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惬意三亚(一)

2009-06-06 21:44:0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前言

  当休假的念头第一次从脑海中蹦出来时,是这次三亚之行的一个月前。然后就是每天上班后频繁穿梭于各旅游网站间,不亦乐乎。想到终于可以把自己从繁琐的工作中暂时解救出来,我的心情就出奇地好,连平时面目可憎的个别同事也一下子入眼了许多。

   言归正传,在确定了目的地和休假时间,并参考了众网友精彩的游记和详细攻略后,我最终选择了从三亚之星(www.sanyastar.com)预订了8月9日——13日的上海至三亚的往返机票和酒店。在这里,再次感谢网站的张忠和司机翁师傅,由于他们优质的服务,使我们拥有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假期。

  D1.(8月9日,星期一)

   早上生物钟把我叫醒时我照例条件反射地的抓过手机看时间,准备以惯用的百米冲刺跑去洗漱。

  逸睡眼惺忪地嘟哝道:“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去哪了吗?”

   搁平时能晚起哪怕1分钟,我也绝不会浪费了,可今天我却睡意全无。下午3点从苏州到上海虹桥机场的大巴车,下午6点的航班,这就意味着还得挨整整一个白天才能真正踏上旅途。心下暗想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却象个新入学的小学生般沉不住气。

  可谁让我们这么命苦呢?上次度假好象真是上辈子的事了。

  出发前的半个月,我在网上发帖子征集同游,为的是可省却一些包车的费用,说不定还能结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陆续有人跟帖,讨论时间、路线等具体事宜,到出发前两天,终于确定了最终人数,苏州出发4人,上海出发4人,都是同样航班从虹桥走,另有2人当日晚些时候从浦东机场起飞。不经意间,我们竟自发组织了一支10人的队伍。突然意识到,如果集中订票的话,按照我们的人数,都能享受酒店和机票的团队优惠价了,只可惜当时我们并没预料到会召集到那么多人,同一时间,同一线路,并且都是从上海出发,更巧的是我们甚至年龄都相仿,好象事先约好了一般。

  5点钟,我们8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借助现代化的通讯工具终于在侯机大厅聚拢了。好事多磨,飞三亚的航班照例晚点。7点多一点,飞机才缓缓驶离跑道,当腾空的那一刻起,我一直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了下来。把飞机上供应的晚餐一扫而光,喝光两杯咖啡,看完一本在机场买的旅游杂志,和逸挤在小小的窗口看夜空下如繁星般闪烁的城市灯光,想象着每盏灯下或平凡或美丽的生命和他们的故事……,正恍惚间,飞机已开始徐徐降落了。

  虽然一直在网上关注三亚的温度,但一下飞机,一股夹杂着潮气的热浪扑面而来,一点不逊色苏州的高温。网站的车已在机场外等候多时了,在踏上三亚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一丝初到异地的陌生和不安。很奇妙的感觉。

  凤凰机场果然如网上传说的那般简陋,如果不看外面的停机坪,充其量就是个长途汽车站。出得候机大厅,就看到了写着我们其中一人名字的牌子被一个男人高高举着。终于跟组织接上头了!

   经自我介绍,原来和我通过数次电话确定行程、酒店的就是眼前这个中等身材,非常敦实的年轻男人,三亚之星网站的DICK是也。

  一行人鱼贯上了一辆丰田面包,挤得满满当当的。司机翁师傅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在DICK为我们作过介绍后就基本保持沉默。车飞速行驶着,因为夜色很浓,当DICK告诉我们现在已到了著名的“椰梦长廊”时,除了闻到些许海风的腥味外,窗外是漆黑一片。

  从机场出发后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三亚市区。在正对三亚湾的一家酒店放下同样来自苏州的S和他的女友后,我们继续前行。又开了十分钟,银泰酒店那三幢帆船似的建筑出现在了眼前。上海的K夫妇前两晚就住这里。正对着银泰的就是我和上海的Y夫妇订的瑞海豪庭——南风休闲度假屋。大家再次确定明早碰头时间后,K夫妇和我们挥手道别。

  DICK让司机把车开进瑞海豪庭的小区大门,在其中的一幢高层前停了下来。进电梯,按下第九层,出电梯,迎面就是南风的服务小妹端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来不及登记,我迫不及待地要小妹开了908的门。

  终于置身于网上看了无数遍的著名的南风908房间了。雪白的大床,雪白的落地门框,再配以深核桃木的简单家具,整个色调非常和谐。拉开落地门,走到阳台上,夜色中的大海无遮无挡的展现在了我面前。虽然看不太真切,但耳边一浪高过一浪的涛声已让我兴奋地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前言 当休假的念头第一次从脑海中蹦出来时,是这次三亚之行的一个月前。然后就是每天上班后频繁穿梭于各旅游网站间,不亦乐乎。想到终于可以把自己从繁琐的工作中暂时解救出来,我的心情就出奇地好,连平时面目可憎的个别同事也一下子入眼了许多。 言归正传,在确定了目的地和休假时间,并参考了众网友精彩的游记和详细攻略后,我最终选择了从三亚之星(www.sanyastar.com)预订了8月9日——13日的上海至三亚的往返机票和酒店。在这里,再次感谢网站的张忠和司机翁师傅,由于他们优质的服务,使我们拥有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假期。 D1.(8月9日,星期一) 早上生物钟把我叫醒时我照例条件反射地的抓过手机看时间,准备以惯用的百米冲刺跑去洗漱。 逸睡眼惺忪地嘟哝道:“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去哪了吗?” 搁平时能晚起哪怕1分钟,我也绝不会浪费了,可今天我却睡意全无。下午3点从苏州到上海虹桥机场的大巴车,下午6点的航班,这就意味着还得挨整整一个白天才能真正踏上旅途。心下暗想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却象个新入学的小学生般沉不住气。 可谁让我们这么命苦呢?上次度假好象真是上辈子的事了。 出发前的半个月,我在网上发帖子征集同游,为的是可省却一些包车的费用,说不定还能结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陆续有人跟帖,讨论时间、路线等具体事宜,到出发前两天,终于确定了最终人数,苏州出发4人,上海出发4人,都是同样航班从虹桥走,另有2人当日晚些时候从浦东机场起飞。不经意间,我们竟自发组织了一支10人的队伍。突然意识到,如果集中订票的话,按照我们的人数,都能享受酒店和机票的团队优惠价了,只可惜当时我们并没预料到会召集到那么多人,同一时间,同一线路,并且都是从上海出发,更巧的是我们甚至年龄都相仿,好象事先约好了一般。 5点钟,我们8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借助现代化的通讯工具终于在侯机大厅聚拢了。好事多磨,飞三亚的航班照例晚点。7点多一点,飞机才缓缓驶离跑道,当腾空的那一刻起,我一直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了下来。把飞机上供应的晚餐一扫而光,喝光两杯咖啡,看完一本在机场买的旅游杂志,和逸挤在小小的窗口看夜空下如繁星般闪烁的城市灯光,想象着每盏灯下或平凡或美丽的生命和他们的故事……,正恍惚间,飞机已开始徐徐降落了。 虽然一直在网上关注三亚的温度,但一下飞机,一股夹杂着潮气的热浪扑面而来,一点不逊色苏州的高温。网站的车已在机场外等候多时了,在踏上三亚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一丝初到异地的陌生和不安。很奇妙的感觉。 凤凰机场果然如网上传说的那般简陋,如果不看外面的停机坪,充其量就是个长途汽车站。出得候机大厅,就看到了写着我们其中一人名字的牌子被一个男人高高举着。终于跟组织接上头了! 经自我介绍,原来和我通过数次电话确定行程、酒店的就是眼前这个中等身材,非常敦实的年轻男人,三亚之星网站的DICK是也。 一行人鱼贯上了一辆丰田面包,挤得满满当当的。司机翁师傅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在DICK为我们作过介绍后就基本保持沉默。车飞速行驶着,因为夜色很浓,当DICK告诉我们现在已到了著名的“椰梦长廊”时,除了闻到些许海风的腥味外,窗外是漆黑一片。 从机场出发后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三亚市区。在正对三亚湾的一家酒店放下同样来自苏州的S和他的女友后,我们继续前行。又开了十分钟,银泰酒店那三幢帆船似的建筑出现在了眼前。上海的K夫妇前两晚就住这里。正对着银泰的就是我和上海的Y夫妇订的瑞海豪庭——南风休闲度假屋。大家再次确定明早碰头时间后,K夫妇和我们挥手道别。 DICK让司机把车开进瑞海豪庭的小区大门,在其中的一幢高层前停了下来。进电梯,按下第九层,出电梯,迎面就是南风的服务小妹端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来不及登记,我迫不及待地要小妹开了908的门。 终于置身于网上看了无数遍的著名的南风908房间了。雪白的大床,雪白的落地门框,再配以深核桃木的简单家具,整个色调非常和谐。拉开落地门,走到阳台上,夜色中的大海无遮无挡的展现在了我面前。虽然看不太真切,但耳边一浪高过一浪的涛声已让我兴奋地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