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那些变了质的营销 短时间暴力后只会极速萧条

2017-02-16 17:50:4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很久不追剧,偶然看个视频,发现最热的古装剧里都早已注满了营销手段,什么“同城镖局”、“唯品阁”、然后细细翻去,发现一叶子的“鲜叶玉露”、“云南白药”、“金戈”、“东鹏特饮”、“东阿阿胶”都曾成功穿越、出现在电视剧植入广告中。

那些变了质的营销 短时间暴力后只会极速萧条


  娱乐节目冠名商、电视电影植入广告,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营销手段。有些广告做的竟也毫无违和感,但有些广告真的是太过牵强、分分钟出戏。

  这些疯狂的广告背后,或许是营销创新的一种手段,但更主要的,也还是营销膨胀化的一种变质,为了从高成本投入中努力变着法地获取回报。

  关于创业,关于营销,很多人都在做“变现最快”的尝试,也就是哪里有钱去哪里,另一方面,大部分迎合着“热点”想要抢流量的运营者们,却也面临着僧多粥少的难题,这种竞争激励时采取的刷量、造假等等应急措施,也再一次将营销推向了变质的领域。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微信公众号,一个是微信小程序。

  2015年间,有人开始赚得公众号第一桶金的时候,很多大中小创业团队都拥挤至此;2016年间,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有些人却只能看此风华盛世吃糠咽菜,于是就走了一个“刷量”的极端,但最初,这种刷量也是暴利产业,僵尸粉换来的广告也养肥了一波创业者,直到2016年年末,这种刷量的行当慢慢被透明、也开始走向了萧条。

  微信小程序,嚷嚷了很久、内测了很久,终于在2017年年初正式上线,但上线仅仅一个月,这款不温不火的产品就已经迅速进入萧条期,原因是什么?它早就没有了流量可刷啊,小程序没能聚集起高质量的应用来,也没能实现简单的引流作用,又上哪去谈“钱途”?

  前一个例子是创业者利用“好的时代”实现了变质营销的短暂成功,后一个例子则再一次向我们强调,没有金刚钻、确实揽不了瓷器活。

  对于很多打游击战术的变质“创业者”来说,哪里有钱哪里就有他们(或者他们根本就算不上“创业者”吧),他们也注定了“游击”一辈子,创不出什么好项目来;对于那些热衷于在各种影视剧中植入广告的营销者们来说,编者只有一句话,植入需走心、效果才更出众。
 
 
 
--很久不追剧,偶然看个视频,发现最热的古装剧里都早已注满了营销手段,什么“同城镖局”、“唯品阁”、然后细细翻去,发现一叶子的“鲜叶玉露”、“云南白药”、“金戈”、“东鹏特饮”、“东阿阿胶”都曾成功穿越、出现在电视剧植入广告中。 [url=/web/detail_1934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web/1487238629314.jpg[/img][/url] 娱乐节目冠名商、电视电影植入广告,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营销手段。有些广告做的竟也毫无违和感,但有些广告真的是太过牵强、分分钟出戏。 这些疯狂的广告背后,或许是营销创新的一种手段,但更主要的,也还是营销膨胀化的一种变质,为了从高成本投入中努力变着法地获取回报。 关于创业,关于营销,很多人都在做“变现最快”的尝试,也就是哪里有钱去哪里,另一方面,大部分迎合着“热点”想要抢流量的运营者们,却也面临着僧多粥少的难题,这种竞争激励时采取的刷量、造假等等应急措施,也再一次将营销推向了变质的领域。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微信公众号,一个是微信小程序。 2015年间,有人开始赚得公众号第一桶金的时候,很多大中小创业团队都拥挤至此;2016年间,有人赚得盆满钵满,有些人却只能看此风华盛世吃糠咽菜,于是就走了一个“刷量”的极端,但最初,这种刷量也是暴利产业,僵尸粉换来的广告也养肥了一波创业者,直到2016年年末,这种刷量的行当慢慢被透明、也开始走向了萧条。 微信小程序,嚷嚷了很久、内测了很久,终于在2017年年初正式上线,但上线仅仅一个月,这款不温不火的产品就已经迅速进入萧条期,原因是什么?它早就没有了流量可刷啊,小程序没能聚集起高质量的应用来,也没能实现简单的引流作用,又上哪去谈“钱途”? 前一个例子是创业者利用“好的时代”实现了变质营销的短暂成功,后一个例子则再一次向我们强调,没有金刚钻、确实揽不了瓷器活。 对于很多打游击战术的变质“创业者”来说,哪里有钱哪里就有他们(或者他们根本就算不上“创业者”吧),他们也注定了“游击”一辈子,创不出什么好项目来;对于那些热衷于在各种影视剧中植入广告的营销者们来说,编者只有一句话,植入需走心、效果才更出众。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