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田文镜到底是干什么的?

2009-12-03 21:52:0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分類: 文化/藝術 >> 曆史話題
參考答案:
  以下资料转载:

  田文镜

  (1662~1733)清雍正时督抚。原隶籍汉军正蓝旗,后抬入正黄旗。监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出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员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内阁侍读学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田文镜凭借多年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针,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参劾营私舞弊官员;清查积欠,实行耗羡提解;限制绅衿特权,严限交纳钱粮;严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镜的做法,引起朝廷内外一些官员的不满,先后受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然而世宗以其实心任事,称之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总督。是岁,河南水灾,田文镜隐匿不报,朝野窃议,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谥端肃。

  著作有《抚豫宣化录》、《钦颁圣谕条例事宜》(与李卫之作合为《钦颁州县事宜》),曾主持编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以二月河小说《雍正皇帝》改编的电视剧《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总体来说是比较符合历史的。电视剧中田文镜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八王党搞“八王议政”打闹朝堂因田文镜在河南的所作所为为导火线。田文镜是雍正极力表彰的大臣,是皇帝当贝勒时从扬州带到京城的,趁着大臣们多对田文镜有意见,整倒了田文镜,对雍正便是个极大的讽刺。其实电视剧和二月河原著还是有点差异的,《雍正皇帝·九王夺嫡》第四回《桃花渡口故地寻旧,微服王子误宿黑店》、第五回《狭路相逢鬼魅相斗,猢狲用智孩儿倒绷》中对雍正和田文镜的初次相识做了详细的描述,因为同宿了黑店而有了初步的交情,为田文镜后来的仕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因为很少看电视,忘记了最近哪个台播放的《天下粮仓》,虽然加了不少的带有说教意味的内容,但影响也是很大的。在本剧中,田文镜是一号反面角色,即最大的奸臣。前几天朋友在一起聚会,大家在讨论田文镜的奸,昨天晚上去超市采购年货,听到路人也在谈论《天下粮仓》中的“奸臣田文镜”,我忍不住想结合《清史稿·世宗本纪》和《雍正传》为田文镜说几句话。

  其实,除了从电视剧中得到的田文镜的内容外,野史中田文镜是雍正藩邸庄头出身的说法也颇为流行。那么田文镜究竟是何等样人?是雍正故人吗?是奸臣吗?

  首先是田文镜的出身及生平问题。

  《雍正传》载:“田文镜,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生,监生出身,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年)出仕县丞,久淹州县官,五十六年(一七一七年)始为内阁侍读学土。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二年出任河南藩司,同年升本省巡抚,五年七月晋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六年十月为河南山东总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总督。十年(一七三二年)十一月,以久病请解任,十五日批准,……二十一日(一七三三年一月六日)命予田文镜祭葬,谥端肃。”

  《雍正传》载:有说田文镜是雍正藩邸旧人,或云为雍邸庄头。雍正在康熙三十八年受封为贝勒,始得有庄田,其时田文镜早已出仕,不可能成为雍邸庄头,后来也不可能成为雍邸旧人。雍正于二年(一七二四年)底将陕西延安知府沈廷正调任河南开归道,在田文镜奏折中告诉他,沈“原系藩邸旧人”,又说:“闻伊未到豫省,即次与汝作梗。试思朕岂有命一属员前来钤束上司,使挚肘于汝之理!伊若露有不肯尽心协助,实力承办,反倚势借端,妄做威福,卖汝以取媚他人情景,严加参劾,候朕重惩,决不姑宽贷也,汝接到此谕旨时,可与伊共观之”。此恰证明田文镜不是雍邸人。沈廷正欲倚之势,即藩邸旧人之势,正欺田文镜不是老伙伴。雍正如此宽解于田文镜,也因其不是旧人,要他不必因此在邸藩人面前自惭废政。

  从以上文字可见田文镜并非雍正故人。

  小说《雍正皇帝》到电视剧《雍正王朝》到《天下粮仓》,不论田文镜忠也好,奸也好,他一直受到众人的责难,但他却一直是雍朝重臣,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对清史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雍正是个很有才能的君主,若无雍正的革新,不可能有后面的乾隆盛世,虽然他是被“天下人”骂死的。康熙老佛爷在晚年已经比较昏庸了,但选择雍正做继承人可谓又一智举。乾隆晚年同样昏庸,他的继承人就没有选择好,新皇帝永琰是个好人,但不是个好皇帝,清朝国势从他手里一蹶不振,中国也彻底丢失了几千年来世界霸主之位,弄到现在处处看洋毛子脸色,加入一个本由我们始创的世贸组织还多方面受人牵制,朱总理执政如此不易,也能从历史上找到原因的,历史惊人的巧合!

  ——言归正传,如果有时间,以后我还会说说雍正的。

  雍正之所以欣赏田文镜,是因为田文镜身上有很多可贵的品质。分别从以下方面来说:

  首先,田文镜一心为国,不避嫌怨。田文镜因事过晋,该省正灾荒,雍正虽耳闻,但未查实。地方官一般瞒上不瞒下,但田文镜见到后奏知了皇帝,皇帝怒罢晋抚,名田文镜前去赈灾。此举得罪了天下官员,人人恨田文镜。田文镜到河南,正遇封丘罢考,田文镜命严厉镇压,并报皇上严厉处分了主考张庭璐——《雍正王朝》中把这件事放在了京城,功劳归于李绂。张庭璐即当朝宰相张庭玉之弟——此事得罪了张庭玉与另一中堂大人朱拭。年羹尧、隆科多等雍朝重臣是天下官员巴结的对象,但即使他们过田文镜的辖区,田文镜也从来不送礼,雍正面前这些人没少说田文镜的坏话。

  其次,田文镜厉行雍正新政,严格执行雍正的政策,实行火耗归公,实行官绅一体当差(这些在《雍正皇帝》中有详细的描述),打击贪官污吏,强化治安,为处于下层的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比如《雍正王朝》中大家看到的修黄河堤等。

  大家都知道康熙末年,夺嫡之争非常厉害,雍正继位后龙椅并不那么牢靠,故非常需要对其忠心耿耿之人,但所有当权者都不会需要唯有忠心而无能之人,田文镜恰巧符合雍正提出的“公、忠、能”的条件,所以,他受皇帝的宠爱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样的大臣又有哪朝哪代的清明的皇帝不喜欢呢?封建社会,老百姓也喜欢的。我们现在若能遇到这样的好官,也会喜欢的,只是这样的官员即使有,怕也不能官运亨通啊!当时是公开的人治,有皇帝喜欢他,他便不会受到伤害,现在的法制、德治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综上所述,田文镜不是奸臣,是大大的忠臣,那他是怎么由忠而 “奸”的呢?

  俗语云:史笔如铁,这话是不假的,否则,我便无从了解有关的田文镜的资料。但世上的读书人做史官的可不多,其他的读书人写出来的东西可就不那么“铁”了。象以上所举的例子中的晋抚德音、中堂张庭玉与朱拭、年羹尧、隆科多、张庭璐等都是读书人,他们也会写,他们写的东西肯定比史官写的多,而且以密闻、内幕之类出来更容易使大家相信,这还不算普天下的读书人。田文镜实行官绅一体当差,打击贪官污吏,强化治安,触犯的都是读书人的利益,老百姓本来就在当差,也没有机会贪与污,当然与田大人的治理没有多少关系。这些政策实行后得到的间接好处在皇帝,直接好处当然在百姓,老百姓自然感激田大人,但老百姓只会说,不会写,说的没有写的流传的长久与广泛,所以,田文镜也就从一个忠臣变成了奸臣。这不仅是后世的事,在雍朝,他就是“奸臣”了,因为“忠臣”的名号只存在于自己辖区的老百姓的口中,而“奸臣”的称号却通过文字传遍天下。《雍正王朝》主题曲中有“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句,本是说雍正的,但放在田文镜身上也不无合适。所以,《雍正传》中说“田文镜不仅以严刻在当时受到广泛的攻诘,还留骂名于后世。其实他不避嫌怨,不徇瞻顾,正是应当称赞的。当时人指责他,是因为他触动了绅衿的利益,并留下了一些纪录;后人则误信了前人的资料,忽视了对其行政的具体分析。这大概就是舆论的不公平吧。”

  当然,田文镜也有他的毛病。田文镜以揭发晋抚匿灾起家,后来也因匿灾败落,不过他的败落还是比较风光的。如前所言,雍正初年位置不稳,所以需要瑞祥,瑞祥在封建社会被认为是上天对人君治理肯定的一种表现。田文镜忠于皇帝,屡报瑞祥,虽然雍正明知有些荒诞不经,但还是通令嘉奖,表现的很高兴。后来,田文镜搞成了习惯,就报喜不报忧了。雍正八年河南水灾,民不聊生,他却报“民间家给人足”,处于他那种情况,自然有人给他捅漏子,皇帝说“实心任事之大臣,必无漠视民艰之理。大约因伊近来年老多病,精神不及,为属员之所欺瞒耳。”把责任推给下属。《清史稿·世宗本纪》载:十年,“戊午,以田文镜年老多病,命侍郎王国栋前往河南赈济被水灾民。”从此田文镜归家荣养,以终天年。

  

  
 
 
 
[b]分类:[/b] 文化/艺术 >> 历史话题[br][b]参考答案:[/b][br]以下资料转载: 田文镜 (1662~1733)清雍正时督抚。原隶籍汉军正蓝旗,后抬入正黄旗。监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出仕县丞,升知县、知州,历二十余年。后改官六部员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内阁侍读学士。世宗即位后,深受宠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调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抚。田文镜凭借多年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针,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参劾营私舞弊官员;清查积欠,实行耗羡提解;限制绅衿特权,严限交纳钱粮;严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镜的做法,引起朝廷内外一些官员的不满,先后受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然而世宗以其实心任事,称之为“模范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总督。是岁,河南水灾,田文镜隐匿不报,朝野窃议,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谥端肃。 著作有《抚豫宣化录》、《钦颁圣谕条例事宜》(与李卫之作合为《钦颁州县事宜》),曾主持编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以二月河小说《雍正皇帝》改编的电视剧《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总体来说是比较符合历史的。电视剧中田文镜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八王党搞“八王议政”打闹朝堂因田文镜在河南的所作所为为导火线。田文镜是雍正极力表彰的大臣,是皇帝当贝勒时从扬州带到京城的,趁着大臣们多对田文镜有意见,整倒了田文镜,对雍正便是个极大的讽刺。其实电视剧和二月河原著还是有点差异的,《雍正皇帝·九王夺嫡》第四回《桃花渡口故地寻旧,微服王子误宿黑店》、第五回《狭路相逢鬼魅相斗,猢狲用智孩儿倒绷》中对雍正和田文镜的初次相识做了详细的描述,因为同宿了黑店而有了初步的交情,为田文镜后来的仕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因为很少看电视,忘记了最近哪个台播放的《天下粮仓》,虽然加了不少的带有说教意味的内容,但影响也是很大的。在本剧中,田文镜是一号反面角色,即最大的奸臣。前几天朋友在一起聚会,大家在讨论田文镜的奸,昨天晚上去超市采购年货,听到路人也在谈论《天下粮仓》中的“奸臣田文镜”,我忍不住想结合《清史稿·世宗本纪》和《雍正传》为田文镜说几句话。 其实,除了从电视剧中得到的田文镜的内容外,野史中田文镜是雍正藩邸庄头出身的说法也颇为流行。那么田文镜究竟是何等样人?是雍正故人吗?是奸臣吗? 首先是田文镜的出身及生平问题。 《雍正传》载:“田文镜,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生,监生出身,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年)出仕县丞,久淹州县官,五十六年(一七一七年)始为内阁侍读学土。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二年出任河南藩司,同年升本省巡抚,五年七月晋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六年十月为河南山东总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总督。十年(一七三二年)十一月,以久病请解任,十五日批准,……二十一日(一七三三年一月六日)命予田文镜祭葬,谥端肃。” 《雍正传》载:有说田文镜是雍正藩邸旧人,或云为雍邸庄头。雍正在康熙三十八年受封为贝勒,始得有庄田,其时田文镜早已出仕,不可能成为雍邸庄头,后来也不可能成为雍邸旧人。雍正于二年(一七二四年)底将陕西延安知府沈廷正调任河南开归道,在田文镜奏折中告诉他,沈“原系藩邸旧人”,又说:“闻伊未到豫省,即次与汝作梗。试思朕岂有命一属员前来钤束上司,使挚肘于汝之理!伊若露有不肯尽心协助,实力承办,反倚势借端,妄做威福,卖汝以取媚他人情景,严加参劾,候朕重惩,决不姑宽贷也,汝接到此谕旨时,可与伊共观之”。此恰证明田文镜不是雍邸人。沈廷正欲倚之势,即藩邸旧人之势,正欺田文镜不是老伙伴。雍正如此宽解于田文镜,也因其不是旧人,要他不必因此在邸藩人面前自惭废政。 从以上文字可见田文镜并非雍正故人。 小说《雍正皇帝》到电视剧《雍正王朝》到《天下粮仓》,不论田文镜忠也好,奸也好,他一直受到众人的责难,但他却一直是雍朝重臣,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对清史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雍正是个很有才能的君主,若无雍正的革新,不可能有后面的乾隆盛世,虽然他是被“天下人”骂死的。康熙老佛爷在晚年已经比较昏庸了,但选择雍正做继承人可谓又一智举。乾隆晚年同样昏庸,他的继承人就没有选择好,新皇帝永琰是个好人,但不是个好皇帝,清朝国势从他手里一蹶不振,中国也彻底丢失了几千年来世界霸主之位,弄到现在处处看洋毛子脸色,加入一个本由我们始创的世贸组织还多方面受人牵制,朱总理执政如此不易,也能从历史上找到原因的,历史惊人的巧合! ——言归正传,如果有时间,以后我还会说说雍正的。 雍正之所以欣赏田文镜,是因为田文镜身上有很多可贵的品质。分别从以下方面来说: 首先,田文镜一心为国,不避嫌怨。田文镜因事过晋,该省正灾荒,雍正虽耳闻,但未查实。地方官一般瞒上不瞒下,但田文镜见到后奏知了皇帝,皇帝怒罢晋抚,名田文镜前去赈灾。此举得罪了天下官员,人人恨田文镜。田文镜到河南,正遇封丘罢考,田文镜命严厉镇压,并报皇上严厉处分了主考张庭璐——《雍正王朝》中把这件事放在了京城,功劳归于李绂。张庭璐即当朝宰相张庭玉之弟——此事得罪了张庭玉与另一中堂大人朱拭。年羹尧、隆科多等雍朝重臣是天下官员巴结的对象,但即使他们过田文镜的辖区,田文镜也从来不送礼,雍正面前这些人没少说田文镜的坏话。 其次,田文镜厉行雍正新政,严格执行雍正的政策,实行火耗归公,实行官绅一体当差(这些在《雍正皇帝》中有详细的描述),打击贪官污吏,强化治安,为处于下层的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比如《雍正王朝》中大家看到的修黄河堤等。 大家都知道康熙末年,夺嫡之争非常厉害,雍正继位后龙椅并不那么牢靠,故非常需要对其忠心耿耿之人,但所有当权者都不会需要唯有忠心而无能之人,田文镜恰巧符合雍正提出的“公、忠、能”的条件,所以,他受皇帝的宠爱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样的大臣又有哪朝哪代的清明的皇帝不喜欢呢?封建社会,老百姓也喜欢的。我们现在若能遇到这样的好官,也会喜欢的,只是这样的官员即使有,怕也不能官运亨通啊!当时是公开的人治,有皇帝喜欢他,他便不会受到伤害,现在的法制、德治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综上所述,田文镜不是奸臣,是大大的忠臣,那他是怎么由忠而 “奸”的呢? 俗语云:史笔如铁,这话是不假的,否则,我便无从了解有关的田文镜的资料。但世上的读书人做史官的可不多,其他的读书人写出来的东西可就不那么“铁”了。象以上所举的例子中的晋抚德音、中堂张庭玉与朱拭、年羹尧、隆科多、张庭璐等都是读书人,他们也会写,他们写的东西肯定比史官写的多,而且以密闻、内幕之类出来更容易使大家相信,这还不算普天下的读书人。田文镜实行官绅一体当差,打击贪官污吏,强化治安,触犯的都是读书人的利益,老百姓本来就在当差,也没有机会贪与污,当然与田大人的治理没有多少关系。这些政策实行后得到的间接好处在皇帝,直接好处当然在百姓,老百姓自然感激田大人,但老百姓只会说,不会写,说的没有写的流传的长久与广泛,所以,田文镜也就从一个忠臣变成了奸臣。这不仅是后世的事,在雍朝,他就是“奸臣”了,因为“忠臣”的名号只存在于自己辖区的老百姓的口中,而“奸臣”的称号却通过文字传遍天下。《雍正王朝》主题曲中有“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句,本是说雍正的,但放在田文镜身上也不无合适。所以,《雍正传》中说“田文镜不仅以严刻在当时受到广泛的攻诘,还留骂名于后世。其实他不避嫌怨,不徇瞻顾,正是应当称赞的。当时人指责他,是因为他触动了绅衿的利益,并留下了一些纪录;后人则误信了前人的资料,忽视了对其行政的具体分析。这大概就是舆论的不公平吧。” 当然,田文镜也有他的毛病。田文镜以揭发晋抚匿灾起家,后来也因匿灾败落,不过他的败落还是比较风光的。如前所言,雍正初年位置不稳,所以需要瑞祥,瑞祥在封建社会被认为是上天对人君治理肯定的一种表现。田文镜忠于皇帝,屡报瑞祥,虽然雍正明知有些荒诞不经,但还是通令嘉奖,表现的很高兴。后来,田文镜搞成了习惯,就报喜不报忧了。雍正八年河南水灾,民不聊生,他却报“民间家给人足”,处于他那种情况,自然有人给他捅漏子,皇帝说“实心任事之大臣,必无漠视民艰之理。大约因伊近来年老多病,精神不及,为属员之所欺瞒耳。”把责任推给下属。《清史稿·世宗本纪》载:十年,“戊午,以田文镜年老多病,命侍郎王国栋前往河南赈济被水灾民。”从此田文镜归家荣养,以终天年。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