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田文鏡到底是幹什麽的?

來源:互聯網  2009-12-03 21:52:00  評論
分類: 文化/藝術 >> 曆史話題
參考答案:

以下資料轉載:

田文鏡

(1662~1733)清雍正時督撫。原隸籍漢軍正藍旗,後擡入正黃旗。監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出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曆二十余年。後改官六部員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內閣侍讀學士。世宗即位後,深受寵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調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撫。田文鏡憑借多年擔任地方官的經驗,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針,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參劾營私舞弊官員;清查積欠,實行耗羨提解;限制紳衿特權,嚴限交納錢糧;嚴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鏡的做法,引起朝廷內外一些官員的不滿,先後受直隸總督李绂、監察禦史謝濟世參劾。然而世宗以其實心任事,稱之爲「模範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爲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六年,任河南山東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總督。是歲,河南水災,田文鏡隱匿不報,朝野竊議,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谥端肅。

著作有《撫豫宣化錄》、《欽頒聖谕條例事宜》(與李衛之作合爲《欽頒州縣事宜》),曾主持編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

前不久中央電視台播放了以二月河小說《雍正皇帝》改編的電視劇《雍正王朝》,這部電視劇總體來說是比較符合曆史的。電視劇中田文鏡是個很重要的角色,八王黨搞「八王議政」打鬧朝堂因田文鏡在河南的所作所爲爲導火線。田文鏡是雍正極力表彰的大臣,是皇帝當貝勒時從揚州帶到京城的,趁著大臣們多對田文鏡有意見,整倒了田文鏡,對雍正便是個極大的諷刺。其實電視劇和二月河原著還是有點差異的,《雍正皇帝·九王奪嫡》第四回《桃花渡口故地尋舊,微服王子誤宿黑店》、第五回《狹路相逢鬼魅相鬥,猢狲用智孩兒倒繃》中對雍正和田文鏡的初次相識做了詳細的描述,因爲同宿了黑店而有了初步的交情,爲田文鏡後來的仕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因爲很少看電視,忘記了最近哪個台播放的《天下糧倉》,雖然加了不少的帶有說教意味的內容,但影響也是很大的。在本劇中,田文鏡是一號反面角色,即最大的奸臣。前幾天朋友在一起聚會,大家在討論田文鏡的奸,昨天晚上去超市采購年貨,聽到路人也在談論《天下糧倉》中的「奸臣田文鏡」,我忍不住想結合《清史稿·世宗本紀》和《雍正傳》爲田文鏡說幾句話。

其實,除了從電視劇中得到的田文鏡的內容外,野史中田文鏡是雍正藩邸莊頭出身的說法也頗爲流行。那麽田文鏡究竟是何等樣人?是雍正故人嗎?是奸臣嗎?

首先是田文鏡的出身及生平問題。

《雍正傳》載:「田文鏡,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生,監生出身,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年)出仕縣丞,久淹州縣官,五十六年(一七一七年)始爲內閣侍讀學土。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二年出任河南藩司,同年升本省巡撫,五年七月晉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六年十月爲河南山東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總督。十年(一七三二年)十一月,以久病請解任,十五日批准,……二十一日(一七三三年一月六日)命予田文鏡祭葬,谥端肅。」

《雍正傳》載:有說田文鏡是雍正藩邸舊人,或雲爲雍邸莊頭。雍正在康熙三十八年受封爲貝勒,始得有莊田,其時田文鏡早已出仕,不可能成爲雍邸莊頭,後來也不可能成爲雍邸舊人。雍正于二年(一七二四年)底將陝西延安知府沈廷正調任河南開歸道,在田文鏡奏折中告訴他,沈「原系藩邸舊人」,又說:「聞伊未到豫省,即次與汝作梗。試思朕豈有命一屬員前來钤束上司,使摯肘于汝之理!伊若露有不肯盡心協助,實力承辦,反倚勢借端,妄做威福,賣汝以取媚他人情景,嚴加參劾,候朕重懲,決不姑寬貸也,汝接到此谕旨時,可與伊共觀之」。此恰證明田文鏡不是雍邸人。沈廷正欲倚之勢,即藩邸舊人之勢,正欺田文鏡不是老夥伴。雍正如此寬解于田文鏡,也因其不是舊人,要他不必因此在邸藩人面前自慚廢政。

從以上文字可見田文鏡並非雍正故人。

小說《雍正皇帝》到電視劇《雍正王朝》到《天下糧倉》,不論田文鏡忠也好,奸也好,他一直受到衆人的責難,但他卻一直是雍朝重臣,這又是什麽原因呢?

對清史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雍正是個很有才能的君主,若無雍正的革新,不可能有後面的乾隆盛世,雖然他是被「天下人」罵死的。康熙老佛爺在晚年已經比較昏庸了,但選擇雍正做繼承人可謂又一智舉。乾隆晚年同樣昏庸,他的繼承人就沒有選擇好,新皇帝永琰是個好人,但不是個好皇帝,清朝國勢從他手裏一蹶不振,中國也徹底丟失了幾千年來世界霸主之位,弄到現在處處看洋毛子臉色,加入一個本由我們始創的世貿組織還多方面受人牽制,朱總理執政如此不易,也能從曆史上找到原因的,曆史驚人的巧合!

——言歸正傳,如果有時間,以後我還會說說雍正的。

雍正之所以欣賞田文鏡,是因爲田文鏡身上有很多可貴的品質。分別從以下方面來說:

首先,田文鏡一心爲國,不避嫌怨。田文鏡因事過晉,該省正災荒,雍正雖耳聞,但未查實。地方官一般瞞上不瞞下,但田文鏡見到後奏知了皇帝,皇帝怒罷晉撫,名田文鏡前去赈災。此舉得罪了天下官員,人人恨田文鏡。田文鏡到河南,正遇封丘罷考,田文鏡命嚴厲鎮壓,並報皇上嚴厲處分了主考張庭璐——《雍正王朝》中把這件事放在了京城,功勞歸于李绂。張庭璐即當朝宰相張庭玉之弟——此事得罪了張庭玉與另一中堂大人朱拭。年羹堯、隆科多等雍朝重臣是天下官員巴結的對象,但即使他們過田文鏡的轄區,田文鏡也從來不送禮,雍正面前這些人沒少說田文鏡的壞話。

其次,田文鏡厲行雍正新政,嚴格執行雍正的政策,實行火耗歸公,實行官紳一體當差(這些在《雍正皇帝》中有詳細的描述),打擊貪官汙吏,強化治安,爲處于下層的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比如《雍正王朝》中大家看到的修黃河堤等。

大家都知道康熙末年,奪嫡之爭非常厲害,雍正繼位後龍椅並不那麽牢靠,故非常需要對其忠心耿耿之人,但所有當權者都不會需要唯有忠心而無能之人,田文鏡恰巧符合雍正提出的「公、忠、能」的條件,所以,他受皇帝的寵愛也就不足爲奇了——這樣的大臣又有哪朝哪代的清明的皇帝不喜歡呢?封建社會,老百姓也喜歡的。我們現在若能遇到這樣的好官,也會喜歡的,只是這樣的官員即使有,怕也不能官運亨通啊!當時是公開的人治,有皇帝喜歡他,他便不會受到傷害,現在的法制、德治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綜上所述,田文鏡不是奸臣,是大大的忠臣,那他是怎麽由忠而 「奸」的呢?

俗語雲:史筆如鐵,這話是不假的,否則,我便無從了解有關的田文鏡的資料。但世上的讀書人做史官的可不多,其他的讀書人寫出來的東西可就不那麽「鐵」了。象以上所舉的例子中的晉撫德音、中堂張庭玉與朱拭、年羹堯、隆科多、張庭璐等都是讀書人,他們也會寫,他們寫的東西肯定比史官寫的多,而且以密聞、內幕之類出來更容易使大家相信,這還不算普天下的讀書人。田文鏡實行官紳一體當差,打擊貪官汙吏,強化治安,觸犯的都是讀書人的利益,老百姓本來就在當差,也沒有機會貪與汙,當然與田大人的治理沒有多少關系。這些政策實行後得到的間接好處在皇帝,直接好處當然在百姓,老百姓自然感激田大人,但老百姓只會說,不會寫,說的沒有寫的流傳的長久與廣泛,所以,田文鏡也就從一個忠臣變成了奸臣。這不僅是後世的事,在雍朝,他就是「奸臣」了,因爲「忠臣」的名號只存在于自己轄區的老百姓的口中,而「奸臣」的稱號卻通過文字傳遍天下。《雍正王朝》主題曲中有「一心要江山圖治垂青史,也難說身後罵名滾滾來」句,本是說雍正的,但放在田文鏡身上也不無合適。所以,《雍正傳》中說「田文鏡不僅以嚴刻在當時受到廣泛的攻诘,還留罵名于後世。其實他不避嫌怨,不徇瞻顧,正是應當稱贊的。當時人指責他,是因爲他觸動了紳衿的利益,並留下了一些紀錄;後人則誤信了前人的資料,忽視了對其行政的具體分析。這大概就是輿論的不公平吧。」

當然,田文鏡也有他的毛病。田文鏡以揭發晉撫匿災起家,後來也因匿災敗落,不過他的敗落還是比較風光的。如前所言,雍正初年位置不穩,所以需要瑞祥,瑞祥在封建社會被認爲是上天對人君治理肯定的一種表現。田文鏡忠于皇帝,屢報瑞祥,雖然雍正明知有些荒誕不經,但還是通令嘉獎,表現的很高興。後來,田文鏡搞成了習慣,就報喜不報憂了。雍正八年河南水災,民不聊生,他卻報「民間家給人足」,處于他那種情況,自然有人給他捅漏子,皇帝說「實心任事之大臣,必無漠視民艱之理。大約因伊近來年老多病,精神不及,爲屬員之所欺瞞耳。」把責任推給下屬。《清史稿·世宗本紀》載:十年,「戊午,以田文鏡年老多病,命侍郎王國棟前往河南赈濟被水災民。」從此田文鏡歸家榮養,以終天年。

[b]分类:[/b] 文化/艺术 >> 历史话题[br][b]参考答案:[/b][br]以下資料轉載: 田文鏡 (1662~1733)清雍正時督撫。原隸籍漢軍正藍旗,後擡入正黃旗。監生出身。康熙二十二年(1683),出仕縣丞,升知縣、知州,曆二十余年。後改官六部員外郎、郎中,五十六年,官內閣侍讀學士。世宗即位後,深受寵待。雍正元年(1723),署山西布政使,次年調任河南布政使,擢升巡撫。田文鏡憑借多年擔任地方官的經驗,大力推行世宗的改革方針,以整饬弊政。主要是參劾營私舞弊官員;清查積欠,實行耗羨提解;限制紳衿特權,嚴限交納錢糧;嚴行保甲制度等。田文鏡的做法,引起朝廷內外一些官員的不滿,先後受直隸總督李绂、監察禦史謝濟世參劾。然而世宗以其實心任事,稱之爲「模範疆吏」,任用如故。五年,任爲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六年,任河南山東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總督。是歲,河南水災,田文鏡隱匿不報,朝野竊議,世宗仍予包容。十年十一月二十一病死,谥端肅。 著作有《撫豫宣化錄》、《欽頒聖谕條例事宜》(與李衛之作合爲《欽頒州縣事宜》),曾主持編修《河南通志》。他的部分奏折收在《朱批谕旨》中。 前不久中央電視台播放了以二月河小說《雍正皇帝》改編的電視劇《雍正王朝》,這部電視劇總體來說是比較符合曆史的。電視劇中田文鏡是個很重要的角色,八王黨搞「八王議政」打鬧朝堂因田文鏡在河南的所作所爲爲導火線。田文鏡是雍正極力表彰的大臣,是皇帝當貝勒時從揚州帶到京城的,趁著大臣們多對田文鏡有意見,整倒了田文鏡,對雍正便是個極大的諷刺。其實電視劇和二月河原著還是有點差異的,《雍正皇帝·九王奪嫡》第四回《桃花渡口故地尋舊,微服王子誤宿黑店》、第五回《狹路相逢鬼魅相鬥,猢狲用智孩兒倒繃》中對雍正和田文鏡的初次相識做了詳細的描述,因爲同宿了黑店而有了初步的交情,爲田文鏡後來的仕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因爲很少看電視,忘記了最近哪個台播放的《天下糧倉》,雖然加了不少的帶有說教意味的內容,但影響也是很大的。在本劇中,田文鏡是一號反面角色,即最大的奸臣。前幾天朋友在一起聚會,大家在討論田文鏡的奸,昨天晚上去超市采購年貨,聽到路人也在談論《天下糧倉》中的「奸臣田文鏡」,我忍不住想結合《清史稿·世宗本紀》和《雍正傳》爲田文鏡說幾句話。 其實,除了從電視劇中得到的田文鏡的內容外,野史中田文鏡是雍正藩邸莊頭出身的說法也頗爲流行。那麽田文鏡究竟是何等樣人?是雍正故人嗎?是奸臣嗎? 首先是田文鏡的出身及生平問題。 《雍正傳》載:「田文鏡,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生,監生出身,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年)出仕縣丞,久淹州縣官,五十六年(一七一七年)始爲內閣侍讀學土。雍正元年署山西布政使,二年出任河南藩司,同年升本省巡撫,五年七月晉河南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六年十月爲河南山東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八年兼北河總督。十年(一七三二年)十一月,以久病請解任,十五日批准,……二十一日(一七三三年一月六日)命予田文鏡祭葬,谥端肅。」 《雍正傳》載:有說田文鏡是雍正藩邸舊人,或雲爲雍邸莊頭。雍正在康熙三十八年受封爲貝勒,始得有莊田,其時田文鏡早已出仕,不可能成爲雍邸莊頭,後來也不可能成爲雍邸舊人。雍正于二年(一七二四年)底將陝西延安知府沈廷正調任河南開歸道,在田文鏡奏折中告訴他,沈「原系藩邸舊人」,又說:「聞伊未到豫省,即次與汝作梗。試思朕豈有命一屬員前來钤束上司,使摯肘于汝之理!伊若露有不肯盡心協助,實力承辦,反倚勢借端,妄做威福,賣汝以取媚他人情景,嚴加參劾,候朕重懲,決不姑寬貸也,汝接到此谕旨時,可與伊共觀之」。此恰證明田文鏡不是雍邸人。沈廷正欲倚之勢,即藩邸舊人之勢,正欺田文鏡不是老夥伴。雍正如此寬解于田文鏡,也因其不是舊人,要他不必因此在邸藩人面前自慚廢政。 從以上文字可見田文鏡並非雍正故人。 小說《雍正皇帝》到電視劇《雍正王朝》到《天下糧倉》,不論田文鏡忠也好,奸也好,他一直受到衆人的責難,但他卻一直是雍朝重臣,這又是什麽原因呢? 對清史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雍正是個很有才能的君主,若無雍正的革新,不可能有後面的乾隆盛世,雖然他是被「天下人」罵死的。康熙老佛爺在晚年已經比較昏庸了,但選擇雍正做繼承人可謂又一智舉。乾隆晚年同樣昏庸,他的繼承人就沒有選擇好,新皇帝永琰是個好人,但不是個好皇帝,清朝國勢從他手裏一蹶不振,中國也徹底丟失了幾千年來世界霸主之位,弄到現在處處看洋毛子臉色,加入一個本由我們始創的世貿組織還多方面受人牽制,朱總理執政如此不易,也能從曆史上找到原因的,曆史驚人的巧合! ——言歸正傳,如果有時間,以後我還會說說雍正的。 雍正之所以欣賞田文鏡,是因爲田文鏡身上有很多可貴的品質。分別從以下方面來說: 首先,田文鏡一心爲國,不避嫌怨。田文鏡因事過晉,該省正災荒,雍正雖耳聞,但未查實。地方官一般瞞上不瞞下,但田文鏡見到後奏知了皇帝,皇帝怒罷晉撫,名田文鏡前去赈災。此舉得罪了天下官員,人人恨田文鏡。田文鏡到河南,正遇封丘罷考,田文鏡命嚴厲鎮壓,並報皇上嚴厲處分了主考張庭璐——《雍正王朝》中把這件事放在了京城,功勞歸于李绂。張庭璐即當朝宰相張庭玉之弟——此事得罪了張庭玉與另一中堂大人朱拭。年羹堯、隆科多等雍朝重臣是天下官員巴結的對象,但即使他們過田文鏡的轄區,田文鏡也從來不送禮,雍正面前這些人沒少說田文鏡的壞話。 其次,田文鏡厲行雍正新政,嚴格執行雍正的政策,實行火耗歸公,實行官紳一體當差(這些在《雍正皇帝》中有詳細的描述),打擊貪官汙吏,強化治安,爲處于下層的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比如《雍正王朝》中大家看到的修黃河堤等。 大家都知道康熙末年,奪嫡之爭非常厲害,雍正繼位後龍椅並不那麽牢靠,故非常需要對其忠心耿耿之人,但所有當權者都不會需要唯有忠心而無能之人,田文鏡恰巧符合雍正提出的「公、忠、能」的條件,所以,他受皇帝的寵愛也就不足爲奇了——這樣的大臣又有哪朝哪代的清明的皇帝不喜歡呢?封建社會,老百姓也喜歡的。我們現在若能遇到這樣的好官,也會喜歡的,只是這樣的官員即使有,怕也不能官運亨通啊!當時是公開的人治,有皇帝喜歡他,他便不會受到傷害,現在的法制、德治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綜上所述,田文鏡不是奸臣,是大大的忠臣,那他是怎麽由忠而 「奸」的呢? 俗語雲:史筆如鐵,這話是不假的,否則,我便無從了解有關的田文鏡的資料。但世上的讀書人做史官的可不多,其他的讀書人寫出來的東西可就不那麽「鐵」了。象以上所舉的例子中的晉撫德音、中堂張庭玉與朱拭、年羹堯、隆科多、張庭璐等都是讀書人,他們也會寫,他們寫的東西肯定比史官寫的多,而且以密聞、內幕之類出來更容易使大家相信,這還不算普天下的讀書人。田文鏡實行官紳一體當差,打擊貪官汙吏,強化治安,觸犯的都是讀書人的利益,老百姓本來就在當差,也沒有機會貪與汙,當然與田大人的治理沒有多少關系。這些政策實行後得到的間接好處在皇帝,直接好處當然在百姓,老百姓自然感激田大人,但老百姓只會說,不會寫,說的沒有寫的流傳的長久與廣泛,所以,田文鏡也就從一個忠臣變成了奸臣。這不僅是後世的事,在雍朝,他就是「奸臣」了,因爲「忠臣」的名號只存在于自己轄區的老百姓的口中,而「奸臣」的稱號卻通過文字傳遍天下。《雍正王朝》主題曲中有「一心要江山圖治垂青史,也難說身後罵名滾滾來」句,本是說雍正的,但放在田文鏡身上也不無合適。所以,《雍正傳》中說「田文鏡不僅以嚴刻在當時受到廣泛的攻诘,還留罵名于後世。其實他不避嫌怨,不徇瞻顧,正是應當稱贊的。當時人指責他,是因爲他觸動了紳衿的利益,並留下了一些紀錄;後人則誤信了前人的資料,忽視了對其行政的具體分析。這大概就是輿論的不公平吧。」 當然,田文鏡也有他的毛病。田文鏡以揭發晉撫匿災起家,後來也因匿災敗落,不過他的敗落還是比較風光的。如前所言,雍正初年位置不穩,所以需要瑞祥,瑞祥在封建社會被認爲是上天對人君治理肯定的一種表現。田文鏡忠于皇帝,屢報瑞祥,雖然雍正明知有些荒誕不經,但還是通令嘉獎,表現的很高興。後來,田文鏡搞成了習慣,就報喜不報憂了。雍正八年河南水災,民不聊生,他卻報「民間家給人足」,處于他那種情況,自然有人給他捅漏子,皇帝說「實心任事之大臣,必無漠視民艱之理。大約因伊近來年老多病,精神不及,爲屬員之所欺瞞耳。」把責任推給下屬。《清史稿·世宗本紀》載:十年,「戊午,以田文鏡年老多病,命侍郎王國棟前往河南赈濟被水災民。」從此田文鏡歸家榮養,以終天年。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