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口述:細數老公婚後四宗罪

2010-04-20 10:27:0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今年元宵的煙花似乎比往年燦漫,夜空如此澄亮。我倚窗凝望,能夠看到人們那顆喜悅洶湧的紅心,正在劇烈跳動,一直不肯緩下。唯獨,看不到我自己的。
口述:細數老公婚後四宗罪

  PClady特邀作者供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也是元宵,去年。我,一個28歲的女人,心甘情願做了他的新娘。如同每個身著婚紗的女人一樣,我以爲自己光榮加入了世界最幸福女人的行列。也許,他爲我戴上婚戒的一刹那,我確實加入了。然而,新婚不足一月,我帶著累累傷痕無可奈何離他而去,又充分證明了我不曾幸福。
  他,嚴重辜負了我的心甘情願。三更半夜爬起來,我不睜眼睛也能將他犯下的四宗“滔天大罪”從頭背到尾,再從尾背回頭,接著從頭尾背至中間,然後從中間背向頭尾……
  1.利用我心軟,引誘我成婚。
  成婚時,我和他相識不過一月多。那天,我在街上閑逛。手機不小心滑落于地,是他,彎腰幫我撿起。他長得不錯,讓我一見就差點鍾情。他和我閑聊了幾句,囑咐我以後逛街要保管好手機。鬼使神差,我將手機號碼告訴了他。然後,他走了。之後,他約我逛街,約我吃飯,我都爽快答應。很快,我和他擁抱了。這是我的初戀。原本,我以爲初戀可以漫長一些。可是,才擁抱沒幾天,他就向我求婚。一周之內,他就求了七次。每次,他都單膝跪著,沒有玫瑰,沒有信物,卻顯得萬分虔誠。我是一個藏不住弱點的女人,他知道我極易心軟。所以,他才求我。他求一次,我就軟一次。他還常常跑到我家,告訴我父母,他很愛很愛我。父母以爲,他就是我今生的幸福。我也以爲,他就是我今生的真愛。于是,我答應了他。要是當初我不答應他,我絕對不會走到今天這步。他,關我屁事啊。可是,我答應了他,在我對他還不甚了解的時候。可以這樣說,這是他犯下的一宗“滔天大罪”,也是我自作自受的一宗原罪。
  2.假冒是處男,騙我他很強。
  說實話,他家沒我家有錢。可是,我覺得金錢並不能左右兩個人的幸福。于是,我心甘情願嫁給他,並不奢求太多。婚禮不算熱鬧,一般般而已。他買給我的婚紗,才幾百元;他買給我的婚戒,也是幾百元。這些,我都不放在心上,反而認爲幸福正向我招手。洞房時,我羞澀地將衣服一件一件褪去,全盤裸露于他眼前,准備奉獻初夜,憧憬做真正女人的美妙。結果,我大失所望。洞房前,他一直強調自己也是初戀,還保持著處男,並且自信戰鬥力極強。可是,臨陣對敵,他卻坦白自己不是處男。我一下子愣了,原來坦白並不是美德。不過,我還是容忍了,並且鼓勵他前進。然而,他始終後退不前,不戰自敗。原本,我以爲他只是偶爾怯場,可以原諒。但是,之後的夜晚,充分證明了他的本質問題——不行。我漸漸發覺自己的可笑,怎麽會嫁給他呢?然而,既然爲夫妻,當同舟共濟。于是,我說陪他去看醫生,他竟然不願意去。盡管我千勸萬勸。
  3.生性好多疑,天天把我氣。
  他的不行,讓他産生了自卑。他的自卑,讓他産生了多疑。多疑,是轟炸于夫妻間的炸彈。我每次下班,都被他詢問,今天做了什麽工作,遇到了什麽人,有沒有男人。剛開始,我倍覺高興,他多麽關心我啊。漸漸地,我卻苦惱了。——他明明是在懷疑我啊。只要我下班晚了一丁點,他就會滿臉愁雲,詢問來詢問去,最後變成逼問。我上班期間,他動不動就打電話過來,問我正在幹嗎。我已經無數次告訴他,不要打擾我工作,不要管我遇到什麽人,即使遇到男人,我也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情,請相信我。可是,他不聽我的話,並認爲我是在掩飾不忠行爲。我氣憤了,只好和他理論,理論一激烈,便升級爲吵架。本來說,無論怎麽吵架,男人都應該讓一下女人。然而,他絲毫不讓我,反而進攻猛烈,來勢洶湧。與他在床上的表現,恰恰相反。
 
  今年元宵的煙花似乎比往年燦漫,夜空如此澄亮。我倚窗凝望,能夠看到人們那顆喜悅洶湧的紅心,正在劇烈跳動,一直不肯緩下。唯獨,看不到我自己的。 [url=/nvxing/detail_7922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nvxing/1271730420158.jpg[/img][/url] PClady特邀作者供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也是元宵,去年。我,一個28歲的女人,心甘情願做了他的新娘。如同每個身著婚紗的女人一樣,我以爲自己光榮加入了世界最幸福女人的行列。也許,他爲我戴上婚戒的一刹那,我確實加入了。然而,新婚不足一月,我帶著累累傷痕無可奈何離他而去,又充分證明了我不曾幸福。   他,嚴重辜負了我的心甘情願。三更半夜爬起來,我不睜眼睛也能將他犯下的四宗“滔天大罪”從頭背到尾,再從尾背回頭,接著從頭尾背至中間,然後從中間背向頭尾……   1.利用我心軟,引誘我成婚。   成婚時,我和他相識不過一月多。那天,我在街上閑逛。手機不小心滑落于地,是他,彎腰幫我撿起。他長得不錯,讓我一見就差點鍾情。他和我閑聊了幾句,囑咐我以後逛街要保管好手機。鬼使神差,我將手機號碼告訴了他。然後,他走了。之後,他約我逛街,約我吃飯,我都爽快答應。很快,我和他擁抱了。這是我的初戀。原本,我以爲初戀可以漫長一些。可是,才擁抱沒幾天,他就向我求婚。一周之內,他就求了七次。每次,他都單膝跪著,沒有玫瑰,沒有信物,卻顯得萬分虔誠。我是一個藏不住弱點的女人,他知道我極易心軟。所以,他才求我。他求一次,我就軟一次。他還常常跑到我家,告訴我父母,他很愛很愛我。父母以爲,他就是我今生的幸福。我也以爲,他就是我今生的真愛。于是,我答應了他。要是當初我不答應他,我絕對不會走到今天這步。他,關我屁事啊。可是,我答應了他,在我對他還不甚了解的時候。可以這樣說,這是他犯下的一宗“滔天大罪”,也是我自作自受的一宗原罪。   2.假冒是處男,騙我他很強。   說實話,他家沒我家有錢。可是,我覺得金錢並不能左右兩個人的幸福。于是,我心甘情願嫁給他,並不奢求太多。婚禮不算熱鬧,一般般而已。他買給我的婚紗,才幾百元;他買給我的婚戒,也是幾百元。這些,我都不放在心上,反而認爲幸福正向我招手。洞房時,我羞澀地將衣服一件一件褪去,全盤裸露于他眼前,准備奉獻初夜,憧憬做真正女人的美妙。結果,我大失所望。洞房前,他一直強調自己也是初戀,還保持著處男,並且自信戰鬥力極強。可是,臨陣對敵,他卻坦白自己不是處男。我一下子愣了,原來坦白並不是美德。不過,我還是容忍了,並且鼓勵他前進。然而,他始終後退不前,不戰自敗。原本,我以爲他只是偶爾怯場,可以原諒。但是,之後的夜晚,充分證明了他的本質問題——不行。我漸漸發覺自己的可笑,怎麽會嫁給他呢?然而,既然爲夫妻,當同舟共濟。于是,我說陪他去看醫生,他竟然不願意去。盡管我千勸萬勸。   3.生性好多疑,天天把我氣。   他的不行,讓他産生了自卑。他的自卑,讓他産生了多疑。多疑,是轟炸于夫妻間的炸彈。我每次下班,都被他詢問,今天做了什麽工作,遇到了什麽人,有沒有男人。剛開始,我倍覺高興,他多麽關心我啊。漸漸地,我卻苦惱了。——他明明是在懷疑我啊。只要我下班晚了一丁點,他就會滿臉愁雲,詢問來詢問去,最後變成逼問。我上班期間,他動不動就打電話過來,問我正在幹嗎。我已經無數次告訴他,不要打擾我工作,不要管我遇到什麽人,即使遇到男人,我也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情,請相信我。可是,他不聽我的話,並認爲我是在掩飾不忠行爲。我氣憤了,只好和他理論,理論一激烈,便升級爲吵架。本來說,無論怎麽吵架,男人都應該讓一下女人。然而,他絲毫不讓我,反而進攻猛烈,來勢洶湧。與他在床上的表現,恰恰相反。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