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盛京十寶與晚清禦寶(圖)

2009-11-18 13:06:33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盛京十寶與晚清禦寶(圖)


盛京十寶與晚清禦寶(圖)


  努爾哈赤的禦玺

盛京十寶與晚清禦寶(圖)


  乾隆厘定25寶之後,剩下的14方禦寶中,有4方乾隆認爲「于義未當」,就是不太合適,應放在別的宮殿作爲一般寶玺收貯,其余10顆或者屬于寶文重複,或者屬于清初諸帝使用過,曾經在曆史上發揮了很大作用。乾隆認爲這些過去的禦寶既不同于現在的25寶,也不同于一般的珍玩古器,對它們的處理牽涉到繼承與發展的原則問題,必須慎重。

  盛京(今遼甯沈陽)原本是清朝入關前的國都,是滿族國家的發祥地。在那裏仍珍藏著清前期諸帝的禦用之物以及列祖實錄等重要史料,清朝皇帝所謂的東巡就是由北京回到這裏舉行祭祀活動,是清帝接受傳統教育、增強民族自尊心的基地,將前代諸帝使用的物品陳列在這裏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基于這種認識,乾隆帝決定將其余的十寶送到盛京皇宮中珍藏,這就是「盛京十寶」。這10方禦寶有:碧玉質「大清受命之寶」,蹲龍鈕,方四寸八分,厚一寸九分,鈕高二寸四分;青玉質「皇帝之寶」,交龍鈕,方四寸八分,厚一寸九分,鈕高二寸七分;碧玉質「皇帝之寶」,盤龍鈕,方五寸,厚一寸八分,鈕高三寸;檀香木質「皇帝之寶」,素鈕,方三寸八分,厚六分,鈕高五分;金質「奉天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九分,鈕高二寸;金質「天子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九分,鈕高二寸;碧玉質「奉天法祖親賢愛民」,交龍鈕,方四寸九分,厚一寸五分,鈕高二寸;青玉質「丹符出驗四方」,交龍鈕,方四寸七分,厚二寸,鈕高二寸二分;青玉質「敕命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一寸八分,鈕高二寸五分;金質「廣運之寶」,交龍鈕,方二寸四分,厚八分,鈕高一寸五分。

  這10方禦寶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入藏盛京皇宮鳳凰樓,此後乾隆又對盛京十寶作過一次調整,將「丹符出驗四方」撤出,而將「制诰之寶」補入。但實際上,進入盛京十寶之列的「制诰之寶」並非是皇太極時所得到的元傳國玺的原件,而是一件仿制品。史書上說此寶爲青玉質,方四寸七分,厚二寸,交龍鈕高二寸二分。無論大小、印文篆法都與前面提到的崇德元年(1636年)封莊妃冊文所钤蓋的「制诰之寶」迥然不同。至于乾隆爲什麽從原10寶中撤去「丹符出驗四方」換入「制诰之寶」,又爲什麽用仿造的元傳國玺替代真正的元傳國玺,至今還不得而知。

  盛京鳳凰樓十寶于光緒初年移至敬典閣保存,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俄國出兵東北,盛京告急。「十寶」連同其它藏品被送至熱河避暑山莊收藏。民國初北平成立古物陳列所,遷收奉天、熱河兩地的文物,「十寶」亦從熱河送至北平。除佚失者外,「十寶」的其余部分現仍存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爲清代國寶的重要組成部分。

  光緒末年到宣統年間,實行新政和立憲成爲國家政局中至關重要的大事。爲了挽救清朝之頹勢,自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始,清政府陸續推行了以改革軍制、整饬吏治、獎勵實業、興辦教育爲主要內容的「新政」。在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清政府接受立憲派建議准備實行君主立憲制度,並于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頒布《欽定憲法大綱》,明定以9年爲立憲的預備期限。《欽定憲法大綱》規定:「大清皇帝統治大清帝國,萬世一系,永永尊戴。」在以後的宣統三年中,圍繞著君主立憲體制進行了一系列制度的轉化,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國寶制度的改革。在故宮藏品中,有4方檀香木交龍鈕寶玺,寶文分別是「大清帝國之玺」、「大清皇帝之玺」、「大清帝國皇帝之玺」和「大清國寶」,全是漢文篆書,制作的年代應當在光緒末宣統初年,應該钤用于新政或立憲後向中外頒發的文書上,但迄今爲止還未發現钤用以上諸寶的文件。也可能是預先制作,還沒有來得及使用,預備立憲便宣告破産,這些禦寶也就束之高閣了。在這裏也可以將它列入清代國寶的範圍。
 
[url=/junshi/detail_5862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326546270616.jpg[/img][/url] [url=/junshi/detail_5862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326546270790.jpg[/img][/url] 努爾哈赤的禦玺 [url=/junshi/detail_5862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326546270898.jpg[/img][/url] 乾隆厘定25寶之後,剩下的14方禦寶中,有4方乾隆認爲「于義未當」,就是不太合適,應放在別的宮殿作爲一般寶玺收貯,其余10顆或者屬于寶文重複,或者屬于清初諸帝使用過,曾經在曆史上發揮了很大作用。乾隆認爲這些過去的禦寶既不同于現在的25寶,也不同于一般的珍玩古器,對它們的處理牽涉到繼承與發展的原則問題,必須慎重。   盛京(今遼甯沈陽)原本是清朝入關前的國都,是滿族國家的發祥地。在那裏仍珍藏著清前期諸帝的禦用之物以及列祖實錄等重要史料,清朝皇帝所謂的東巡就是由北京回到這裏舉行祭祀活動,是清帝接受傳統教育、增強民族自尊心的基地,將前代諸帝使用的物品陳列在這裏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基于這種認識,乾隆帝決定將其余的十寶送到盛京皇宮中珍藏,這就是「盛京十寶」。這10方禦寶有:碧玉質「大清受命之寶」,蹲龍鈕,方四寸八分,厚一寸九分,鈕高二寸四分;青玉質「皇帝之寶」,交龍鈕,方四寸八分,厚一寸九分,鈕高二寸七分;碧玉質「皇帝之寶」,盤龍鈕,方五寸,厚一寸八分,鈕高三寸;檀香木質「皇帝之寶」,素鈕,方三寸八分,厚六分,鈕高五分;金質「奉天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九分,鈕高二寸;金質「天子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九分,鈕高二寸;碧玉質「奉天法祖親賢愛民」,交龍鈕,方四寸九分,厚一寸五分,鈕高二寸;青玉質「丹符出驗四方」,交龍鈕,方四寸七分,厚二寸,鈕高二寸二分;青玉質「敕命之寶」,交龍鈕,方三寸七分,厚一寸八分,鈕高二寸五分;金質「廣運之寶」,交龍鈕,方二寸四分,厚八分,鈕高一寸五分。   這10方禦寶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入藏盛京皇宮鳳凰樓,此後乾隆又對盛京十寶作過一次調整,將「丹符出驗四方」撤出,而將「制诰之寶」補入。但實際上,進入盛京十寶之列的「制诰之寶」並非是皇太極時所得到的元傳國玺的原件,而是一件仿制品。史書上說此寶爲青玉質,方四寸七分,厚二寸,交龍鈕高二寸二分。無論大小、印文篆法都與前面提到的崇德元年(1636年)封莊妃冊文所钤蓋的「制诰之寶」迥然不同。至于乾隆爲什麽從原10寶中撤去「丹符出驗四方」換入「制诰之寶」,又爲什麽用仿造的元傳國玺替代真正的元傳國玺,至今還不得而知。   盛京鳳凰樓十寶于光緒初年移至敬典閣保存,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俄國出兵東北,盛京告急。「十寶」連同其它藏品被送至熱河避暑山莊收藏。民國初北平成立古物陳列所,遷收奉天、熱河兩地的文物,「十寶」亦從熱河送至北平。除佚失者外,「十寶」的其余部分現仍存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爲清代國寶的重要組成部分。   光緒末年到宣統年間,實行新政和立憲成爲國家政局中至關重要的大事。爲了挽救清朝之頹勢,自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始,清政府陸續推行了以改革軍制、整饬吏治、獎勵實業、興辦教育爲主要內容的「新政」。在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清政府接受立憲派建議准備實行君主立憲制度,並于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頒布《欽定憲法大綱》,明定以9年爲立憲的預備期限。《欽定憲法大綱》規定:「大清皇帝統治大清帝國,萬世一系,永永尊戴。」在以後的宣統三年中,圍繞著君主立憲體制進行了一系列制度的轉化,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國寶制度的改革。在故宮藏品中,有4方檀香木交龍鈕寶玺,寶文分別是「大清帝國之玺」、「大清皇帝之玺」、「大清帝國皇帝之玺」和「大清國寶」,全是漢文篆書,制作的年代應當在光緒末宣統初年,應該钤用于新政或立憲後向中外頒發的文書上,但迄今爲止還未發現钤用以上諸寶的文件。也可能是預先制作,還沒有來得及使用,預備立憲便宣告破産,這些禦寶也就束之高閣了。在這裏也可以將它列入清代國寶的範圍。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