪尴尬的,陳住院後,精神很差,總是掉眼淚,病房是個條件還尚可的雙人間,同房間的是剛生育的産婦,白天晚上人來人往,孩子不分晝夜的哭涕,陳菁菁根本無法睡覺,而且房間裏其熱,樂意和家人又無法陪床,心裏那就個難受,每天還要喝不少于12瓶的水,每次和樂意一同出現的就是一箱又一箱的礦泉水。水靈是完全可以找到馬英水,馬英水一定是在他即將賣出的單元裏,但是她就是不告訴樂意和郭開來,郭開來自己也說不清楚對水靈是怎麽樣的一種感情,就是心裏總擔心著水靈,這讓他苦悶不已。

水萍在私立醫院檢查時,拍了個四維彩超,被告知她腹中懷的是個男孩,初次看見兒子的樣子,水萍的眼淚順著眼角不停的流淌,馮達達也激動不已,大張著嘴不知道說些什麽……

水萍知道樂意還在爲水靈的事情四處打探馬英水的下落,水萍特地約了個飯局,請樂意吃飯,讓樂意專心的陪已經住院的妻子,別再爲水靈的事情東奔西跑了費心了,她自己會想辦法的,樂意來了句“你們倆都不是什麽省油的燈!”這次的談話樂意覺得水萍變了,平和了許多,不像以前那般容易沖動了,對水靈的事情也表示出了極大的理解和寬容。幾次講到母親當年懷了雙胞胎,腹中死一個,只留下了妹妹水靈時及這件事對水萍整個的家庭和心靈上的陰影時,樂意幾次都有些哽咽,甚至有些後悔和水萍離婚,水萍說這次懷孕是上天給她的療傷機會,她相信自己一定會成爲一個好母親的,她也真誠希望樂意能當個好父親、好丈夫。她給了樂意若幹桶牛初乳、蛋白質粉等,讓她給陳菁菁喝,她聽郭說,陳菁菁腹中的胎兒有點小。告訴樂意這些補品對大人和孩子都是非常有意的。樂意很感動,竟趴在桌子上疼哭了一場。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六集劇情

陳父告訴樂意,小果果終于要從澳洲回來了,樂意沒有告訴陳菁菁是想給她個驚喜,自己去機場接果果,沒成想在機場竟遇到了要回海歸的馬英水,樂意看到馬英水實在控制不了自己情緒,當著果果的面打了馬英水,還硬是把馬英水拽上了自己的車,押犯人似的帶回了家,讓母親和陳父給馬英水洗腦。八歲的果果對樂意不理不睬,陳菁菁在醫院見到了自己的女兒,激動不已,果果則多少有些冷淡和疏遠,這陳菁菁很是受了些刺激。回家的路上,果果坐在後座上突然自己大哭了起來,把樂意嚇了一跳,樂意怎麽哄也不行,無奈使出了很招,他把車停在路邊,對果果說:“你要不告訴我爲什麽,我就不拉你回家”。倆人僵持了一陣,果果憂傷地告訴樂意:“媽媽有了小弟弟以後,就再也不要我了”,一句話讓樂意眼淚汪汪……

聽說馬英水被樂意找到了,郭開來第一時間就沖來樂意家,並打電話告訴馮達達,水萍聽後要去樂意家與馬英水談談,馮達達執意不肯,怕水萍傷了胎氣,他表示他會以姐夫的身份跟馬英水好好談談,還說如果馬膽敢犯吱扭,他一定會提小妹水靈出氣的,誰料,馮達達還沒有離開家,水靈就來了,說想好好與姐姐水萍溝通溝通,不想讓水萍挺著個大肚子還提她分心,還帶來了她在網上找到的幾個單親母親帶孩子的自述和感想。水萍沒有告訴水靈樂意找到了馬英水,她示意馮達達先去辦自己的事情(去樂意家找馬英水算帳)。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七集劇情

姐妹倆首次談到了母親,水萍第一次告訴水靈母親因爲懷上了雙胞胎,但其中一個死在腹中,只生下水靈,爲此母親患上了産後憂郁症,導致早逝。水靈堅定地讓姐姐相信自己是堅強的,有著超強的生命力和意志力,不然爲什麽她存活下來,而另一個沒有了。水萍見水靈決心已定,便提出一定要盡快把婚事辦了,不然水靈這就叫私生。面對水靈拿來的各種證據,水萍也列舉了無數未婚先孕的後遺症。水靈一句“我不想強迫別人,省得日後還要離婚,就像你一樣”,水萍無法控制情緒,大喊:馬英水我是找到了,就在樂意家,現在你姐夫郭開來他們幾個都在樂意家與馬談判,如果他今天不給個交代,他們一定讓他好受不了,達達說了,非廢了他不可“。樂意家真是好不熱鬧,胡母由于說話太羅嗦,被從施壓隊伍中請了出去,交給她個任務就是看好果果,馬英水被樂意、馮、郭還有陳父全面包圍,但甭管別人怎麽說,說什麽,他就是像倔驢一樣不回答不表態,馮達達首先失去了耐心,第二個是陳父,馮達達摩拳擦掌的要抽馬英水,郭開來也死盯著馬英水,一句話也不說,讓馬英水有些發毛,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樂意接到水萍的電話,說水靈現在奔他家來了,讓他們趕緊想辦法。樂意提出先轉移個地方,馮達達說“沒用,這老家夥水鐵了心了欺負咱妹妹,我先廢了他,省得以後再霍霍其他人“。話音未落,水靈就出現在樂意家的門口,這時屋裏突然劇情介紹juqing.郭開來說“姓馬的,今天你給個痛快話,你要是不娶,我可娶了,”水靈一把推開門,看著郭開來:你要娶我?郭很肯定地說:對,水靈:我可懷孕了,他的,郭:我知道,還是個雙胞胎,聽到雙胞胎,馬英水驚大了眼球對郭說:你有病了吧,郭:沒病,我幫她接生、幫她養著,水靈:你不用同情我,用不著,沈默片刻突然水靈咬著後牙說:行,什麽時候結,郭:隨你,水靈:那就這麽定了,樂意一看這,氣得上前就給了馬英水後屁股一腳:你他媽的給句話呀,馬英水來到水靈身邊,結結巴巴的說:我們單獨談談,水靈看都不看他:你回家吧,馬英水:我把房子又都都租出去了,水靈一聽這話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得都彎了腰,再擡起頭,衆人發現水靈眼中全是淚水……這時水萍也趕到樂意家。

陳菁菁在醫院死活睡不著,旁邊床的産婦和小嬰兒的啼哭讓她很是鬧心,她一幕幕想起自己是如何生養果果的來,她太想女兒了,趁值班醫生不備,她溜出了病房,回家來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天家裏是這麽的熱鬧

陳菁菁的到來一下子讓大夥熄了聲,陳菁菁好像沒有看見一樣,只是問樂意“果果在哪兒?”,樂意指了指臥室的門,陳菁菁竟直奔臥室走去,樂意等人還有些愣神,郭開來說:“趕緊的,得把她送回醫院”,樂意直接就吐出三個字:我不敢,水萍說了句:都走吧,大夥都起身要走,馬英水跟著水靈,水萍冷冷的對馬英水說“你,跟我走”。

不管樂意和郭開來怎麽勸,陳菁菁就是不肯回醫院,要在家裏陪果果住一晚,無奈,樂意將郭開來挽留了下來,郭開來打電話通知了病房後,兩個男人住進了書房,可想而知的是這兩個男人都無法入睡,這一晚無法入睡的人還有很多,水萍、水靈、馮達達和馬英水,水萍讓水靈和馮達達回避,她要單獨和馬英水聊聊,水靈不肯,馬英水卻說:我也想和你姐姐單獨談談。涼台上馮在吸煙,水靈走了過來“給我一支”,馮沒有給,馮要掐滅煙頭時,水靈一把搶過煙頭,就往自己胳臂上按,被馮達達用手擋住,煙頭燙在馮達達的手背上,馮達達沒有松開手“就你這樣還想自己獨立養孩子哪”,水靈的眼淚吧嗒吧嗒的滴在馮達達剛剛被燙傷的手背上,馮達達:“你這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

馬英水特真誠地向水萍講述了不願意結婚的原因,原來年輕時的馬英水經曆過一次刻骨銘心的真愛,未婚妻懷孕三個月出了車禍,馬英水發誓以後不再娶妻生子,水萍也跟馬英水講述了水靈母親懷的就是雙胞胎,因一個孩子死在胎中,而抑郁成疾早逝的事情,馬英水不讓水萍將自己的事情告訴水靈,他讓水萍給他點時間,他會做出選擇的,水萍將時間定爲最多三個月。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八集劇情

廚房裏,陳菁菁親手在烙雞蛋餅給女兒吃,樂意在一旁幫忙,樂意老想對晚上家裏發生的事情跟陳菁菁解釋,陳菁菁卻只字不提,也不問,這就越發的讓樂意心裏發毛,樂意實在忍不住了對陳菁菁說“你這一晚上了,都沒正眼瞧過我一下”,陳菁菁看這自己的肚子“我怕看你,看多了,孩子就會像你一樣長一對小眼睛,這可是書上說的”,樂意“那我明天就去割個大雙眼皮”,陳菁菁沖樂意笑了一下“你要變成雙眼皮,那還不成了怪物了”,樂意“你笑了我就放心了,對不起,今天家裏這麽多人來是……”,陳菁菁“我要想知道我就會問你,我不想知道,也不想關心,所以就不問你,你明白嗎?”。

在水萍的安排下,馮達達奉命陪水靈送馬英水去機場。馬英水剛剛進了安檢,水靈就突然感到腹疼暈倒,馮達達趕緊給郭開來打電話,並將水靈送到醫院,檢查結果被告之,腹中的雙胞胎有一個情況不太好,醫生讓水靈一定要臥床休息保胎。水靈不讓馮達達告訴水萍她的情況,馮達達要把馬英水叫回來,也被水靈阻止了。

一大早樂意就把陳菁菁送回了醫院,遭到醫院的主任醫生和護士的強烈譴責,陪著一起受訓的還有郭開來,新的一次B超檢查結果,陳菁菁的羊水還是沒有上漲,醫生通知樂意做好思想准備,再觀察兩天,讓陳菁菁繼續大量喝水,如果羊水還沒有上的話,就要將孩子早早的剖出來,可此時孩子才剛剛三十一周,如果剖出來,孩子必定要送保險箱,需要准備錢。樂意在陳菁菁面前強顔歡笑,其實陳菁菁早已經心知肚明,豁出去的一瓶接一瓶的飲水。

馮達達回家後,水萍發現馮達達對自己閃爍其辭,在水萍的一再逼問下,馮達達無奈的告訴水萍,水靈出狀況了,水萍挺著大肚子直奔水靈家,死活要守在水靈身旁不肯離開。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九集劇情

馮達達無奈去醫院找郭開來,兩人坐在醫院的中心花園裏吸著煙,一個熟悉的身影向他們走來,是樂意,他那似乎永遠藏著笑的小眼睛,此刻卻顯得苦巴巴的耷拉著,知道水靈出狀況後,他執意要去看看,他馬上給馬英水打電話讓馬英水趕快回來,可是電話關機,來到水靈家,他強打精神勸水萍回去,還編謊話說,他已經聯系上了馬英水,馬英水這幾天就回來。水萍卻執意要給妹妹洗個腳再走,水萍端水時突感下身有液體流出,洗完腳後,和樂意剛一出門,水萍一把就抓住樂意說了句“我要上醫院,我可能是水破了,快給我找醫生”,一聽這,樂意都快哭了,“我命裏是犯水呀”,水萍被收到醫院的急診室裏,醫生檢查後“羊水破了,隨時有宮縮,隨時就得做剖腹産“,醫院的病房很緊張,水萍只好躺在急診室裏臨時加的一張病床上,郭開來說明天表姐陳菁菁的房間會騰出一張病床,水萍不同意,說他可以再等等,馮達達提出轉到其他醫院去,郭開來表示羊水已經到了臨界了,再一折騰萬一出現問題,就麻煩了,樂意一拍大腿說“我做主了,誰又不是誰仇家,怎麽就不能住在一起?”第二天水萍被安排住進了陳菁菁的病房,只是水萍的狀況看起來比陳菁菁要可怕的多,她被下肢墊高,頭低腳高的躺在床上,還被告之吃喝拉撒全都要在床上,她在剛剛三十一周,能多挺一天,就是一天,孩子現在最多才三斤。陳菁菁友好的跟水萍打了個招呼“沒事的,能挺住的,我每天都對肚子裏的寶寶說話,讓他堅持住,我都在醫院住了十幾天了,你也跟肚子裏的孩子說說話,母子連心的”,水萍很是感動,眼角淌下了兩滴淚水。

胡母帶著果果來到醫院給陳菁菁送飯,見到水萍如此般的躺在那裏,心裏很是不好受,竟在病房裏抹起眼淚來,她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再回來時,手裏多了個飯盒,她回家給水萍弄了點飯菜,送到水萍床頭,水萍張開大口吃了一個混沌,還有一大滴眼淚撒在勺子上,這一幕陳菁菁假裝沒看見,但她的眼裏也含著淚花,她看著女兒果果蹲在床前寫著什麽,病房洗手間的門虛掩著,樂意聽見門外的一切,壓根就沒出來,因爲他滿眼都是淚水。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二十集劇情

水靈獨自在家臥床靜養,她幾次三番的拿起手機又放下,當她徹底放棄打電話時,卻接到馬英水的來電,馬英水在電話裏一如既往的問了幾句不關疼癢的話,水靈的回答也只是一兩個字之間,電話裏的馬英水停頓了,水靈也停頓著,半晌馬英水講了句話“再給我點時間,我沒回來,不要對自己做任何事情”,水靈沒有回答挂斷了電話。

胡母帶著果果走了,病房裏只剩下三個人,樂意和他的兩屆妻子,屋子裏靜的連落根頭發都能聽見,馮達達自打水萍住進病房並安頓好後,已經有幾個鍾頭沒回來了,眼看都到了探視時間結束的時候了,樓層管理員已經開始轟病房裏的病人家屬走了,還沒有見馮達達的影,樂意那股煩躁的勁絲毫沒有逃過陳菁菁的眼睛,終于也轟到樂意的頭上,樂意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樓層管理員三番五次的進屋喊“走了走了,你怎麽還不走,快點……”最後竟還說“那麽大歲數的人了,一點規矩都沒有”,樂意橫著脖子要上前理論被陳菁菁攔住,勸他走說“有護士,還有郭開來呢”,走過水萍的床時,樂意停了下來想有話講,水萍看見了,立馬將頭轉了方向,樂意剛出樓層的門,就看見馮達達從電梯裏沖了出來,此時的馮達達手裏拎著臉盆、飯盒及一些日常用品,要往病房裏去,被看門的阿姨攔住,東西可以留下,人不能進去,樂意上前幫助說好話,幾個來回雙方就有些臉紅脖子粗了,樂意一個眼神,馮達達就拎著東西沖了進去,再出來時,馮發現樂意已經結束戰鬥,但並沒有走,在電梯旁等著他哪,馮達達說了聲“謝謝”,沒成想樂意臉拉的老長,見到他劈頭蓋臉的對他就說“知道幾點了嗎?知道你出去幾個小時了嗎?你打算讓她中午和晚上吃什麽?知道探視到幾點結束嗎?你知道她一個人躺在病床上那 那滋味好受嗎?”幾句話問的馮達達的臉是紅一陣白一陣的,馮達達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還不如不要這孩子,現在可好,她現在這個樣子,你當我好受啊!郭開來告訴我了,說這孩子隨時都有可能出來,肯定得進保險箱,能不能有活還不一定呢,你說,都他媽的停到這時候了,誰會想到還能出這種事,還他媽的叫不叫人活了”馮像個小孩子一樣,坐在地上大哭起來,樂意的不大的小眼睛中也全是淚花“誰他媽的讓怎麽爺們趕上這撥了呢,一個字扛,兩個字死扛”。病房裏,陳菁菁弄了根吸管讓水萍喝點水,水萍不喝,陳菁菁“爲了孩子”,水萍喝了水,眼淚也順勢滑了下來,,陳用紙巾給她擦了擦“不能激動,動了氣容易宮縮,我教你吐氣法吧,我就老用,一要生氣或者想哭了,我就吐氣,挺好用的,不知道怎麽回事,懷孕後每天都想哭”,水萍大大的吐了一口氣“樂意惹你生氣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二十一集劇情

陳父到樂意家來領小外孫女果果去下館子,胡母非說她請客,今天他們老少三要痛快的大吃一頓,果果聰慧可愛,胡母喜愛不已,陳父不時的在旁敲側擊的說“可惜是個女孩,要是男孩那就好了”。胡母“都一樣,都一樣”。

郭開來到水靈家來看看水靈,他沒有告訴水靈,水萍羊水早破,已經住進了醫院,郭開來讓水靈講講她到底愛馬英水什麽,又老、又扣、又不善言辭,又不英俊,也不潇灑,水靈的理論是,完美的男人是沒有的,如果他的不完美你都見到過了,而且你能夠容忍,那麽這個男人可能就是適合和你生活一輩子的男人。

馬英水沒有回海歸,而是上了轉道上了五台山,在尼姑庵裏他見到了自己已經出家的姐姐,馬英水將自己的困惑全盤托出,姐姐讓他在山上住上一個星期,如果他睡的香,吃的好,那麽就出山後,想幹嗎就還幹嗎,如果食之無味,睡之無欲,老有影子在心頭,那他就哪來回哪去。

病房內,陳菁菁與呂水萍聊起了胡樂意,聊起了她第一次的婚姻,聊起了女兒果果,水萍也聊起自己的母親,還聊起了樂意媽的盼孫心切。

馬英水在五台山上,似乎呆得很坦然,但他姐姐發現他總是不自覺的拿出手機看看,仿佛老覺得有電話打進來,胡母和樂意談起兩位媳婦,胡母說她也想通了,男女都一樣,她都愛,細想想女人生個孩子多不容易啊!不說身體上的疼痛,精神上被折磨的那滋味就夠喝一壺的,順順當當生下來,孩子健健康康的還好,如果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事,你一旁人還老在一旁瞎吆喝什麽孫子,多沒臉呀。現代的女人能下決心生孩子,她就夠偉大的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二集劇情

病房一夜,兩個孕婦都沒有睡好,陳菁菁因喝了太多的水,不斷的起身上廁所,水萍擔心孩子,心裏默默的念叨了一晚上,清晨,病房剛開始放人進,樂意就第一個沖進病房,手裏拎著兩份早餐,他把一份放在水萍的床頭,可是很明顯,水萍自己無法吃,必須得有人喂,樂意想喂吧,又怕現任老婆不高興,不喂吧水萍豈不是幹瞪眼吃不上,水萍特明白樂意,“達達快到了,我等會”,樂意特識趣的伺候陳菁菁吃上了早飯,陳菁菁食欲似乎也格外的好,三下五除二就把樂意帶來的早餐吃完,時鍾已經快到8點了,門外的阿姨又開始哄人了,醫生們呀開始查病房,可是馮達達還是沒有見人影,樂意的小眼睛一直盯者病房的門,陳菁菁挺著大肚子走到水萍床邊“我喂你吧”,話聲未落,門開了,大家都以爲是馮達達,進來的是看門的阿姨,阿姨沖著樂意喊了聲“走了”,阿姨像看犯人似的站在那裏等著樂意離開,陳菁菁“去吧,這裏有我在,你放心”,樂意無奈的出去了。醫生們列行查病房後,通知水萍讓她的家屬來醫生辦公室,要簽署幾份單子。樓道馮達達沒有乘電梯,他是爬樓梯一路小跑到病房的,一看門口那麽多的家屬,他知道又晚了,他怎麽就感到有一雙鷹鈎一樣的眼睛在瞪著他,不用說是胡樂意,樂意冷冷的就說了一句“你點踩的真准,什麽時候不讓進,您大爺似的到”。醫生辦公室有好多份單子擺在馮達達面前需要他簽字,什麽如果孩子有問題同意送到相關的醫院同意書,什麽緊急狀況同意做剖腹産,還有緊急狀況下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等等,馮達達頭大了,他一張也沒有簽,什麽話也沒有問,只是說了句“我要跟我太太商量一下”,病房裏馮達達充滿愛意的撫摩著水萍的頭,連說幾個對不起,水萍只是緊閉雙眼一句話也不說,馮達達竟趴在水萍床邊像個小孩子一樣嗚嗚的哭了起來,手裏拿著各種單子,邊哭邊嘟哝著什麽,“我就保你,我就保你,我什麽也不要,沒你我怎麽辦呀”,一旁的樂意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了要上前說什麽,陳菁菁攔住了樂意,示意讓樂意陪她到走廊裏走走,病房裏只剩下馮達達和水萍兩口子,水萍睜開眼睛堅定地跟馮達達說“沒事,都到這個時候,一切都會過去的,現在沒什麽好說的,只有一個字“扛”,兩個字“死扛”,甭管什麽結果我都要扛到底,是我的兒子就一定會像他媽一樣堅強,眼淚在水萍的眼眶裏打轉,郭開來進來,當著水萍和馮達達的面,又將水萍現在面臨的情況跟兩人做了詳細的分析,當然也告訴他們可能會出現的最壞的情況,一直站在門外的樂意沖了進來“你能不能也辦個陪護卡,晚上也呆在病房照顧照顧一下”,馮達達楞了一下“行,明天我就辦”,樂意橫著脖子“明天,明年你再辦得了!”,陳菁菁在後面推了樂意一把,水萍“明天再說吧,今晚你去替我看看水靈,好幾天沒見她有什麽動靜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麽樣了,不要告訴她我現在的情況”。

馬英水將手機關了,卻依舊不舍的放在行囊中,一直還是執意裝在身上,可是他又多了個表情,就是發呆。

當晚,馮達達來到水靈家,他在門口徘徊了半天,也沒進去,他不知道見到水靈他該如何面對,下樓後,他拐進了一家酒吧。

水靈在家,她突然感到腹部開始有些絞疼,她知道出事了,她強忍著腹疼,一步一步的下了樓,打了個出租車直奔醫院,在車上,她還給郭開來打了個電話。

天色還沒亮,陳菁菁被水萍的呻吟聲吵醒,水萍出現了緊急狀況,她開始宮縮了,孩子就要出生了,醫生護士看後,決定馬上進行剖腹産手術,可就是聯系不到馮達達,電話沒有人接,沒有家屬簽字,醫院是不能進行手術的,陳菁菁挺著大肚子急得滿頭大汗,她打通了樂意電話,樂意和胡母迅速趕到醫院,可他來了也沒用,因爲他不是病人的家屬,胡母要簽也不行,樂意當機立斷打通了水萍家的物業值班電話,讓他們立刻派人去敲馮達達家的門找人。保安敲開了馮達達的門,馮達達酒勁還沒有消,淚水交加的往醫院趕,醫院裏樂意扯著脖子跟護士和醫生喊個不停,水萍要求自己簽字。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三集劇情

就在水萍被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啥那,馮達達到了,可是手術室的鐵門已經關上了,他轉身看見樂意布滿血絲的一雙小眼睛,樂意二話沒說,上前就是一腳,將馮達達踹個大跟頭,胡母見兒子發狂了,上前使勁抱住樂意,馮達達也瘋了,扯著嗓子大叫“你打死我吧,我他媽的該死”,他自己使勁的扇著自己嘴巴。手術室裏,水萍剖腹産下個二斤八兩的男孩,孩子一出生就打了一針強肺針,醫生托舉著孩子在水萍面前,“男孩”,水萍掙紮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孩子立刻就被抱走了,水萍眼角滑下了兩行淚水,孩子要立刻送往專科監護醫院,馮達達坐上了醫院的救護車陪著孩子,上車時,馮達達沖著樂意喊到“替我照顧她”,樂意揮了揮手。救護車內,馮達達對著插著管子的孩子反複說著“兒子,我是爸爸,別怕,爸爸在這兒陪著你哪,媽媽說了,咱們要扛,死扛呀”。病房裏,水萍面色蒼白的躺著,她緊閉雙目,胡母、樂意和陳菁菁都默不出聲。這時,樂意的手機響了,是郭開來的電話,內容是水靈的雙胞胎的孩子,一個也沒保住。樂意放下電話,只是說了聲“讓我去交錢”,他快速奔向急診室去看水靈,一進門,水靈面色如紙,還沖著樂意笑了笑說“這回大家誰都不用鬧心了”,樂意“不鬧心,你現在改讓人揪心了”,水靈沖著郭開來說“你怎麽這麽沒有幽默感,是你告訴他的吧,心裏真裝不住事,沒告訴馮達達吧,他要是知道了,我姐一定就知道了,他在我姐眼裏那就是個透明人,也可能就是因爲這個,我姐才選的他,是吧,姐夫”。樂意苦著臉“你這輩子是省不了心了啦,水娶你。。”水靈“別,我就一個人過了,省的到時候還得離,跟你們似的鬧心”。醫院小花園裏,郭開來和樂意無語的坐著,樂意“這姐倆,真是,這可怎麽辦呀”,樂意突然就覺得心頭一緊,鼻子發酸,眼淚就往上竄,郭開來也是兩眼發紅,直勾勾的盯著地。

五台山上,馬英水大開手機,電話就響了,是樂意打來的,樂意只是冷冷的說著“告訴你孫子一聲,水靈的雙胞胎都沒有保住”,馬英水“我這就回來”,樂意“你呀,該幹什麽幹什麽去,你大爺的”,說完,樂意挂斷了手機。五台山上只見一個背大包的男人,飛一樣的向山下跑著,突然馬英水發現一個男孩在山崖邊上夠一只氣球情況很緊急他沒加思索的沖了上去孩子得救了馬英水掉下了山崖。

馮達達站在碩大的玻璃窗外,看著裏面無數的嬰兒保險箱,有種欲哭無淚的表情,他周圍還散落著其他一些孩子的家長,一個個都是面如菜色。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四集(疼痛的幸福大結局)

水萍睜開雙目,看見胡母特關切的注視著她,她從臉上擠出了一絲絲笑意,胡母“看見孩子了嗎?”水萍有些嗓子有些幹啞“看見了,二斤八兩,像個小貓似的”,水萍有些說不下去了,眼裏含著淚水。

樂意和郭開來一起進了病房,看見水萍有些難過,樂意對母親“讓她好好休息休息,您別老問東問西的”,郭開來問了問水萍有沒有哪裏不舒服,水萍問起了水靈,郭開來都沒有正眼看水萍,只是隨口說了聲“挺好”。

嬰兒監護室不讓進,馮達達找到護士,非想讓人家幫他給孩子照個像,護士拒絕了他,馮達達扯著嗓子:您就幫個忙,要不我回去沒法跟孩子媽交代。護士“照了也沒法看,你想想,産婦一看孩子身上插這麽多管子,心裏那是什麽滋味,容易得産後憂郁症,你這還當爹呢,有沒有腦子”。

水萍不停的問幾點了,樂意將手機遞了過去“不放心,就打個電話”,電話打通了,鈴聲卻在門口響了起來,馮達達回來了。

陳菁菁咚咚的又喝下幾瓶水,去做B超檢查了,結果沒有升,反而下降,羊水指數才5.3,這已經是臨界值了,郭開來和主任醫生提出建議最晚明天就做剖腹産,胡母聽後嘴唇都有些哆嗦,郭開來讓樂意跟他到醫生辦公室去簽字辦一些手續,陳菁菁突然說“我不剖,我跟咱們的孩子說,一定要等到日子才出來,日子還沒到呢”,樂意以爲陳菁菁發傻了,沒成想,陳菁菁急了“我不剖,我一定要等到足月才生,現在才三十二周,他還沒有五斤重,我一定能挺到三十六周以後,一定能,你們非要我現在做剖腹産,那我就出院,我自己負責”。樂意眼圈紅了,到辦公室簽下了不同意手術,後果自負的書面文件,陳菁菁出院了。馬的表姐將馬的死訊告知了胡樂意,胡等商議讓郭開來將這一消息告訴水靈 ,水靈痛苦萬分在郭的陪同下去了馬英水的老家。陳菁菁回到了家中,看起來似乎心情很愉快,樂意、胡媽和陳父都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果果的乖巧也讓陳菁菁很是滿足,只是樂意象隨時備戰的預備役士兵一樣,車上裝滿了隨時要去醫院的各種裝備。

馮達達聽了護士話後,特意約樂意、郭開來劇情介紹juqing.還有陳父,讓他們三人給他提點建議,他說他愛水萍,也愛孩子,表示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和好爸爸,請求三位一定多幫助幫助他,另外他擔心水萍會出現産後憂郁症,特別請求陳父幫忙,陳父說這個他沒有研究,但是,他可以幫忙去問問,多搜集些這方面的資料,到時候讓樂意帶給他。

水萍可以下地了,她打電話給水靈,姐妹兩人誰也沒對誰說出自己的真實情況,其實她們的病房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

馬的表姐告訴水靈說馬一直在資助一所孤兒院,還拿出照片來給水靈看,說買房子出租,掙的租金就是用來資助這些孩子。水靈在山上嘶喊馬的名字。

陳菁菁回到醫院複查時,羊水回到了8.7,這一結果讓樂意樂的直蹦“真神,神了,我兒子靈通呀!”。

一個月後,陳菁菁孕期三十八周這天,她被推進了産房,樂意也穿上了陪護衣跟著進了産房。

也是這天,水萍和馮達達從醫院將他們的早産兒子,現在已經五斤重了,接回了家。

水萍接到了樂意激動的電話“生了,是個兒子”。

水萍馬上打給了水靈“你姐夫生了,上個兒子”。

産房門打開,樂意、郭開來推著陳菁菁和兒子出來了,胡母、陳父、果果撲上前去,一個粉仆仆的胖小子,聽到衆人說話,小家夥懶洋洋的睜開了小眼睛,眼睛不大,真的和樂意長的一模一樣。

水萍和馮達達也圍在搖籃邊,他們的兒子醒了,張開眼睛,雙眼皮,大大的眼睛和水萍一樣一樣的,水萍看著自己的兒子,眼裏淚花閃動。水靈和大郭在馬英水資助的孤兒院中陪孩子們在玩耍。

兩年後,産房外大郭等人在焦急的等著 ,水靈在産房內生孩子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孩子降臨,衆人齊賀大郭當上了爸爸。

 說明  因可能的版權問題本站不再提供該資源下載,您可以使用eMule(百度eMule或電驢下載安裝)軟件搜索該資源名下載。參考文檔:eMule如何搜索文件?
  被小丈夫哄回家的水萍,當了沒有半天的女皇,就被滿屋子裏的糊鍋味道嗆的無法呼吸。原來馮達達爲了讓她高興,熱情的熬了一鍋小米粥,那成想從未幹過家務和做過飯的馮達達,水放少了,而且他還早早地在鍋裏放了糖,點上火後,馮達達就又開始了他的電腦遊戲大戰。早就忘了火上的粥鍋了。結果就是煙霧刺鼻,黑黑的糊鍋,在加上比糊鍋還要黑的水萍臉。馮達達不該如何是好。這時一慣趕巧的水靈來了,看到屋裏的這一切,水靈在姐姐還沒說什麽的情況下,瞪著火眼向馮達達開炮了,沒想到的是水萍竟笑著說,沒關系,一回生二回熟,多幹幾回就會了。馮達達有開心的撲向老妻,嘴裏湧出蜜語來。   陳菁菁發火回到自己屋裏後,開始發起了莫明的低燒,這下可急壞了樂意,又不敢給陳菁菁吃藥,醫院陳菁菁又不去。這時胡母別有用心的請來了個老中醫,說是給兒媳婦把把脈搏,實際上是請人家來把把兒媳婦腹中的胎兒是男還是女,老中醫把完脈後,對著胡母做了個“女”的口型,臨走時還在胡母手上寫了個“女”,胡母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嘴張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望著老伴的遺像,一聲長歎響徹這個樓。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三集劇情   陳菁菁每日必讀的一本孕期指南掉到床下,她在趴下身子找的時候,意外的看到床下放著一把大菜刀,知道是胡母所爲,她有點發病似的憋足了勁將大床搬開,她突然感到腹部疼了一下,她馬上驚住了,同時也讓樂意嚇壞了,就這麽一個不小心,陳菁菁流血了,樂意氣急敗壞的將菜刀一把甩到胡母面前,帶著妻子就上醫院了,在醫院的走廊裏,郭開來和陳父輪番的斥責樂意。巧的是被來醫院取化驗單的呂水萍碰上,水萍順口說了一句“我真是明智呀”,更是將樂意推向深淵,更可氣的是水萍讓小丈夫馮達達故意在衆人面前爲其系鞋帶;   不知道內幕的陳父指著水萍說到“看看人家,這就是榜樣”,開始表達自己對胡家的強烈不滿。檢查期間,陳菁菁不斷的問大夫,能否看出是男是女。並表示不行的話,就放棄這個孩子,樂意摸著脖子,臉憋的通紅,突然提高了嗓門說道“我是孩子的父親,我說了算,不論男女,我都要,女孩我更愛,有人不愛招商銀行的嗎?幹嗎非弄個建設銀行!我都四十了,建設不了幾年了,我就家裏謝菜了。   樂意媽知道惹禍了,但想著自己一手養大的兒子,第一次這樣對待自己,心裏那滋味!打包准備離家出走。就在她拿著包要出門時,兒子樂意回來了,看著母親手中的包,樂意明白了這是要離家出走啊,于是娘倆進行了四十年以來最爲真切的長談。爲了驗證水靈是否真的愛上了表姐夫,郭開來想對水靈進行一些測試,于是他約來了水靈,告訴她表姐出了點意外,樂意當著大家是怎麽對待他表姐的等等,水靈不明白郭開來是什麽意思,以爲是郭再追求自己。水靈暗定一定幫助郭找個合適的女朋友。   水萍的孕期反應達到了一個如火如荼的境界,幾乎是柴米不進,讓馮達達簡直是毛了手腳,他打電話給在遠澳洲的母親求救,母親給他支著,讓他去請個保姆來照顧水萍,于是馮達達來到了保姆中介公司,請了個年輕的保姆,小保姆號稱是剛剛從家政轉科培訓班畢業的,家政方面什麽都會。馮達達興沖沖地將小保姆帶回了家。  陳菁菁所在的牽手欄目,是一檔專爲大齡男女征婚的電視節目,因爲陳菁菁的關系,郭開來已經上了兩期節目了,這次電視台通知郭開來務必去他們組織的一個大型公園相親會。郭開來礙于表姐的面子,去了,沒成想,他和另外一個牙科醫生成了相親會上的香饽饽,只不過女孩子們沒有問上幾句話,就又開始咨詢去生孩子的問題來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四集劇情   馮達達請來的小護工,不僅不會做飯,護理水平還十分有限,每天耳朵上挂著耳機,喊她幾乎快將水萍的底氣全部耗盡。水萍讓馮達達打發她走,小護工哭訴地請求馮達達再給她一次機會,馮達達抹不開面子,只好求水萍再給她個機會。水萍索性離開了家去找水靈。敲開水靈的家門,姐妹倆都大吃一驚,水萍發現水靈屋裏有一個並不年輕的操著海歸口音的男子,穿著老頭衫,大褲衩,叉坐在桌前,正在奮力的撕扯著一只燒雞。   本想在妹妹家住幾日散散心修養一下的水萍,看到眼前的這個看似叔叔輩的老男人,立馬就精神了,甚至都忘了自己是個孕婦。開始同這個老同志進行了一番頗長的家長式的談話,談話期間,水萍那翻江倒海般的孕吐竟一次也沒有。面對水萍的審訊,海歸商人馬英水倒是十分坦然,被問到何時結婚時,他來了句還沒有打算過,水萍目光炯炯的刺到水靈的臉上,水靈刻意的回避著姐姐的目光。水萍看此情景毫不客氣的向馬英水下了逐客令。   水萍和水靈在馬離開後,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水萍疼斥水靈腦袋進水了,竟招來這麽一個騙吃騙喝騙住的,而且還摳摳唆唆的老大爺,水靈也毫不示弱,任水萍說什麽就三個字“我樂意”,水劇情介紹萍氣的說你這是瞎樂意,白樂意、胡樂意,你在那兒認識這麽個貨。水靈說:“是我姐夫介紹我認識的”,“你哪個姐夫”,“我就承認一個姐夫,樂意,胡樂意,我才不認你那個小白面哪!”。水萍噗的一口噴出了一堆液體,正中水靈的高高的胸脯上。   樂意媽做了很多好吃的,並親自送大陳菁菁的床頭,陳菁菁假裝熟睡,怕樂意媽對自己說些什麽話,樂意媽來回幾趟後,塞了張紙條到陳菁菁枕邊後黯然離家出走,沒成想卻被上門看女兒的陳父撞上。陳菁菁看了字條後,趕緊給樂意打電話,告訴他婆婆離家出走了,樂意趕緊往家趕,卻見到嶽父和自己的母親在街心花園中促膝長談,正欲上前偷聽,水靈的電話來了,只聽水靈喊到“姐夫快來,這要出人命了,我姐快不行了”。   馮達達找到老校友郭開來,說自己快崩潰了,爲什麽一個女人一懷孕肚子一變大,這脾氣也變大了?郭開來將馮達達塞進了孕期好丈夫培訓班去聽課。胡樂意跟妻子撒了個謊,直奔到了水靈家,一進門就發現水萍正虎著個臉等著他呢,胡樂意看到水萍這熟悉的目光,他的後背又習慣性的開始發冷汗了,這種感覺仿佛又讓他回到了從前。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五集劇情   馬英水是個年屆五十的海歸商人,以前做旅行社生意時同樂意相識,見大陸房地産市場火暴,于是開始炒房,樂意也是本著幫著水靈介紹客戶,才促成了二人相識,再往後,至于這個男人怎麽就住進了水靈家,樂意就全然不知了。樂意來到水靈家,聽到水萍質問,就說了:“就算我知道,我管的著嗎?你,你也管不了呀!”。水萍說:“那不行,這是我爸我媽留下的家産,要鬼混就到外邊去混,別在這,想在這間房子裏住,那就得名正言順,有名有分!他不是炒地産的嗎?   他應該有很多房子,他怎麽不到他自己的房子裏去住呀!”。水靈辯解到:“他的房子都出租了”。倆姐妹又開始唇槍舌劍的開戰了,樂意看此景象就說:“我才是沒名沒分的,我看我還是先撤吧”,“撤,是你撮合的,你想辦法吧,還炒房呢,我看就是噌房的,那麽大歲數了,跑這來玩什麽夕陽紅了”,“我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系”。水萍氣得沖進洗手間又是一番昏天黑地的嘔吐。   馮達達在郭開來的陪同下,將小護工退回中介公司,聽說郭開來是婦産醫院的醫生,中介公司內的保姆們一下子就圍了上來,有提生孩問題,也有求郭開來幫助找活的,更有甚者要求去郭家當保姆的。弄的郭苦笑不得。陳父應胡母的盛情邀請,住進了胡家,理由是胡母提出陳父做好女兒的心理輔導。樂意離開水靈家後,還真的實心實意的找到馬英水談話,關于他和水靈的關系,馬英水有些隨意的態度和壓根沒有想和水靈結婚的話,讓樂意也確實有些生氣,來了句:哪來的滾回哪兒去,別在我們這兒禍害大陸兒女。   談話不太理想,樂意又不好向水萍彙報,也不願意對水靈說實話怕她傷心,樂意一個人獨自在小飯館裏想,我怎麽這麽倒黴呀,現任妻子懷孕了,可懷上的可能是個女孩,母親不樂意,前任妻子都離婚了,怎麽前妻的事情還找到自己!。郁悶啊!陳菁菁連續幾日睡眠都不好,幾次喊著她與前夫女兒果果的名字,醒後就是低聲抽泣,樂意愁的在廁所裏整夜的抽煙。水萍突然到醫院找郭開來,直截了當的跟郭說要給他介紹個女朋友,而且告訴郭開來,這個人非常適合他……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六集劇情   水靈找到郭開來,稱有個特別合適的對象要介紹給他認識。水萍和小丈夫也表示要請郭開來吃飯,還叫上了水靈,水靈則想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讓她介紹個郭的女孩與郭開來見見面,于是一場頗具複雜意圖的飯局開始了,水萍已經暗地裏和小丈夫商量好了,要說和水靈與郭開來,讓他們倆最好能夠舊複燃,以此讓水靈放棄那個五十的海歸老扣男,而水靈則是另有打算,要當回月下老人,陪吃的當然還有胡樂意,雖然樂意根本就不想來,尤其是不想見到水萍和管水靈的事情,但水萍說了:“不爲水靈,你難道不想爲了你現任幸福的表弟的終身大事做的貢獻嗎?”,樂意只好陪坐。   在大家尴尬的就坐後,漸漸地明白對方意圖時,老扣男來電話了,水萍一把搶過電話,讓老扣男過來付賬。此舉招來水靈的怒目,小丈夫一言不發,郭開來和相親女有些尴尬,樂意則如跳梁小醜似的不停在中間打圓場說:“給我個機會,我買單“,水萍不客氣地說:“你累不累呀,都快當爹的人了,怎麽還是這麽不懂人事!”,樂意被水萍的話噎的半晌沒說話,沒過一會馬扣扣穿著片鞋,斜挎著個大帆布包進來了,一落座就感到氣氛不對,很是尴尬,樂意的存在讓他找到了求命草,他又是給大家加菜,又是給大家添茶,水萍直截了當的開炮了:“樂意,你問問他,想好了沒有?打算什麽時候娶水靈啊?”。  樂意打圓場的說:“這是他們倆的私事,他們倆私下商量,私下商量,”。馬英水眉笑顔開的說:“對,知我者,老弟也,私下商量,”。水萍不一不饒:“你們的私下商量,不行,這會你就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你到底娶還是不娶水靈”。水靈起身離去,水萍:想逃避呀,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水靈:你別怎麽累行不行呀,多操點心管好你的大兒子,還有你肚子裏沒有出生的小兒子吧。水萍騰的一下跳了起來,馮達達看到妻子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趕緊上前扶著水萍說到:水萍,別動氣,要不咱們還是先走吧,就是就是,大家附和道,郭開來:今天我請客,大家都是爲了我,我也表個態度,也希望這位女士能給我個機會咱們洽談洽談,也不枉費大家一片心意,你說呢?姑娘很識趣的點了點頭,就這時,樂意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說,母親電話裏聲音都顫抖了,“你快回來吧,你媳婦她出血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七集劇情   醫院急診室裏,樂意扶著面色有些蒼白的陳菁菁,進了B超室。醫生看後和郭開來交談了一會。郭來到樂意和表姐跟前說:“有點先兆流産,”樂意媽一聽流産,一個屁股就攤坐在地上了,郭開來馬上解釋說:“這只是先兆,孩子的台心等都還正常,你們回家後一定讓我姐靜養”,能保住嗎?樂意問到,郭說:這就不好說了,但願吧。回家後,陳菁菁入睡後,樂意和胡媽,還有陳父三人開了個小小的家庭會議,三人心情越說越沈重,樂意媽不停地掉眼淚,讓樂意心煩不止,這時電話響了,“我是水萍“,聽到這個名字,樂意騰的一下就火了,”我求求你了,離婚證都領了,咱們沒有關系了,你們家的那點破事,我管不了。“說完就挂斷了電話。水萍手持著電話,有些發呆,突然一股酸流湧上心頭,水萍沖進洗手間,開始大吐特吐,吐到昏厥在洗手間裏……   水萍坐在地上抱著馬桶孕吐不止。馮達達撥通了郭開來的電話求救,郭給馮支了幾招,讓馮用紅棗、姜和紅糖熬水給水萍喝,沒想到從沒幹過家務的馮達達在切姜時,不小心把手給切了,馮達達疼的大叫,劇情介紹juqing.水萍出來,不僅沒有安慰他,而且只是冷眼看著他說了句:“你真夠笨的,在這方面樂意可比你強多了,你這樣還想當爹哪!”。馮達達頓時委屈從衷而來,把自己鎖在書房裏哭了起來,水萍停止了嘔吐,來到書房門口,但她沒有敲門,低頭看見地上幾滴血漬,水萍又開始新一輪上午孕吐,那聲音大的,吐的她滿眼是淚水,擡頭喘口時,她看到的是滿眼淚水的馮達達,四目相視,馮上前抱住水萍說:“這麽痛苦,要不咱們別要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八集劇情   樂意全家小心呵護著陳菁菁,陳菁菁的情緒十分低落,樂意強弩著說:“沒事,這次不行,咱們還有下一次,其實咱們沒有孩子也挺好的,我們可以充分享受倆人世界,這也不錯呀,”。沒想到樂意越說陳越發抽泣的厲害,樂意趕緊又說:“我覺得你這次肯定沒什麽事,我的種好,咱們的兒子像我,有點不老實,但命硬著哪,你就等好吧”。胡母頭疼欲裂,陳父在進行心理輔導,胡母突然沖著陳父大叫道:“你去給你女兒輔導輔導去”。陳父無奈的搖著頭。  馬英水和水靈依舊在水靈處過著一如既往的小日子,倆人都在刻意回避著水萍及婚姻等話題,馬英水的一句話打破了兩人面子上的和諧,“我有套出租房到期了,我琢磨著要不趁著房價高的時候套現”,水靈問:“你等著用錢啊”,馬說:“不是,我只是預測後面的樓市會跌,等跌下去的時候我再加點錢投資個鋪面,這樣能多賺點”,水靈冷笑地說:“你累不累呀”,水靈說完轉身出了屋,只聽馬英水小聲嘀咕說:“兩個人比一個人累的多!”,聲音雖然不大,卻被水靈聽個正著。   終于熬到了陳菁菁複診餓日子,樂意全家出動,心情那叫一個忐忑不安,樂意去找郭開來,不成想又遇到了馮達達正和郭在說話,水萍則遠遠的坐在一邊,看見樂意,水萍扭頭進了洗手間,樂意經過洗手間外聽到裏面傳來陣陣的嘔吐聲,走近郭開來和馮達達時,樂意聽見馮達達說:“這日子太難熬了,我們倆商量了打算不要了”,樂意一驚,走廊裏水萍靠在椅子上,神情黯然。陳菁菁的檢查結果是好的,胎兒一切正常,胡母激動的竟同陳父擁抱在一起,樂意看到結果後,眼中沖滿了淚水,在老婆陳菁菁臉上很很地親了一口,正被迎面走來的水萍和馮達達看見,胡母也看見了水萍,水萍見到胡母有些尴尬,口型這個“媽”字沒發出音,卻擠出另外的兩個字“您好”,胡母:“我好著哪,這是我兒媳婦,人家是電視台導演,這都懷孕快四個月了,今天檢查胎兒一切正常,這說話我就當奶奶了抱孫子了”。水萍:“恭喜您了”,胡母打量了下馮達達,“這是你弟弟呀!”水萍:這是我丈夫,胡母一楞,“年輕了點吧”,樂意欲打斷,胡母:你這看什麽病來了?水萍沒說話,胡母:是不是看子宮肌瘤啊,馮達達:大媽,我太太懷孕了,我們是來檢查的。懷孕,胡母杏眼圓瞪,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家的路上,樂意車裏的人都沒說話,一進門胡母就拉著樂意進了廚房,“你知道他懷孕這事?”樂意“都在婦産醫院見過好幾回了”,胡母“她都四十了,還能生嗎?”樂意“這您就別替人家操心了”,胡母:你娶她的時候,她怎麽都懷不上,這轉臉找個小白臉,都四十了,不要命了還要生,她這不是成心跟咱們老胡家過不去嘛!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介紹:第九集劇情   家裏,樂意腦海裏老是閃著馮達達講的那句話。水萍的化驗單上,尿檢酮體有三個加號,醫生給水萍又測了測胎心,胎兒的心跳通過放大發出類似火車輪船般的有力聲音,水萍的眼眶淚珠滾動,醫生:胎兒正常,馮達達:大夫,我太太她什麽也吃不下去,而且老吐,這什麽時候是個頭啊?醫生白了馮達達一眼:想當娘哪有不吃苦的,吐了就再吃,有的人一直吐到生呢,馮達達“啊”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水萍問了句“我不想要了,什麽時候做合適?”,醫生:“你都這歲數了,還有子宮肌瘤,這次打掉了,以後你可能就再也懷不上了”。   醫院走廊裏,已經是中午休息時間了,水萍手裏握這自己的病曆,坐在那裏發呆,馮達達:沒想好,咱們就先回家吧,水萍輕輕地說:你走吧,馮達達:我哪兒也不去,水萍有輕輕地說了個字“滾”,馮達達立馬無語的站立在水萍身邊,這時水萍的電話響了,水萍有氣無力的“喂”了一聲,“我是樂意,你沒做了吧,千萬別做,你可別範傻啊,過了這次,你這輩子當娘的機會就沒有了,你放心修養,水靈的事情我會幫你處理好的……聽到樂意的話,水萍的眼中滾下大顆大顆的淚珠,走廊盡頭,馮達達很勁的吸著煙。  水靈獨自一人在街上轉悠,她在一家婚戒店裏看了很久,出門時正好遇上郭開來和上次她介紹給郭的女孩苗苗,郭熱情地邀請水靈一起去吃個飯,吃飯時,一條松鼠桂魚上了桌,水靈聞到魚味,突然就有了嘔吐感。   馮達達在健身房內,揮汗如雨的發泄著自己內心的郁悶,接到郭開來的問訊電話,馮邀請郭陪他喝幾杯,幾杯下肚兩人都有些醉意,兩人聊起了水萍和水靈倆姐妹,馮說有時看著懷孕後的水萍,自己內心就發顫,尤其是吃飯的時候,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向郭開來學習結什麽婚呀,郭則說起了水靈,兩人怎麽也想不明白,水靈爲什麽回喜歡那個海歸老頭,郭開來借著酒勁說:“我看水靈真喜歡的是你那表姐夫”。話音剛落,就看見樂意和水靈兩人從酒吧外走了進來,馮達達起身就要打招呼,被郭一把拉住,樂意和水靈找了地方坐下,水靈一句話將剛坐穩的樂意驚的一下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我懷孕了”,樂意:什麽?和誰?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分集劇情介紹:第十集劇情   水靈稱樂意是第一個知道她懷孕的人,孩子的爸爸就是海歸老扣男,姐姐水萍都不知道這事情。樂意的臉顯得有些扭曲了,“你這可是,未婚先孕呀,你姐姐要是知道了,不敢想!不敢想!”,水靈“你怎麽老是惦記著我姐姐的感受呀,怎麽你們難道還舊情難斷?”樂意紅著臉說:“什麽舊情,看到她我這心裏就發顫,不過,我們雖然不是夫妻了,但做朋友就不成了,你別那麽狹隘行嗎?”當得知水靈並不想告訴馬英水她懷孕的消息,要自己把孩子生下了,養大成人,樂意的頭搖的跟撥楞鼓似的,“你要是我親妹妹,我就一個大耳貼,扇你上宇宙去”。   胡母坡爲盡心的照料著兒媳婦,但她發現陳菁菁似乎總是愁眉苦臉的高興不起來,動不動就暗暗的流淚,讀個書流淚,看個電視劇也哭,有時睡覺了,眼睛中還含著淚花,胡母找到陳父和兒子說:“如果陳菁菁懷孕期間一直這樣的情緒,那生出的孩子,不是怨男就是怨婦”。其實陳菁菁的狀況,樂意找就有所察覺,是礙于陳菁菁是那種心思甚密的人,他知道一定是媳婦在想她的女兒果果,陳父也有同感,但是這個話題由樂意來提好像不太合適,于是陳父決定去和女兒來個開誠布公的談話。沒想到陳父一提起果果,陳菁菁的情緒就象泄洪一樣,哭得昏天黑地。兩年了,陳菁菁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這次懷孕讓她時常想起當初懷果果的情景,那一幕幕就像電影一樣在她的眼前閃過,她害怕了,她害怕她因無法滿足樂意媽的願望生個男孩,而影響到她的婚姻,她怕見到樂意的前妻還有前小姨子,她怕再一次母女分離,爲了這些壓力和恐懼,我就更加想念自己親生的女兒。面對陳菁菁的這種精神的壓力,陳父提出要樂意和胡母簽個保證書,內容是一、是想辦法讓外孫女果果和陳菁菁見上一面,二、樂意要表個態或者發個誓,對陳菁菁永遠不離不棄,除非陳菁菁不要他;三、樂意媽必須接受和愛陳菁菁腹中的孩子,不論是男是女,不能給兒媳婦臉色看;四、樂意除了媳婦陳菁菁以外的其他女人,甭管什麽前妻、前小姨子等等,都不要老是藕斷絲連;五、即使有一天兩人分開,這個孩子的撫養權必須歸陳菁菁,樂意和胡母不得與陳菁菁爭搶。  這幾條看似合情合理,可真要是讓樂意在白紙黑字上承諾並畫押簽字,可真夠樂意和一壺的,最要命的是還要胡母也要簽字。樂意聽後欲哭無淚!!!   水靈聽樂意說馮達達勸水萍把孩子做掉,水靈就怒氣沖沖的去馮達達所在的健身俱樂部,想找馮達達理論一番,卻正好看見小姐夫正幫一個大胸女人搬胸肌,水靈那股生猛勁一下就上來了,大鬧了一場。   水萍在家中的小區裏,目睹了一幕幕的親情景象,又回想起了母親臨終前的囑托,突然她感到了腹中的胎兒一陣陣的觸動,讓水萍有一種無限的激動,她決定了,即使經曆再大的苦難,她也要成爲一個母親。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一集劇情   經過思想上的反複折磨,最終樂意同意在協議書上簽字,沒成想,陳父拿著協議書非要胡母也簽字,這可讓樂意難爲壞了,陳父表示不要負擔那麽大,他們做的這一切主要是讓陳菁菁放下心來,順順當當的把孩子生下來,樂意猶豫幾番都沒敢把協議書給目前看,陳父等不急了,要自己親自跟親家談談,樂意苦著臉說:爸,就是我不會生孩子,要不我真想自己來算了,我誰也不麻煩。胡母看出樂意和陳父好像在搞什麽事情,沒成想她意外的看到了協議書,胡母親急眼了,樂意一看這紙是包不住火,索性來了個大攤牌,胡母哭天抹淚的舉著協議,用她的話說:這簡直就是新的南京條約,太不平等了,胡母舉著協議書來到陳菁菁的房間,向兒媳婦哭訴,令衆人都沒想到的是陳菁菁二話沒說就將協議書撕個粉碎。夜裏樂意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陳菁菁溫情地靠向樂意說:我爸是老糊塗,他是學心理的,就愛瞎揣摸人的心理,你和媽受驚了,別生氣。老婆的一句話,讓樂意頓時酸鼻上湧,他緊緊地抱住媳婦:相信我,這輩子,還有後面這幾輩子,我就你了,前四十年沒逮著你,瞎活了,咱兒子再一出生,那幸福日子,給我個皇帝我都不換。陳菁菁:你有提兒子。   馮達達已經兩天沒有回家了,水萍有些沈不住氣了,看著和馮達達已往的那些歡樂照,那時的照片上的水萍有一種年輕活潑少女的氣質,和現在鏡子中略有浮腫面色蠟黃頭發澎亂的中年婦女簡直是盼若兩人,水萍一番打扮,強忍吐感,來到馮達達工作的健身房,沒想到馮不在,而且別人告訴她馮已經兩天沒來上班了,水萍好不容易的堅持回到自家的小區,還沒有到門口,她就扶著樓梯大吐起來,她一屁股就坐在樓梯上,委屈得像個小媳婦抽涕起來,突然那雙熟悉的大帆布鞋出現在她面前,擡頭看見一張滿臉胡茬的馮達達。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二集劇情   馬英水在積極的賣房,卻老是沒有談到他理想的價格,水靈則假裝看不見,沒有幫他的意思,水靈故意的在馬面前說:最近胃口難受,由當著馬英水的面沖進洗手間去嘔吐,馬英水似乎沒有任何反應,連上廁所都舉著賣房的報紙。其實不然,馬英水早就在洗手間的抽屜裏看到了那根試孕棒,上面赫然顯現的兩條線,馬英水舉著端詳了很久……   婦産醫院內,水靈舉著B超後的單子,坐在那裏發呆,郭開來迎面向她走來,水靈遞上單子,鍋開來聲音都變了“雙胞胎!你的”,水靈沒吭聲,B超單子上姓名一欄上三個大字“呂水靈”。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三集劇情   馬英水找樂意談到了水靈懷孕的事情,稱他壓根就沒有想和誰結婚,更不能因爲孩子就改變原有的生活,因爲他無法負得起這個責。   郭開來勸水靈放棄獨自生養孩子的打算。   水萍同陳菁菁在醫院的講座課堂上又見了面,水萍報打不平替陳菁菁搶凳子,陳卻用冷話甩給她聽。   樂意聯系到了陳菁菁的前夫,並表示願意出機票等費用,讓果果和她母親團聚一回,但遭到拒絕。樂意不敢讓陳菁菁知道。   水靈介紹給郭開來的女孩看好了郭開來,要求盡快與郭結婚,郭沒有同意,原因是他沒有觸電的感   馬英水開始有意躲著水靈,水靈果斷的提出分手,這個馬英水沒有想到,他還以爲水靈會因懷孕提出結婚或者其他的要求。沒想到水靈在他面前支字未提懷孕的事情。   水萍從樂意口中得知水靈已經與馬英水分手,于是來看水靈,沒想到看到了婦産醫院的B超單子,沒有辦法,水靈只好承認自己已經懷孕,而且懷上了雙胞胎,水萍聽聞後激動不已,情緒有點失控,她撕扯著水靈說:母親就是當年懷了雙胞胎,因爲其中一個生時死了,導致産後憂郁症,所以早早病逝。水萍讓水靈打掉孩子,要不就馬劇情介紹上跟馬英水攤牌,結婚。水靈說什麽也不願意,樂意面對這對都有孕在身的姐妹,又拍著胸脯答應去找馬英水談談。可是馬英水電話關機,人仿佛消失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四集劇情   水萍爲了水靈的事情急得焦頭爛額,水萍、樂意、郭開來和馮達達等人商議如何了斷這事。馮達達提出能不能讓郭開來把水靈騙去把孩子打掉,郭開來說:那她還不把我殺了,這不可能。   樂意還是提議讓郭開來再去說服水靈,起碼能讓水靈告訴他們在什麽地方能找到馬英水。陳菁菁不太高興樂意和郭開來管水萍和水靈姐妹倆的事情,爲此她還搬出了胡母。   樂意毫不氣餒地不斷給陳菁菁的前夫致電、留言,還搬出陳父和胡母,兩位老人找到了果果在國內的奶奶,一番至情至深的談話,讓果果奶奶很是動情,得知果果奶奶將心愛的小狗丟失,樂意千方百計將狗找回,果果奶奶深受感動,同意說服兒子將果果送回國內,與母親陳菁菁住上一陣,最終陳的前夫同意,但條件是必須陳菁菁親自去接。樂意開始積極學習當父親的常識,在好丈夫培訓班裏,馮達達總遇到兩個男人不像女人那樣,說話總是話裏有話,語中帶刺,而且互相點煙,聊得甚歡……   又到了孕檢日,樂意一家歡天喜地的到了醫院,陳菁菁已經懷孕6個月了,用樂意的話,苦盡甘來,快盼到頭了。可沒想到的是,B超單子出來後,被告之陳菁菁羊水少,需要馬上住院,陳菁菁不知所措,樂意媽是傻眼了,樂意趕緊找來郭開來,這一切都被同時來檢查的水萍夫婦看到,馮達達主動上前表示可以幫忙,什麽排個隊,交個款的,被胡母一口拒絕,還說了一些風涼話,弄的水萍氣不過,整個臉扭曲的越發像個苦瓜。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五集劇情   自從上次馮達達和水萍達成生子的共識後,馮的表現很讓水萍滿意,盡管還有這樣和那樣的不足,但水萍已經學會了對小老公有時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聽到胡母的風涼話,水萍對馮表示要轉到私立醫院去,省得以後老是碰面,怪尴尬的,陳住院後,精神很差,總是掉眼淚,病房是個條件還尚可的雙人間,同房間的是剛生育的産婦,白天晚上人來人往,孩子不分晝夜的哭涕,陳菁菁根本無法睡覺,而且房間裏其熱,樂意和家人又無法陪床,心裏那就個難受,每天還要喝不少于12瓶的水,每次和樂意一同出現的就是一箱又一箱的礦泉水。  水靈是完全可以找到馬英水,馬英水一定是在他即將賣出的單元裏,但是她就是不告訴樂意和郭開來,郭開來自己也說不清楚對水靈是怎麽樣的一種感情,就是心裏總擔心著水靈,這讓他苦悶不已。   水萍在私立醫院檢查時,拍了個四維彩超,被告知她腹中懷的是個男孩,初次看見兒子的樣子,水萍的眼淚順著眼角不停的流淌,馮達達也激動不已,大張著嘴不知道說些什麽……   水萍知道樂意還在爲水靈的事情四處打探馬英水的下落,水萍特地約了個飯局,請樂意吃飯,讓樂意專心的陪已經住院的妻子,別再爲水靈的事情東奔西跑了費心了,她自己會想辦法的,樂意來了句“你們倆都不是什麽省油的燈!”這次的談話樂意覺得水萍變了,平和了許多,不像以前那般容易沖動了,對水靈的事情也表示出了極大的理解和寬容。幾次講到母親當年懷了雙胞胎,腹中死一個,只留下了妹妹水靈時及這件事對水萍整個的家庭和心靈上的陰影時,樂意幾次都有些哽咽,甚至有些後悔和水萍離婚,水萍說這次懷孕是上天給她的療傷機會,她相信自己一定會成爲一個好母親的,她也真誠希望樂意能當個好父親、好丈夫。她給了樂意若幹桶牛初乳、蛋白質粉等,讓她給陳菁菁喝,她聽郭說,陳菁菁腹中的胎兒有點小。告訴樂意這些補品對大人和孩子都是非常有意的。樂意很感動,竟趴在桌子上疼哭了一場。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六集劇情   陳父告訴樂意,小果果終于要從澳洲回來了,樂意沒有告訴陳菁菁是想給她個驚喜,自己去機場接果果,沒成想在機場竟遇到了要回海歸的馬英水,樂意看到馬英水實在控制不了自己情緒,當著果果的面打了馬英水,還硬是把馬英水拽上了自己的車,押犯人似的帶回了家,讓母親和陳父給馬英水洗腦。八歲的果果對樂意不理不睬,陳菁菁在醫院見到了自己的女兒,激動不已,果果則多少有些冷淡和疏遠,這陳菁菁很是受了些刺激。回家的路上,果果坐在後座上突然自己大哭了起來,把樂意嚇了一跳,樂意怎麽哄也不行,無奈使出了很招,他把車停在路邊,對果果說:“你要不告訴我爲什麽,我就不拉你回家”。倆人僵持了一陣,果果憂傷地告訴樂意:“媽媽有了小弟弟以後,就再也不要我了”,一句話讓樂意眼淚汪汪……   聽說馬英水被樂意找到了,郭開來第一時間就沖來樂意家,並打電話告訴馮達達,水萍聽後要去樂意家與馬英水談談,馮達達執意不肯,怕水萍傷了胎氣,他表示他會以姐夫的身份跟馬英水好好談談,還說如果馬膽敢犯吱扭,他一定會提小妹水靈出氣的,誰料,馮達達還沒有離開家,水靈就來了,說想好好與姐姐水萍溝通溝通,不想讓水萍挺著個大肚子還提她分心,還帶來了她在網上找到的幾個單親母親帶孩子的自述和感想。水萍沒有告訴水靈樂意找到了馬英水,她示意馮達達先去辦自己的事情(去樂意家找馬英水算帳)。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七集劇情   姐妹倆首次談到了母親,水萍第一次告訴水靈母親因爲懷上了雙胞胎,但其中一個死在腹中,只生下水靈,爲此母親患上了産後憂郁症,導致早逝。水靈堅定地讓姐姐相信自己是堅強的,有著超強的生命力和意志力,不然爲什麽她存活下來,而另一個沒有了。水萍見水靈決心已定,便提出一定要盡快把婚事辦了,不然水靈這就叫私生。面對水靈拿來的各種證據,水萍也列舉了無數未婚先孕的後遺症。水靈一句“我不想強迫別人,省得日後還要離婚,就像你一樣”,水萍無法控制情緒,大喊:馬英水我是找到了,就在樂意家,現在你姐夫郭開來他們幾個都在樂意家與馬談判,如果他今天不給個交代,他們一定讓他好受不了,達達說了,非廢了他不可“。  樂意家真是好不熱鬧,胡母由于說話太羅嗦,被從施壓隊伍中請了出去,交給她個任務就是看好果果,馬英水被樂意、馮、郭還有陳父全面包圍,但甭管別人怎麽說,說什麽,他就是像倔驢一樣不回答不表態,馮達達首先失去了耐心,第二個是陳父,馮達達摩拳擦掌的要抽馬英水,郭開來也死盯著馬英水,一句話也不說,讓馬英水有些發毛,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樂意接到水萍的電話,說水靈現在奔他家來了,讓他們趕緊想辦法。樂意提出先轉移個地方,馮達達說“沒用,這老家夥水鐵了心了欺負咱妹妹,我先廢了他,省得以後再霍霍其他人“。話音未落,水靈就出現在樂意家的門口,這時屋裏突然劇情介紹juqing.郭開來說“姓馬的,今天你給個痛快話,你要是不娶,我可娶了,”水靈一把推開門,看著郭開來:你要娶我?郭很肯定地說:對,水靈:我可懷孕了,他的,郭:我知道,還是個雙胞胎,聽到雙胞胎,馬英水驚大了眼球對郭說:你有病了吧,郭:沒病,我幫她接生、幫她養著,水靈:你不用同情我,用不著,沈默片刻突然水靈咬著後牙說:行,什麽時候結,郭:隨你,水靈:那就這麽定了,樂意一看這,氣得上前就給了馬英水後屁股一腳:你他媽的給句話呀,馬英水來到水靈身邊,結結巴巴的說:我們單獨談談,水靈看都不看他:你回家吧,馬英水:我把房子又都都租出去了,水靈一聽這話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得都彎了腰,再擡起頭,衆人發現水靈眼中全是淚水……這時水萍也趕到樂意家。   陳菁菁在醫院死活睡不著,旁邊床的産婦和小嬰兒的啼哭讓她很是鬧心,她一幕幕想起自己是如何生養果果的來,她太想女兒了,趁值班醫生不備,她溜出了病房,回家來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天家裏是這麽的熱鬧   陳菁菁的到來一下子讓大夥熄了聲,陳菁菁好像沒有看見一樣,只是問樂意“果果在哪兒?”,樂意指了指臥室的門,陳菁菁竟直奔臥室走去,樂意等人還有些愣神,郭開來說:“趕緊的,得把她送回醫院”,樂意直接就吐出三個字:我不敢,水萍說了句:都走吧,大夥都起身要走,馬英水跟著水靈,水萍冷冷的對馬英水說“你,跟我走”。   不管樂意和郭開來怎麽勸,陳菁菁就是不肯回醫院,要在家裏陪果果住一晚,無奈,樂意將郭開來挽留了下來,郭開來打電話通知了病房後,兩個男人住進了書房,可想而知的是這兩個男人都無法入睡,這一晚無法入睡的人還有很多,水萍、水靈、馮達達和馬英水,水萍讓水靈和馮達達回避,她要單獨和馬英水聊聊,水靈不肯,馬英水卻說:我也想和你姐姐單獨談談。涼台上馮在吸煙,水靈走了過來“給我一支”,馮沒有給,馮要掐滅煙頭時,水靈一把搶過煙頭,就往自己胳臂上按,被馮達達用手擋住,煙頭燙在馮達達的手背上,馮達達沒有松開手“就你這樣還想自己獨立養孩子哪”,水靈的眼淚吧嗒吧嗒的滴在馮達達剛剛被燙傷的手背上,馮達達:“你這是往人家傷口上撒鹽”。   馬英水特真誠地向水萍講述了不願意結婚的原因,原來年輕時的馬英水經曆過一次刻骨銘心的真愛,未婚妻懷孕三個月出了車禍,馬英水發誓以後不再娶妻生子,水萍也跟馬英水講述了水靈母親懷的就是雙胞胎,因一個孩子死在胎中,而抑郁成疾早逝的事情,馬英水不讓水萍將自己的事情告訴水靈,他讓水萍給他點時間,他會做出選擇的,水萍將時間定爲最多三個月。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八集劇情   廚房裏,陳菁菁親手在烙雞蛋餅給女兒吃,樂意在一旁幫忙,樂意老想對晚上家裏發生的事情跟陳菁菁解釋,陳菁菁卻只字不提,也不問,這就越發的讓樂意心裏發毛,樂意實在忍不住了對陳菁菁說“你這一晚上了,都沒正眼瞧過我一下”,陳菁菁看這自己的肚子“我怕看你,看多了,孩子就會像你一樣長一對小眼睛,這可是書上說的”,樂意“那我明天就去割個大雙眼皮”,陳菁菁沖樂意笑了一下“你要變成雙眼皮,那還不成了怪物了”,樂意“你笑了我就放心了,對不起,今天家裏這麽多人來是……”,陳菁菁“我要想知道我就會問你,我不想知道,也不想關心,所以就不問你,你明白嗎?”。   在水萍的安排下,馮達達奉命陪水靈送馬英水去機場。馬英水剛剛進了安檢,水靈就突然感到腹疼暈倒,馮達達趕緊給郭開來打電話,並將水靈送到醫院,檢查結果被告之,腹中的雙胞胎有一個情況不太好,醫生讓水靈一定要臥床休息保胎。水靈不讓馮達達告訴水萍她的情況,馮達達要把馬英水叫回來,也被水靈阻止了。   一大早樂意就把陳菁菁送回了醫院,遭到醫院的主任醫生和護士的強烈譴責,陪著一起受訓的還有郭開來,新的一次B超檢查結果,陳菁菁的羊水還是沒有上漲,醫生通知樂意做好思想准備,再觀察兩天,讓陳菁菁繼續大量喝水,如果羊水還沒有上的話,就要將孩子早早的剖出來,可此時孩子才剛剛三十一周,如果剖出來,孩子必定要送保險箱,需要准備錢。樂意在陳菁菁面前強顔歡笑,其實陳菁菁早已經心知肚明,豁出去的一瓶接一瓶的飲水。   馮達達回家後,水萍發現馮達達對自己閃爍其辭,在水萍的一再逼問下,馮達達無奈的告訴水萍,水靈出狀況了,水萍挺著大肚子直奔水靈家,死活要守在水靈身旁不肯離開。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十九集劇情   馮達達無奈去醫院找郭開來,兩人坐在醫院的中心花園裏吸著煙,一個熟悉的身影向他們走來,是樂意,他那似乎永遠藏著笑的小眼睛,此刻卻顯得苦巴巴的耷拉著,知道水靈出狀況後,他執意要去看看,他馬上給馬英水打電話讓馬英水趕快回來,可是電話關機,來到水靈家,他強打精神勸水萍回去,還編謊話說,他已經聯系上了馬英水,馬英水這幾天就回來。水萍卻執意要給妹妹洗個腳再走,水萍端水時突感下身有液體流出,洗完腳後,和樂意剛一出門,水萍一把就抓住樂意說了句“我要上醫院,我可能是水破了,快給我找醫生”,一聽這,樂意都快哭了,“我命裏是犯水呀”,水萍被收到醫院的急診室裏,醫生檢查後“羊水破了,隨時有宮縮,隨時就得做剖腹産“,醫院的病房很緊張,水萍只好躺在急診室裏臨時加的一張病床上,郭開來說明天表姐陳菁菁的房間會騰出一張病床,水萍不同意,說他可以再等等,馮達達提出轉到其他醫院去,郭開來表示羊水已經到了臨界了,再一折騰萬一出現問題,就麻煩了,樂意一拍大腿說“我做主了,誰又不是誰仇家,怎麽就不能住在一起?”  第二天水萍被安排住進了陳菁菁的病房,只是水萍的狀況看起來比陳菁菁要可怕的多,她被下肢墊高,頭低腳高的躺在床上,還被告之吃喝拉撒全都要在床上,她在剛剛三十一周,能多挺一天,就是一天,孩子現在最多才三斤。陳菁菁友好的跟水萍打了個招呼“沒事的,能挺住的,我每天都對肚子裏的寶寶說話,讓他堅持住,我都在醫院住了十幾天了,你也跟肚子裏的孩子說說話,母子連心的”,水萍很是感動,眼角淌下了兩滴淚水。   胡母帶著果果來到醫院給陳菁菁送飯,見到水萍如此般的躺在那裏,心裏很是不好受,竟在病房裏抹起眼淚來,她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再回來時,手裏多了個飯盒,她回家給水萍弄了點飯菜,送到水萍床頭,水萍張開大口吃了一個混沌,還有一大滴眼淚撒在勺子上,這一幕陳菁菁假裝沒看見,但她的眼裏也含著淚花,她看著女兒果果蹲在床前寫著什麽,病房洗手間的門虛掩著,樂意聽見門外的一切,壓根就沒出來,因爲他滿眼都是淚水。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二十集劇情   水靈獨自在家臥床靜養,她幾次三番的拿起手機又放下,當她徹底放棄打電話時,卻接到馬英水的來電,馬英水在電話裏一如既往的問了幾句不關疼癢的話,水靈的回答也只是一兩個字之間,電話裏的馬英水停頓了,水靈也停頓著,半晌馬英水講了句話“再給我點時間,我沒回來,不要對自己做任何事情”,水靈沒有回答挂斷了電話。   胡母帶著果果走了,病房裏只剩下三個人,樂意和他的兩屆妻子,屋子裏靜的連落根頭發都能聽見,馮達達自打水萍住進病房並安頓好後,已經有幾個鍾頭沒回來了,眼看都到了探視時間結束的時候了,樓層管理員已經開始轟病房裏的病人家屬走了,還沒有見馮達達的影,樂意那股煩躁的勁絲毫沒有逃過陳菁菁的眼睛,終于也轟到樂意的頭上,樂意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樓層管理員三番五次的進屋喊“走了走了,你怎麽還不走,快點……”最後竟還說“那麽大歲數的人了,一點規矩都沒有”,樂意橫著脖子要上前理論被陳菁菁攔住,勸他走說“有護士,還有郭開來呢”,走過水萍的床時,樂意停了下來想有話講,水萍看見了,立馬將頭轉了方向,樂意剛出樓層的門,就看見馮達達從電梯裏沖了出來,此時的馮達達手裏拎著臉盆、飯盒及一些日常用品,要往病房裏去,被看門的阿姨攔住,東西可以留下,人不能進去,樂意上前幫助說好話,幾個來回雙方就有些臉紅脖子粗了,樂意一個眼神,馮達達就拎著東西沖了進去,再出來時,馮發現樂意已經結束戰鬥,但並沒有走,在電梯旁等著他哪,馮達達說了聲“謝謝”,沒成想樂意臉拉的老長,見到他劈頭蓋臉的對他就說“知道幾點了嗎?知道你出去幾個小時了嗎?你打算讓她中午和晚上吃什麽?知道探視到幾點結束嗎?你知道她一個人躺在病床上那 那滋味好受嗎?”幾句話問的馮達達的臉是紅一陣白一陣的,馮達達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還不如不要這孩子,現在可好,她現在這個樣子,你當我好受啊!郭開來告訴我了,說這孩子隨時都有可能出來,肯定得進保險箱,能不能有活還不一定呢,你說,都他媽的停到這時候了,誰會想到還能出這種事,還他媽的叫不叫人活了”馮像個小孩子一樣,坐在地上大哭起來,樂意的不大的小眼睛中也全是淚花“誰他媽的讓怎麽爺們趕上這撥了呢,一個字扛,兩個字死扛”。  病房裏,陳菁菁弄了根吸管讓水萍喝點水,水萍不喝,陳菁菁“爲了孩子”,水萍喝了水,眼淚也順勢滑了下來,,陳用紙巾給她擦了擦“不能激動,動了氣容易宮縮,我教你吐氣法吧,我就老用,一要生氣或者想哭了,我就吐氣,挺好用的,不知道怎麽回事,懷孕後每天都想哭”,水萍大大的吐了一口氣“樂意惹你生氣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劇情分集介紹:第二十一集劇情   陳父到樂意家來領小外孫女果果去下館子,胡母非說她請客,今天他們老少三要痛快的大吃一頓,果果聰慧可愛,胡母喜愛不已,陳父不時的在旁敲側擊的說“可惜是個女孩,要是男孩那就好了”。胡母“都一樣,都一樣”。   郭開來到水靈家來看看水靈,他沒有告訴水靈,水萍羊水早破,已經住進了醫院,郭開來讓水靈講講她到底愛馬英水什麽,又老、又扣、又不善言辭,又不英俊,也不潇灑,水靈的理論是,完美的男人是沒有的,如果他的不完美你都見到過了,而且你能夠容忍,那麽這個男人可能就是適合和你生活一輩子的男人。   馬英水沒有回海歸,而是上了轉道上了五台山,在尼姑庵裏他見到了自己已經出家的姐姐,馬英水將自己的困惑全盤托出,姐姐讓他在山上住上一個星期,如果他睡的香,吃的好,那麽就出山後,想幹嗎就還幹嗎,如果食之無味,睡之無欲,老有影子在心頭,那他就哪來回哪去。   病房內,陳菁菁與呂水萍聊起了胡樂意,聊起了她第一次的婚姻,聊起了女兒果果,水萍也聊起自己的母親,還聊起了樂意媽的盼孫心切。   馬英水在五台山上,似乎呆得很坦然,但他姐姐發現他總是不自覺的拿出手機看看,仿佛老覺得有電話打進來,胡母和樂意談起兩位媳婦,胡母說她也想通了,男女都一樣,她都愛,細想想女人生個孩子多不容易啊!不說身體上的疼痛,精神上被折磨的那滋味就夠喝一壺的,順順當當生下來,孩子健健康康的還好,如果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事,你一旁人還老在一旁瞎吆喝什麽孫子,多沒臉呀。現代的女人能下決心生孩子,她就夠偉大的了。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二集劇情   病房一夜,兩個孕婦都沒有睡好,陳菁菁因喝了太多的水,不斷的起身上廁所,水萍擔心孩子,心裏默默的念叨了一晚上,清晨,病房剛開始放人進,樂意就第一個沖進病房,手裏拎著兩份早餐,他把一份放在水萍的床頭,可是很明顯,水萍自己無法吃,必須得有人喂,樂意想喂吧,又怕現任老婆不高興,不喂吧水萍豈不是幹瞪眼吃不上,水萍特明白樂意,“達達快到了,我等會”,樂意特識趣的伺候陳菁菁吃上了早飯,陳菁菁食欲似乎也格外的好,三下五除二就把樂意帶來的早餐吃完,時鍾已經快到8點了,門外的阿姨又開始哄人了,醫生們呀開始查病房,可是馮達達還是沒有見人影,樂意的小眼睛一直盯者病房的門,陳菁菁挺著大肚子走到水萍床邊“我喂你吧”,話聲未落,門開了,大家都以爲是馮達達,進來的是看門的阿姨,阿姨沖著樂意喊了聲“走了”,阿姨像看犯人似的站在那裏等著樂意離開,陳菁菁“去吧,這裏有我在,你放心”,樂意無奈的出去了。醫生們列行查病房後,通知水萍讓她的家屬來醫生辦公室,要簽署幾份單子。樓道馮達達沒有乘電梯,他是爬樓梯一路小跑到病房的,一看門口那麽多的家屬,他知道又晚了,他怎麽就感到有一雙鷹鈎一樣的眼睛在瞪著他,不用說是胡樂意,樂意冷冷的就說了一句“你點踩的真准,什麽時候不讓進,您大爺似的到”。  醫生辦公室有好多份單子擺在馮達達面前需要他簽字,什麽如果孩子有問題同意送到相關的醫院同意書,什麽緊急狀況同意做剖腹産,還有緊急狀況下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等等,馮達達頭大了,他一張也沒有簽,什麽話也沒有問,只是說了句“我要跟我太太商量一下”,病房裏馮達達充滿愛意的撫摩著水萍的頭,連說幾個對不起,水萍只是緊閉雙眼一句話也不說,馮達達竟趴在水萍床邊像個小孩子一樣嗚嗚的哭了起來,手裏拿著各種單子,邊哭邊嘟哝著什麽,“我就保你,我就保你,我什麽也不要,沒你我怎麽辦呀”,一旁的樂意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了要上前說什麽,陳菁菁攔住了樂意,示意讓樂意陪她到走廊裏走走,病房裏只剩下馮達達和水萍兩口子,水萍睜開眼睛堅定地跟馮達達說“沒事,都到這個時候,一切都會過去的,現在沒什麽好說的,只有一個字“扛”,兩個字“死扛”,甭管什麽結果我都要扛到底,是我的兒子就一定會像他媽一樣堅強,眼淚在水萍的眼眶裏打轉,郭開來進來,當著水萍和馮達達的面,又將水萍現在面臨的情況跟兩人做了詳細的分析,當然也告訴他們可能會出現的最壞的情況,一直站在門外的樂意沖了進來“你能不能也辦個陪護卡,晚上也呆在病房照顧照顧一下”,馮達達楞了一下“行,明天我就辦”,樂意橫著脖子“明天,明年你再辦得了!”,陳菁菁在後面推了樂意一把,水萍“明天再說吧,今晚你去替我看看水靈,好幾天沒見她有什麽動靜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麽樣了,不要告訴她我現在的情況”。   馬英水將手機關了,卻依舊不舍的放在行囊中,一直還是執意裝在身上,可是他又多了個表情,就是發呆。   當晚,馮達達來到水靈家,他在門口徘徊了半天,也沒進去,他不知道見到水靈他該如何面對,下樓後,他拐進了一家酒吧。   水靈在家,她突然感到腹部開始有些絞疼,她知道出事了,她強忍著腹疼,一步一步的下了樓,打了個出租車直奔醫院,在車上,她還給郭開來打了個電話。   天色還沒亮,陳菁菁被水萍的呻吟聲吵醒,水萍出現了緊急狀況,她開始宮縮了,孩子就要出生了,醫生護士看後,決定馬上進行剖腹産手術,可就是聯系不到馮達達,電話沒有人接,沒有家屬簽字,醫院是不能進行手術的,陳菁菁挺著大肚子急得滿頭大汗,她打通了樂意電話,樂意和胡母迅速趕到醫院,可他來了也沒用,因爲他不是病人的家屬,胡母要簽也不行,樂意當機立斷打通了水萍家的物業值班電話,讓他們立刻派人去敲馮達達家的門找人。保安敲開了馮達達的門,馮達達酒勁還沒有消,淚水交加的往醫院趕,醫院裏樂意扯著脖子跟護士和醫生喊個不停,水萍要求自己簽字。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三集劇情   就在水萍被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啥那,馮達達到了,可是手術室的鐵門已經關上了,他轉身看見樂意布滿血絲的一雙小眼睛,樂意二話沒說,上前就是一腳,將馮達達踹個大跟頭,胡母見兒子發狂了,上前使勁抱住樂意,馮達達也瘋了,扯著嗓子大叫“你打死我吧,我他媽的該死”,他自己使勁的扇著自己嘴巴。手術室裏,水萍剖腹産下個二斤八兩的男孩,孩子一出生就打了一針強肺針,醫生托舉著孩子在水萍面前,“男孩”,水萍掙紮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孩子立刻就被抱走了,水萍眼角滑下了兩行淚水,孩子要立刻送往專科監護醫院,馮達達坐上了醫院的救護車陪著孩子,上車時,馮達達沖著樂意喊到“替我照顧她”,樂意揮了揮手。救護車內,馮達達對著插著管子的孩子反複說著“兒子,我是爸爸,別怕,爸爸在這兒陪著你哪,媽媽說了,咱們要扛,死扛呀”。病房裏,水萍面色蒼白的躺著,她緊閉雙目,胡母、樂意和陳菁菁都默不出聲。這時,樂意的手機響了,是郭開來的電話,內容是水靈的雙胞胎的孩子,一個也沒保住。  樂意放下電話,只是說了聲“讓我去交錢”,他快速奔向急診室去看水靈,一進門,水靈面色如紙,還沖著樂意笑了笑說“這回大家誰都不用鬧心了”,樂意“不鬧心,你現在改讓人揪心了”,水靈沖著郭開來說“你怎麽這麽沒有幽默感,是你告訴他的吧,心裏真裝不住事,沒告訴馮達達吧,他要是知道了,我姐一定就知道了,他在我姐眼裏那就是個透明人,也可能就是因爲這個,我姐才選的他,是吧,姐夫”。樂意苦著臉“你這輩子是省不了心了啦,水娶你。。”水靈“別,我就一個人過了,省的到時候還得離,跟你們似的鬧心”。醫院小花園裏,郭開來和樂意無語的坐著,樂意“這姐倆,真是,這可怎麽辦呀”,樂意突然就覺得心頭一緊,鼻子發酸,眼淚就往上竄,郭開來也是兩眼發紅,直勾勾的盯著地。   五台山上,馬英水大開手機,電話就響了,是樂意打來的,樂意只是冷冷的說著“告訴你孫子一聲,水靈的雙胞胎都沒有保住”,馬英水“我這就回來”,樂意“你呀,該幹什麽幹什麽去,你大爺的”,說完,樂意挂斷了手機。五台山上只見一個背大包的男人,飛一樣的向山下跑著,突然馬英水發現一個男孩在山崖邊上夠一只氣球情況很緊急他沒加思索的沖了上去孩子得救了馬英水掉下了山崖。   馮達達站在碩大的玻璃窗外,看著裏面無數的嬰兒保險箱,有種欲哭無淚的表情,他周圍還散落著其他一些孩子的家長,一個個都是面如菜色。 電視劇《疼痛的幸福》全集大結局:第二十四集(疼痛的幸福大結局)   水萍睜開雙目,看見胡母特關切的注視著她,她從臉上擠出了一絲絲笑意,胡母“看見孩子了嗎?”水萍有些嗓子有些幹啞“看見了,二斤八兩,像個小貓似的”,水萍有些說不下去了,眼裏含著淚水。   樂意和郭開來一起進了病房,看見水萍有些難過,樂意對母親“讓她好好休息休息,您別老問東問西的”,郭開來問了問水萍有沒有哪裏不舒服,水萍問起了水靈,郭開來都沒有正眼看水萍,只是隨口說了聲“挺好”。   嬰兒監護室不讓進,馮達達找到護士,非想讓人家幫他給孩子照個像,護士拒絕了他,馮達達扯著嗓子:您就幫個忙,要不我回去沒法跟孩子媽交代。護士“照了也沒法看,你想想,産婦一看孩子身上插這麽多管子,心裏那是什麽滋味,容易得産後憂郁症,你這還當爹呢,有沒有腦子”。   水萍不停的問幾點了,樂意將手機遞了過去“不放心,就打個電話”,電話打通了,鈴聲卻在門口響了起來,馮達達回來了。   陳菁菁咚咚的又喝下幾瓶水,去做B超檢查了,結果沒有升,反而下降,羊水指數才5.3,這已經是臨界值了,郭開來和主任醫生提出建議最晚明天就做剖腹産,胡母聽後嘴唇都有些哆嗦,郭開來讓樂意跟他到醫生辦公室去簽字辦一些手續,陳菁菁突然說“我不剖,我跟咱們的孩子說,一定要等到日子才出來,日子還沒到呢”,樂意以爲陳菁菁發傻了,沒成想,陳菁菁急了“我不剖,我一定要等到足月才生,現在才三十二周,他還沒有五斤重,我一定能挺到三十六周以後,一定能,你們非要我現在做剖腹産,那我就出院,我自己負責”。樂意眼圈紅了,到辦公室簽下了不同意手術,後果自負的書面文件,陳菁菁出院了。馬的表姐將馬的死訊告知了胡樂意,胡等商議讓郭開來將這一消息告訴水靈 ,水靈痛苦萬分在郭的陪同下去了馬英水的老家。  陳菁菁回到了家中,看起來似乎心情很愉快,樂意、胡媽和陳父都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果果的乖巧也讓陳菁菁很是滿足,只是樂意象隨時備戰的預備役士兵一樣,車上裝滿了隨時要去醫院的各種裝備。   馮達達聽了護士話後,特意約樂意、郭開來劇情介紹juqing.還有陳父,讓他們三人給他提點建議,他說他愛水萍,也愛孩子,表示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和好爸爸,請求三位一定多幫助幫助他,另外他擔心水萍會出現産後憂郁症,特別請求陳父幫忙,陳父說這個他沒有研究,但是,他可以幫忙去問問,多搜集些這方面的資料,到時候讓樂意帶給他。   水萍可以下地了,她打電話給水靈,姐妹兩人誰也沒對誰說出自己的真實情況,其實她們的病房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   馬的表姐告訴水靈說馬一直在資助一所孤兒院,還拿出照片來給水靈看,說買房子出租,掙的租金就是用來資助這些孩子。水靈在山上嘶喊馬的名字。   陳菁菁回到醫院複查時,羊水回到了8.7,這一結果讓樂意樂的直蹦“真神,神了,我兒子靈通呀!”。   一個月後,陳菁菁孕期三十八周這天,她被推進了産房,樂意也穿上了陪護衣跟著進了産房。   也是這天,水萍和馮達達從醫院將他們的早産兒子,現在已經五斤重了,接回了家。   水萍接到了樂意激動的電話“生了,是個兒子”。   水萍馬上打給了水靈“你姐夫生了,上個兒子”。   産房門打開,樂意、郭開來推著陳菁菁和兒子出來了,胡母、陳父、果果撲上前去,一個粉仆仆的胖小子,聽到衆人說話,小家夥懶洋洋的睜開了小眼睛,眼睛不大,真的和樂意長的一模一樣。   水萍和馮達達也圍在搖籃邊,他們的兒子醒了,張開眼睛,雙眼皮,大大的眼睛和水萍一樣一樣的,水萍看著自己的兒子,眼裏淚花閃動。水靈和大郭在馬英水資助的孤兒院中陪孩子們在玩耍。   兩年後,産房外大郭等人在焦急的等著 ,水靈在産房內生孩子隨著一聲響亮的啼哭孩子降臨,衆人齊賀大郭當上了爸爸。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因版權問題本站不提供資源下載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