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偶遇瓮城

2009-06-06 20:00:3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偶遇瓮城

   是在一个冬日的傍晚毫无计划地来到这个地图上被叫做涞滩的小镇。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颠簸,带着一份有些郁闷的心情,我懒懒汉地跳下了车。却立即轻轻地呀了一声----一个泛着青绿的城门就这样放在了我的眼前。墙头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四个大字:众志成城----曾经极爱的一个成语 。

   欣喜地走进门去,才发现里面还有一重城门{后来听老人讲这里以前叫瓮城(我喜欢这个名字!),是当年为了防太平军而修建的防御工事。即攻破一道后,可以将外门关上,取瓮中捉鳖之意}。就这样怀着一份意外的惊喜再穿过第二道城门,发现城里居然是一色的石板路,窄窄的街道两边大多都是木结构的老房子,屋子前坐着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闲闲地躺在竹椅上,手边还有一个竹编的暖手炉。窗户都临街开着,所以堂屋的一切都一览无遗。突然,同行的w发出一声大叫。原来他看见了一个三层檐子的大床----这仅是我以前在民俗博物馆里见过的。

   找了一个旅馆住下,老板还有一个饭馆,我们点了菜又自顾去逛了。天已经完全黑了,街头上静静的,不时有人用一种好玩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两个外来客,我们也有些放肆地与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直到走在街头上不停地有人叫我们吃饭。我们有些讶然地看着向我们说话的人,固执地觉得这声音不是对着我们发出的,一直赖着看到老板从那个木窗探出头来,我们才笑着走进那个摆满木桌条凳的饭馆。有些暗淡却温暖的灯光下,我们要来了啤酒----同样是在窗口喊来的----价格也便宜得有些没有道理。这顿饭让我有久违的轻松自然。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爬到老板家顶层的晒台去,从这里可以看到小城的全貌。看着炊烟慢慢地从每一家升起,听着每一家从起床的轻声细语到后来小声的喧闹,想象着一个老城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醒来,我的心里有着莫大的感动。天几乎全亮了,一个人在干净的小巷中穿行,看着那些石磨、石盆,觉得人安静而又快乐。

   吃过早饭,来到二佛寺。佛像是南宋时期的遗物。现在看到的大殿是雍正年间留下来的。整个寺庙并不大,嵌在两块天然巨石形成的山门中。我遥想着当年顺江前来朝拜者初见佛像的震憾,竟有些许的激动。石刻非常精美,有其它地方少于看到的飞天和一些很是独特的小装饰,再有愁眉苦脸的弥勒等等,更显得这里与别处的不同。在这个据说是曾经四川最大的禅宗道场里,心里很有阳光的感觉,这与在其它寺庙的氛围也大不一样。

   我们再说尽好话来到因在整修已未对外开放的上殿,外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大牌坊,在冬日的暖阳下有着别样的肃穆。整个庙宇基本上已经荒了,只有那密密的木柱还能依稀看到往日的辉煌。在有些布满青苔的屋角已有一些植物顽强的伸出头来。上殿远不如下殿那样精致,我却十分喜爱这份漠然中透出的苍凉,更爱由此而来的那若有若无的失落。

   再转到街上,好象我们已经是这个小城的一份子了,走在那里都有人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否拍到想要的照片。那种融入的喜悦真是不能言表。我们安然的坐进了一间卖香烛的小店,听那位老先生有板有眼地唱起了川剧。又在老人们的极力推荐下到了一所小学的附属幼儿园----曾经的关帝庙。年久失修的戏台孤独地立在大院的中央,挚朴的老师们默默地为我们搬来梯子,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围着我们,照片上的我留下了与他们一样纯真的笑容。登上戏台,上面还有着某年某月某个剧团曾在这里演出的痕迹。损坏已经很严重却相当精细的木雕似乎在诉说着这个小镇的沧桑,日子,就是这样过来了。

   坐在回程的车上,冬日重庆独有的慵懒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夕阳透过路旁白杨光秃秃的枝杈,象极了一幅美丽的水粉画,我想着这份偶然的相遇,笑容再一次绽开!
 
 
 
偶遇瓮城 是在一个冬日的傍晚毫无计划地来到这个地图上被叫做涞滩的小镇。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颠簸,带着一份有些郁闷的心情,我懒懒汉地跳下了车。却立即轻轻地呀了一声----一个泛着青绿的城门就这样放在了我的眼前。墙头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四个大字:众志成城----曾经极爱的一个成语 。 欣喜地走进门去,才发现里面还有一重城门{后来听老人讲这里以前叫瓮城(我喜欢这个名字!),是当年为了防太平军而修建的防御工事。即攻破一道后,可以将外门关上,取瓮中捉鳖之意}。就这样怀着一份意外的惊喜再穿过第二道城门,发现城里居然是一色的石板路,窄窄的街道两边大多都是木结构的老房子,屋子前坐着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闲闲地躺在竹椅上,手边还有一个竹编的暖手炉。窗户都临街开着,所以堂屋的一切都一览无遗。突然,同行的w发出一声大叫。原来他看见了一个三层檐子的大床----这仅是我以前在民俗博物馆里见过的。 找了一个旅馆住下,老板还有一个饭馆,我们点了菜又自顾去逛了。天已经完全黑了,街头上静静的,不时有人用一种好玩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两个外来客,我们也有些放肆地与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直到走在街头上不停地有人叫我们吃饭。我们有些讶然地看着向我们说话的人,固执地觉得这声音不是对着我们发出的,一直赖着看到老板从那个木窗探出头来,我们才笑着走进那个摆满木桌条凳的饭馆。有些暗淡却温暖的灯光下,我们要来了啤酒----同样是在窗口喊来的----价格也便宜得有些没有道理。这顿饭让我有久违的轻松自然。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爬到老板家顶层的晒台去,从这里可以看到小城的全貌。看着炊烟慢慢地从每一家升起,听着每一家从起床的轻声细语到后来小声的喧闹,想象着一个老城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醒来,我的心里有着莫大的感动。天几乎全亮了,一个人在干净的小巷中穿行,看着那些石磨、石盆,觉得人安静而又快乐。 吃过早饭,来到二佛寺。佛像是南宋时期的遗物。现在看到的大殿是雍正年间留下来的。整个寺庙并不大,嵌在两块天然巨石形成的山门中。我遥想着当年顺江前来朝拜者初见佛像的震憾,竟有些许的激动。石刻非常精美,有其它地方少于看到的飞天和一些很是独特的小装饰,再有愁眉苦脸的弥勒等等,更显得这里与别处的不同。在这个据说是曾经四川最大的禅宗道场里,心里很有阳光的感觉,这与在其它寺庙的氛围也大不一样。 我们再说尽好话来到因在整修已未对外开放的上殿,外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大牌坊,在冬日的暖阳下有着别样的肃穆。整个庙宇基本上已经荒了,只有那密密的木柱还能依稀看到往日的辉煌。在有些布满青苔的屋角已有一些植物顽强的伸出头来。上殿远不如下殿那样精致,我却十分喜爱这份漠然中透出的苍凉,更爱由此而来的那若有若无的失落。 再转到街上,好象我们已经是这个小城的一份子了,走在那里都有人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否拍到想要的照片。那种融入的喜悦真是不能言表。我们安然的坐进了一间卖香烛的小店,听那位老先生有板有眼地唱起了川剧。又在老人们的极力推荐下到了一所小学的附属幼儿园----曾经的关帝庙。年久失修的戏台孤独地立在大院的中央,挚朴的老师们默默地为我们搬来梯子,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围着我们,照片上的我留下了与他们一样纯真的笑容。登上戏台,上面还有着某年某月某个剧团曾在这里演出的痕迹。损坏已经很严重却相当精细的木雕似乎在诉说着这个小镇的沧桑,日子,就是这样过来了。 坐在回程的车上,冬日重庆独有的慵懒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夕阳透过路旁白杨光秃秃的枝杈,象极了一幅美丽的水粉画,我想着这份偶然的相遇,笑容再一次绽开!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