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軍事 >> 扁鵲見蔡桓公的原文翻譯和解詞?

扁鵲見蔡桓公的原文翻譯和解詞?

2009-11-08 09:04:32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編輯本段]原文扁鵲見蔡桓(huán)公,立有間(jiàn)。扁鵲曰:「君有疾在腠(còu)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hào)治不病以爲功。」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yìng)。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xúan)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tàng〕熨(wèi)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jì)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矣。」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suì)死。[編輯本段]注譯:1.扁鵲(biǎnquè):姓秦,名越人,戰國時鄚(mò)地人,醫術高明。所以人們就用傳說

  中的上古神醫扁鵲的名字來稱呼他。

  2.蔡桓(huán)公:實指齊桓公田午(前400年—前357年,44歲),田氏代齊以後的第三位齊國國君,谥號爲「齊桓公」,因與「春秋五霸」之一的姜姓齊國的齊桓公小白相同,故史稱「田齊桓公」或「齊桓公午」。因爲當時蔡國已亡,而齊國都上蔡,故說蔡桓公。(齊國都城是臨淄,田氏代齊之後也不曾遷都,何來「齊國都上蔡」一說,難道此上蔡非彼上蔡?)

  3.有間(jiàn)——一會兒。

  4.疾——古時『疾』與『病』的意思有區別。疾,小病、輕病;病,重病。

  5腠(còu)理:皮膚的紋理。

  6.寡人——古代國君的自稱。這個詞的用法比「孤」複雜些。君王自稱。春秋戰國時,諸侯王稱寡人。

  7.好(hào)——喜歡。

  8.居十日——呆了十天。居——停,過。

  9.益——更加。

  10.還(xuán)走——轉身就走。還(xuán)——通「旋」,回轉。走——小步快跑。

  11.故——特意。

  12.湯(tàng)熨(wèi)——用熱水敷燙皮膚。湯,同「燙」,用熱水焐(wù)。熨,用藥物熱敷。

  13.針石——金屬針和石針。指針灸(jiǔ)。

  14.火齊(jì)——火齊湯,一種清火、治腸胃病的湯藥。齊,同「劑」。

  15.司命之所屬——司命神所掌管的事。司命,傳說掌管生死的神。屬,管,掌握。

  16.奈何——怎麽辦、怎麽樣。

  17.臣是以無請也——我因此不再詢問(他的病情)了。無請,不再請求,意思是不再說話。

  18.索——尋找。

  19.遂——于是、就。

  20.及——達到。

  21.是以——以是,因此。

  22.應——理睬。

  23.恐——恐怕,擔心。

  24.疾和病——在此,「疾"是指小病,而"病"是大病,所以在此「疾」「病」不相同

  25.功——本領。

  26.肌膚——肌肉和皮膚。

  27.使——讓[編輯本段]小結:以時間爲序,寫扁鵲與蔡桓公的四次見面,又傳神地再現兩人見面時不同的神態、語言和性格,突出扁鵲慧眼識病,盡職盡責,敢于直言,機智避禍,和桓公的驕橫自信、諱疾忌醫。結尾,扁鵲不得不逃亡,暗示了專制君主統治下的殘暴。文中深刻揭示了及時醫過,防微杜漸的道理,頗能引人深思。[編輯本段]譯文扁鵲觐見蔡桓公,站著(看了)一會兒,說道:「您的皮膚紋理間有點小病,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離開後,桓侯(對左右的人)說:「醫生喜歡給沒病(的人)治「病」,以此顯示自己的本領。」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肌肉和肌膚之間,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腸胃,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還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再觐見時)遠遠看了桓侯一眼,轉身就跑。桓侯特意派人去問他(爲什麽跑),扁鵲說:「皮膚紋理間的病,用熱水焐,可以治好;肌肉和肌膚之間的病,可以用針灸治好;腸胃的病,可以用火劑湯治好;骨髓裏的病,那是司命神的事情了,(醫生)是沒有辦法的。桓侯的病現在已到了骨髓,因此我就不再請求給他治病了。」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去尋找扁鵲,扁鵲到秦國去了。桓侯就死了。

  譯文或注釋:

  扁鵲進見蔡桓公,在桓公面前站著看了一會兒,扁鵲說:「您有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退出以後,桓侯說:「醫生喜歡給沒有病的人治病,把治好『病』作爲自己的功勞!」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了,不及時醫治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不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腸胃裏了,不及時治療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沒有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在進見時遠遠看見桓侯就轉身跑了。桓侯特意派人問扁鵲爲什麽轉身就跑,扁鵲說:「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是湯熨的力量能達到部位;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是針灸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腸胃裏,是火劑湯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骨髓裏,那是司命管轄的部位,醫藥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病在骨髓裏面,我因此不問了。」又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尋找扁鵲,扁鵲已經逃到秦國了。桓侯就病死了。[編輯本段]原文扁鵲見蔡桓(huán)公,立有間(jiàn)。扁鵲曰:「君有疾在腠(còu)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hào)治不病以爲功。」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yìng)。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xúan)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tàng〕熨(wèi)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jì)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矣。」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suì)死。[編輯本段]注譯:1.扁鵲(biǎnquè):姓秦,名越人,戰國時鄚(mò)地人,醫術高明。所以人們就用傳說

  中的上古神醫扁鵲的名字來稱呼他。

  2.蔡桓(huán)公:實指齊桓公田午(前400年—前357年,44歲),田氏代齊以後的第三位齊國國君,谥號爲「齊桓公」,因與「春秋五霸」之一的姜姓齊國的齊桓公小白相同,故史稱「田齊桓公」或「齊桓公午」。因爲當時蔡國已亡,而齊國都上蔡,故說蔡桓公。(齊國都城是臨淄,田氏代齊之後也不曾遷都,何來「齊國都上蔡」一說,難道此上蔡非彼上蔡?)

  3.有間(jiàn)——一會兒。

  4.疾——古時『疾』與『病』的意思有區別。疾,小病、輕病;病,重病。

  5腠(còu)理:皮膚的紋理。

  6.寡人——古代國君的自稱。這個詞的用法比「孤」複雜些。君王自稱。春秋戰國時,諸侯王稱寡人。

  7.好(hào)——喜歡。

  8.居十日——呆了十天。居——停,過。

  9.益——更加。

  10.還(xuán)走——轉身就走。還(xuán)——通「旋」,回轉。走——小步快跑。

  11.故——特意。

  12.湯(tàng)熨(wèi)——用熱水敷燙皮膚。湯,同「燙」,用熱水焐(wù)。熨,用藥物熱敷。

  13.針石——金屬針和石針。指針灸(jiǔ)。

  14.火齊(jì)——火齊湯,一種清火、治腸胃病的湯藥。齊,同「劑」。

  15.司命之所屬——司命神所掌管的事。司命,傳說掌管生死的神。屬,管,掌握。

  16.奈何——怎麽辦、怎麽樣。

  17.臣是以無請也——我因此不再詢問(他的病情)了。無請,不再請求,意思是不再說話。

  18.索——尋找。

  19.遂——于是、就。

  20.及——達到。

  21.是以——以是,因此。

  22.應——理睬。

  23.恐——恐怕,擔心。

  24.疾和病——在此,「疾"是指小病,而"病"是大病,所以在此「疾」「病」不相同

  25.功——本領。

  26.肌膚——肌肉和皮膚。

  27.使——讓[編輯本段]小結:以時間爲序,寫扁鵲與蔡桓公的四次見面,又傳神地再現兩人見面時不同的神態、語言和性格,突出扁鵲慧眼識病,盡職盡責,敢于直言,機智避禍,和桓公的驕橫自信、諱疾忌醫。結尾,扁鵲不得不逃亡,暗示了專制君主統治下的殘暴。文中深刻揭示了及時醫過,防微杜漸的道理,頗能引人深思。[編輯本段]譯文扁鵲觐見蔡桓公,站著(看了)一會兒,說道:「您的皮膚紋理間有點小病,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離開後,桓侯(對左右的人)說:「醫生喜歡給沒病(的人)治「病」,以此顯示自己的本領。」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肌肉和肌膚之間,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腸胃,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還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再觐見時)遠遠看了桓侯一眼,轉身就跑。桓侯特意派人去問他(爲什麽跑),扁鵲說:「皮膚紋理間的病,用熱水焐,可以治好;肌肉和肌膚之間的病,可以用針灸治好;腸胃的病,可以用火劑湯治好;骨髓裏的病,那是司命神的事情了,(醫生)是沒有辦法的。桓侯的病現在已到了骨髓,因此我就不再請求給他治病了。」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去尋找扁鵲,扁鵲到秦國去了。桓侯就死了。

  譯文或注釋:

  扁鵲進見蔡桓公,在桓公面前站著看了一會兒,扁鵲說:「您有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退出以後,桓侯說:「醫生喜歡給沒有病的人治病,把治好『病』作爲自己的功勞!」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了,不及時醫治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不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腸胃裏了,不及時治療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沒有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在進見時遠遠看見桓侯就轉身跑了。桓侯特意派人問扁鵲爲什麽轉身就跑,扁鵲說:「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是湯熨的力量能達到部位;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是針灸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腸胃裏,是火劑湯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骨髓裏,那是司命管轄的部位,醫藥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病在骨髓裏面,我因此不問了。」又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尋找扁鵲,扁鵲已經逃到秦國了。桓侯就病死了。
 
 
上一篇《扁鵲的身世》
下一篇《簡述《莊子》散文的思想內容及藝術特色?》
 
 
 
 
 
 
 
 
猜妳喜歡
 
[編輯本段]原文扁鵲見蔡桓(huán)公,立有間(jiàn)。扁鵲曰:「君有疾在腠(còu)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hào)治不病以爲功。」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yìng)。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xúan)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tàng〕熨(wèi)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jì)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矣。」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suì)死。[編輯本段]注譯:1.扁鵲(biǎnquè):姓秦,名越人,戰國時鄚(mò)地人,醫術高明。所以人們就用傳說 中的上古神醫扁鵲的名字來稱呼他。 2.蔡桓(huán)公:實指齊桓公田午(前400年—前357年,44歲),田氏代齊以後的第三位齊國國君,谥號爲「齊桓公」,因與「春秋五霸」之一的姜姓齊國的齊桓公小白相同,故史稱「田齊桓公」或「齊桓公午」。因爲當時蔡國已亡,而齊國都上蔡,故說蔡桓公。(齊國都城是臨淄,田氏代齊之後也不曾遷都,何來「齊國都上蔡」一說,難道此上蔡非彼上蔡?) 3.有間(jiàn)——一會兒。 4.疾——古時『疾』與『病』的意思有區別。疾,小病、輕病;病,重病。 5腠(còu)理:皮膚的紋理。 6.寡人——古代國君的自稱。這個詞的用法比「孤」複雜些。君王自稱。春秋戰國時,諸侯王稱寡人。 7.好(hào)——喜歡。 8.居十日——呆了十天。居——停,過。 9.益——更加。 10.還(xuán)走——轉身就走。還(xuán)——通「旋」,回轉。走——小步快跑。 11.故——特意。 12.湯(tàng)熨(wèi)——用熱水敷燙皮膚。湯,同「燙」,用熱水焐(wù)。熨,用藥物熱敷。 13.針石——金屬針和石針。指針灸(jiǔ)。 14.火齊(jì)——火齊湯,一種清火、治腸胃病的湯藥。齊,同「劑」。 15.司命之所屬——司命神所掌管的事。司命,傳說掌管生死的神。屬,管,掌握。 16.奈何——怎麽辦、怎麽樣。 17.臣是以無請也——我因此不再詢問(他的病情)了。無請,不再請求,意思是不再說話。 18.索——尋找。 19.遂——于是、就。 20.及——達到。 21.是以——以是,因此。 22.應——理睬。 23.恐——恐怕,擔心。 24.疾和病——在此,「疾"是指小病,而"病"是大病,所以在此「疾」「病」不相同 25.功——本領。 26.肌膚——肌肉和皮膚。 27.使——讓[編輯本段]小結:以時間爲序,寫扁鵲與蔡桓公的四次見面,又傳神地再現兩人見面時不同的神態、語言和性格,突出扁鵲慧眼識病,盡職盡責,敢于直言,機智避禍,和桓公的驕橫自信、諱疾忌醫。結尾,扁鵲不得不逃亡,暗示了專制君主統治下的殘暴。文中深刻揭示了及時醫過,防微杜漸的道理,頗能引人深思。[編輯本段]譯文扁鵲觐見蔡桓公,站著(看了)一會兒,說道:「您的皮膚紋理間有點小病,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離開後,桓侯(對左右的人)說:「醫生喜歡給沒病(的人)治「病」,以此顯示自己的本領。」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肌肉和肌膚之間,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腸胃,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還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再觐見時)遠遠看了桓侯一眼,轉身就跑。桓侯特意派人去問他(爲什麽跑),扁鵲說:「皮膚紋理間的病,用熱水焐,可以治好;肌肉和肌膚之間的病,可以用針灸治好;腸胃的病,可以用火劑湯治好;骨髓裏的病,那是司命神的事情了,(醫生)是沒有辦法的。桓侯的病現在已到了骨髓,因此我就不再請求給他治病了。」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去尋找扁鵲,扁鵲到秦國去了。桓侯就死了。 譯文或注釋: 扁鵲進見蔡桓公,在桓公面前站著看了一會兒,扁鵲說:「您有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退出以後,桓侯說:「醫生喜歡給沒有病的人治病,把治好『病』作爲自己的功勞!」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了,不及時醫治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不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腸胃裏了,不及時治療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沒有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在進見時遠遠看見桓侯就轉身跑了。桓侯特意派人問扁鵲爲什麽轉身就跑,扁鵲說:「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是湯熨的力量能達到部位;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是針灸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腸胃裏,是火劑湯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骨髓裏,那是司命管轄的部位,醫藥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病在骨髓裏面,我因此不問了。」又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尋找扁鵲,扁鵲已經逃到秦國了。桓侯就病死了。[編輯本段]原文扁鵲見蔡桓(huán)公,立有間(jiàn)。扁鵲曰:「君有疾在腠(còu)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hào)治不病以爲功。」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yìng)。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複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xúan)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tàng〕熨(wèi)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jì)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矣。」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suì)死。[編輯本段]注譯:1.扁鵲(biǎnquè):姓秦,名越人,戰國時鄚(mò)地人,醫術高明。所以人們就用傳說 中的上古神醫扁鵲的名字來稱呼他。 2.蔡桓(huán)公:實指齊桓公田午(前400年—前357年,44歲),田氏代齊以後的第三位齊國國君,谥號爲「齊桓公」,因與「春秋五霸」之一的姜姓齊國的齊桓公小白相同,故史稱「田齊桓公」或「齊桓公午」。因爲當時蔡國已亡,而齊國都上蔡,故說蔡桓公。(齊國都城是臨淄,田氏代齊之後也不曾遷都,何來「齊國都上蔡」一說,難道此上蔡非彼上蔡?) 3.有間(jiàn)——一會兒。 4.疾——古時『疾』與『病』的意思有區別。疾,小病、輕病;病,重病。 5腠(còu)理:皮膚的紋理。 6.寡人——古代國君的自稱。這個詞的用法比「孤」複雜些。君王自稱。春秋戰國時,諸侯王稱寡人。 7.好(hào)——喜歡。 8.居十日——呆了十天。居——停,過。 9.益——更加。 10.還(xuán)走——轉身就走。還(xuán)——通「旋」,回轉。走——小步快跑。 11.故——特意。 12.湯(tàng)熨(wèi)——用熱水敷燙皮膚。湯,同「燙」,用熱水焐(wù)。熨,用藥物熱敷。 13.針石——金屬針和石針。指針灸(jiǔ)。 14.火齊(jì)——火齊湯,一種清火、治腸胃病的湯藥。齊,同「劑」。 15.司命之所屬——司命神所掌管的事。司命,傳說掌管生死的神。屬,管,掌握。 16.奈何——怎麽辦、怎麽樣。 17.臣是以無請也——我因此不再詢問(他的病情)了。無請,不再請求,意思是不再說話。 18.索——尋找。 19.遂——于是、就。 20.及——達到。 21.是以——以是,因此。 22.應——理睬。 23.恐——恐怕,擔心。 24.疾和病——在此,「疾"是指小病,而"病"是大病,所以在此「疾」「病」不相同 25.功——本領。 26.肌膚——肌肉和皮膚。 27.使——讓[編輯本段]小結:以時間爲序,寫扁鵲與蔡桓公的四次見面,又傳神地再現兩人見面時不同的神態、語言和性格,突出扁鵲慧眼識病,盡職盡責,敢于直言,機智避禍,和桓公的驕橫自信、諱疾忌醫。結尾,扁鵲不得不逃亡,暗示了專制君主統治下的殘暴。文中深刻揭示了及時醫過,防微杜漸的道理,頗能引人深思。[編輯本段]譯文扁鵲觐見蔡桓公,站著(看了)一會兒,說道:「您的皮膚紋理間有點小病,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離開後,桓侯(對左右的人)說:「醫生喜歡給沒病(的人)治「病」,以此顯示自己的本領。」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肌肉和肌膚之間,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過了十天,扁鵲又觐見,他(對桓侯)說:「您的病已到了腸胃,再不醫治,會更加嚴重的。」桓侯還是不理睬。扁鵲(只好)走了,桓侯又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再觐見時)遠遠看了桓侯一眼,轉身就跑。桓侯特意派人去問他(爲什麽跑),扁鵲說:「皮膚紋理間的病,用熱水焐,可以治好;肌肉和肌膚之間的病,可以用針灸治好;腸胃的病,可以用火劑湯治好;骨髓裏的病,那是司命神的事情了,(醫生)是沒有辦法的。桓侯的病現在已到了骨髓,因此我就不再請求給他治病了。」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去尋找扁鵲,扁鵲到秦國去了。桓侯就死了。 譯文或注釋: 扁鵲進見蔡桓公,在桓公面前站著看了一會兒,扁鵲說:「您有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不醫治恐怕要加重。」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退出以後,桓侯說:「醫生喜歡給沒有病的人治病,把治好『病』作爲自己的功勞!」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了,不及時醫治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不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又進見桓侯,說:「您的病在腸胃裏了,不及時治療將要更加嚴重。」桓侯又沒有理睬。扁鵲退出後,桓侯又不高興。又過了十天,扁鵲在進見時遠遠看見桓侯就轉身跑了。桓侯特意派人問扁鵲爲什麽轉身就跑,扁鵲說:「小病在皮膚的紋理中,是湯熨的力量能達到部位;病在肌肉和皮膚裏面,是針灸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腸胃裏,是火劑湯的力量能達到的部位;病在骨髓裏,那是司命管轄的部位,醫藥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病在骨髓裏面,我因此不問了。」又過了五天,桓侯身體疼痛,派人尋找扁鵲,扁鵲已經逃到秦國了。桓侯就病死了。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清秀模特身姿動人
非常可愛的清純美眉
白皙動人的女生
超級可愛的小白兔
川滇行之那山、那水~~~
雪兒!如期而至
卡片也瘋狂---上海
上海辰山國家植物園-松江
 
>>返回首頁<<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