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香水佳人》分集劇情簡介第16-30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來源:互聯網  2013-05-18 21:08:38  評論

喬治聯合國外商人去縣政府抗議,陸恩庭不得不出面。陸縣長在碼頭上視察,再次見到阿香。陸縣長警告葉中天不要太囂張,但葉中天有了細川元榮這個靠山,並不在意這次警告。振國與葉青已經是很好的朋友,整天在一起形影不離。陸縣長派人給阿香送信,資金上如果有困難,自己可以幫她,但她與葉中天的事情,陸恩庭無能爲力。細川商會的日本浪人在街頭搗亂,被一個中年男人打了一頓,大家稱這個中年男人奎叔。

阿香看到信後去找陸縣長,告訴陸恩庭振國是他的兒子,並要求陸恩庭娶自己進門,陸縣長驚愕。蕙茹對此事大發雷霆,苦勸阿香,但阿香決心已定,不聽任何人的勸阻。蕙茹失望的帶著振國離開,阿香終于孤家寡人。在阿香的要求下,陸縣長讓人帶著彩禮在碼頭、縣城繞了三圈。成爲整個香山轟動一時的新聞。阿香要求陸縣長將碼頭控制權全部收回,陸縣長一一答應。葉中天大爲驚愕,死活想不到阿香能以身相許。阿香也告訴葉中天,欠自己的,她一定要拿回來,更讓葉中天擔心。

蕙茹找到杜時銘訴說此事,杜時銘說阿香受的打擊太多,已經走向一個極端,誰勸也沒有用。陸長遠去見阿香,跪勸阿香,但阿香仍不爲所動,她告訴陸長遠,自己嫁進陸家後,就是陸長遠的長輩!陸長遠痛哭不已,將自己灌醉,周沁一直在身邊陪伴撫慰,陸長遠決定與周沁去東南亞接管工廠。徐家的姨太太找阿香攀親,給阿香送來賀禮。阿香警告姨太太,趕緊把振邦的消息告訴蕙茹。商會的商人們也都紛紛前來向阿香表示祝賀,此時阿香終于明白權勢對一個商人的重要性。

于此同時,葉中天正在與細川元榮密謀借阿香之手幹掉縣長。喬治也對阿香嫁給陸縣長十分不解,阿香用喬治教給自己的一切理由回敬了喬治。婚禮當天,周沁幫陸長遠收拾好一切准備離開,但陸長遠心不在焉,仍然對阿香不死心。周沁徹底明白無論自己怎麽做也取代不了阿香在陸長遠心中的位置,即使是在阿香就要嫁給陸父的時候,陸長遠的視線始終不曾離開阿香。周沁做出決定,傷心離開香山,乘喬治的船回到了東南亞。阿香和陸縣長舉行了石岐縣最盛大的婚禮,當晚老縣長中毒身亡。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集劇情

葉中天安排證人,指正阿香是殺人凶手,阿香再次入獄。陸縣長遇害,縣裏各種流言蜚語,各種勢力暗中湧動。陸長遠打鬧碼頭質問葉中天,葉中天裝作無辜,任憑陸長遠在碼頭發瘋。惠茹四處托人打探消息,到獄中看望阿香。姐妹倆在獄中相見,和好如初。蕙茹找杜時銘商議,希望設法營救阿香,杜時銘再次召集會議,商人們紛紛出錢打算營救阿香。蕙茹將消息告知阿香,阿香搖頭讓大家別再費力,葉中天此次決不會放過自己。杜時銘做法院工作,法官答應要徹查到底。

奎叔根據陸恩庭被害的蛛絲馬迹,尋找線索,終于找到一個至關緊要的證人。陸長遠見過證人後,大喜過望,要求此人出庭作證。陸長遠有了之前老板娘的經驗,立即找人把證人保護起來。不料葉中天對證人的家屬下手,派人控制了證人的家屬。法院宣判,證人竟然做了對阿香不利的僞證,阿香被判死刑。大家一片嘩然,蕙茹大呼冤枉。陸長遠大鬧法庭,唯有阿香十分冷靜。葉中天更是得意洋洋。法院外,證人跪在陸長遠面前道歉,便帶著家人匆匆離開香山。大家素手無策。阿香臨刑前蕙茹給她做了她愛吃的飯菜來看她,蕙茹萬分難過,但阿香十分冷靜。阿香讓蕙茹把葉中天找來,蕙茹十分疑惑。惠茹找到葉中天,葉中天覺得有趣,答應去見阿香一面。監獄中,阿香提出,可以交出全部的貨船,航線及合同,換取自己的生命。葉中天大喜,但還提出要求,阿香必須離開香山,再也不能回來。阿香一一答應。葉中天的安排下,找了個替死鬼,阿香被釋放出獄。

阿香收拾行李准備離開,蕙茹萬分不舍,姐妹倆回顧多年來的辛苦經曆。阿香請蕙茹幫忙照顧好振國。阿香變賣了陸家的財産,交給惠茹,准備離開香山。出門之前,陸長遠再次來看阿香,阿香讓陸長遠跟周沁結婚,從此忘了自己。陸長遠要跟阿香一同離開,阿香拒絕。杜時銘給了阿香一筆錢,從阿香上船。碼頭上,奎叔趕來,在陸長遠的安排下要陪同阿香一起離開,二人上了船。葉中天也暗暗在船上安排了三個手下跟著阿香上了船。阿香走後,葉中天拿到阿香的全部資産和船運合同找到細川元榮,細川大喜過望,由此日本商社的實力更爲強大。

船上(貨船),葉中天的三個手下准備找到機會暗殺阿香,奎叔有所防備,將三個人全部幹掉,舍身救了阿香。上海,阿香找到了張長武。此時張長武已經是上海駐軍的高級參謀。阿香提起之前張長武說到的軍隊需要船運軍火的一事,阿香打算做這筆生意。張長武爲難,說阿香現在沒有船。但阿香將杜時銘臨行時給的錢和自己身上的全部財産都拿了出來。張長武勸說這是很危險的買賣,但阿香堅持要做。上海碼頭,阿香的貨輪滿載著軍火,再次起航……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一集劇情

五年後,香山(1936年)。葉中天五十壽辰,徒子徒孫們紛紛前來賀壽,一些商業上的人物也紛紛前來祝賀,葉中天十分神氣,此時,香山的碼頭、航運業,葉中天都是首屈一指的人物。縣長孫中奎也親來賀壽,更是讓葉中天在衆人面前臉上有光。而私下,孫中奎對葉中天是不敢造次的,因爲孫中奎是細川與葉中天一手安排下才當上的縣長,因此孫中奎對葉中天十分恭敬。葉中天要孫中奎將政府出口的配額提高,孫中奎爲難,但不敢得罪葉中天,只能答應想辦法。

在碼頭,細川元榮的助手說葉中天辦壽宴的事。細川元榮讓手下送去禮物,對于葉中天,細川元榮是看不上的,說葉中天鼠目寸光,此時細川元榮的生意已經非常紅火,但細川仍然緊緊盯著商會。商會這邊則是舉步維艱,杜時銘蒼老了許多,商會中很多事還是要他親自來做,看著商會最近一季度的商業報表,杜時銘頓感艱難,手下說葉中天過壽,是不是要看看,杜時銘想了想,還是讓人送去禮物,同時通知大家開會。

杜時銘與商會同仁開會,大家對未來的經營都很悲觀。杜時銘說自己已經聯系到上海那邊的一批物質,可以緩解商會各商家的處境,當大家知道杜時銘爲了這匹物質幾乎傾盡所有的時候都紛紛贊歎杜老爺子的魄力。此時的蕙茹依舊在涼茶店辛苦經營,去杜時銘茶莊拿茶的時候聽說杜時銘的決定後,暗自擔心。振國在店中幫蕙茹打理,蕙茹察覺到振國對葉青的好感,猶豫著,還是點撥振國,要注意與葉青的關系,兩家之間的故事太多,說著說著,蕙茹不由得想起阿香,這麽多年了,阿香音訊皆無。振國對阿香並未思念過多。更讓蕙茹擔心的是阿福帶來消息,說父親徐老爺病重,只怕熬不過這一年了。蕙茹趕緊要阿福准備東西,回家去探望父親。徐家,徐老爺已經是風燭殘年。姨太太與她的族弟錢甯開始謀奪徐家家産,錢甯將出售的單據給姨太太看,說賣了多少多少大洋。姨太太讓錢甯盯緊了賬房,千萬別讓徐家族人查出問題,兩人只等著徐老爺一死就面賣家産出逃。老管家阿貴盡心的照顧徐老爺,徐老爺要阿貴趕緊發電報讓林振邦回來。

徐老爺召集的家族與姨太太等人,說出自己的遺囑,說徐家以後就有林振邦當家,族人雖然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姨太太更是恨得牙癢癢。剛好此時蕙茹帶著阿福回來,要拜見徐父,姨太太的決定下,徐家緊閉大門。蕙茹敲門,在門外哭訴,請求開門。姨太太出來,告訴蕙茹徐家與蕙茹再無半點瓜葛,讓蕙茹死了繼承徐家家産的心。無論蕙茹如何說,但姨太太堅持不肯讓蕙茹進門。讓阿貴趕走蕙茹,阿貴萬分爲難,送走蕙茹,跟蕙茹說現在家裏上下全都是姨太太說話。

徐父重病在床,突然一段時間清醒過來,老人對蕙茹、振邦放不下,姨太太狠狠的告訴徐父,她會好好照顧徐家的家産跟振邦的,徐父指著姨太太,憤然中死去。姨太太冷笑,告訴錢甯,振邦回來之前,一定要盡快轉移徐家的資産。徐家,族人與下人面前,姨太太哭天搶地,但錢甯突然帶人封了賬房,連阿貴都不能進去,徐家族人更不能接近。族人找姨太太質問,姨太太說要等振邦回來。葉青在陸長遠的學校中教書,跟孩子打成一片,陸長遠對葉青也很欣賞,振國到學校找葉青玩被陸長遠發現,告誡振國要做點正經事,實在不成就在蕙茹店裏多幫忙,別讓蕙茹多操勞,振國應是,轉而就跟葉青說說笑笑。

兩人在街上吃小吃的時候,突然一對兵馬穿城而過,大家議論紛紛,不知道出什麽事了。細川商會裏,細川告訴葉中天,廣東軍閥陳濟棠對抗國民政府,商會會從日本運一船軍火過來,讓葉中天安排,葉中天一一答應。陳濟棠與李宗仁發動的兩廣事變讓杜時銘的貨物在上海難以離崗,杜時銘問報後越發焦急,差點昏厥,杜香彤趕緊過來照顧,勸杜時銘別上火。商會的商人們紛紛過來打探消息,見到杜時銘的樣子也不好追問,杜時銘說不能坐以待斃,讓商人們組織車隊,走陸路,經廣州運往長沙,不能讓大家手裏的東西爛在手裏。大家分頭准備。

林振邦已經是二十出頭,回到徐家。姨太太在振邦面前哭窮,述說自己照顧老爺多年等等,振邦答應讓姨太太在徐家一直住下去,姨太太歡天喜地。但暗地裏,姨太太跟錢甯加快轉移財産。商會中幾個人請孫中奎吃酒席,希望孫中奎跟葉中天說說,能給大家條活路。葉中天直接闖到宴會上,囂張跋扈,大家都不敢得罪他,孫中奎也是沒轍。席間幾個商人透露說杜時銘與商會在組織車隊,走陸路。葉中天跟手下人商量,走陸路必然會少了葉中天的好處,葉中天要打壓商會,師爺出主意,讓手下人化裝成土匪搶劫,葉中天一拍大腿,幹了。

徐老爺出殡,蕙茹帶著振國遠遠觀望,林振邦遠遠的看到蕙茹覺得十分奇怪。母子之間的那種心有靈犀閃過。但姨太太看到後十分驚訝,要錢甯趕緊趕走蕙茹。送葬隊伍離開。而錢甯帶人讓蕙茹、振國趕緊離開。振國來了火氣,跟錢甯的人打了起來,蕙茹趕緊上來拉開,帶著振國走,振國不服氣,狠狠的瞪著錢甯。振邦遠遠看到這邊亂糟糟的,但因爲出殡的事,他也沒多問。大家散去之後,蕙茹帶著振國在徐父墳前磕頭燒紙,給父親送終。商會的車隊在山野間行走,突然冒出一股土匪。這些土匪上來就搶,商會的人不是對手,損失慘重,土匪們搶走商品。幾個幸存者回來報信,杜時銘聽聞後當場暈厥。商品被劫在香山引起很大風波,蕙茹去探望杜時銘,杜時銘跟蕙茹說如果阿香的船隊若在,何苦會有今日。手下興匆匆的拿著電報來,說上海的貨物有人願意承運,已經在來香山的路上了,杜時銘大喜。細川問葉中天是不是他做的,葉中天否認,私下裏,葉中天讓人將貨物轉運去另出,大賺了一筆。

振邦在出殡的路上不認蕙茹的事讓振國萬分氣憤,跟葉青說起此事,葉青出主意說收拾振邦一頓。這讓振國上了心。振邦處理好徐家的事後,到縣城去看看,被振國跟上。在縣城某角落,振國突然襲擊振邦,振邦頭部受傷,接著兩人大打出手,警察及時趕到,振國被警察抓走,振邦被送進醫院。給振邦包紮的就是杜香彤,杜香彤得知是跟振國打架受傷之後,杜香彤對振邦還不太客氣,這讓振邦也有了氣,但因此振邦對杜香彤印象深刻。

包紮好之後,去警察局質問振國,但在警察局門口遠遠的看到蕙茹保釋了振國。振邦看著蕙茹就覺得奇怪,正要上去問,阿貴及時趕來,拉走了振邦。振邦問阿貴那個女人是誰?爲什麽振國打自己的時候說自己是不肖子孫,阿貴有苦難言。杜時銘心思全在即將到岸的船的身上,執意要到碼頭去等。在碼頭,葉中天對杜時銘等人十分不屑,還奇怪現在兵荒馬亂的,誰願意運送物資。終于,船出現了,是大型貨輪。船靠岸,讓所有人驚愕的是,阿香回來了,是她將杜時銘進的商品運來。葉中天得知是阿香回來後,茶杯掉在地上,不敢相信。

阿香到縣政府拜見孫中奎,拿出國民政府軍事參謀長張長武的手令。阿香將負責香山地區到上海、福建的航運,阿香讓孫中奎在碼頭給自己找兩個泊位。在孫中奎安排下,葉中天不得不讓出泊位。葉中天與細川元榮商量,對阿香的歸來,葉中天萬分不安,但細川元榮說,只要他們控制了碼頭,阿香就不能翻天。杜時銘與衆多商人感謝阿香結了燃眉之急。說起這些年的經曆,阿香只是做自己一直在北方做船運生意。

葉中天假惺惺的過來祝賀阿香發財,然後提醒阿香,按約定是不能再回香山的。但阿香拿出了國民政府的手令給葉中天看,還警告葉中天,老天沒讓她死是要拿回來自己失去的東西。葉中天一豎大拇指,悻悻離去。阿香去蕙茹家,見到蕙茹。姐妹當晚詳聊,阿香說自己回來是要拿回自己的一切,蕙茹擔心。阿香去看振國,但振國見到母親,但並未表現出那種親熱。倒是陸長遠得知阿香回來後來探望,但還是不敢進門。阿香看到窗外的陸長遠,但阿香關上了窗戶。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二集劇情

回到徐家之後,林振邦質問阿貴,蕙茹到底是誰?振國爲什麽打自己,說阿貴在徐家三十多年,不可能不知道。阿貴只得承認蕙茹就是振邦的生母,告訴振邦,蕙茹老早就被老爺趕出徐家。振邦震驚,此時姨太太過來,接過話茬,說蕙茹是徐家的敗類,如何害死林慶祥、氣死母親,讓徐父深陷囹圄,如果抛棄振邦等等,姨太太讓阿貴說是不是這樣,阿貴無奈只能承認。這些讓林振邦呆若木雞。姨太太跟錢甯商議,振邦遲早要認母,那時候姨太太在徐家再也沒有發言權,一定要盡快處理財物問題,錢甯說還有最後一百多畝良田要處理,怕動靜太大,姨太太說他趕緊處理好,無毒不丈夫。林振邦在家中,看著蕙茹曾經用的物品,尋思再三,還是再次進城,在某個店裏遠遠的看著蕙茹在涼茶店裏勞作,看到振國在店裏幫忙,也看到阿香偶爾過來看望。振邦一直在猶豫著是不是要過去見母親。

阿香在商會裏忙著,陸長遠來了,遠遠的站著,想見阿香又不敢走近。阿香看到後主動走到陸長遠面前,兩人聊了幾年間的變化。阿香說了振邦回來不認蕙茹的事,陸長遠說一切都因自己而起,自己願意去解釋。林振邦接到一封信要自己到茶樓喝茶,雖然疑惑但還是去了。在茶樓裏,他見到了陸長遠。陸長遠說這間茶樓還是二十幾年前的茶樓,人物是人非,當年自己與林慶祥在這裏稱兄道弟,縱論天下大事,真是恍如隔世。陸長遠將往事娓娓道來,林振邦聽後臉色陰晴不定。陸長遠要林振邦原諒蕙茹,而林振邦著拍案而起,說林家的事他自己會處理,扔下一句:就算我原諒了母親,也不會原諒你!

在阿香的努力下,商會的一批商品裝船,幾日後就要出港。細川元榮與葉中天密謀,不能讓阿香就這樣回來破壞他們多年經營的碼頭。葉中天出了一個損招。葉中天帶著手下找到阿香船上的船員,或威脅、或拉攏、或利用,葉中天本人親自找到船長宋中洋,許給宋中洋更大的好處,要宋中洋跟自己做船運,宋中洋對阿香忠心耿耿,根本就看不上葉中天,談都沒談就離開。葉中天憤恨,給了手下一個顔色。宋中洋在回家的路上,被葉中天的手下下了黑手,慘遭毆打。

此時阿香從杜時銘那裏知道陸長遠你的學校資金很緊張,阿香提出一部分現金去了學校。在學校裏,阿香見到葉青,葉青也在此見到了阿香。在阿香面前,葉青還稍顯緊張。陸長遠的辦公桌上還有阿香的照片,阿香看到,問陸長遠等自己這麽多年,是否值得,陸長遠說值得。陸長遠說彼此都這麽大年紀了,不要再爲過去的事如何如何,阿香沒有回應。阿香將資金給了陸長遠。

葉青跟振國說自己見到了阿香,覺得阿香很厲害,振國還洋洋自得,葉青轉而就問振國爲什麽不跟阿香一起做生意,振國就說自己看不上阿香的生意。葉青隱隱覺得振國與阿香的關系有古怪。阿香知道宋中洋受傷後趕緊到醫院去看,見到杜香彤。宋中洋跟阿香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擔心幾天後船難以離港。阿香大爲震怒,拿出政府的手令,從縣政府調集了一隊士兵就去了碼頭。

葉中天看到阿香帶兵來找自己,也是大爲驚恐,百般辯解,還說一定要嚴查凶手等等。阿香告訴葉中天,如果幾天後自己的船不能出港,她就會帶士兵封港,那時候,誰的生意也別做!葉中天灰溜溜的跑去跟細川元榮商量,細川元榮也沒想到阿香有如此大的能量,葉中天還想做掉阿香,細川不讓,盤算後決定讓葉中天服軟,給阿香一筆賠償。葉中天不甘心,細川還說時局馬上就會有所變化,讓葉中天稍安勿躁。出來後,葉中天不滿,覺得日本人也不可靠。拿到葉中天的賠償後,阿香組織船運,船順利出港。

振邦在家中爲蕙茹一事焦躁不安,蕙茹也在這邊思念兒子。振國跟阿香說起徐家的姨太太如何如何,阿香心裏有盤算,決定親自回徐家一趟。振邦依舊是遠遠的觀望著蕙茹,而此時阿香則帶著禮物去了徐家,姨太太奇怪阿香回來做什麽,但還是熱情接待,對阿香她是不敢得罪的。姨太太話裏話外說徐家的事與阿香無關,但阿香也警告姨太太,蕙茹在怎麽說也是徐家的女兒,振邦是徐家的人,姨太太如果敢打徐家産業的主意,阿香不會放過姨太太。阿香走後,姨太太焦慮起來,轉而她就勸林振邦回香港繼續求學,家裏交給自己打理即可,振邦察覺到姨太太這是藥趕自己走,沒有立即答應,說自己跟蕙茹的事還要有個說法。這更讓姨太太不安,回頭跟錢甯說徐家的家産能賣的全賣掉,不然走都來不及。阿貴更是勸說振邦不能走,說即便要走,也要關注一下家裏的賬目,說現在的賬房是姨太太的族弟在管理。振邦聽出阿貴話裏有話。葉青與振國來往密切,讓葉中天察覺到,跟葉青說,葉青坦誠說自己就是喜歡跟振國在一起。葉中天想阻止,但轉而又尋思著,跟阿香做親家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碼頭上,葉中天故意湊到阿香面前,說起振國跟葉青很要好,做家長的不能耽誤孩子,問阿香的意思。阿香堅決拒絕,說自己的兒子就是終身不娶,也不會跟葉家的丫頭在一起。葉中天碰了一鼻子灰。而葉青再次出門要見振國的時候,葉中天沒有阻止,反而給葉青錢,要葉青跟振國好好在一起玩。葉青大爲不解。因爲生意上的事,林振邦拜訪杜時銘,奇怪在杜家怎麽會見到杜香彤,杜香彤就拿振邦開涮,說振邦跟振國打架的事數落,杜時銘讓孫女不得無禮。林振邦才知道杜香彤是杜時銘的孫女。

振邦說完正事後問猶豫著問杜時銘,說徐家上下說蕙茹當年傷風敗俗、讓徐家很淒慘,他想讓杜時銘告訴自己,蕙茹到底做了什麽。杜時銘說蕙茹這麽多年,爲了阿香多麽多麽不容易,告訴振邦,當年蕙茹犧牲太多,後來又去澳門找振邦的事。振邦聽後大爲震動。這些事杜香彤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振邦走之後,杜香彤問爺爺是不是真的,林振邦的經曆讓杜香彤充滿了好奇。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三集劇情

一車車的大米運往細川商行。葉中天特別奇怪,大米這東西能有什麽商機,想細川詢問,細川並未細說。因爲細川囤積大米,米價開始上漲,因此米商之外的商行的生意這段時間什麽風波也沒有,杜時銘隱約的感覺到有問題。商會開會商議,分析細川囤積大米的動機,此時沒有戰火、也沒有天災,細川此舉太反常,其他商人覺得這樣最好,省得細川來添亂,但阿香則認爲,如果不做准備,真要有什麽事就難辦了。杜時銘要大家趁著米價還不是太高做些准備。

散會後杜時銘留下阿香,杜時銘認爲時局可能會有重大變化,不然細川不會突然這樣做,阿香答應想辦法從軍方那裏打聽消息。杜時銘突然說自己老了,不再想擔任會長,他想讓阿香接人會長,阿香吃驚,她從未想過自己可以當會長,拒絕了杜時銘的提議。振國買米,發現大米越來越貴,還跟米店的人爭吵起來,回來後跟蕙茹說,蕙茹也隱隱覺得這裏會有事。葉中天按著細川的吩咐也是大肆囤積大米,但他對此一萬個不解,看著高價收上來的大米就心疼鈔票。

縣城裏米價擡高,振邦便打算出賣一些陳米,但是手下說糧倉裏都空了,這讓振邦吃驚,振邦去賬房查賬,被姨太太趕來阻止,姨太太先是說好話,讓振邦不要再費心,但振邦執意要看。查賬的接過讓振邦矚目驚心,質問姨太太都做了什麽,姨太太推得一幹二淨,表示自己不知情。爲了調查徐家最近到底損失多少,振邦帶著阿貴去鄉下去查看。姨太太跟錢甯商議,要出逃,姨太太說必須幹掉振邦,不然官司是吃定了,錢甯當即帶人去收拾振邦。在鄉下田裏,振邦驚愕的發現,徐家的兩百余畝良田早已被變賣,振邦氣急。阿貴也是痛惜,說都是姨太太與錢甯所爲。振邦帶著阿貴回家的路上,被錢甯帶人堵截,錢甯要對振邦下殺手,阿貴爲了保護振邦而死,振邦重傷,逃跑的時候落入水中。錢甯找不到人,趕緊離開。振邦從水中出來後失血過度,昏迷在河邊,被鄉民所救。振邦被送到縣醫院,昏迷不醒。杜香彤看到後大爲驚訝,趕緊告訴了杜時銘。杜時銘通知蕙茹,蕙茹急匆匆到醫院探望,看到兒子身上的胎記後,蕙茹知道振邦必是自己的兒子無異,失聲痛哭。阿香也趕來,安慰蕙茹,醫生說林振邦能否醒來,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蕙茹在醫院裏照顧兒子,杜香彤看在眼裏,也是暗暗傷心。大家分析誰要對林振邦下狠手,阿香已經知道了答案,說一定是徐家姨太太,帶著警察奔赴徐家,但到徐家的時候,姨太太與錢甯早已失蹤。阿香在徐家開始處理上下事務,查賬等等,爲徐家保留住了最後的財産。警察開始統計姨太太與錢甯,但局勢混亂,沒有這二人的任何線索。振國到醫院看蕙茹,也是好奇的看著昏迷的振邦,對自己這位哥哥奇怪,杜香彤警告振國不要搗亂,跟振國說蕙茹爲了振邦都幾夜沒有合眼了。振國覺得蕙茹不值這樣做。

振邦終于醒來,看到自己面前的蕙茹,叫了一聲娘。蕙茹感動,哭泣,說自己等振邦說這句話等了二十多年。門外,杜香彤看到,也是感動到落淚。七七事變爆發,舉國震動,香山也是群情激奮。振國與他的幾個同學們在街頭抗日日軍侵華,孫中奎、葉中天帶著手下保護細川商會,苦勸大家回去。振國等人不依不饒,與軍警發生了沖突。之後便是大量難民湧入,整個香山一片混亂,治安也開始糟糕起來,這樣的時局下,米價飛漲。葉中天目瞪口呆,他與細川囤積的大米足以讓他們一輩子不愁吃穿,葉中天因此對細川的本事極爲敬佩。

阿香在杜家見到杜香彤後對香彤産生很大的好感,跟振國說要振國娶杜香彤,振國立刻反對,說自己一定要跟葉青在一起。阿香生氣,罵振國不知好壞,怎麽可以娶葉中天的女兒!振國受了委屈,反駁說阿香讓自己娶杜香彤無非是爲了生意,振國跑開。蕙茹聽到後勸說阿香,下一代的事讓下一代自己做主,不要過多幹涉。阿香說振國跟誰都可以,就是跟葉青不行!這讓蕙茹也是爲難。難民湧入,學校接收難民,陸長遠爲了難民特別辛苦,葉青、振國都過來跟著忙活。但是大米、衣物等讓陸長遠捉衿見肘。

商會這邊也開始赈濟難民,此時商會等人才明白細川爲何會囤積大米。幾個坐不住的已經開始罵娘。杜時銘與阿香等人安排籌集大米。商會此時才恍然大悟。立即商議,四處籌集大米。但米價早已不是當初的米價。阿香與杜時銘決意將手中的大米全部底下沖市,但是相對于細川洋行不過是杯水車薪。細川與葉中天高價出售大米,讓香山民怨沸騰。大街上,搶米的情形發生。葉中天帶著打手毆打難民,杜時銘巡視的時候看到,與葉中天理論,葉中天嘲笑杜時銘等人還不是晚了一拍,假意說如果杜家沒米,他倒是可以接濟接濟。

阿香這邊也是放米,從振國這邊得知陸長遠學校那邊情況之後,讓阿福帶著藥品、大米送了過來。對此陸長遠特別感激。難民面前,阿香看著陸長遠細心的照料傷者等等,讓阿香也頗爲感動,看著陸長遠一頭白發,阿香一聲歎息。學校中,陸長遠自己餓的不成,但還堅持著,終于一頭栽倒,葉青與振國趕緊扶陸長遠回辦公室。阿香知道後,再次給陸長遠送去東西,擔心陸長遠只顧及難民,便親手做了一個當年陸長遠吃過的樣式的高點,陸長遠看到糕點後終于狼吞虎咽。振邦在蕙茹處養傷,見到時局如此,不忍讓母親辛勞,決定回鄉下弄些米來。蕙茹便于振邦商議,將徐家全部家底拿出來買米,支持阿香、杜時銘。振邦答應。振邦帶著蕙茹回到鄉下後,出了徐家的祖宅外全部變賣換米。香山的情況讓孫中奎更爲著急,商會、政府、民間都給他施加了巨大的壓力,孫中奎苦求葉中天放米,但葉中天就是不答應。葉青質問葉中天還有沒有良心,葉中天讓葉青別管大人的事,說錢就是良心!葉青氣急,在家裏摔東西。蕙茹與振邦在鄉下老家終于籌集到十萬斤大米,送到香山。暫時穩定了市場。杜時銘對蕙茹、振邦如此支持十分感激。但是商會仍有後顧之憂,那就是十萬斤大米不足以支撐太久。杜香彤更是對振邦做出的犧牲所欣賞。

商會拿到十萬斤大米後葉中天利馬坐不住,找細川商議,細川讓葉中天稍安勿躁,相信隨著戰事的推進,廣東這邊也將燃氣戰火,那時候大米就比黃金還貴。葉中天將信將疑。振國在學校裏看到給難民喝的粥越來越稀,十分生氣,當著葉青的面發火,大罵葉中天,葉青委屈的哭著跑開,陸長遠埋怨振國說話不分青紅皂白。振國跟葉青道歉,葉青提議去葉中天的倉庫裏偷大米。爲了進入倉庫,葉青回家尋機頭倉庫的鑰匙,葉中天察覺到,但沒有聲張。之後便做了一番安排。

拿到鑰匙後葉青、振國與幾個夥伴商議,當晚就潛入葉中天的倉庫,開始十分順利,見到倉庫裏山一般高的大米,大家都十分氣憤。可是當大家要離開的時候,葉中天帶人趕到,將振國等人抓了個正著,葉青大喊大叫讓葉中天放人,但葉中天給了葉青一巴掌。振國被關進大牢,振國還不認輸,大罵葉中天,少不了被獄卒打了幾下,吃了些苦頭。而葉青也被關在家裏,葉青哭鬧,但葉中天也發了狠,警告手下把葉青看嚴了!阿香找到孫中奎,放孫中奎放人,但孫中奎也爲難,說振國偷竊行爲在先,沒有放人的理由,他說要放人,阿香還是得找葉中天。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劇情介紹:第二十四集劇情

葉中天向細川邀功,抓了振國,看商會、阿香那邊還敢如何,細川想了想,讓葉中天以振國爲條件跟商會談判。葉青設法逃出家,去監獄探望振國,見到振國被打,葉青痛心的哭泣。阿香找到葉中天,葉中天按著細川的意思提出,他要當商會的會長,其次,他要振國娶葉青。阿香跟杜時銘商議,一一答應下來。振國被放出來,覺得自己做錯了,很愧疚,不敢去見阿香,倒是振邦安慰振國,但是當振國站在阿香面前的時候,阿香還是狠狠訓斥了振國。

振國覺得委屈。蕙茹趕緊出面解圍,拉著振國說這也不全是壞事,起碼阿香答應振國娶葉青,振國驚了。阿香說葉中天什麽算盤她都知道,一做商會會長,在與自家聯姻,以後香山誰能是他的對手?葉中天這邊則是問葉青與阿香的關系,葉青拒絕跟葉中天說話,葉中天也沒轍,勸葉青去拜訪阿香,改善一下關系,葉青說父親都是爲了生意。但是葉青還是拜訪了阿香,阿香對葉青特別冷淡,讓葉青如坐針氈,倒是蕙茹對葉青很喜歡,葉青走後,蕙茹勸阿香接受葉青。阿香反問蕙茹,當年那麽多事,葉中天將她們害的那麽慘,讓她這麽接受葉青?振國在門外聽。

學校裏,振國幫助陸長遠照顧難民,葉青看到振國後還有些害羞,上來跟振國說話,不想振國發了脾氣,質問是不是葉青都算計好了,利用自己讓葉中天上位。葉青萬分委屈,離開。葉青回家後大哭,葉中天不知就裏,葉青說葉中天都是在害自己。陸長遠奇怪兩個孩子到底怎麽回事。振國說後,陸長遠找到阿香,勸阿香不要爲難孩子,阿香將陸長遠說了一頓。陸長遠知道,阿香的心結,依然沒有打開。杜時銘宣布了葉中天要做商會會長一事,大家一片嘩然,葉中天趾高氣揚的坐在了杜時銘曾經做的位置上,大家紛紛反對,指責,苦求杜時銘不要撒手。但阿香不得不帶頭叫葉中天一聲會長,讓大家都沒了聲音,葉中天萬分得意。葉中天坐上會長,答應放米,但他所謂的放米依然是高價出售,民衆依然買不起。阿香質問葉中天,葉中天以自己也是商人爲由,推脫掉。雖然葉中天當上了會長,但他很快就發現,商會中幾乎沒有任何人跟自己商量。大家有事全都跑去杜時銘哪裏,或者直接找阿香,葉中天氣憤。

大米的事如果不盡快解決,香山就會出大亂子,大家商議去那裏找米。林振邦突然說自己在香港呆了十幾年,有些門路,想去香港碰碰運氣。杜時銘也要去,他要拿出全部家産購置大米,讓大家特別感動,但杜時銘的身子不好,杜香彤說她可以代杜時銘去。就這樣林振邦與杜香彤上了去香港的船。香山這邊,市民買米只能定量。細川、葉中天也看出,商會難以堅持。陸長遠在學校那邊是在吃撐不下去,阿香知道後讓振國多次送米。去香港的船上,杜香彤與林振邦聽宋中洋說起阿香的經曆,都對阿香早些年的經曆驚歎不已,但聊起這次去香港的任務,兩人心裏都沒有底。

一場暴雨不期而至,香山進入多雨季節。葉中天倉庫中很多大米發黴,葉中天大罵手下是一群廢物。細川出主意,讓葉中天將發黴的大米用以出售,省的縣政府、商會總來糾纏。但是葉中天這邊發黴的大米剛一上市,就讓百姓怒火中燒,砸了葉中天的一家店,大米被搶。葉中天帶人阻攔,打傷諸多民衆。

這次葉青對葉中天徹底失望,跟父親大吵一頓之後,搬離了家,住在學校。商會的人紛紛指責葉中天,孫中奎也迫于壓力給葉中天處罰。葉中天覺得頂不住,找細川,說最好還是拿出點姿態來,不然現在中日交戰,民怨真是要起來了,對細川也不利。細川思索後同意了葉中天的主意,細川商社開始赈濟難民,但是細川將這次赈濟變成了一種宣傳,商行挂滿了日本國旗,還請來了孫中奎、請來了記者(雖然都是日本記者)。但是百姓們對細川的做法並不買賬,整個現場冷冷清清,不得已葉中天安排好手下排隊去領取大米。

振邦與杜香彤在香港尋門路,振邦拜訪各種長輩、顧人、同學、但現在廣東省境內都在囤米准備不時之需,香港能提供的大米少之又少。振邦十分辛苦,杜香彤看在眼裏,給振邦洗衣服、弄吃的,振邦對香彤也十分感激,但通常是一個消息之後,振邦就匆匆離開。終于,振邦在一個同學那裏得知,有一批免稅的大米要到香港,振邦如抓住救命稻草,全部訂了下來。拿到訂單之後,振邦與杜香彤如釋重負。

振邦找到喬治幫忙。振邦帶著杜香彤,第一次見到了傳說中的喬治,出事了阿香信。喬治也蒼老很多,看到阿香的信說會全力幫忙。在喬治的協助下,大米裝船。杜時銘等人聽聞振邦找到大米後十分高興,但阿香知道,這批大米相對于細川商行還是小巫見大巫,因此有另外的盤算。阿香與杜時銘二人商議後,一個機密的計劃出現了。阿香要利用這次米市危機徹底打垮細川。

振邦接到阿香的電報,看了電報之後振邦跟杜香彤都不得不佩服阿香的智慧,只是這個計劃需要調運喬治全部的運輸力量,喬治直搖頭,說阿香實在太狡猾了。葉中天這邊也得到消息,說商會從香港弄到一批大米,即將進港,趕緊跟細川商議,細川認爲跟阿香等人上次籌集十萬斤大米一樣,堅持不了多久。船抵達碼頭,第一批大米到港,香山市面米價迅速滑落。細川還親自去看了看到港的大米,但他堅持自己的判斷。第二天,又一船大米到港,之後大米一船又一船到港。這下香山的米市簡直就可以用低廉還形容。部分投機商人如喪考妣。葉中天更是坐不住,找細川,細川也慌了,奇怪阿香怎麽找到這麽多大米。葉中天派出去的人打聽,說是阿香從南洋購買的。這下細川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但實際上,阿香這邊也特別緊張,沒擔大米只有上面一層,下面則是石塊,阿香將振邦買來的四十萬斤大米假裝成兩百萬斤大米分船運來。他們生怕細川看出端倪。

細川坐不住,讓手下、葉中天低價將大米處理掉。但是此時已經沒人從他們手裏買米,無論葉中天如何吆喝。于此同時,商會保證,有充足大米供應。葉中天以商會會長的名義,要求商家將米價擡高,但此時誰都不再將他放在眼裏。在阿香的安排下,杜時銘找到細川,願意以低價買細川所有大米,細川懷疑杜時銘要這些大米做什麽。杜時銘不卑不亢的說留著這些大米抗日。細川只能爲了將損失降到最低,只能接受杜時銘的超低的價錢,手中所有大米盡歸商會。此一戰,細川已經無法再香山立足,黯然離開香山。喬治也要走了,現在中日交戰,他的生意已經很難做了。對于喬治最終離開,阿香惆怅萬分。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劇情介紹:第二十五集劇情

細川離開後,葉中天頓時蔫了,師爺給他算了賬,這次大米風波讓葉中天二十年的財富幾乎化爲灰燼。葉中天大發雷霆,咒罵細川害了自己。香山市場恢複到最初的狀態,商會因爲在這次風波中爲香山出了大力,孫中奎送來一面錦旗以示嘉獎。但在商會上葉中天被衆人冷落。商會開會,大家紛紛指責葉中天爲了私利置商會、商人、百姓的死活不顧,讓他離開商會。葉中天嘴硬,更是將所有罪責都推到細川身上,說自己也是受害者,還希望商會能伸出援手,救他一次,但已經沒人理他,更是要求開會表決,開除葉中天。

杜時銘勸葉中天主動辭職,葉中天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只能離開,走之前還嘴硬,說總有一天讓這些商人給自己服軟。商會會議上,杜時銘提議阿香做會長,阿香謙虛說自己做不了,但大家都認可阿香,最終阿香在大家的掌聲中坐上商會會長之位。阿香給大家簡短的感謝了大家對她的幫助,自己也會盡全力幫助商會。戰爭期間,商會還是要爲國家多做貢獻,在阿香的倡議下,商人們紛紛給前線捐款捐物。會議上,杜時銘提議再次組建商團,保境安民,大家紛紛響應。

葉中天找到縣長孫中奎,但孫中奎此時對葉中天也也是懶的搭理,葉中天要借錢翻本,孫中奎根本不想理他這茬,說他也很難,現在兵荒馬亂,什麽生意都不好做,就算給了葉中天一筆錢也難以翻身。真要想翻身,只能走私軍火跟鴉片。孫中奎的話點醒了葉中天。葉中天離開的時候,阿香正好找孫中奎,兩人在縣衙見面,葉中天以葉青的名義,跟阿香借錢,阿香一口回絕,說葉青是葉青,跟葉中天無關,並告訴葉中天,她有的是時間跟葉中天慢慢玩。

阿香跟孫中奎說民團的事,孫中奎大家贊賞,表示上報省城後就可以執行,言語間孫中奎對阿香萬般討好。杜香彤在杜時銘面前經常提林振邦的優點,杜時銘就明白了孫女的意思。杜時銘對振邦的能力很認可。于是杜時銘抽空到蕙茹的涼茶店裏坐了坐,與蕙茹聊了起來,想讓振邦到自己的商行去幫忙,自己老了,重要有人幫忙打理生意。更是提出,如果振邦跟香彤都不反對的話,可以讓兩個孩子在一起,這讓蕙茹大喜。晚上蕙茹跟振邦說起這件事,振邦很開心。蕙茹說如果林慶祥如果能活著看到這一天,多好……阿香知道後也很高興,說鄰家娶媳婦,聘禮不能含糊了,開出了單子,讓阿福去置辦。振國也替振邦高興,但阿香就看著振國生氣,不明白振國爲什麽一心要跟葉青在一起。葉青在蕙茹家也有段時間,蕙茹對葉青很喜歡,勸阿香解開這個心結,不要因爲葉中天而讓振國錯過一個好姑娘。葉中天變得十分暴戾,對手下非打即罵,師爺說走私鴉片是死罪,更是碰了葉中天的黴頭,被打了一頓。

葉中天召集一幫死忠混混,帶他們上了船,船離開香山。船上,葉中天告訴大家,做好這一票生意,香山就還是他們的,他許給大家各種好處。在海外葉中天裝了一船鴉片後,返回香山。回到香山後,鴉片不下船,葉中天讓手下嚴防死守,派人聯系買家。葉中天讓師爺給自己算賬,一船鴉片盈利多少。但師爺回頭就去見了阿香。阿香得知葉中天帶鴉片回來之後,只是淡淡一笑。正當葉中天正做著翻身、發財的美夢的時候,廣州的張長武帶兵趕來,圍剿葉中天的船,而葉中天的手下不敢跟正規軍抗衡,紛紛投降,整船鴉片被收繳。

抓捕的時候,張長武身邊的師爺讓葉中天知道,自己被這個跟隨自己多年的師爺給出賣了,破口大罵。當晚師爺找到阿香,阿香給了師爺一筆錢,讓他遠赴南洋。葉中天被抓,商會人人興高采烈。爲有葉青左右爲難,振國更是尴尬,不知道是不是該去安慰。阿香找到張長武,對張長武多年來對自己的幫助表示感謝,張長武也誇贊阿香是女中豪傑,不是因人成事者。席間張長武告訴阿香,前方戰事不利,日本人遲早會打到廣州,要阿香等人早作准備。

葉青去獄中看葉中天,葉中天告訴葉青,此時只有阿香能救自己。葉青苦求阿香,希望阿香能放過葉中天一馬。但阿香將她拒之門外。振國剛要開口求母親,就被阿香趕了出去。蕙茹也爲難,她知道阿香對葉中天的仇恨,但還是希望阿香手下留情,阿香細數這些年葉中天種種作爲,如果葉中天不死,她不解恨。蕙茹一聲歎息,轉而告訴振國,看看陸長遠那邊能不能說上話。振國帶著葉青去求陸長遠,陸長遠也爲難,但答應去勸一勸。

陸長遠跟阿香見面,說不希望這種恩怨延續到下一代身上,阿香反駁,陸長遠拿自己舉例,陸家、葉家都對林家做了很多壞事,可是不能因爲長輩、我們這一輩的錯誤,讓子子孫孫世代爲敵,陸長遠希望阿香能原諒自己,也能原諒葉中天,至少給葉中天一條生路。陸長遠的話勸動了阿香。阿香去監獄看葉中天,葉中天也是苦求阿香放過自己,自己什麽都可以給阿香,兩人再次談判,葉中天答應將自己的商船、航線、全部轉交給阿香(跟當年阿香一樣),阿香同意放過葉中天。

葉中天出獄,此時他已經衆叛親離,葉中天走了,臨行只有葉青一人去送。葉中天讓葉青跟著阿香、振國他們好好混。船駛出碼頭,葉中天看了一眼香山碼頭,說自己總有一天要回來。杜家,林振邦與杜香彤大婚,十分熱鬧。商會同仁、縣長都來了。場面十分熱鬧。振國在席間跟振邦開著玩笑,拿杜香彤開涮,十分開心,但振國在席間沒有看到葉青。蕙茹與阿香也十分高興,當孩子們拜父母的時候,蕙茹落下淚來,十分幸福。葉青在學校裏,情緒低落,振國在她身後出現,逗她玩。但葉青始終開心不起來,她清楚,因爲葉中天,阿香恐怕永遠都不會接受她。振國摟過葉青安慰,說著誓言。葉青在振國的懷裏哭泣。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劇情介紹:第二十六集劇情

不少外鄉人來到香山躲避戰火,各類物品漲價,即將到來的戰爭給投機商人帶來了商機。商會開會,准備籌集資金、糧食、物質、運往前線。阿香勸告大家時局不穩,不要囤貨。香山碼頭一時成爲大批物資的中轉站,南來北往的商人在碼頭上爭駁船位,經常有打鬥事件發生,碼頭的貨倉也經常有偷盜發生。孫中奎找到商會,阿香跟同仁商量組建治安維持隊,振邦擔任副隊長。

振國整日參加抗日救亡運動不著家,他和同學商議要前往前線。惠茹對時局失去信心跟阿香商議下南洋,阿香猶豫不定。兄弟倆和香彤阿香商議下一步,振邦表示要聽姑媽阿香的話,倆個女人認爲下南洋最穩妥,振國表示已到了亡國亡種的時刻,只有留下來跟日本人幹。日軍飛機出現在香山上空,廣州會戰打響,香山居民感覺到戰爭即將來臨。香山愛國人士組織抗日護國隊,准備開赴抗日前線。會議上,振國被委任爲一個隊長。葉青問振國是不是真的要去前線,振國信誓旦旦,匹夫有責。

葉青把振國要去前線的計劃告訴陸長遠,陸長遠勸振國留下以另一種方式抵抗日本人,振國譏笑陸長遠永遠不敢面對一切,陸長遠無言以對,葉青只得告訴阿香,阿香不同意振國去前線,母子倆發生爭執。阿香要張羅葉青和振國的婚事,想以此拖住兒子,不想被振國拒絕。葉青對振國避而不見。阿香代表商會要送物資去前線,陸長遠知道途中危險希望能代替阿香前往,阿香拒絕。振國和幾個同學想隨船前往前線,起航前一天他們趁著暮色悄悄藏到貨運船上,這一切都被跟在身後的振邦發現,事情敗露,振國無奈只得跟著振邦回家。阿香臨行前,讓蕙茹看住振國。

清晨,商會和縣長孫中奎歡送,阿香帶船出發,惠茹奇怪歡送的人群中沒有見到陸長遠。阿香在船上看到陸長遠並沒有感到驚奇,她感覺到陸長遠一直就在身旁。倆人坐在船頭,第一次同船前往上海的舊事湧上心頭。船被日軍轟炸,陸長遠摟著阿香躲在船艙中,阿香希望陸長遠能永遠這樣陪伴著自己,倆人決定這次航運後就回家結婚。船中彈漏水,陸長遠協助船長喬振海修船,最後不得不挂上英國國旗,總算驚無險地將物資運到目的地。

碼頭卸貨時,阿香意外見到了張長武,張長武正在爲找不到船而發愁,他負責運送一批南下的文物,但廣州會戰的爆發打亂了運送計劃,他希望阿香能幫著暫且保管,等抗戰勝利後再運回廣州。阿香覺得事關重大不敢答應,沒想到陸長遠卻堅定地答應了下來,並表示會與文物共存亡。抗日護國隊要開往前線,蕙茹死活不讓振國不讓出門,並讓振邦看著。

當天夜裏,振國與振邦長談,振國說服振邦,振邦放走了振國。振國跟街上的隊伍彙合出發,葉青送行,讓振國好好保護自己,戀人擁吻。告別。第二天早晨,蕙茹發現振國不在,她痛罵振邦,追到碼頭,船已離岸,只剩下葉青孤身矗立在碼頭。阿香帶著文物回來,入夜後在振邦的協助下,將文物悄悄運往學校地下室掩藏起來。縣長得到手下報告,以爲是阿香在走私貨物並沒有太在意。惠茹告訴阿香振國隨抗日護國隊去了前線,蕙茹直說對不起阿香。陸長遠安慰阿香國難當頭就需要這樣的年輕人,並拖押船副官帶書信一封,盡量找到振國。振國和同鄉在前線幫助運送傷員,看到傷員一個個死去,振國不顧同鄉的勸阻拿起槍奔向戰場。潰兵和大量難民湧入香山,商會不少商戶收拾細軟離開了香山,商會已無力組織物資運輸,阿香的幾艘船成了香饽饽,每日被人追著要船。縣長以維持秩序爲名收回碼頭管轄權,擡高駁船收費,甚至插手阿香的運輸安排,被阿香婉拒,孫中奎說阿香也在發戰爭財,還把物品藏到學校,阿香不由得一驚,只得答應幫著縣長安排航運。

廣州淪陷消息傳來,香山人心惶惶。阿香在街頭看到返回的抗日護國隊的同學,問起振國的消息,說振國上了前線不知所終,阿香十分擔心。杜時銘組織商會轉移資産,工廠。累倒,林振邦、蕙茹都勸杜時銘趕緊去海外避禍。但杜時銘說自己死也要死在香山,堅決不走,並希望主持陸長遠和阿香的婚禮。香山淪陷,一日清晨,日軍進入縣城,市面蕭條。對于未來,大家都憂心忡忡。細川元榮和葉中天一同來到香山,細川對自己敗在香山商會之手念念不忘,他的公司再次開張,爲了達到徹底打垮香山商會,他向僞縣長孫中奎推薦葉中天爲商會會長。

孫中奎派手下端著槍將商會的成員請來開會,當大家獲知新任的會長竟然是葉中天,不由得一片嘩然。有人當面退出了商會。葉中天希望親家——阿香幫著勸說大家回來,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脫離商會的商家被葉中天綁到碼頭以沈豬籠威脅,不得不重新回到商會,商會內對葉中天不滿的商人們紛紛閉門歇業,大家都集中在阿香家裏商議辦法,但誰也沒有頭緒。葉中天不得已帶著手下挨家挨戶的去說,膽小怕事的也就開業了。但大部分商家都瞄著杜時銘的商號。葉中天上門威脅,如果不開門營業,就對杜時銘不利。林振邦無奈只得開門營業,挂上日軍國旗,其他商號也跟著紛紛開業。從此,商會成了葉中天的天下。

葉青對父親投靠日本人十分氣憤,說當初真不該求阿香放了葉中天,被葉中天打了一巴掌。葉中天警告女人,知道振國去了前線,現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要她斷絕與林家的往來。阿香卻斷絕與父親的來往。細川在香山耀武揚威,欺壓其他商會,大家敢怒不敢言。葉中天遵循日僞政府要求重新對行會、商會梳理。葉中天倚仗細川的關系趁機將碼頭的經營權從孫中奎的手中拿了過來。細川要商會幫著分銷日本商品,不少會員拒絕,但在葉中天淫威下不得不順從。

日貨在香山大肆販賣,許多商行難以維持經營,細川元榮趁機想以超低價並購這幾家商行,導致其中一人自殺,另幾家甯死也不遠將生意交給日本人,而是低價轉給了阿香。細川知道後大怒,指使葉中天砸了阿香的店鋪,阿香找到孫中奎,孫中奎對葉中天奪去碼頭的經營權懷恨在心,他雖不敢得罪日本人,但手裏畢竟有人有槍,葉中天還是不怕的。

阿香決定利用鋪面做掩護,做走私生意。店鋪開業,葉中天手下搗亂,被孫中奎帶人抓了起來。葉中天沒想到孫中奎竟然跟自己來這麽一手,但礙于都是給日本人做事兒也只有先忍了下來。葉中天雖然給細川打下手,但得到的好處並不多,因此開始對細川元榮不滿,他又打起了阿香的主意。他找到阿香談條件,沒想到阿香很痛快就答應交保護費,葉中天得意道,要是早明白胳膊扭不過大腿,何必當初。孫中奎到學校,要陸長遠開設日語課程,遭到反對。孫中奎威脅陸長遠說知道他幫著阿香囤積商品,陸長遠不由得一驚……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七集劇情

學生要罷課抵制,陸長遠勸阻,學生不理解罵他是漢奸走狗,葉青不解詢問陸長遠,陸長遠說出學校裏藏著文物,葉青知道後大驚,倆人找到阿香商量對策。阿香也覺得文物放在學校早晚要出事兒,但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穩妥的地方。此時在上海開百貨的同鄉找到阿香,希望她能幫著解決去上海的航運,阿香猶豫不定,倒是陸長遠安慰阿香能幫的就幫,阿香說自己累了,她跟陸長遠商量,藏匿好文物後,將公司盤給別人,倆人帶著家人下南洋結婚。

葉中天在碼頭旅館公然販賣鴉片,商會集體抗議,孫中奎帶領僞軍鎮壓,轉過頭他要跟葉中天分賬,葉中天覺得自己有細川這棵大樹不僅不買孫中奎的賬,還說當初還是自己把他頂上位,現在該是報恩的時候了。孫中奎惱羞成怒晚上帶著人查封了葉中天存鴉片的倉庫,葉中天帶著手下跟僞軍打了起來,最後日軍到場阻止了戰鬥,倆人都挨了日本軍官的嘴巴子。細川也責備葉中天要以大局爲重,葉中天心裏罵小日本不守信用,手下也勸葉中天,跟著日本人幹活兒受氣,葉中天開始盤算著利用細川的日本公司給自己辦事兒。

蕙茹勸說阿香跟自己一起回徐家祖宅躲避戰火,阿香爲了保證讓蕙茹先回鄉下,等自己幫著後再說9度網。但蕙茹放心不下振邦和杜香彤,也沒有走。爲了保證航運的安全,阿香找到細川談條件,細川提出種種苛刻條件,阿香只得答應。阿香將學校文物隨著貨物存到細川公司的倉庫。孫中奎帶著日本教官長杉直道來到學校,要開辦日語班,陸長遠拒絕,孫中奎讓僞軍在學校翻了個遍,卻沒有找到陸長遠囤積的商品,只找到幾箱“破舊瓷器”。孫中奎惱羞成怒把瓷器雜碎,陸長遠極力阻止,被僞軍打傷。

日本教師幫著陸長遠收拾好瓷器,他友善地向陸長遠道歉,並表示自己只是個教師,並對中國文化向往已久,自己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幫著學校做一些變通的事情。阿香表示感謝,陸長遠卻是什麽也沒說。日本教員在學校裏主動接近葉青,說自己對祖國文化的欣賞,說自己在東北學的中文等等,葉青對他很警惕。阿香照看陸長遠,埋怨他爲什麽要來硬的,陸長遠說自己其他方面可以妥協,但在文化、在民族大義上絕對不能妥協。陸長遠遺憾剩下的文物被孫中奎毀壞。而上杉直道卻在自己的屋裏反複把玩著那天撿來的幾塊兒碎片。

蕙茹知道阿香去照顧陸長遠,更是有一次撞見,但蕙茹什麽也沒有說。振邦跟蕙茹說起陸長遠之事,勸蕙茹不要在這件事情上爲難阿香。蕙茹也坦誠,阿香這些年是在太不容易了。一天,一個大胡子到店鋪找振邦談買賣,大胡子拿出貨單,信上所列的棉布、食鹽、藥品等都是違禁商品,振邦認出這是振國的筆記,阿香看到後有喜有愁,喜的是知道振國還活著,愁的是這批物資不是有錢就能搞得到的。

一家人都爲這件事發愁,因爲這件事要冒極大的風險。阿香晚上做夢到兒子受傷渾身是血……,驚醒後阿香決定找葉中天幫忙。但要大家不要把振國的事情告訴葉青。大家做了分配,蕙茹會鄉下籌集土布、阿香弄食鹽、食品等、杜香彤到醫院弄藥物……阿香跟陸長遠去去采購。蕙茹跟阿福在老家收集土布,分批運送到阿香的倉庫。杜香彤通過醫院的渠道,找到了黑市,要采購大量的藥品,但黑市商人說這事太危險,說貨太多不肯賣,怕危險。杜香彤的活動被葉青發現,杜香彤敷衍過去,引起葉青懷疑。阿香跟振邦和杜香彤爲藥品的事兒發愁,被前來看望香彤的葉青知道,她帶著香彤找到黑市商人,說這是父親的買賣,如果做不成後果自負,黑市商人只得答應籌集藥品。葉青知道振國還活著的消息後高興地流下眼淚。

葉中天懷疑阿香的船上裝著什麽東西,他質問阿香,阿香說只是一些生活用品。葉中天不信。阿香只得說違禁品,但你葉中天倉庫裏難道就沒有?葉中天獰笑道有的違禁品是要掉腦袋的,他強行上船檢查,葉青叫船長喬振海拿出細川公司的合同文件,葉中天看到細川公司的貨物封條只得作罷。出港遇到麻煩,孫中奎跟著日軍軍官巡視碼頭,日軍要例行檢查,葉中天拿出細川公司的合同文件請求免檢,孫中奎感到有問題執意要檢查,關鍵時刻葉青帶著上杉直道趕到,上杉解釋說這是日本公司的貨物,請求免檢,在上杉直道的請求下,日軍將船放行。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八集劇情

阿香當面答應只要振國回來就給他們辦事兒。葉青感謝上杉直道幫忙,上杉說出對葉青的愛慕,葉青拒絕並告知自己已經訂婚,上杉希望葉青能把自己當做哥哥看待,葉青說中日開戰,我們最多只能作是好同事而已,上杉表示理解,並願意以日本人的身份幫助葉青和學校,言談之間,上杉從葉青嘴裏證實那些舊瓷器竟是明官窯的貢品,並探知還有更多的東西被陸長遠藏匿起來。

葉中天看到阿香竟然跟細川搞起了合作,不由得慌了起來,以爲阿香活明白了,要跟自己爭奪日本人的靠山,更沒想到阿香會找上門來談條件,阿香安慰她自己只是做生意賺錢,如果有興趣可以入夥兒,正中葉中天下懷,一拍即合。阿香通過葉中天的渠道搞到一些物資,葉中天發著戰爭財,只希望仗打得越長越好,孫中奎看著葉中天靠著碼頭發財心中嫉妒,伺機要扳倒葉中天重新拿回碼頭。

上杉直道總是送東西給葉青,葉中天看出日本教員對葉青有好感,他希望葉青嫁給這個日本人給自己撐腰。葉青告訴葉中天,自己不願意,如果要自己嫁給日本人,自己就死給葉中天看。葉中天警告葉青不嫁給日本人可以,但不能跟林家再有什麽糾葛,振國是抗日者,跟他們混太危險。大胡子潛回香山,與林振邦見面,說組織上有任務,要送幾個從北邊過來的重要人物去香港,林振邦特別爲難。跟阿香商量,阿香讓振邦利用細川公司的通行證將一行人接到香山,而護送他們的竟然是振國。阿香見到了兒子興奮異常。並爲振國和葉青悄悄辦喜事兒,一家人沈浸在暫時的歡樂中。振國要母親不要再拒絕陸長遠了。

蕙茹原諒了陸長遠,說這麽多年,是自己耽誤了陸長遠與阿香。在蕙茹的安排下,阿香與陸長遠坐在一起吃飯,但蕙茹卻回避了。陸長遠與阿香也就明白了蕙茹的意思。阿香說爲了振國自己要留下來,並說自己已經老了,希望陸長遠下南洋躲避戰爭。陸長遠不在乎,在他心目中阿香永遠是那個曾經被自己騎車撞到的聽聽少女,阿香撲在陸長遠的懷中痛哭。日軍一個特務分隊進駐香山,搜查廣州來到廣州的這幾個人。孫中奎和手下加強了碼頭人員搜查,此時阿香的船又被調集運送軍火,手頭沒船,如何通過碼頭離開香山又成了問題。振國和阿香商量暗度陳倉,讓幾個人上葉中天的船離開碼頭,並且跟軍火船開往同一個目的地,到達後一行人再乘著阿香的空船直奔香港,成功的關鍵是如何避開碼頭檢查,並到達同一目的地。阿香早已知道細川也利用公司的便利條件走私違禁物品,她給細川牽頭做下一筆走私買賣,並故意在孫中奎面前運貨上了葉中天的船,孫中奎以爲抓到葉中天的把柄,帶著手下查船,葉中天知道阿香運的東西一旦查出容易出事兒,只得推說貨是細川公司的不得檢查,兩撥人在碼頭僵持起來,最後孫中奎請來日本特務強行登船,葉中天提心吊膽,終于查到船上竟然裝著違禁物品,此刻細川趕來很快解圍,日軍特務訓斥孫中奎查的是人而不是走私品,貨船給予特別放行,葉青看著振國帶著轉移人員扮作貨運工隨船而去,大驚一場後不由得若有所失。

葉中天的船遠遠尾隨在軍火船後面,來到某處小碼頭上,振國帶著化裝成搬運工的轉移人員下了船,上了阿香的船,直奔香港。上杉直道警告葉青不要跟抗日運動者在一起,太危險,葉青估計被上杉發現了問題不由得一驚,但事後什麽事兒也沒有發生,葉青覺得上杉跟其他的日本人不一樣,開始真的把他當做了朋友,陸長遠也開始對上杉有了好感。

振國和戰友悄悄返回縣城,振邦以爲振國隨船去了香港,不由得大吃一驚,振國告訴哥哥,想利用這次機會劫持阿香的軍火船,振邦不由得大驚,振國叫振邦不要把自己返回的事兒告訴母親。振國找到葉青,讓她幫著收集軍火船的相關信息,並讓振邦搞來貨船圖紙,跟同事設計劫船計劃。此時的阿香沈浸在歡樂之中,她跟陸長遠商量著結婚事宜,陸長遠決定在學校大張旗鼓地贏取阿香,並請上杉直道一同參加。上杉直道找到細川元榮,希望聯手搞到陸長遠手中的文物,細川元榮欣然應允。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九集劇情

婚前一晚,細川元榮指使葉中天綁架陸長遠,陸長遠死活不肯說出文物下落,上杉直道把阿香騙走,倆個大活人突然失蹤,惠茹和一家人焦急萬分,知道出事兒了。爲了讓陸長遠開口,上杉威脅要殺掉(或者是侮辱阿香),陸長遠終于答應供出藏寶之地,他們押著陸長遠和阿香來到一處懸崖,下面是一處深潭,陸長遠告訴阿香自己跟林慶祥就是在這裏相識的。阿香隱約有一種不祥之感。陸長遠笑道文物就在潭水中,上杉知道被騙,上前毆打陸長遠,陸長遠抱著上杉滾入深潭,阿香目睹一切後暈倒在地。

葉中天沒想到一直看來文弱陸長遠竟會爲保護文物不惜一死,感歎之余將阿香送回縣城,他把經過告訴惠茹,惠茹也不由得跌坐在地,葉青罵父親是漢奸走狗,要跟他一刀兩斷脫離父女關系。阿香醒來後神情恍惚,振國聞訊後來到阿香面前,阿香撲在兒子懷裏嚎啕大哭,阿香在學校給陸長遠大辦喪事,並以陸妻的名義,捧著陸長遠的靈牌穿過縣城的大街小巷。陸長遠的學生和商會的同仁加入到送靈的行列,看著面前滾滾的人流,葉中天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找到葉青要他跟自己走,葉青卻說已經跟振國結了婚,她要父親自己離開香山,不然香山人早晚會跟葉中天清帳的,葉中天突然感到自己一輩子什麽也沒落下。

碼頭上,葉中天見到阿香有些愧疚,阿香告訴葉中天,後悔當初沒殺了他。葉中天卻低聲告訴他,要振國帶著葉青遠走高飛,不然振國再來碼頭就是有去無回了。阿香回到家中質問振國,振國說出此次是要劫持軍火船,並已經計劃完畢,即將實施。阿香以死相逼要阻止振國行動,並說葉中天已經發現振國的行蹤,葉青跪在阿香面前爲振國說情,並說自己已經有了身孕,阿香和振國都驚呆了。碼頭,日軍戒備森嚴。振國和戰友在喬振海船長的安排下化妝上船,幾人在按計劃,開始行動。沒想到行到途中,上來一對日本兵,劫持困難加大,振國了解貨輪即將進入狹窄航道後,臨時決定提前實施計劃,如果劫持不成,就炸船堵塞航道。船上,振國和戰友開始行動,被日軍發現,雙反激戰。關鍵時刻,戰友接連犧牲,振國最終拉響了炸藥,夜色中,輪船發生巨大的爆炸。

姐妹倆在家惶恐不安,此時有人跳進院子,船長喬振海僥幸逃生,告訴阿香振國與船上的鬼子同歸于盡了,阿香和葉青都都暈倒在地。清晨到來,阿香頭上竟多了許多白發,惠茹和振邦夫婦安慰著葉青,此刻阿福慌張地從鄉下趕來,告訴阿香,二少爺到鄉下老宅了,一家人再次驚呆了。

一家人趕回老宅,振國渾身是槍傷,幾近奄奄一息,爲了救助振國必須實施手術,葉青打著父親的名義掩護振國回到縣城,杜香彤花錢買通醫院醫生手術,孫中奎帶著僞軍突擊搜查醫院,危急時刻,振邦頂替振國躺在手術台上瞞過了敵人。醫院裏,日軍發現手術器材被盜用,在醫院展開調查,杜香彤萬分緊張。

貨船被炸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日軍接手碼頭管理,一家人商議將振國送到香港療養,葉青利用自己的身份買通父親的手下,放幾個人走水路,就在一切安排妥當之際,此時,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爲了安全,只得將振國送到鄉下老家療養。送振國出城又成了麻煩,葉青背著葉中天偷偷的拿到了出城的車牌。葉中天察覺到,卻沒有聲張。而醫院調查器材被盜事件,隨著戰爭的爆發而終止。

日軍爲了運送軍用物資,強征香山所有大型商船,阿香的船被征調,挂上了日本國旗。走私生意也不得不停止,在艱難時局下,振邦勉勵支撐這個家。陸長遠死後阿香深居簡出,精神經常陷入恍惚之中,蕙茹整日陪在身旁悉心照料。振國傷愈後急著找部隊,住在鄉下老宅的葉青生産的日子漸漸臨近,惠茹勸振國等孩子生下後看上一眼再走。曾經幫著振國手術刀的醫生被捕,杜香彤感到了危險……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三十集(香水佳人大結局)

回到家中,杜香彤跟林振邦說明情況,蕙茹讓他們帶著病重的杜時銘趕緊離開。振邦一定要帶著母親一塊兒走,惠茹約他們在碼頭上彙合,自己則要通知阿香並當面告別。沒想到在回家的途中被孫中奎和日本特務盯上,他們尾隨著惠茹來到鄉下老宅。振國知道情況後立刻收拾行李准備離開,葉青執意要跟振國一塊兒去找隊伍,惠茹看著神情恍惚的阿香決定要帶著妹妹一塊兒走,這時特務闖進徐家,惠茹讓振國帶著老婆和阿香躲進夾牆內藏了起來。

葉中天手下告知日本特務抄了杜時銘的家,葉中天把等在碼頭的林振邦夫婦和杜時銘抓到旅館,從他們嘴裏得知葉青和振國還在鄉下,他匆忙向徐家老宅趕去。特務搜查後一無所獲,開始逼問惠茹,遍體鱗傷的惠茹始終不說一句話,特務們以爲她是個啞巴,隨後在屋裏屋外搜刮財物,惠茹看到父母的靈位被扔在地上摔碎,她發了瘋一樣撲向孫中奎。

躲在夾牆中的振國猛地聽到一聲槍響,阿香突然像是清醒了過來。特務們走後,三人出來,滿院狼藉,惠茹胸口9度網淌著血,奄奄一息,阿香扶起惠茹摟在懷裏,惠茹無力地說到,妹妹,好好的活下去,姐姐先走了。阿香抱著惠茹的屍體大聲哀號著……振國拎著槍向外走去,看到葉中天匆匆跑進院子,振國對准葉中天最終沒有射擊而離去。葉中天把自己的馬車讓給阿香和葉青,讓她們逃得越遠越好。阿香在蕙茹墓碑前久久矗立,說盡姐妹倆一輩子的恩情與恩怨……孫中奎聽到風聲說杜時銘被葉中天藏了起來,他帶人到碼頭旅館找葉中天要人,葉中天裝糊塗一問三不知,孫中奎讓手下搜查,就在即將暴露之際,振國出現擊斃孫中奎,最終子彈打光被僞軍生擒。破廟中,阿香給葉青引産生下一名男嬰。監獄中,振國被折磨,但振國死活不交代自己的組織。

阿香找到葉中天,希望讓他通融一下,在振國死之前看上兒子一眼,葉中天得知自己有了外孫後眼眶不由得濕潤,他問阿香願不願意拿自己的命賭一把救振國。打了一輩子的冤家對頭第一次共同策劃劫獄之事。葉中天找到細川,說出自己盯著縣長的位子已久,希望這次細川能把自己推上位,並且承諾可以從振國嘴中套出遊擊隊的詳細情況,而手中的王牌就是阿香。

此時,阿香已經暗中聯絡喬振海,計劃航運改道,而振邦覺得南洋也被日軍占領無處可逃,阿香告訴振邦自己就是憑著一條租來的船幹起了航運公司,以後林家就要看他的了。葉青覺得阿香話裏有話,阿香讓他們按計劃行事,自己要把振國接回來。葉中天押著阿香來到監獄,細川證明是阿香本人後,葉中天得到特務信任參與到審訊中,審訊中葉中天暗示振國將特務和細川幹掉,葉中天掩護阿香和振國撤離,最後被特務打死。阿香讓振國到預定地點登船,自己則拿著槍將特務引向另一個方向。

振國在船上與哥哥和妻兒團聚,回首望去,只見碼頭火光沖天,香山越來越遠。抗戰勝利,抗日隊伍闊步走過石岐城,阿香站在街頭看著隊伍,最終見到了林振國的身影,母子終于團聚。葉青也帶著孩子歸來,林振國給蕙茹上墳,蕙茹的墳邊。上杉在街頭被孩子們追打,是葉青救下了他,葉青給了他吃的,給了他一筆錢,讓他回家,上杉跪在葉青面前痛哭流涕。

林振邦也帶著妻子、兒子回來了,此時杜時銘已經過世,振邦要回來重振商會。經曆諸多風雨之後,阿香決定回到與蕙茹、與林慶祥一起生活過的地方,那裏才是她的歸宿。香山、石岐、這個城市、這個街道由日軍破壞的斷壁殘垣慢慢的恢複了生機,人們再次洋溢著笑容走在街道上……時隔半個世紀,這條街道又一次幻化,成爲了一條更爲繁華、現代、神奇的大街。鏡頭緩緩下降,眼前出現了一個裝飾考究的裁縫商鋪。門上的招牌“林記”二字。一位老婦人閉目坐在搖椅上,周圍人來車往,老人臉上浮現出安逸慈祥的笑容。

 說明  因可能的版權問題本站不再提供該資源下載,您可以使用eMule(百度eMule或電驢下載安裝)軟件搜索該資源名下載。參考文檔:eMule如何搜索文件?
  喬治聯合國外商人去縣政府抗議,陸恩庭不得不出面。陸縣長在碼頭上視察,再次見到阿香。陸縣長警告葉中天不要太囂張,但葉中天有了細川元榮這個靠山,並不在意這次警告。振國與葉青已經是很好的朋友,整天在一起形影不離。陸縣長派人給阿香送信,資金上如果有困難,自己可以幫她,但她與葉中天的事情,陸恩庭無能爲力。細川商會的日本浪人在街頭搗亂,被一個中年男人打了一頓,大家稱這個中年男人奎叔。   阿香看到信後去找陸縣長,告訴陸恩庭振國是他的兒子,並要求陸恩庭娶自己進門,陸縣長驚愕。蕙茹對此事大發雷霆,苦勸阿香,但阿香決心已定,不聽任何人的勸阻。蕙茹失望的帶著振國離開,阿香終于孤家寡人。在阿香的要求下,陸縣長讓人帶著彩禮在碼頭、縣城繞了三圈。成爲整個香山轟動一時的新聞。阿香要求陸縣長將碼頭控制權全部收回,陸縣長一一答應。葉中天大爲驚愕,死活想不到阿香能以身相許。阿香也告訴葉中天,欠自己的,她一定要拿回來,更讓葉中天擔心。   蕙茹找到杜時銘訴說此事,杜時銘說阿香受的打擊太多,已經走向一個極端,誰勸也沒有用。陸長遠去見阿香,跪勸阿香,但阿香仍不爲所動,她告訴陸長遠,自己嫁進陸家後,就是陸長遠的長輩!陸長遠痛哭不已,將自己灌醉,周沁一直在身邊陪伴撫慰,陸長遠決定與周沁去東南亞接管工廠。徐家的姨太太找阿香攀親,給阿香送來賀禮。阿香警告姨太太,趕緊把振邦的消息告訴蕙茹。商會的商人們也都紛紛前來向阿香表示祝賀,此時阿香終于明白權勢對一個商人的重要性。   于此同時,葉中天正在與細川元榮密謀借阿香之手幹掉縣長。喬治也對阿香嫁給陸縣長十分不解,阿香用喬治教給自己的一切理由回敬了喬治。婚禮當天,周沁幫陸長遠收拾好一切准備離開,但陸長遠心不在焉,仍然對阿香不死心。周沁徹底明白無論自己怎麽做也取代不了阿香在陸長遠心中的位置,即使是在阿香就要嫁給陸父的時候,陸長遠的視線始終不曾離開阿香。周沁做出決定,傷心離開香山,乘喬治的船回到了東南亞。阿香和陸縣長舉行了石岐縣最盛大的婚禮,當晚老縣長中毒身亡。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集劇情   葉中天安排證人,指正阿香是殺人凶手,阿香再次入獄。陸縣長遇害,縣裏各種流言蜚語,各種勢力暗中湧動。陸長遠打鬧碼頭質問葉中天,葉中天裝作無辜,任憑陸長遠在碼頭發瘋。惠茹四處托人打探消息,到獄中看望阿香。姐妹倆在獄中相見,和好如初。蕙茹找杜時銘商議,希望設法營救阿香,杜時銘再次召集會議,商人們紛紛出錢打算營救阿香。蕙茹將消息告知阿香,阿香搖頭讓大家別再費力,葉中天此次決不會放過自己。杜時銘做法院工作,法官答應要徹查到底。   奎叔根據陸恩庭被害的蛛絲馬迹,尋找線索,終于找到一個至關緊要的證人。陸長遠見過證人後,大喜過望,要求此人出庭作證。陸長遠有了之前老板娘的經驗,立即找人把證人保護起來。不料葉中天對證人的家屬下手,派人控制了證人的家屬。法院宣判,證人竟然做了對阿香不利的僞證,阿香被判死刑。大家一片嘩然,蕙茹大呼冤枉。陸長遠大鬧法庭,唯有阿香十分冷靜。葉中天更是得意洋洋。法院外,證人跪在陸長遠面前道歉,便帶著家人匆匆離開香山。大家素手無策。  阿香臨刑前蕙茹給她做了她愛吃的飯菜來看她,蕙茹萬分難過,但阿香十分冷靜。阿香讓蕙茹把葉中天找來,蕙茹十分疑惑。惠茹找到葉中天,葉中天覺得有趣,答應去見阿香一面。監獄中,阿香提出,可以交出全部的貨船,航線及合同,換取自己的生命。葉中天大喜,但還提出要求,阿香必須離開香山,再也不能回來。阿香一一答應。葉中天的安排下,找了個替死鬼,阿香被釋放出獄。   阿香收拾行李准備離開,蕙茹萬分不舍,姐妹倆回顧多年來的辛苦經曆。阿香請蕙茹幫忙照顧好振國。阿香變賣了陸家的財産,交給惠茹,准備離開香山。出門之前,陸長遠再次來看阿香,阿香讓陸長遠跟周沁結婚,從此忘了自己。陸長遠要跟阿香一同離開,阿香拒絕。杜時銘給了阿香一筆錢,從阿香上船。碼頭上,奎叔趕來,在陸長遠的安排下要陪同阿香一起離開,二人上了船。葉中天也暗暗在船上安排了三個手下跟著阿香上了船。阿香走後,葉中天拿到阿香的全部資産和船運合同找到細川元榮,細川大喜過望,由此日本商社的實力更爲強大。   船上(貨船),葉中天的三個手下准備找到機會暗殺阿香,奎叔有所防備,將三個人全部幹掉,舍身救了阿香。上海,阿香找到了張長武。此時張長武已經是上海駐軍的高級參謀。阿香提起之前張長武說到的軍隊需要船運軍火的一事,阿香打算做這筆生意。張長武爲難,說阿香現在沒有船。但阿香將杜時銘臨行時給的錢和自己身上的全部財産都拿了出來。張長武勸說這是很危險的買賣,但阿香堅持要做。上海碼頭,阿香的貨輪滿載著軍火,再次起航……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一集劇情   五年後,香山(1936年)。葉中天五十壽辰,徒子徒孫們紛紛前來賀壽,一些商業上的人物也紛紛前來祝賀,葉中天十分神氣,此時,香山的碼頭、航運業,葉中天都是首屈一指的人物。縣長孫中奎也親來賀壽,更是讓葉中天在衆人面前臉上有光。而私下,孫中奎對葉中天是不敢造次的,因爲孫中奎是細川與葉中天一手安排下才當上的縣長,因此孫中奎對葉中天十分恭敬。葉中天要孫中奎將政府出口的配額提高,孫中奎爲難,但不敢得罪葉中天,只能答應想辦法。   在碼頭,細川元榮的助手說葉中天辦壽宴的事。細川元榮讓手下送去禮物,對于葉中天,細川元榮是看不上的,說葉中天鼠目寸光,此時細川元榮的生意已經非常紅火,但細川仍然緊緊盯著商會。商會這邊則是舉步維艱,杜時銘蒼老了許多,商會中很多事還是要他親自來做,看著商會最近一季度的商業報表,杜時銘頓感艱難,手下說葉中天過壽,是不是要看看,杜時銘想了想,還是讓人送去禮物,同時通知大家開會。   杜時銘與商會同仁開會,大家對未來的經營都很悲觀。杜時銘說自己已經聯系到上海那邊的一批物質,可以緩解商會各商家的處境,當大家知道杜時銘爲了這匹物質幾乎傾盡所有的時候都紛紛贊歎杜老爺子的魄力。此時的蕙茹依舊在涼茶店辛苦經營,去杜時銘茶莊拿茶的時候聽說杜時銘的決定後,暗自擔心。振國在店中幫蕙茹打理,蕙茹察覺到振國對葉青的好感,猶豫著,還是點撥振國,要注意與葉青的關系,兩家之間的故事太多,說著說著,蕙茹不由得想起阿香,這麽多年了,阿香音訊皆無。振國對阿香並未思念過多。  更讓蕙茹擔心的是阿福帶來消息,說父親徐老爺病重,只怕熬不過這一年了。蕙茹趕緊要阿福准備東西,回家去探望父親。徐家,徐老爺已經是風燭殘年。姨太太與她的族弟錢甯開始謀奪徐家家産,錢甯將出售的單據給姨太太看,說賣了多少多少大洋。姨太太讓錢甯盯緊了賬房,千萬別讓徐家族人查出問題,兩人只等著徐老爺一死就面賣家産出逃。老管家阿貴盡心的照顧徐老爺,徐老爺要阿貴趕緊發電報讓林振邦回來。   徐老爺召集的家族與姨太太等人,說出自己的遺囑,說徐家以後就有林振邦當家,族人雖然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姨太太更是恨得牙癢癢。剛好此時蕙茹帶著阿福回來,要拜見徐父,姨太太的決定下,徐家緊閉大門。蕙茹敲門,在門外哭訴,請求開門。姨太太出來,告訴蕙茹徐家與蕙茹再無半點瓜葛,讓蕙茹死了繼承徐家家産的心。無論蕙茹如何說,但姨太太堅持不肯讓蕙茹進門。讓阿貴趕走蕙茹,阿貴萬分爲難,送走蕙茹,跟蕙茹說現在家裏上下全都是姨太太說話。   徐父重病在床,突然一段時間清醒過來,老人對蕙茹、振邦放不下,姨太太狠狠的告訴徐父,她會好好照顧徐家的家産跟振邦的,徐父指著姨太太,憤然中死去。姨太太冷笑,告訴錢甯,振邦回來之前,一定要盡快轉移徐家的資産。徐家,族人與下人面前,姨太太哭天搶地,但錢甯突然帶人封了賬房,連阿貴都不能進去,徐家族人更不能接近。族人找姨太太質問,姨太太說要等振邦回來。葉青在陸長遠的學校中教書,跟孩子打成一片,陸長遠對葉青也很欣賞,振國到學校找葉青玩被陸長遠發現,告誡振國要做點正經事,實在不成就在蕙茹店裏多幫忙,別讓蕙茹多操勞,振國應是,轉而就跟葉青說說笑笑。   兩人在街上吃小吃的時候,突然一對兵馬穿城而過,大家議論紛紛,不知道出什麽事了。細川商會裏,細川告訴葉中天,廣東軍閥陳濟棠對抗國民政府,商會會從日本運一船軍火過來,讓葉中天安排,葉中天一一答應。陳濟棠與李宗仁發動的兩廣事變讓杜時銘的貨物在上海難以離崗,杜時銘問報後越發焦急,差點昏厥,杜香彤趕緊過來照顧,勸杜時銘別上火。商會的商人們紛紛過來打探消息,見到杜時銘的樣子也不好追問,杜時銘說不能坐以待斃,讓商人們組織車隊,走陸路,經廣州運往長沙,不能讓大家手裏的東西爛在手裏。大家分頭准備。   林振邦已經是二十出頭,回到徐家。姨太太在振邦面前哭窮,述說自己照顧老爺多年等等,振邦答應讓姨太太在徐家一直住下去,姨太太歡天喜地。但暗地裏,姨太太跟錢甯加快轉移財産。商會中幾個人請孫中奎吃酒席,希望孫中奎跟葉中天說說,能給大家條活路。葉中天直接闖到宴會上,囂張跋扈,大家都不敢得罪他,孫中奎也是沒轍。席間幾個商人透露說杜時銘與商會在組織車隊,走陸路。葉中天跟手下人商量,走陸路必然會少了葉中天的好處,葉中天要打壓商會,師爺出主意,讓手下人化裝成土匪搶劫,葉中天一拍大腿,幹了。   徐老爺出殡,蕙茹帶著振國遠遠觀望,林振邦遠遠的看到蕙茹覺得十分奇怪。母子之間的那種心有靈犀閃過。但姨太太看到後十分驚訝,要錢甯趕緊趕走蕙茹。送葬隊伍離開。而錢甯帶人讓蕙茹、振國趕緊離開。振國來了火氣,跟錢甯的人打了起來,蕙茹趕緊上來拉開,帶著振國走,振國不服氣,狠狠的瞪著錢甯。振邦遠遠看到這邊亂糟糟的,但因爲出殡的事,他也沒多問。大家散去之後,蕙茹帶著振國在徐父墳前磕頭燒紙,給父親送終。  商會的車隊在山野間行走,突然冒出一股土匪。這些土匪上來就搶,商會的人不是對手,損失慘重,土匪們搶走商品。幾個幸存者回來報信,杜時銘聽聞後當場暈厥。商品被劫在香山引起很大風波,蕙茹去探望杜時銘,杜時銘跟蕙茹說如果阿香的船隊若在,何苦會有今日。手下興匆匆的拿著電報來,說上海的貨物有人願意承運,已經在來香山的路上了,杜時銘大喜。細川問葉中天是不是他做的,葉中天否認,私下裏,葉中天讓人將貨物轉運去另出,大賺了一筆。   振邦在出殡的路上不認蕙茹的事讓振國萬分氣憤,跟葉青說起此事,葉青出主意說收拾振邦一頓。這讓振國上了心。振邦處理好徐家的事後,到縣城去看看,被振國跟上。在縣城某角落,振國突然襲擊振邦,振邦頭部受傷,接著兩人大打出手,警察及時趕到,振國被警察抓走,振邦被送進醫院。給振邦包紮的就是杜香彤,杜香彤得知是跟振國打架受傷之後,杜香彤對振邦還不太客氣,這讓振邦也有了氣,但因此振邦對杜香彤印象深刻。   包紮好之後,去警察局質問振國,但在警察局門口遠遠的看到蕙茹保釋了振國。振邦看著蕙茹就覺得奇怪,正要上去問,阿貴及時趕來,拉走了振邦。振邦問阿貴那個女人是誰?爲什麽振國打自己的時候說自己是不肖子孫,阿貴有苦難言。杜時銘心思全在即將到岸的船的身上,執意要到碼頭去等。在碼頭,葉中天對杜時銘等人十分不屑,還奇怪現在兵荒馬亂的,誰願意運送物資。終于,船出現了,是大型貨輪。船靠岸,讓所有人驚愕的是,阿香回來了,是她將杜時銘進的商品運來。葉中天得知是阿香回來後,茶杯掉在地上,不敢相信。   阿香到縣政府拜見孫中奎,拿出國民政府軍事參謀長張長武的手令。阿香將負責香山地區到上海、福建的航運,阿香讓孫中奎在碼頭給自己找兩個泊位。在孫中奎安排下,葉中天不得不讓出泊位。葉中天與細川元榮商量,對阿香的歸來,葉中天萬分不安,但細川元榮說,只要他們控制了碼頭,阿香就不能翻天。杜時銘與衆多商人感謝阿香結了燃眉之急。說起這些年的經曆,阿香只是做自己一直在北方做船運生意。   葉中天假惺惺的過來祝賀阿香發財,然後提醒阿香,按約定是不能再回香山的。但阿香拿出了國民政府的手令給葉中天看,還警告葉中天,老天沒讓她死是要拿回來自己失去的東西。葉中天一豎大拇指,悻悻離去。阿香去蕙茹家,見到蕙茹。姐妹當晚詳聊,阿香說自己回來是要拿回自己的一切,蕙茹擔心。阿香去看振國,但振國見到母親,但並未表現出那種親熱。倒是陸長遠得知阿香回來後來探望,但還是不敢進門。阿香看到窗外的陸長遠,但阿香關上了窗戶。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二集劇情   回到徐家之後,林振邦質問阿貴,蕙茹到底是誰?振國爲什麽打自己,說阿貴在徐家三十多年,不可能不知道。阿貴只得承認蕙茹就是振邦的生母,告訴振邦,蕙茹老早就被老爺趕出徐家。振邦震驚,此時姨太太過來,接過話茬,說蕙茹是徐家的敗類,如何害死林慶祥、氣死母親,讓徐父深陷囹圄,如果抛棄振邦等等,姨太太讓阿貴說是不是這樣,阿貴無奈只能承認。這些讓林振邦呆若木雞。  姨太太跟錢甯商議,振邦遲早要認母,那時候姨太太在徐家再也沒有發言權,一定要盡快處理財物問題,錢甯說還有最後一百多畝良田要處理,怕動靜太大,姨太太說他趕緊處理好,無毒不丈夫。林振邦在家中,看著蕙茹曾經用的物品,尋思再三,還是再次進城,在某個店裏遠遠的看著蕙茹在涼茶店裏勞作,看到振國在店裏幫忙,也看到阿香偶爾過來看望。振邦一直在猶豫著是不是要過去見母親。   阿香在商會裏忙著,陸長遠來了,遠遠的站著,想見阿香又不敢走近。阿香看到後主動走到陸長遠面前,兩人聊了幾年間的變化。阿香說了振邦回來不認蕙茹的事,陸長遠說一切都因自己而起,自己願意去解釋。林振邦接到一封信要自己到茶樓喝茶,雖然疑惑但還是去了。在茶樓裏,他見到了陸長遠。陸長遠說這間茶樓還是二十幾年前的茶樓,人物是人非,當年自己與林慶祥在這裏稱兄道弟,縱論天下大事,真是恍如隔世。陸長遠將往事娓娓道來,林振邦聽後臉色陰晴不定。陸長遠要林振邦原諒蕙茹,而林振邦著拍案而起,說林家的事他自己會處理,扔下一句:就算我原諒了母親,也不會原諒你!   在阿香的努力下,商會的一批商品裝船,幾日後就要出港。細川元榮與葉中天密謀,不能讓阿香就這樣回來破壞他們多年經營的碼頭。葉中天出了一個損招。葉中天帶著手下找到阿香船上的船員,或威脅、或拉攏、或利用,葉中天本人親自找到船長宋中洋,許給宋中洋更大的好處,要宋中洋跟自己做船運,宋中洋對阿香忠心耿耿,根本就看不上葉中天,談都沒談就離開。葉中天憤恨,給了手下一個顔色。宋中洋在回家的路上,被葉中天的手下下了黑手,慘遭毆打。   此時阿香從杜時銘那裏知道陸長遠你的學校資金很緊張,阿香提出一部分現金去了學校。在學校裏,阿香見到葉青,葉青也在此見到了阿香。在阿香面前,葉青還稍顯緊張。陸長遠的辦公桌上還有阿香的照片,阿香看到,問陸長遠等自己這麽多年,是否值得,陸長遠說值得。陸長遠說彼此都這麽大年紀了,不要再爲過去的事如何如何,阿香沒有回應。阿香將資金給了陸長遠。   葉青跟振國說自己見到了阿香,覺得阿香很厲害,振國還洋洋自得,葉青轉而就問振國爲什麽不跟阿香一起做生意,振國就說自己看不上阿香的生意。葉青隱隱覺得振國與阿香的關系有古怪。阿香知道宋中洋受傷後趕緊到醫院去看,見到杜香彤。宋中洋跟阿香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擔心幾天後船難以離港。阿香大爲震怒,拿出政府的手令,從縣政府調集了一隊士兵就去了碼頭。   葉中天看到阿香帶兵來找自己,也是大爲驚恐,百般辯解,還說一定要嚴查凶手等等。阿香告訴葉中天,如果幾天後自己的船不能出港,她就會帶士兵封港,那時候,誰的生意也別做!葉中天灰溜溜的跑去跟細川元榮商量,細川元榮也沒想到阿香有如此大的能量,葉中天還想做掉阿香,細川不讓,盤算後決定讓葉中天服軟,給阿香一筆賠償。葉中天不甘心,細川還說時局馬上就會有所變化,讓葉中天稍安勿躁。出來後,葉中天不滿,覺得日本人也不可靠。拿到葉中天的賠償後,阿香組織船運,船順利出港。   振邦在家中爲蕙茹一事焦躁不安,蕙茹也在這邊思念兒子。振國跟阿香說起徐家的姨太太如何如何,阿香心裏有盤算,決定親自回徐家一趟。振邦依舊是遠遠的觀望著蕙茹,而此時阿香則帶著禮物去了徐家,姨太太奇怪阿香回來做什麽,但還是熱情接待,對阿香她是不敢得罪的。姨太太話裏話外說徐家的事與阿香無關,但阿香也警告姨太太,蕙茹在怎麽說也是徐家的女兒,振邦是徐家的人,姨太太如果敢打徐家産業的主意,阿香不會放過姨太太。  阿香走後,姨太太焦慮起來,轉而她就勸林振邦回香港繼續求學,家裏交給自己打理即可,振邦察覺到姨太太這是藥趕自己走,沒有立即答應,說自己跟蕙茹的事還要有個說法。這更讓姨太太不安,回頭跟錢甯說徐家的家産能賣的全賣掉,不然走都來不及。阿貴更是勸說振邦不能走,說即便要走,也要關注一下家裏的賬目,說現在的賬房是姨太太的族弟在管理。振邦聽出阿貴話裏有話。葉青與振國來往密切,讓葉中天察覺到,跟葉青說,葉青坦誠說自己就是喜歡跟振國在一起。葉中天想阻止,但轉而又尋思著,跟阿香做親家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碼頭上,葉中天故意湊到阿香面前,說起振國跟葉青很要好,做家長的不能耽誤孩子,問阿香的意思。阿香堅決拒絕,說自己的兒子就是終身不娶,也不會跟葉家的丫頭在一起。葉中天碰了一鼻子灰。而葉青再次出門要見振國的時候,葉中天沒有阻止,反而給葉青錢,要葉青跟振國好好在一起玩。葉青大爲不解。因爲生意上的事,林振邦拜訪杜時銘,奇怪在杜家怎麽會見到杜香彤,杜香彤就拿振邦開涮,說振邦跟振國打架的事數落,杜時銘讓孫女不得無禮。林振邦才知道杜香彤是杜時銘的孫女。   振邦說完正事後問猶豫著問杜時銘,說徐家上下說蕙茹當年傷風敗俗、讓徐家很淒慘,他想讓杜時銘告訴自己,蕙茹到底做了什麽。杜時銘說蕙茹這麽多年,爲了阿香多麽多麽不容易,告訴振邦,當年蕙茹犧牲太多,後來又去澳門找振邦的事。振邦聽後大爲震動。這些事杜香彤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振邦走之後,杜香彤問爺爺是不是真的,林振邦的經曆讓杜香彤充滿了好奇。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介紹:第二十三集劇情   一車車的大米運往細川商行。葉中天特別奇怪,大米這東西能有什麽商機,想細川詢問,細川並未細說。因爲細川囤積大米,米價開始上漲,因此米商之外的商行的生意這段時間什麽風波也沒有,杜時銘隱約的感覺到有問題。商會開會商議,分析細川囤積大米的動機,此時沒有戰火、也沒有天災,細川此舉太反常,其他商人覺得這樣最好,省得細川來添亂,但阿香則認爲,如果不做准備,真要有什麽事就難辦了。杜時銘要大家趁著米價還不是太高做些准備。   散會後杜時銘留下阿香,杜時銘認爲時局可能會有重大變化,不然細川不會突然這樣做,阿香答應想辦法從軍方那裏打聽消息。杜時銘突然說自己老了,不再想擔任會長,他想讓阿香接人會長,阿香吃驚,她從未想過自己可以當會長,拒絕了杜時銘的提議。振國買米,發現大米越來越貴,還跟米店的人爭吵起來,回來後跟蕙茹說,蕙茹也隱隱覺得這裏會有事。葉中天按著細川的吩咐也是大肆囤積大米,但他對此一萬個不解,看著高價收上來的大米就心疼鈔票。   縣城裏米價擡高,振邦便打算出賣一些陳米,但是手下說糧倉裏都空了,這讓振邦吃驚,振邦去賬房查賬,被姨太太趕來阻止,姨太太先是說好話,讓振邦不要再費心,但振邦執意要看。查賬的接過讓振邦矚目驚心,質問姨太太都做了什麽,姨太太推得一幹二淨,表示自己不知情。爲了調查徐家最近到底損失多少,振邦帶著阿貴去鄉下去查看。姨太太跟錢甯商議,要出逃,姨太太說必須幹掉振邦,不然官司是吃定了,錢甯當即帶人去收拾振邦。  在鄉下田裏,振邦驚愕的發現,徐家的兩百余畝良田早已被變賣,振邦氣急。阿貴也是痛惜,說都是姨太太與錢甯所爲。振邦帶著阿貴回家的路上,被錢甯帶人堵截,錢甯要對振邦下殺手,阿貴爲了保護振邦而死,振邦重傷,逃跑的時候落入水中。錢甯找不到人,趕緊離開。振邦從水中出來後失血過度,昏迷在河邊,被鄉民所救。振邦被送到縣醫院,昏迷不醒。杜香彤看到後大爲驚訝,趕緊告訴了杜時銘。杜時銘通知蕙茹,蕙茹急匆匆到醫院探望,看到兒子身上的胎記後,蕙茹知道振邦必是自己的兒子無異,失聲痛哭。阿香也趕來,安慰蕙茹,醫生說林振邦能否醒來,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蕙茹在醫院裏照顧兒子,杜香彤看在眼裏,也是暗暗傷心。大家分析誰要對林振邦下狠手,阿香已經知道了答案,說一定是徐家姨太太,帶著警察奔赴徐家,但到徐家的時候,姨太太與錢甯早已失蹤。阿香在徐家開始處理上下事務,查賬等等,爲徐家保留住了最後的財産。警察開始統計姨太太與錢甯,但局勢混亂,沒有這二人的任何線索。振國到醫院看蕙茹,也是好奇的看著昏迷的振邦,對自己這位哥哥奇怪,杜香彤警告振國不要搗亂,跟振國說蕙茹爲了振邦都幾夜沒有合眼了。振國覺得蕙茹不值這樣做。   振邦終于醒來,看到自己面前的蕙茹,叫了一聲娘。蕙茹感動,哭泣,說自己等振邦說這句話等了二十多年。門外,杜香彤看到,也是感動到落淚。七七事變爆發,舉國震動,香山也是群情激奮。振國與他的幾個同學們在街頭抗日日軍侵華,孫中奎、葉中天帶著手下保護細川商會,苦勸大家回去。振國等人不依不饒,與軍警發生了沖突。之後便是大量難民湧入,整個香山一片混亂,治安也開始糟糕起來,這樣的時局下,米價飛漲。葉中天目瞪口呆,他與細川囤積的大米足以讓他們一輩子不愁吃穿,葉中天因此對細川的本事極爲敬佩。   阿香在杜家見到杜香彤後對香彤産生很大的好感,跟振國說要振國娶杜香彤,振國立刻反對,說自己一定要跟葉青在一起。阿香生氣,罵振國不知好壞,怎麽可以娶葉中天的女兒!振國受了委屈,反駁說阿香讓自己娶杜香彤無非是爲了生意,振國跑開。蕙茹聽到後勸說阿香,下一代的事讓下一代自己做主,不要過多幹涉。阿香說振國跟誰都可以,就是跟葉青不行!這讓蕙茹也是爲難。難民湧入,學校接收難民,陸長遠爲了難民特別辛苦,葉青、振國都過來跟著忙活。但是大米、衣物等讓陸長遠捉衿見肘。   商會這邊也開始赈濟難民,此時商會等人才明白細川爲何會囤積大米。幾個坐不住的已經開始罵娘。杜時銘與阿香等人安排籌集大米。商會此時才恍然大悟。立即商議,四處籌集大米。但米價早已不是當初的米價。阿香與杜時銘決意將手中的大米全部底下沖市,但是相對于細川洋行不過是杯水車薪。細川與葉中天高價出售大米,讓香山民怨沸騰。大街上,搶米的情形發生。葉中天帶著打手毆打難民,杜時銘巡視的時候看到,與葉中天理論,葉中天嘲笑杜時銘等人還不是晚了一拍,假意說如果杜家沒米,他倒是可以接濟接濟。   阿香這邊也是放米,從振國這邊得知陸長遠學校那邊情況之後,讓阿福帶著藥品、大米送了過來。對此陸長遠特別感激。難民面前,阿香看著陸長遠細心的照料傷者等等,讓阿香也頗爲感動,看著陸長遠一頭白發,阿香一聲歎息。學校中,陸長遠自己餓的不成,但還堅持著,終于一頭栽倒,葉青與振國趕緊扶陸長遠回辦公室。阿香知道後,再次給陸長遠送去東西,擔心陸長遠只顧及難民,便親手做了一個當年陸長遠吃過的樣式的高點,陸長遠看到糕點後終于狼吞虎咽。振邦在蕙茹處養傷,見到時局如此,不忍讓母親辛勞,決定回鄉下弄些米來。蕙茹便于振邦商議,將徐家全部家底拿出來買米,支持阿香、杜時銘。振邦答應。  振邦帶著蕙茹回到鄉下後,出了徐家的祖宅外全部變賣換米。香山的情況讓孫中奎更爲著急,商會、政府、民間都給他施加了巨大的壓力,孫中奎苦求葉中天放米,但葉中天就是不答應。葉青質問葉中天還有沒有良心,葉中天讓葉青別管大人的事,說錢就是良心!葉青氣急,在家裏摔東西。蕙茹與振邦在鄉下老家終于籌集到十萬斤大米,送到香山。暫時穩定了市場。杜時銘對蕙茹、振邦如此支持十分感激。但是商會仍有後顧之憂,那就是十萬斤大米不足以支撐太久。杜香彤更是對振邦做出的犧牲所欣賞。   商會拿到十萬斤大米後葉中天利馬坐不住,找細川商議,細川讓葉中天稍安勿躁,相信隨著戰事的推進,廣東這邊也將燃氣戰火,那時候大米就比黃金還貴。葉中天將信將疑。振國在學校裏看到給難民喝的粥越來越稀,十分生氣,當著葉青的面發火,大罵葉中天,葉青委屈的哭著跑開,陸長遠埋怨振國說話不分青紅皂白。振國跟葉青道歉,葉青提議去葉中天的倉庫裏偷大米。爲了進入倉庫,葉青回家尋機頭倉庫的鑰匙,葉中天察覺到,但沒有聲張。之後便做了一番安排。   拿到鑰匙後葉青、振國與幾個夥伴商議,當晚就潛入葉中天的倉庫,開始十分順利,見到倉庫裏山一般高的大米,大家都十分氣憤。可是當大家要離開的時候,葉中天帶人趕到,將振國等人抓了個正著,葉青大喊大叫讓葉中天放人,但葉中天給了葉青一巴掌。振國被關進大牢,振國還不認輸,大罵葉中天,少不了被獄卒打了幾下,吃了些苦頭。而葉青也被關在家裏,葉青哭鬧,但葉中天也發了狠,警告手下把葉青看嚴了!阿香找到孫中奎,放孫中奎放人,但孫中奎也爲難,說振國偷竊行爲在先,沒有放人的理由,他說要放人,阿香還是得找葉中天。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分集劇情介紹:第二十四集劇情   葉中天向細川邀功,抓了振國,看商會、阿香那邊還敢如何,細川想了想,讓葉中天以振國爲條件跟商會談判。葉青設法逃出家,去監獄探望振國,見到振國被打,葉青痛心的哭泣。阿香找到葉中天,葉中天按著細川的意思提出,他要當商會的會長,其次,他要振國娶葉青。阿香跟杜時銘商議,一一答應下來。振國被放出來,覺得自己做錯了,很愧疚,不敢去見阿香,倒是振邦安慰振國,但是當振國站在阿香面前的時候,阿香還是狠狠訓斥了振國。   振國覺得委屈。蕙茹趕緊出面解圍,拉著振國說這也不全是壞事,起碼阿香答應振國娶葉青,振國驚了。阿香說葉中天什麽算盤她都知道,一做商會會長,在與自家聯姻,以後香山誰能是他的對手?葉中天這邊則是問葉青與阿香的關系,葉青拒絕跟葉中天說話,葉中天也沒轍,勸葉青去拜訪阿香,改善一下關系,葉青說父親都是爲了生意。但是葉青還是拜訪了阿香,阿香對葉青特別冷淡,讓葉青如坐針氈,倒是蕙茹對葉青很喜歡,葉青走後,蕙茹勸阿香接受葉青。阿香反問蕙茹,當年那麽多事,葉中天將她們害的那麽慘,讓她這麽接受葉青?振國在門外聽。   學校裏,振國幫助陸長遠照顧難民,葉青看到振國後還有些害羞,上來跟振國說話,不想振國發了脾氣,質問是不是葉青都算計好了,利用自己讓葉中天上位。葉青萬分委屈,離開。葉青回家後大哭,葉中天不知就裏,葉青說葉中天都是在害自己。陸長遠奇怪兩個孩子到底怎麽回事。振國說後,陸長遠找到阿香,勸阿香不要爲難孩子,阿香將陸長遠說了一頓。陸長遠知道,阿香的心結,依然沒有打開。  杜時銘宣布了葉中天要做商會會長一事,大家一片嘩然,葉中天趾高氣揚的坐在了杜時銘曾經做的位置上,大家紛紛反對,指責,苦求杜時銘不要撒手。但阿香不得不帶頭叫葉中天一聲會長,讓大家都沒了聲音,葉中天萬分得意。葉中天坐上會長,答應放米,但他所謂的放米依然是高價出售,民衆依然買不起。阿香質問葉中天,葉中天以自己也是商人爲由,推脫掉。雖然葉中天當上了會長,但他很快就發現,商會中幾乎沒有任何人跟自己商量。大家有事全都跑去杜時銘哪裏,或者直接找阿香,葉中天氣憤。   大米的事如果不盡快解決,香山就會出大亂子,大家商議去那裏找米。林振邦突然說自己在香港呆了十幾年,有些門路,想去香港碰碰運氣。杜時銘也要去,他要拿出全部家産購置大米,讓大家特別感動,但杜時銘的身子不好,杜香彤說她可以代杜時銘去。就這樣林振邦與杜香彤上了去香港的船。香山這邊,市民買米只能定量。細川、葉中天也看出,商會難以堅持。陸長遠在學校那邊是在吃撐不下去,阿香知道後讓振國多次送米。去香港的船上,杜香彤與林振邦聽宋中洋說起阿香的經曆,都對阿香早些年的經曆驚歎不已,但聊起這次去香港的任務,兩人心裏都沒有底。   一場暴雨不期而至,香山進入多雨季節。葉中天倉庫中很多大米發黴,葉中天大罵手下是一群廢物。細川出主意,讓葉中天將發黴的大米用以出售,省的縣政府、商會總來糾纏。但是葉中天這邊發黴的大米剛一上市,就讓百姓怒火中燒,砸了葉中天的一家店,大米被搶。葉中天帶人阻攔,打傷諸多民衆。   這次葉青對葉中天徹底失望,跟父親大吵一頓之後,搬離了家,住在學校。商會的人紛紛指責葉中天,孫中奎也迫于壓力給葉中天處罰。葉中天覺得頂不住,找細川,說最好還是拿出點姿態來,不然現在中日交戰,民怨真是要起來了,對細川也不利。細川思索後同意了葉中天的主意,細川商社開始赈濟難民,但是細川將這次赈濟變成了一種宣傳,商行挂滿了日本國旗,還請來了孫中奎、請來了記者(雖然都是日本記者)。但是百姓們對細川的做法並不買賬,整個現場冷冷清清,不得已葉中天安排好手下排隊去領取大米。   振邦與杜香彤在香港尋門路,振邦拜訪各種長輩、顧人、同學、但現在廣東省境內都在囤米准備不時之需,香港能提供的大米少之又少。振邦十分辛苦,杜香彤看在眼裏,給振邦洗衣服、弄吃的,振邦對香彤也十分感激,但通常是一個消息之後,振邦就匆匆離開。終于,振邦在一個同學那裏得知,有一批免稅的大米要到香港,振邦如抓住救命稻草,全部訂了下來。拿到訂單之後,振邦與杜香彤如釋重負。   振邦找到喬治幫忙。振邦帶著杜香彤,第一次見到了傳說中的喬治,出事了阿香信。喬治也蒼老很多,看到阿香的信說會全力幫忙。在喬治的協助下,大米裝船。杜時銘等人聽聞振邦找到大米後十分高興,但阿香知道,這批大米相對于細川商行還是小巫見大巫,因此有另外的盤算。阿香與杜時銘二人商議後,一個機密的計劃出現了。阿香要利用這次米市危機徹底打垮細川。   振邦接到阿香的電報,看了電報之後振邦跟杜香彤都不得不佩服阿香的智慧,只是這個計劃需要調運喬治全部的運輸力量,喬治直搖頭,說阿香實在太狡猾了。葉中天這邊也得到消息,說商會從香港弄到一批大米,即將進港,趕緊跟細川商議,細川認爲跟阿香等人上次籌集十萬斤大米一樣,堅持不了多久。船抵達碼頭,第一批大米到港,香山市面米價迅速滑落。細川還親自去看了看到港的大米,但他堅持自己的判斷。  第二天,又一船大米到港,之後大米一船又一船到港。這下香山的米市簡直就可以用低廉還形容。部分投機商人如喪考妣。葉中天更是坐不住,找細川,細川也慌了,奇怪阿香怎麽找到這麽多大米。葉中天派出去的人打聽,說是阿香從南洋購買的。這下細川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但實際上,阿香這邊也特別緊張,沒擔大米只有上面一層,下面則是石塊,阿香將振邦買來的四十萬斤大米假裝成兩百萬斤大米分船運來。他們生怕細川看出端倪。   細川坐不住,讓手下、葉中天低價將大米處理掉。但是此時已經沒人從他們手裏買米,無論葉中天如何吆喝。于此同時,商會保證,有充足大米供應。葉中天以商會會長的名義,要求商家將米價擡高,但此時誰都不再將他放在眼裏。在阿香的安排下,杜時銘找到細川,願意以低價買細川所有大米,細川懷疑杜時銘要這些大米做什麽。杜時銘不卑不亢的說留著這些大米抗日。細川只能爲了將損失降到最低,只能接受杜時銘的超低的價錢,手中所有大米盡歸商會。此一戰,細川已經無法再香山立足,黯然離開香山。喬治也要走了,現在中日交戰,他的生意已經很難做了。對于喬治最終離開,阿香惆怅萬分。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劇情介紹:第二十五集劇情   細川離開後,葉中天頓時蔫了,師爺給他算了賬,這次大米風波讓葉中天二十年的財富幾乎化爲灰燼。葉中天大發雷霆,咒罵細川害了自己。香山市場恢複到最初的狀態,商會因爲在這次風波中爲香山出了大力,孫中奎送來一面錦旗以示嘉獎。但在商會上葉中天被衆人冷落。商會開會,大家紛紛指責葉中天爲了私利置商會、商人、百姓的死活不顧,讓他離開商會。葉中天嘴硬,更是將所有罪責都推到細川身上,說自己也是受害者,還希望商會能伸出援手,救他一次,但已經沒人理他,更是要求開會表決,開除葉中天。   杜時銘勸葉中天主動辭職,葉中天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只能離開,走之前還嘴硬,說總有一天讓這些商人給自己服軟。商會會議上,杜時銘提議阿香做會長,阿香謙虛說自己做不了,但大家都認可阿香,最終阿香在大家的掌聲中坐上商會會長之位。阿香給大家簡短的感謝了大家對她的幫助,自己也會盡全力幫助商會。戰爭期間,商會還是要爲國家多做貢獻,在阿香的倡議下,商人們紛紛給前線捐款捐物。會議上,杜時銘提議再次組建商團,保境安民,大家紛紛響應。   葉中天找到縣長孫中奎,但孫中奎此時對葉中天也也是懶的搭理,葉中天要借錢翻本,孫中奎根本不想理他這茬,說他也很難,現在兵荒馬亂,什麽生意都不好做,就算給了葉中天一筆錢也難以翻身。真要想翻身,只能走私軍火跟鴉片。孫中奎的話點醒了葉中天。葉中天離開的時候,阿香正好找孫中奎,兩人在縣衙見面,葉中天以葉青的名義,跟阿香借錢,阿香一口回絕,說葉青是葉青,跟葉中天無關,並告訴葉中天,她有的是時間跟葉中天慢慢玩。   阿香跟孫中奎說民團的事,孫中奎大家贊賞,表示上報省城後就可以執行,言語間孫中奎對阿香萬般討好。杜香彤在杜時銘面前經常提林振邦的優點,杜時銘就明白了孫女的意思。杜時銘對振邦的能力很認可。于是杜時銘抽空到蕙茹的涼茶店裏坐了坐,與蕙茹聊了起來,想讓振邦到自己的商行去幫忙,自己老了,重要有人幫忙打理生意。更是提出,如果振邦跟香彤都不反對的話,可以讓兩個孩子在一起,這讓蕙茹大喜。晚上蕙茹跟振邦說起這件事,振邦很開心。蕙茹說如果林慶祥如果能活著看到這一天,多好……  阿香知道後也很高興,說鄰家娶媳婦,聘禮不能含糊了,開出了單子,讓阿福去置辦。振國也替振邦高興,但阿香就看著振國生氣,不明白振國爲什麽一心要跟葉青在一起。葉青在蕙茹家也有段時間,蕙茹對葉青很喜歡,勸阿香解開這個心結,不要因爲葉中天而讓振國錯過一個好姑娘。葉中天變得十分暴戾,對手下非打即罵,師爺說走私鴉片是死罪,更是碰了葉中天的黴頭,被打了一頓。   葉中天召集一幫死忠混混,帶他們上了船,船離開香山。船上,葉中天告訴大家,做好這一票生意,香山就還是他們的,他許給大家各種好處。在海外葉中天裝了一船鴉片後,返回香山。回到香山後,鴉片不下船,葉中天讓手下嚴防死守,派人聯系買家。葉中天讓師爺給自己算賬,一船鴉片盈利多少。但師爺回頭就去見了阿香。阿香得知葉中天帶鴉片回來之後,只是淡淡一笑。正當葉中天正做著翻身、發財的美夢的時候,廣州的張長武帶兵趕來,圍剿葉中天的船,而葉中天的手下不敢跟正規軍抗衡,紛紛投降,整船鴉片被收繳。   抓捕的時候,張長武身邊的師爺讓葉中天知道,自己被這個跟隨自己多年的師爺給出賣了,破口大罵。當晚師爺找到阿香,阿香給了師爺一筆錢,讓他遠赴南洋。葉中天被抓,商會人人興高采烈。爲有葉青左右爲難,振國更是尴尬,不知道是不是該去安慰。阿香找到張長武,對張長武多年來對自己的幫助表示感謝,張長武也誇贊阿香是女中豪傑,不是因人成事者。席間張長武告訴阿香,前方戰事不利,日本人遲早會打到廣州,要阿香等人早作准備。   葉青去獄中看葉中天,葉中天告訴葉青,此時只有阿香能救自己。葉青苦求阿香,希望阿香能放過葉中天一馬。但阿香將她拒之門外。振國剛要開口求母親,就被阿香趕了出去。蕙茹也爲難,她知道阿香對葉中天的仇恨,但還是希望阿香手下留情,阿香細數這些年葉中天種種作爲,如果葉中天不死,她不解恨。蕙茹一聲歎息,轉而告訴振國,看看陸長遠那邊能不能說上話。振國帶著葉青去求陸長遠,陸長遠也爲難,但答應去勸一勸。   陸長遠跟阿香見面,說不希望這種恩怨延續到下一代身上,阿香反駁,陸長遠拿自己舉例,陸家、葉家都對林家做了很多壞事,可是不能因爲長輩、我們這一輩的錯誤,讓子子孫孫世代爲敵,陸長遠希望阿香能原諒自己,也能原諒葉中天,至少給葉中天一條生路。陸長遠的話勸動了阿香。阿香去監獄看葉中天,葉中天也是苦求阿香放過自己,自己什麽都可以給阿香,兩人再次談判,葉中天答應將自己的商船、航線、全部轉交給阿香(跟當年阿香一樣),阿香同意放過葉中天。   葉中天出獄,此時他已經衆叛親離,葉中天走了,臨行只有葉青一人去送。葉中天讓葉青跟著阿香、振國他們好好混。船駛出碼頭,葉中天看了一眼香山碼頭,說自己總有一天要回來。杜家,林振邦與杜香彤大婚,十分熱鬧。商會同仁、縣長都來了。場面十分熱鬧。振國在席間跟振邦開著玩笑,拿杜香彤開涮,十分開心,但振國在席間沒有看到葉青。蕙茹與阿香也十分高興,當孩子們拜父母的時候,蕙茹落下淚來,十分幸福。葉青在學校裏,情緒低落,振國在她身後出現,逗她玩。但葉青始終開心不起來,她清楚,因爲葉中天,阿香恐怕永遠都不會接受她。振國摟過葉青安慰,說著誓言。葉青在振國的懷裏哭泣。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劇情介紹:第二十六集劇情   不少外鄉人來到香山躲避戰火,各類物品漲價,即將到來的戰爭給投機商人帶來了商機。商會開會,准備籌集資金、糧食、物質、運往前線。阿香勸告大家時局不穩,不要囤貨。香山碼頭一時成爲大批物資的中轉站,南來北往的商人在碼頭上爭駁船位,經常有打鬥事件發生,碼頭的貨倉也經常有偷盜發生。孫中奎找到商會,阿香跟同仁商量組建治安維持隊,振邦擔任副隊長。   振國整日參加抗日救亡運動不著家,他和同學商議要前往前線。惠茹對時局失去信心跟阿香商議下南洋,阿香猶豫不定。兄弟倆和香彤阿香商議下一步,振邦表示要聽姑媽阿香的話,倆個女人認爲下南洋最穩妥,振國表示已到了亡國亡種的時刻,只有留下來跟日本人幹。日軍飛機出現在香山上空,廣州會戰打響,香山居民感覺到戰爭即將來臨。香山愛國人士組織抗日護國隊,准備開赴抗日前線。會議上,振國被委任爲一個隊長。葉青問振國是不是真的要去前線,振國信誓旦旦,匹夫有責。   葉青把振國要去前線的計劃告訴陸長遠,陸長遠勸振國留下以另一種方式抵抗日本人,振國譏笑陸長遠永遠不敢面對一切,陸長遠無言以對,葉青只得告訴阿香,阿香不同意振國去前線,母子倆發生爭執。阿香要張羅葉青和振國的婚事,想以此拖住兒子,不想被振國拒絕。葉青對振國避而不見。阿香代表商會要送物資去前線,陸長遠知道途中危險希望能代替阿香前往,阿香拒絕。振國和幾個同學想隨船前往前線,起航前一天他們趁著暮色悄悄藏到貨運船上,這一切都被跟在身後的振邦發現,事情敗露,振國無奈只得跟著振邦回家。阿香臨行前,讓蕙茹看住振國。   清晨,商會和縣長孫中奎歡送,阿香帶船出發,惠茹奇怪歡送的人群中沒有見到陸長遠。阿香在船上看到陸長遠並沒有感到驚奇,她感覺到陸長遠一直就在身旁。倆人坐在船頭,第一次同船前往上海的舊事湧上心頭。船被日軍轟炸,陸長遠摟著阿香躲在船艙中,阿香希望陸長遠能永遠這樣陪伴著自己,倆人決定這次航運後就回家結婚。船中彈漏水,陸長遠協助船長喬振海修船,最後不得不挂上英國國旗,總算驚無險地將物資運到目的地。   碼頭卸貨時,阿香意外見到了張長武,張長武正在爲找不到船而發愁,他負責運送一批南下的文物,但廣州會戰的爆發打亂了運送計劃,他希望阿香能幫著暫且保管,等抗戰勝利後再運回廣州。阿香覺得事關重大不敢答應,沒想到陸長遠卻堅定地答應了下來,並表示會與文物共存亡。抗日護國隊要開往前線,蕙茹死活不讓振國不讓出門,並讓振邦看著。   當天夜裏,振國與振邦長談,振國說服振邦,振邦放走了振國。振國跟街上的隊伍彙合出發,葉青送行,讓振國好好保護自己,戀人擁吻。告別。第二天早晨,蕙茹發現振國不在,她痛罵振邦,追到碼頭,船已離岸,只剩下葉青孤身矗立在碼頭。阿香帶著文物回來,入夜後在振邦的協助下,將文物悄悄運往學校地下室掩藏起來。縣長得到手下報告,以爲是阿香在走私貨物並沒有太在意。惠茹告訴阿香振國隨抗日護國隊去了前線,蕙茹直說對不起阿香。陸長遠安慰阿香國難當頭就需要這樣的年輕人,並拖押船副官帶書信一封,盡量找到振國。  振國和同鄉在前線幫助運送傷員,看到傷員一個個死去,振國不顧同鄉的勸阻拿起槍奔向戰場。潰兵和大量難民湧入香山,商會不少商戶收拾細軟離開了香山,商會已無力組織物資運輸,阿香的幾艘船成了香饽饽,每日被人追著要船。縣長以維持秩序爲名收回碼頭管轄權,擡高駁船收費,甚至插手阿香的運輸安排,被阿香婉拒,孫中奎說阿香也在發戰爭財,還把物品藏到學校,阿香不由得一驚,只得答應幫著縣長安排航運。   廣州淪陷消息傳來,香山人心惶惶。阿香在街頭看到返回的抗日護國隊的同學,問起振國的消息,說振國上了前線不知所終,阿香十分擔心。杜時銘組織商會轉移資産,工廠。累倒,林振邦、蕙茹都勸杜時銘趕緊去海外避禍。但杜時銘說自己死也要死在香山,堅決不走,並希望主持陸長遠和阿香的婚禮。香山淪陷,一日清晨,日軍進入縣城,市面蕭條。對于未來,大家都憂心忡忡。細川元榮和葉中天一同來到香山,細川對自己敗在香山商會之手念念不忘,他的公司再次開張,爲了達到徹底打垮香山商會,他向僞縣長孫中奎推薦葉中天爲商會會長。   孫中奎派手下端著槍將商會的成員請來開會,當大家獲知新任的會長竟然是葉中天,不由得一片嘩然。有人當面退出了商會。葉中天希望親家——阿香幫著勸說大家回來,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脫離商會的商家被葉中天綁到碼頭以沈豬籠威脅,不得不重新回到商會,商會內對葉中天不滿的商人們紛紛閉門歇業,大家都集中在阿香家裏商議辦法,但誰也沒有頭緒。葉中天不得已帶著手下挨家挨戶的去說,膽小怕事的也就開業了。但大部分商家都瞄著杜時銘的商號。葉中天上門威脅,如果不開門營業,就對杜時銘不利。林振邦無奈只得開門營業,挂上日軍國旗,其他商號也跟著紛紛開業。從此,商會成了葉中天的天下。   葉青對父親投靠日本人十分氣憤,說當初真不該求阿香放了葉中天,被葉中天打了一巴掌。葉中天警告女人,知道振國去了前線,現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要她斷絕與林家的往來。阿香卻斷絕與父親的來往。細川在香山耀武揚威,欺壓其他商會,大家敢怒不敢言。葉中天遵循日僞政府要求重新對行會、商會梳理。葉中天倚仗細川的關系趁機將碼頭的經營權從孫中奎的手中拿了過來。細川要商會幫著分銷日本商品,不少會員拒絕,但在葉中天淫威下不得不順從。   日貨在香山大肆販賣,許多商行難以維持經營,細川元榮趁機想以超低價並購這幾家商行,導致其中一人自殺,另幾家甯死也不遠將生意交給日本人,而是低價轉給了阿香。細川知道後大怒,指使葉中天砸了阿香的店鋪,阿香找到孫中奎,孫中奎對葉中天奪去碼頭的經營權懷恨在心,他雖不敢得罪日本人,但手裏畢竟有人有槍,葉中天還是不怕的。   阿香決定利用鋪面做掩護,做走私生意。店鋪開業,葉中天手下搗亂,被孫中奎帶人抓了起來。葉中天沒想到孫中奎竟然跟自己來這麽一手,但礙于都是給日本人做事兒也只有先忍了下來。葉中天雖然給細川打下手,但得到的好處並不多,因此開始對細川元榮不滿,他又打起了阿香的主意。他找到阿香談條件,沒想到阿香很痛快就答應交保護費,葉中天得意道,要是早明白胳膊扭不過大腿,何必當初。孫中奎到學校,要陸長遠開設日語課程,遭到反對。孫中奎威脅陸長遠說知道他幫著阿香囤積商品,陸長遠不由得一驚……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七集劇情   學生要罷課抵制,陸長遠勸阻,學生不理解罵他是漢奸走狗,葉青不解詢問陸長遠,陸長遠說出學校裏藏著文物,葉青知道後大驚,倆人找到阿香商量對策。阿香也覺得文物放在學校早晚要出事兒,但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穩妥的地方。此時在上海開百貨的同鄉找到阿香,希望她能幫著解決去上海的航運,阿香猶豫不定,倒是陸長遠安慰阿香能幫的就幫,阿香說自己累了,她跟陸長遠商量,藏匿好文物後,將公司盤給別人,倆人帶著家人下南洋結婚。   葉中天在碼頭旅館公然販賣鴉片,商會集體抗議,孫中奎帶領僞軍鎮壓,轉過頭他要跟葉中天分賬,葉中天覺得自己有細川這棵大樹不僅不買孫中奎的賬,還說當初還是自己把他頂上位,現在該是報恩的時候了。孫中奎惱羞成怒晚上帶著人查封了葉中天存鴉片的倉庫,葉中天帶著手下跟僞軍打了起來,最後日軍到場阻止了戰鬥,倆人都挨了日本軍官的嘴巴子。細川也責備葉中天要以大局爲重,葉中天心裏罵小日本不守信用,手下也勸葉中天,跟著日本人幹活兒受氣,葉中天開始盤算著利用細川的日本公司給自己辦事兒。   蕙茹勸說阿香跟自己一起回徐家祖宅躲避戰火,阿香爲了保證讓蕙茹先回鄉下,等自己幫著後再說9度網。但蕙茹放心不下振邦和杜香彤,也沒有走。爲了保證航運的安全,阿香找到細川談條件,細川提出種種苛刻條件,阿香只得答應。阿香將學校文物隨著貨物存到細川公司的倉庫。孫中奎帶著日本教官長杉直道來到學校,要開辦日語班,陸長遠拒絕,孫中奎讓僞軍在學校翻了個遍,卻沒有找到陸長遠囤積的商品,只找到幾箱“破舊瓷器”。孫中奎惱羞成怒把瓷器雜碎,陸長遠極力阻止,被僞軍打傷。   日本教師幫著陸長遠收拾好瓷器,他友善地向陸長遠道歉,並表示自己只是個教師,並對中國文化向往已久,自己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幫著學校做一些變通的事情。阿香表示感謝,陸長遠卻是什麽也沒說。日本教員在學校裏主動接近葉青,說自己對祖國文化的欣賞,說自己在東北學的中文等等,葉青對他很警惕。阿香照看陸長遠,埋怨他爲什麽要來硬的,陸長遠說自己其他方面可以妥協,但在文化、在民族大義上絕對不能妥協。陸長遠遺憾剩下的文物被孫中奎毀壞。而上杉直道卻在自己的屋裏反複把玩著那天撿來的幾塊兒碎片。   蕙茹知道阿香去照顧陸長遠,更是有一次撞見,但蕙茹什麽也沒有說。振邦跟蕙茹說起陸長遠之事,勸蕙茹不要在這件事情上爲難阿香。蕙茹也坦誠,阿香這些年是在太不容易了。一天,一個大胡子到店鋪找振邦談買賣,大胡子拿出貨單,信上所列的棉布、食鹽、藥品等都是違禁商品,振邦認出這是振國的筆記,阿香看到後有喜有愁,喜的是知道振國還活著,愁的是這批物資不是有錢就能搞得到的。   一家人都爲這件事發愁,因爲這件事要冒極大的風險。阿香晚上做夢到兒子受傷渾身是血……,驚醒後阿香決定找葉中天幫忙。但要大家不要把振國的事情告訴葉青。大家做了分配,蕙茹會鄉下籌集土布、阿香弄食鹽、食品等、杜香彤到醫院弄藥物……  阿香跟陸長遠去去采購。蕙茹跟阿福在老家收集土布,分批運送到阿香的倉庫。杜香彤通過醫院的渠道,找到了黑市,要采購大量的藥品,但黑市商人說這事太危險,說貨太多不肯賣,怕危險。杜香彤的活動被葉青發現,杜香彤敷衍過去,引起葉青懷疑。阿香跟振邦和杜香彤爲藥品的事兒發愁,被前來看望香彤的葉青知道,她帶著香彤找到黑市商人,說這是父親的買賣,如果做不成後果自負,黑市商人只得答應籌集藥品。葉青知道振國還活著的消息後高興地流下眼淚。   葉中天懷疑阿香的船上裝著什麽東西,他質問阿香,阿香說只是一些生活用品。葉中天不信。阿香只得說違禁品,但你葉中天倉庫裏難道就沒有?葉中天獰笑道有的違禁品是要掉腦袋的,他強行上船檢查,葉青叫船長喬振海拿出細川公司的合同文件,葉中天看到細川公司的貨物封條只得作罷。出港遇到麻煩,孫中奎跟著日軍軍官巡視碼頭,日軍要例行檢查,葉中天拿出細川公司的合同文件請求免檢,孫中奎感到有問題執意要檢查,關鍵時刻葉青帶著上杉直道趕到,上杉解釋說這是日本公司的貨物,請求免檢,在上杉直道的請求下,日軍將船放行。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八集劇情   阿香當面答應只要振國回來就給他們辦事兒。葉青感謝上杉直道幫忙,上杉說出對葉青的愛慕,葉青拒絕並告知自己已經訂婚,上杉希望葉青能把自己當做哥哥看待,葉青說中日開戰,我們最多只能作是好同事而已,上杉表示理解,並願意以日本人的身份幫助葉青和學校,言談之間,上杉從葉青嘴裏證實那些舊瓷器竟是明官窯的貢品,並探知還有更多的東西被陸長遠藏匿起來。   葉中天看到阿香竟然跟細川搞起了合作,不由得慌了起來,以爲阿香活明白了,要跟自己爭奪日本人的靠山,更沒想到阿香會找上門來談條件,阿香安慰她自己只是做生意賺錢,如果有興趣可以入夥兒,正中葉中天下懷,一拍即合。阿香通過葉中天的渠道搞到一些物資,葉中天發著戰爭財,只希望仗打得越長越好,孫中奎看著葉中天靠著碼頭發財心中嫉妒,伺機要扳倒葉中天重新拿回碼頭。   上杉直道總是送東西給葉青,葉中天看出日本教員對葉青有好感,他希望葉青嫁給這個日本人給自己撐腰。葉青告訴葉中天,自己不願意,如果要自己嫁給日本人,自己就死給葉中天看。葉中天警告葉青不嫁給日本人可以,但不能跟林家再有什麽糾葛,振國是抗日者,跟他們混太危險。大胡子潛回香山,與林振邦見面,說組織上有任務,要送幾個從北邊過來的重要人物去香港,林振邦特別爲難。跟阿香商量,阿香讓振邦利用細川公司的通行證將一行人接到香山,而護送他們的竟然是振國。阿香見到了兒子興奮異常。並爲振國和葉青悄悄辦喜事兒,一家人沈浸在暫時的歡樂中。振國要母親不要再拒絕陸長遠了。   蕙茹原諒了陸長遠,說這麽多年,是自己耽誤了陸長遠與阿香。在蕙茹的安排下,阿香與陸長遠坐在一起吃飯,但蕙茹卻回避了。陸長遠與阿香也就明白了蕙茹的意思。阿香說爲了振國自己要留下來,並說自己已經老了,希望陸長遠下南洋躲避戰爭。陸長遠不在乎,在他心目中阿香永遠是那個曾經被自己騎車撞到的聽聽少女,阿香撲在陸長遠的懷中痛哭。日軍一個特務分隊進駐香山,搜查廣州來到廣州的這幾個人。孫中奎和手下加強了碼頭人員搜查,此時阿香的船又被調集運送軍火,手頭沒船,如何通過碼頭離開香山又成了問題。  振國和阿香商量暗度陳倉,讓幾個人上葉中天的船離開碼頭,並且跟軍火船開往同一個目的地,到達後一行人再乘著阿香的空船直奔香港,成功的關鍵是如何避開碼頭檢查,並到達同一目的地。阿香早已知道細川也利用公司的便利條件走私違禁物品,她給細川牽頭做下一筆走私買賣,並故意在孫中奎面前運貨上了葉中天的船,孫中奎以爲抓到葉中天的把柄,帶著手下查船,葉中天知道阿香運的東西一旦查出容易出事兒,只得推說貨是細川公司的不得檢查,兩撥人在碼頭僵持起來,最後孫中奎請來日本特務強行登船,葉中天提心吊膽,終于查到船上竟然裝著違禁物品,此刻細川趕來很快解圍,日軍特務訓斥孫中奎查的是人而不是走私品,貨船給予特別放行,葉青看著振國帶著轉移人員扮作貨運工隨船而去,大驚一場後不由得若有所失。   葉中天的船遠遠尾隨在軍火船後面,來到某處小碼頭上,振國帶著化裝成搬運工的轉移人員下了船,上了阿香的船,直奔香港。上杉直道警告葉青不要跟抗日運動者在一起,太危險,葉青估計被上杉發現了問題不由得一驚,但事後什麽事兒也沒有發生,葉青覺得上杉跟其他的日本人不一樣,開始真的把他當做了朋友,陸長遠也開始對上杉有了好感。   振國和戰友悄悄返回縣城,振邦以爲振國隨船去了香港,不由得大吃一驚,振國告訴哥哥,想利用這次機會劫持阿香的軍火船,振邦不由得大驚,振國叫振邦不要把自己返回的事兒告訴母親。振國找到葉青,讓她幫著收集軍火船的相關信息,並讓振邦搞來貨船圖紙,跟同事設計劫船計劃。此時的阿香沈浸在歡樂之中,她跟陸長遠商量著結婚事宜,陸長遠決定在學校大張旗鼓地贏取阿香,並請上杉直道一同參加。上杉直道找到細川元榮,希望聯手搞到陸長遠手中的文物,細川元榮欣然應允。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二十九集劇情   婚前一晚,細川元榮指使葉中天綁架陸長遠,陸長遠死活不肯說出文物下落,上杉直道把阿香騙走,倆個大活人突然失蹤,惠茹和一家人焦急萬分,知道出事兒了。爲了讓陸長遠開口,上杉威脅要殺掉(或者是侮辱阿香),陸長遠終于答應供出藏寶之地,他們押著陸長遠和阿香來到一處懸崖,下面是一處深潭,陸長遠告訴阿香自己跟林慶祥就是在這裏相識的。阿香隱約有一種不祥之感。陸長遠笑道文物就在潭水中,上杉知道被騙,上前毆打陸長遠,陸長遠抱著上杉滾入深潭,阿香目睹一切後暈倒在地。   葉中天沒想到一直看來文弱陸長遠竟會爲保護文物不惜一死,感歎之余將阿香送回縣城,他把經過告訴惠茹,惠茹也不由得跌坐在地,葉青罵父親是漢奸走狗,要跟他一刀兩斷脫離父女關系。阿香醒來後神情恍惚,振國聞訊後來到阿香面前,阿香撲在兒子懷裏嚎啕大哭,阿香在學校給陸長遠大辦喪事,並以陸妻的名義,捧著陸長遠的靈牌穿過縣城的大街小巷。陸長遠的學生和商會的同仁加入到送靈的行列,看著面前滾滾的人流,葉中天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找到葉青要他跟自己走,葉青卻說已經跟振國結了婚,她要父親自己離開香山,不然香山人早晚會跟葉中天清帳的,葉中天突然感到自己一輩子什麽也沒落下。   碼頭上,葉中天見到阿香有些愧疚,阿香告訴葉中天,後悔當初沒殺了他。葉中天卻低聲告訴他,要振國帶著葉青遠走高飛,不然振國再來碼頭就是有去無回了。阿香回到家中質問振國,振國說出此次是要劫持軍火船,並已經計劃完畢,即將實施。阿香以死相逼要阻止振國行動,並說葉中天已經發現振國的行蹤,葉青跪在阿香面前爲振國說情,並說自己已經有了身孕,阿香和振國都驚呆了。  碼頭,日軍戒備森嚴。振國和戰友在喬振海船長的安排下化妝上船,幾人在按計劃,開始行動。沒想到行到途中,上來一對日本兵,劫持困難加大,振國了解貨輪即將進入狹窄航道後,臨時決定提前實施計劃,如果劫持不成,就炸船堵塞航道。船上,振國和戰友開始行動,被日軍發現,雙反激戰。關鍵時刻,戰友接連犧牲,振國最終拉響了炸藥,夜色中,輪船發生巨大的爆炸。   姐妹倆在家惶恐不安,此時有人跳進院子,船長喬振海僥幸逃生,告訴阿香振國與船上的鬼子同歸于盡了,阿香和葉青都都暈倒在地。清晨到來,阿香頭上竟多了許多白發,惠茹和振邦夫婦安慰著葉青,此刻阿福慌張地從鄉下趕來,告訴阿香,二少爺到鄉下老宅了,一家人再次驚呆了。   一家人趕回老宅,振國渾身是槍傷,幾近奄奄一息,爲了救助振國必須實施手術,葉青打著父親的名義掩護振國回到縣城,杜香彤花錢買通醫院醫生手術,孫中奎帶著僞軍突擊搜查醫院,危急時刻,振邦頂替振國躺在手術台上瞞過了敵人。醫院裏,日軍發現手術器材被盜用,在醫院展開調查,杜香彤萬分緊張。   貨船被炸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日軍接手碼頭管理,一家人商議將振國送到香港療養,葉青利用自己的身份買通父親的手下,放幾個人走水路,就在一切安排妥當之際,此時,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爲了安全,只得將振國送到鄉下老家療養。送振國出城又成了麻煩,葉青背著葉中天偷偷的拿到了出城的車牌。葉中天察覺到,卻沒有聲張。而醫院調查器材被盜事件,隨著戰爭的爆發而終止。   日軍爲了運送軍用物資,強征香山所有大型商船,阿香的船被征調,挂上了日本國旗。走私生意也不得不停止,在艱難時局下,振邦勉勵支撐這個家。陸長遠死後阿香深居簡出,精神經常陷入恍惚之中,蕙茹整日陪在身旁悉心照料。振國傷愈後急著找部隊,住在鄉下老宅的葉青生産的日子漸漸臨近,惠茹勸振國等孩子生下後看上一眼再走。曾經幫著振國手術刀的醫生被捕,杜香彤感到了危險…… 電視劇情《香水佳人》全集大結局:第三十集(香水佳人大結局)   回到家中,杜香彤跟林振邦說明情況,蕙茹讓他們帶著病重的杜時銘趕緊離開。振邦一定要帶著母親一塊兒走,惠茹約他們在碼頭上彙合,自己則要通知阿香並當面告別。沒想到在回家的途中被孫中奎和日本特務盯上,他們尾隨著惠茹來到鄉下老宅。振國知道情況後立刻收拾行李准備離開,葉青執意要跟振國一塊兒去找隊伍,惠茹看著神情恍惚的阿香決定要帶著妹妹一塊兒走,這時特務闖進徐家,惠茹讓振國帶著老婆和阿香躲進夾牆內藏了起來。   葉中天手下告知日本特務抄了杜時銘的家,葉中天把等在碼頭的林振邦夫婦和杜時銘抓到旅館,從他們嘴裏得知葉青和振國還在鄉下,他匆忙向徐家老宅趕去。特務搜查後一無所獲,開始逼問惠茹,遍體鱗傷的惠茹始終不說一句話,特務們以爲她是個啞巴,隨後在屋裏屋外搜刮財物,惠茹看到父母的靈位被扔在地上摔碎,她發了瘋一樣撲向孫中奎。   躲在夾牆中的振國猛地聽到一聲槍響,阿香突然像是清醒了過來。特務們走後,三人出來,滿院狼藉,惠茹胸口9度網淌著血,奄奄一息,阿香扶起惠茹摟在懷裏,惠茹無力地說到,妹妹,好好的活下去,姐姐先走了。阿香抱著惠茹的屍體大聲哀號著……振國拎著槍向外走去,看到葉中天匆匆跑進院子,振國對准葉中天最終沒有射擊而離去。葉中天把自己的馬車讓給阿香和葉青,讓她們逃得越遠越好。  阿香在蕙茹墓碑前久久矗立,說盡姐妹倆一輩子的恩情與恩怨……孫中奎聽到風聲說杜時銘被葉中天藏了起來,他帶人到碼頭旅館找葉中天要人,葉中天裝糊塗一問三不知,孫中奎讓手下搜查,就在即將暴露之際,振國出現擊斃孫中奎,最終子彈打光被僞軍生擒。破廟中,阿香給葉青引産生下一名男嬰。監獄中,振國被折磨,但振國死活不交代自己的組織。   阿香找到葉中天,希望讓他通融一下,在振國死之前看上兒子一眼,葉中天得知自己有了外孫後眼眶不由得濕潤,他問阿香願不願意拿自己的命賭一把救振國。打了一輩子的冤家對頭第一次共同策劃劫獄之事。葉中天找到細川,說出自己盯著縣長的位子已久,希望這次細川能把自己推上位,並且承諾可以從振國嘴中套出遊擊隊的詳細情況,而手中的王牌就是阿香。   此時,阿香已經暗中聯絡喬振海,計劃航運改道,而振邦覺得南洋也被日軍占領無處可逃,阿香告訴振邦自己就是憑著一條租來的船幹起了航運公司,以後林家就要看他的了。葉青覺得阿香話裏有話,阿香讓他們按計劃行事,自己要把振國接回來。葉中天押著阿香來到監獄,細川證明是阿香本人後,葉中天得到特務信任參與到審訊中,審訊中葉中天暗示振國將特務和細川幹掉,葉中天掩護阿香和振國撤離,最後被特務打死。阿香讓振國到預定地點登船,自己則拿著槍將特務引向另一個方向。   振國在船上與哥哥和妻兒團聚,回首望去,只見碼頭火光沖天,香山越來越遠。抗戰勝利,抗日隊伍闊步走過石岐城,阿香站在街頭看著隊伍,最終見到了林振國的身影,母子終于團聚。葉青也帶著孩子歸來,林振國給蕙茹上墳,蕙茹的墳邊。上杉在街頭被孩子們追打,是葉青救下了他,葉青給了他吃的,給了他一筆錢,讓他回家,上杉跪在葉青面前痛哭流涕。   林振邦也帶著妻子、兒子回來了,此時杜時銘已經過世,振邦要回來重振商會。經曆諸多風雨之後,阿香決定回到與蕙茹、與林慶祥一起生活過的地方,那裏才是她的歸宿。香山、石岐、這個城市、這個街道由日軍破壞的斷壁殘垣慢慢的恢複了生機,人們再次洋溢著笑容走在街道上……時隔半個世紀,這條街道又一次幻化,成爲了一條更爲繁華、現代、神奇的大街。鏡頭緩緩下降,眼前出現了一個裝飾考究的裁縫商鋪。門上的招牌“林記”二字。一位老婦人閉目坐在搖椅上,周圍人來車往,老人臉上浮現出安逸慈祥的笑容。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因版權問題本站不提供資源下載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