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西游东江”七日记趣

2009-06-06 20:18:34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4月30日 上海出发

  中年11点45分,参加“西游东江”活动的6位成员在上海站集合,酝酿已久的郴州之行终于开始了。这次郴州之行共有9人参加,都是ctrip上志同道合的网友,包括发起人钱贵,“贵嫂”仅仅,UFO璐璐,大侠、彬彬和我。另外三人已先期抵达郴州,他们是裁缝(CF)、Linda和Mike。我们都是对旅游充满热忱,却又不甘心拘泥于旅行团的安排,所以大家集合在一起去了一个很少有上海人去的地方。

  12点25分,K99次列车准时开车了。我们买到的是6张上铺的硬卧票,所以基本上我们就坐在旁边走道的座椅上吃东西、聊天。聊着聊着居然在车上遇见一郴州老乡,且叫他小周吧。他是旺旺的销售人员,能说会道,向我们介绍了一些郴州的情况,最后还留了手机号给我们。可是后来我们在郴州的时候试了一下,居然说此号码已申请停机。这个“郴州老乡”实在值得怀疑。

  一下午我们都在吃东西,“贵嫂”仅仅准备了充分的“弹药”:黄瓜、零食、牛奶甚至熟食。大家就不停地吃啊吃,吃好了就准备睡午觉。这时发现车顶上的空调风口吹的风好冷,于是又开始贴报纸,封住那个空调风口。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完工了,晚上可以不用怕着凉了。

  5月1日 到达郴州、东江湖漂流

  早上5点多火车到达郴州,站台上只有我们6个人,据说还有另外一对夫妻,我是没看到。不过我心里很开心,太好了,没有那么多游客。出了火车站我们分乘2辆出租车到达国际金星宾馆,在那里我们与先到达郴州的CF他们3人会合,休整一下后我们就准备出发前往此行的第一个目标----东江湖。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包到一辆小面包车,大约早上7点45分我们从酒店出发了。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东江湖风景区的门口。这里就有窗口售旅游票,经过大家的讨论,最后买了C套票,包括漂流及其他一些景点,可是最后我们除了漂流哪个景点也没去,因为这实在是个非常漫长的历程啊!买好票后继续向风景区内开去,来到摆渡口,又要买快艇票。这时我们发现正好国家女排和广东男排也在今天漂流,于是赶快买好票,坐上快艇出发。我原以为这快艇最多开15~20分钟,谁知竟然开了将近45分钟,这才到达漂流集合点:黄草镇。这时我们已经赶在国家女排前面,可是漂流集合点的工作人员却说第一漂已经排满了,我们只能排在下午1点的第二漂。失望之余,仅仅和UFO便想和赖亚文合影,可是赖亚文不配合,又一次失望。这时大约是中午11点,于是我们在旁边的小饭店里吃午饭。吃完饭等待漂流时,突然发现有人赶了头大猪在街上走,惹得仅仅一阵兴奋,出去便和猪合了个影,真是好玩。将近1点,我们将包什么的都寄存在集合点后就坐车前往漂流的起点。车又在山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两边是郁郁葱葱的山,感觉上挺象武夷山的,转弯的时候偶尔还能看到东江。还有就是我们这辆车的喇叭特别的响,刺耳的响。终于到达了起漂点,大家换上准备好的塑料雨衣和雨裤,我没有装备这些,却没想到他们买了水瓢准备打水仗。坐上我们的漂流皮艇后,UFO就挑起了一场热身水仗。可怜的我遭到了前后夹击,还没开始漂流竟然就已经从头湿到了脚。幸好天不算太冷,太阳也会偶尔露个脸。就在快要出发时我们突然发现另一艘皮艇上也装备了人手一个水瓢。于是出发后当我们的船经过他们面前时,暴发了一场“惨烈”的战争。由于我们的地理位置处于劣势,所以这一仗我们吃了点亏。刚刚出发时,水比较缓,所以由一艘电动皮艇拖着一串皮艇,大约4、5艘前行。途中我们再一次起内讧,钱贵和CF之间暴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其他人则不甘心隔岸观火,于是也纷纷加入。好一场战争啊,将我身上好不容易有些被吹干的衣服又一次打湿。好在一番争斗后终于大家达成协议一致对外。这时我们来到大坝这里,等待着将水放入下游后开始真正的漂流。这中间跟在我们后面的几条船之间开始了交战。这下可乐坏了旁边的小贩,买水枪、买雨衣雨裤,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终于等了近十分钟后,开闸放船了。我们原本第一的位置一下子变成了最后,只听到先下去的一阵接着一阵“惨叫”,搞得我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终于轮到我们了,船老大教我们一手抓住座位前的绳子,一手抓住座位旁的绳子,重心往中间移。掌握要领后,我们个个凝神屏气、抓住绳子,准备冲下水去。终于皮艇开始一点点朝着闸门漂,忽然一下有了落差,湍急的水流将我们推了下去,浪花不断扑面而来,大家开始了惊声尖叫30秒,30秒后我们漂到了较缓的水域,大家终于松了口气,只是个个都湿透了,穿了雨衣、雨裤也根本没用。接下来的漂流虽然也有几处大风大浪,可是比起那一段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只是因为浪大,大家基本上身上已经没有干的地方了,严重一点的更是从里湿到外,我就是。不过两边的风景倒还真是挺不错的,看上去挺原始的树林,间或飞过一些长尾巴的鸟,问船老大鸟的名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大约漂了2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漂到了终点。一群落汤鸡一般的人来到等在终点的渡船,经过一个小时又回到漂流集合点,这一个小时内我们又是补充能量,又是迎风吹衣服,还欣赏到了钱贵夫妇演绎的“生活版”Titanic。回到黄草已经是下午6点,赶快取回寄存的东西,稍微整理一下后又坐上快艇,45分钟后又回到摆渡点,坐上我们的车,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一路上贵哥和贵嫂精神抖擞地唱着歌,从革命歌曲到港台经典老歌一路唱回酒店。虽然我在一旁睡觉,但是还听得一清二楚,姑且当作催眠曲好了。回到酒店大家各自回房间洗澡换衣服,一小时后我们来到解放西路上的排档,也不管是晚饭还是夜宵,先大快朵颐一顿再说。我也终于领教了湖南菜的辣。那份螺蛳根本不能唆,里面都是一包辣汤,我只能用牙签挑出肉后直接吃。至于其他菜,除了素菜之外基本上都得先放在茶里洗一遍再吃。不过看到UFO、仅仅、彬彬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倒也是种享受。吃到大约11点多,我们便回酒店休息了。

  虽然这一整天差不多都是坐着,可也挺累人的,尤其是那皮艇,坐得屁股直生疼。而且一路上经过道道关口,真的是很折腾人。看看我们的路线吧:酒店—景区大门—摆渡口—集合点—起点—终点—集合点—摆渡点—景区大门—酒店。整整12个小时呀,其中2/3的时间是坐着,是很累的呀!不过漂流时的惊险、刺激,和打水仗时大家的勇猛无比倒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可惜为了保护相机,我们只能让它们呆在岸上,无法将这些一一记录下来。

  5月2日 仰天湖骑马、穿越峡谷、杀人游戏

  因为打听好了到仰天湖的路线,于是一早我们就来到酒店旁边的长途汽车站,可一打听才发现应该在汽车南站坐这车,这才发觉时间紧张,要误车了。只能兵分两路,一路先去汽车南站,另一路则在酒店结帐。来到汽车南站终于找到可以直达仰天湖的旅游车,幸好是私人的,拖到8点钟才出发。车上人也已经坐得差不多了,我们9人只能坐加座。

  车开上山路颠簸得厉害,可车外的风景却相当漂亮,惹得CF举起他的数码相机一阵猛拍。窗外不仅有山、有树,更有片片的梯田,层层叠叠的铺在山上,非常壮观。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生活的人而言,实在是很难得的景观。大约2小时后车来到永春,暂时休整一下,车子也修了一下;而我们在一幢三层小楼的楼顶,俯瞰了一下永春乡的全貌。我们还在永春装备了一些黄瓜和水,因为接下来的40分钟车程内将不会再有村落。而接下来的山路果然是又颠又险,骨架都快颠散了。好在40分钟很快过去了,我们来到仰天湖门口,又要买门票。这时我们发现和我们同车的一群广东人居然也是看了ctrip的介绍来这里的,于是我们联合起来讨价还价,以每张门票25元(原本是30元)的价格成交了。

  进入仰天湖虽然也有些游客,可大体来说还是显得很空旷。其实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仰天湖不大,但没想到它竟然这么小,一下子就看到了边。不过它却非常安静、平和地躺在群山的环抱中。仰天湖周围群山连绵起伏,山坡上密密的草皮,牛儿马儿悠闲地晃着尾巴、吃着草。不过这些马儿却被它们的主人牵着随时准备接待游客,我、UFO和大侠就迫不及待地跳上马儿,先骑着遛达了一圈,我还是第一次骑马呢!这些马都是及温和的被驯服的马,有许多母马旁边还跟着可爱的小马驹。再看看牵着我的坐骑的小男孩,才13岁而已,做起生意来却相当老练,可见平时经常随着他的家人来仰天湖做生意。大约骑了半小时后我们就去吃午饭了,大概因为山上东西少,而且只有一家餐厅,所以这一餐虽然没吃到什么却花了不少钱。

  吃完饭我们决定去穿越迷魂谷,大约步行了10分钟我们来到谷口,稍作休息我们就开始了穿越。我们一男一女列队前行,Mike和UFO走在最前面探路,我们则走在后面,一路上摸高爬低,不断越过一块块小溪中的石头,攀着旁边的树枝、石壁艰难地前行着。一路上大家充分发挥团队精神,互帮互助克服重重难关。经过一座石桥的时候我们拍了一张集体照,虽然大家显得有些疲惫,但心中却也蛮自豪的。一路上只顾着摸高爬低,没有太在意两边的风景,只是被路上遇到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吸引了一下,它们的窝从树上掉了下来,虽然我们最后将它们又放回树上,可是看起来是凶多吉少了,好可怜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历险,我们终于胜利穿越了迷魂谷!接着就要从谷底再爬上山顶,这段路是有石阶的,虽然路好走了,但是却更累了。好容易走上山顶,风景可真好呀,四周是绿油油的山,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这时正好有一群马在我们面前,我们也实在是筋疲力竭了,大家就坐上了马。只有钱贵没有骑马,他就负责拍照,最后我们8个人排成一排,仿佛整装待发的小分队。

  这时大约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又分成两摊,UFO、Mike和我铺了塑料台布在草地上躺着聊天,其他人则坐在餐厅打牌。这真是一段悠闲的时光,躺在静静的湖边,望着蓝天白云和远处悠哉地吃草踱步的牛儿马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从身边滑过了。

  吃完晚饭正巧有一个广东的旅游团要办篝火晚会,还烤了只全羊。我们站在一边看他们的篝火晚会,其实挺没劲的,所以我们看了一会儿就回到了我们的住处。山上的住宿条件实在是非常艰苦,床单看上去脏兮兮的,没有卫生间,连洗脸刷牙的用水都紧张得很。大家看到这样的住宿条件一下子就觉得扫兴不已,原先对于仰天湖的美好印象一下子破坏殆尽。于是我们只能玩“杀人游戏”来打发时间。

  “杀人游戏”的过程非常有趣,大家都在怀疑别人是“杀人凶手”,被认为是“杀人凶手”的则忙着自辩,反正非常好玩。而最后的惩罚措施更是千奇百怪,大家纷纷想出各种各样的刁钻办法。彬彬首当其冲,被罚去对坐在门外的一个小姑娘说 “我是傻瓜”。只见他对着那姑娘先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好不容易说出了那四个字,那姑娘只是茫然地朝着他看,好象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彬彬则是一脸尴尬。接着是Mike遭到了惩罚,他所受的待遇是亲一下脚上的袜子。他几经转变姿势终于亲到了自己脚上的袜子,真是一脸的痛苦啊。仅仅受到的惩罚措施是亲了钱贵一下,对于他俩而言,这根本不能算是惩罚。Linda遭到的惩罚是要摆一个幸福的姿势,于是彬彬侥幸地幸福了一下,Linda靠在他肩上作了一脸幸福状。这一招果然厉害,彬彬完全被Linda的“美人计”降服了,哈哈。接下来一轮我遭到了惩罚,被罚跳舞,我就随便扭了段秧歌了事。接着轮到CF,本来大家想罚他跳段“钢管舞”,最后却演变成“成人版哈里波特”,他骑着那根钢管在屋里来回跳了一圈。大侠受到的惩罚和Linda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被要求摆一副“小鸟依人”状。于是好象

  Mike被借用了一下,惹得他一副想吐的样子。轮到UFO的时候,钱贵想出来要叫她“飞”,她果真扑腾了几下,最后一下栽倒在床上,算是降落在了地球。最好玩的是惩罚钱贵,他要亲CF一下,CF死活不肯,我们这群女生就帮着把他按倒在床上。这时钱贵如狼似虎般地扑上来,只是CF宁死不从,最后钱贵也没能得逞。可惜这有趣的一幕幕没有一一拍下来,这真是一段想想都令人爆笑不已的回忆。打发掉四五个小时后大家睡意渐浓,而且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徒步下山,所以只能将就着合衣睡下。而因为山上气温极低,最后就2个人合睡一铺,钱贵、仅仅、Linda睡中间的大床,我们9个人就睡在一个房间内。睡下还不太平,又是蚊子又是老鼠,可也顾不得这么多,睡着了也就没知觉了。

  仰天湖的风景确实是不错,平静的湖水、宁静的草原、悠闲的牛马,对于都市人而言很难得找到这一片心灵的宁静。只可惜山上的住宿条件太差了,而我们又没带睡袋之类的露营装备,否则我们还会在山上多呆一天的吧。不过最好还是保持原有的面目,现有的60个床铺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只要将条件再改善一下就可以了。不过人类对于自然的破坏程度是惊人的,不知五年后的仰天湖会是什么样子。

  原本仰天湖景区还有很多景点,可因为住宿条件的限制,大家一下子就丧失了兴趣。只是Mike对于其中的一个景点:裸浴沟相当感兴趣,他念念不忘要去那里洗澡,也不知他是真想去,还是开开玩笑逗逗大家的。不过后来在大家的苦劝下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大概也可以算作他未了的心愿吧!

  经过一番考证,原来大侠那天“依”的是CF,不是Mike。记得那天CF坐在我们一群女生中间,离大侠挺远的,怎么最后会跑过去被大侠依靠呢?搞不懂。

  5月3日 徒步下山

  草草睡了一夜后,早上大约5点半仰天湖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叫醒,大家经过一番洗漱就准备上山看日出。不过大侠、彬彬和CF这三个没追求的家伙却不肯和我们一起去观日出,也罢,我们其余6个人就出发走向“观日台”。其实早上雾很大,能不能看到日出大家都不知道。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清早呼吸一下山上的新鲜空气,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在我而言,这是在上海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大约经过十分钟的步行,我们来到了“观日台”,可是雾却不见散,虽然风蛮大的,但吹散的雾毕竟有限。不过我们总算还是看到了几缕朝霞,可它们只悄悄闪了一下便又躲回了云层。我们在山上大约呆了半小时,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看到日出,便离开了。

  吃过一顿简单的早饭(米粉、荷包蛋、彬彬的榨菜),早上7:30我们背上行囊,开始正式徒步下山。这时山上的雾依然很大,能见度大约在3米范围内,而且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天气还算凉爽,来往的车辆也很少,这段路走起来还算好。走了一个小时后太阳出来了,天开始渐渐热起来,但山上的风景也看得更清楚了。远远的山上开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杜鹃花,听老乡说这时候的杜鹃已经谢了很多,如果在4月底,漫山遍野都是杜鹃花,真正是“十里杜鹃”。可惜我们没看到,不过想象一下一座红色的山会是什么样呀!路上遇到一群大大小小的牛在路边吃草,却也不怕生人,我们四下望望不见有主人在它们旁边,于是有几人就大着胆子和牛合了影。

  走着走着,Mike开始显现出他的“道骨仙风”来,只见他一个人健步如飞地冲在最前面,而且不见丝毫体力下降的趋势。UFO则紧紧地跟在Mike后面,他们似乎在穿越迷魂谷时就已经培养出了默契。第二方阵是大侠、彬彬和我,我们基本上与第一方阵保持着100米的距离。我们后面则是钱贵、仅仅、CF和Linda,他们沿途拍了很多照片,所以落在最后。又过了大约一小时,我们到了芙蓉,在一户农家休整了一下。这时我们已经徒步行走了4公里,只走了整段路的1/5。不过看看大家的精神状态都还不错,贵哥和贵嫂还在那户农家门口拍了照,印出来一定蛮搞笑的。休整完后接着前进,这时路上的人和车渐渐多了起来,不断有人在经过我们身边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我们,或许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一群可笑的人。差不多走了5公里,Linda开始撑不住了,于是她就先坐了摩托车下山了。剩下我们8个人继续走走停停,Mike和UFO依然走在最前面。偶尔我们也会发现一条小山路,抄个近道什么的,可是这山路毕竟还是很危险的。接着大侠和CF也坐了摩托车下山了,这时我真的觉得自己好伟大呀,居然有一路走下来。不过他们下山的时候还是帮我把背囊带了下去,一下减轻了很多负担,走起路来也就轻快了不少。可惜的是我最后还是没有将步行进行到底,考虑到我那天的身体状况,走这么多路已属不易,更何况还背了个包。所以最后我还是和仅仅合乘了一辆摩托车下山,一路上我反而觉得紧张得很,因为骑着摩托走山路很危险,我几乎一路上是闭着眼的。好在才5分钟就到了永春,找到先前到达的Linda、CF和大侠,一口气灌下3杯水,而洗脸剩下的水上则漂浮着一层砂尘。休息了一会儿我想起永春有个邮政局,我赶紧过去买了个纪念封,把它寄回上海,留下这永久的纪念。就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最后的4位勇士终于到达了终点,与我们胜利“会师”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钱贵和彬彬居然会比UFO和Mike先到,原来他们找到一条小路,虽然最后变得非常狼狈,据说是连滚带爬地下来的。可惜我没看到,不过能够坚持到终点实在不容易。所以后来吃饭时,我们敬了这四位勇士。

  吃完午饭,正好有一班1点出发到郴州的车,我们赶紧过去抢占座位,一上午走下来大家的体力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这辆小巴挤得满满当当,连车顶上也有人坐,中途还不断有人上来。所以尽管我们有座位,可是坐得根本就不舒服,一个劲想睡觉却实在又睡不好,回程路上也不再有心情观赏车窗外的风景了。好容易车开上了平缓的马路,我实在抵挡不住倦意,渐渐睡着了。还没睡多久车便到了郴州汽车南站了,只能下车再乘出租回酒店。一到酒店房间,我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睡着了,以至于有人来敲门都毫无知觉,真是累惨了呀!

  一觉睡醒后赶紧洗澡换衣服,晚上我们去了一家据说在当地挺有名的餐馆----“辣得叫”。这真是丰盛的一餐,鸡鸭鱼肉蛋一应俱全,虽然都很辣,可是味道很好,很香。我照例还是将这些菜放在茶水里洗一下,可只洗一下还不行,还得多泡一会儿才减轻了些许辣味。吃着吃着钱贵居然找到许多自己的同好者,UFO、大侠和彬彬,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吃猪脑。这一餐饭对于他们的意义真是巨大呀!

  吃完饭我们又步行回到酒店,接下去是讨论后面2天的安排,看来看去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去。苏仙岭,电视报道“游人如织”;万华岩,大家觉得“溶洞没什么值得去的”。最后只能派出钱贵打电话到前台咨询,搞笑的是他每问一个地方都要问,“小姐,那你有没有去过呢?”,而且以他说话的速度,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最后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以及我们已经掌握的一些情况,我们决定第二天去飞天山。讨论终于完毕,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这真是辛苦异常的一天呀,对于大家的体力和精神真是双重考验。不过也很有趣,我还是第一次背着行囊走这么多路,其实感觉挺不错的,真有一种“徒步走天涯”的感觉。难怪UFO后来对徒步念念不忘!

  Mike因为家中有事,当天晚上乘火车先回了上海,虽然后面还有精彩活动,他也只能忍痛放弃了。

  5月4日 飞天山西线峡谷、东线漂流、夜宿永兴

  按照既定方案,我们一早就准备好向飞天山出发。钱贵几经周折和我们第一天包车的司机联系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还是包了他的车,还请了他作我们的导游。在等车的时候,彬彬和大堂副理,一位PLMM聊起了天,聊着聊着说起了便江风景区,在PLMM的极力推荐下,我们决定退了房,下午直接赶到永兴县。

  车来后我们就直奔飞天山,听司机说飞天山只要3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当我们到达飞天山时才发现,这里人好多呀,山上已经差不多停满了车子,山下也停了很多车,还有许多人正在山路上走着。飞天山分为东西两线,东线主要是漂流,而西线则有峡谷,于是我们决定先往西线走,因为那里人相对较少。

  西线的峡谷原来叫“爱情谷”,是一个挺深的峡谷,我们得先从山顶走下去,可是只有一条路,是石阶路,只有一边有护栏,很低,中间还有二根是坏的,走起来挺危险的。走到谷底开始穿越峡谷,这个峡谷比迷魂谷走起来容易得多了,没有什么水,路也比较平缓。偶尔也有几块大石横亘面前,小溪水很少,上面就架了几根较粗的圆木,权当是桥了。这些在我们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了,所以不一会儿我们就走出了谷底,爬上刻有“爱情谷”三个字的那座山,山上有2座亭子,果然很有情侣的样子。在山上休息了一会儿,本来我们想再继续往前走,可听说这条山路很长,而且没什么好景色,于是我们就原路返回。下山时蛮恐怖的,没有石阶也没有栏杆,山上的草和土又有点湿,滑得很,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翼翼。下山后又走了一遍峡谷,再原路返上山顶的度假村。再从这里开始走东线,主要是漂流。这时正是午饭时间,游玩的人不怎么多,所以我们差不多一到就有船坐了。我们漂流的这条江叫翠江,两岸风景也算不错,还看到了五具千年悬棺,和武夷山差不多。不过这船没什么特色,破破烂烂的游船,大约能坐20个人左右。大概漂了一个小时吧,船到了终点,上岸后接着走。当地人在河里筑了一条堤,可惜人工的成分太明显了,走起来的感觉并不怎么样。走完这条堤又要爬山了,这座应该叫老虎山,因为山脊很象老虎背,故而得名。飞天山风景区就这样玩得差不多了,这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原本想让司机送我们去永兴,可是因为谈不拢价格,所以就把我们又送回郴州。

  到郴州长途汽车站后我们就买了到永兴的车票,这是我们到达郴州后坐到的最实惠、最舒服的一趟车了。车费才6元,空调车,走国道,车程1小时,性价比实在是好很多。如果当地所有的车都 这样,旅游业将会更发达。

  5点多,我们到达了永兴。经过一番打听,当地有2处住宿的地方,一处是县招待所,另一处是一个酒店,名字已记不得了,于是我们决定还是住县招待所。我们就从车站步行过去,一路上当地人都对着我们直瞧,可能很少有这么多外乡人来这里吧,我们就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走着。途中经过永兴县人民政府,好气派的人民政府呀,绝对不比上海的差。一路上看到最多的是银行,几乎每隔3米就有一个银行,没想到这里的银行业这么发达。

  大约走了15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县招待所,也就是永兴宾馆。正赶上他们在装修,房间也挺紧张的。UFO出面谈了一下,我们拿到了6折房价,房间的条件还算过得去,卫生、空调、电视都有,也还算干净,将就住一晚还是可以的,比起仰天湖那晚要好得太多了。

  安顿下来后,我们就准备出去吃晚饭了。一出宾馆,门口就是便江的其中一段。江边也有绿化,令我有一种回到苏州河边的亲切感。不过更有特色的是当地的排档。这些摆放在江边的排档用一个个类似小蒙古包隔成小包间,只可惜只能坐下4个人,显然我们人太多了。而当地饭店的菜价都蛮贵的,和郴州的饭店比起来贵很多。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算价廉物美的饭店,吃了点什么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那碗米粉等了半个小时才上来,服务真差劲。这家饭店好象叫“得阳楼”。

  吃完晚饭我们又买了个西瓜回到宾馆房间吃,接着就回各自房间休息了。谁知半夜有人敲门,问是谁又不答。第二天大家碰到说起,原来另外几间也碰到这样的事,大家心照不宣了。

  这一天的游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便对最后一天的游览抱着巨大的期望。

  5月5日 便江漂游、夜上火车

  早上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豆浆、豆花、馒头、蒸饺、薯饼、发糕,吃得大家都心满意足后,就2人一辆乌龟车----当地的出租,来到便江旅游码头。

  大约9点钟,我们就开始了便江漂游。船开了大约15分钟,首先来到第一个景点龙华寺。而这游船也只开到这里,如果要接着开下去就得包船了。而要漂游便江的话,来回大约要6个小时。CF和Linda因为要坐下午的火车,他们就只能到龙华寺这里下船了;而我们6个人以240元的价格包了一条船继续前行。这艘游船还算宽敞,而且只有我们6个人,真是又清静又悠闲。

  果然船接着往前开,风景越来越好。当地人称便江为“小桂林”,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这一路有山、有水,山上有树有草;水里不知有没有鱼,可偶尔也有几棵枯木很有感觉地立于水中,或者总有些个无名的小岛、小洲出现在江心。天上是阳光灿烂,蓝天白云,间或有鸟群划过天空。一路上很少看到有人包船,所以江上非常安静,可是挖沙船倒是看到不少,多少破坏了点景致。我们还看到了当地人在渔船上撒网捕鱼,也不知网不网得到。

  开了大约一小时,我们才到第一个景点:千年古樟,这棵树并不很粗,也不算太高。钱贵在树干上发现一条毛毛虫,于是开始很专注地拍起了照;UFO看着他专注的神情,也在一旁拍起了“阿贵与毛毛虫”。殊不知还有“黄雀在后”,仅仅和彬彬又一个跟在一个后面的拍照,象一串螃蟹一样,一个咬着一个。我则在一旁爬树,不过没爬到多高,还拍了张照,摆出一副“人猿泰山”的姿势。他们拍完毛毛虫后也过来爬树了,我们于是就拍了一张合影,活生生一群“公母人猿”,哈哈。玩了差不多半小时,我们接着上船前行。

  一路上大家在船上拍着照片。我突然间发现一根船老大撑的竹竿,想到我在武夷山时没有拍成艄公照的遗憾,决定弥补一下。接着大家又发现船头的铁锚也是个不错的道具,又是一阵狂拍。也不知又开了多久,船停在了“侍郎坦”景点。这个景点真是破破烂烂的,玩了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因为一堆石头堵住了上山的路,所以草草转了一圈后,我们就离开了。这个景点和韩愈有关,不知他老人家地下有知会觉得开心还是悲哀。开心的是他还可以清静一阵;悲哀的是人的石刻目前还不为世人所关注。

  船又不知行了多久,我们来到了第三个景点:一线天。以前也玩过武夷山的一线天,而且全国各地少说也有几百个“一线天”吧,凡是一座山中间有一条窄缝的都叫“一线天”。起先大家并不太在意,可一进入其中才发现了这里是个出人意料的好玩之处。刚来到窄缝口只见有一阵阵烟雾扑面而来,细细一看,原来是一阵阵冷气,真是意想不到。再往里走,两旁是长满苔藓的湿漉漉的石壁,石壁上还垂着丝丝的爬藤类植物。脚底是流淌着的浅浅的山水,也许为了方便行走,地上放了几根竹子,大概为了避免游客一脚踩在水里吧,不过这竹子非常滑,一个不留神就会一脚踩在水里了。这里的“一线天”非常长,大约有200米长,窄的地方人横过来走也是前胸贴后背的,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何公羽来的话不知会不会又被夹住,不过他已经减了肥了。我们6个人里就彬彬稍微胖一点,不过他还是能过去的。可惜这里的出路还没开掘出来,所以我们只能原路返回。这时后面来了一群当地人,这样就比较麻烦了。他们只好先蹲下,等我们都过去后再继续前行。幸亏这里游人不多,否则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嗬嗬。这样走个来回大约半个小时,挺过瘾的,只是出来的时候挺狼狈的,衣服、裤子、手上都沾满了青苔、泥沙。来到船上,看到旁边还停着一艘船,船上有人在包饺子,看得我们都馋了,也难怪,因为已经到了午餐时间,这时已经12点多了。一路过来景点也已经玩得差不多了,船老大就载着我们去吃农家饭了。

  上船往回开了一段后,停靠在一个原先我以为也是一个景点的地方。走上去才知道原来就是吃饭的地方,人还不少呢,当然也不是人山人海。这里好象是指定用餐点一般,估计包船过来游玩的,船老大都会带到这里来吃饭。我们到时已经有一群人在树下吃饭了,虽然天很热,但树下却相当阴凉,这户农家门口有大约4棵楠树吧,构出了一片树荫。UFO大概因为前两天消耗太大了,所以坐下就不动了。大侠和彬彬则马上到厨房去看菜点菜;钱贵忙活着拍照,仅仅则对一大锅稀饭产生强烈感情,一口气喝了三碗。那稀饭可真是正宗的稀饭呀,米粒都沉在锅底根本看不见,也根本没几粒米。不过喝起来倒真是稠稠的很舒服。接着饭菜终于上来了,这是我吃得最舒服的一餐饭了吧。因为这些菜不算太辣,刚刚好,也可能我已经开始适应当地的口味了。所以虽然总是会有一条大黄狗在我腿边绕来绕去,让我饱受惊吓,但是我的胃却着实满足了一番。吃完饭女主人还非常热情地当起我们的导游,带我们到山上去转一圈。他们家旁边的山就是属于他们的,据说他们的祖先以前就住在山上的山洞里,现在他们盖起了小楼,而这座山则成了游客们茶余饭后的消化之所。我们就在她的带领下上了山,UFO虽然吃过饭,可还是没缓过劲来,她就原地休息。要上山先要穿过一个山洞,这个洞很低,要弯腰才能穿过,好在距离不长。过了山洞是一片竹林,往另一个方向上山,大约5分钟后就到了山顶。这不是一座很高的山,不过从山上可以看到便江,视野还是很宽阔的。于是在这里大家又开始拍照,呆了一会儿就下去了,走的还是上来的那条路。只是经过那片竹林的时候,大侠去拔了几根竹笋,这可是正宗新鲜的野味呀。下了山后我们就准备上船返回了,离开时女主人还送给大侠一大包笋干,惹得我们都羡慕不已呀!对了,我们在吃饭时又看到了刚才在“一线天”碰到的那群人,原来他们是来这里搞活动聚餐的。他们自己带了吃的东西,还有包好的饺子,拿到农家来煮,倒也蛮实惠的。

  大约下午2点钟,我们乘船返回了。一上船我就累得不行,直想睡觉。于是我就 在船舱里睡了一会儿。好象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个个当了一回船老大,学了一下如何开船,大概准备将来买游艇,可惜我没能试试。回程路上大家就在聊天,仅仅一觉醒来,心血来潮脱了鞋子,坐在船上把脚放在水里。看着她那么舒服,我也忍不住脱了鞋子,把脚放在水里,真舒服呀,把闷了一天的脚释放出来真爽啊!到后来大家坐成一排都脱了鞋子,激起了一排的浪花,飞溅在腿上凉丝丝的舒服极了。我们还拍了几张“嬉水图”呢!

  船大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回到了上午的码头,这一天便江的漂游终告结束。这里美丽的风景,悠闲的心情都会让我永远难以忘怀。

  下船后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长途汽车站,乘坐5点多的汽车回到郴州。其实我们当初的安排还不是最好,我们完全可以在4日那天来便江漂游,当天再赶回郴州,5日再玩飞天山。这样安排既可以免去在永兴的住宿,CF和Linda也不会错过了后面的好风景。可是谁让我们是第一批来郴州玩的上海人呢?难免会有所缺憾。

  6点多我们回到郴州,又到熟悉的国际金星宾馆开了钟点房,大家休整一番,洗洗澡换换衣服,一转眼就过了2个小时。原本我们准备先去吃晚饭,再去买土特产;后来决定一部分人先去点菜,另一部分人去买东西;到最后大家还是决定一起先去买东西,然后再吃饭。我们打听到了一家超市,位于人民西路上的国大百货店内,于是我们就打的直奔那里。一进入超市就难控制时间了,又要买各自的东西,又要准备火车上的吃食,大家寻寻觅觅、挑挑拣拣,光买东西就花去了近45分钟。其间“贵嫂”仅仅又一次显现出她特有的整理东西的天赋,看得店员都一愣一愣的。走出商店已经9点45分,我们就到马路对面的小餐厅每人吃了一碗米粉。大家以奇快的速度,在15分钟内解决了在郴州的最后一餐。吃完后我们又匆匆打的赶赴郴州火车站。

  到达火车站大约是10点20分,候车室不大,有2个,我们等待的那个候车室差不多坐满了人。过了半小时,K100次进站了,我们检票上车。11点03分火车准时开出郴州站。上车后大家一时还没有睡意,可是车厢里熄了灯,于是我们摸黑吃了一会儿东西,然后各自休息。回程我们买的票正好是一个包厢,考虑到可以一起打牌。

  在郴州的最后一天,可以说悠闲,也可以说匆忙。可无论我们多么不情愿结束这次旅行,我们总还是要回来的。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我们又上了火车,带着旅行后的疲惫和愉悦踏上回家的旅程。

  5月6日 到达上海

  一大清早,我睡得正酣时,列车开始了第一次广播,反复向乘客们报告着餐车供应的早餐食品,而列车员还推着早餐在车厢来来回回地叫卖着,扰了我的清梦呀,唉!好在广播里还不断地播着好听的英文歌,让我还能在歌声中睡个“回龙觉”。8点不到,大多数人都起床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睡,只能起床。洗漱一番后就是吃早饭,接着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转眼间就到了午餐时间。本来大家想打打牌的,可是UFO和我都不乐于此道,弄得另外4位也没了打牌的兴致。草草吃完午饭(每人一碗方便面),大家又忍不住想睡觉了,反正也没了牌兴,干脆接着睡午觉吧。果然还是睡觉比较容易打发时间,当我一觉醒来时火车已经进入上海了。赶快起来整理好东西,15点53分,火车准点到达上海站。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眼前一下子出现的喧哗,竟然让我一时有些晕眩。下车后各自回家,UFO和钱贵夫妇还要各自奔赴晚上的婚宴。我们这次的五一活动—“西游东江”圆满落幕了。

  这真是令人难忘的旅行,我的收获不仅是美丽的风光,更主要是又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具有领导风范的钱贵;和钱贵绝配的“贵嫂”仅仅;活泼能干的UFO;任劳任怨的大侠;能聊会吃的彬彬;看上去很腼腆的CF;颇具古典美的Linda;“道骨仙风”般的“裸浴”Mike。
 
 
 
4月30日 上海出发 中年11点45分,参加“西游东江”活动的6位成员在上海站集合,酝酿已久的郴州之行终于开始了。这次郴州之行共有9人参加,都是ctrip上志同道合的网友,包括发起人钱贵,“贵嫂”仅仅,UFO璐璐,大侠、彬彬和我。另外三人已先期抵达郴州,他们是裁缝(CF)、Linda和Mike。我们都是对旅游充满热忱,却又不甘心拘泥于旅行团的安排,所以大家集合在一起去了一个很少有上海人去的地方。 12点25分,K99次列车准时开车了。我们买到的是6张上铺的硬卧票,所以基本上我们就坐在旁边走道的座椅上吃东西、聊天。聊着聊着居然在车上遇见一郴州老乡,且叫他小周吧。他是旺旺的销售人员,能说会道,向我们介绍了一些郴州的情况,最后还留了手机号给我们。可是后来我们在郴州的时候试了一下,居然说此号码已申请停机。这个“郴州老乡”实在值得怀疑。 一下午我们都在吃东西,“贵嫂”仅仅准备了充分的“弹药”:黄瓜、零食、牛奶甚至熟食。大家就不停地吃啊吃,吃好了就准备睡午觉。这时发现车顶上的空调风口吹的风好冷,于是又开始贴报纸,封住那个空调风口。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完工了,晚上可以不用怕着凉了。 5月1日 到达郴州、东江湖漂流 早上5点多火车到达郴州,站台上只有我们6个人,据说还有另外一对夫妻,我是没看到。不过我心里很开心,太好了,没有那么多游客。出了火车站我们分乘2辆出租车到达国际金星宾馆,在那里我们与先到达郴州的CF他们3人会合,休整一下后我们就准备出发前往此行的第一个目标----东江湖。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包到一辆小面包车,大约早上7点45分我们从酒店出发了。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东江湖风景区的门口。这里就有窗口售旅游票,经过大家的讨论,最后买了C套票,包括漂流及其他一些景点,可是最后我们除了漂流哪个景点也没去,因为这实在是个非常漫长的历程啊!买好票后继续向风景区内开去,来到摆渡口,又要买快艇票。这时我们发现正好国家女排和广东男排也在今天漂流,于是赶快买好票,坐上快艇出发。我原以为这快艇最多开15~20分钟,谁知竟然开了将近45分钟,这才到达漂流集合点:黄草镇。这时我们已经赶在国家女排前面,可是漂流集合点的工作人员却说第一漂已经排满了,我们只能排在下午1点的第二漂。失望之余,仅仅和UFO便想和赖亚文合影,可是赖亚文不配合,又一次失望。这时大约是中午11点,于是我们在旁边的小饭店里吃午饭。吃完饭等待漂流时,突然发现有人赶了头大猪在街上走,惹得仅仅一阵兴奋,出去便和猪合了个影,真是好玩。将近1点,我们将包什么的都寄存在集合点后就坐车前往漂流的起点。车又在山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两边是郁郁葱葱的山,感觉上挺象武夷山的,转弯的时候偶尔还能看到东江。还有就是我们这辆车的喇叭特别的响,刺耳的响。终于到达了起漂点,大家换上准备好的塑料雨衣和雨裤,我没有装备这些,却没想到他们买了水瓢准备打水仗。坐上我们的漂流皮艇后,UFO就挑起了一场热身水仗。可怜的我遭到了前后夹击,还没开始漂流竟然就已经从头湿到了脚。幸好天不算太冷,太阳也会偶尔露个脸。就在快要出发时我们突然发现另一艘皮艇上也装备了人手一个水瓢。于是出发后当我们的船经过他们面前时,暴发了一场“惨烈”的战争。由于我们的地理位置处于劣势,所以这一仗我们吃了点亏。刚刚出发时,水比较缓,所以由一艘电动皮艇拖着一串皮艇,大约4、5艘前行。途中我们再一次起内讧,钱贵和CF之间暴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其他人则不甘心隔岸观火,于是也纷纷加入。好一场战争啊,将我身上好不容易有些被吹干的衣服又一次打湿。好在一番争斗后终于大家达成协议一致对外。这时我们来到大坝这里,等待着将水放入下游后开始真正的漂流。这中间跟在我们后面的几条船之间开始了交战。这下可乐坏了旁边的小贩,买水枪、买雨衣雨裤,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终于等了近十分钟后,开闸放船了。我们原本第一的位置一下子变成了最后,只听到先下去的一阵接着一阵“惨叫”,搞得我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终于轮到我们了,船老大教我们一手抓住座位前的绳子,一手抓住座位旁的绳子,重心往中间移。掌握要领后,我们个个凝神屏气、抓住绳子,准备冲下水去。终于皮艇开始一点点朝着闸门漂,忽然一下有了落差,湍急的水流将我们推了下去,浪花不断扑面而来,大家开始了惊声尖叫30秒,30秒后我们漂到了较缓的水域,大家终于松了口气,只是个个都湿透了,穿了雨衣、雨裤也根本没用。接下来的漂流虽然也有几处大风大浪,可是比起那一段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只是因为浪大,大家基本上身上已经没有干的地方了,严重一点的更是从里湿到外,我就是。不过两边的风景倒还真是挺不错的,看上去挺原始的树林,间或飞过一些长尾巴的鸟,问船老大鸟的名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大约漂了2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漂到了终点。一群落汤鸡一般的人来到等在终点的渡船,经过一个小时又回到漂流集合点,这一个小时内我们又是补充能量,又是迎风吹衣服,还欣赏到了钱贵夫妇演绎的“生活版”Titanic。回到黄草已经是下午6点,赶快取回寄存的东西,稍微整理一下后又坐上快艇,45分钟后又回到摆渡点,坐上我们的车,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一路上贵哥和贵嫂精神抖擞地唱着歌,从革命歌曲到港台经典老歌一路唱回酒店。虽然我在一旁睡觉,但是还听得一清二楚,姑且当作催眠曲好了。回到酒店大家各自回房间洗澡换衣服,一小时后我们来到解放西路上的排档,也不管是晚饭还是夜宵,先大快朵颐一顿再说。我也终于领教了湖南菜的辣。那份螺蛳根本不能唆,里面都是一包辣汤,我只能用牙签挑出肉后直接吃。至于其他菜,除了素菜之外基本上都得先放在茶里洗一遍再吃。不过看到UFO、仅仅、彬彬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倒也是种享受。吃到大约11点多,我们便回酒店休息了。 虽然这一整天差不多都是坐着,可也挺累人的,尤其是那皮艇,坐得屁股直生疼。而且一路上经过道道关口,真的是很折腾人。看看我们的路线吧:酒店—景区大门—摆渡口—集合点—起点—终点—集合点—摆渡点—景区大门—酒店。整整12个小时呀,其中2/3的时间是坐着,是很累的呀!不过漂流时的惊险、刺激,和打水仗时大家的勇猛无比倒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可惜为了保护相机,我们只能让它们呆在岸上,无法将这些一一记录下来。 5月2日 仰天湖骑马、穿越峡谷、杀人游戏 因为打听好了到仰天湖的路线,于是一早我们就来到酒店旁边的长途汽车站,可一打听才发现应该在汽车南站坐这车,这才发觉时间紧张,要误车了。只能兵分两路,一路先去汽车南站,另一路则在酒店结帐。来到汽车南站终于找到可以直达仰天湖的旅游车,幸好是私人的,拖到8点钟才出发。车上人也已经坐得差不多了,我们9人只能坐加座。 车开上山路颠簸得厉害,可车外的风景却相当漂亮,惹得CF举起他的数码相机一阵猛拍。窗外不仅有山、有树,更有片片的梯田,层层叠叠的铺在山上,非常壮观。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生活的人而言,实在是很难得的景观。大约2小时后车来到永春,暂时休整一下,车子也修了一下;而我们在一幢三层小楼的楼顶,俯瞰了一下永春乡的全貌。我们还在永春装备了一些黄瓜和水,因为接下来的40分钟车程内将不会再有村落。而接下来的山路果然是又颠又险,骨架都快颠散了。好在40分钟很快过去了,我们来到仰天湖门口,又要买门票。这时我们发现和我们同车的一群广东人居然也是看了ctrip的介绍来这里的,于是我们联合起来讨价还价,以每张门票25元(原本是30元)的价格成交了。 进入仰天湖虽然也有些游客,可大体来说还是显得很空旷。其实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仰天湖不大,但没想到它竟然这么小,一下子就看到了边。不过它却非常安静、平和地躺在群山的环抱中。仰天湖周围群山连绵起伏,山坡上密密的草皮,牛儿马儿悠闲地晃着尾巴、吃着草。不过这些马儿却被它们的主人牵着随时准备接待游客,我、UFO和大侠就迫不及待地跳上马儿,先骑着遛达了一圈,我还是第一次骑马呢!这些马都是及温和的被驯服的马,有许多母马旁边还跟着可爱的小马驹。再看看牵着我的坐骑的小男孩,才13岁而已,做起生意来却相当老练,可见平时经常随着他的家人来仰天湖做生意。大约骑了半小时后我们就去吃午饭了,大概因为山上东西少,而且只有一家餐厅,所以这一餐虽然没吃到什么却花了不少钱。 吃完饭我们决定去穿越迷魂谷,大约步行了10分钟我们来到谷口,稍作休息我们就开始了穿越。我们一男一女列队前行,Mike和UFO走在最前面探路,我们则走在后面,一路上摸高爬低,不断越过一块块小溪中的石头,攀着旁边的树枝、石壁艰难地前行着。一路上大家充分发挥团队精神,互帮互助克服重重难关。经过一座石桥的时候我们拍了一张集体照,虽然大家显得有些疲惫,但心中却也蛮自豪的。一路上只顾着摸高爬低,没有太在意两边的风景,只是被路上遇到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吸引了一下,它们的窝从树上掉了下来,虽然我们最后将它们又放回树上,可是看起来是凶多吉少了,好可怜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历险,我们终于胜利穿越了迷魂谷!接着就要从谷底再爬上山顶,这段路是有石阶的,虽然路好走了,但是却更累了。好容易走上山顶,风景可真好呀,四周是绿油油的山,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这时正好有一群马在我们面前,我们也实在是筋疲力竭了,大家就坐上了马。只有钱贵没有骑马,他就负责拍照,最后我们8个人排成一排,仿佛整装待发的小分队。 这时大约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又分成两摊,UFO、Mike和我铺了塑料台布在草地上躺着聊天,其他人则坐在餐厅打牌。这真是一段悠闲的时光,躺在静静的湖边,望着蓝天白云和远处悠哉地吃草踱步的牛儿马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从身边滑过了。 吃完晚饭正巧有一个广东的旅游团要办篝火晚会,还烤了只全羊。我们站在一边看他们的篝火晚会,其实挺没劲的,所以我们看了一会儿就回到了我们的住处。山上的住宿条件实在是非常艰苦,床单看上去脏兮兮的,没有卫生间,连洗脸刷牙的用水都紧张得很。大家看到这样的住宿条件一下子就觉得扫兴不已,原先对于仰天湖的美好印象一下子破坏殆尽。于是我们只能玩“杀人游戏”来打发时间。 “杀人游戏”的过程非常有趣,大家都在怀疑别人是“杀人凶手”,被认为是“杀人凶手”的则忙着自辩,反正非常好玩。而最后的惩罚措施更是千奇百怪,大家纷纷想出各种各样的刁钻办法。彬彬首当其冲,被罚去对坐在门外的一个小姑娘说 “我是傻瓜”。只见他对着那姑娘先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好不容易说出了那四个字,那姑娘只是茫然地朝着他看,好象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彬彬则是一脸尴尬。接着是Mike遭到了惩罚,他所受的待遇是亲一下脚上的袜子。他几经转变姿势终于亲到了自己脚上的袜子,真是一脸的痛苦啊。仅仅受到的惩罚措施是亲了钱贵一下,对于他俩而言,这根本不能算是惩罚。Linda遭到的惩罚是要摆一个幸福的姿势,于是彬彬侥幸地幸福了一下,Linda靠在他肩上作了一脸幸福状。这一招果然厉害,彬彬完全被Linda的“美人计”降服了,哈哈。接下来一轮我遭到了惩罚,被罚跳舞,我就随便扭了段秧歌了事。接着轮到CF,本来大家想罚他跳段“钢管舞”,最后却演变成“成人版哈里波特”,他骑着那根钢管在屋里来回跳了一圈。大侠受到的惩罚和Linda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被要求摆一副“小鸟依人”状。于是好象 Mike被借用了一下,惹得他一副想吐的样子。轮到UFO的时候,钱贵想出来要叫她“飞”,她果真扑腾了几下,最后一下栽倒在床上,算是降落在了地球。最好玩的是惩罚钱贵,他要亲CF一下,CF死活不肯,我们这群女生就帮着把他按倒在床上。这时钱贵如狼似虎般地扑上来,只是CF宁死不从,最后钱贵也没能得逞。可惜这有趣的一幕幕没有一一拍下来,这真是一段想想都令人爆笑不已的回忆。打发掉四五个小时后大家睡意渐浓,而且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徒步下山,所以只能将就着合衣睡下。而因为山上气温极低,最后就2个人合睡一铺,钱贵、仅仅、Linda睡中间的大床,我们9个人就睡在一个房间内。睡下还不太平,又是蚊子又是老鼠,可也顾不得这么多,睡着了也就没知觉了。 仰天湖的风景确实是不错,平静的湖水、宁静的草原、悠闲的牛马,对于都市人而言很难得找到这一片心灵的宁静。只可惜山上的住宿条件太差了,而我们又没带睡袋之类的露营装备,否则我们还会在山上多呆一天的吧。不过最好还是保持原有的面目,现有的60个床铺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只要将条件再改善一下就可以了。不过人类对于自然的破坏程度是惊人的,不知五年后的仰天湖会是什么样子。 原本仰天湖景区还有很多景点,可因为住宿条件的限制,大家一下子就丧失了兴趣。只是Mike对于其中的一个景点:裸浴沟相当感兴趣,他念念不忘要去那里洗澡,也不知他是真想去,还是开开玩笑逗逗大家的。不过后来在大家的苦劝下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大概也可以算作他未了的心愿吧! 经过一番考证,原来大侠那天“依”的是CF,不是Mike。记得那天CF坐在我们一群女生中间,离大侠挺远的,怎么最后会跑过去被大侠依靠呢?搞不懂。 5月3日 徒步下山 草草睡了一夜后,早上大约5点半仰天湖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叫醒,大家经过一番洗漱就准备上山看日出。不过大侠、彬彬和CF这三个没追求的家伙却不肯和我们一起去观日出,也罢,我们其余6个人就出发走向“观日台”。其实早上雾很大,能不能看到日出大家都不知道。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清早呼吸一下山上的新鲜空气,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在我而言,这是在上海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大约经过十分钟的步行,我们来到了“观日台”,可是雾却不见散,虽然风蛮大的,但吹散的雾毕竟有限。不过我们总算还是看到了几缕朝霞,可它们只悄悄闪了一下便又躲回了云层。我们在山上大约呆了半小时,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看到日出,便离开了。 吃过一顿简单的早饭(米粉、荷包蛋、彬彬的榨菜),早上7:30我们背上行囊,开始正式徒步下山。这时山上的雾依然很大,能见度大约在3米范围内,而且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天气还算凉爽,来往的车辆也很少,这段路走起来还算好。走了一个小时后太阳出来了,天开始渐渐热起来,但山上的风景也看得更清楚了。远远的山上开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杜鹃花,听老乡说这时候的杜鹃已经谢了很多,如果在4月底,漫山遍野都是杜鹃花,真正是“十里杜鹃”。可惜我们没看到,不过想象一下一座红色的山会是什么样呀!路上遇到一群大大小小的牛在路边吃草,却也不怕生人,我们四下望望不见有主人在它们旁边,于是有几人就大着胆子和牛合了影。 走着走着,Mike开始显现出他的“道骨仙风”来,只见他一个人健步如飞地冲在最前面,而且不见丝毫体力下降的趋势。UFO则紧紧地跟在Mike后面,他们似乎在穿越迷魂谷时就已经培养出了默契。第二方阵是大侠、彬彬和我,我们基本上与第一方阵保持着100米的距离。我们后面则是钱贵、仅仅、CF和Linda,他们沿途拍了很多照片,所以落在最后。又过了大约一小时,我们到了芙蓉,在一户农家休整了一下。这时我们已经徒步行走了4公里,只走了整段路的1/5。不过看看大家的精神状态都还不错,贵哥和贵嫂还在那户农家门口拍了照,印出来一定蛮搞笑的。休整完后接着前进,这时路上的人和车渐渐多了起来,不断有人在经过我们身边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我们,或许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一群可笑的人。差不多走了5公里,Linda开始撑不住了,于是她就先坐了摩托车下山了。剩下我们8个人继续走走停停,Mike和UFO依然走在最前面。偶尔我们也会发现一条小山路,抄个近道什么的,可是这山路毕竟还是很危险的。接着大侠和CF也坐了摩托车下山了,这时我真的觉得自己好伟大呀,居然有一路走下来。不过他们下山的时候还是帮我把背囊带了下去,一下减轻了很多负担,走起路来也就轻快了不少。可惜的是我最后还是没有将步行进行到底,考虑到我那天的身体状况,走这么多路已属不易,更何况还背了个包。所以最后我还是和仅仅合乘了一辆摩托车下山,一路上我反而觉得紧张得很,因为骑着摩托走山路很危险,我几乎一路上是闭着眼的。好在才5分钟就到了永春,找到先前到达的Linda、CF和大侠,一口气灌下3杯水,而洗脸剩下的水上则漂浮着一层砂尘。休息了一会儿我想起永春有个邮政局,我赶紧过去买了个纪念封,把它寄回上海,留下这永久的纪念。就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最后的4位勇士终于到达了终点,与我们胜利“会师”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钱贵和彬彬居然会比UFO和Mike先到,原来他们找到一条小路,虽然最后变得非常狼狈,据说是连滚带爬地下来的。可惜我没看到,不过能够坚持到终点实在不容易。所以后来吃饭时,我们敬了这四位勇士。 吃完午饭,正好有一班1点出发到郴州的车,我们赶紧过去抢占座位,一上午走下来大家的体力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这辆小巴挤得满满当当,连车顶上也有人坐,中途还不断有人上来。所以尽管我们有座位,可是坐得根本就不舒服,一个劲想睡觉却实在又睡不好,回程路上也不再有心情观赏车窗外的风景了。好容易车开上了平缓的马路,我实在抵挡不住倦意,渐渐睡着了。还没睡多久车便到了郴州汽车南站了,只能下车再乘出租回酒店。一到酒店房间,我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睡着了,以至于有人来敲门都毫无知觉,真是累惨了呀! 一觉睡醒后赶紧洗澡换衣服,晚上我们去了一家据说在当地挺有名的餐馆----“辣得叫”。这真是丰盛的一餐,鸡鸭鱼肉蛋一应俱全,虽然都很辣,可是味道很好,很香。我照例还是将这些菜放在茶水里洗一下,可只洗一下还不行,还得多泡一会儿才减轻了些许辣味。吃着吃着钱贵居然找到许多自己的同好者,UFO、大侠和彬彬,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吃猪脑。这一餐饭对于他们的意义真是巨大呀! 吃完饭我们又步行回到酒店,接下去是讨论后面2天的安排,看来看去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去。苏仙岭,电视报道“游人如织”;万华岩,大家觉得“溶洞没什么值得去的”。最后只能派出钱贵打电话到前台咨询,搞笑的是他每问一个地方都要问,“小姐,那你有没有去过呢?”,而且以他说话的速度,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最后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以及我们已经掌握的一些情况,我们决定第二天去飞天山。讨论终于完毕,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这真是辛苦异常的一天呀,对于大家的体力和精神真是双重考验。不过也很有趣,我还是第一次背着行囊走这么多路,其实感觉挺不错的,真有一种“徒步走天涯”的感觉。难怪UFO后来对徒步念念不忘! Mike因为家中有事,当天晚上乘火车先回了上海,虽然后面还有精彩活动,他也只能忍痛放弃了。 5月4日 飞天山西线峡谷、东线漂流、夜宿永兴 按照既定方案,我们一早就准备好向飞天山出发。钱贵几经周折和我们第一天包车的司机联系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还是包了他的车,还请了他作我们的导游。在等车的时候,彬彬和大堂副理,一位PLMM聊起了天,聊着聊着说起了便江风景区,在PLMM的极力推荐下,我们决定退了房,下午直接赶到永兴县。 车来后我们就直奔飞天山,听司机说飞天山只要3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当我们到达飞天山时才发现,这里人好多呀,山上已经差不多停满了车子,山下也停了很多车,还有许多人正在山路上走着。飞天山分为东西两线,东线主要是漂流,而西线则有峡谷,于是我们决定先往西线走,因为那里人相对较少。 西线的峡谷原来叫“爱情谷”,是一个挺深的峡谷,我们得先从山顶走下去,可是只有一条路,是石阶路,只有一边有护栏,很低,中间还有二根是坏的,走起来挺危险的。走到谷底开始穿越峡谷,这个峡谷比迷魂谷走起来容易得多了,没有什么水,路也比较平缓。偶尔也有几块大石横亘面前,小溪水很少,上面就架了几根较粗的圆木,权当是桥了。这些在我们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了,所以不一会儿我们就走出了谷底,爬上刻有“爱情谷”三个字的那座山,山上有2座亭子,果然很有情侣的样子。在山上休息了一会儿,本来我们想再继续往前走,可听说这条山路很长,而且没什么好景色,于是我们就原路返回。下山时蛮恐怖的,没有石阶也没有栏杆,山上的草和土又有点湿,滑得很,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翼翼。下山后又走了一遍峡谷,再原路返上山顶的度假村。再从这里开始走东线,主要是漂流。这时正是午饭时间,游玩的人不怎么多,所以我们差不多一到就有船坐了。我们漂流的这条江叫翠江,两岸风景也算不错,还看到了五具千年悬棺,和武夷山差不多。不过这船没什么特色,破破烂烂的游船,大约能坐20个人左右。大概漂了一个小时吧,船到了终点,上岸后接着走。当地人在河里筑了一条堤,可惜人工的成分太明显了,走起来的感觉并不怎么样。走完这条堤又要爬山了,这座应该叫老虎山,因为山脊很象老虎背,故而得名。飞天山风景区就这样玩得差不多了,这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原本想让司机送我们去永兴,可是因为谈不拢价格,所以就把我们又送回郴州。 到郴州长途汽车站后我们就买了到永兴的车票,这是我们到达郴州后坐到的最实惠、最舒服的一趟车了。车费才6元,空调车,走国道,车程1小时,性价比实在是好很多。如果当地所有的车都 这样,旅游业将会更发达。 5点多,我们到达了永兴。经过一番打听,当地有2处住宿的地方,一处是县招待所,另一处是一个酒店,名字已记不得了,于是我们决定还是住县招待所。我们就从车站步行过去,一路上当地人都对着我们直瞧,可能很少有这么多外乡人来这里吧,我们就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走着。途中经过永兴县人民政府,好气派的人民政府呀,绝对不比上海的差。一路上看到最多的是银行,几乎每隔3米就有一个银行,没想到这里的银行业这么发达。 大约走了15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县招待所,也就是永兴宾馆。正赶上他们在装修,房间也挺紧张的。UFO出面谈了一下,我们拿到了6折房价,房间的条件还算过得去,卫生、空调、电视都有,也还算干净,将就住一晚还是可以的,比起仰天湖那晚要好得太多了。 安顿下来后,我们就准备出去吃晚饭了。一出宾馆,门口就是便江的其中一段。江边也有绿化,令我有一种回到苏州河边的亲切感。不过更有特色的是当地的排档。这些摆放在江边的排档用一个个类似小蒙古包隔成小包间,只可惜只能坐下4个人,显然我们人太多了。而当地饭店的菜价都蛮贵的,和郴州的饭店比起来贵很多。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算价廉物美的饭店,吃了点什么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那碗米粉等了半个小时才上来,服务真差劲。这家饭店好象叫“得阳楼”。 吃完晚饭我们又买了个西瓜回到宾馆房间吃,接着就回各自房间休息了。谁知半夜有人敲门,问是谁又不答。第二天大家碰到说起,原来另外几间也碰到这样的事,大家心照不宣了。 这一天的游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便对最后一天的游览抱着巨大的期望。 5月5日 便江漂游、夜上火车 早上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豆浆、豆花、馒头、蒸饺、薯饼、发糕,吃得大家都心满意足后,就2人一辆乌龟车----当地的出租,来到便江旅游码头。 大约9点钟,我们就开始了便江漂游。船开了大约15分钟,首先来到第一个景点龙华寺。而这游船也只开到这里,如果要接着开下去就得包船了。而要漂游便江的话,来回大约要6个小时。CF和Linda因为要坐下午的火车,他们就只能到龙华寺这里下船了;而我们6个人以240元的价格包了一条船继续前行。这艘游船还算宽敞,而且只有我们6个人,真是又清静又悠闲。 果然船接着往前开,风景越来越好。当地人称便江为“小桂林”,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这一路有山、有水,山上有树有草;水里不知有没有鱼,可偶尔也有几棵枯木很有感觉地立于水中,或者总有些个无名的小岛、小洲出现在江心。天上是阳光灿烂,蓝天白云,间或有鸟群划过天空。一路上很少看到有人包船,所以江上非常安静,可是挖沙船倒是看到不少,多少破坏了点景致。我们还看到了当地人在渔船上撒网捕鱼,也不知网不网得到。 开了大约一小时,我们才到第一个景点:千年古樟,这棵树并不很粗,也不算太高。钱贵在树干上发现一条毛毛虫,于是开始很专注地拍起了照;UFO看着他专注的神情,也在一旁拍起了“阿贵与毛毛虫”。殊不知还有“黄雀在后”,仅仅和彬彬又一个跟在一个后面的拍照,象一串螃蟹一样,一个咬着一个。我则在一旁爬树,不过没爬到多高,还拍了张照,摆出一副“人猿泰山”的姿势。他们拍完毛毛虫后也过来爬树了,我们于是就拍了一张合影,活生生一群“公母人猿”,哈哈。玩了差不多半小时,我们接着上船前行。 一路上大家在船上拍着照片。我突然间发现一根船老大撑的竹竿,想到我在武夷山时没有拍成艄公照的遗憾,决定弥补一下。接着大家又发现船头的铁锚也是个不错的道具,又是一阵狂拍。也不知又开了多久,船停在了“侍郎坦”景点。这个景点真是破破烂烂的,玩了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因为一堆石头堵住了上山的路,所以草草转了一圈后,我们就离开了。这个景点和韩愈有关,不知他老人家地下有知会觉得开心还是悲哀。开心的是他还可以清静一阵;悲哀的是人的石刻目前还不为世人所关注。 船又不知行了多久,我们来到了第三个景点:一线天。以前也玩过武夷山的一线天,而且全国各地少说也有几百个“一线天”吧,凡是一座山中间有一条窄缝的都叫“一线天”。起先大家并不太在意,可一进入其中才发现了这里是个出人意料的好玩之处。刚来到窄缝口只见有一阵阵烟雾扑面而来,细细一看,原来是一阵阵冷气,真是意想不到。再往里走,两旁是长满苔藓的湿漉漉的石壁,石壁上还垂着丝丝的爬藤类植物。脚底是流淌着的浅浅的山水,也许为了方便行走,地上放了几根竹子,大概为了避免游客一脚踩在水里吧,不过这竹子非常滑,一个不留神就会一脚踩在水里了。这里的“一线天”非常长,大约有200米长,窄的地方人横过来走也是前胸贴后背的,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何公羽来的话不知会不会又被夹住,不过他已经减了肥了。我们6个人里就彬彬稍微胖一点,不过他还是能过去的。可惜这里的出路还没开掘出来,所以我们只能原路返回。这时后面来了一群当地人,这样就比较麻烦了。他们只好先蹲下,等我们都过去后再继续前行。幸亏这里游人不多,否则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嗬嗬。这样走个来回大约半个小时,挺过瘾的,只是出来的时候挺狼狈的,衣服、裤子、手上都沾满了青苔、泥沙。来到船上,看到旁边还停着一艘船,船上有人在包饺子,看得我们都馋了,也难怪,因为已经到了午餐时间,这时已经12点多了。一路过来景点也已经玩得差不多了,船老大就载着我们去吃农家饭了。 上船往回开了一段后,停靠在一个原先我以为也是一个景点的地方。走上去才知道原来就是吃饭的地方,人还不少呢,当然也不是人山人海。这里好象是指定用餐点一般,估计包船过来游玩的,船老大都会带到这里来吃饭。我们到时已经有一群人在树下吃饭了,虽然天很热,但树下却相当阴凉,这户农家门口有大约4棵楠树吧,构出了一片树荫。UFO大概因为前两天消耗太大了,所以坐下就不动了。大侠和彬彬则马上到厨房去看菜点菜;钱贵忙活着拍照,仅仅则对一大锅稀饭产生强烈感情,一口气喝了三碗。那稀饭可真是正宗的稀饭呀,米粒都沉在锅底根本看不见,也根本没几粒米。不过喝起来倒真是稠稠的很舒服。接着饭菜终于上来了,这是我吃得最舒服的一餐饭了吧。因为这些菜不算太辣,刚刚好,也可能我已经开始适应当地的口味了。所以虽然总是会有一条大黄狗在我腿边绕来绕去,让我饱受惊吓,但是我的胃却着实满足了一番。吃完饭女主人还非常热情地当起我们的导游,带我们到山上去转一圈。他们家旁边的山就是属于他们的,据说他们的祖先以前就住在山上的山洞里,现在他们盖起了小楼,而这座山则成了游客们茶余饭后的消化之所。我们就在她的带领下上了山,UFO虽然吃过饭,可还是没缓过劲来,她就原地休息。要上山先要穿过一个山洞,这个洞很低,要弯腰才能穿过,好在距离不长。过了山洞是一片竹林,往另一个方向上山,大约5分钟后就到了山顶。这不是一座很高的山,不过从山上可以看到便江,视野还是很宽阔的。于是在这里大家又开始拍照,呆了一会儿就下去了,走的还是上来的那条路。只是经过那片竹林的时候,大侠去拔了几根竹笋,这可是正宗新鲜的野味呀。下了山后我们就准备上船返回了,离开时女主人还送给大侠一大包笋干,惹得我们都羡慕不已呀!对了,我们在吃饭时又看到了刚才在“一线天”碰到的那群人,原来他们是来这里搞活动聚餐的。他们自己带了吃的东西,还有包好的饺子,拿到农家来煮,倒也蛮实惠的。 大约下午2点钟,我们乘船返回了。一上船我就累得不行,直想睡觉。于是我就 在船舱里睡了一会儿。好象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个个当了一回船老大,学了一下如何开船,大概准备将来买游艇,可惜我没能试试。回程路上大家就在聊天,仅仅一觉醒来,心血来潮脱了鞋子,坐在船上把脚放在水里。看着她那么舒服,我也忍不住脱了鞋子,把脚放在水里,真舒服呀,把闷了一天的脚释放出来真爽啊!到后来大家坐成一排都脱了鞋子,激起了一排的浪花,飞溅在腿上凉丝丝的舒服极了。我们还拍了几张“嬉水图”呢! 船大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回到了上午的码头,这一天便江的漂游终告结束。这里美丽的风景,悠闲的心情都会让我永远难以忘怀。 下船后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长途汽车站,乘坐5点多的汽车回到郴州。其实我们当初的安排还不是最好,我们完全可以在4日那天来便江漂游,当天再赶回郴州,5日再玩飞天山。这样安排既可以免去在永兴的住宿,CF和Linda也不会错过了后面的好风景。可是谁让我们是第一批来郴州玩的上海人呢?难免会有所缺憾。 6点多我们回到郴州,又到熟悉的国际金星宾馆开了钟点房,大家休整一番,洗洗澡换换衣服,一转眼就过了2个小时。原本我们准备先去吃晚饭,再去买土特产;后来决定一部分人先去点菜,另一部分人去买东西;到最后大家还是决定一起先去买东西,然后再吃饭。我们打听到了一家超市,位于人民西路上的国大百货店内,于是我们就打的直奔那里。一进入超市就难控制时间了,又要买各自的东西,又要准备火车上的吃食,大家寻寻觅觅、挑挑拣拣,光买东西就花去了近45分钟。其间“贵嫂”仅仅又一次显现出她特有的整理东西的天赋,看得店员都一愣一愣的。走出商店已经9点45分,我们就到马路对面的小餐厅每人吃了一碗米粉。大家以奇快的速度,在15分钟内解决了在郴州的最后一餐。吃完后我们又匆匆打的赶赴郴州火车站。 到达火车站大约是10点20分,候车室不大,有2个,我们等待的那个候车室差不多坐满了人。过了半小时,K100次进站了,我们检票上车。11点03分火车准时开出郴州站。上车后大家一时还没有睡意,可是车厢里熄了灯,于是我们摸黑吃了一会儿东西,然后各自休息。回程我们买的票正好是一个包厢,考虑到可以一起打牌。 在郴州的最后一天,可以说悠闲,也可以说匆忙。可无论我们多么不情愿结束这次旅行,我们总还是要回来的。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我们又上了火车,带着旅行后的疲惫和愉悦踏上回家的旅程。 5月6日 到达上海 一大清早,我睡得正酣时,列车开始了第一次广播,反复向乘客们报告着餐车供应的早餐食品,而列车员还推着早餐在车厢来来回回地叫卖着,扰了我的清梦呀,唉!好在广播里还不断地播着好听的英文歌,让我还能在歌声中睡个“回龙觉”。8点不到,大多数人都起床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睡,只能起床。洗漱一番后就是吃早饭,接着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转眼间就到了午餐时间。本来大家想打打牌的,可是UFO和我都不乐于此道,弄得另外4位也没了打牌的兴致。草草吃完午饭(每人一碗方便面),大家又忍不住想睡觉了,反正也没了牌兴,干脆接着睡午觉吧。果然还是睡觉比较容易打发时间,当我一觉醒来时火车已经进入上海了。赶快起来整理好东西,15点53分,火车准点到达上海站。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眼前一下子出现的喧哗,竟然让我一时有些晕眩。下车后各自回家,UFO和钱贵夫妇还要各自奔赴晚上的婚宴。我们这次的五一活动—“西游东江”圆满落幕了。 这真是令人难忘的旅行,我的收获不仅是美丽的风光,更主要是又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具有领导风范的钱贵;和钱贵绝配的“贵嫂”仅仅;活泼能干的UFO;任劳任怨的大侠;能聊会吃的彬彬;看上去很腼腆的CF;颇具古典美的Linda;“道骨仙风”般的“裸浴”Mike。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