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旅遊 >> 「西遊東江」七日記趣
 

「西遊東江」七日記趣

2009-06-06 20:18:34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4月30日 上海出發

  中年11點45分,參加「西遊東江」活動的6位成員在上海站集合,醞釀已久的郴州之行終于開始了。這次郴州之行共有9人參加,都是ctrip上志同道合的網友,包括發起人錢貴,「貴嫂」僅僅,UFO璐璐,大俠、彬彬和我。另外三人已先期抵達郴州,他們是裁縫(CF)、Linda和Mike。我們都是對旅遊充滿熱忱,卻又不甘心拘泥于旅行團的安排,所以大家集合在一起去了一個很少有上海人去的地方。

  12點25分,K99次列車准時開車了。我們買到的是6張上鋪的硬臥票,所以基本上我們就坐在旁邊走道的座椅上吃東西、聊天。聊著聊著居然在車上遇見一郴州老鄉,且叫他小周吧。他是旺旺的銷售人員,能說會道,向我們介紹了一些郴州的情況,最後還留了手機號給我們。可是後來我們在郴州的時候試了一下,居然說此號碼已申請停機。這個「郴州老鄉」實在值得懷疑。

  一下午我們都在吃東西,「貴嫂」僅僅准備了充分的「彈藥」:黃瓜、零食、牛奶甚至熟食。大家就不停地吃啊吃,吃好了就准備睡午覺。這時發現車頂上的空調風口吹的風好冷,于是又開始貼報紙,封住那個空調風口。一番折騰之後終于完工了,晚上可以不用怕著涼了。

  5月1日 到達郴州、東江湖漂流

  早上5點多火車到達郴州,站台上只有我們6個人,據說還有另外一對夫妻,我是沒看到。不過我心裏很開心,太好了,沒有那麽多遊客。出了火車站我們分乘2輛出租車到達國際金星賓館,在那裏我們與先到達郴州的CF他們3人會合,休整一下後我們就准備出發前往此行的第一個目標----東江湖。

  經過一番努力,終于包到一輛小面包車,大約早上7點45分我們從酒店出發了。車開了一個小時左右,我們來到了東江湖風景區的門口。這裏就有窗口售旅遊票,經過大家的討論,最後買了C套票,包括漂流及其他一些景點,可是最後我們除了漂流哪個景點也沒去,因爲這實在是個非常漫長的曆程啊!買好票後繼續向風景區內開去,來到擺渡口,又要買快艇票。這時我們發現正好國家女排和廣東男排也在今天漂流,于是趕快買好票,坐上快艇出發。我原以爲這快艇最多開15~20分鍾,誰知竟然開了將近45分鍾,這才到達漂流集合點:黃草鎮。這時我們已經趕在國家女排前面,可是漂流集合點的工作人員卻說第一漂已經排滿了,我們只能排在下午1點的第二漂。失望之余,僅僅和UFO便想和賴亞文合影,可是賴亞文不配合,又一次失望。這時大約是中午11點,于是我們在旁邊的小飯店裏吃午飯。吃完飯等待漂流時,突然發現有人趕了頭大豬在街上走,惹得僅僅一陣興奮,出去便和豬合了個影,真是好玩。將近1點,我們將包什麽的都寄存在集合點後就坐車前往漂流的起點。車又在山路上開了一個多小時,兩邊是郁郁蔥蔥的山,感覺上挺象武夷山的,轉彎的時候偶爾還能看到東江。還有就是我們這輛車的喇叭特別的響,刺耳的響。終于到達了起漂點,大家換上准備好的塑料雨衣和雨褲,我沒有裝備這些,卻沒想到他們買了水瓢准備打水仗。坐上我們的漂流皮艇後,UFO就挑起了一場熱身水仗。可憐的我遭到了前後夾擊,還沒開始漂流竟然就已經從頭濕到了腳。幸好天不算太冷,太陽也會偶爾露個臉。就在快要出發時我們突然發現另一艘皮艇上也裝備了人手一個水瓢。于是出發後當我們的船經過他們面前時,暴發了一場「慘烈」的戰爭。由于我們的地理位置處于劣勢,所以這一仗我們吃了點虧。剛剛出發時,水比較緩,所以由一艘電動皮艇拖著一串皮艇,大約4、5艘前行。途中我們再一次起內讧,錢貴和CF之間暴發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其他人則不甘心隔岸觀火,于是也紛紛加入。好一場戰爭啊,將我身上好不容易有些被吹幹的衣服又一次打濕。好在一番爭鬥後終于大家達成協議一致對外。這時我們來到大壩這裏,等待著將水放入下遊後開始真正的漂流。這中間跟在我們後面的幾條船之間開始了交戰。這下可樂壞了旁邊的小販,買水槍、買雨衣雨褲,大家都忙得不亦樂乎。終于等了近十分鍾後,開閘放船了。我們原本第一的位置一下子變成了最後,只聽到先下去的一陣接著一陣「慘叫」,搞得我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終于輪到我們了,船老大教我們一手抓住座位前的繩子,一手抓住座位旁的繩子,重心往中間移。掌握要領後,我們個個凝神屏氣、抓住繩子,准備沖下水去。終于皮艇開始一點點朝著閘門漂,忽然一下有了落差,湍急的水流將我們推了下去,浪花不斷撲面而來,大家開始了驚聲尖叫30秒,30秒後我們漂到了較緩的水域,大家終于松了口氣,只是個個都濕透了,穿了雨衣、雨褲也根本沒用。接下來的漂流雖然也有幾處大風大浪,可是比起那一段來算是「小巫見大巫」了,只是因爲浪大,大家基本上身上已經沒有幹的地方了,嚴重一點的更是從裏濕到外,我就是。不過兩邊的風景倒還真是挺不錯的,看上去挺原始的樹林,間或飛過一些長尾巴的鳥,問船老大鳥的名字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大約漂了2個多小時,我們終于漂到了終點。一群落湯雞一般的人來到等在終點的渡船,經過一個小時又回到漂流集合點,這一個小時內我們又是補充能量,又是迎風吹衣服,還欣賞到了錢貴夫婦演繹的「生活版」Titanic。回到黃草已經是下午6點,趕快取回寄存的東西,稍微整理一下後又坐上快艇,45分鍾後又回到擺渡點,坐上我們的車,回到酒店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一路上貴哥和貴嫂精神抖擻地唱著歌,從革命歌曲到港台經典老歌一路唱回酒店。雖然我在一旁睡覺,但是還聽得一清二楚,姑且當作催眠曲好了。回到酒店大家各自回房間洗澡換衣服,一小時後我們來到解放西路上的排檔,也不管是晚飯還是夜宵,先大快朵頤一頓再說。我也終于領教了湖南菜的辣。那份螺蛳根本不能唆,裏面都是一包辣湯,我只能用牙簽挑出肉後直接吃。至于其他菜,除了素菜之外基本上都得先放在茶裏洗一遍再吃。不過看到UFO、僅僅、彬彬吃得心滿意足的樣子,倒也是種享受。吃到大約11點多,我們便回酒店休息了。

  雖然這一整天差不多都是坐著,可也挺累人的,尤其是那皮艇,坐得屁股直生疼。而且一路上經過道道關口,真的是很折騰人。看看我們的路線吧:酒店—景區大門—擺渡口—集合點—起點—終點—集合點—擺渡點—景區大門—酒店。整整12個小時呀,其中2/3的時間是坐著,是很累的呀!不過漂流時的驚險、刺激,和打水仗時大家的勇猛無比倒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可惜爲了保護相機,我們只能讓它們呆在岸上,無法將這些一一記錄下來。

  5月2日 仰天湖騎馬、穿越峽谷、殺人遊戲

  因爲打聽好了到仰天湖的路線,于是一早我們就來到酒店旁邊的長途汽車站,可一打聽才發現應該在汽車南站坐這車,這才發覺時間緊張,要誤車了。只能兵分兩路,一路先去汽車南站,另一路則在酒店結帳。來到汽車南站終于找到可以直達仰天湖的旅遊車,幸好是私人的,拖到8點鍾才出發。車上人也已經坐得差不多了,我們9人只能坐加座。

  車開上山路顛簸得厲害,可車外的風景卻相當漂亮,惹得CF舉起他的數碼相機一陣猛拍。窗外不僅有山、有樹,更有片片的梯田,層層疊疊的鋪在山上,非常壯觀。對于我們這些在城市生活的人而言,實在是很難得的景觀。大約2小時後車來到永春,暫時休整一下,車子也修了一下;而我們在一幢三層小樓的樓頂,俯瞰了一下永春鄉的全貌。我們還在永春裝備了一些黃瓜和水,因爲接下來的40分鍾車程內將不會再有村落。而接下來的山路果然是又顛又險,骨架都快顛散了。好在40分鍾很快過去了,我們來到仰天湖門口,又要買門票。這時我們發現和我們同車的一群廣東人居然也是看了ctrip的介紹來這裏的,于是我們聯合起來討價還價,以每張門票25元(原本是30元)的價格成交了。

  進入仰天湖雖然也有些遊客,可大體來說還是顯得很空曠。其實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仰天湖不大,但沒想到它竟然這麽小,一下子就看到了邊。不過它卻非常安靜、平和地躺在群山的環抱中。仰天湖周圍群山連綿起伏,山坡上密密的草皮,牛兒馬兒悠閑地晃著尾巴、吃著草。不過這些馬兒卻被它們的主人牽著隨時准備接待遊客,我、UFO和大俠就迫不及待地跳上馬兒,先騎著遛達了一圈,我還是第一次騎馬呢!這些馬都是及溫和的被馴服的馬,有許多母馬旁邊還跟著可愛的小馬駒。再看看牽著我的坐騎的小男孩,才13歲而已,做起生意來卻相當老練,可見平時經常隨著他的家人來仰天湖做生意。大約騎了半小時後我們就去吃午飯了,大概因爲山上東西少,而且只有一家餐廳,所以這一餐雖然沒吃到什麽卻花了不少錢。

  吃完飯我們決定去穿越迷魂谷,大約步行了10分鍾我們來到谷口,稍作休息我們就開始了穿越。我們一男一女列隊前行,Mike和UFO走在最前面探路,我們則走在後面,一路上摸高爬低,不斷越過一塊塊小溪中的石頭,攀著旁邊的樹枝、石壁艱難地前行著。一路上大家充分發揮團隊精神,互幫互助克服重重難關。經過一座石橋的時候我們拍了一張集體照,雖然大家顯得有些疲憊,但心中卻也蠻自豪的。一路上只顧著摸高爬低,沒有太在意兩邊的風景,只是被路上遇到一窩嗷嗷待哺的小鳥吸引了一下,它們的窩從樹上掉了下來,雖然我們最後將它們又放回樹上,可是看起來是凶多吉少了,好可憐啊!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艱難曆險,我們終于勝利穿越了迷魂谷!接著就要從谷底再爬上山頂,這段路是有石階的,雖然路好走了,但是卻更累了。好容易走上山頂,風景可真好呀,四周是綠油油的山,實在是令人心曠神怡。這時正好有一群馬在我們面前,我們也實在是筋疲力竭了,大家就坐上了馬。只有錢貴沒有騎馬,他就負責拍照,最後我們8個人排成一排,仿佛整裝待發的小分隊。

  這時大約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我們又分成兩攤,UFO、Mike和我鋪了塑料台布在草地上躺著聊天,其他人則坐在餐廳打牌。這真是一段悠閑的時光,躺在靜靜的湖邊,望著藍天白雲和遠處悠哉地吃草踱步的牛兒馬兒,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時間就這樣不經意地從身邊滑過了。

  吃完晚飯正巧有一個廣東的旅遊團要辦篝火晚會,還烤了只全羊。我們站在一邊看他們的篝火晚會,其實挺沒勁的,所以我們看了一會兒就回到了我們的住處。山上的住宿條件實在是非常艱苦,床單看上去髒兮兮的,沒有衛生間,連洗臉刷牙的用水都緊張得很。大家看到這樣的住宿條件一下子就覺得掃興不已,原先對于仰天湖的美好印象一下子破壞殆盡。于是我們只能玩「殺人遊戲」來打發時間。

  「殺人遊戲」的過程非常有趣,大家都在懷疑別人是「殺人凶手」,被認爲是「殺人凶手」的則忙著自辯,反正非常好玩。而最後的懲罰措施更是千奇百怪,大家紛紛想出各種各樣的刁鑽辦法。彬彬首當其沖,被罰去對坐在門外的一個小姑娘說 「我是傻瓜」。只見他對著那姑娘先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話,好不容易說出了那四個字,那姑娘只是茫然地朝著他看,好象並不明白發生了什麽,彬彬則是一臉尴尬。接著是Mike遭到了懲罰,他所受的待遇是親一下腳上的襪子。他幾經轉變姿勢終于親到了自己腳上的襪子,真是一臉的痛苦啊。僅僅受到的懲罰措施是親了錢貴一下,對于他倆而言,這根本不能算是懲罰。Linda遭到的懲罰是要擺一個幸福的姿勢,于是彬彬僥幸地幸福了一下,Linda靠在他肩上作了一臉幸福狀。這一招果然厲害,彬彬完全被Linda的「美人計」降服了,哈哈。接下來一輪我遭到了懲罰,被罰跳舞,我就隨便扭了段秧歌了事。接著輪到CF,本來大家想罰他跳段「鋼管舞」,最後卻演變成「成人版哈裏波特」,他騎著那根鋼管在屋裏來回跳了一圈。大俠受到的懲罰和Linda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被要求擺一副「小鳥依人」狀。于是好象

  Mike被借用了一下,惹得他一副想吐的樣子。輪到UFO的時候,錢貴想出來要叫她「飛」,她果真撲騰了幾下,最後一下栽倒在床上,算是降落在了地球。最好玩的是懲罰錢貴,他要親CF一下,CF死活不肯,我們這群女生就幫著把他按倒在床上。這時錢貴如狼似虎般地撲上來,只是CF甯死不從,最後錢貴也沒能得逞。可惜這有趣的一幕幕沒有一一拍下來,這真是一段想想都令人爆笑不已的回憶。打發掉四五個小時後大家睡意漸濃,而且考慮到第二天還要徒步下山,所以只能將就著合衣睡下。而因爲山上氣溫極低,最後就2個人合睡一鋪,錢貴、僅僅、Linda睡中間的大床,我們9個人就睡在一個房間內。睡下還不太平,又是蚊子又是老鼠,可也顧不得這麽多,睡著了也就沒知覺了。

  仰天湖的風景確實是不錯,平靜的湖水、甯靜的草原、悠閑的牛馬,對于都市人而言很難得找到這一片心靈的甯靜。只可惜山上的住宿條件太差了,而我們又沒帶睡袋之類的露營裝備,否則我們還會在山上多呆一天的吧。不過最好還是保持原有的面目,現有的60個床鋪其實已經差不多了,只要將條件再改善一下就可以了。不過人類對于自然的破壞程度是驚人的,不知五年後的仰天湖會是什麽樣子。

  原本仰天湖景區還有很多景點,可因爲住宿條件的限制,大家一下子就喪失了興趣。只是Mike對于其中的一個景點:裸浴溝相當感興趣,他念念不忘要去那裏洗澡,也不知他是真想去,還是開開玩笑逗逗大家的。不過後來在大家的苦勸下他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大概也可以算作他未了的心願吧!

  經過一番考證,原來大俠那天「依」的是CF,不是Mike。記得那天CF坐在我們一群女生中間,離大俠挺遠的,怎麽最後會跑過去被大俠依靠呢?搞不懂。

  5月3日 徒步下山

  草草睡了一夜後,早上大約5點半仰天湖的工作人員將我們叫醒,大家經過一番洗漱就准備上山看日出。不過大俠、彬彬和CF這三個沒追求的家夥卻不肯和我們一起去觀日出,也罷,我們其余6個人就出發走向「觀日台」。其實早上霧很大,能不能看到日出大家都不知道。可是這又怎麽樣呢,清早呼吸一下山上的新鮮空氣,實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在我而言,這是在上海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大約經過十分鍾的步行,我們來到了「觀日台」,可是霧卻不見散,雖然風蠻大的,但吹散的霧畢竟有限。不過我們總算還是看到了幾縷朝霞,可它們只悄悄閃了一下便又躲回了雲層。我們在山上大約呆了半小時,覺得實在是沒有什麽希望看到日出,便離開了。

  吃過一頓簡單的早飯(米粉、荷包蛋、彬彬的榨菜),早上7:30我們背上行囊,開始正式徒步下山。這時山上的霧依然很大,能見度大約在3米範圍內,而且山路崎岖不平。不過天氣還算涼爽,來往的車輛也很少,這段路走起來還算好。走了一個小時後太陽出來了,天開始漸漸熱起來,但山上的風景也看得更清楚了。遠遠的山上開著一大片一大片的杜鵑花,聽老鄉說這時候的杜鵑已經謝了很多,如果在4月底,漫山遍野都是杜鵑花,真正是「十裏杜鵑」。可惜我們沒看到,不過想象一下一座紅色的山會是什麽樣呀!路上遇到一群大大小小的牛在路邊吃草,卻也不怕生人,我們四下望望不見有主人在它們旁邊,于是有幾人就大著膽子和牛合了影。

  走著走著,Mike開始顯現出他的「道骨仙風」來,只見他一個人健步如飛地沖在最前面,而且不見絲毫體力下降的趨勢。UFO則緊緊地跟在Mike後面,他們似乎在穿越迷魂谷時就已經培養出了默契。第二方陣是大俠、彬彬和我,我們基本上與第一方陣保持著100米的距離。我們後面則是錢貴、僅僅、CF和Linda,他們沿途拍了很多照片,所以落在最後。又過了大約一小時,我們到了芙蓉,在一戶農家休整了一下。這時我們已經徒步行走了4公裏,只走了整段路的1/5。不過看看大家的精神狀態都還不錯,貴哥和貴嫂還在那戶農家門口拍了照,印出來一定蠻搞笑的。休整完後接著前進,這時路上的人和車漸漸多了起來,不斷有人在經過我們身邊時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我們,或許在他們眼裏我們是一群可笑的人。差不多走了5公裏,Linda開始撐不住了,于是她就先坐了摩托車下山了。剩下我們8個人繼續走走停停,Mike和UFO依然走在最前面。偶爾我們也會發現一條小山路,抄個近道什麽的,可是這山路畢竟還是很危險的。接著大俠和CF也坐了摩托車下山了,這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偉大呀,居然有一路走下來。不過他們下山的時候還是幫我把背囊帶了下去,一下減輕了很多負擔,走起路來也就輕快了不少。可惜的是我最後還是沒有將步行進行到底,考慮到我那天的身體狀況,走這麽多路已屬不易,更何況還背了個包。所以最後我還是和僅僅合乘了一輛摩托車下山,一路上我反而覺得緊張得很,因爲騎著摩托走山路很危險,我幾乎一路上是閉著眼的。好在才5分鍾就到了永春,找到先前到達的Linda、CF和大俠,一口氣灌下3杯水,而洗臉剩下的水上則漂浮著一層砂塵。休息了一會兒我想起永春有個郵政局,我趕緊過去買了個紀念封,把它寄回上海,留下這永久的紀念。就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裏,最後的4位勇士終于到達了終點,與我們勝利「會師」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錢貴和彬彬居然會比UFO和Mike先到,原來他們找到一條小路,雖然最後變得非常狼狽,據說是連滾帶爬地下來的。可惜我沒看到,不過能夠堅持到終點實在不容易。所以後來吃飯時,我們敬了這四位勇士。

  吃完午飯,正好有一班1點出發到郴州的車,我們趕緊過去搶占座位,一上午走下來大家的體力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這輛小巴擠得滿滿當當,連車頂上也有人坐,中途還不斷有人上來。所以盡管我們有座位,可是坐得根本就不舒服,一個勁想睡覺卻實在又睡不好,回程路上也不再有心情觀賞車窗外的風景了。好容易車開上了平緩的馬路,我實在抵擋不住倦意,漸漸睡著了。還沒睡多久車便到了郴州汽車南站了,只能下車再乘出租回酒店。一到酒店房間,我就一頭栽倒在床上呼呼睡著了,以至于有人來敲門都毫無知覺,真是累慘了呀!

  一覺睡醒後趕緊洗澡換衣服,晚上我們去了一家據說在當地挺有名的餐館----「辣得叫」。這真是豐盛的一餐,雞鴨魚肉蛋一應俱全,雖然都很辣,可是味道很好,很香。我照例還是將這些菜放在茶水裏洗一下,可只洗一下還不行,還得多泡一會兒才減輕了些許辣味。吃著吃著錢貴居然找到許多自己的同好者,UFO、大俠和彬彬,他們有著共同的愛好----吃豬腦。這一餐飯對于他們的意義真是巨大呀!

  吃完飯我們又步行回到酒店,接下去是討論後面2天的安排,看來看去實在不知道有什麽地方可去。蘇仙嶺,電視報道「遊人如織」;萬華岩,大家覺得「溶洞沒什麽值得去的」。最後只能派出錢貴打電話到前台咨詢,搞笑的是他每問一個地方都要問,「小姐,那你有沒有去過呢?」,而且以他說話的速度,這一通電話足足打了半個小時。最後根據他所得到的情報,以及我們已經掌握的一些情況,我們決定第二天去飛天山。討論終于完畢,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這真是辛苦異常的一天呀,對于大家的體力和精神真是雙重考驗。不過也很有趣,我還是第一次背著行囊走這麽多路,其實感覺挺不錯的,真有一種「徒步走天涯」的感覺。難怪UFO後來對徒步念念不忘!

  Mike因爲家中有事,當天晚上乘火車先回了上海,雖然後面還有精彩活動,他也只能忍痛放棄了。

  5月4日 飛天山西線峽谷、東線漂流、夜宿永興

  按照既定方案,我們一早就准備好向飛天山出發。錢貴幾經周折和我們第一天包車的司機聯系上,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我們還是包了他的車,還請了他作我們的導遊。在等車的時候,彬彬和大堂副理,一位PLMM聊起了天,聊著聊著說起了便江風景區,在PLMM的極力推薦下,我們決定退了房,下午直接趕到永興縣。

  車來後我們就直奔飛天山,聽司機說飛天山只要3個小時就差不多了。當我們到達飛天山時才發現,這裏人好多呀,山上已經差不多停滿了車子,山下也停了很多車,還有許多人正在山路上走著。飛天山分爲東西兩線,東線主要是漂流,而西線則有峽谷,于是我們決定先往西線走,因爲那裏人相對較少。

  西線的峽谷原來叫「愛情谷」,是一個挺深的峽谷,我們得先從山頂走下去,可是只有一條路,是石階路,只有一邊有護欄,很低,中間還有二根是壞的,走起來挺危險的。走到谷底開始穿越峽谷,這個峽谷比迷魂谷走起來容易得多了,沒有什麽水,路也比較平緩。偶爾也有幾塊大石橫亘面前,小溪水很少,上面就架了幾根較粗的圓木,權當是橋了。這些在我們看來已經不算什麽了,所以不一會兒我們就走出了谷底,爬上刻有「愛情谷」三個字的那座山,山上有2座亭子,果然很有情侶的樣子。在山上休息了一會兒,本來我們想再繼續往前走,可聽說這條山路很長,而且沒什麽好景色,于是我們就原路返回。下山時蠻恐怖的,沒有石階也沒有欄杆,山上的草和土又有點濕,滑得很,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翼翼。下山後又走了一遍峽谷,再原路返上山頂的度假村。再從這裏開始走東線,主要是漂流。這時正是午飯時間,遊玩的人不怎麽多,所以我們差不多一到就有船坐了。我們漂流的這條江叫翠江,兩岸風景也算不錯,還看到了五具千年懸棺,和武夷山差不多。不過這船沒什麽特色,破破爛爛的遊船,大約能坐20個人左右。大概漂了一個小時吧,船到了終點,上岸後接著走。當地人在河裏築了一條堤,可惜人工的成分太明顯了,走起來的感覺並不怎麽樣。走完這條堤又要爬山了,這座應該叫老虎山,因爲山脊很象老虎背,故而得名。飛天山風景區就這樣玩得差不多了,這時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原本想讓司機送我們去永興,可是因爲談不攏價格,所以就把我們又送回郴州。

  到郴州長途汽車站後我們就買了到永興的車票,這是我們到達郴州後坐到的最實惠、最舒服的一趟車了。車費才6元,空調車,走國道,車程1小時,性價比實在是好很多。如果當地所有的車都 這樣,旅遊業將會更發達。

  5點多,我們到達了永興。經過一番打聽,當地有2處住宿的地方,一處是縣招待所,另一處是一個酒店,名字已記不得了,于是我們決定還是住縣招待所。我們就從車站步行過去,一路上當地人都對著我們直瞧,可能很少有這麽多外鄉人來這裏吧,我們就在他們好奇的目光中走著。途中經過永興縣人民政府,好氣派的人民政府呀,絕對不比上海的差。一路上看到最多的是銀行,幾乎每隔3米就有一個銀行,沒想到這裏的銀行業這麽發達。

  大約走了15分鍾,我們終于找到了縣招待所,也就是永興賓館。正趕上他們在裝修,房間也挺緊張的。UFO出面談了一下,我們拿到了6折房價,房間的條件還算過得去,衛生、空調、電視都有,也還算幹淨,將就住一晚還是可以的,比起仰天湖那晚要好得太多了。

  安頓下來後,我們就准備出去吃晚飯了。一出賓館,門口就是便江的其中一段。江邊也有綠化,令我有一種回到蘇州河邊的親切感。不過更有特色的是當地的排檔。這些擺放在江邊的排檔用一個個類似小蒙古包隔成小包間,只可惜只能坐下4個人,顯然我們人太多了。而當地飯店的菜價都蠻貴的,和郴州的飯店比起來貴很多。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還算價廉物美的飯店,吃了點什麽也記不清了,只記得最後那碗米粉等了半個小時才上來,服務真差勁。這家飯店好象叫「得陽樓」。

  吃完晚飯我們又買了個西瓜回到賓館房間吃,接著就回各自房間休息了。誰知半夜有人敲門,問是誰又不答。第二天大家碰到說起,原來另外幾間也碰到這樣的事,大家心照不宣了。

  這一天的遊程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于是便對最後一天的遊覽抱著巨大的期望。

  5月5日 便江漂遊、夜上火車

  早上我們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豆漿、豆花、饅頭、蒸餃、薯餅、發糕,吃得大家都心滿意足後,就2人一輛烏龜車----當地的出租,來到便江旅遊碼頭。

  大約9點鍾,我們就開始了便江漂遊。船開了大約15分鍾,首先來到第一個景點龍華寺。而這遊船也只開到這裏,如果要接著開下去就得包船了。而要漂遊便江的話,來回大約要6個小時。CF和Linda因爲要坐下午的火車,他們就只能到龍華寺這裏下船了;而我們6個人以240元的價格包了一條船繼續前行。這艘遊船還算寬敞,而且只有我們6個人,真是又清靜又悠閑。

  果然船接著往前開,風景越來越好。當地人稱便江爲「小桂林」,看來還是有點道理的。這一路有山、有水,山上有樹有草;水裏不知有沒有魚,可偶爾也有幾棵枯木很有感覺地立于水中,或者總有些個無名的小島、小洲出現在江心。天上是陽光燦爛,藍天白雲,間或有鳥群劃過天空。一路上很少看到有人包船,所以江上非常安靜,可是挖沙船倒是看到不少,多少破壞了點景致。我們還看到了當地人在漁船上撒網捕魚,也不知網不網得到。

  開了大約一小時,我們才到第一個景點:千年古樟,這棵樹並不很粗,也不算太高。錢貴在樹幹上發現一條毛毛蟲,于是開始很專注地拍起了照;UFO看著他專注的神情,也在一旁拍起了「阿貴與毛毛蟲」。殊不知還有「黃雀在後」,僅僅和彬彬又一個跟在一個後面的拍照,象一串螃蟹一樣,一個咬著一個。我則在一旁爬樹,不過沒爬到多高,還拍了張照,擺出一副「人猿泰山」的姿勢。他們拍完毛毛蟲後也過來爬樹了,我們于是就拍了一張合影,活生生一群「公母人猿」,哈哈。玩了差不多半小時,我們接著上船前行。

  一路上大家在船上拍著照片。我突然間發現一根船老大撐的竹竿,想到我在武夷山時沒有拍成艄公照的遺憾,決定彌補一下。接著大家又發現船頭的鐵錨也是個不錯的道具,又是一陣狂拍。也不知又開了多久,船停在了「侍郎坦」景點。這個景點真是破破爛爛的,玩了不到10分鍾就結束了。因爲一堆石頭堵住了上山的路,所以草草轉了一圈後,我們就離開了。這個景點和韓愈有關,不知他老人家地下有知會覺得開心還是悲哀。開心的是他還可以清靜一陣;悲哀的是人的石刻目前還不爲世人所關注。

  船又不知行了多久,我們來到了第三個景點:一線天。以前也玩過武夷山的一線天,而且全國各地少說也有幾百個「一線天」吧,凡是一座山中間有一條窄縫的都叫「一線天」。起先大家並不太在意,可一進入其中才發現了這裏是個出人意料的好玩之處。剛來到窄縫口只見有一陣陣煙霧撲面而來,細細一看,原來是一陣陣冷氣,真是意想不到。再往裏走,兩旁是長滿苔藓的濕漉漉的石壁,石壁上還垂著絲絲的爬藤類植物。腳底是流淌著的淺淺的山水,也許爲了方便行走,地上放了幾根竹子,大概爲了避免遊客一腳踩在水裏吧,不過這竹子非常滑,一個不留神就會一腳踩在水裏了。這裏的「一線天」非常長,大約有200米長,窄的地方人橫過來走也是前胸貼後背的,當時我就在想,如果何公羽來的話不知會不會又被夾住,不過他已經減了肥了。我們6個人裏就彬彬稍微胖一點,不過他還是能過去的。可惜這裏的出路還沒開掘出來,所以我們只能原路返回。這時後面來了一群當地人,這樣就比較麻煩了。他們只好先蹲下,等我們都過去後再繼續前行。幸虧這裏遊人不多,否則進去了就出不來了,嗬嗬。這樣走個來回大約半個小時,挺過瘾的,只是出來的時候挺狼狽的,衣服、褲子、手上都沾滿了青苔、泥沙。來到船上,看到旁邊還停著一艘船,船上有人在包餃子,看得我們都饞了,也難怪,因爲已經到了午餐時間,這時已經12點多了。一路過來景點也已經玩得差不多了,船老大就載著我們去吃農家飯了。

  上船往回開了一段後,停靠在一個原先我以爲也是一個景點的地方。走上去才知道原來就是吃飯的地方,人還不少呢,當然也不是人山人海。這裏好象是指定用餐點一般,估計包船過來遊玩的,船老大都會帶到這裏來吃飯。我們到時已經有一群人在樹下吃飯了,雖然天很熱,但樹下卻相當陰涼,這戶農家門口有大約4棵楠樹吧,構出了一片樹蔭。UFO大概因爲前兩天消耗太大了,所以坐下就不動了。大俠和彬彬則馬上到廚房去看菜點菜;錢貴忙活著拍照,僅僅則對一大鍋稀飯産生強烈感情,一口氣喝了三碗。那稀飯可真是正宗的稀飯呀,米粒都沈在鍋底根本看不見,也根本沒幾粒米。不過喝起來倒真是稠稠的很舒服。接著飯菜終于上來了,這是我吃得最舒服的一餐飯了吧。因爲這些菜不算太辣,剛剛好,也可能我已經開始適應當地的口味了。所以雖然總是會有一條大黃狗在我腿邊繞來繞去,讓我飽受驚嚇,但是我的胃卻著實滿足了一番。吃完飯女主人還非常熱情地當起我們的導遊,帶我們到山上去轉一圈。他們家旁邊的山就是屬于他們的,據說他們的祖先以前就住在山上的山洞裏,現在他們蓋起了小樓,而這座山則成了遊客們茶余飯後的消化之所。我們就在她的帶領下上了山,UFO雖然吃過飯,可還是沒緩過勁來,她就原地休息。要上山先要穿過一個山洞,這個洞很低,要彎腰才能穿過,好在距離不長。過了山洞是一片竹林,往另一個方向上山,大約5分鍾後就到了山頂。這不是一座很高的山,不過從山上可以看到便江,視野還是很寬闊的。于是在這裏大家又開始拍照,呆了一會兒就下去了,走的還是上來的那條路。只是經過那片竹林的時候,大俠去拔了幾根竹筍,這可是正宗新鮮的野味呀。下了山後我們就准備上船返回了,離開時女主人還送給大俠一大包筍幹,惹得我們都羨慕不已呀!對了,我們在吃飯時又看到了剛才在「一線天」碰到的那群人,原來他們是來這裏搞活動聚餐的。他們自己帶了吃的東西,還有包好的餃子,拿到農家來煮,倒也蠻實惠的。

  大約下午2點鍾,我們乘船返回了。一上船我就累得不行,直想睡覺。于是我就 在船艙裏睡了一會兒。好象在我睡著的時候,他們個個當了一回船老大,學了一下如何開船,大概准備將來買遊艇,可惜我沒能試試。回程路上大家就在聊天,僅僅一覺醒來,心血來潮脫了鞋子,坐在船上把腳放在水裏。看著她那麽舒服,我也忍不住脫了鞋子,把腳放在水裏,真舒服呀,把悶了一天的腳釋放出來真爽啊!到後來大家坐成一排都脫了鞋子,激起了一排的浪花,飛濺在腿上涼絲絲的舒服極了。我們還拍了幾張「嬉水圖」呢!

  船大約又開了一個多小時,我們回到了上午的碼頭,這一天便江的漂遊終告結束。這裏美麗的風景,悠閑的心情都會讓我永遠難以忘懷。

  下船後我們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長途汽車站,乘坐5點多的汽車回到郴州。其實我們當初的安排還不是最好,我們完全可以在4日那天來便江漂遊,當天再趕回郴州,5日再玩飛天山。這樣安排既可以免去在永興的住宿,CF和Linda也不會錯過了後面的好風景。可是誰讓我們是第一批來郴州玩的上海人呢?難免會有所缺憾。

  6點多我們回到郴州,又到熟悉的國際金星賓館開了鍾點房,大家休整一番,洗洗澡換換衣服,一轉眼就過了2個小時。原本我們准備先去吃晚飯,再去買土特産;後來決定一部分人先去點菜,另一部分人去買東西;到最後大家還是決定一起先去買東西,然後再吃飯。我們打聽到了一家超市,位于人民西路上的國大百貨店內,于是我們就打的直奔那裏。一進入超市就難控制時間了,又要買各自的東西,又要准備火車上的吃食,大家尋尋覓覓、挑挑揀揀,光買東西就花去了近45分鍾。其間「貴嫂」僅僅又一次顯現出她特有的整理東西的天賦,看得店員都一愣一愣的。走出商店已經9點45分,我們就到馬路對面的小餐廳每人吃了一碗米粉。大家以奇快的速度,在15分鍾內解決了在郴州的最後一餐。吃完後我們又匆匆打的趕赴郴州火車站。

  到達火車站大約是10點20分,候車室不大,有2個,我們等待的那個候車室差不多坐滿了人。過了半小時,K100次進站了,我們檢票上車。11點03分火車准時開出郴州站。上車後大家一時還沒有睡意,可是車廂裏熄了燈,于是我們摸黑吃了一會兒東西,然後各自休息。回程我們買的票正好是一個包廂,考慮到可以一起打牌。

  在郴州的最後一天,可以說悠閑,也可以說匆忙。可無論我們多麽不情願結束這次旅行,我們總還是要回來的。時間過得真快呀,眨眼間我們又上了火車,帶著旅行後的疲憊和愉悅踏上回家的旅程。

  5月6日 到達上海

  一大清早,我睡得正酣時,列車開始了第一次廣播,反複向乘客們報告著餐車供應的早餐食品,而列車員還推著早餐在車廂來來回回地叫賣著,擾了我的清夢呀,唉!好在廣播裏還不斷地播著好聽的英文歌,讓我還能在歌聲中睡個「回龍覺」。8點不到,大多數人都起床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睡,只能起床。洗漱一番後就是吃早飯,接著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轉眼間就到了午餐時間。本來大家想打打牌的,可是UFO和我都不樂于此道,弄得另外4位也沒了打牌的興致。草草吃完午飯(每人一碗方便面),大家又忍不住想睡覺了,反正也沒了牌興,幹脆接著睡午覺吧。果然還是睡覺比較容易打發時間,當我一覺醒來時火車已經進入上海了。趕快起來整理好東西,15點53分,火車准點到達上海站。又聞到了熟悉的味道,眼前一下子出現的喧嘩,竟然讓我一時有些暈眩。下車後各自回家,UFO和錢貴夫婦還要各自奔赴晚上的婚宴。我們這次的五一活動—「西遊東江」圓滿落幕了。

  這真是令人難忘的旅行,我的收獲不僅是美麗的風光,更主要是又認識了一群新朋友:具有領導風範的錢貴;和錢貴絕配的「貴嫂」僅僅;活潑能幹的UFO;任勞任怨的大俠;能聊會吃的彬彬;看上去很腼腆的CF;頗具古典美的Linda;「道骨仙風」般的「裸浴」Mike。
 
 
 
上一篇《悠閑玩青島》
下一篇《昆山.甪直一日遊》
 
 
 
 
 
 
日版寵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詞

日版寵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帶節奏感,日語的,女生唱的。 最後聽見是在第8集的時候女主手割傷了,然後男主用嘴幫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來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們夜裏的美食

老鍾家的兩個兒子很特別,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樣,魔一般的執著。兄弟倆都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了,不管自家老爹怎麽磨破嘴皮子,兄弟倆說不娶就不娶,老父母爲兄弟兩操碎了心...

如何磨出破洞牛仔褲?牛仔褲怎麽剪破洞?

把牛仔褲磨出有線的破洞 1、具體工具就是磨腳石,下面墊一個硬物,然後用磨腳石一直磨一直磨,到把那塊磨薄了,用手撕開就好了。出來的洞啊很自然的。需要貓須的話調幾...

我就是掃描下圖得到了敬業福和愛國福

先來看下敬業福和愛國福 今年春節,支付寶再次推出了“五福紅包”活動,表示要“把欠大家的敬業福都還給大家”。 今天該活動正式啓動,和去年一樣,需要收集“五福”...

冰箱異味産生的原因和臭味去除的方法

有時候我們打開冰箱就會聞到一股異味,冰箱裏的這種異味是因爲一些物質發出的氣味的混合體,聞起來讓人惡心。 産生這些異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很多人有這種習...

《極品家丁》1-31集大結局分集劇情介紹

簡介 《極品家丁》講述了現代白領林晚榮無意回到古代金陵,並追隨蕭二小姐化名“林三”進入蕭府,不料卻陰差陽錯上演了一出低級家丁拼搏上位的“林三升職記”。...

李溪芮《極品家丁》片尾曲《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歌詞

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 - 李溪芮 (電視劇《極品家丁》片尾曲) 作詞:常馨內 作曲:常馨內 你的眉 又鬼馬的挑 你的嘴 又壞壞的笑 上一秒吵鬧 下...

烏梅的功效與作用以及烏梅的食用禁忌有哪些?

烏梅,又稱春梅,中醫認爲,烏梅味酸,性溫,無毒,具有安心、除熱、下氣、祛痰、止渴調中、殺蟲的功效,治肢體痛、肺痨病。烏梅泡水喝能治傷寒煩熱、止吐瀉,與幹姜一起制...

什麽是脂肪粒?如何消除臉部脂肪粒?

什麽是脂肪粒 在我們的臉上總會長一個個像脂肪的小顆粒,弄也弄不掉,而且顔色還是白白的。它既不是粉刺也不是其他的任何痘痘,它就是脂肪粒。 脂肪粒雖然也是由油脂...

網絡安全治理: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受害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新的攻擊方法不斷湧現,黑客幾乎永遠占據網絡攻擊的上風,我們不可能通過技術手段杜絕網絡攻擊。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

河南夫妻在溫嶺網絡直播“造人”內容涉黃被刑事拘留

夫妻網絡直播“造人”爆紅   1月9日,溫嶺城北派出所接到南京警方的協查通告,他們近期打掉了一個涉黃直播APP平台。而根據掌握的線索,其中有一對涉案的夫妻主播...

如何防止牆紙老化?牆紙變舊變黃怎麽辦?

如何防止牆紙老化? (1)選擇透氣性好的牆紙 市場上牆紙的材質分無紡布的、木纖維的、PVC的、玻璃纖維基材的、布面的等,相對而言,PVC材質的牆紙最不透氣...

鮮肌之謎非日本生産VS鮮肌之謎假日貨是謠言

觀點一:破日本銷售量的“鮮肌之謎” 非日本生産 近一段時間,淘寶上架了一款名爲“鮮肌之謎的” 鲑魚卵巢美容液,號稱是最近日本的一款推出的全新護膚品,産品本身所...

中國最美古詩詞精選摘抄

系腰裙(北宋詞人 張先) 惜霜蟾照夜雲天,朦胧影、畫勾闌。人情縱似長情月,算一年年。又能得、幾番圓。 欲寄西江題葉字,流不到、五亭前。東池始有荷新綠,尚小如...

關于女人的經典語句

關于女人的經典語句1、【做一個獨立的女人】 思想獨立:有主見、有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有上進心,永遠不放棄自己的理想,做一份自己喜愛的事業,擁有快樂和成就...

未來我們可以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

你想體驗機器人性愛嗎?你想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如果你想,機器人有拒絕你的權利嗎? 近日,第二屆“國際人類-機器人性愛研討會”大會在倫敦金史密斯大學落下帷幕。而...

全球最變態的十個地方

10.土耳其地下洞穴城市 變態指數:★★☆☆☆ 這是土耳其卡帕多西亞的一個著名景點,傳說是當年基督教徒們爲了躲避戰爭而在此修建。裏面曾住著20000人,...

科學家稱,人類死亡後意識將在另外一個宇宙中繼續存活

據英國《每日快報》報道,一位科學家兼理論家Robert Lanza博士宣稱,世界上並不存在人類死亡,死亡的只是身體。他認爲我們的意識借助我們體內的能量生存,而且...

《屏裏狐》片頭曲《我愛狐狸精》歌詞是什麽?

《我愛狐狸精》 - 劉馨棋   (電視劇《屏裏狐》主題曲)   作詞:金十三&李旦   作曲:劉嘉   狐狸精 狐狸仙   千年修...

 
 
 
4月30日 上海出發 中年11點45分,參加「西遊東江」活動的6位成員在上海站集合,醞釀已久的郴州之行終于開始了。這次郴州之行共有9人參加,都是ctrip上志同道合的網友,包括發起人錢貴,「貴嫂」僅僅,UFO璐璐,大俠、彬彬和我。另外三人已先期抵達郴州,他們是裁縫(CF)、Linda和Mike。我們都是對旅遊充滿熱忱,卻又不甘心拘泥于旅行團的安排,所以大家集合在一起去了一個很少有上海人去的地方。 12點25分,K99次列車准時開車了。我們買到的是6張上鋪的硬臥票,所以基本上我們就坐在旁邊走道的座椅上吃東西、聊天。聊著聊著居然在車上遇見一郴州老鄉,且叫他小周吧。他是旺旺的銷售人員,能說會道,向我們介紹了一些郴州的情況,最後還留了手機號給我們。可是後來我們在郴州的時候試了一下,居然說此號碼已申請停機。這個「郴州老鄉」實在值得懷疑。 一下午我們都在吃東西,「貴嫂」僅僅准備了充分的「彈藥」:黃瓜、零食、牛奶甚至熟食。大家就不停地吃啊吃,吃好了就准備睡午覺。這時發現車頂上的空調風口吹的風好冷,于是又開始貼報紙,封住那個空調風口。一番折騰之後終于完工了,晚上可以不用怕著涼了。 5月1日 到達郴州、東江湖漂流 早上5點多火車到達郴州,站台上只有我們6個人,據說還有另外一對夫妻,我是沒看到。不過我心裏很開心,太好了,沒有那麽多遊客。出了火車站我們分乘2輛出租車到達國際金星賓館,在那裏我們與先到達郴州的CF他們3人會合,休整一下後我們就准備出發前往此行的第一個目標----東江湖。 經過一番努力,終于包到一輛小面包車,大約早上7點45分我們從酒店出發了。車開了一個小時左右,我們來到了東江湖風景區的門口。這裏就有窗口售旅遊票,經過大家的討論,最後買了C套票,包括漂流及其他一些景點,可是最後我們除了漂流哪個景點也沒去,因爲這實在是個非常漫長的曆程啊!買好票後繼續向風景區內開去,來到擺渡口,又要買快艇票。這時我們發現正好國家女排和廣東男排也在今天漂流,于是趕快買好票,坐上快艇出發。我原以爲這快艇最多開15~20分鍾,誰知竟然開了將近45分鍾,這才到達漂流集合點:黃草鎮。這時我們已經趕在國家女排前面,可是漂流集合點的工作人員卻說第一漂已經排滿了,我們只能排在下午1點的第二漂。失望之余,僅僅和UFO便想和賴亞文合影,可是賴亞文不配合,又一次失望。這時大約是中午11點,于是我們在旁邊的小飯店裏吃午飯。吃完飯等待漂流時,突然發現有人趕了頭大豬在街上走,惹得僅僅一陣興奮,出去便和豬合了個影,真是好玩。將近1點,我們將包什麽的都寄存在集合點後就坐車前往漂流的起點。車又在山路上開了一個多小時,兩邊是郁郁蔥蔥的山,感覺上挺象武夷山的,轉彎的時候偶爾還能看到東江。還有就是我們這輛車的喇叭特別的響,刺耳的響。終于到達了起漂點,大家換上准備好的塑料雨衣和雨褲,我沒有裝備這些,卻沒想到他們買了水瓢准備打水仗。坐上我們的漂流皮艇後,UFO就挑起了一場熱身水仗。可憐的我遭到了前後夾擊,還沒開始漂流竟然就已經從頭濕到了腳。幸好天不算太冷,太陽也會偶爾露個臉。就在快要出發時我們突然發現另一艘皮艇上也裝備了人手一個水瓢。于是出發後當我們的船經過他們面前時,暴發了一場「慘烈」的戰爭。由于我們的地理位置處于劣勢,所以這一仗我們吃了點虧。剛剛出發時,水比較緩,所以由一艘電動皮艇拖著一串皮艇,大約4、5艘前行。途中我們再一次起內讧,錢貴和CF之間暴發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其他人則不甘心隔岸觀火,于是也紛紛加入。好一場戰爭啊,將我身上好不容易有些被吹幹的衣服又一次打濕。好在一番爭鬥後終于大家達成協議一致對外。這時我們來到大壩這裏,等待著將水放入下遊後開始真正的漂流。這中間跟在我們後面的幾條船之間開始了交戰。這下可樂壞了旁邊的小販,買水槍、買雨衣雨褲,大家都忙得不亦樂乎。終于等了近十分鍾後,開閘放船了。我們原本第一的位置一下子變成了最後,只聽到先下去的一陣接著一陣「慘叫」,搞得我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終于輪到我們了,船老大教我們一手抓住座位前的繩子,一手抓住座位旁的繩子,重心往中間移。掌握要領後,我們個個凝神屏氣、抓住繩子,准備沖下水去。終于皮艇開始一點點朝著閘門漂,忽然一下有了落差,湍急的水流將我們推了下去,浪花不斷撲面而來,大家開始了驚聲尖叫30秒,30秒後我們漂到了較緩的水域,大家終于松了口氣,只是個個都濕透了,穿了雨衣、雨褲也根本沒用。接下來的漂流雖然也有幾處大風大浪,可是比起那一段來算是「小巫見大巫」了,只是因爲浪大,大家基本上身上已經沒有幹的地方了,嚴重一點的更是從裏濕到外,我就是。不過兩邊的風景倒還真是挺不錯的,看上去挺原始的樹林,間或飛過一些長尾巴的鳥,問船老大鳥的名字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大約漂了2個多小時,我們終于漂到了終點。一群落湯雞一般的人來到等在終點的渡船,經過一個小時又回到漂流集合點,這一個小時內我們又是補充能量,又是迎風吹衣服,還欣賞到了錢貴夫婦演繹的「生活版」Titanic。回到黃草已經是下午6點,趕快取回寄存的東西,稍微整理一下後又坐上快艇,45分鍾後又回到擺渡點,坐上我們的車,回到酒店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一路上貴哥和貴嫂精神抖擻地唱著歌,從革命歌曲到港台經典老歌一路唱回酒店。雖然我在一旁睡覺,但是還聽得一清二楚,姑且當作催眠曲好了。回到酒店大家各自回房間洗澡換衣服,一小時後我們來到解放西路上的排檔,也不管是晚飯還是夜宵,先大快朵頤一頓再說。我也終于領教了湖南菜的辣。那份螺蛳根本不能唆,裏面都是一包辣湯,我只能用牙簽挑出肉後直接吃。至于其他菜,除了素菜之外基本上都得先放在茶裏洗一遍再吃。不過看到UFO、僅僅、彬彬吃得心滿意足的樣子,倒也是種享受。吃到大約11點多,我們便回酒店休息了。 雖然這一整天差不多都是坐著,可也挺累人的,尤其是那皮艇,坐得屁股直生疼。而且一路上經過道道關口,真的是很折騰人。看看我們的路線吧:酒店—景區大門—擺渡口—集合點—起點—終點—集合點—擺渡點—景區大門—酒店。整整12個小時呀,其中2/3的時間是坐著,是很累的呀!不過漂流時的驚險、刺激,和打水仗時大家的勇猛無比倒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可惜爲了保護相機,我們只能讓它們呆在岸上,無法將這些一一記錄下來。 5月2日 仰天湖騎馬、穿越峽谷、殺人遊戲 因爲打聽好了到仰天湖的路線,于是一早我們就來到酒店旁邊的長途汽車站,可一打聽才發現應該在汽車南站坐這車,這才發覺時間緊張,要誤車了。只能兵分兩路,一路先去汽車南站,另一路則在酒店結帳。來到汽車南站終于找到可以直達仰天湖的旅遊車,幸好是私人的,拖到8點鍾才出發。車上人也已經坐得差不多了,我們9人只能坐加座。 車開上山路顛簸得厲害,可車外的風景卻相當漂亮,惹得CF舉起他的數碼相機一陣猛拍。窗外不僅有山、有樹,更有片片的梯田,層層疊疊的鋪在山上,非常壯觀。對于我們這些在城市生活的人而言,實在是很難得的景觀。大約2小時後車來到永春,暫時休整一下,車子也修了一下;而我們在一幢三層小樓的樓頂,俯瞰了一下永春鄉的全貌。我們還在永春裝備了一些黃瓜和水,因爲接下來的40分鍾車程內將不會再有村落。而接下來的山路果然是又顛又險,骨架都快顛散了。好在40分鍾很快過去了,我們來到仰天湖門口,又要買門票。這時我們發現和我們同車的一群廣東人居然也是看了ctrip的介紹來這裏的,于是我們聯合起來討價還價,以每張門票25元(原本是30元)的價格成交了。 進入仰天湖雖然也有些遊客,可大體來說還是顯得很空曠。其實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仰天湖不大,但沒想到它竟然這麽小,一下子就看到了邊。不過它卻非常安靜、平和地躺在群山的環抱中。仰天湖周圍群山連綿起伏,山坡上密密的草皮,牛兒馬兒悠閑地晃著尾巴、吃著草。不過這些馬兒卻被它們的主人牽著隨時准備接待遊客,我、UFO和大俠就迫不及待地跳上馬兒,先騎著遛達了一圈,我還是第一次騎馬呢!這些馬都是及溫和的被馴服的馬,有許多母馬旁邊還跟著可愛的小馬駒。再看看牽著我的坐騎的小男孩,才13歲而已,做起生意來卻相當老練,可見平時經常隨著他的家人來仰天湖做生意。大約騎了半小時後我們就去吃午飯了,大概因爲山上東西少,而且只有一家餐廳,所以這一餐雖然沒吃到什麽卻花了不少錢。 吃完飯我們決定去穿越迷魂谷,大約步行了10分鍾我們來到谷口,稍作休息我們就開始了穿越。我們一男一女列隊前行,Mike和UFO走在最前面探路,我們則走在後面,一路上摸高爬低,不斷越過一塊塊小溪中的石頭,攀著旁邊的樹枝、石壁艱難地前行著。一路上大家充分發揮團隊精神,互幫互助克服重重難關。經過一座石橋的時候我們拍了一張集體照,雖然大家顯得有些疲憊,但心中卻也蠻自豪的。一路上只顧著摸高爬低,沒有太在意兩邊的風景,只是被路上遇到一窩嗷嗷待哺的小鳥吸引了一下,它們的窩從樹上掉了下來,雖然我們最後將它們又放回樹上,可是看起來是凶多吉少了,好可憐啊!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艱難曆險,我們終于勝利穿越了迷魂谷!接著就要從谷底再爬上山頂,這段路是有石階的,雖然路好走了,但是卻更累了。好容易走上山頂,風景可真好呀,四周是綠油油的山,實在是令人心曠神怡。這時正好有一群馬在我們面前,我們也實在是筋疲力竭了,大家就坐上了馬。只有錢貴沒有騎馬,他就負責拍照,最後我們8個人排成一排,仿佛整裝待發的小分隊。 這時大約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我們又分成兩攤,UFO、Mike和我鋪了塑料台布在草地上躺著聊天,其他人則坐在餐廳打牌。這真是一段悠閑的時光,躺在靜靜的湖邊,望著藍天白雲和遠處悠哉地吃草踱步的牛兒馬兒,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時間就這樣不經意地從身邊滑過了。 吃完晚飯正巧有一個廣東的旅遊團要辦篝火晚會,還烤了只全羊。我們站在一邊看他們的篝火晚會,其實挺沒勁的,所以我們看了一會兒就回到了我們的住處。山上的住宿條件實在是非常艱苦,床單看上去髒兮兮的,沒有衛生間,連洗臉刷牙的用水都緊張得很。大家看到這樣的住宿條件一下子就覺得掃興不已,原先對于仰天湖的美好印象一下子破壞殆盡。于是我們只能玩「殺人遊戲」來打發時間。 「殺人遊戲」的過程非常有趣,大家都在懷疑別人是「殺人凶手」,被認爲是「殺人凶手」的則忙著自辯,反正非常好玩。而最後的懲罰措施更是千奇百怪,大家紛紛想出各種各樣的刁鑽辦法。彬彬首當其沖,被罰去對坐在門外的一個小姑娘說 「我是傻瓜」。只見他對著那姑娘先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話,好不容易說出了那四個字,那姑娘只是茫然地朝著他看,好象並不明白發生了什麽,彬彬則是一臉尴尬。接著是Mike遭到了懲罰,他所受的待遇是親一下腳上的襪子。他幾經轉變姿勢終于親到了自己腳上的襪子,真是一臉的痛苦啊。僅僅受到的懲罰措施是親了錢貴一下,對于他倆而言,這根本不能算是懲罰。Linda遭到的懲罰是要擺一個幸福的姿勢,于是彬彬僥幸地幸福了一下,Linda靠在他肩上作了一臉幸福狀。這一招果然厲害,彬彬完全被Linda的「美人計」降服了,哈哈。接下來一輪我遭到了懲罰,被罰跳舞,我就隨便扭了段秧歌了事。接著輪到CF,本來大家想罰他跳段「鋼管舞」,最後卻演變成「成人版哈裏波特」,他騎著那根鋼管在屋裏來回跳了一圈。大俠受到的懲罰和Linda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被要求擺一副「小鳥依人」狀。于是好象 Mike被借用了一下,惹得他一副想吐的樣子。輪到UFO的時候,錢貴想出來要叫她「飛」,她果真撲騰了幾下,最後一下栽倒在床上,算是降落在了地球。最好玩的是懲罰錢貴,他要親CF一下,CF死活不肯,我們這群女生就幫著把他按倒在床上。這時錢貴如狼似虎般地撲上來,只是CF甯死不從,最後錢貴也沒能得逞。可惜這有趣的一幕幕沒有一一拍下來,這真是一段想想都令人爆笑不已的回憶。打發掉四五個小時後大家睡意漸濃,而且考慮到第二天還要徒步下山,所以只能將就著合衣睡下。而因爲山上氣溫極低,最後就2個人合睡一鋪,錢貴、僅僅、Linda睡中間的大床,我們9個人就睡在一個房間內。睡下還不太平,又是蚊子又是老鼠,可也顧不得這麽多,睡著了也就沒知覺了。 仰天湖的風景確實是不錯,平靜的湖水、甯靜的草原、悠閑的牛馬,對于都市人而言很難得找到這一片心靈的甯靜。只可惜山上的住宿條件太差了,而我們又沒帶睡袋之類的露營裝備,否則我們還會在山上多呆一天的吧。不過最好還是保持原有的面目,現有的60個床鋪其實已經差不多了,只要將條件再改善一下就可以了。不過人類對于自然的破壞程度是驚人的,不知五年後的仰天湖會是什麽樣子。 原本仰天湖景區還有很多景點,可因爲住宿條件的限制,大家一下子就喪失了興趣。只是Mike對于其中的一個景點:裸浴溝相當感興趣,他念念不忘要去那裏洗澡,也不知他是真想去,還是開開玩笑逗逗大家的。不過後來在大家的苦勸下他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大概也可以算作他未了的心願吧! 經過一番考證,原來大俠那天「依」的是CF,不是Mike。記得那天CF坐在我們一群女生中間,離大俠挺遠的,怎麽最後會跑過去被大俠依靠呢?搞不懂。 5月3日 徒步下山 草草睡了一夜後,早上大約5點半仰天湖的工作人員將我們叫醒,大家經過一番洗漱就准備上山看日出。不過大俠、彬彬和CF這三個沒追求的家夥卻不肯和我們一起去觀日出,也罷,我們其余6個人就出發走向「觀日台」。其實早上霧很大,能不能看到日出大家都不知道。可是這又怎麽樣呢,清早呼吸一下山上的新鮮空氣,實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在我而言,這是在上海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大約經過十分鍾的步行,我們來到了「觀日台」,可是霧卻不見散,雖然風蠻大的,但吹散的霧畢竟有限。不過我們總算還是看到了幾縷朝霞,可它們只悄悄閃了一下便又躲回了雲層。我們在山上大約呆了半小時,覺得實在是沒有什麽希望看到日出,便離開了。 吃過一頓簡單的早飯(米粉、荷包蛋、彬彬的榨菜),早上7:30我們背上行囊,開始正式徒步下山。這時山上的霧依然很大,能見度大約在3米範圍內,而且山路崎岖不平。不過天氣還算涼爽,來往的車輛也很少,這段路走起來還算好。走了一個小時後太陽出來了,天開始漸漸熱起來,但山上的風景也看得更清楚了。遠遠的山上開著一大片一大片的杜鵑花,聽老鄉說這時候的杜鵑已經謝了很多,如果在4月底,漫山遍野都是杜鵑花,真正是「十裏杜鵑」。可惜我們沒看到,不過想象一下一座紅色的山會是什麽樣呀!路上遇到一群大大小小的牛在路邊吃草,卻也不怕生人,我們四下望望不見有主人在它們旁邊,于是有幾人就大著膽子和牛合了影。 走著走著,Mike開始顯現出他的「道骨仙風」來,只見他一個人健步如飛地沖在最前面,而且不見絲毫體力下降的趨勢。UFO則緊緊地跟在Mike後面,他們似乎在穿越迷魂谷時就已經培養出了默契。第二方陣是大俠、彬彬和我,我們基本上與第一方陣保持著100米的距離。我們後面則是錢貴、僅僅、CF和Linda,他們沿途拍了很多照片,所以落在最後。又過了大約一小時,我們到了芙蓉,在一戶農家休整了一下。這時我們已經徒步行走了4公裏,只走了整段路的1/5。不過看看大家的精神狀態都還不錯,貴哥和貴嫂還在那戶農家門口拍了照,印出來一定蠻搞笑的。休整完後接著前進,這時路上的人和車漸漸多了起來,不斷有人在經過我們身邊時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我們,或許在他們眼裏我們是一群可笑的人。差不多走了5公裏,Linda開始撐不住了,于是她就先坐了摩托車下山了。剩下我們8個人繼續走走停停,Mike和UFO依然走在最前面。偶爾我們也會發現一條小山路,抄個近道什麽的,可是這山路畢竟還是很危險的。接著大俠和CF也坐了摩托車下山了,這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偉大呀,居然有一路走下來。不過他們下山的時候還是幫我把背囊帶了下去,一下減輕了很多負擔,走起路來也就輕快了不少。可惜的是我最後還是沒有將步行進行到底,考慮到我那天的身體狀況,走這麽多路已屬不易,更何況還背了個包。所以最後我還是和僅僅合乘了一輛摩托車下山,一路上我反而覺得緊張得很,因爲騎著摩托走山路很危險,我幾乎一路上是閉著眼的。好在才5分鍾就到了永春,找到先前到達的Linda、CF和大俠,一口氣灌下3杯水,而洗臉剩下的水上則漂浮著一層砂塵。休息了一會兒我想起永春有個郵政局,我趕緊過去買了個紀念封,把它寄回上海,留下這永久的紀念。就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裏,最後的4位勇士終于到達了終點,與我們勝利「會師」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錢貴和彬彬居然會比UFO和Mike先到,原來他們找到一條小路,雖然最後變得非常狼狽,據說是連滾帶爬地下來的。可惜我沒看到,不過能夠堅持到終點實在不容易。所以後來吃飯時,我們敬了這四位勇士。 吃完午飯,正好有一班1點出發到郴州的車,我們趕緊過去搶占座位,一上午走下來大家的體力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這輛小巴擠得滿滿當當,連車頂上也有人坐,中途還不斷有人上來。所以盡管我們有座位,可是坐得根本就不舒服,一個勁想睡覺卻實在又睡不好,回程路上也不再有心情觀賞車窗外的風景了。好容易車開上了平緩的馬路,我實在抵擋不住倦意,漸漸睡著了。還沒睡多久車便到了郴州汽車南站了,只能下車再乘出租回酒店。一到酒店房間,我就一頭栽倒在床上呼呼睡著了,以至于有人來敲門都毫無知覺,真是累慘了呀! 一覺睡醒後趕緊洗澡換衣服,晚上我們去了一家據說在當地挺有名的餐館----「辣得叫」。這真是豐盛的一餐,雞鴨魚肉蛋一應俱全,雖然都很辣,可是味道很好,很香。我照例還是將這些菜放在茶水裏洗一下,可只洗一下還不行,還得多泡一會兒才減輕了些許辣味。吃著吃著錢貴居然找到許多自己的同好者,UFO、大俠和彬彬,他們有著共同的愛好----吃豬腦。這一餐飯對于他們的意義真是巨大呀! 吃完飯我們又步行回到酒店,接下去是討論後面2天的安排,看來看去實在不知道有什麽地方可去。蘇仙嶺,電視報道「遊人如織」;萬華岩,大家覺得「溶洞沒什麽值得去的」。最後只能派出錢貴打電話到前台咨詢,搞笑的是他每問一個地方都要問,「小姐,那你有沒有去過呢?」,而且以他說話的速度,這一通電話足足打了半個小時。最後根據他所得到的情報,以及我們已經掌握的一些情況,我們決定第二天去飛天山。討論終于完畢,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這真是辛苦異常的一天呀,對于大家的體力和精神真是雙重考驗。不過也很有趣,我還是第一次背著行囊走這麽多路,其實感覺挺不錯的,真有一種「徒步走天涯」的感覺。難怪UFO後來對徒步念念不忘! Mike因爲家中有事,當天晚上乘火車先回了上海,雖然後面還有精彩活動,他也只能忍痛放棄了。 5月4日 飛天山西線峽谷、東線漂流、夜宿永興 按照既定方案,我們一早就准備好向飛天山出發。錢貴幾經周折和我們第一天包車的司機聯系上,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我們還是包了他的車,還請了他作我們的導遊。在等車的時候,彬彬和大堂副理,一位PLMM聊起了天,聊著聊著說起了便江風景區,在PLMM的極力推薦下,我們決定退了房,下午直接趕到永興縣。 車來後我們就直奔飛天山,聽司機說飛天山只要3個小時就差不多了。當我們到達飛天山時才發現,這裏人好多呀,山上已經差不多停滿了車子,山下也停了很多車,還有許多人正在山路上走著。飛天山分爲東西兩線,東線主要是漂流,而西線則有峽谷,于是我們決定先往西線走,因爲那裏人相對較少。 西線的峽谷原來叫「愛情谷」,是一個挺深的峽谷,我們得先從山頂走下去,可是只有一條路,是石階路,只有一邊有護欄,很低,中間還有二根是壞的,走起來挺危險的。走到谷底開始穿越峽谷,這個峽谷比迷魂谷走起來容易得多了,沒有什麽水,路也比較平緩。偶爾也有幾塊大石橫亘面前,小溪水很少,上面就架了幾根較粗的圓木,權當是橋了。這些在我們看來已經不算什麽了,所以不一會兒我們就走出了谷底,爬上刻有「愛情谷」三個字的那座山,山上有2座亭子,果然很有情侶的樣子。在山上休息了一會兒,本來我們想再繼續往前走,可聽說這條山路很長,而且沒什麽好景色,于是我們就原路返回。下山時蠻恐怖的,沒有石階也沒有欄杆,山上的草和土又有點濕,滑得很,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翼翼。下山後又走了一遍峽谷,再原路返上山頂的度假村。再從這裏開始走東線,主要是漂流。這時正是午飯時間,遊玩的人不怎麽多,所以我們差不多一到就有船坐了。我們漂流的這條江叫翠江,兩岸風景也算不錯,還看到了五具千年懸棺,和武夷山差不多。不過這船沒什麽特色,破破爛爛的遊船,大約能坐20個人左右。大概漂了一個小時吧,船到了終點,上岸後接著走。當地人在河裏築了一條堤,可惜人工的成分太明顯了,走起來的感覺並不怎麽樣。走完這條堤又要爬山了,這座應該叫老虎山,因爲山脊很象老虎背,故而得名。飛天山風景區就這樣玩得差不多了,這時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原本想讓司機送我們去永興,可是因爲談不攏價格,所以就把我們又送回郴州。 到郴州長途汽車站後我們就買了到永興的車票,這是我們到達郴州後坐到的最實惠、最舒服的一趟車了。車費才6元,空調車,走國道,車程1小時,性價比實在是好很多。如果當地所有的車都 這樣,旅遊業將會更發達。 5點多,我們到達了永興。經過一番打聽,當地有2處住宿的地方,一處是縣招待所,另一處是一個酒店,名字已記不得了,于是我們決定還是住縣招待所。我們就從車站步行過去,一路上當地人都對著我們直瞧,可能很少有這麽多外鄉人來這裏吧,我們就在他們好奇的目光中走著。途中經過永興縣人民政府,好氣派的人民政府呀,絕對不比上海的差。一路上看到最多的是銀行,幾乎每隔3米就有一個銀行,沒想到這裏的銀行業這麽發達。 大約走了15分鍾,我們終于找到了縣招待所,也就是永興賓館。正趕上他們在裝修,房間也挺緊張的。UFO出面談了一下,我們拿到了6折房價,房間的條件還算過得去,衛生、空調、電視都有,也還算幹淨,將就住一晚還是可以的,比起仰天湖那晚要好得太多了。 安頓下來後,我們就准備出去吃晚飯了。一出賓館,門口就是便江的其中一段。江邊也有綠化,令我有一種回到蘇州河邊的親切感。不過更有特色的是當地的排檔。這些擺放在江邊的排檔用一個個類似小蒙古包隔成小包間,只可惜只能坐下4個人,顯然我們人太多了。而當地飯店的菜價都蠻貴的,和郴州的飯店比起來貴很多。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還算價廉物美的飯店,吃了點什麽也記不清了,只記得最後那碗米粉等了半個小時才上來,服務真差勁。這家飯店好象叫「得陽樓」。 吃完晚飯我們又買了個西瓜回到賓館房間吃,接著就回各自房間休息了。誰知半夜有人敲門,問是誰又不答。第二天大家碰到說起,原來另外幾間也碰到這樣的事,大家心照不宣了。 這一天的遊程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于是便對最後一天的遊覽抱著巨大的期望。 5月5日 便江漂遊、夜上火車 早上我們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豆漿、豆花、饅頭、蒸餃、薯餅、發糕,吃得大家都心滿意足後,就2人一輛烏龜車----當地的出租,來到便江旅遊碼頭。 大約9點鍾,我們就開始了便江漂遊。船開了大約15分鍾,首先來到第一個景點龍華寺。而這遊船也只開到這裏,如果要接著開下去就得包船了。而要漂遊便江的話,來回大約要6個小時。CF和Linda因爲要坐下午的火車,他們就只能到龍華寺這裏下船了;而我們6個人以240元的價格包了一條船繼續前行。這艘遊船還算寬敞,而且只有我們6個人,真是又清靜又悠閑。 果然船接著往前開,風景越來越好。當地人稱便江爲「小桂林」,看來還是有點道理的。這一路有山、有水,山上有樹有草;水裏不知有沒有魚,可偶爾也有幾棵枯木很有感覺地立于水中,或者總有些個無名的小島、小洲出現在江心。天上是陽光燦爛,藍天白雲,間或有鳥群劃過天空。一路上很少看到有人包船,所以江上非常安靜,可是挖沙船倒是看到不少,多少破壞了點景致。我們還看到了當地人在漁船上撒網捕魚,也不知網不網得到。 開了大約一小時,我們才到第一個景點:千年古樟,這棵樹並不很粗,也不算太高。錢貴在樹幹上發現一條毛毛蟲,于是開始很專注地拍起了照;UFO看著他專注的神情,也在一旁拍起了「阿貴與毛毛蟲」。殊不知還有「黃雀在後」,僅僅和彬彬又一個跟在一個後面的拍照,象一串螃蟹一樣,一個咬著一個。我則在一旁爬樹,不過沒爬到多高,還拍了張照,擺出一副「人猿泰山」的姿勢。他們拍完毛毛蟲後也過來爬樹了,我們于是就拍了一張合影,活生生一群「公母人猿」,哈哈。玩了差不多半小時,我們接著上船前行。 一路上大家在船上拍著照片。我突然間發現一根船老大撐的竹竿,想到我在武夷山時沒有拍成艄公照的遺憾,決定彌補一下。接著大家又發現船頭的鐵錨也是個不錯的道具,又是一陣狂拍。也不知又開了多久,船停在了「侍郎坦」景點。這個景點真是破破爛爛的,玩了不到10分鍾就結束了。因爲一堆石頭堵住了上山的路,所以草草轉了一圈後,我們就離開了。這個景點和韓愈有關,不知他老人家地下有知會覺得開心還是悲哀。開心的是他還可以清靜一陣;悲哀的是人的石刻目前還不爲世人所關注。 船又不知行了多久,我們來到了第三個景點:一線天。以前也玩過武夷山的一線天,而且全國各地少說也有幾百個「一線天」吧,凡是一座山中間有一條窄縫的都叫「一線天」。起先大家並不太在意,可一進入其中才發現了這裏是個出人意料的好玩之處。剛來到窄縫口只見有一陣陣煙霧撲面而來,細細一看,原來是一陣陣冷氣,真是意想不到。再往裏走,兩旁是長滿苔藓的濕漉漉的石壁,石壁上還垂著絲絲的爬藤類植物。腳底是流淌著的淺淺的山水,也許爲了方便行走,地上放了幾根竹子,大概爲了避免遊客一腳踩在水裏吧,不過這竹子非常滑,一個不留神就會一腳踩在水裏了。這裏的「一線天」非常長,大約有200米長,窄的地方人橫過來走也是前胸貼後背的,當時我就在想,如果何公羽來的話不知會不會又被夾住,不過他已經減了肥了。我們6個人裏就彬彬稍微胖一點,不過他還是能過去的。可惜這裏的出路還沒開掘出來,所以我們只能原路返回。這時後面來了一群當地人,這樣就比較麻煩了。他們只好先蹲下,等我們都過去後再繼續前行。幸虧這裏遊人不多,否則進去了就出不來了,嗬嗬。這樣走個來回大約半個小時,挺過瘾的,只是出來的時候挺狼狽的,衣服、褲子、手上都沾滿了青苔、泥沙。來到船上,看到旁邊還停著一艘船,船上有人在包餃子,看得我們都饞了,也難怪,因爲已經到了午餐時間,這時已經12點多了。一路過來景點也已經玩得差不多了,船老大就載著我們去吃農家飯了。 上船往回開了一段後,停靠在一個原先我以爲也是一個景點的地方。走上去才知道原來就是吃飯的地方,人還不少呢,當然也不是人山人海。這裏好象是指定用餐點一般,估計包船過來遊玩的,船老大都會帶到這裏來吃飯。我們到時已經有一群人在樹下吃飯了,雖然天很熱,但樹下卻相當陰涼,這戶農家門口有大約4棵楠樹吧,構出了一片樹蔭。UFO大概因爲前兩天消耗太大了,所以坐下就不動了。大俠和彬彬則馬上到廚房去看菜點菜;錢貴忙活著拍照,僅僅則對一大鍋稀飯産生強烈感情,一口氣喝了三碗。那稀飯可真是正宗的稀飯呀,米粒都沈在鍋底根本看不見,也根本沒幾粒米。不過喝起來倒真是稠稠的很舒服。接著飯菜終于上來了,這是我吃得最舒服的一餐飯了吧。因爲這些菜不算太辣,剛剛好,也可能我已經開始適應當地的口味了。所以雖然總是會有一條大黃狗在我腿邊繞來繞去,讓我飽受驚嚇,但是我的胃卻著實滿足了一番。吃完飯女主人還非常熱情地當起我們的導遊,帶我們到山上去轉一圈。他們家旁邊的山就是屬于他們的,據說他們的祖先以前就住在山上的山洞裏,現在他們蓋起了小樓,而這座山則成了遊客們茶余飯後的消化之所。我們就在她的帶領下上了山,UFO雖然吃過飯,可還是沒緩過勁來,她就原地休息。要上山先要穿過一個山洞,這個洞很低,要彎腰才能穿過,好在距離不長。過了山洞是一片竹林,往另一個方向上山,大約5分鍾後就到了山頂。這不是一座很高的山,不過從山上可以看到便江,視野還是很寬闊的。于是在這裏大家又開始拍照,呆了一會兒就下去了,走的還是上來的那條路。只是經過那片竹林的時候,大俠去拔了幾根竹筍,這可是正宗新鮮的野味呀。下了山後我們就准備上船返回了,離開時女主人還送給大俠一大包筍幹,惹得我們都羨慕不已呀!對了,我們在吃飯時又看到了剛才在「一線天」碰到的那群人,原來他們是來這裏搞活動聚餐的。他們自己帶了吃的東西,還有包好的餃子,拿到農家來煮,倒也蠻實惠的。 大約下午2點鍾,我們乘船返回了。一上船我就累得不行,直想睡覺。于是我就 在船艙裏睡了一會兒。好象在我睡著的時候,他們個個當了一回船老大,學了一下如何開船,大概准備將來買遊艇,可惜我沒能試試。回程路上大家就在聊天,僅僅一覺醒來,心血來潮脫了鞋子,坐在船上把腳放在水裏。看著她那麽舒服,我也忍不住脫了鞋子,把腳放在水裏,真舒服呀,把悶了一天的腳釋放出來真爽啊!到後來大家坐成一排都脫了鞋子,激起了一排的浪花,飛濺在腿上涼絲絲的舒服極了。我們還拍了幾張「嬉水圖」呢! 船大約又開了一個多小時,我們回到了上午的碼頭,這一天便江的漂遊終告結束。這裏美麗的風景,悠閑的心情都會讓我永遠難以忘懷。 下船後我們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長途汽車站,乘坐5點多的汽車回到郴州。其實我們當初的安排還不是最好,我們完全可以在4日那天來便江漂遊,當天再趕回郴州,5日再玩飛天山。這樣安排既可以免去在永興的住宿,CF和Linda也不會錯過了後面的好風景。可是誰讓我們是第一批來郴州玩的上海人呢?難免會有所缺憾。 6點多我們回到郴州,又到熟悉的國際金星賓館開了鍾點房,大家休整一番,洗洗澡換換衣服,一轉眼就過了2個小時。原本我們准備先去吃晚飯,再去買土特産;後來決定一部分人先去點菜,另一部分人去買東西;到最後大家還是決定一起先去買東西,然後再吃飯。我們打聽到了一家超市,位于人民西路上的國大百貨店內,于是我們就打的直奔那裏。一進入超市就難控制時間了,又要買各自的東西,又要准備火車上的吃食,大家尋尋覓覓、挑挑揀揀,光買東西就花去了近45分鍾。其間「貴嫂」僅僅又一次顯現出她特有的整理東西的天賦,看得店員都一愣一愣的。走出商店已經9點45分,我們就到馬路對面的小餐廳每人吃了一碗米粉。大家以奇快的速度,在15分鍾內解決了在郴州的最後一餐。吃完後我們又匆匆打的趕赴郴州火車站。 到達火車站大約是10點20分,候車室不大,有2個,我們等待的那個候車室差不多坐滿了人。過了半小時,K100次進站了,我們檢票上車。11點03分火車准時開出郴州站。上車後大家一時還沒有睡意,可是車廂裏熄了燈,于是我們摸黑吃了一會兒東西,然後各自休息。回程我們買的票正好是一個包廂,考慮到可以一起打牌。 在郴州的最後一天,可以說悠閑,也可以說匆忙。可無論我們多麽不情願結束這次旅行,我們總還是要回來的。時間過得真快呀,眨眼間我們又上了火車,帶著旅行後的疲憊和愉悅踏上回家的旅程。 5月6日 到達上海 一大清早,我睡得正酣時,列車開始了第一次廣播,反複向乘客們報告著餐車供應的早餐食品,而列車員還推著早餐在車廂來來回回地叫賣著,擾了我的清夢呀,唉!好在廣播裏還不斷地播著好聽的英文歌,讓我還能在歌聲中睡個「回龍覺」。8點不到,大多數人都起床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睡,只能起床。洗漱一番後就是吃早飯,接著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轉眼間就到了午餐時間。本來大家想打打牌的,可是UFO和我都不樂于此道,弄得另外4位也沒了打牌的興致。草草吃完午飯(每人一碗方便面),大家又忍不住想睡覺了,反正也沒了牌興,幹脆接著睡午覺吧。果然還是睡覺比較容易打發時間,當我一覺醒來時火車已經進入上海了。趕快起來整理好東西,15點53分,火車准點到達上海站。又聞到了熟悉的味道,眼前一下子出現的喧嘩,竟然讓我一時有些暈眩。下車後各自回家,UFO和錢貴夫婦還要各自奔赴晚上的婚宴。我們這次的五一活動—「西遊東江」圓滿落幕了。 這真是令人難忘的旅行,我的收獲不僅是美麗的風光,更主要是又認識了一群新朋友:具有領導風範的錢貴;和錢貴絕配的「貴嫂」僅僅;活潑能幹的UFO;任勞任怨的大俠;能聊會吃的彬彬;看上去很腼腆的CF;頗具古典美的Linda;「道骨仙風」般的「裸浴」Mike。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陽光靓麗的模特兒(8)
陽光靓麗的模特兒(7)
陽光靓麗的模特兒(6)
陽光靓麗的模特兒(5)
秋-印象
德慶盤龍峽 一
松江印象之三
雲之南(寬幅)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