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彩虹般的根-英伦散记

2009-06-07 00:44:37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曾见过多少次彩虹?恐怕难以记清。每每遇见,总是那么的奇幻绚丽,而又不着边际。

  曾见过多少异乡人?恐怕同样难以计数。人海中邂逅,总觉得那份人生有着别样的光彩,就如同望见彩虹一般。。。。。。

  第一次在电话里听见Adam声音,就感觉他不像是苏格兰人。那是在约克车站和他确认当晚在爱丁堡预留的客房。

  搭乘发自约克的火车到达爱丁堡已近午夜。按响B&B清脆的门铃,Adam的身影如约出现在了玻璃门里。轻轻地开门,一个谦和的金发男生,腼腆地微笑,恭谨地招呼我登记,掰着手指逐一地介绍B&B的规矩,领着熟悉楼道和房间,教着使用房门钥匙。。。。。。见他不住地低头用手指轻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低声细语的样子,原还想继续打听一些旅游和交通的资讯,但毕竟已夜深人静,只得与Adam约定了次日早餐的时间,便互道了晚安。关上房门的那刻,我突然闪出一个猜念,“Adam?!不会又是波兰人吧?!”。。。。。。

  周末的清晨,下楼来到温馨雅致的餐厅,Adam便立即从厨房里迎了出来,“早上好!昨晚休息得还好吗?!”“很好,谢谢!”“看一下菜单吧?!早餐什么合你的口味?!”。点完餐,Adam转身回到了隔壁的厨房。等待间,无意瞥见Adam正哗哗地打蛋,厨房里的还有一女子正在炉灶前忙碌。隐约间,他俩的背影又让我感到有一丝像波兰人。但是出于礼貌,在随后与Adam的接触中,我始终不便探问他的来处。

  那是还是多年前,与波兰好友结伴游荡伦敦,在Earl Court附近的一家小旅店落脚。仗着自己的英文还能对付,期间便由我充当“门腔”(与人打交道)。不料,几天后的一顿早饭,我意外地突然下岗了。不是我不合格,而是猛然间,发现那旅店里的服务员竟都是“波兰老乡”。。。。。。从那以后,我便不由自主地多了这根敏感的神经。

  那晚,游荡了一天,回到了住处。Adam依旧微笑着迎在门口,一通闲聊后,我实在忍不住地低声轻问,“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嘿嘿!你听出来了吗?!我是波兰人!”“啊呀!!!原来你真是。。。。。。你好呀!!!!”,我禁不住用波兰话重新和Adam打招呼。这下,Adam用手捂着像是快要掉下的下巴,瞪着圆圆的灰兰色眼睛,半晌儿说不出话来。。。。。。

  “波兰人吗?!你是波兰人吗?!?!?!?”。那晨间瞥见的女子,由客厅里窜了出来,满面绯红,双眼荧荧地绽放出惊讶与兴奋,刹那间蹦到了我的面前。@#$%^&*(!,一下子,如倒豆子般的波兰话,一股脑儿地倾泄而下。。。。。。“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波兰工作过几年,波兰话真是有限呀!”,我的解释完全无济于事,“我叫卓霞!我和Adam是夫妻。我们刚从Poznan来,才两个多月!你呢?!在波兰哪里工作过?!”,“叫我Tomek吧!。。。。。。”,此时,我尽量已波兰的方式介绍自己。“简直太好了!今晚我终于又可以讲家乡话啦!!!”,卓霞期待地拉着Adam的手,使劲地摇着,而Adam仍是惊讶着不住地摇着脑袋。。。。。。

  第二天的一早,趁结账以前,我特地早一点下楼与他们告别,可出来的只有卓霞。“真抱歉!Adam已经上班去了!天没亮就去赶火车了!”,“上班很远吗?!他不是在这里管店吗?!”,“Adam只是周末在店里。平时只是由我独自打理。”卓霞无奈地回答。“那你们真的很辛苦!”,“是呀!我来爱丁堡两个多月了,没有出过门,外面什么样都不知道!Adam和我都忙得没自己的时间。”,“出来了,还想回去吗?!”,我关切地探问。“当然!!!等和Adam存够了钱,一定回去!这里不是家!我太想念Poznan老家了!一定会回去的!!!”,卓霞激动地用波语和英文夹杂着说,口气是那样的坚定。“很高兴遇见你们,真希望以后有机会在波兰见面。”,“一言为定!你不知道昨晚我和Adam有多开心,几乎没怎么睡!你让我们想家了!”,卓霞说着,转过身去,竭力不让眼泪滑落。我真的不忍再触及卓霞如此浓烈的思乡情绪,便起身道别。在留下我通信方式的时候,在房钱里多留了一点心意。与其是为他们,其实更是为我自己。也曾漂泊于异乡,此时更能体会他们那份坚韧和不易。

  出门之际,卓霞以波兰的传统,硬是往我手里塞了一份点心和一块巧克力,并一再关照,以后一定要在波兰见面。

  

  一晚,BBC二台报道了一则新闻。曼切斯特一中餐外卖店姓高的店主被一伙流氓殴打致死。。。。。。

  屏幕上的高老板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开外,瘦削干练的样子,从广东来到英国打拼六年多了,起先在中餐馆里当厨,两年前结识了香港来的女子Lucy,于是双双结伴,相互扶持,在曼城的西边开了一家中餐外卖店。两人起早摸黑,勤奋劳作,小店生意也颇为畅旺。渐渐地外卖店在社区周围和曼城都有了一些名气。两人在努力经营小店的同时,还积极参加当地华人社团的活动,为社区老年公寓和教会送餐,热心扶持初来乍到的新移民。两人一心一意地希望有朝一日能有足够的积蓄,开一家像模像样的中餐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对鸳鸯所憧憬的美梦,一夜间化为乌有。。。。。。

  电视里,Lucy泣不成声地在诉说那夜的惨状。一伙流氓声称要外卖,前台的Lucy,便照例回到厨房给高老板帮忙。不料,那伙流氓顺势拿了外卖就走人,高老板便高声呵斥着,冲出门制止。这便召来这伙流氓的群殴。“他们操起人行道上的椅子,冲着高就砸,用脚狠劲地踹高的脑袋,高倒在地上无力抵抗。我打了报警电话,可是就是不见警察赶到。。。。。。。”。

  “那伙流氓眼看情况不妙,撒腿就逃走了。我冲出去,抱起高。高已经不会说话,他的头上有一个洞,深红的血流了一地,他的脸一下子肿得像气球一样。。。。。。。”。Lucy脸色苍白,一边哭诉,一边不住地颤抖着。

  “你知道,我平生第一次看见流这么多血,第一次眼睁睁地看一个人在我的怀里一点点地死去,他是我的生命和全部呀!!!”

  “警察在哪里?!他们看见他死了才来!!”,“他们只是问我,高是谁?!我是谁?!高是我的谁?!我们做什么?!他们怎么不问那伙人是谁?!他们干了什么?!警察不救人!!救命车还是路过的人叫的!。。。。。。”。

  毕竟是一条生命被无端地夺去了。在这个以“法制健全和人性从上”标榜的国度里,BBC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进行了追踪报道。英国的华人社团为声援高和Lucy,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和听证会,以此来凝聚华人社区,争取华人的权益,提高华人的自我保护意识。。。。。。

  凶手最终还是被抓获。高老板的追悼会在曼城的教堂隆重的举行,英国华人的领袖和曼城的一些政要都到场出席。。。。。。

  一场悲剧似乎划上了句号。曼城的唐人街已张灯结彩地开始迎接2006年的新春佳节,除夕的夜空,灿烂的焰火映红了英格兰的夜空。

  时隔多日,在BBC电视上再次见到Lucy,虽然仍是一裘黑衣,但问及新的一年是否会回到故乡和今后的打算,“我不会回去!当初出来就是要闯出一点名堂的,所以我更不能回去!虽然我知道很艰难,但是我不会回头的!!!”,Lucy对着镜头异常坚决而平静地回答。。。。。。

  今日,开车在路上,一阵豪雨过后,七色彩虹横跨大路的两边。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亲近彩虹,美轮美奂,触手可及。彩虹的根基轻触着原野,是那样的若有似无,飘渺不定。。。。。

  在感叹这绚丽彩虹的同时,更感叹那些异乡人。他们的人生在多少人的眼里也正如这彩虹一般。可谁又真正体会得到,他们漂泊的根,是不是也像彩虹一般的飘渺虚无,游曳不定呢?!
 
 
 
曾见过多少次彩虹?恐怕难以记清。每每遇见,总是那么的奇幻绚丽,而又不着边际。 曾见过多少异乡人?恐怕同样难以计数。人海中邂逅,总觉得那份人生有着别样的光彩,就如同望见彩虹一般。。。。。。 第一次在电话里听见Adam声音,就感觉他不像是苏格兰人。那是在约克车站和他确认当晚在爱丁堡预留的客房。 搭乘发自约克的火车到达爱丁堡已近午夜。按响B&B清脆的门铃,Adam的身影如约出现在了玻璃门里。轻轻地开门,一个谦和的金发男生,腼腆地微笑,恭谨地招呼我登记,掰着手指逐一地介绍B&B的规矩,领着熟悉楼道和房间,教着使用房门钥匙。。。。。。见他不住地低头用手指轻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低声细语的样子,原还想继续打听一些旅游和交通的资讯,但毕竟已夜深人静,只得与Adam约定了次日早餐的时间,便互道了晚安。关上房门的那刻,我突然闪出一个猜念,“Adam?!不会又是波兰人吧?!”。。。。。。 周末的清晨,下楼来到温馨雅致的餐厅,Adam便立即从厨房里迎了出来,“早上好!昨晚休息得还好吗?!”“很好,谢谢!”“看一下菜单吧?!早餐什么合你的口味?!”。点完餐,Adam转身回到了隔壁的厨房。等待间,无意瞥见Adam正哗哗地打蛋,厨房里的还有一女子正在炉灶前忙碌。隐约间,他俩的背影又让我感到有一丝像波兰人。但是出于礼貌,在随后与Adam的接触中,我始终不便探问他的来处。 那是还是多年前,与波兰好友结伴游荡伦敦,在Earl Court附近的一家小旅店落脚。仗着自己的英文还能对付,期间便由我充当“门腔”(与人打交道)。不料,几天后的一顿早饭,我意外地突然下岗了。不是我不合格,而是猛然间,发现那旅店里的服务员竟都是“波兰老乡”。。。。。。从那以后,我便不由自主地多了这根敏感的神经。 那晚,游荡了一天,回到了住处。Adam依旧微笑着迎在门口,一通闲聊后,我实在忍不住地低声轻问,“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嘿嘿!你听出来了吗?!我是波兰人!”“啊呀!!!原来你真是。。。。。。你好呀!!!!”,我禁不住用波兰话重新和Adam打招呼。这下,Adam用手捂着像是快要掉下的下巴,瞪着圆圆的灰兰色眼睛,半晌儿说不出话来。。。。。。 “波兰人吗?!你是波兰人吗?!?!?!?”。那晨间瞥见的女子,由客厅里窜了出来,满面绯红,双眼荧荧地绽放出惊讶与兴奋,刹那间蹦到了我的面前。@#$%^&*(!,一下子,如倒豆子般的波兰话,一股脑儿地倾泄而下。。。。。。“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波兰工作过几年,波兰话真是有限呀!”,我的解释完全无济于事,“我叫卓霞!我和Adam是夫妻。我们刚从Poznan来,才两个多月!你呢?!在波兰哪里工作过?!”,“叫我Tomek吧!。。。。。。”,此时,我尽量已波兰的方式介绍自己。“简直太好了!今晚我终于又可以讲家乡话啦!!!”,卓霞期待地拉着Adam的手,使劲地摇着,而Adam仍是惊讶着不住地摇着脑袋。。。。。。 第二天的一早,趁结账以前,我特地早一点下楼与他们告别,可出来的只有卓霞。“真抱歉!Adam已经上班去了!天没亮就去赶火车了!”,“上班很远吗?!他不是在这里管店吗?!”,“Adam只是周末在店里。平时只是由我独自打理。”卓霞无奈地回答。“那你们真的很辛苦!”,“是呀!我来爱丁堡两个多月了,没有出过门,外面什么样都不知道!Adam和我都忙得没自己的时间。”,“出来了,还想回去吗?!”,我关切地探问。“当然!!!等和Adam存够了钱,一定回去!这里不是家!我太想念Poznan老家了!一定会回去的!!!”,卓霞激动地用波语和英文夹杂着说,口气是那样的坚定。“很高兴遇见你们,真希望以后有机会在波兰见面。”,“一言为定!你不知道昨晚我和Adam有多开心,几乎没怎么睡!你让我们想家了!”,卓霞说着,转过身去,竭力不让眼泪滑落。我真的不忍再触及卓霞如此浓烈的思乡情绪,便起身道别。在留下我通信方式的时候,在房钱里多留了一点心意。与其是为他们,其实更是为我自己。也曾漂泊于异乡,此时更能体会他们那份坚韧和不易。 出门之际,卓霞以波兰的传统,硬是往我手里塞了一份点心和一块巧克力,并一再关照,以后一定要在波兰见面。 一晚,BBC二台报道了一则新闻。曼切斯特一中餐外卖店姓高的店主被一伙流氓殴打致死。。。。。。 屏幕上的高老板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开外,瘦削干练的样子,从广东来到英国打拼六年多了,起先在中餐馆里当厨,两年前结识了香港来的女子Lucy,于是双双结伴,相互扶持,在曼城的西边开了一家中餐外卖店。两人起早摸黑,勤奋劳作,小店生意也颇为畅旺。渐渐地外卖店在社区周围和曼城都有了一些名气。两人在努力经营小店的同时,还积极参加当地华人社团的活动,为社区老年公寓和教会送餐,热心扶持初来乍到的新移民。两人一心一意地希望有朝一日能有足够的积蓄,开一家像模像样的中餐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对鸳鸯所憧憬的美梦,一夜间化为乌有。。。。。。 电视里,Lucy泣不成声地在诉说那夜的惨状。一伙流氓声称要外卖,前台的Lucy,便照例回到厨房给高老板帮忙。不料,那伙流氓顺势拿了外卖就走人,高老板便高声呵斥着,冲出门制止。这便召来这伙流氓的群殴。“他们操起人行道上的椅子,冲着高就砸,用脚狠劲地踹高的脑袋,高倒在地上无力抵抗。我打了报警电话,可是就是不见警察赶到。。。。。。。”。 “那伙流氓眼看情况不妙,撒腿就逃走了。我冲出去,抱起高。高已经不会说话,他的头上有一个洞,深红的血流了一地,他的脸一下子肿得像气球一样。。。。。。。”。Lucy脸色苍白,一边哭诉,一边不住地颤抖着。 “你知道,我平生第一次看见流这么多血,第一次眼睁睁地看一个人在我的怀里一点点地死去,他是我的生命和全部呀!!!” “警察在哪里?!他们看见他死了才来!!”,“他们只是问我,高是谁?!我是谁?!高是我的谁?!我们做什么?!他们怎么不问那伙人是谁?!他们干了什么?!警察不救人!!救命车还是路过的人叫的!。。。。。。”。 毕竟是一条生命被无端地夺去了。在这个以“法制健全和人性从上”标榜的国度里,BBC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进行了追踪报道。英国的华人社团为声援高和Lucy,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和听证会,以此来凝聚华人社区,争取华人的权益,提高华人的自我保护意识。。。。。。 凶手最终还是被抓获。高老板的追悼会在曼城的教堂隆重的举行,英国华人的领袖和曼城的一些政要都到场出席。。。。。。 一场悲剧似乎划上了句号。曼城的唐人街已张灯结彩地开始迎接2006年的新春佳节,除夕的夜空,灿烂的焰火映红了英格兰的夜空。 时隔多日,在BBC电视上再次见到Lucy,虽然仍是一裘黑衣,但问及新的一年是否会回到故乡和今后的打算,“我不会回去!当初出来就是要闯出一点名堂的,所以我更不能回去!虽然我知道很艰难,但是我不会回头的!!!”,Lucy对着镜头异常坚决而平静地回答。。。。。。 今日,开车在路上,一阵豪雨过后,七色彩虹横跨大路的两边。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亲近彩虹,美轮美奂,触手可及。彩虹的根基轻触着原野,是那样的若有似无,飘渺不定。。。。。 在感叹这绚丽彩虹的同时,更感叹那些异乡人。他们的人生在多少人的眼里也正如这彩虹一般。可谁又真正体会得到,他们漂泊的根,是不是也像彩虹一般的飘渺虚无,游曳不定呢?!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