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爆笑《西門歸來》連載七

來源:互聯網  2016-09-20 07:01:22  評論

西門慶擦把鼻尖上的汗,問,“這麽好啊,可以睡嗎?”

爆笑《西門歸來》連載七

白赉光大口吃著肉,說,“阿恩,一般還是不一般,需要嘗了才能知道。”

吳典恩笑著捅他一下,問,“她又不出來賣,用你的鼻子嘗嗎?”

衆人聽的哈哈一樂,紛紛感歎與嘲弄說,“賴子最喜歡用嘴收拾女人。”

這群人在玉皇廟內吃著酒,大聲放蕩的交談,個個面露得意之色,正所謂,上帝決定了你會有什麽樣的親戚,你自己決定了會有什麽樣的朋友。

這日接下去的事情暫且不談,聽我把後事先聊。

西門慶的運氣不總是好的,這年的秋日裏壞事便成了雙,先是院中養的寵物狗被馬車軋死了,後是卓丟兒重病而亡。

小妾歸去,也倒並沒有當大事辦,只通知了至親好友,隨便挑了塊墓地埋了,此後再無人把她提起,如同此人沒有生存過一樣。

雖然未有過纏綿的恩愛,但這兩件事情還是鬧的西門慶整日眉頭緊皺,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怎麽能夠說忘便忘。

月娘見官人悶悶不樂,也算是想盡了主意,努力了很多,收效卻甚微,苦瓜臉依舊苦瓜。

李嬌兒比月娘更了解風月,前話已經講過,她原本就是幹這個的嘛,自然沒有理由不懂,她最近把自個打扮的異常妖豔,每晚都盡心盡力的讓官人至歡至樂,這才避免了西門慶會得憂郁症的可能。

說話之間,枯草黃葉的深秋便到了,這日裏,天氣晴朗、萬物平靜,朵朵白雲飄在藍天,西門慶在隨同的陪伴下走在街上。

只聽前面有人議論,說,“剛剛過去那人便是打虎英雄。”

西門慶當然好奇,快步走向前去,擠到人群中間,看到一個魁梧的背影。

大家說的沒錯,這人正是打虎英雄,他名叫武松,實際上他本來不叫這個的,可知縣說爲了更好的宣傳,只能暫且委屈他了。武松原名叫武二,大家可能會好奇,這人明顯好端端的,爲何要帶一個‘二’呢,實際上這是因爲他還有一個哥哥,名字叫武大。

武家的父母不會取名字啊,他原來可以把孩子命名爲武大、武小,或者可以把孩子命名爲武一、武二的,結果他們偏偏就選了武大和武二,真的是差到極端去了。

西門慶盯著他的背影,心中浮想連翩,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暗自質問,難道在哪裏見到過嗎?

當時武松穿著紮腰的短袍,再加上又是本命年,紮的是條紅色的帶子,看上去像是賽龍舟的隊員,走起路步伐邁的很大,恨不得一步便能登上月球,由此可見,中國人從宋朝便想登月了。

西門慶正愣著神,有人在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好兄弟應伯爵與謝希大,兩人也是聽說有熱鬧,結伴過來看的。

西門慶轉過臉沖他們露齒一笑,說,“原來是你們啊。”

應伯爵笑眯眯的指指前方,別有意味的問,“大哥剛剛看什麽呢?看的如此入迷。”

西門慶沈吟片刻,說,“隱約感覺打虎那人與我曾經相識。”

謝希大扶著應伯爵的肩膀,說,“還以爲大哥又看中誰家媳婦的屁股了呢。”

西門慶開玩笑的捅他一下,說,“你以爲我是你呢,專挑屁股大的女人下手。”

謝希大彎腰躲閃,撞到了路人的身上,說,“大哥這就不懂了吧,屁股大的女人水多。”

應伯爵幫著西門慶逗他,問,“水多了你要喝嗎?”

此話說過之後,三人狂癫一笑,惹的路人紛紛看來,膽小的女子則快步離開。

街邊的酒樓裏店小二在高聲吆喝,應伯爵往裏面瞅瞅,問,“大哥,要不要去喝上一杯?”

西門慶示意隨同回去,說,“我隨意。”

謝希大搖了搖頭,說,“離吃飯還有那麽一段時間,倒不如先去看快女比賽。”

西門慶只顧赤裸裸的煙花,反而沒有聽說過此事,問,“什麽快女比賽?”

謝希大得意的一笑,搖頭晃腦的解釋,說,“這是最近才興起的潮流,是天欲公司承辦的節目,他們把各地的暗娼彙集在一起,讓她們進行體藝粗俗表演,第一名將被封爲快感女王呢。”

西門慶擦把鼻尖上的汗,問,“這麽好啊,可以睡嗎?”

謝希大與應伯爵異口同聲的說,“當然可以,不過贏的比賽越多,身價就會越高。”

西門慶微微點了點頭,問,“快感女王的身價大概有多少呢?”

謝希大電風扇似的搖搖頭,說,“這真還不知道。”

西門慶頓時變的興高彩烈,說,“那我們趕緊去看看吧,晚了說不定就讓人睡沒了。”

希望本文爆笑《西門歸來》連載七能幫到你。

西門慶擦把鼻尖上的汗,問,“這麽好啊,可以睡嗎?” 爆笑《西門歸來》連載七 白赉光大口吃著肉,說,“阿恩,一般還是不一般,需要嘗了才能知道。” 吳典恩笑著捅他一下,問,“她又不出來賣,用你的鼻子嘗嗎?” 衆人聽的哈哈一樂,紛紛感歎與嘲弄說,“賴子最喜歡用嘴收拾女人。” 這群人在玉皇廟內吃著酒,大聲放蕩的交談,個個面露得意之色,正所謂,上帝決定了你會有什麽樣的親戚,你自己決定了會有什麽樣的朋友。 這日接下去的事情暫且不談,聽我把後事先聊。 西門慶的運氣不總是好的,這年的秋日裏壞事便成了雙,先是院中養的寵物狗被馬車軋死了,後是卓丟兒重病而亡。 小妾歸去,也倒並沒有當大事辦,只通知了至親好友,隨便挑了塊墓地埋了,此後再無人把她提起,如同此人沒有生存過一樣。 雖然未有過纏綿的恩愛,但這兩件事情還是鬧的西門慶整日眉頭緊皺,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怎麽能夠說忘便忘。 月娘見官人悶悶不樂,也算是想盡了主意,努力了很多,收效卻甚微,苦瓜臉依舊苦瓜。 李嬌兒比月娘更了解風月,前話已經講過,她原本就是幹這個的嘛,自然沒有理由不懂,她最近把自個打扮的異常妖豔,每晚都盡心盡力的讓官人至歡至樂,這才避免了西門慶會得憂郁症的可能。 說話之間,枯草黃葉的深秋便到了,這日裏,天氣晴朗、萬物平靜,朵朵白雲飄在藍天,西門慶在隨同的陪伴下走在街上。 只聽前面有人議論,說,“剛剛過去那人便是打虎英雄。” 西門慶當然好奇,快步走向前去,擠到人群中間,看到一個魁梧的背影。 大家說的沒錯,這人正是打虎英雄,他名叫武松,實際上他本來不叫這個的,可知縣說爲了更好的宣傳,只能暫且委屈他了。武松原名叫武二,大家可能會好奇,這人明顯好端端的,爲何要帶一個‘二’呢,實際上這是因爲他還有一個哥哥,名字叫武大。 武家的父母不會取名字啊,他原來可以把孩子命名爲武大、武小,或者可以把孩子命名爲武一、武二的,結果他們偏偏就選了武大和武二,真的是差到極端去了。 西門慶盯著他的背影,心中浮想連翩,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暗自質問,難道在哪裏見到過嗎? 當時武松穿著紮腰的短袍,再加上又是本命年,紮的是條紅色的帶子,看上去像是賽龍舟的隊員,走起路步伐邁的很大,恨不得一步便能登上月球,由此可見,中國人從宋朝便想登月了。 西門慶正愣著神,有人在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好兄弟應伯爵與謝希大,兩人也是聽說有熱鬧,結伴過來看的。 西門慶轉過臉沖他們露齒一笑,說,“原來是你們啊。” 應伯爵笑眯眯的指指前方,別有意味的問,“大哥剛剛看什麽呢?看的如此入迷。” 西門慶沈吟片刻,說,“隱約感覺打虎那人與我曾經相識。” 謝希大扶著應伯爵的肩膀,說,“還以爲大哥又看中誰家媳婦的屁股了呢。” 西門慶開玩笑的捅他一下,說,“你以爲我是你呢,專挑屁股大的女人下手。” 謝希大彎腰躲閃,撞到了路人的身上,說,“大哥這就不懂了吧,屁股大的女人水多。” 應伯爵幫著西門慶逗他,問,“水多了你要喝嗎?” 此話說過之後,三人狂癫一笑,惹的路人紛紛看來,膽小的女子則快步離開。 街邊的酒樓裏店小二在高聲吆喝,應伯爵往裏面瞅瞅,問,“大哥,要不要去喝上一杯?” 西門慶示意隨同回去,說,“我隨意。” 謝希大搖了搖頭,說,“離吃飯還有那麽一段時間,倒不如先去看快女比賽。” 西門慶只顧赤裸裸的煙花,反而沒有聽說過此事,問,“什麽快女比賽?” 謝希大得意的一笑,搖頭晃腦的解釋,說,“這是最近才興起的潮流,是天欲公司承辦的節目,他們把各地的暗娼彙集在一起,讓她們進行體藝粗俗表演,第一名將被封爲快感女王呢。” 西門慶擦把鼻尖上的汗,問,“這麽好啊,可以睡嗎?” 謝希大與應伯爵異口同聲的說,“當然可以,不過贏的比賽越多,身價就會越高。” 西門慶微微點了點頭,問,“快感女王的身價大概有多少呢?” 謝希大電風扇似的搖搖頭,說,“這真還不知道。” 西門慶頓時變的興高彩烈,說,“那我們趕緊去看看吧,晚了說不定就讓人睡沒了。” 希望本文爆笑《西門歸來》連載七能幫到你。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