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记忆中的拉卜楞寺

2009-06-06 20:00:37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俺98年9月去了一次,反正是不想再去了。

   当时是参加国家经贸委的一个会议,会议后,应代表要求,交通部组织我

  们交通系统的一起去拉卜楞寺观光,于是免去了自己安排车辆线路之苦,也免去

  了自己的费用开支。

   凌晨6点,一辆中巴拉这俺们从兰州出发,前面有警车开道,行进快畅之余

  还有点优越感。一路的大山沟壑,好在甘肃的公路建设要比宁夏好许多,全然没

  有颠簸之苦。中午到了临夏回族自治州,一个依山傍水的魅力城市,只可惜偏远

  了点,当地的运管部门安排了盛宴,最让俺们欣喜和记忆深刻的是当地的黄酒,

  甜甜的,淡淡的,加热之后在高脚杯里枸杞的点缀下,晶莹剔透,只是不知不觉

  中就高了 :-( 俺们一车人有一半是晕晕乎乎的上车,迷迷糊糊的到达夏河

  县。

   很小的一个县城,满街多是身着民族服装的老乡的身披伽裟(其实也就是

  一块多年不洗的褐色布缠绕在身上)的佛学院学生,有点到了南亚异域宗教国度

  的感觉。拉卜楞寺就在县城不远,放眼观去,许多殿堂相连,金碧辉煌,到也显

  得壮观和神秘,令人肃穆,据说殿堂的金顶是纯金所造,俺的心里那个痒痒啊!

  进得里面,扑面而来的浓重的酥油味差点将俺击倒,原来里面墙壁上是酥油画,

  燃烧的是酥油灯。黑乎乎的殿堂里飘忽着几排酥油灯微弱的光线,缭绕的烟雾、

  硕大的佛像、摇曳的飘带(就是从屋顶挂下来的那些东东),让人有点毛骨悚

  然。

   逃离了大殿,去了其它几个殿堂都大同小异。后来有个喇嘛导游用蹩脚的

  汉语给俺们做讲解,可俺因中午的美餐和黄酒的作用再加上酥油味这么一冲击,

  胃的兼容性出了点问题,只好找了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下不停的喝水……

   来这里观光的人还真不少,一个单身旅游的年轻老外找人帮他拍照,俺仗

  着早年习得几年鸟语,还记得几句就给他帮了忙,然后攀谈起来。原来他是以色

  列人,独自从中东穿西亚过雪山走戈壁,就为专门游览具有民族宗教色彩的建筑

  和地方风情。他几乎知道中国大多数的历史景点,却不知道宁夏,不知道西夏王

  陵、不知道须弥山石窟、不知道俺们宁夏的回回也是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

   :-(

   要说拉卜楞寺附近的景色就实在是&*&^%$$#@#%&*&^了,和俺们西海固那

  不长树的荒山秃岭没有多大区别,唯一值得一看的也就只有保留完好的这些大大

  小小的殿宇和历代皇亲国戚的赐品和赠品,如果不是作为考古和研究宗教文化历

  史什么的,去一次足矣。

   要看草原还是非呼伦贝尔和科尔沁莫属,这里……逊!

   由于海拔高,又是在山里,气候和兰州差别很大,到了下午,大家就都冷

  得瑟瑟发抖,返回的途中由于堵路耽误了不少时间,回到住处已经是子夜时分

  了。

   这次游览的代价就是感冒,持续了2个月的感冒……

   俺想服用在拉卜楞寺买的藏红花,但同事说那药是给女人用的…… :-(
 
 
 
俺98年9月去了一次,反正是不想再去了。 当时是参加国家经贸委的一个会议,会议后,应代表要求,交通部组织我 们交通系统的一起去拉卜楞寺观光,于是免去了自己安排车辆线路之苦,也免去 了自己的费用开支。 凌晨6点,一辆中巴拉这俺们从兰州出发,前面有警车开道,行进快畅之余 还有点优越感。一路的大山沟壑,好在甘肃的公路建设要比宁夏好许多,全然没 有颠簸之苦。中午到了临夏回族自治州,一个依山傍水的魅力城市,只可惜偏远 了点,当地的运管部门安排了盛宴,最让俺们欣喜和记忆深刻的是当地的黄酒, 甜甜的,淡淡的,加热之后在高脚杯里枸杞的点缀下,晶莹剔透,只是不知不觉 中就高了 :-( 俺们一车人有一半是晕晕乎乎的上车,迷迷糊糊的到达夏河 县。 很小的一个县城,满街多是身着民族服装的老乡的身披伽裟(其实也就是 一块多年不洗的褐色布缠绕在身上)的佛学院学生,有点到了南亚异域宗教国度 的感觉。拉卜楞寺就在县城不远,放眼观去,许多殿堂相连,金碧辉煌,到也显 得壮观和神秘,令人肃穆,据说殿堂的金顶是纯金所造,俺的心里那个痒痒啊! 进得里面,扑面而来的浓重的酥油味差点将俺击倒,原来里面墙壁上是酥油画, 燃烧的是酥油灯。黑乎乎的殿堂里飘忽着几排酥油灯微弱的光线,缭绕的烟雾、 硕大的佛像、摇曳的飘带(就是从屋顶挂下来的那些东东),让人有点毛骨悚 然。 逃离了大殿,去了其它几个殿堂都大同小异。后来有个喇嘛导游用蹩脚的 汉语给俺们做讲解,可俺因中午的美餐和黄酒的作用再加上酥油味这么一冲击, 胃的兼容性出了点问题,只好找了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下不停的喝水…… 来这里观光的人还真不少,一个单身旅游的年轻老外找人帮他拍照,俺仗 着早年习得几年鸟语,还记得几句就给他帮了忙,然后攀谈起来。原来他是以色 列人,独自从中东穿西亚过雪山走戈壁,就为专门游览具有民族宗教色彩的建筑 和地方风情。他几乎知道中国大多数的历史景点,却不知道宁夏,不知道西夏王 陵、不知道须弥山石窟、不知道俺们宁夏的回回也是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 :-( 要说拉卜楞寺附近的景色就实在是&*&^%$$#@#%&*&^了,和俺们西海固那 不长树的荒山秃岭没有多大区别,唯一值得一看的也就只有保留完好的这些大大 小小的殿宇和历代皇亲国戚的赐品和赠品,如果不是作为考古和研究宗教文化历 史什么的,去一次足矣。 要看草原还是非呼伦贝尔和科尔沁莫属,这里……逊! 由于海拔高,又是在山里,气候和兰州差别很大,到了下午,大家就都冷 得瑟瑟发抖,返回的途中由于堵路耽误了不少时间,回到住处已经是子夜时分 了。 这次游览的代价就是感冒,持续了2个月的感冒…… 俺想服用在拉卜楞寺买的藏红花,但同事说那药是给女人用的…… :-(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