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西游记22

2009-06-06 20:00:35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看完了几个令人悲哀的庙宇后,看门人走了…….我们继续往城上爬……

  古格是孤伶伶地立在一个四面都是峭壁的山峰之上,而构成那山的并不是石头,而是用力一摸就唧唧喳喳往下掉的粉尘(宾高曾比划地对我们说:这废墟里的墙,千万别靠,天知道它什么时候倒下….达叔还凑热闹地往墙上就是一脚….大大咧咧地说:我看我对这墙踢上半个小时它就会倒……当然,这种破坏文物和危险的举动让我们制止了…..)

  它实在太脆弱了,KOKO说,幸好它地处偏僻,非万大毅力不能至,倘若在我们所谓的“旅游区”,恐怕也时日无多了。它应该受到保护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来的保护工作,我们只见到的只是用铁皮做了几个泻水的角落……

  作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古格王朝遗址,我们欠它太多了……

  在高原上爬几百米是一件很累人的过程,更难的是在毫无安全保障底下在四壁陡峭的土路上前进,我是有点畏高的,西游前站在台山电信局23层楼顶,只是透过栏杆往下看一看,我的双腿就有点发软….

  于是,好几次我都叫嚷着,不走不走拉,顶上没有什么好看的…..

  到城半腰时甚至在一张石凳下坐了下来,看着更为险要的登顶之路,下定决心赖着不走……

  但每次看到清清瘦瘦的大姐,胖墩墩的一洁,甚至文弱带病的玲玲依然毫无怨言的往前挺进,我只好硬着头皮快步抢前,大有至生死于度外之勇……

  (怎么可以输给藏獒?小猪,上!!!)

  不管上面有没有新的风景,人生在世,有时就需要这种斗气一咬牙……

  (写西游记也是一样….)

  幸然这种斗气还是值得的,

  (现在也一样….)

  当我终于鼓其余勇攀上了每一个新高度以至最后终于同大家一起登到古格之巅的时候,

  看着那些脚下错落有致的废墟和那些环城而立,高高低低的土林,

  大叹在此称王,何其壮观时,我庆幸没有坚持我的懒散……

  当其时,心中不期然地想起一直写在我旅游相册扉页上的一段话:

  一个人的成长,就象踏上圣经中雅各的天梯一样,虽然不能一步登天,但当你一步步地

  达至某一个高度时,青山绿水,尽入眼帘,这种感觉,和踏上第一步时的迷惘大大不同….

  说这话的,是我年少时敬仰的一个女孩……

  她叫三毛……

  我们在古格城顶流连了好一阵子,尽情地感受着当年古格王一片大阳之下,莫非王土,所见之人,莫非臣民的骄傲和满足,城上的风很大,轻易吹散了我的思绪,我的耳旁仿佛听到了当年拼杀的阵阵呼喊,眼前仿佛看到了迎风满插的烈烈王旗。擦一擦眼睛,史丹利笑嘻嘻地站在跟前。“小猪,来来,看看,这里很有趣。”跟着他,我绕过了破落的皇宫,在一个不为人所注意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里面有一个只能通过一人的地洞,在可见的范围内还有一根铁管之类的东西钉在洞壁,想来是用来扶手攀爬的,史丹利依然笑嘻嘻地说:“我下过去,里面四通八达的哦,只是光线不太够,我没有往前走…..”古格王朝经营多年,地洞暗道众多,曲折连通,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称为“不破之城”了。我是没有兴趣去探个究竟的,能鼓起勇气爬上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只不过这个发现倒是提醒了两个不安分的人……

  走了….达叔一声,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城顶,沿着上来时胆颤心惊的道路小心翼翼的手足并用地往山下回航,我是最后一批离开的,走时看到非力与SKY还在装模做样地摆些令人做笑的姿势不停地照相(他们俩都有疯狂的表演欲,不做明星真是浪费…),我说:走吧…

  非力一回头,说“你先走,很快来….”我不以为然的哼着小曲往下爬,爬到一半时,脑里突然灵光一现,想起非力跟我说最后那句话时眼里闪烁着的异样光芒,与平时的成熟稳重大不相同….我突然产生了一阵担心……但同时又马上安慰自己:不要过虑了…….

  事情果然如我所不幸言中…….

  当大家聚到了城下车旁时,车也差不多修好了(除了我们4500,其他两台车都是在不停修修补补中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口…)看到夕阳已经准备西沉,大家也意兴阑珊准备回去了,检点人数,突然发现不见了非力和SKY……

  我们等待…….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大家都翘首看着城上了石路,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依然没有看见……

  小徐此时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酸酸的话:今晚有人要请客喽…..

  (因为在离开圣湖那天早上,一向独来独往的他的乐而忘返连累大家苦侯了半个小时,非力当时就宣布这条迟过集合时间十分钟就要请吃饭的规矩……)

  但是没有人响应,大家的埋怨已经变成的担忧……

  我是知道的,这两个不安分的家伙一定去爬史丹利发现的那条地道…但我更担心….

  五分钟又过去,我第一次觉得时间的难熬,一洁已经忍不住对着古格大叫:非力——走拉….

  师傅也按响了喇叭…….古城依然静寂,没有任何反应…….

  我拿出哨子,吹响了两短一长的信号,尖锐的哨声传遍了整个山谷……

  忘记过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在不停的吹响哨子呼唤他们,终于,在我的哨子声下隐约听到了微弱的回响,定神一听,是一些急促而有节奏的哨子声……

  在这鬼地方,除了非力这个东西也只鬼啦……

  哨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了,我的哨声也没有停,与他呼应着…..

  终于在山路的尽头看到了非力胖胖的身影,和顺着他哨音搞笑地走起小正步的SKY…..

  大家这松了一口气…..

  他们俩真的去钻地道去了……从他们后来间或兴高采烈的言谈中,我隐约知道那里面有个更惊险刺激的故事……这故事,只能也只有让他们自己去写了……

  还有些补充的:

  我们都没有去看藏尸洞……

  虽然大家开始都说不怕不怕,去啊去啊,到看门人真的要来带路时,不管是胆大包天的KOKO还是自吹自擂的小猪,纷纷退缩了……

  因为非力的延误,我看到了一生中最美丽的黄昏…….

  那是在离开古格不远的一个山坡上…….

  夕阳懒懒无力的射在连绵的土林上,泛起一阵妩媚的金光,天边的云象被火燃点似的,

  构成一幅笔墨不能书的油画,而且是一副在动的油画,随着太阳的位置变化,这美丽的风景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散发着它决不相同的魅力……

  在非力、大姐他们忙着用镜头去记载时,我尽情地享受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黄昏…..

  可惜很难跟不在现场的朋友分享…….
 
 
 
看完了几个令人悲哀的庙宇后,看门人走了…….我们继续往城上爬…… 古格是孤伶伶地立在一个四面都是峭壁的山峰之上,而构成那山的并不是石头,而是用力一摸就唧唧喳喳往下掉的粉尘(宾高曾比划地对我们说:这废墟里的墙,千万别靠,天知道它什么时候倒下….达叔还凑热闹地往墙上就是一脚….大大咧咧地说:我看我对这墙踢上半个小时它就会倒……当然,这种破坏文物和危险的举动让我们制止了…..) 它实在太脆弱了,KOKO说,幸好它地处偏僻,非万大毅力不能至,倘若在我们所谓的“旅游区”,恐怕也时日无多了。它应该受到保护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来的保护工作,我们只见到的只是用铁皮做了几个泻水的角落…… 作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古格王朝遗址,我们欠它太多了…… 在高原上爬几百米是一件很累人的过程,更难的是在毫无安全保障底下在四壁陡峭的土路上前进,我是有点畏高的,西游前站在台山电信局23层楼顶,只是透过栏杆往下看一看,我的双腿就有点发软…. 于是,好几次我都叫嚷着,不走不走拉,顶上没有什么好看的….. 到城半腰时甚至在一张石凳下坐了下来,看着更为险要的登顶之路,下定决心赖着不走…… 但每次看到清清瘦瘦的大姐,胖墩墩的一洁,甚至文弱带病的玲玲依然毫无怨言的往前挺进,我只好硬着头皮快步抢前,大有至生死于度外之勇…… (怎么可以输给藏獒?小猪,上!!!) 不管上面有没有新的风景,人生在世,有时就需要这种斗气一咬牙…… (写西游记也是一样….) 幸然这种斗气还是值得的, (现在也一样….) 当我终于鼓其余勇攀上了每一个新高度以至最后终于同大家一起登到古格之巅的时候, 看着那些脚下错落有致的废墟和那些环城而立,高高低低的土林, 大叹在此称王,何其壮观时,我庆幸没有坚持我的懒散…… 当其时,心中不期然地想起一直写在我旅游相册扉页上的一段话: 一个人的成长,就象踏上圣经中雅各的天梯一样,虽然不能一步登天,但当你一步步地 达至某一个高度时,青山绿水,尽入眼帘,这种感觉,和踏上第一步时的迷惘大大不同…. 说这话的,是我年少时敬仰的一个女孩…… 她叫三毛…… 我们在古格城顶流连了好一阵子,尽情地感受着当年古格王一片大阳之下,莫非王土,所见之人,莫非臣民的骄傲和满足,城上的风很大,轻易吹散了我的思绪,我的耳旁仿佛听到了当年拼杀的阵阵呼喊,眼前仿佛看到了迎风满插的烈烈王旗。擦一擦眼睛,史丹利笑嘻嘻地站在跟前。“小猪,来来,看看,这里很有趣。”跟着他,我绕过了破落的皇宫,在一个不为人所注意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里面有一个只能通过一人的地洞,在可见的范围内还有一根铁管之类的东西钉在洞壁,想来是用来扶手攀爬的,史丹利依然笑嘻嘻地说:“我下过去,里面四通八达的哦,只是光线不太够,我没有往前走…..”古格王朝经营多年,地洞暗道众多,曲折连通,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称为“不破之城”了。我是没有兴趣去探个究竟的,能鼓起勇气爬上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只不过这个发现倒是提醒了两个不安分的人…… 走了….达叔一声,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城顶,沿着上来时胆颤心惊的道路小心翼翼的手足并用地往山下回航,我是最后一批离开的,走时看到非力与SKY还在装模做样地摆些令人做笑的姿势不停地照相(他们俩都有疯狂的表演欲,不做明星真是浪费…),我说:走吧… 非力一回头,说“你先走,很快来….”我不以为然的哼着小曲往下爬,爬到一半时,脑里突然灵光一现,想起非力跟我说最后那句话时眼里闪烁着的异样光芒,与平时的成熟稳重大不相同….我突然产生了一阵担心……但同时又马上安慰自己:不要过虑了……. 事情果然如我所不幸言中……. 当大家聚到了城下车旁时,车也差不多修好了(除了我们4500,其他两台车都是在不停修修补补中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口…)看到夕阳已经准备西沉,大家也意兴阑珊准备回去了,检点人数,突然发现不见了非力和SKY…… 我们等待…….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大家都翘首看着城上了石路,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依然没有看见…… 小徐此时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酸酸的话:今晚有人要请客喽….. (因为在离开圣湖那天早上,一向独来独往的他的乐而忘返连累大家苦侯了半个小时,非力当时就宣布这条迟过集合时间十分钟就要请吃饭的规矩……) 但是没有人响应,大家的埋怨已经变成的担忧…… 我是知道的,这两个不安分的家伙一定去爬史丹利发现的那条地道…但我更担心…. 五分钟又过去,我第一次觉得时间的难熬,一洁已经忍不住对着古格大叫:非力——走拉…. 师傅也按响了喇叭…….古城依然静寂,没有任何反应……. 我拿出哨子,吹响了两短一长的信号,尖锐的哨声传遍了整个山谷…… 忘记过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在不停的吹响哨子呼唤他们,终于,在我的哨子声下隐约听到了微弱的回响,定神一听,是一些急促而有节奏的哨子声…… 在这鬼地方,除了非力这个东西也只鬼啦…… 哨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了,我的哨声也没有停,与他呼应着….. 终于在山路的尽头看到了非力胖胖的身影,和顺着他哨音搞笑地走起小正步的SKY….. 大家这松了一口气….. 他们俩真的去钻地道去了……从他们后来间或兴高采烈的言谈中,我隐约知道那里面有个更惊险刺激的故事……这故事,只能也只有让他们自己去写了…… 还有些补充的: 我们都没有去看藏尸洞…… 虽然大家开始都说不怕不怕,去啊去啊,到看门人真的要来带路时,不管是胆大包天的KOKO还是自吹自擂的小猪,纷纷退缩了…… 因为非力的延误,我看到了一生中最美丽的黄昏……. 那是在离开古格不远的一个山坡上……. 夕阳懒懒无力的射在连绵的土林上,泛起一阵妩媚的金光,天边的云象被火燃点似的, 构成一幅笔墨不能书的油画,而且是一副在动的油画,随着太阳的位置变化,这美丽的风景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散发着它决不相同的魅力…… 在非力、大姐他们忙着用镜头去记载时,我尽情地享受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黄昏….. 可惜很难跟不在现场的朋友分享…….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