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半路夫妻为何难走半路人生?

2009-06-01 11:05:0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一家人原本应和和睦睦、相亲相爱,而这家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先后立下两份购房说明。为了争夺利益,更不惜对簿公堂。近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父亲告女儿、女婿告岳父的房产案件。

  再婚造成的自我保护意识

  年近50岁的奚强与程玫同是上海人,两人都离过一次婚,各自有一个女儿。 2000年2月,双方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半年后登记结婚。婚后,按照二人的约定,奚强将每月的收入悉数交由妻子程玫管理。但基于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和教训,对于再婚对象程玫,奚强仍难以解除芥蒂,表面上虽愿当一个模范丈夫,但在一些生活事物的处理中难免抱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

  2002年,奚强、程玫与程玫父母共同出资购买了临江小区房屋一套,产权证上登记奚强、程玫、玫母三人姓名。出于保护自身权益考虑,奚强与程玫及玫母签署了一份购房付款说明,载明房屋总价50万元,玫父、玫母出资35万元,奚强、程玫出资15万元。

  丈人私下再次购买房产

  2006年,玫父有了以房养老的想法,遂将长期未住的老房子出卖,将所得房款加上老夫妻俩的日常积蓄一共90万元,委托女儿程玫办理购房事宜。

  程玫决定购买花园小区的一套三居室。但在办理房屋产权证过程中,程玫心想,反正父母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这套房子迟早也是自己的,现在把自己的名字登记为产权人,以后也可以少付一笔过户费。因此,程玫在未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自己与父亲同时登记为房屋权利人。

  当玫父拿回房产证时,发现女儿没有与自己协商,竟然就将自己的名字登记在产证上,加上之前购买临江小区房屋时出具付款说明的心结,玫父难免生气。

  但程玫解释说,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不愿他们过于劳累,而花园小区的房子离自家房子比较近,添上自己的名字也是为了便于帮助父母把房子进行出租和进行其他的日常管理。鉴于女儿与女婿以往的表现,玫父还是坚持要程玫签一份书面证明,说明购买花园小区房产的资金全部都是由玫父出资的,约定产权人归玫父所有。

  感情变质引起的多重诉讼

  程玫与奚强均在之前的婚姻中育有一女,奚强离婚后女儿判给了前妻,他每个月支付500元生活费。程玫的女儿跟随程玫生活,她对自己的女儿百般疼爱,为女儿的生活、学习花费了家中大部分积蓄。

  在奚强女儿18周岁时,程玫要求奚强不再支付其女儿的生活费。因为家中财政大权是由程玫掌管,奚强不惜低声下气地请求程玫支付女儿生活费到她大学毕业、能真正自力更生为止。但程玫坚决拒绝,二人为此争吵不断。奚强激怒之下提出离婚。

  程玫担心丈夫若真的要求离婚,那么首先得守住自己的财产。这时她想到了登记在自己与父亲名下花园小区的房屋,该套房屋是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购得的,程玫明白该房屋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为了“保全”这套房屋,程玫与父亲商量之后,决定由父亲向法院起诉程玫,要求确定玫父是房屋的唯一所有人。

  原为保护自己反被起诉

  在离婚之诉后,奚强才知晓玫父与程玫之间关于花园小区房屋的确权之诉。虽然之后玫父撤诉了,但奚强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他认为程玫肯定瞒着自己把他交给程的工资用于购置房产。为此, 2008年8月,奚强以妻子程玫和玫父为被告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自己为花园小区房屋的共有人。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房屋的取得虽在原告与被告程玫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但因该房屋系由被告玫父出资购买,产权登记在出资者自己及其子女名下,从社会常理出发,法院认定为是被告玫父明确向自己子女一方即被告程玫的赠与,该房屋中被告程玫的份额系归其个人所有。综上,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奚强的诉讼请求。
 
 
 
  一家人原本应和和睦睦、相亲相爱,而这家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先后立下两份购房说明。为了争夺利益,更不惜对簿公堂。近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父亲告女儿、女婿告岳父的房产案件。   再婚造成的自我保护意识   年近50岁的奚强与程玫同是上海人,两人都离过一次婚,各自有一个女儿。 2000年2月,双方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半年后登记结婚。婚后,按照二人的约定,奚强将每月的收入悉数交由妻子程玫管理。但基于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和教训,对于再婚对象程玫,奚强仍难以解除芥蒂,表面上虽愿当一个模范丈夫,但在一些生活事物的处理中难免抱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   2002年,奚强、程玫与程玫父母共同出资购买了临江小区房屋一套,产权证上登记奚强、程玫、玫母三人姓名。出于保护自身权益考虑,奚强与程玫及玫母签署了一份购房付款说明,载明房屋总价50万元,玫父、玫母出资35万元,奚强、程玫出资15万元。   丈人私下再次购买房产   2006年,玫父有了以房养老的想法,遂将长期未住的老房子出卖,将所得房款加上老夫妻俩的日常积蓄一共90万元,委托女儿程玫办理购房事宜。   程玫决定购买花园小区的一套三居室。但在办理房屋产权证过程中,程玫心想,反正父母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这套房子迟早也是自己的,现在把自己的名字登记为产权人,以后也可以少付一笔过户费。因此,程玫在未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自己与父亲同时登记为房屋权利人。   当玫父拿回房产证时,发现女儿没有与自己协商,竟然就将自己的名字登记在产证上,加上之前购买临江小区房屋时出具付款说明的心结,玫父难免生气。   但程玫解释说,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不愿他们过于劳累,而花园小区的房子离自家房子比较近,添上自己的名字也是为了便于帮助父母把房子进行出租和进行其他的日常管理。鉴于女儿与女婿以往的表现,玫父还是坚持要程玫签一份书面证明,说明购买花园小区房产的资金全部都是由玫父出资的,约定产权人归玫父所有。   感情变质引起的多重诉讼   程玫与奚强均在之前的婚姻中育有一女,奚强离婚后女儿判给了前妻,他每个月支付500元生活费。程玫的女儿跟随程玫生活,她对自己的女儿百般疼爱,为女儿的生活、学习花费了家中大部分积蓄。   在奚强女儿18周岁时,程玫要求奚强不再支付其女儿的生活费。因为家中财政大权是由程玫掌管,奚强不惜低声下气地请求程玫支付女儿生活费到她大学毕业、能真正自力更生为止。但程玫坚决拒绝,二人为此争吵不断。奚强激怒之下提出离婚。   程玫担心丈夫若真的要求离婚,那么首先得守住自己的财产。这时她想到了登记在自己与父亲名下花园小区的房屋,该套房屋是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购得的,程玫明白该房屋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为了“保全”这套房屋,程玫与父亲商量之后,决定由父亲向法院起诉程玫,要求确定玫父是房屋的唯一所有人。   原为保护自己反被起诉   在离婚之诉后,奚强才知晓玫父与程玫之间关于花园小区房屋的确权之诉。虽然之后玫父撤诉了,但奚强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他认为程玫肯定瞒着自己把他交给程的工资用于购置房产。为此, 2008年8月,奚强以妻子程玫和玫父为被告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自己为花园小区房屋的共有人。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房屋的取得虽在原告与被告程玫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但因该房屋系由被告玫父出资购买,产权登记在出资者自己及其子女名下,从社会常理出发,法院认定为是被告玫父明确向自己子女一方即被告程玫的赠与,该房屋中被告程玫的份额系归其个人所有。综上,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奚强的诉讼请求。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