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一位資深策劃深刻體會如何和客戶談戀愛

來源:互聯網  2016-08-30 06:24:11  評論

其實我是一個特別不喜歡談戀愛的人,這一點我爸超乎想象的特別能理解我,我們常常一起八卦我表哥表姐不幸的婚姻,然後他就會用一副異常平淡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我不擔心你,你比他們都看得透些”。就像小時候我找他拿錢用,他說,我不得滿足你隨時要錢用的想法,免得養成你大手大腳的習慣。我說,你點都不懂我,你就是要給我錢用,等我用傷了,我鬥不得用錢了。那個時候他第一次透露出這種異常平淡的眼神。

所以現在我那麽習慣存錢。

因爲從小時候起,這就是我的性格。

小時候拍紙畫, 一開始絕對往死裏沈迷,第一次玩的當天晚上我爸說我一直說夢話,一直很大聲地喊“我贏老!我贏老!”,三天之後打心底的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這樣拍拍拍,不知道何時是個頭”。然後就再也不拍了。其他遊戲或者玩具也是這樣一個情形。

不過這樣倒養成了我的一個優點,就是,絕對不會玩物喪志。

賺錢了就開始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一開始絕對往死裏沈迷,不管做什麽都像是吃了迷藥一樣,想盡辦法都要去做。泡吧、唱K、健身、打麻將、旅遊……幾次之後打心底的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這樣耍耍耍,不知道何時是個頭”。然後就再也不想這麽耍了。

不過這樣倒又養成了我的一個優點,就是,會覺得,人生在世,一定要什麽都得嘗試一下。

所以到談戀愛的時候,一開始還是挺往死裏沈迷,三次以後就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認識、戀愛、分手,不知何時是個頭”。

然後就特別希望能有個人能一輩子在一起。

不過這次我不是真的要講我談戀愛的事情,

畢竟我不是一個有故事的男同學。

是因爲今天下午和老板一起去跟客戶喝咖啡。在接近有四個月沒有和客戶面對面進行營銷策略溝通之後,再一次面對客戶,又讓我深刻的體會了“談客戶就像談戀愛”這句話。而對于策劃來說,這種戀愛通常是不好談的。

以前我在微博上發過一段話:

水性楊花長不過隨遇而安,隨遇而安長不過兩情相悅,兩情相悅長不過各取所需,各取所需長不過無欲無求,無欲無求長不過駕輕就熟。你的愛情能有多長?

水性楊花的人和你戀愛可以很快成立,不過他會在短時間內又和另外一個人戀愛。

駕輕就熟的人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把你們的戀愛駕輕就熟,但你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自然最久。

每一個行業和自己的客戶都像談戀愛。

但,

銷售對客戶是水性楊花的方式,

設計對客戶是兩情相悅的方式,

策劃對客戶就是駕輕就熟的方式。

所以下午那一場相親似的咖啡,就一直是,我在告訴做銷售的客戶“我想多了解你的精神世界”,他一直在心裏想說“你的臉不好看”。我像個瞎子,他像個啞巴。各自一直在表達各自的,然後旁邊的設計像個聾子,一直在說“你們倆溝通得這麽熱絡,肯定都找對人了!”然後我因爲是瞎子,所以只好在心裏翻了個白眼,想說“你才是他的Mr.right,正好一個啞巴,一個聾子,管我啥子事?”

策劃真的是一個很艱難的行業,他不像銷售一樣全靠一張嘴巴,就像拿甜言蜜語換異性的豆腐吃,也不能像設計一樣拿得出來具體的東西,就像拿禮物去打動異性。只是美和醜要因人而異。策劃的工作內容就全是意識和精神層面的東西,就像談戀愛全靠神交,聯得通就超脫了,聯不通就什麽鬼,怪只怪人類無法像阿凡達一樣,辮子連著辮子就能達到精神上的高潮。

所以策劃和客戶談戀愛,特別傷神。在要投入特別大的心思的同時還要投入特別長的時間,要彼此深入了解之後還能覺得合拍,再慢慢建立起對彼此的信任,才能在往後的合作上變得輕松。

所幸事後,同樣是做策劃的老板,發表了跟我一樣的感慨,深感策劃的思維方式只有策劃能懂,然後唾棄了那個做銷售的客戶。

瞬間我就有了一種,突然有了铠甲,並且沒有軟肋的感覺。

能有一個懂自己的老板是多麽開心,不過我還是辭職了,因爲我已經厭倦了做一個乙方,反反複複和甲方認識、戀愛、分手,不知何時是個頭。

在辭職的時候,這個懂我的老板對我說“我一直有這個預感,不過你提出來,還是讓我很觸動。很難得我們的三觀那麽合拍。”

聽著這話真的是挺感動的,三觀合拍多麽不容易,談個戀愛都不一定能三觀合拍,就像彼此還相愛,但是又明白彼此不同路的感覺,真心相互祝福彼此越來越好。

不過我不是不再做策劃了。我還是堅持選擇了做策劃。因爲我從小的那種怪性格還給我帶來了一個優點,就是,爲了不反反複複做同一件事情,只好一直創新。

恰恰只有做策劃才能滿足我這個心理需求。

然後就像我懶得反反複複談戀愛,只想有個人能一輩子在一起一樣。這次終于不用跟甲方談戀愛了。

但跟我合作過的甲方朋友們,我還是愛你們的。

畢竟真愛過,才會累。

其實我是一個特別不喜歡談戀愛的人,這一點我爸超乎想象的特別能理解我,我們常常一起八卦我表哥表姐不幸的婚姻,然後他就會用一副異常平淡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我不擔心你,你比他們都看得透些”。就像小時候我找他拿錢用,他說,我不得滿足你隨時要錢用的想法,免得養成你大手大腳的習慣。我說,你點都不懂我,你就是要給我錢用,等我用傷了,我鬥不得用錢了。那個時候他第一次透露出這種異常平淡的眼神。 所以現在我那麽習慣存錢。 因爲從小時候起,這就是我的性格。 小時候拍紙畫, 一開始絕對往死裏沈迷,第一次玩的當天晚上我爸說我一直說夢話,一直很大聲地喊“我贏老!我贏老!”,三天之後打心底的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這樣拍拍拍,不知道何時是個頭”。然後就再也不拍了。其他遊戲或者玩具也是這樣一個情形。 不過這樣倒養成了我的一個優點,就是,絕對不會玩物喪志。 賺錢了就開始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一開始絕對往死裏沈迷,不管做什麽都像是吃了迷藥一樣,想盡辦法都要去做。泡吧、唱K、健身、打麻將、旅遊……幾次之後打心底的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這樣耍耍耍,不知道何時是個頭”。然後就再也不想這麽耍了。 不過這樣倒又養成了我的一個優點,就是,會覺得,人生在世,一定要什麽都得嘗試一下。 所以到談戀愛的時候,一開始還是挺往死裏沈迷,三次以後就覺得“好無聊啊,反反複複認識、戀愛、分手,不知何時是個頭”。 然後就特別希望能有個人能一輩子在一起。 不過這次我不是真的要講我談戀愛的事情, 畢竟我不是一個有故事的男同學。 是因爲今天下午和老板一起去跟客戶喝咖啡。在接近有四個月沒有和客戶面對面進行營銷策略溝通之後,再一次面對客戶,又讓我深刻的體會了“談客戶就像談戀愛”這句話。而對于策劃來說,這種戀愛通常是不好談的。 以前我在微博上發過一段話: 水性楊花長不過隨遇而安,隨遇而安長不過兩情相悅,兩情相悅長不過各取所需,各取所需長不過無欲無求,無欲無求長不過駕輕就熟。你的愛情能有多長? 水性楊花的人和你戀愛可以很快成立,不過他會在短時間內又和另外一個人戀愛。 駕輕就熟的人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把你們的戀愛駕輕就熟,但你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自然最久。 每一個行業和自己的客戶都像談戀愛。 但, 銷售對客戶是水性楊花的方式, 設計對客戶是兩情相悅的方式, 策劃對客戶就是駕輕就熟的方式。 所以下午那一場相親似的咖啡,就一直是,我在告訴做銷售的客戶“我想多了解你的精神世界”,他一直在心裏想說“你的臉不好看”。我像個瞎子,他像個啞巴。各自一直在表達各自的,然後旁邊的設計像個聾子,一直在說“你們倆溝通得這麽熱絡,肯定都找對人了!”然後我因爲是瞎子,所以只好在心裏翻了個白眼,想說“你才是他的Mr.right,正好一個啞巴,一個聾子,管我啥子事?” 策劃真的是一個很艱難的行業,他不像銷售一樣全靠一張嘴巴,就像拿甜言蜜語換異性的豆腐吃,也不能像設計一樣拿得出來具體的東西,就像拿禮物去打動異性。只是美和醜要因人而異。策劃的工作內容就全是意識和精神層面的東西,就像談戀愛全靠神交,聯得通就超脫了,聯不通就什麽鬼,怪只怪人類無法像阿凡達一樣,辮子連著辮子就能達到精神上的高潮。 所以策劃和客戶談戀愛,特別傷神。在要投入特別大的心思的同時還要投入特別長的時間,要彼此深入了解之後還能覺得合拍,再慢慢建立起對彼此的信任,才能在往後的合作上變得輕松。 所幸事後,同樣是做策劃的老板,發表了跟我一樣的感慨,深感策劃的思維方式只有策劃能懂,然後唾棄了那個做銷售的客戶。 瞬間我就有了一種,突然有了铠甲,並且沒有軟肋的感覺。 能有一個懂自己的老板是多麽開心,不過我還是辭職了,因爲我已經厭倦了做一個乙方,反反複複和甲方認識、戀愛、分手,不知何時是個頭。 在辭職的時候,這個懂我的老板對我說“我一直有這個預感,不過你提出來,還是讓我很觸動。很難得我們的三觀那麽合拍。” 聽著這話真的是挺感動的,三觀合拍多麽不容易,談個戀愛都不一定能三觀合拍,就像彼此還相愛,但是又明白彼此不同路的感覺,真心相互祝福彼此越來越好。 不過我不是不再做策劃了。我還是堅持選擇了做策劃。因爲我從小的那種怪性格還給我帶來了一個優點,就是,爲了不反反複複做同一件事情,只好一直創新。 恰恰只有做策劃才能滿足我這個心理需求。 然後就像我懶得反反複複談戀愛,只想有個人能一輩子在一起一樣。這次終于不用跟甲方談戀愛了。 但跟我合作過的甲方朋友們,我還是愛你們的。 畢竟真愛過,才會累。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