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山羊過獨木橋作文

來源:互聯網  2016-09-20 07:10:48  評論

請閱讀材料:

「學校開運動會,最後一個項目是「山羊過獨木橋」,規則是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根據此材料寫作文。」

山羊過獨木橋

傳說山羊過獨木橋中,有過這麽一場運動會,裏面有過這麽一個項目,叫「山羊過獨木橋」: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

無疑,這是一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

沒有人知道這場運動會是競技運動會還是趣味運動會;也沒有人知道「山羊過獨木橋」這個項目比拼的是選手的過橋速度還是選手的平衡能力;更沒有人知道此項目比拼的是選手的團隊意識還是選手的共贏精神……

當這一切在起點就變得撲朔迷離之時,所謂的終點也就呈現不出任何意義。

于是,這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催生了「不明覺厲」的項目,而「不明覺厲」的項目,造就了「人艱不拆」的擁抱:獨木橋上迎面走來的兩個選手,心懷忐忑,惴惴不安之中,他們選擇了相互擁抱。這既可以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擁抱,也可以是笑裏藏刀的擁抱;既可以是意在雙贏的擁抱,也可以是作奸犯科的擁抱,一句話,這是「暧昧」的擁抱,也是「人艱不拆」的擁抱--人生已經如此艱難,還是不要拆穿爲好。

有項目而無規則,無規則而有裁判。因無規則,裁判就成了規則本身。當兩個選手在獨木橋上一個擠下去另外一個時,裁判會說,這個項目檢驗的是共贏精神,因此,在獨木橋上擠來擠去的你們是雙敗;當兩個選手擁抱著跨過獨木橋時,裁判又會說,這個項目考察的是「亮劍精神」,「兩強相遇勇者勝」,選手的「擁抱」恰恰證明了你們缺乏求勝的勇氣……最後,無論選手怎麽做,裁判都可以宣布選手失敗。賢愚對錯,悉在裁判一念之間。

法國作家博馬舍曾說過一句平淡而深刻的話:「若批評不自由,則贊美無意義」。是啊,若遊戲無規則,則裁判無意義。

所以,這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缺少的不是選手,也不是裁判,而是靈魂;這個「不明覺厲」的項目缺少的不是「激情」,也不是「基情」,而是規則。

然而,缺少規則的何止是「山羊過獨木橋」項目?缺少靈魂和規則而又獨攬權柄的,又何止是裁判?

在靈魂缺失,規則缺乏的時代,我們只好選擇擁抱--盡管「暧昧」。

寫作指導:

立意趨于多元

作文材料講述的是,在運動會上有一個「山羊過獨木橋」的項目,規則是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該材料的開放性就體現在「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一句上,充分體現了新材料作文對傳統材料作文單一命意的更新。試想,如果將該句改爲「裁判認爲這樣做犯規」就會將考生的思維牢牢捆綁在「規則」這一主題上,狹隘逼仄,不夠大氣。相反,一個「有爭議」,則豁然開拓了寫作的空間---考生固然可以寫「遵守規則」,同時也可以從反面立意,談「規則是用來打破的」、「在競爭中合作雙贏」、「規則下的靈活變通」等等。當然,它的松緊性又不是沒有限度的,如果遠離「規則」單一地寫「打破思維」、「創新」等則稍顯遊離,要是大談特談「智慧人生」「選擇」「過程與結果」等等,則又有些劍走偏鋒,這就有效地防止了學生的套寫與宿構,從而最大限度地保障了選拔的公平、公正。

這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多元立意的價值還在于引導考生既能對紛繁的外在世界辨證體認、現實生活高度關注,又能對內在的心理世界反觀開掘、精神空間探究發現、價值體系觀照提升。今年高考中「山羊過獨木橋」這一材料,無疑就是既有對內心世界的開掘又有對紛繁的客觀世界的辨證體認的好題。

內容富含張力

一個作文題過分貼近生活,無疑就會迫使學生耽溺于感性,對于抒情過分偏執,進而使其思維缺乏邏輯性、嚴密性,思考問題沒有深度。我們不難發現,當前學生作文(包括高分作文)中就存在著用大肆渲染鋪排替代嚴密邏輯推理,用大量材料包裝、「整容」置換深層次、多方位理性思考,用華美的辭藻掩飾思想貧瘠的現象。作文缺乏大氣磅礴的思辨,缺失充滿溫情的人文關愛,某種意義上講這也與某些作文題目過分強調「感性」不無關系。相反,一個作文題目若是一味追求理性思考,又會使學生走向一個言之無物的死胡同,所寫作文必會玄而又玄,遠離生活實際,因此說那些能夠找到感性與理性的契合點,做到既能激發生活體驗,又能點燃思想火花、引發人生哲理的話題無疑是最成功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山羊過獨木橋」這一題目正反映了這一特點:首先,該命題具有濃烈的時代感,考生對于競爭、規則這些關鍵詞早已有了較強的感性認識,只是感受自有深淺,認識別有高下;其次,該命題又具有較強的理性思考,「規則」本身是個傳統作文話題(如北京2002年高考曾考「規則」,今年又重提「老規矩」這一問題),「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則是在傳統話題上的推陳出新,但較傳統話題更具思辨意味---既不能對「規則」全然否定,又不能一概肯定,要區別對待,需要考生仔細斟酌,拿捏到位。

站位別具一格

作文命題的站位應該力求高姿態,要有一種大氣、開闊的感覺,要充分體現出人文精神、時代風貌,雖然要回避現實熱點卻要暗合時代主題、反映曆史的潮流(此外,地方性試題還應該盡可能彰顯鮮明的地域特點,尤其是突出地域文化色彩);同時,作文要求中的情景、材料還要能激活考生的生活情趣、能力積澱,從而使考生真正放飛自己的才情,張揚自己的個性。「山羊過獨木橋」的生活故事,卻具有時代寓意,小中見大,折射出當前我們在價值重構時的種種思考---人們迫切希望成功,又不得不面臨多種價值取向,然而多元的思考就意味著趨同、糾結,甚至碰撞。如此一來便拉近了考生與生活的距離,也觸動他們敏感的心弦---不論考生持有怎樣的認識,都能催生出根植于現實生活、緊扣時代脈搏的作品,充分彰顯出考生真實的人文底蘊。

希望本文山羊過獨木橋作文能幫到你。

請閱讀材料: 「學校開運動會,最後一個項目是「山羊過獨木橋」,規則是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根據此材料寫作文。」 山羊過獨木橋 傳說山羊過獨木橋中,有過這麽一場運動會,裏面有過這麽一個項目,叫「山羊過獨木橋」: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 無疑,這是一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 沒有人知道這場運動會是競技運動會還是趣味運動會;也沒有人知道「山羊過獨木橋」這個項目比拼的是選手的過橋速度還是選手的平衡能力;更沒有人知道此項目比拼的是選手的團隊意識還是選手的共贏精神…… 當這一切在起點就變得撲朔迷離之時,所謂的終點也就呈現不出任何意義。 于是,這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催生了「不明覺厲」的項目,而「不明覺厲」的項目,造就了「人艱不拆」的擁抱:獨木橋上迎面走來的兩個選手,心懷忐忑,惴惴不安之中,他們選擇了相互擁抱。這既可以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擁抱,也可以是笑裏藏刀的擁抱;既可以是意在雙贏的擁抱,也可以是作奸犯科的擁抱,一句話,這是「暧昧」的擁抱,也是「人艱不拆」的擁抱--人生已經如此艱難,還是不要拆穿爲好。 有項目而無規則,無規則而有裁判。因無規則,裁判就成了規則本身。當兩個選手在獨木橋上一個擠下去另外一個時,裁判會說,這個項目檢驗的是共贏精神,因此,在獨木橋上擠來擠去的你們是雙敗;當兩個選手擁抱著跨過獨木橋時,裁判又會說,這個項目考察的是「亮劍精神」,「兩強相遇勇者勝」,選手的「擁抱」恰恰證明了你們缺乏求勝的勇氣……最後,無論選手怎麽做,裁判都可以宣布選手失敗。賢愚對錯,悉在裁判一念之間。 法國作家博馬舍曾說過一句平淡而深刻的話:「若批評不自由,則贊美無意義」。是啊,若遊戲無規則,則裁判無意義。 所以,這場莫名其妙的運動會,缺少的不是選手,也不是裁判,而是靈魂;這個「不明覺厲」的項目缺少的不是「激情」,也不是「基情」,而是規則。 然而,缺少規則的何止是「山羊過獨木橋」項目?缺少靈魂和規則而又獨攬權柄的,又何止是裁判? 在靈魂缺失,規則缺乏的時代,我們只好選擇擁抱--盡管「暧昧」。 寫作指導: 立意趨于多元 作文材料講述的是,在運動會上有一個「山羊過獨木橋」的項目,規則是學生從獨木橋兩邊同時上橋,在橋中間時兩人相遇會有一個人下橋一個人通過,但在這個項目的預賽時,有一對同學在橋中間抱住轉身,雙雙通過,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該材料的開放性就體現在「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一句上,充分體現了新材料作文對傳統材料作文單一命意的更新。試想,如果將該句改爲「裁判認爲這樣做犯規」就會將考生的思維牢牢捆綁在「規則」這一主題上,狹隘逼仄,不夠大氣。相反,一個「有爭議」,則豁然開拓了寫作的空間---考生固然可以寫「遵守規則」,同時也可以從反面立意,談「規則是用來打破的」、「在競爭中合作雙贏」、「規則下的靈活變通」等等。當然,它的松緊性又不是沒有限度的,如果遠離「規則」單一地寫「打破思維」、「創新」等則稍顯遊離,要是大談特談「智慧人生」「選擇」「過程與結果」等等,則又有些劍走偏鋒,這就有效地防止了學生的套寫與宿構,從而最大限度地保障了選拔的公平、公正。 這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多元立意的價值還在于引導考生既能對紛繁的外在世界辨證體認、現實生活高度關注,又能對內在的心理世界反觀開掘、精神空間探究發現、價值體系觀照提升。今年高考中「山羊過獨木橋」這一材料,無疑就是既有對內心世界的開掘又有對紛繁的客觀世界的辨證體認的好題。 內容富含張力 一個作文題過分貼近生活,無疑就會迫使學生耽溺于感性,對于抒情過分偏執,進而使其思維缺乏邏輯性、嚴密性,思考問題沒有深度。我們不難發現,當前學生作文(包括高分作文)中就存在著用大肆渲染鋪排替代嚴密邏輯推理,用大量材料包裝、「整容」置換深層次、多方位理性思考,用華美的辭藻掩飾思想貧瘠的現象。作文缺乏大氣磅礴的思辨,缺失充滿溫情的人文關愛,某種意義上講這也與某些作文題目過分強調「感性」不無關系。相反,一個作文題目若是一味追求理性思考,又會使學生走向一個言之無物的死胡同,所寫作文必會玄而又玄,遠離生活實際,因此說那些能夠找到感性與理性的契合點,做到既能激發生活體驗,又能點燃思想火花、引發人生哲理的話題無疑是最成功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山羊過獨木橋」這一題目正反映了這一特點:首先,該命題具有濃烈的時代感,考生對于競爭、規則這些關鍵詞早已有了較強的感性認識,只是感受自有深淺,認識別有高下;其次,該命題又具有較強的理性思考,「規則」本身是個傳統作文話題(如北京2002年高考曾考「規則」,今年又重提「老規矩」這一問題),「裁判認爲這樣做有爭議」則是在傳統話題上的推陳出新,但較傳統話題更具思辨意味---既不能對「規則」全然否定,又不能一概肯定,要區別對待,需要考生仔細斟酌,拿捏到位。 站位別具一格 作文命題的站位應該力求高姿態,要有一種大氣、開闊的感覺,要充分體現出人文精神、時代風貌,雖然要回避現實熱點卻要暗合時代主題、反映曆史的潮流(此外,地方性試題還應該盡可能彰顯鮮明的地域特點,尤其是突出地域文化色彩);同時,作文要求中的情景、材料還要能激活考生的生活情趣、能力積澱,從而使考生真正放飛自己的才情,張揚自己的個性。「山羊過獨木橋」的生活故事,卻具有時代寓意,小中見大,折射出當前我們在價值重構時的種種思考---人們迫切希望成功,又不得不面臨多種價值取向,然而多元的思考就意味著趨同、糾結,甚至碰撞。如此一來便拉近了考生與生活的距離,也觸動他們敏感的心弦---不論考生持有怎樣的認識,都能催生出根植于現實生活、緊扣時代脈搏的作品,充分彰顯出考生真實的人文底蘊。 希望本文山羊過獨木橋作文能幫到你。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