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2009-11-08 01:23:1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不久前,媒體報道了人們在太平洋的巴布亞島嶼上,發現了即將被熱帶植物吞噬的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軍人墓地的消息,引起了國人嘩然。中國大陸和台灣爭先表示要把這裏的陣亡將士的英靈和遺骨接回來。

我在印度也看到了三處中國駐印軍的墓地,這些墓地有一處由當地華人在台灣的資助下得到了重新修複。另外兩處新近發現的中國軍人墓地,盡管多年來無人管理,但是並沒有遭到人爲破壞。有一處由印度當地政府進行了修繕,還有一處當地政府也表示要進行修繕。

那麽在緬甸中國抗日將士的墓地的情況到底怎麽樣?有的網友問「他們睡得好嗎?」我這些年來多次前往緬甸各地考察中國遠征軍作戰的情況,對在那裏的我們中國軍人的墓地情況有所了解……

可以說,「他們睡得不好……甚至根本就沒有睡的地方!」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在緬甸的中國抗日將士墓地的現狀 ——美英日在緬甸墓地的情況

(一)戈叔亞

青山處處埋忠骨·在緬甸的中國軍人墓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軍人在海外主要就是在緬甸作戰。中國在緬甸雲南投入的部隊高達50-60萬人。而在緬甸犧牲的中國軍人的精確人數卻很難查到。據遠征軍副總司令杜聿明的估計,在第一次入緬作戰中,中國遠征軍犧牲人數超過6萬,其中有五萬人是在撤退途中非戰鬥死亡的,特別是在供給斷絕、熱帶疾病肆虐、自然條件極端惡劣的野人山中死亡人數最多。

在第二次入緬作戰中,有資料顯示駐印軍新一軍犧牲的人數是2.7萬,新六軍犧牲的人數估計也有1萬至1.5萬之間。這樣,中國軍人在緬甸的犧牲人數就可能接近10萬。

日本人爲他們建立的牌位。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美軍墓地和現狀

資料顯示,美軍曾經爲在密支那作戰陣亡的297名美軍官兵在密支那建立了墓地,而且還有照片。現在這些墓地同樣也蕩然無存!至于這些墓地的舊址具體在密支那的什麽地方,消失的原因是什麽?我不得而知,我詢問的華僑也不了解。

不過這點也得承認,到了密支那我們滿腦子都是中國軍人的墓地!也沒有冷靜下來想別的事情,這不能不說是田野調查一個失誤!美國軍人是我們的戰友,我們在了解我們戰士的墓地的時候,也應該關心一下我們的盟友的墓地。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當年美軍在密支那的墓地

多年以前,我曾經看到一個緬甸的英文網站,這個上面說到了戰後緬甸中央政府曾經拒絕了美國提出來的在密支那重新修建美軍墓地的要求。

據我不全面的了解一些情況,美國政府在對待海外陣亡人員的墓地和英國不大一樣:美國政府在戰後曾經把很多地方在戰爭時期修建的墓地和遺骨遷移到了美國本土,比如在昆明的原飛虎隊的墓地。還有我聽說硫磺島在戰後移交日本方面時,原來有美國陣亡將士墓地。

據美國著名軍事作家詹姆斯·布拉德裏介紹,當時美國政府通知埋在在硫磺島的陣亡官兵的家屬,如果願意將墓地遷移到本土的,由美國政府辦理;不願意遷移的就仍然在原地。在菲律賓克拉克基地現在仍然也有美軍墓地。所以,美軍在密支那的墓地到底是戰後被人搗毀,還是美國人自己遷移的,我不得而知。不過從那個緬甸的英文網站透露美國人戰後曾經希望重新在密支那建立墓地這個被拒絕的要求來看,我估計被搗毀的可能性也有。

中國軍人墓地被搗毀的原因

不僅密支那的中國軍人墓地,而且全緬甸的中國軍人都墓地都慘遭徹底破壞,甚至美國墓地也是困難遭到同樣的命運。至于搗毀我們墓地的原因和時間說法不一,大體上是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一路南下,盤踞在雲南的國民黨軍部分被殲滅,部分2000余人逃往緬甸。後來緬甸政府派出萬人部隊試圖剿滅他們,結果被他們打得大敗,這些孤軍後來成爲了緬甸政府的心腹大患。最後,而無可奈何緬甸人只好拿在緬甸各地的遠征軍的墓地撒氣,他們派人搗毀了墓地。

另外一種說法: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時期,受到極左思潮影響的緬甸華人華僑情緒激昂,和緬甸人發生了沖突導致中緬兩國交惡。這樣緬甸人只好用搗毀中國軍人墓地來報複。

墓地不是一夜之間全部被搗毀的,華僑說搗毀墓地並不一定就是當地權威有意安排的,也存在著緬甸人自發行爲的可能性。

八莫墓地被毀·孫立人仰天長歎

八莫是坐落在緬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畔一座美麗的小鎮。清晨,穿著粉紅色袈裟的尼姑隊伍穿越密霧,順著「孫立人路」、「李鴻路」(以在此作戰的中國新38師的將領的名字命名)沿街化緣,途中要經過仍然散發著臭氣,已經成爲垃圾箱的日軍地堡殘骸。有一座簡陋的咖啡館,人們或坐或躺,一邊喝著廉價的咖啡,一邊看著沒有翻譯的美國警匪大片。每次我都一定要來這裏坐一坐,看一看窗外的湖光山色。當年屍橫遍野的江邊,如今堆滿了准備運往各地的陶罐,漁民兩人扛著一條尾巴拖在地上的大魚。

當年,經過腥風血雨的苦鬥,收複這裏的中國新三十八師,驅趕著日軍俘虜在這裏修建了陣亡將士公墓,然後把戰爭中損壞的雙方的坦克車輛和大炮拉到一個地方堆放,形成了「戰場公墓」。在這個戰車公墓的中心,原來曾經有一輛坦克放在最高處非常醒目!

這兩「公墓」在緬甸的華僑心目中是非常值得驕傲的。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這是當年八莫的「新三十八師墓地」。注意看牌子上寫得非常清楚。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當年驅趕日軍俘虜修建墓地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2000年第一次看到的墓地大門。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今天的八莫新38師墓地的舊址,注意看柵欄仍然是中印油管。

我2000年第一次來到這裏時,墓地已經變成了當地政府的會議廳了。以後我每次都要來看一看,摸一摸,轉達國人對地下英烈的問候。

原來盡管這裏的中國軍人墓地被搗毀額,但是原來用中印油管做建築鋼材的大門仍然還在,這個大門呈「サ」,象征著中華民國的「雙十節」。華僑說,之所以這個「サ」仍然還保留,那是緬甸人不知道其中的奧妙。當時我在悲傷之余仍然有一點慰籍,我們官兵的痕迹總算是沒有徹底消失。

但是這些年我再次去,結果非常失望:這個「サ」大門已經消失了!!!!也不知道緬甸人是爲了重新修繕大門無意破壞的,還是知道了這個大門的含義有意破壞的……

2001年,孫立人將軍的養子揭鈞先生夫婦和我一同到騰沖國殇墓園,這位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教授突然坐在地上痛哭起來。他說,當八莫的墓地被毀的消息傳到台灣被軟禁的孫立人耳朵裏時,將軍坐臥不安,從此一到清明節,將軍在特務的監視下,都要到後山去給這些墓地被搗毀的將士燒紙燒錢,揭鈞先生夫婦說,孫將軍在形容這些在緬甸犧牲的將士時,用的是「孤魂野鬼」這個詞。將軍臨死時,一再囑咐後人要重新修複墓園。將軍說,如果在台灣不行,那就到大陸去修複!

後來,第一軍在到廣州接收日軍投降時,也修建了「新一軍抗戰陣亡將士的公墓」。這個公墓的痕迹現在仍然殘存,海內外不少有識之士仍然在情願希望恢複!!!

唉!無數的網友在呼籲把我們漂流在海外的「孤魂野鬼」的遺骨和靈位請回國,但是,他們在國內也不是說全部都很好。

老兵奮鬥一身·同古墓碑重建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楊伯方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重新修建的紀念碑

2000年12月,當我和央視編導羅巍風塵仆仆地趕到距離緬甸首都仰光以北300多公裏的同古城,當年中國骁勇善戰的第200師在戴安瀾將軍的帶領下,在這裏和勢頭正猛的日軍交戰整整半月,當時國內各大報紙都用通欄標題在頭版頭條報道「東瓜(當時的稱呼)戰鬥」的消息。如今那場戰爭的累累彈痕,仍然遺留在城牆和火車站上。

華人會館的「財神廟」的旁邊,有一座剛剛修複的「中國遠征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重新屹立在了被搗毀的墓地的原址上。雖然這座很不起眼的紀念碑高不過4米,占地也不多幾十平方米。但是很多人相信這是迄今爲止緬甸唯一存在的「中國遠征軍紀念碑」紀念碑,有一位中國華僑老人終日厮守著這座紀念碑,他就是80多歲的楊伯方老人(已故)。

這位參加過第一次入緬作戰,失敗後撤退到了印度的老兵告訴我們,緬甸人搗毀不僅搗毀了「中國遠征軍200師同古會戰紀念碑」,而且把華人學校也「收歸國有」。從1990年代起,他和其他的華人爲了爭取重新恢複這個紀念碑一直進行著不懈的努力,幾乎耗盡了他的所有心血和財物。

西保·中國軍人紀念碑在我的心中

西保位于緬甸中部故都曼德勒附近,1945年3月,新一軍五十師在這裏痛擊日軍。是中國軍隊在緬甸的最後一戰。有一張威震海外的照片就是在這裏拍攝的:一位中國將軍站在被擊毀的日軍坦克上向士兵訓話。2008年3月,我和原第五十師師長的女婿晏偉權先生來到這裏考察,並把這張照片上的日軍坦克的履帶「偷運」回到祖國,作爲日軍失敗的見證,陳列在四川建川抗戰博物館內。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當年,50師師長潘裕昆(中央右)在西保的陣亡將士墓地前。

在緬甸旅遊很方便,到處都是熱情的華僑。路邊小飯館的小夥子段老板聽說我們是來調查戰爭曆史的現代非常激動,馬上帶著我們去拜訪一位老兵李月容。

這位老人兩眼炯炯有神,樣子十分英武,84歲。居住在小鎮城郊,住所簡陋。老人是廣東台山人,父輩很早就來仰光定居。戰爭開始時逃難到雲南,親眼看到惠通橋被炸。後來在大理參加遠征軍的訓練班,以後分配到了雲南的遠征軍第七十一軍。戰爭結束後就定居在這裏,他沒有參加細包的戰鬥,但是一直保存著他記錄的50師在西保的烈士墓地的碑文。盡管墓地也被破壞,但是他說,我心目中的中國軍人紀念碑是永遠不可能被摧毀的。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老兵李月容保存的墓地墓志銘。

華僑張勇生先生帶著我們來到駐印軍第50師墓地的舊址,這個現在在城邊和主要的曼德勒——臘戌公路之間一個醒目的地方。墓地當然是徹底消失,現在這裏成爲了一個公園。

晏先生和張先生拿著多年墓地落成的照片在這裏留影。

果敢·唯一幸存的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

許多中國學者和當地華僑都認爲,在緬甸全境所有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公墓和紀念碑都遭到了徹底搗毀,無一幸免。但是,我在緬甸一個叫做果敢的地方,卻看到了一尊沒有遭到破壞的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

果敢在緬甸是一個極爲特殊神奇的地方,原來這裏是中國的領土,逃亡緬甸曼德勒的南明小皇帝朱由榔被吳三桂殺害後,他的殘兵敗將隱姓埋名逃到這裏定居。1897年,這裏被英緬政府侵占,但是仍然由販賣鴉片的華人華僑把持著地方政權。日寇鐵蹄踐踏滇緬,緬人泰人認賊爲父,唯有果人(果敢的華人自稱「果人)桀骜不馴,「坐把」(土司)楊文炳追隨中國遠征軍抗擊日寇,他率領「中國遠征軍第20集團軍果敢自衛隊」,人員千余,于敵作戰上百次,陣亡150多人。

果敢紀念碑細部

如今,果敢是緬甸撣邦的「第一特區」,華人華僑仍然居多,所以緬甸人不敢破壞墓地。在果敢偏僻的黃泥塘,一座紀念碑仍然屹立在鴉片地裏,經受60多年的風風雨雨而沒有坍塌。碑上的「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醒目赫然,落款是「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部、盟軍東南亞總司令部直屬果敢第一支隊」。紀念碑底座的大理石上,仍然镌刻著作戰的經過和陣亡官兵的英名。這些犧牲的人名單中,有許多是「楊老九」、「李三」、「魯六」、「羅老二」、「張小九」、「字小七」等,這是遠離祖國幾代人後,當地華人慣用的名字。數百年來,他們被逐出國門流亡異域蠻荒,爲求得生存嗜血搏殺而沾染一身惡習,但是卻沒有動過忘祖改宗的念頭。

仰光·齊學啓將軍的墓地

齊學啓將軍是新38師的副師長,在第一次入緬作戰師,他在整個遠征軍的最後照顧著傷病員撤退而不幸被俘。後來他被關押在仰光的盟軍戰俘營裏,成爲了整個盟軍靈魂人物,最後被殺害。他的故事廣爲傳播。我在博客也有介紹。

大家知道,在將軍老家的湖南嶽麓山下,有一座將軍的墓地。

齊將軍在緬甸的墓地。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我在密支那的艾元昌先生家裏,看到了齊將軍的墓地。現在仍然在仰光的緬甸國家電視台附近的某地。可惜我去仰光的時候並不知道這裏。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齊學啓被關押的仰光盟軍監獄。

戈叔亞的博客

在第一次入緬作戰中,盡管中國軍隊犧牲人數最多,但是由于那時打了敗仗倉皇出逃,而且官兵大部分都是死難在野人山這樣非常偏遠的地方,當時中國人根本沒有條件爲犧牲的人員修建墓地。

後來駐印軍在反攻緬北時,曾經有收屍隊專門收集這些難友和印度難民的屍骨的記載,至于是否爲他們建立墓地,由于我還沒有深入到胡康谷底,所以不了解。不過我設想當時在某些地方爲他們建立墓地的可能性是有的。而在第二次入緬作戰中,中國駐印軍一路高歌猛進掃蕩日軍,駐印軍在作戰沿途都修建了墓地,其中最大的是在作戰最激烈的緬北重鎮密支那和八莫。但是,無論是第一次撤退野人山還是反攻是在密支那以北建立的墓地的情況,我不了解。

但是據我所知,戰後收複失地後,中國人至少在第200師作戰最爲激烈的同古修建了紀念碑。

密支那中國軍人墓地現狀

從2002年開始,我先後四次前往密支那考察抗戰的作戰曆史。

密支那是緬甸第三大城市,這座曾經英國殖民者洋樓密布、充滿浪漫情調的城市被戰火易爲平地。爲了防止日軍狙擊手的藏匿,盟軍炸平了市中心所有齊腰高的殘垣斷壁甚至是每一根電線杆和大樹。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的密支那仍然沒有高大建築,街道兩邊茂密的闊葉樹像大型的遮陽傘將這座城市淹沒,四周是廣袤的原始森林。當年美軍「GMC」卡車和「Willys」吉普車仍然在四處奔跑;戰鬥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車站仍然保持著原來的風貌;戰後日本人修建的「慰靈碑」、「慰靈塔」隨處可見,城郊有「日本人墓地」,城北江邊日軍最後被消滅的所謂「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建造了「慰靈牌位」和一尊巨大的睡佛廟宇。而中國遠征軍和美軍墓地卻蕩然無存……

艾元昌·我親眼看著緬甸人搗毀我們的墓地

調查密支那原中國軍人墓地可說是一波三折。由于受到文革中緬兩國交惡的影響,當地的華人華僑在我們前期考察時,並不敢公開和我們介紹墓地被毀的情況,更不敢帶著我們實地考察。我聽說他們冒著坐牢的危險保存和記錄遠征軍作戰的資料,有的以供奉祖宗牌位爲掩護,偷偷在自己的家供奉遠征軍的靈位。隨著近年來中國和平外交的成功和威信的提高,華僑談論墓地才慢慢公開。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50師墓地原貌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50師墓地現狀。

第50師墓地舊址·城南密支那第二小學

2004年2月,在我的一再請求下,居住在密支那南郊的的中國老兵李廣钿的兒子才帶著我來到距離他家近在咫尺的密支那第二小學門口。旁邊是一條高出周邊幾公尺的一條西北-東南走向的公路,當地老百姓叫做「高埂」。後來根據這個線索我確定這裏是第五十師的墓地。華僑張崇武先生(已經病故)曾經偷偷告訴我,童子軍時代,老師常常帶著他們到遠征軍紀念公墓掃墓。他對公墓的記憶還很清楚,陣亡將士的墓碑都是木片,上面用毛筆寫著士兵的名字。公墓紀念堂的大字是:

「大中華民國駐印軍第50師陣亡將士紀念碑」(師長潘裕昆書)

壯氣冠河山,青史長留忠勇迹;

英魂昭日月,黃土難埋敵忾心。

「我是親眼看著緬甸人在這裏搗毀我們的墓地的!」

當地華僑艾元昌說到這裏已經泣不成聲了。他說那天他剛好路過這裏,看到許多和尚以及年輕人用鋤頭鐵鍬瘋狂地砸碎石碑,把遺骨挖出來亂扔……

他帶著我和原50師師長潘裕昆將軍的女婿、香港居民晏偉權先生多次專門來此祭奠。有一次在此吊唁時,女校長把我們請到了辦公室,她說過去他們在此建立學校時,曾經挖到了無數的屍骨……她要我們第二天去專門采訪這裏的一位華僑老師。那天是晏先生去采訪我,我去了其他地方。回來後晏先生說,情況和校長說得差不多。

第14師墓地舊址·車站南·這裏常常「鬧鬼」

艾先生還帶著我和晏先生來到密支那火車站南面一處普通的居民住宅和西北郊的華人墓地附近的密支那第二中學,這裏原來分別是中國駐印軍第14師和第30師的陣亡將士公墓舊址。經過和當年作戰的地圖比對研究,我們發現在密支那作戰的中國三個墓地都是建立在這三個師作戰的主要地點。現在墓地都消失了,當年的墓地的大致情況也沒有留下任何記錄。

作戰資料顯示:密支那南郊有一條東南大馬路,也叫「第一條橫馬路」。由于這條公路是用碎石鋪砌並且其路基高出周圍環境約15 英尺,這對日軍防守極其有利,因爲附近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自然地形屏障來躲避來自日軍防線的射擊,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高埂」。當年第50師150團在這個「馬路」的東面,第14師的第42團在西面向北面的市區進攻,兩個部隊在這裏由于地形極爲不利,犧牲了許多官兵。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普通人家(14師墓地舊址)。

我第一次在密支那就聽說,緬甸人在蕩平的中國第14師墓地的上面修建了房屋,但是由于這裏常常「鬧鬼」,使得房主一戶克欽族人惶惶不可終日,最後只好把房子賣給了一戶不知情的撣族人家。現在我終于來到了這裏,看到了這戶占據著我們英魂的緬甸人家……

第30師墓地·城北密支那第二中學

而30師則在西北配合美軍一起向南進攻。由于密支那地形平坦,日軍防禦陣地早已構築,所以對沒有遮蔽物的進攻一方極爲不利。其中150團在進攻火車站、42團在火車站南面的「第一條橫馬路」、美軍第209工兵營在西大坡分別遭到日軍包圍伏擊,各個部隊的幾個連隊幾乎都是有去無回。經過84天的戰鬥,盟軍于1944年8月2日攻占密支那,殲滅日軍2400多人。中國軍隊陣亡983人,美軍陣亡297人。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密支那第二中學(30師墓地舊址)

密支那中國軍人墓地都是建立在該部隊作戰最激烈的地方

中國駐印軍在密支那作戰的三個師的墓地爲什麽分布在密支那三個不同的地方?我和晏先生在考察時慢慢發現了其中的原委。因爲墓地都是建立在這三個師在密支那作戰最激烈的地方!!!

地圖顯示:150團盡管在車站作戰也非常艱苦,而且在這裏犧牲的官兵最多。但是在戰鬥後期重新調整部署後,150團主要是攻打「第一至第十一條橫馬路」,而最困難的就是攻打「第一條橫馬路」,因爲這條馬路的地形稍微高處四周一點,老百姓叫「高埂」。旁邊是「緬人寺」。

第14師進攻也是從高埂開始,向北的車站方向進攻。所以墓地也就在這裏。

第30師88、89團盡管作戰的地區很多,但是最後他們調到了城北和陷入困境的美軍並肩作戰,所以墓地也就在城北。如果按照墓地就建立在激戰最激烈的地方這個原則,我推算,現在消失的美軍墓地原來也應該在城北某處。

密支那日軍墓地和招魂碑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江邊的日本人的招魂碑和臥佛寺。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日本人墓地

戰後日本人在密支那郊區某地建立了一個比較大的日軍陣亡將士的墓地,這個墓地的名字叫做「日本人墓地」。具體在什麽地方我沒有去。另外在城北江邊日本密支那守備隊最後被打死的地方建立了一個巨大的臥佛寺,裏面有一個「招魂碑」,然後在一間小房子裏面還擺放著部分戰死的官兵的靈位。這裏我估計是日本最後的陣地。而在這裏不遠的伊洛瓦底江邊,還有兩個日本軍人的墓碑。

另外,在密支市區重要的十字路口,日本人爲當地建立了一些鍾塔,有的鍾塔上就寫著「招魂塔」。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位于戰鬥最激烈的」八角亭「的日本人的」招魂塔「,塔後就是陳先生的修車行。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注意看」招魂塔「,這是日文中的」漢字「,不是中文。

其中一個「招魂塔」下面住著一位開著修車行的中國華人陳國勝先生,他說日本人在建立這個「招魂塔」的時間大約是1970-1980年代。他們還認爲陳先生家門前的一棵樹「擋住」了他們的「風水」,請人來說情希望陳先生把樹砍掉。我和晏先生經過仔細對照地圖,發現這裏是中國作戰地圖上一個重要的地方「八角亭」!看來日本人建立這些紀念物也是選擇在作戰激烈的地方。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日語翻譯,當地華僑朱秋明先生。

然後陳先生帶著我們去尋找另外一位華人朱秋明先生,由于他年輕是學的時日文,而在密支那僅僅只有他一個人懂日文,所以曆年來日本人在密支那從事和戰爭有關的事情時,都是來找朱先生當翻譯。朱先生說,日本人來建立在密支那的活動還包括多次來尋找遺骨,至少來過三次,叫做「收骨班」。這些活動延續了很長的時間,這些活動都是日本的民間活動,沒有迹象顯示是政府的行爲。

據說有一個日本老兵給當地政府捐獻了10多萬元美金,然後密支那克欽政府就允許他們在克欽邦的任何地方建立紀念性標志。

在密支那江對岸的小沙丘上,日本人爲他們的「密支那守備隊」隊長水上源藏少將修建了「鎮魂碑」,後來被大水沖走。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水上將軍的鎮魂碑,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我們來到這裏時,發現水上的鎮魂碑已經被大水沖走。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被打死的密支那日軍。

悲憤:緬甸中國抗日軍人墓被搗毀日軍招魂塔高聳!

 
不久前,媒體報道了人們在太平洋的巴布亞島嶼上,發現了即將被熱帶植物吞噬的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軍人墓地的消息,引起了國人嘩然。中國大陸和台灣爭先表示要把這裏的陣亡將士的英靈和遺骨接回來。   我在印度也看到了三處中國駐印軍的墓地,這些墓地有一處由當地華人在台灣的資助下得到了重新修複。另外兩處新近發現的中國軍人墓地,盡管多年來無人管理,但是並沒有遭到人爲破壞。有一處由印度當地政府進行了修繕,還有一處當地政府也表示要進行修繕。   那麽在緬甸中國抗日將士的墓地的情況到底怎麽樣?有的網友問「他們睡得好嗎?」我這些年來多次前往緬甸各地考察中國遠征軍作戰的情況,對在那裏的我們中國軍人的墓地情況有所了解……   可以說,「他們睡得不好……甚至根本就沒有睡的地方!」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14596271.jpg[/img][/url]   在緬甸的中國抗日將士墓地的現狀 ——美英日在緬甸墓地的情況   (一)戈叔亞   青山處處埋忠骨·在緬甸的中國軍人墓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軍人在海外主要就是在緬甸作戰。中國在緬甸雲南投入的部隊高達50-60萬人。而在緬甸犧牲的中國軍人的精確人數卻很難查到。據遠征軍副總司令杜聿明的估計,在第一次入緬作戰中,中國遠征軍犧牲人數超過6萬,其中有五萬人是在撤退途中非戰鬥死亡的,特別是在供給斷絕、熱帶疾病肆虐、自然條件極端惡劣的野人山中死亡人數最多。   在第二次入緬作戰中,有資料顯示駐印軍新一軍犧牲的人數是2.7萬,新六軍犧牲的人數估計也有1萬至1.5萬之間。這樣,中國軍人在緬甸的犧牲人數就可能接近10萬。   日本人爲他們建立的牌位。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4947.jpg[/img][/url]   美軍墓地和現狀   資料顯示,美軍曾經爲在密支那作戰陣亡的297名美軍官兵在密支那建立了墓地,而且還有照片。現在這些墓地同樣也蕩然無存!至于這些墓地的舊址具體在密支那的什麽地方,消失的原因是什麽?我不得而知,我詢問的華僑也不了解。   不過這點也得承認,到了密支那我們滿腦子都是中國軍人的墓地!也沒有冷靜下來想別的事情,這不能不說是田野調查一個失誤!美國軍人是我們的戰友,我們在了解我們戰士的墓地的時候,也應該關心一下我們的盟友的墓地。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4984.jpg[/img][/url]   當年美軍在密支那的墓地   多年以前,我曾經看到一個緬甸的英文網站,這個上面說到了戰後緬甸中央政府曾經拒絕了美國提出來的在密支那重新修建美軍墓地的要求。   據我不全面的了解一些情況,美國政府在對待海外陣亡人員的墓地和英國不大一樣:美國政府在戰後曾經把很多地方在戰爭時期修建的墓地和遺骨遷移到了美國本土,比如在昆明的原飛虎隊的墓地。還有我聽說硫磺島在戰後移交日本方面時,原來有美國陣亡將士墓地。   據美國著名軍事作家詹姆斯·布拉德裏介紹,當時美國政府通知埋在在硫磺島的陣亡官兵的家屬,如果願意將墓地遷移到本土的,由美國政府辦理;不願意遷移的就仍然在原地。在菲律賓克拉克基地現在仍然也有美軍墓地。所以,美軍在密支那的墓地到底是戰後被人搗毀,還是美國人自己遷移的,我不得而知。不過從那個緬甸的英文網站透露美國人戰後曾經希望重新在密支那建立墓地這個被拒絕的要求來看,我估計被搗毀的可能性也有。   中國軍人墓地被搗毀的原因   不僅密支那的中國軍人墓地,而且全緬甸的中國軍人都墓地都慘遭徹底破壞,甚至美國墓地也是困難遭到同樣的命運。至于搗毀我們墓地的原因和時間說法不一,大體上是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一路南下,盤踞在雲南的國民黨軍部分被殲滅,部分2000余人逃往緬甸。後來緬甸政府派出萬人部隊試圖剿滅他們,結果被他們打得大敗,這些孤軍後來成爲了緬甸政府的心腹大患。最後,而無可奈何緬甸人只好拿在緬甸各地的遠征軍的墓地撒氣,他們派人搗毀了墓地。   另外一種說法: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時期,受到極左思潮影響的緬甸華人華僑情緒激昂,和緬甸人發生了沖突導致中緬兩國交惡。這樣緬甸人只好用搗毀中國軍人墓地來報複。   墓地不是一夜之間全部被搗毀的,華僑說搗毀墓地並不一定就是當地權威有意安排的,也存在著緬甸人自發行爲的可能性。   八莫墓地被毀·孫立人仰天長歎   八莫是坐落在緬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畔一座美麗的小鎮。清晨,穿著粉紅色袈裟的尼姑隊伍穿越密霧,順著「孫立人路」、「李鴻路」(以在此作戰的中國新38師的將領的名字命名)沿街化緣,途中要經過仍然散發著臭氣,已經成爲垃圾箱的日軍地堡殘骸。有一座簡陋的咖啡館,人們或坐或躺,一邊喝著廉價的咖啡,一邊看著沒有翻譯的美國警匪大片。每次我都一定要來這裏坐一坐,看一看窗外的湖光山色。當年屍橫遍野的江邊,如今堆滿了准備運往各地的陶罐,漁民兩人扛著一條尾巴拖在地上的大魚。   當年,經過腥風血雨的苦鬥,收複這裏的中國新三十八師,驅趕著日軍俘虜在這裏修建了陣亡將士公墓,然後把戰爭中損壞的雙方的坦克車輛和大炮拉到一個地方堆放,形成了「戰場公墓」。在這個戰車公墓的中心,原來曾經有一輛坦克放在最高處非常醒目!   這兩「公墓」在緬甸的華僑心目中是非常值得驕傲的。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6635.jpg[/img][/url]   這是當年八莫的「新三十八師墓地」。注意看牌子上寫得非常清楚。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6723.jpg[/img][/url]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7770.jpg[/img][/url]   當年驅趕日軍俘虜修建墓地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7806.jpg[/img][/url]   2000年第一次看到的墓地大門。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7846.jpg[/img][/url]   今天的八莫新38師墓地的舊址,注意看柵欄仍然是中印油管。   我2000年第一次來到這裏時,墓地已經變成了當地政府的會議廳了。以後我每次都要來看一看,摸一摸,轉達國人對地下英烈的問候。   原來盡管這裏的中國軍人墓地被搗毀額,但是原來用中印油管做建築鋼材的大門仍然還在,這個大門呈「サ」,象征著中華民國的「雙十節」。華僑說,之所以這個「サ」仍然還保留,那是緬甸人不知道其中的奧妙。當時我在悲傷之余仍然有一點慰籍,我們官兵的痕迹總算是沒有徹底消失。   但是這些年我再次去,結果非常失望:這個「サ」大門已經消失了!!!!也不知道緬甸人是爲了重新修繕大門無意破壞的,還是知道了這個大門的含義有意破壞的……   2001年,孫立人將軍的養子揭鈞先生夫婦和我一同到騰沖國殇墓園,這位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教授突然坐在地上痛哭起來。他說,當八莫的墓地被毀的消息傳到台灣被軟禁的孫立人耳朵裏時,將軍坐臥不安,從此一到清明節,將軍在特務的監視下,都要到後山去給這些墓地被搗毀的將士燒紙燒錢,揭鈞先生夫婦說,孫將軍在形容這些在緬甸犧牲的將士時,用的是「孤魂野鬼」這個詞。將軍臨死時,一再囑咐後人要重新修複墓園。將軍說,如果在台灣不行,那就到大陸去修複!   後來,第一軍在到廣州接收日軍投降時,也修建了「新一軍抗戰陣亡將士的公墓」。這個公墓的痕迹現在仍然殘存,海內外不少有識之士仍然在情願希望恢複!!!   唉!無數的網友在呼籲把我們漂流在海外的「孤魂野鬼」的遺骨和靈位請回國,但是,他們在國內也不是說全部都很好。   老兵奮鬥一身·同古墓碑重建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8771.jpg[/img][/url]   楊伯方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79625.jpg[/img][/url]   重新修建的紀念碑   2000年12月,當我和央視編導羅巍風塵仆仆地趕到距離緬甸首都仰光以北300多公裏的同古城,當年中國骁勇善戰的第200師在戴安瀾將軍的帶領下,在這裏和勢頭正猛的日軍交戰整整半月,當時國內各大報紙都用通欄標題在頭版頭條報道「東瓜(當時的稱呼)戰鬥」的消息。如今那場戰爭的累累彈痕,仍然遺留在城牆和火車站上。   華人會館的「財神廟」的旁邊,有一座剛剛修複的「中國遠征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重新屹立在了被搗毀的墓地的原址上。雖然這座很不起眼的紀念碑高不過4米,占地也不多幾十平方米。但是很多人相信這是迄今爲止緬甸唯一存在的「中國遠征軍紀念碑」紀念碑,有一位中國華僑老人終日厮守著這座紀念碑,他就是80多歲的楊伯方老人(已故)。   這位參加過第一次入緬作戰,失敗後撤退到了印度的老兵告訴我們,緬甸人搗毀不僅搗毀了「中國遠征軍200師同古會戰紀念碑」,而且把華人學校也「收歸國有」。從1990年代起,他和其他的華人爲了爭取重新恢複這個紀念碑一直進行著不懈的努力,幾乎耗盡了他的所有心血和財物。   西保·中國軍人紀念碑在我的心中   西保位于緬甸中部故都曼德勒附近,1945年3月,新一軍五十師在這裏痛擊日軍。是中國軍隊在緬甸的最後一戰。有一張威震海外的照片就是在這裏拍攝的:一位中國將軍站在被擊毀的日軍坦克上向士兵訓話。2008年3月,我和原第五十師師長的女婿晏偉權先生來到這裏考察,並把這張照片上的日軍坦克的履帶「偷運」回到祖國,作爲日軍失敗的見證,陳列在四川建川抗戰博物館內。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3429.jpg[/img][/url]   當年,50師師長潘裕昆(中央右)在西保的陣亡將士墓地前。   在緬甸旅遊很方便,到處都是熱情的華僑。路邊小飯館的小夥子段老板聽說我們是來調查戰爭曆史的現代非常激動,馬上帶著我們去拜訪一位老兵李月容。   這位老人兩眼炯炯有神,樣子十分英武,84歲。居住在小鎮城郊,住所簡陋。老人是廣東台山人,父輩很早就來仰光定居。戰爭開始時逃難到雲南,親眼看到惠通橋被炸。後來在大理參加遠征軍的訓練班,以後分配到了雲南的遠征軍第七十一軍。戰爭結束後就定居在這裏,他沒有參加細包的戰鬥,但是一直保存著他記錄的50師在西保的烈士墓地的碑文。盡管墓地也被破壞,但是他說,我心目中的中國軍人紀念碑是永遠不可能被摧毀的。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3603.jpg[/img][/url]   老兵李月容保存的墓地墓志銘。   華僑張勇生先生帶著我們來到駐印軍第50師墓地的舊址,這個現在在城邊和主要的曼德勒——臘戌公路之間一個醒目的地方。墓地當然是徹底消失,現在這裏成爲了一個公園。   晏先生和張先生拿著多年墓地落成的照片在這裏留影。   果敢·唯一幸存的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   許多中國學者和當地華僑都認爲,在緬甸全境所有中國遠征軍陣亡將士公墓和紀念碑都遭到了徹底搗毀,無一幸免。但是,我在緬甸一個叫做果敢的地方,卻看到了一尊沒有遭到破壞的遠征軍陣亡將士紀念碑。   果敢在緬甸是一個極爲特殊神奇的地方,原來這裏是中國的領土,逃亡緬甸曼德勒的南明小皇帝朱由榔被吳三桂殺害後,他的殘兵敗將隱姓埋名逃到這裏定居。1897年,這裏被英緬政府侵占,但是仍然由販賣鴉片的華人華僑把持著地方政權。日寇鐵蹄踐踏滇緬,緬人泰人認賊爲父,唯有果人(果敢的華人自稱「果人)桀骜不馴,「坐把」(土司)楊文炳追隨中國遠征軍抗擊日寇,他率領「中國遠征軍第20集團軍果敢自衛隊」,人員千余,于敵作戰上百次,陣亡150多人。   果敢紀念碑細部   如今,果敢是緬甸撣邦的「第一特區」,華人華僑仍然居多,所以緬甸人不敢破壞墓地。在果敢偏僻的黃泥塘,一座紀念碑仍然屹立在鴉片地裏,經受60多年的風風雨雨而沒有坍塌。碑上的「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醒目赫然,落款是「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部、盟軍東南亞總司令部直屬果敢第一支隊」。紀念碑底座的大理石上,仍然镌刻著作戰的經過和陣亡官兵的英名。這些犧牲的人名單中,有許多是「楊老九」、「李三」、「魯六」、「羅老二」、「張小九」、「字小七」等,這是遠離祖國幾代人後,當地華人慣用的名字。數百年來,他們被逐出國門流亡異域蠻荒,爲求得生存嗜血搏殺而沾染一身惡習,但是卻沒有動過忘祖改宗的念頭。   仰光·齊學啓將軍的墓地   齊學啓將軍是新38師的副師長,在第一次入緬作戰師,他在整個遠征軍的最後照顧著傷病員撤退而不幸被俘。後來他被關押在仰光的盟軍戰俘營裏,成爲了整個盟軍靈魂人物,最後被殺害。他的故事廣爲傳播。我在博客也有介紹。   大家知道,在將軍老家的湖南嶽麓山下,有一座將軍的墓地。   齊將軍在緬甸的墓地。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4524.jpg[/img][/url]   我在密支那的艾元昌先生家裏,看到了齊將軍的墓地。現在仍然在仰光的緬甸國家電視台附近的某地。可惜我去仰光的時候並不知道這裏。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5505.jpg[/img][/url]   齊學啓被關押的仰光盟軍監獄。   戈叔亞的博客   在第一次入緬作戰中,盡管中國軍隊犧牲人數最多,但是由于那時打了敗仗倉皇出逃,而且官兵大部分都是死難在野人山這樣非常偏遠的地方,當時中國人根本沒有條件爲犧牲的人員修建墓地。   後來駐印軍在反攻緬北時,曾經有收屍隊專門收集這些難友和印度難民的屍骨的記載,至于是否爲他們建立墓地,由于我還沒有深入到胡康谷底,所以不了解。不過我設想當時在某些地方爲他們建立墓地的可能性是有的。而在第二次入緬作戰中,中國駐印軍一路高歌猛進掃蕩日軍,駐印軍在作戰沿途都修建了墓地,其中最大的是在作戰最激烈的緬北重鎮密支那和八莫。但是,無論是第一次撤退野人山還是反攻是在密支那以北建立的墓地的情況,我不了解。   但是據我所知,戰後收複失地後,中國人至少在第200師作戰最爲激烈的同古修建了紀念碑。   密支那中國軍人墓地現狀   從2002年開始,我先後四次前往密支那考察抗戰的作戰曆史。   密支那是緬甸第三大城市,這座曾經英國殖民者洋樓密布、充滿浪漫情調的城市被戰火易爲平地。爲了防止日軍狙擊手的藏匿,盟軍炸平了市中心所有齊腰高的殘垣斷壁甚至是每一根電線杆和大樹。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的密支那仍然沒有高大建築,街道兩邊茂密的闊葉樹像大型的遮陽傘將這座城市淹沒,四周是廣袤的原始森林。當年美軍「GMC」卡車和「Willys」吉普車仍然在四處奔跑;戰鬥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車站仍然保持著原來的風貌;戰後日本人修建的「慰靈碑」、「慰靈塔」隨處可見,城郊有「日本人墓地」,城北江邊日軍最後被消滅的所謂「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建造了「慰靈牌位」和一尊巨大的睡佛廟宇。而中國遠征軍和美軍墓地卻蕩然無存……   艾元昌·我親眼看著緬甸人搗毀我們的墓地   調查密支那原中國軍人墓地可說是一波三折。由于受到文革中緬兩國交惡的影響,當地的華人華僑在我們前期考察時,並不敢公開和我們介紹墓地被毀的情況,更不敢帶著我們實地考察。我聽說他們冒著坐牢的危險保存和記錄遠征軍作戰的資料,有的以供奉祖宗牌位爲掩護,偷偷在自己的家供奉遠征軍的靈位。隨著近年來中國和平外交的成功和威信的提高,華僑談論墓地才慢慢公開。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6355.jpg[/img][/url]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7364.jpg[/img][/url]   50師墓地原貌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7444.jpg[/img][/url]   50師墓地現狀。   第50師墓地舊址·城南密支那第二小學   2004年2月,在我的一再請求下,居住在密支那南郊的的中國老兵李廣钿的兒子才帶著我來到距離他家近在咫尺的密支那第二小學門口。旁邊是一條高出周邊幾公尺的一條西北-東南走向的公路,當地老百姓叫做「高埂」。後來根據這個線索我確定這裏是第五十師的墓地。華僑張崇武先生(已經病故)曾經偷偷告訴我,童子軍時代,老師常常帶著他們到遠征軍紀念公墓掃墓。他對公墓的記憶還很清楚,陣亡將士的墓碑都是木片,上面用毛筆寫著士兵的名字。公墓紀念堂的大字是:   「大中華民國駐印軍第50師陣亡將士紀念碑」(師長潘裕昆書)   壯氣冠河山,青史長留忠勇迹;   英魂昭日月,黃土難埋敵忾心。   「我是親眼看著緬甸人在這裏搗毀我們的墓地的!」   當地華僑艾元昌說到這裏已經泣不成聲了。他說那天他剛好路過這裏,看到許多和尚以及年輕人用鋤頭鐵鍬瘋狂地砸碎石碑,把遺骨挖出來亂扔……   他帶著我和原50師師長潘裕昆將軍的女婿、香港居民晏偉權先生多次專門來此祭奠。有一次在此吊唁時,女校長把我們請到了辦公室,她說過去他們在此建立學校時,曾經挖到了無數的屍骨……她要我們第二天去專門采訪這裏的一位華僑老師。那天是晏先生去采訪我,我去了其他地方。回來後晏先生說,情況和校長說得差不多。   第14師墓地舊址·車站南·這裏常常「鬧鬼」   艾先生還帶著我和晏先生來到密支那火車站南面一處普通的居民住宅和西北郊的華人墓地附近的密支那第二中學,這裏原來分別是中國駐印軍第14師和第30師的陣亡將士公墓舊址。經過和當年作戰的地圖比對研究,我們發現在密支那作戰的中國三個墓地都是建立在這三個師作戰的主要地點。現在墓地都消失了,當年的墓地的大致情況也沒有留下任何記錄。   作戰資料顯示:密支那南郊有一條東南大馬路,也叫「第一條橫馬路」。由于這條公路是用碎石鋪砌並且其路基高出周圍環境約15 英尺,這對日軍防守極其有利,因爲附近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自然地形屏障來躲避來自日軍防線的射擊,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高埂」。當年第50師150團在這個「馬路」的東面,第14師的第42團在西面向北面的市區進攻,兩個部隊在這裏由于地形極爲不利,犧牲了許多官兵。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8371.jpg[/img][/url]   普通人家(14師墓地舊址)。   我第一次在密支那就聽說,緬甸人在蕩平的中國第14師墓地的上面修建了房屋,但是由于這裏常常「鬧鬼」,使得房主一戶克欽族人惶惶不可終日,最後只好把房子賣給了一戶不知情的撣族人家。現在我終于來到了這裏,看到了這戶占據著我們英魂的緬甸人家……   第30師墓地·城北密支那第二中學   而30師則在西北配合美軍一起向南進攻。由于密支那地形平坦,日軍防禦陣地早已構築,所以對沒有遮蔽物的進攻一方極爲不利。其中150團在進攻火車站、42團在火車站南面的「第一條橫馬路」、美軍第209工兵營在西大坡分別遭到日軍包圍伏擊,各個部隊的幾個連隊幾乎都是有去無回。經過84天的戰鬥,盟軍于1944年8月2日攻占密支那,殲滅日軍2400多人。中國軍隊陣亡983人,美軍陣亡297人。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89301.jpg[/img][/url]   密支那第二中學(30師墓地舊址)   密支那中國軍人墓地都是建立在該部隊作戰最激烈的地方   中國駐印軍在密支那作戰的三個師的墓地爲什麽分布在密支那三個不同的地方?我和晏先生在考察時慢慢發現了其中的原委。因爲墓地都是建立在這三個師在密支那作戰最激烈的地方!!!   地圖顯示:150團盡管在車站作戰也非常艱苦,而且在這裏犧牲的官兵最多。但是在戰鬥後期重新調整部署後,150團主要是攻打「第一至第十一條橫馬路」,而最困難的就是攻打「第一條橫馬路」,因爲這條馬路的地形稍微高處四周一點,老百姓叫「高埂」。旁邊是「緬人寺」。   第14師進攻也是從高埂開始,向北的車站方向進攻。所以墓地也就在這裏。   第30師88、89團盡管作戰的地區很多,但是最後他們調到了城北和陷入困境的美軍並肩作戰,所以墓地也就在城北。如果按照墓地就建立在激戰最激烈的地方這個原則,我推算,現在消失的美軍墓地原來也應該在城北某處。   密支那日軍墓地和招魂碑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0270.jpg[/img][/url]   江邊的日本人的招魂碑和臥佛寺。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0309.jpg[/img][/url]   日本人墓地   戰後日本人在密支那郊區某地建立了一個比較大的日軍陣亡將士的墓地,這個墓地的名字叫做「日本人墓地」。具體在什麽地方我沒有去。另外在城北江邊日本密支那守備隊最後被打死的地方建立了一個巨大的臥佛寺,裏面有一個「招魂碑」,然後在一間小房子裏面還擺放著部分戰死的官兵的靈位。這裏我估計是日本最後的陣地。而在這裏不遠的伊洛瓦底江邊,還有兩個日本軍人的墓碑。   另外,在密支市區重要的十字路口,日本人爲當地建立了一些鍾塔,有的鍾塔上就寫著「招魂塔」。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1491.jpg[/img][/url]   位于戰鬥最激烈的」八角亭「的日本人的」招魂塔「,塔後就是陳先生的修車行。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1567.jpg[/img][/url]   注意看」招魂塔「,這是日文中的」漢字「,不是中文。   其中一個「招魂塔」下面住著一位開著修車行的中國華人陳國勝先生,他說日本人在建立這個「招魂塔」的時間大約是1970-1980年代。他們還認爲陳先生家門前的一棵樹「擋住」了他們的「風水」,請人來說情希望陳先生把樹砍掉。我和晏先生經過仔細對照地圖,發現這裏是中國作戰地圖上一個重要的地方「八角亭」!看來日本人建立這些紀念物也是選擇在作戰激烈的地方。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2390.jpg[/img][/url]   日語翻譯,當地華僑朱秋明先生。   然後陳先生帶著我們去尋找另外一位華人朱秋明先生,由于他年輕是學的時日文,而在密支那僅僅只有他一個人懂日文,所以曆年來日本人在密支那從事和戰爭有關的事情時,都是來找朱先生當翻譯。朱先生說,日本人來建立在密支那的活動還包括多次來尋找遺骨,至少來過三次,叫做「收骨班」。這些活動延續了很長的時間,這些活動都是日本的民間活動,沒有迹象顯示是政府的行爲。   據說有一個日本老兵給當地政府捐獻了10多萬元美金,然後密支那克欽政府就允許他們在克欽邦的任何地方建立紀念性標志。   在密支那江對岸的小沙丘上,日本人爲他們的「密支那守備隊」隊長水上源藏少將修建了「鎮魂碑」,後來被大水沖走。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2524.jpg[/img][/url]   水上將軍的鎮魂碑,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3702.jpg[/img][/url]   我們來到這裏時,發現水上的鎮魂碑已經被大水沖走。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3726.jpg[/img][/url]   被打死的密支那日軍。    [url=/junshi/detail_89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unshi/1257665593770.jpg[/img][/url]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