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女性 >> 口述:她爲了我當了15年處女
 

口述:她爲了我當了15年處女

2009-10-30 11:15:0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這是一個關于青春的故事。

  在我倒地的刹那,教堂裏還在響徹著孩子們禱告的童聲。那聲音輕輕的柔柔的……

  自從踏上這條不歸路後,我知道我將失去所有,包括家人,包括朋友,甚至包括愛情。進入組織的第一天,我們就喝了血酒,用鋒利的軍刺割開胳膊最容易出血的地方。血酒喝進口裏有一股叫人嘔吐的感覺——血腥味。我明白這血腥將伴我走過每一個白天和夜晚。那天在醫院撕殺過後,被我打傷的人抱住我,讓我救他時,他那乞求的目光他那滿身的血腥味又讓我開始嘔吐。我把他扶在一個黑暗的角落。我知道我已經不適應這種生活了。我胳膊上的刀疤開始隱隱作痛。直到警察把我帶走,直到他出庭作證,直到我被剝奪自由。

  我無法描訴那幾年踩著刀尖上生活的日子,就如同我吃完早飯從不想下一頓,夜晚睡著從不想明天能不能醒來。有時醒來,總以爲自己已掉進地獄,天堂是每一個人向往的地方,可我從沒想去天堂。因爲只能下地獄。我沒有選擇的權利。

  不知何時我喜歡上了教堂。每一次出門我都會去教堂做忏悔。牧師送我的十字架我一直挂在胸前。還有一本袖珍新約全書。每當我掏出軍刺刺向對手時,我都摸著十字架默頌一遍裏面的內容 。看到血如柱般噴出時,我知道我離地獄又近了一步。我玷汙了聖經。我玷汙了人性,我罪惡滔天,我十惡不赦。

  2006年裏的一天,在酒吧,有個女人突然點燃了所有蠟燭,她把一米多高的生日蛋糕推在我面前時,我頓時熱淚盈眶。我早已忘記了自己的生日,其實我早已忘記了自己還活著,因爲我早已變得行屍走肉。你還記得多年前那次填寫檔案嗎。我記住了你的生日。你說你一直想過一次生日。那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還會哭,還會流淚。

  女人叫婷,一個可以讓任何對手伸出大拇指的大姐大。在我入獄前我們關系一直很好,好到同吃一碗飯同用一雙筷子同睡一張床。沒有人相信我們睡在一起不幹男女之事。可我們真得什麽也沒做。時間也證明了有一種友情比愛情更持久。婷成了我唯一可以談心談任何事的紅顔知己。

  早晨的陽光格外美麗,我是指今天的早晨。我從監獄出來,我自由了。當婷把一個墨鏡帶到我眼睛上時,我把它扔得遠遠的,我說我需要陽光。然後我緊緊抱住她。十五年的監牢生活讓我明白了自由是多麽無比重要。我說我想你。我要和你睡覺。

  選擇愛就要放棄以前的所有生活。婷說這十五年沒白蹲,你真的改了。真得,那一刻當溫暖的陽光照射到我全身時,我就有了愛的欲望。我和婷在床上整整躺了兩天兩夜,餓了還是用一雙筷子吃一碗面。然後我們繼續躺在床上。婷說我想和你作愛。她說完這話的時候滿臉的期望。她說她想和我說這句話已經好久了。

  她說完後慢慢脫去我所有的遮羞布,開始用她那細膩溫柔的手在我的胸前滑動。我渾身的毫毛在頃刻間豎立起來,一種從沒有的快感和沖動如電般在我身體的每一個地方傳動。「我還是處女」。她突然害羞地說道。我翻過身把她壓在身下。「姐姐38了還是處女,叫人知道准會笑話你」。我吻著她如瀑布般的長發說。「幫我拖掉衣服好嗎」。我輕柔地慢慢拖去她的上衣。她那豐挺堅實的雙乳頓時出現在我眼前,讓我眩暈激動。「我只想把我的處女之身留給小弟。」我慢慢欣賞著婷光滑的肌膚。「別看了,姐姐已經老了。「在我心裏姐姐永遠都漂亮美麗。」我說完把頭深深地埋藏了她雙乳之間……

  我一直認爲我是一個敢作敢爲的男子漢,如果沒有那幾年非人的生活,我現在也許和婷已經有了孩子。我們的生活可能平靜如水,可我們肯定會比任何人快樂。

  我想我的故事將以婷來開頭,也因此會進入所有故事的俗套。可我只能以現實來寫。這樣總比那些虛構的情節要好的多。我只想描素我們那個年齡那個時代一些被社會所不容的一些事物。沒有你們期待的那種男歡女愛和纏纏綿綿。打架,複仇,成了我全部的生活。

  我想對大家說的是,我來自西北的一個工業城市。我熱愛這座城市。

  我想對大家說的是,我除了愧對父母外,我也愧對這座城市。

  搜索華爾茲-首頁-訂閱到QQ郵箱

  與金剛關系最密切的9個人(圖解)

  與張揚關系最密切的9個人(圖解)

  1

  那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具體哪一天我早已忘記了,可這不會影響故事的發展。這和一個人的年齡一樣,不管你多大,生于何月何日,只要進入那一年你都長了一歲。那一年我剛滿十六歲。

  我無憂無慮生活在一個縣城,那一年離我們縣城大約100公裏的一個區脫離了縣成立了市。我隨著父母去了剛剛成立的那個市。

  新的生活就是從那天開始的。我把當時的生活稱之爲五顔六色,光彩奪目。可那種感覺沒有讓它延續下去。以至于把它變成了漆黑一片。

  我整日無所事事騎著沒有瓦蓋的自行車,我們把這種自行車稱之爲「禿驢」。當時剛成立的市有四景:「一年四季都是沙。」「大姑娘口袋裏揣滿衛生紙。」「滿街騎的是禿驢。」「打起架來不要命。」

  這裏每天黃沙滿天飛,大姑娘當衆把口袋裏的衛生紙往褲裆裏塞,不管大人小孩,不論女人一碼騎著『禿驢』。每天都在大架,血流成河並不誇張。

  我有了新的朋友,我們吸著幾毛錢的煙,喝著散青稞酒。夜晚派人偵察哪個地方有電影,然後由大一點的帶著去看。

  起初是和當地的老鄉搶最前面的地方。電影完後還有和老鄉打架。最後老鄉每次看電影都不趕坐在前面。後來我們彼此間又開始搶。于是各個地方開始了無休止的爭鬥。

  那時的城市只有一條主街道,1986年 我16歲時從頭走到尾20分鍾就可以走完。如今已今非昔比。我從監獄出來後,走了整整2個小時才走完。馬克思說勞動創造了人類本身,恩格斯說勞動創造了美。我在監獄裏勞動改造了十年身體卻如此虛弱。

  我在婷的房間的牆上看到了那張故友們的合影。我戴著一頂嶄新的軍毛。留著迷人的小胡子。那時學校是不准留胡子的。爲此我時常成了每次學校開大會的開幕語。也成了所有青春期女孩子心中的偶像。

  2

  我剛到的時候,是在一個企業學校上學。我順便介紹一下當時的所有學校,由于這裏的企業是直屬國家冶金部管轄,地方無全管理。一個是無色金屬建築公司。一個是有色金屬公司。有色公司企業效益比較好。而無色金屬建築公司已開始走下坡路。

  全市當時有五個中學(現在已有十二個中學)。一中到五中是屬于色金屬公司,而無色公司只有一個中學五中。

  3

  那時的學校很亂,各個學校都有一幫被學校稱之爲的無毒戰士(吸煙,酗酒,打架,曠課,談戀愛)。

  一中出現了『七姐妹』後,二中又出現了『七匹狼』。緊跟著三中也不示弱出現了『龍虎兄弟』四中出現『四大金剛』。五中很快成立了『十三太保』。各個學校開始有人故意挑扳。挑扳者天天蹲到別的學校,看見不順眼的就過去欺負。兩方先開始鬥嘴。「怎麽樣,不服就約一架。」而另一方也不服輸會還一句:「單打你又不行,群打你又沒人」這句省城蘭州話當時成了所有人的口頭語。于是雙方約好打架的地方以及時間。

  兩方約好的打架的地方,一般都會約在公園的小樹林裏,而時間都會定在黃昏。雙方各派出一人開始決鬥。直到彼此分出勝負。我最初還沒有學會打架時看過這種場面。

  一次,一中和三中打架,我被拉上去助威。那次我們學校的一個同學被打的滿身是血面目全非,而他被一次次打到後還能勇敢地站起來。他那毫不認輸的精神嚇跑了對手。所有在場的人看到『七姐妹』把他扶起來時他那神氣的鏡頭。他成了一中的英雄和驕傲。

  4

  1986年,也就是成立市的第二年。市一中成立了,我轉到了市一中,緊跟著各個學校開始嚴懲。隨後那些被強迫轉學的學生隨後都進了市一中。從那時開始,我認識了風和剛,還有我們學校「七姐妹中的老七婷。我的人生之路也開始了。這條路不是通往康莊大道,也不是通往快樂和幸福。這條路充滿了汙穢塵埃,這條路直接通往地獄之門。

  5

  市一中百分之六十來自四周的郊區和農村,百分之三十五來自剛成立的市委大院,還有百分之五來自各企業學校。

  那些來自郊區和農村的學生各個身強體壯,由于過多吸收紫外線臉紅的如熟透的蘋果。老實憨厚,夾帶著一絲小聰明。相比之下那些出自市委大院的各個細皮嫩肉,就連男生都被女性化了。他們驕傲,他們清高,他們看不起其他學生,他們想做壞事,可又沒任何膽量。他們虛僞致極。

  來自企業的學生,他們有些在以前的學校蔫蔫的常常被人欺負。平日裏連屁都不敢大聲放,可一到這裏,才發現還有比自己更蔫的,于是他們也肆無忌憚地欺負起人來,他們仗著企業學校的臭名一時間成了土匪,欺負人是不需要學的。他們開始刁難欺負那些老實的農村學生,他們沾沾自喜,無恥透頂。

  6

  在我入學的第三個月,我認識了宏和風。我認識宏的時候,宏正和麗處在熱戀之中,那天宏晚自習我偷偷從教室裏溜出來吸煙,在二樓走廊的一角裏宏和麗抱在一起狂啃。我偷偷劃亮火柴邊吸煙邊看著他倆表演。

  我看著正美的時候,我聽見樓梯底下有腳步聲,政治老師開始查夜。他倆卻毫無察覺。我開始大聲唱歌。結果我吸煙被政治抓個正著。而他倆在慌亂分開的時候還是被發現。

  我們三個被政治老師帶到教師,在走廊裏我悄悄讓宏把臉上的口紅擦幹淨。宏邊擦著臉上的口紅邊紅著臉對我說你都看到了。我說如果我不大聲唱歌你倆肯定被人髒並獲,你知道學校抓住談戀愛的學生怎麽處理嗎。輕者寫檢查,重者開除學籍留校查看一年。那太謝謝你了。黑暗處宏握了我的手一下。我說我可倒黴了。檢查是少不了。我們三個在教室的最前排一直站到下課。從那時起,政治老師天天找我談話,他說吸煙是小事,可這卻說明我的思想有問題。

  風是一個極其特別極其神秘的人,他一向獨來獨往。見誰都只是微笑一下,社會上天天找他的人很多。來學校鬧事的人總先和他打招呼。可他從不打架和欺負人,也不關任何閑事。

  我經常愛幫助那些被受欺負的學生。結果常常被那些人在放學的時候毒打。一次放學,我又一次被二十幾個人圍攻。風沖過來把那些人一拳拳打倒在地,那些人看是風,盡沒一個敢還手。

  我擦著臉上的血迹,風遞給我一支煙。他說你連自己都保護你了。還大腫臉充胖子。我說我只是伸張正義。于是我們成了朋友。

  7

  那次我救了宏讓他免遭處分的惡運,宏特意請我去吃飯,我去約了風,風沒有拒絕。我們三個喝了一瓶白酒。我說我們也成立一個「三劍客。」風那次第一次沒了笑容,他說你敢叫「三劍客。」明天就會有人來滅你。

  事實上真是如此,那時候誰有名氣,就會有無數人來找你打架。這樣才能闖出名。你天天打架沒有人怕你,如果你打倒一個有名氣的,你一夜間就會成爲英雄。

  那時,社會上有一個叫天狼的人,當時在社會上名氣很大, 結果在一天夜裏,被幾個闖社會的號稱洋槍三爺小混混砍斷了手筋和腳筋。只那一次,那幾人便成了社會老大。

  8

  那天學校包電影,我騎著二八加重飛鴿自行車帶著婷飛行在校門口的小路上時,遭到了所有人的羨慕和嫉妒。我是第一個敢當著大家面騎車帶女孩的人。

  風告訴我千萬別做叫人看了羨慕或嫉妒的人,我沒聽。我無法把自己的性格壓抑。我喜歡張揚個性。

  結果,電影散場後,我的自行車帶被人紮了好幾個窟窿。結果,回家後,我被父親一陣皮帶炒肉,結果,我成了所有不甘寂寞人的眼中釘。結果,政治老師又開始找我談話,說我的思想有政治問題。

  9

  這裏我順便再介紹一下婷。一個叫所有人看了想若非非的人。漂亮的過了頭,迷人的過了頭。爲了躲避那些騷擾她的人,在企業一中加入了『七姐妹』。其實當時的七姐妹各個美如天仙。可老大倩爲了大家甘願做了當時一個社會老大的情人。『七姐妹』在老大照著的那幾年名聲大震。風操一時。

  那年和三中約架那個被打倒後一次又一次站起來的那個人就是我。我和婷便成了最好的朋友。

  在我轉進市一中的時候,她也隨之轉了進來。她說沒有人再叫她姐姐而不習慣了。她要天天聽到我叫她姐姐的聲音。爲這事我們曾爭辯了無數次。她大我大兩歲,可我喜歡和她開玩笑,逗她開心。我說我要是不晚報兩年戶口,我肯定是她哥哥。可她不管這些。她要以戶口爲准。

  其實婷離開企業學校並不完全爲了我。在我離開企業一中時,發生了一些事。那個老大被判了刑。以前欺負她們的人又開始騷擾起來。老大的判刑也導致了 『七姐妹』的瓦解。她們只是名存實亡了。婷爲了躲避無休止的糾纏被迫轉進了市一中。

  10

  市一中突然成了所有學校大家鬥毆地方,這裏每一天都有無辜者受到欺淩和侮辱。『四大金剛』剛剛走,『龍虎兄弟又帶著人來洗劫。就這樣一批剛走,另一批也不甘落後。很多女孩子被強奸,然後從此開始墮落。十年之後,有很多吸食毒品,坐台賣淫的大多數都是因爲那幾些年被那些渣子糟蹋後自暴自棄的女孩。也有很多很老實的人被欺負的沒辦法,爲了擺脫天天被打的厄運,只好開始加入一個個組織,以至後來坐牢。

  11

  無色金屬建築公司逐漸沒落,爲了生存,他們開始出去到別的市工作,五中的學生沒有家長的管教。導致了學校的極其混亂。

  學生不好好上學,在『十三太保』的帶領下橫掃各個學校,成了當時轟動一時的霸王。每天下午和晚上,他們帶著幾十個人騎著「禿驢「車。開始到市一中搶劫。有錢的可以免遭毒打,沒錢的只好挨一頓暴打。有很長時間,好多學生都有家長接送。

  不知何時,市委大院的那些「八旗子弟」 知道了錢能通神更能通鬼。那時所有漂亮的女生都是明花有主。他們就掏錢雇人把他們的情敵一個個打跑。

  一次有個和我關系比較好的同學,他和一個女生都談了好長時間了。那天他來找我,說比他高一屆的男生看上了他的女友, 讓我幫忙去說一下。我在課間操的時候找到了那個男生。我說你以後在去騷擾她,我就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可這話成了自己和自己說。

  那天周五放學,我和婷剛出學校大門的時候,前方黑呀呀的一片,朝我沖過來。我趕緊讓婷跑進去。我把學校的大鐵門關上的刹那,一陣磚頭向我飛來,把大鐵門都砸的變了形。我站到教課樓的最頂處,直到天黑才和婷回家。

  星期天,我去朋友家喝酒,在那裏我遇到了『龍虎兄弟』的老二虎子。他對我說我們學校的一個人,掏錢雇了他們,讓他們好好收拾一個人。我笑著說你知道嗎,他要收拾的那個人就是我,昨天我差點被你的那幫兄弟們用磚頭活埋了。我說完又把這事來龍去脈地說了一遍。虎子摟著我說真是對不起。虎子又說明天你去打他,讓他在掏錢雇我們,正好我們兄弟沒錢買酒喝。

  星期一,早自習的鈴剛響,我就沖到教室把那家夥暴打了一頓。果然他又用錢雇了『龍虎兄弟來打我。那天下午我被他們帶到一片樹林裏。虎子當場又把那家夥一陣暴打,然後摟著我大喝了一頓。

  從那以後,很多學生有事都來找我,就這樣我突然成了很多學生的救星。我的名聲也越來越大。外面來鬧事的人,也事先和我打個招呼。

  12

  一次晚自習,我又偷偷跑出去吸煙,在樓頂上我聽到了宏和麗的吵架聲。麗哭著對宏拳打腳踢。她便打便罵宏不象個男人罵他懦弱膽小。我爬上樓梯來到樓頂。宏看我上來就慌忙下了樓。我問麗發生了什麽事。麗抱著我的肩膀大哭。她說那天下晚自習,有一幫人當著宏的面強奸了她。麗說此刻她真想象小鳥一樣飛一次。她多麽羨慕小鳥可以在空中自由飛翔。

  我在校樹林裏找到了宏。宏一支一支地吸著煙。我坐在他身邊。宏突然對我說你有刀嗎,我要殺了那幫禽獸。我說誰幹的,走我們一起去殺了他們。

  我們在晚自習結束之後,又找到了風。我知道風的書包裏有一把軍刺。我把麗被『十三太保』強奸的事說給風聽。風真夠意氣,他聽完二話沒說站起來就和我們去找『十三太保中強奸麗的把個家夥。

  我們到了五中,他們剛放學,宏用手指出了那個家夥。我隨手抄起一塊磚頭,就要沖過去。風一把拉住了我。風說你看他們那麽多人,還沒等你打人家。人家一人一拳就能把我們大倒。我說那怎麽辦。風說跟上他們,等他們分手後在說。

  我們三個悄悄跟在後頭,一直到他們分手。那家夥在他家門口剛要掏鑰匙開門。我們一陣磚頭扔過去把他打倒在地。最後宏又在那家夥猛踢了一頓。我和風拉了好半天,才把宏拉走。

  宏最終也沒和麗和好。麗沒給宏一點機會。那天早晨天格外晴朗,滿天的小鳥在蔚藍的天空下自由地飛來飛去。我們在操場上做早操。所有人看見一只鳥在半空中飛起後輕飄飄地落了下來。全校師生開始跑過去。只有宏呆呆地站立在操場上做完最後一節早操後不知去向。

  麗跳樓自殺後,宏不知在哪弄到一把砍刀,他每天都在五中門口,見『十三太保』就亂砍。他每次都被打的頭破血流。可他卻從不退縮。直到『十三太保』看見他就跑爲止。

  從那時起,那把砍刀一直在他書包裏藏著。從那時起,凡是來學校鬧事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一陣猛砍。從那時起,很長時間都沒有人到我們學校鬧事。

  十五年後,我刑滿出來去找過宏,在一個買瓜子的灘上看見了他。他對我傻傻地笑著。我說我是強。強 ,那強(牆)好白呀。他已經沒任何記憶了。我套出10圓錢,我說我要買瓜子。他傻笑著接過錢開始給我瓜子。一把,兩把,三把……。吃吧,吃吧。旁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從椅子上站起來搖著頭給我稱了瓜子。哎,對不起,他的腦子出了問題……。

  13

  平靜了一個多月的學校又突然混亂起來。那幫曾經挑斷天狼手筋和腳筋的人找到了風。他們開始整天來找風的麻煩。

  那天是入冬以來最寒冷的一天。他們聚集了二十多人將風帶到學校的偏僻處開始暴打。我和宏聞訊後趕緊跑了過去。沒等宏掏出砍刀我們就被打倒在地。

  西伯利亞的寒風穿過騰格裏沙漠,使勁刮了起來,天空飄飄揚揚下起了大雪。我們三個摟在一起苦笑。

  我們三個找了許多紙盒子鋪到有暖氣的地溝子裏。天漸漸黑了。地溝子裏的管道口裏出現了野貓一雙雙綠綠的眼睛。

  我出去跑到婷的家裏要了10圓錢買了幾支蠟燭和一些吃的。晚上婷又在她家偷了一瓶酒給我們送來。我們喝著酒聽風講他的故事。原來天狼是他哥哥。難怪社會上的很多人都怕他。

  從那天起,以前恨我們的人也開始找我們麻煩,我們幾乎天天都被人打。我們就曠課,早晨從家裏背著書包出門,放學時間在按時回家。我們整日躲在地溝子裏。學校通知家長。每一次通知家裏,我都會被父親暴打。

  風說這本來不關我和宏的事,可連累了我們。自打麗自殺後,宏早已不想上學了。我對風說你曾經一次又一次地幫助我們。我們現在是患難的最好朋友。

  有一天,突然停了暖氣。寒風一個勁地往地溝子裏吹。冰冷的空氣鑽進我們的脖領子裏。凍得我們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我把鋼筆拿到商店換了一瓶酒和一盒煙。

  宏有些醉了,他說我們這樣總不是辦法。來我們也來個桃園三結義。宏這麽一說我也借著酒勁贊同,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于是風掏出了他那把隨身帶的軍刺,我們三個喝了血酒。我又一次看見了風的笑臉。

  14

  那天我喝醉了,醒來風和宏不見了蹤影。早晨我去學校也沒見他們。下午,婷偷偷來找我說這幾天市區裏發生了好多事,有好多人被條端了手筋和腳筋。我說這種事天天在發生。沒什麽大驚小怪的。婷說可那些被挑斷手筋和腳筋的都是打過你們的。我預感這肯定是宏和風幹的。我去地溝子裏找他倆。可沒找到。我在地溝子裏等了好幾天,始終也沒等到他倆。

  15

  學校又叫人通知了我家裏。那天回家,我看著家裏的東西,我想父親會拿什麽打我。說實話,家裏能打人的東西父親都用過了。父親看我回來卻沒打我。父親對我說,你走吧我沒你這樣的兒子。我沒動。父親看了我一眼說你不走那我走。父親說完站起來就往外走。母親哭著拉住了父親的手。父親又轉過身對我說你走不走。我看了母親一眼後出了家門。天漸漸黑了下來,寒氣逼人,這個冬天出奇的冷。我徘徊在冰冷的大街上,寒風刺骨。

  12月的第一天,我在地溝子裏找到了風,他面容憔悴,神情疲憊,一副絕望的樣子。我說你們這些天幹什麽去了,風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說我們不是說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風看著我說我說過這不關你的事。我問宏呢。風說那天他倆在報仇的時候宏的頭部被打傷了,現在他也不知道情況。風說完又對我說不管誰問起我,你都說沒見過。我說到底出了什麽事。風說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媽的,那家夥還真行,倒地的時候還能給我一刀。我問誰。風說就是那個天天帶人打我們的那個叫軍的家夥。記住你什麽都不知道。風說完爬出了地溝子。我看見了地上一大片的血。我爬出去,風已沒了去向。

  16

  第二天,婷來地溝子裏告訴我風死了。婷說警察正在找凶手。我說我知道凶手在哪。

  我到醫院裏看了宏,他的頭部纏滿了紗布。有幾個人看見我出現就通知了軍。軍很快帶人沖進了病房。他問我風在什麽地方,你如果不說我就把你兄弟從窗戶裏扔出去。他說完讓人拔掉了宏身上的掉針。我說你想知道嗎,我告訴你,在那裏你一定能見到他。我說完拿起凳子使勁向他砸去……。很多人掏出刀向我撲來……。

  17

  1991年,我被判了有期十五年。

  刑滿後,婷在酒吧裏給我過了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個生日。

  有一幫未成年的孩子整天來酒吧喊我大哥並齊刷刷地向我敬禮。我感到茫然。十年了,怎麽還是這個樣子。

  18

  我向婷求婚,婷讓我再騎上自行車帶她一圈。我帶著她在市區裏整整繞了一天。

  在買瓜子的小灘上。我把一包喜糖送給宏,我說你吃吧,這是你最愛吃的大白兔。宏把糖一塊塊放進嘴裏,他傻呵呵地說好甜,好甜,你不許跟我搶。我抓住他的手說再也沒人跟你搶了,我天天給你買糖吃……

  聖誕夜,我去教堂聆聽牧師的宣教後出來,大片大片的雪花飄舞在空中美極了。這時有幾個黑影向我圍來。有人問我是不是叫強。還沒等我回答一陣砍刀落在我的身上。在我倒地的刹那,教堂裏還在響徹著孩子們禱告的童聲。那聲音輕輕的柔柔的。
 
 
 
上一篇《苗圃黑白寫真魅惑優雅雙面女(圖)》
下一篇《80後宅男征婚 第一要求"是女人"》
 
 
 
 
 
 
 
 
日版寵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詞

日版寵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帶節奏感,日語的,女生唱的。 最後聽見是在第8集的時候女主手割傷了,然後男主用嘴幫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來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們夜裏的美食

老鍾家的兩個兒子很特別,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樣,魔一般的執著。兄弟倆都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了,不管自家老爹怎麽磨破嘴皮子,兄弟倆說不娶就不娶,老父母爲兄弟兩操碎了心...

如何磨出破洞牛仔褲?牛仔褲怎麽剪破洞?

把牛仔褲磨出有線的破洞 1、具體工具就是磨腳石,下面墊一個硬物,然後用磨腳石一直磨一直磨,到把那塊磨薄了,用手撕開就好了。出來的洞啊很自然的。需要貓須的話調幾...

我就是掃描下圖得到了敬業福和愛國福

先來看下敬業福和愛國福 今年春節,支付寶再次推出了“五福紅包”活動,表示要“把欠大家的敬業福都還給大家”。 今天該活動正式啓動,和去年一樣,需要收集“五福”...

冰箱異味産生的原因和臭味去除的方法

有時候我們打開冰箱就會聞到一股異味,冰箱裏的這種異味是因爲一些物質發出的氣味的混合體,聞起來讓人惡心。 産生這些異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很多人有這種習...

《極品家丁》1-31集大結局分集劇情介紹

簡介 《極品家丁》講述了現代白領林晚榮無意回到古代金陵,並追隨蕭二小姐化名“林三”進入蕭府,不料卻陰差陽錯上演了一出低級家丁拼搏上位的“林三升職記”。...

李溪芮《極品家丁》片尾曲《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歌詞

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 - 李溪芮 (電視劇《極品家丁》片尾曲) 作詞:常馨內 作曲:常馨內 你的眉 又鬼馬的挑 你的嘴 又壞壞的笑 上一秒吵鬧 下...

烏梅的功效與作用以及烏梅的食用禁忌有哪些?

烏梅,又稱春梅,中醫認爲,烏梅味酸,性溫,無毒,具有安心、除熱、下氣、祛痰、止渴調中、殺蟲的功效,治肢體痛、肺痨病。烏梅泡水喝能治傷寒煩熱、止吐瀉,與幹姜一起制...

什麽是脂肪粒?如何消除臉部脂肪粒?

什麽是脂肪粒 在我們的臉上總會長一個個像脂肪的小顆粒,弄也弄不掉,而且顔色還是白白的。它既不是粉刺也不是其他的任何痘痘,它就是脂肪粒。 脂肪粒雖然也是由油脂...

網絡安全治理: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受害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新的攻擊方法不斷湧現,黑客幾乎永遠占據網絡攻擊的上風,我們不可能通過技術手段杜絕網絡攻擊。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

河南夫妻在溫嶺網絡直播“造人”內容涉黃被刑事拘留

夫妻網絡直播“造人”爆紅   1月9日,溫嶺城北派出所接到南京警方的協查通告,他們近期打掉了一個涉黃直播APP平台。而根據掌握的線索,其中有一對涉案的夫妻主播...

如何防止牆紙老化?牆紙變舊變黃怎麽辦?

如何防止牆紙老化? (1)選擇透氣性好的牆紙 市場上牆紙的材質分無紡布的、木纖維的、PVC的、玻璃纖維基材的、布面的等,相對而言,PVC材質的牆紙最不透氣...

鮮肌之謎非日本生産VS鮮肌之謎假日貨是謠言

觀點一:破日本銷售量的“鮮肌之謎” 非日本生産 近一段時間,淘寶上架了一款名爲“鮮肌之謎的” 鲑魚卵巢美容液,號稱是最近日本的一款推出的全新護膚品,産品本身所...

中國最美古詩詞精選摘抄

系腰裙(北宋詞人 張先) 惜霜蟾照夜雲天,朦胧影、畫勾闌。人情縱似長情月,算一年年。又能得、幾番圓。 欲寄西江題葉字,流不到、五亭前。東池始有荷新綠,尚小如...

關于女人的經典語句

關于女人的經典語句1、【做一個獨立的女人】 思想獨立:有主見、有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有上進心,永遠不放棄自己的理想,做一份自己喜愛的事業,擁有快樂和成就...

未來我們可以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

你想體驗機器人性愛嗎?你想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如果你想,機器人有拒絕你的權利嗎? 近日,第二屆“國際人類-機器人性愛研討會”大會在倫敦金史密斯大學落下帷幕。而...

全球最變態的十個地方

10.土耳其地下洞穴城市 變態指數:★★☆☆☆ 這是土耳其卡帕多西亞的一個著名景點,傳說是當年基督教徒們爲了躲避戰爭而在此修建。裏面曾住著20000人,...

科學家稱,人類死亡後意識將在另外一個宇宙中繼續存活

據英國《每日快報》報道,一位科學家兼理論家Robert Lanza博士宣稱,世界上並不存在人類死亡,死亡的只是身體。他認爲我們的意識借助我們體內的能量生存,而且...

《屏裏狐》片頭曲《我愛狐狸精》歌詞是什麽?

《我愛狐狸精》 - 劉馨棋   (電視劇《屏裏狐》主題曲)   作詞:金十三&李旦   作曲:劉嘉   狐狸精 狐狸仙   千年修...

 
 
 
  這是一個關于青春的故事。   在我倒地的刹那,教堂裏還在響徹著孩子們禱告的童聲。那聲音輕輕的柔柔的……   自從踏上這條不歸路後,我知道我將失去所有,包括家人,包括朋友,甚至包括愛情。進入組織的第一天,我們就喝了血酒,用鋒利的軍刺割開胳膊最容易出血的地方。血酒喝進口裏有一股叫人嘔吐的感覺——血腥味。我明白這血腥將伴我走過每一個白天和夜晚。那天在醫院撕殺過後,被我打傷的人抱住我,讓我救他時,他那乞求的目光他那滿身的血腥味又讓我開始嘔吐。我把他扶在一個黑暗的角落。我知道我已經不適應這種生活了。我胳膊上的刀疤開始隱隱作痛。直到警察把我帶走,直到他出庭作證,直到我被剝奪自由。   我無法描訴那幾年踩著刀尖上生活的日子,就如同我吃完早飯從不想下一頓,夜晚睡著從不想明天能不能醒來。有時醒來,總以爲自己已掉進地獄,天堂是每一個人向往的地方,可我從沒想去天堂。因爲只能下地獄。我沒有選擇的權利。   不知何時我喜歡上了教堂。每一次出門我都會去教堂做忏悔。牧師送我的十字架我一直挂在胸前。還有一本袖珍新約全書。每當我掏出軍刺刺向對手時,我都摸著十字架默頌一遍裏面的內容 。看到血如柱般噴出時,我知道我離地獄又近了一步。我玷汙了聖經。我玷汙了人性,我罪惡滔天,我十惡不赦。   2006年裏的一天,在酒吧,有個女人突然點燃了所有蠟燭,她把一米多高的生日蛋糕推在我面前時,我頓時熱淚盈眶。我早已忘記了自己的生日,其實我早已忘記了自己還活著,因爲我早已變得行屍走肉。你還記得多年前那次填寫檔案嗎。我記住了你的生日。你說你一直想過一次生日。那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還會哭,還會流淚。   女人叫婷,一個可以讓任何對手伸出大拇指的大姐大。在我入獄前我們關系一直很好,好到同吃一碗飯同用一雙筷子同睡一張床。沒有人相信我們睡在一起不幹男女之事。可我們真得什麽也沒做。時間也證明了有一種友情比愛情更持久。婷成了我唯一可以談心談任何事的紅顔知己。   早晨的陽光格外美麗,我是指今天的早晨。我從監獄出來,我自由了。當婷把一個墨鏡帶到我眼睛上時,我把它扔得遠遠的,我說我需要陽光。然後我緊緊抱住她。十五年的監牢生活讓我明白了自由是多麽無比重要。我說我想你。我要和你睡覺。   選擇愛就要放棄以前的所有生活。婷說這十五年沒白蹲,你真的改了。真得,那一刻當溫暖的陽光照射到我全身時,我就有了愛的欲望。我和婷在床上整整躺了兩天兩夜,餓了還是用一雙筷子吃一碗面。然後我們繼續躺在床上。婷說我想和你作愛。她說完這話的時候滿臉的期望。她說她想和我說這句話已經好久了。   她說完後慢慢脫去我所有的遮羞布,開始用她那細膩溫柔的手在我的胸前滑動。我渾身的毫毛在頃刻間豎立起來,一種從沒有的快感和沖動如電般在我身體的每一個地方傳動。「我還是處女」。她突然害羞地說道。我翻過身把她壓在身下。「姐姐38了還是處女,叫人知道准會笑話你」。我吻著她如瀑布般的長發說。「幫我拖掉衣服好嗎」。我輕柔地慢慢拖去她的上衣。她那豐挺堅實的雙乳頓時出現在我眼前,讓我眩暈激動。「我只想把我的處女之身留給小弟。」我慢慢欣賞著婷光滑的肌膚。「別看了,姐姐已經老了。「在我心裏姐姐永遠都漂亮美麗。」我說完把頭深深地埋藏了她雙乳之間……   我一直認爲我是一個敢作敢爲的男子漢,如果沒有那幾年非人的生活,我現在也許和婷已經有了孩子。我們的生活可能平靜如水,可我們肯定會比任何人快樂。   我想我的故事將以婷來開頭,也因此會進入所有故事的俗套。可我只能以現實來寫。這樣總比那些虛構的情節要好的多。我只想描素我們那個年齡那個時代一些被社會所不容的一些事物。沒有你們期待的那種男歡女愛和纏纏綿綿。打架,複仇,成了我全部的生活。   我想對大家說的是,我來自西北的一個工業城市。我熱愛這座城市。   我想對大家說的是,我除了愧對父母外,我也愧對這座城市。 搜索華爾茲-首頁-訂閱到QQ郵箱 與金剛關系最密切的9個人(圖解) 與張揚關系最密切的9個人(圖解)   1   那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具體哪一天我早已忘記了,可這不會影響故事的發展。這和一個人的年齡一樣,不管你多大,生于何月何日,只要進入那一年你都長了一歲。那一年我剛滿十六歲。   我無憂無慮生活在一個縣城,那一年離我們縣城大約100公裏的一個區脫離了縣成立了市。我隨著父母去了剛剛成立的那個市。   新的生活就是從那天開始的。我把當時的生活稱之爲五顔六色,光彩奪目。可那種感覺沒有讓它延續下去。以至于把它變成了漆黑一片。   我整日無所事事騎著沒有瓦蓋的自行車,我們把這種自行車稱之爲「禿驢」。當時剛成立的市有四景:「一年四季都是沙。」「大姑娘口袋裏揣滿衛生紙。」「滿街騎的是禿驢。」「打起架來不要命。」   這裏每天黃沙滿天飛,大姑娘當衆把口袋裏的衛生紙往褲裆裏塞,不管大人小孩,不論女人一碼騎著『禿驢』。每天都在大架,血流成河並不誇張。   我有了新的朋友,我們吸著幾毛錢的煙,喝著散青稞酒。夜晚派人偵察哪個地方有電影,然後由大一點的帶著去看。   起初是和當地的老鄉搶最前面的地方。電影完後還有和老鄉打架。最後老鄉每次看電影都不趕坐在前面。後來我們彼此間又開始搶。于是各個地方開始了無休止的爭鬥。   那時的城市只有一條主街道,1986年 我16歲時從頭走到尾20分鍾就可以走完。如今已今非昔比。我從監獄出來後,走了整整2個小時才走完。馬克思說勞動創造了人類本身,恩格斯說勞動創造了美。我在監獄裏勞動改造了十年身體卻如此虛弱。   我在婷的房間的牆上看到了那張故友們的合影。我戴著一頂嶄新的軍毛。留著迷人的小胡子。那時學校是不准留胡子的。爲此我時常成了每次學校開大會的開幕語。也成了所有青春期女孩子心中的偶像。   2   我剛到的時候,是在一個企業學校上學。我順便介紹一下當時的所有學校,由于這裏的企業是直屬國家冶金部管轄,地方無全管理。一個是無色金屬建築公司。一個是有色金屬公司。有色公司企業效益比較好。而無色金屬建築公司已開始走下坡路。   全市當時有五個中學(現在已有十二個中學)。一中到五中是屬于色金屬公司,而無色公司只有一個中學五中。   3   那時的學校很亂,各個學校都有一幫被學校稱之爲的無毒戰士(吸煙,酗酒,打架,曠課,談戀愛)。   一中出現了『七姐妹』後,二中又出現了『七匹狼』。緊跟著三中也不示弱出現了『龍虎兄弟』四中出現『四大金剛』。五中很快成立了『十三太保』。各個學校開始有人故意挑扳。挑扳者天天蹲到別的學校,看見不順眼的就過去欺負。兩方先開始鬥嘴。「怎麽樣,不服就約一架。」而另一方也不服輸會還一句:「單打你又不行,群打你又沒人」這句省城蘭州話當時成了所有人的口頭語。于是雙方約好打架的地方以及時間。   兩方約好的打架的地方,一般都會約在公園的小樹林裏,而時間都會定在黃昏。雙方各派出一人開始決鬥。直到彼此分出勝負。我最初還沒有學會打架時看過這種場面。   一次,一中和三中打架,我被拉上去助威。那次我們學校的一個同學被打的滿身是血面目全非,而他被一次次打到後還能勇敢地站起來。他那毫不認輸的精神嚇跑了對手。所有在場的人看到『七姐妹』把他扶起來時他那神氣的鏡頭。他成了一中的英雄和驕傲。   4   1986年,也就是成立市的第二年。市一中成立了,我轉到了市一中,緊跟著各個學校開始嚴懲。隨後那些被強迫轉學的學生隨後都進了市一中。從那時開始,我認識了風和剛,還有我們學校「七姐妹中的老七婷。我的人生之路也開始了。這條路不是通往康莊大道,也不是通往快樂和幸福。這條路充滿了汙穢塵埃,這條路直接通往地獄之門。   5   市一中百分之六十來自四周的郊區和農村,百分之三十五來自剛成立的市委大院,還有百分之五來自各企業學校。   那些來自郊區和農村的學生各個身強體壯,由于過多吸收紫外線臉紅的如熟透的蘋果。老實憨厚,夾帶著一絲小聰明。相比之下那些出自市委大院的各個細皮嫩肉,就連男生都被女性化了。他們驕傲,他們清高,他們看不起其他學生,他們想做壞事,可又沒任何膽量。他們虛僞致極。   來自企業的學生,他們有些在以前的學校蔫蔫的常常被人欺負。平日裏連屁都不敢大聲放,可一到這裏,才發現還有比自己更蔫的,于是他們也肆無忌憚地欺負起人來,他們仗著企業學校的臭名一時間成了土匪,欺負人是不需要學的。他們開始刁難欺負那些老實的農村學生,他們沾沾自喜,無恥透頂。   6   在我入學的第三個月,我認識了宏和風。我認識宏的時候,宏正和麗處在熱戀之中,那天宏晚自習我偷偷從教室裏溜出來吸煙,在二樓走廊的一角裏宏和麗抱在一起狂啃。我偷偷劃亮火柴邊吸煙邊看著他倆表演。   我看著正美的時候,我聽見樓梯底下有腳步聲,政治老師開始查夜。他倆卻毫無察覺。我開始大聲唱歌。結果我吸煙被政治抓個正著。而他倆在慌亂分開的時候還是被發現。   我們三個被政治老師帶到教師,在走廊裏我悄悄讓宏把臉上的口紅擦幹淨。宏邊擦著臉上的口紅邊紅著臉對我說你都看到了。我說如果我不大聲唱歌你倆肯定被人髒並獲,你知道學校抓住談戀愛的學生怎麽處理嗎。輕者寫檢查,重者開除學籍留校查看一年。那太謝謝你了。黑暗處宏握了我的手一下。我說我可倒黴了。檢查是少不了。我們三個在教室的最前排一直站到下課。從那時起,政治老師天天找我談話,他說吸煙是小事,可這卻說明我的思想有問題。   風是一個極其特別極其神秘的人,他一向獨來獨往。見誰都只是微笑一下,社會上天天找他的人很多。來學校鬧事的人總先和他打招呼。可他從不打架和欺負人,也不關任何閑事。   我經常愛幫助那些被受欺負的學生。結果常常被那些人在放學的時候毒打。一次放學,我又一次被二十幾個人圍攻。風沖過來把那些人一拳拳打倒在地,那些人看是風,盡沒一個敢還手。   我擦著臉上的血迹,風遞給我一支煙。他說你連自己都保護你了。還大腫臉充胖子。我說我只是伸張正義。于是我們成了朋友。   7   那次我救了宏讓他免遭處分的惡運,宏特意請我去吃飯,我去約了風,風沒有拒絕。我們三個喝了一瓶白酒。我說我們也成立一個「三劍客。」風那次第一次沒了笑容,他說你敢叫「三劍客。」明天就會有人來滅你。   事實上真是如此,那時候誰有名氣,就會有無數人來找你打架。這樣才能闖出名。你天天打架沒有人怕你,如果你打倒一個有名氣的,你一夜間就會成爲英雄。   那時,社會上有一個叫天狼的人,當時在社會上名氣很大, 結果在一天夜裏,被幾個闖社會的號稱洋槍三爺小混混砍斷了手筋和腳筋。只那一次,那幾人便成了社會老大。   8   那天學校包電影,我騎著二八加重飛鴿自行車帶著婷飛行在校門口的小路上時,遭到了所有人的羨慕和嫉妒。我是第一個敢當著大家面騎車帶女孩的人。   風告訴我千萬別做叫人看了羨慕或嫉妒的人,我沒聽。我無法把自己的性格壓抑。我喜歡張揚個性。   結果,電影散場後,我的自行車帶被人紮了好幾個窟窿。結果,回家後,我被父親一陣皮帶炒肉,結果,我成了所有不甘寂寞人的眼中釘。結果,政治老師又開始找我談話,說我的思想有政治問題。   9   這裏我順便再介紹一下婷。一個叫所有人看了想若非非的人。漂亮的過了頭,迷人的過了頭。爲了躲避那些騷擾她的人,在企業一中加入了『七姐妹』。其實當時的七姐妹各個美如天仙。可老大倩爲了大家甘願做了當時一個社會老大的情人。『七姐妹』在老大照著的那幾年名聲大震。風操一時。   那年和三中約架那個被打倒後一次又一次站起來的那個人就是我。我和婷便成了最好的朋友。   在我轉進市一中的時候,她也隨之轉了進來。她說沒有人再叫她姐姐而不習慣了。她要天天聽到我叫她姐姐的聲音。爲這事我們曾爭辯了無數次。她大我大兩歲,可我喜歡和她開玩笑,逗她開心。我說我要是不晚報兩年戶口,我肯定是她哥哥。可她不管這些。她要以戶口爲准。   其實婷離開企業學校並不完全爲了我。在我離開企業一中時,發生了一些事。那個老大被判了刑。以前欺負她們的人又開始騷擾起來。老大的判刑也導致了 『七姐妹』的瓦解。她們只是名存實亡了。婷爲了躲避無休止的糾纏被迫轉進了市一中。   10   市一中突然成了所有學校大家鬥毆地方,這裏每一天都有無辜者受到欺淩和侮辱。『四大金剛』剛剛走,『龍虎兄弟又帶著人來洗劫。就這樣一批剛走,另一批也不甘落後。很多女孩子被強奸,然後從此開始墮落。十年之後,有很多吸食毒品,坐台賣淫的大多數都是因爲那幾些年被那些渣子糟蹋後自暴自棄的女孩。也有很多很老實的人被欺負的沒辦法,爲了擺脫天天被打的厄運,只好開始加入一個個組織,以至後來坐牢。   11   無色金屬建築公司逐漸沒落,爲了生存,他們開始出去到別的市工作,五中的學生沒有家長的管教。導致了學校的極其混亂。   學生不好好上學,在『十三太保』的帶領下橫掃各個學校,成了當時轟動一時的霸王。每天下午和晚上,他們帶著幾十個人騎著「禿驢「車。開始到市一中搶劫。有錢的可以免遭毒打,沒錢的只好挨一頓暴打。有很長時間,好多學生都有家長接送。   不知何時,市委大院的那些「八旗子弟」 知道了錢能通神更能通鬼。那時所有漂亮的女生都是明花有主。他們就掏錢雇人把他們的情敵一個個打跑。   一次有個和我關系比較好的同學,他和一個女生都談了好長時間了。那天他來找我,說比他高一屆的男生看上了他的女友, 讓我幫忙去說一下。我在課間操的時候找到了那個男生。我說你以後在去騷擾她,我就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可這話成了自己和自己說。   那天周五放學,我和婷剛出學校大門的時候,前方黑呀呀的一片,朝我沖過來。我趕緊讓婷跑進去。我把學校的大鐵門關上的刹那,一陣磚頭向我飛來,把大鐵門都砸的變了形。我站到教課樓的最頂處,直到天黑才和婷回家。   星期天,我去朋友家喝酒,在那裏我遇到了『龍虎兄弟』的老二虎子。他對我說我們學校的一個人,掏錢雇了他們,讓他們好好收拾一個人。我笑著說你知道嗎,他要收拾的那個人就是我,昨天我差點被你的那幫兄弟們用磚頭活埋了。我說完又把這事來龍去脈地說了一遍。虎子摟著我說真是對不起。虎子又說明天你去打他,讓他在掏錢雇我們,正好我們兄弟沒錢買酒喝。   星期一,早自習的鈴剛響,我就沖到教室把那家夥暴打了一頓。果然他又用錢雇了『龍虎兄弟來打我。那天下午我被他們帶到一片樹林裏。虎子當場又把那家夥一陣暴打,然後摟著我大喝了一頓。   從那以後,很多學生有事都來找我,就這樣我突然成了很多學生的救星。我的名聲也越來越大。外面來鬧事的人,也事先和我打個招呼。   12   一次晚自習,我又偷偷跑出去吸煙,在樓頂上我聽到了宏和麗的吵架聲。麗哭著對宏拳打腳踢。她便打便罵宏不象個男人罵他懦弱膽小。我爬上樓梯來到樓頂。宏看我上來就慌忙下了樓。我問麗發生了什麽事。麗抱著我的肩膀大哭。她說那天下晚自習,有一幫人當著宏的面強奸了她。麗說此刻她真想象小鳥一樣飛一次。她多麽羨慕小鳥可以在空中自由飛翔。   我在校樹林裏找到了宏。宏一支一支地吸著煙。我坐在他身邊。宏突然對我說你有刀嗎,我要殺了那幫禽獸。我說誰幹的,走我們一起去殺了他們。   我們在晚自習結束之後,又找到了風。我知道風的書包裏有一把軍刺。我把麗被『十三太保』強奸的事說給風聽。風真夠意氣,他聽完二話沒說站起來就和我們去找『十三太保中強奸麗的把個家夥。   我們到了五中,他們剛放學,宏用手指出了那個家夥。我隨手抄起一塊磚頭,就要沖過去。風一把拉住了我。風說你看他們那麽多人,還沒等你打人家。人家一人一拳就能把我們大倒。我說那怎麽辦。風說跟上他們,等他們分手後在說。   我們三個悄悄跟在後頭,一直到他們分手。那家夥在他家門口剛要掏鑰匙開門。我們一陣磚頭扔過去把他打倒在地。最後宏又在那家夥猛踢了一頓。我和風拉了好半天,才把宏拉走。   宏最終也沒和麗和好。麗沒給宏一點機會。那天早晨天格外晴朗,滿天的小鳥在蔚藍的天空下自由地飛來飛去。我們在操場上做早操。所有人看見一只鳥在半空中飛起後輕飄飄地落了下來。全校師生開始跑過去。只有宏呆呆地站立在操場上做完最後一節早操後不知去向。   麗跳樓自殺後,宏不知在哪弄到一把砍刀,他每天都在五中門口,見『十三太保』就亂砍。他每次都被打的頭破血流。可他卻從不退縮。直到『十三太保』看見他就跑爲止。   從那時起,那把砍刀一直在他書包裏藏著。從那時起,凡是來學校鬧事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一陣猛砍。從那時起,很長時間都沒有人到我們學校鬧事。   十五年後,我刑滿出來去找過宏,在一個買瓜子的灘上看見了他。他對我傻傻地笑著。我說我是強。強 ,那強(牆)好白呀。他已經沒任何記憶了。我套出10圓錢,我說我要買瓜子。他傻笑著接過錢開始給我瓜子。一把,兩把,三把……。吃吧,吃吧。旁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從椅子上站起來搖著頭給我稱了瓜子。哎,對不起,他的腦子出了問題……。   13   平靜了一個多月的學校又突然混亂起來。那幫曾經挑斷天狼手筋和腳筋的人找到了風。他們開始整天來找風的麻煩。   那天是入冬以來最寒冷的一天。他們聚集了二十多人將風帶到學校的偏僻處開始暴打。我和宏聞訊後趕緊跑了過去。沒等宏掏出砍刀我們就被打倒在地。   西伯利亞的寒風穿過騰格裏沙漠,使勁刮了起來,天空飄飄揚揚下起了大雪。我們三個摟在一起苦笑。   我們三個找了許多紙盒子鋪到有暖氣的地溝子裏。天漸漸黑了。地溝子裏的管道口裏出現了野貓一雙雙綠綠的眼睛。   我出去跑到婷的家裏要了10圓錢買了幾支蠟燭和一些吃的。晚上婷又在她家偷了一瓶酒給我們送來。我們喝著酒聽風講他的故事。原來天狼是他哥哥。難怪社會上的很多人都怕他。   從那天起,以前恨我們的人也開始找我們麻煩,我們幾乎天天都被人打。我們就曠課,早晨從家裏背著書包出門,放學時間在按時回家。我們整日躲在地溝子裏。學校通知家長。每一次通知家裏,我都會被父親暴打。   風說這本來不關我和宏的事,可連累了我們。自打麗自殺後,宏早已不想上學了。我對風說你曾經一次又一次地幫助我們。我們現在是患難的最好朋友。   有一天,突然停了暖氣。寒風一個勁地往地溝子裏吹。冰冷的空氣鑽進我們的脖領子裏。凍得我們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我把鋼筆拿到商店換了一瓶酒和一盒煙。   宏有些醉了,他說我們這樣總不是辦法。來我們也來個桃園三結義。宏這麽一說我也借著酒勁贊同,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于是風掏出了他那把隨身帶的軍刺,我們三個喝了血酒。我又一次看見了風的笑臉。   14   那天我喝醉了,醒來風和宏不見了蹤影。早晨我去學校也沒見他們。下午,婷偷偷來找我說這幾天市區裏發生了好多事,有好多人被條端了手筋和腳筋。我說這種事天天在發生。沒什麽大驚小怪的。婷說可那些被挑斷手筋和腳筋的都是打過你們的。我預感這肯定是宏和風幹的。我去地溝子裏找他倆。可沒找到。我在地溝子裏等了好幾天,始終也沒等到他倆。   15   學校又叫人通知了我家裏。那天回家,我看著家裏的東西,我想父親會拿什麽打我。說實話,家裏能打人的東西父親都用過了。父親看我回來卻沒打我。父親對我說,你走吧我沒你這樣的兒子。我沒動。父親看了我一眼說你不走那我走。父親說完站起來就往外走。母親哭著拉住了父親的手。父親又轉過身對我說你走不走。我看了母親一眼後出了家門。天漸漸黑了下來,寒氣逼人,這個冬天出奇的冷。我徘徊在冰冷的大街上,寒風刺骨。   12月的第一天,我在地溝子裏找到了風,他面容憔悴,神情疲憊,一副絕望的樣子。我說你們這些天幹什麽去了,風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說我們不是說好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風看著我說我說過這不關你的事。我問宏呢。風說那天他倆在報仇的時候宏的頭部被打傷了,現在他也不知道情況。風說完又對我說不管誰問起我,你都說沒見過。我說到底出了什麽事。風說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媽的,那家夥還真行,倒地的時候還能給我一刀。我問誰。風說就是那個天天帶人打我們的那個叫軍的家夥。記住你什麽都不知道。風說完爬出了地溝子。我看見了地上一大片的血。我爬出去,風已沒了去向。   16   第二天,婷來地溝子裏告訴我風死了。婷說警察正在找凶手。我說我知道凶手在哪。   我到醫院裏看了宏,他的頭部纏滿了紗布。有幾個人看見我出現就通知了軍。軍很快帶人沖進了病房。他問我風在什麽地方,你如果不說我就把你兄弟從窗戶裏扔出去。他說完讓人拔掉了宏身上的掉針。我說你想知道嗎,我告訴你,在那裏你一定能見到他。我說完拿起凳子使勁向他砸去……。很多人掏出刀向我撲來……。   17   1991年,我被判了有期十五年。   刑滿後,婷在酒吧裏給我過了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個生日。   有一幫未成年的孩子整天來酒吧喊我大哥並齊刷刷地向我敬禮。我感到茫然。十年了,怎麽還是這個樣子。   18   我向婷求婚,婷讓我再騎上自行車帶她一圈。我帶著她在市區裏整整繞了一天。   在買瓜子的小灘上。我把一包喜糖送給宏,我說你吃吧,這是你最愛吃的大白兔。宏把糖一塊塊放進嘴裏,他傻呵呵地說好甜,好甜,你不許跟我搶。我抓住他的手說再也沒人跟你搶了,我天天給你買糖吃……   聖誕夜,我去教堂聆聽牧師的宣教後出來,大片大片的雪花飄舞在空中美極了。這時有幾個黑影向我圍來。有人問我是不是叫強。還沒等我回答一陣砍刀落在我的身上。在我倒地的刹那,教堂裏還在響徹著孩子們禱告的童聲。那聲音輕輕的柔柔的。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清秀的可人兒(7)
清秀的可人兒(6)
清秀的可人兒(5)
清秀的可人兒(4)
夢想的國度
石·輪
我眼中的田地
霞浦觀海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