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CR.25轟炸機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0-03-11 12:51:27  評論

1936年,菲亞特公司決定自主開發一種采用當時先進航空技術的高速輕型轟炸機,在該機的設計要求中突出強調了兩點——高速度及優秀的自衛能力,因此也可以兼顧戰略偵察任務。就在研究工作剛剛啓動的時候,意大利空軍開始向國內各航空企業招標研制一種雙發重型戰鬥機。于是乎,公司首腦當機立斷,決定更改原來的設計目標,全力爭取這一合同。當然,其他廠家對這筆生意也同樣志在必得,完全沒有拱手相讓的意思。除了菲亞特公司外,空軍部又先後收到了卡普隆尼-塔裏埃多公司(Caproni-Taliedo),南方航空和機械工業公司(IMAM)及卡普隆尼-雷賈尼公司(Caproni-Reggiane)等三家的投標,就連最初選擇保持沈默的布雷達公司(Breda)也在截止期前加入進來,競爭似乎呈現白熱化態勢。不過IMAM的Ro.53隨即就因爲研制進度受到延誤而宣布退出,而雷賈尼的Ca.401也由于總設計師Pegna專心于競賽機Ca.405的研制(准備參加當時Istres-Damascus-Paris的航空競賽)分身乏術而成了泡影,對手一下子又減少到了三個——包括塔裏埃多提出的Ca.150和Ca.162,以及布雷達公司研制的Ba.88。空軍最後的評估結果可謂皆大歡喜,姗姗來遲的Ba.88脫穎而出,拔得頭籌;CR.25也由軍方正式立項,作爲「打擊戰鬥機」的待選方案同Ba.88平行發展,就連Ca.150也獲得了空軍的認可制造兩架原型機供進一步比對。需要補充的是,Ca.150的研制最終失敗,連一架原型機也沒有制成。

1937年4月,負責CR.25開發項目的技術委員會在參謀部二把手平納(Pinna)將軍的辦公室裏討論該機的設計問題。委員會主席切布雷裏(Cebrelli)將軍認爲最初作爲雙發偵察/轟炸機開發的CR.25機體尺寸太大,建議去掉一些不相幹的設計如雙重操縱系統及轟炸瞄准具等以求減少飛機的迎風面積,提高相對而言更加重要的最大平飛和俯沖速度。羅薩特利工程師則代表了菲亞特公司的意見,堅持認爲保留原設計更有益處。在其發言中,先是詳細介紹了CR.25的研制過程和目前的開發進度;隨後話鋒一轉,開始陳述采用較大機體的好處,包括可以在後機身安裝一個可做360度旋轉的炮塔加強自衛能力,保留飛機的通用性等等。最後,工程師開始旁征博引,用大量數據說明保留投彈設備和機體設計並不會對總體性能造成多大的損失,既然如此,又何樂而不爲呢?總之,所有人都被羅薩特利的口才所懾服,同意繼續按其構思設計CR.25。工程師隨即又進一步提出希望改動飛機的武器配備方案,從原先規定的四挺各備彈400發的12.7毫米機槍減少到三挺同口徑武器並重新考慮在機腹安裝下部炮塔的要求。這樣,一來可以讓飛機的重心不至于太靠前,二來也可以讓機頭的設計更加流線,同時還能保留足夠的空間以容納他所堅持的投彈設備。最終羅薩特利在這次的會議上大獲全勝,空軍答應了他提出的一切要求,CR.25完全成了工程師的個人創作,而不再僅僅是原來軍方所要求的「打擊戰鬥機」了。

由于承擔新飛機開發的各個廠家都對安裝下部炮塔持否定態度,空軍終于決定取消這一不合理的要求,並因此決定將新飛機的機組成員限制在兩個人以下。不過,這一點對于選擇成爲十項全能選手的CR.25來說成了個大麻煩,兩個人要操縱這個大家夥實在是太勉強了,駕駛員姑且不論,另外一個乘員必須同時擔任觀察員,無線電員,投彈手,機槍手等多項任務。最後公司只好這麽規定,在出轟炸任務時臨時增加投彈手一名,以求符合空軍的要求。除了這一點外,CR.25還有不少方面與軍方的規定不符,其中對其入役影響最大的一條便是速度。該機的速度不可能超過500公裏/小時,但這卻是空軍的基本要求。除此之外,該機的研制進度也落後于空軍的計劃表,由于1936年和1937年的兩次招標失敗,軍方在時間上卡得很緊。CR.25連犯兩條大忌,終于讓Ba.88有機可乘。再者布雷達公司的「山貓」雖然其貌不揚(以前論壇上有人說這種飛機的外形徹頭徹尾就是個大白薯,此言得之),但卻在1937年4月1日的100公裏閉合航線速度競賽上以平均時速517.836公裏/小時奪魁,隨後又在12月9日將這一紀錄刷新爲554.357公裏/小時,這些耀眼的成就終于讓軍方決定選用該機,並下了首批80架飛機的訂單。然而,爲了不將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空軍還是向菲亞特公司訂購了四十架CR.25作爲補充。

1937年7月22日,CR.25的第一架原型機(編號MM.332)在瓦倫蒂諾_庫斯中校(Cdr.ValentinoCus)的駕駛下進行了首次試飛。由于該機在這次飛行中展示了極好的操縱品質,工廠遂決定在飛行測試還沒有完全結束前就在位于都靈(Turin)市的意大利航空公司的工廠將CR.25投入生産。

由于已經將Ba.88作爲遠程戰鬥機部隊的主力,當然得爲CR.25安排一個去處。就這件事,空軍上層反複討論了許久。雖然該機原定作爲戰鬥機使用,但其速度未免太慢,火力也不強;而作爲轟炸機的話,三百公斤的載彈量也實在太低。總之,這時在空軍的眼中,對CR.25一定頗有些鼯鼠五技而窮之歎。就在CR.25二號機(MM.333)于1938年初完成組裝的時候,參謀部終于決定將所有的CR.25分配到戰略偵察機部隊,與RS.14水上偵察機搭檔組成意大利空軍新一代遠程偵察機部隊的主力,起碼該機的各項性能對偵察機來說還不錯。不過,這一決定在當時卻受到空軍部的激烈反對。他們的意見是,CR.25所使用的菲亞特A.74發動機已經供不應求,爲什麽還要浪費在一種看起來顯得多余的飛機上?不如用Ba.88的偵察型來完成同樣的任務,減少後勤維護方面的困難。再者,就算Ba.88不成功,還可以考慮Ca.312嘛!後者的最高時度可以達到435公裏/小時,而且正在試驗爲Ca.312換裝IF的「三角」直列式氣冷引擎。這麽一來,該機的性能肯定能有所提高,說不定可以彌補在速度方面與CR.25的差距。終于,空軍部的意見占了上風,由朱澤佩.瓦勒(GiuseppeValle)將軍拍板決定中止CR.25的生産,除了已經開工的八架飛機和兩架原型機外取消其余三十二架飛機的生産計劃。菲亞特公司和羅薩特利工程師無疑都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不過並沒有影響到該機的生産。1940年1月,所有十架CR.25的生産全部完成,但空軍除了將編號爲MM.3651的飛機撤去機頭投彈裝置和炮塔,改稱CR.25A當作駐柏林大使館武官的專用聯絡飛機外,一時還沒有爲其余九架飛機找到合適的用處,只好封存起來等待命運的轉折。

十八個月的戰鬥曆程

1941年初,空軍參謀部認識到繼續使用自衛能力較差的多發水上飛機對敵艦實施攻擊有點得不償失,因此決定將原先用于這一用途的Z.605水上飛機全部改用于更爲合適的水上巡邏/遠程偵察任務。在此影響下,原來的第三十一(31thStormiB.M)及三十五水上轟炸聯隊(35thStormiB.M)開始換裝三發的Z.1007陸基轟炸機,並從這兩支部隊中抽調出部分人員(主要是第九十三大隊的飛行人員和地勤,共計九十人左右)組成了全新的173R.S.T(遠程戰略偵察)中隊,這時終于想到了倉庫中塵封已久的剩余物資,本文的主角——CR.25重型戰鬥機。一年多在地中海戰場的苦戰證明了遠程偵察機的重要性,也證明了海上遠程偵察飛行的危險性;既然原來是作爲重型戰鬥機發展的,CR.25在執行任務時的生存能力總該高一些吧。

爲了完成轉型訓練,173中隊所有的飛行人員被送到了都靈(Turin),與此同時,地勤人員則先行前往日後該部的常駐基地——巴勒莫港(Palermo)附近的博卡迪法爾科(Boccadifalco)機場。不過該部的轉型訓練並不順利,全部飛行員中除了中隊長埃德瓦多_阿涅羅(EduardoAgnello)外都沒有駕駛陸基飛機的經驗,而CR.25又缺少對教練工作十分有幫助的雙重操縱系統。另外,要掌握該機的駕駛技巧也需要經驗的積累。比如說,該機的失速速度高達200公裏/小時,不少新手一開始都對如此高速度的降落感到難以適應,事故時有發生。所幸只有MM.332號飛機(也就是CR.25的第一架原型機)在著陸失敗後爆炸燒毀,且飛行員貝爾圖西中尉(TenenteBertuzzi)及隨機機械師均在爆炸前成功逃離了飛機,安然無恙。由于這些困難,轉型訓練直到該年年中才真正完成。7月14日,173中隊首批四架CR.25由中隊長阿涅羅,上尉林多內(FltLt.Rindone),少尉多裏(PltOff.Dori),上士斯多裏(FltSgt.Stori)四人駕駛從都靈經錢皮諾(Ciampino)轉場到博卡迪法爾科機場,並隨即在CADS(ComandoAeronauticadellaSicilia:駐西西裏空軍最高司令部)命令下于24日投入了搜索沿岸英國潛艇的行動,不過這第一次實戰出動最後卻無功而返。接下來的幾天內,第二批四架CR.25又在上尉林多內(Lt.Rindone),上尉帕裏西(Lt.Parisi),軍士多裏(NCOs.Dori)及軍士斯多裏(NCOs.Stori)駕駛下趕到中隊駐地會合,173中隊終于得以以滿員的陣勢准備接受戰火的洗禮。

CADS給173中隊制定了一張滿滿的工作日程表,其任務包括:爲往返北非的運輸船隊提供空中掩護,對英軍重重設防的馬耳他(Malta)島進行強行偵察,前往任何可疑海區做長時間的巡邏搜索,甚至爲當時頻繁出動的主力艦只護航。爲了任務需要,173中隊的飛機不斷出現在的黎波裏(Tripoli),潘泰雷裏亞(Pantellaria),雷焦卡拉布裏亞(ReggioCalabria),克羅托內(Crotone),卡塔尼亞(Catania),科米索(Comiso),夏卡(Sciacca),特拉帕尼(Trapani),傑比尼(Geibini),傑拉(Gela)等機場,CR.25忙碌的身影成了中地中海戰區天空中常見的景象。在長時間的戰鬥中,該中隊的飛機雖然經常受損,但卻從來沒有出現過人員傷亡的情況。最糟的一次發生在Pantellaria機場,該中隊的一號,五號和八號三架飛機在降落時接連出事,但卻都只是機頭輕微受損,更談不上人員傷亡。

1942年2月,173中隊被劃歸第十轟炸機聯隊(10thStormoBT),主要任務改成了掩護該聯隊的S.79轟炸機和Ca.314轟炸機突擊敵方水面艦船。就在二月六日,CR.25終于第一次在空中遇到了敵機。當天駕機執行反潛護航任務的林多內上尉(Lt.Rindone)發現了三架編隊飛行的「布倫海姆」式轟炸機(這些魚雷轟炸機屬于駐馬耳他的第二中隊,正按照偵察機的報告在這一海區搜索兩艘軸心國的貨船),鬥志昂揚的林多內立刻占據陣位從尾後對其中的一架發起進攻,機頭兩挺12.7毫米機槍吐出的火舌准確地擊中了對方,遺憾的是,這樣的火力強度卻沒能立刻結果對手。正當他准備繼續繼續攻擊時,自己的SAFAT機槍卻忽然卡殼了。不甘心就這樣放棄獵物的中尉飛到了敵機的下方,讓機槍手用機背炮塔上的機槍繼續對敵機猛烈射擊,直到彈藥耗盡才悻悻地掉頭返航。最終這架倒黴的「布倫海姆」在返航時被II/JG53的Bf109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陣亡。

四月二十九日,貝爾圖西上尉(Lt.Bertuzzi)在率隊出任務時在蓋爾甘奈(Kerkennah)沙灘附近目擊了不幸的一幕。一架從的黎波裏(Tripoli)飛往馬爾薩拉(Marsala)載有十五名乘客的民用型Z.506三發水上飛機(國內民航編號I-DORA)被一架III/ZG26的Bf110誤認爲敵機而加以擊落。貝爾圖西馬上飛向還在海面上燃燒的殘骸投下了飛機上的救生艇,而當他轉身時,驚奇地發現那架Bf110正向著海面筆直地掉下去!一定是哪個義憤填膺的飛行員含憤出手把他擊落了,不過究竟是誰幹了這件事由于所有在場的意大利飛行員都保持沈默也就成了個謎。

同年六月二十一日,173中隊的兩架CR.25分別由上尉林多內(Lt.Rindone)和軍士多裏(NCOs.Dori)駕駛奉命爲一支德意運輸船隊護航。正當地中海的豔陽令所有人昏昏欲睡時,戰鬥警報拉響了!一隊「波弗特」式魚雷轟炸機從低空飛來,正打算對船隊外側的一艘德國運輸船發起攻擊。林多內和多裏立刻駕機沖了下去,也許是吸收了上一次費盡彈藥卻空手而回的教訓,意大利飛行員直到目標完全填滿瞄准鏡才猛烈開火,瞬時間便有兩架英機中彈著火。其他的「波弗特」式完全沒有料到在如此遠離陸地的遠海中也會遇到意大利的戰鬥機,一下子慌了手腳,原本犀利的攻勢也就不複存在。最終CR.25共獲得兩個確認的戰果,不過當天真正大出風頭的還得算意大利驅逐艦「達.雷卡」號,其准確的防空火力在戰鬥中共擊落三架英國人的魚雷轟炸機。八月,英國人開始了規模巨大的「台座(pedestal)」行動,盡全力向馬耳他補充物資和給養;173中隊也就義無反顧地加入了軸心國軍隊一方,努力爭取讓敵人的企圖落空。到此時爲止,該中隊的飛機損失爲零,不過之後就沒有那麽好運了。由于一系列的事故加上零部件開始缺乏,能出動的飛機很快就減少到四架,到十一月,只有兩三架飛機還能湊合著用。爲了保持戰鬥力,中隊從第十轟炸機聯隊接受了一些二手的Ca.314,不過飛行員都不看好這些替用品,認爲其性能遠遠不足以接替他們的「守護神」。果然,飛行員的預感不幸而言中,十一月二十日,173中隊史上最悲慘的一幕發生了。該中隊的一架Ca.314與另一架58中隊的同種機型(該機的報務員亦來自173中隊)在護航任務結束後返場途中被馬耳他227中隊的四架「漂亮戰士」式擊落,機上八人全部遇難。CR.25執行最後一次任務是在1943年1月15日,帕裏西(Parisi)中尉駕機在菲利普維爾(Philippeville)附近進行了約180分鍾的空中巡邏。月底,由于不可能再搞到CR.25的備用零件,該中隊幸存下來的四架CR.25(編號分別爲MM.3653,MM3654,MM3656和MM3657)全部飛到雷吉奧埃米利亞(ReggioEmilia)機場退出現役,交給SRAM再次封存起來。

使用時間最長的還是在柏林的那架CR.25,甚至在意大利投降後該機還被德國人拿去,作爲教練機一直用到1944年9月。值得一提的是由于CR.25在173中隊手中的優異表現,竟然令空軍部回心轉意,開始考慮重新生産這種機型。不過,這一提案受到了生産部門的否決,建議用武裝較強的CANSA的FC.20加以替換。但是,由于萬能戰鬥機這一概念的落伍及大幅增加的集體重量,FC.20從未能在戰場上獲得同CR.25一樣的聲譽。

雖然CR.25的産量只有區區十架,性能也談不上出衆,但在意大利于二戰期間所研制的所有雙發戰鬥機中,該機卻可以說是最受好評的設計。如果羅薩特利在設計該機時能將目光集中在單純的戰鬥這一功能上,並爲該機配備更強力的引擎和武器系統,也許CR.25能在戰鬥中取得更加輝煌的成績,甚至象CR.32或CR.42一樣成爲羅薩特利的又一名作。不過,現實不可能被更改,CR.25終于從戰場上悄然消失,只有關于它的美好記憶留在了所有173中隊幸存飛行員們的腦中。

FIATCR.25性能簡表

動力:兩台840匹馬力的菲亞特A.74RC38星型氣冷發動機

翼展:16米

全長:13.56米

全機高:3.3米

翼面積:40平方米

全機空重:4,475公斤

滿載重量:6,625公斤

最大平飛速度:450公裏/小時(在4,000米高度時)

巡航速度:380公裏/小時(5,000米高度)

升限:7,950米

航程:約1,500公裏

武裝:機頭裝兩挺12.7毫米SAFAT固定機槍,機背布雷達M.2炮塔裝一挺12.7毫米SAFAT機槍,機腹彈艙內可挂彈300公斤,也可裝AGR.90或AGR.61航空照相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936年,菲亞特公司決定自主開發一種采用當時先進航空技術的高速輕型轟炸機,在該機的設計要求中突出強調了兩點——高速度及優秀的自衛能力,因此也可以兼顧戰略偵察任務。就在研究工作剛剛啓動的時候,意大利空軍開始向國內各航空企業招標研制一種雙發重型戰鬥機。于是乎,公司首腦當機立斷,決定更改原來的設計目標,全力爭取這一合同。當然,其他廠家對這筆生意也同樣志在必得,完全沒有拱手相讓的意思。除了菲亞特公司外,空軍部又先後收到了卡普隆尼-塔裏埃多公司(Caproni-Taliedo),南方航空和機械工業公司(IMAM)及卡普隆尼-雷賈尼公司(Caproni-Reggiane)等三家的投標,就連最初選擇保持沈默的布雷達公司(Breda)也在截止期前加入進來,競爭似乎呈現白熱化態勢。不過IMAM的Ro.53隨即就因爲研制進度受到延誤而宣布退出,而雷賈尼的Ca.401也由于總設計師Pegna專心于競賽機Ca.405的研制(准備參加當時Istres-Damascus-Paris的航空競賽)分身乏術而成了泡影,對手一下子又減少到了三個——包括塔裏埃多提出的Ca.150和Ca.162,以及布雷達公司研制的Ba.88。空軍最後的評估結果可謂皆大歡喜,姗姗來遲的Ba.88脫穎而出,拔得頭籌;CR.25也由軍方正式立項,作爲「打擊戰鬥機」的待選方案同Ba.88平行發展,就連Ca.150也獲得了空軍的認可制造兩架原型機供進一步比對。需要補充的是,Ca.150的研制最終失敗,連一架原型機也沒有制成。   1937年4月,負責CR.25開發項目的技術委員會在參謀部二把手平納(Pinna)將軍的辦公室裏討論該機的設計問題。委員會主席切布雷裏(Cebrelli)將軍認爲最初作爲雙發偵察/轟炸機開發的CR.25機體尺寸太大,建議去掉一些不相幹的設計如雙重操縱系統及轟炸瞄准具等以求減少飛機的迎風面積,提高相對而言更加重要的最大平飛和俯沖速度。羅薩特利工程師則代表了菲亞特公司的意見,堅持認爲保留原設計更有益處。在其發言中,先是詳細介紹了CR.25的研制過程和目前的開發進度;隨後話鋒一轉,開始陳述采用較大機體的好處,包括可以在後機身安裝一個可做360度旋轉的炮塔加強自衛能力,保留飛機的通用性等等。最後,工程師開始旁征博引,用大量數據說明保留投彈設備和機體設計並不會對總體性能造成多大的損失,既然如此,又何樂而不爲呢?總之,所有人都被羅薩特利的口才所懾服,同意繼續按其構思設計CR.25。工程師隨即又進一步提出希望改動飛機的武器配備方案,從原先規定的四挺各備彈400發的12.7毫米機槍減少到三挺同口徑武器並重新考慮在機腹安裝下部炮塔的要求。這樣,一來可以讓飛機的重心不至于太靠前,二來也可以讓機頭的設計更加流線,同時還能保留足夠的空間以容納他所堅持的投彈設備。最終羅薩特利在這次的會議上大獲全勝,空軍答應了他提出的一切要求,CR.25完全成了工程師的個人創作,而不再僅僅是原來軍方所要求的「打擊戰鬥機」了。   由于承擔新飛機開發的各個廠家都對安裝下部炮塔持否定態度,空軍終于決定取消這一不合理的要求,並因此決定將新飛機的機組成員限制在兩個人以下。不過,這一點對于選擇成爲十項全能選手的CR.25來說成了個大麻煩,兩個人要操縱這個大家夥實在是太勉強了,駕駛員姑且不論,另外一個乘員必須同時擔任觀察員,無線電員,投彈手,機槍手等多項任務。最後公司只好這麽規定,在出轟炸任務時臨時增加投彈手一名,以求符合空軍的要求。除了這一點外,CR.25還有不少方面與軍方的規定不符,其中對其入役影響最大的一條便是速度。該機的速度不可能超過500公裏/小時,但這卻是空軍的基本要求。除此之外,該機的研制進度也落後于空軍的計劃表,由于1936年和1937年的兩次招標失敗,軍方在時間上卡得很緊。CR.25連犯兩條大忌,終于讓Ba.88有機可乘。再者布雷達公司的「山貓」雖然其貌不揚(以前論壇上有人說這種飛機的外形徹頭徹尾就是個大白薯,此言得之),但卻在1937年4月1日的100公裏閉合航線速度競賽上以平均時速517.836公裏/小時奪魁,隨後又在12月9日將這一紀錄刷新爲554.357公裏/小時,這些耀眼的成就終于讓軍方決定選用該機,並下了首批80架飛機的訂單。然而,爲了不將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空軍還是向菲亞特公司訂購了四十架CR.25作爲補充。   1937年7月22日,CR.25的第一架原型機(編號MM.332)在瓦倫蒂諾_庫斯中校(Cdr.ValentinoCus)的駕駛下進行了首次試飛。由于該機在這次飛行中展示了極好的操縱品質,工廠遂決定在飛行測試還沒有完全結束前就在位于都靈(Turin)市的意大利航空公司的工廠將CR.25投入生産。   由于已經將Ba.88作爲遠程戰鬥機部隊的主力,當然得爲CR.25安排一個去處。就這件事,空軍上層反複討論了許久。雖然該機原定作爲戰鬥機使用,但其速度未免太慢,火力也不強;而作爲轟炸機的話,三百公斤的載彈量也實在太低。總之,這時在空軍的眼中,對CR.25一定頗有些鼯鼠五技而窮之歎。就在CR.25二號機(MM.333)于1938年初完成組裝的時候,參謀部終于決定將所有的CR.25分配到戰略偵察機部隊,與RS.14水上偵察機搭檔組成意大利空軍新一代遠程偵察機部隊的主力,起碼該機的各項性能對偵察機來說還不錯。不過,這一決定在當時卻受到空軍部的激烈反對。他們的意見是,CR.25所使用的菲亞特A.74發動機已經供不應求,爲什麽還要浪費在一種看起來顯得多余的飛機上?不如用Ba.88的偵察型來完成同樣的任務,減少後勤維護方面的困難。再者,就算Ba.88不成功,還可以考慮Ca.312嘛!後者的最高時度可以達到435公裏/小時,而且正在試驗爲Ca.312換裝IF的「三角」直列式氣冷引擎。這麽一來,該機的性能肯定能有所提高,說不定可以彌補在速度方面與CR.25的差距。終于,空軍部的意見占了上風,由朱澤佩.瓦勒(GiuseppeValle)將軍拍板決定中止CR.25的生産,除了已經開工的八架飛機和兩架原型機外取消其余三十二架飛機的生産計劃。菲亞特公司和羅薩特利工程師無疑都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不過並沒有影響到該機的生産。1940年1月,所有十架CR.25的生産全部完成,但空軍除了將編號爲MM.3651的飛機撤去機頭投彈裝置和炮塔,改稱CR.25A當作駐柏林大使館武官的專用聯絡飛機外,一時還沒有爲其余九架飛機找到合適的用處,只好封存起來等待命運的轉折。   十八個月的戰鬥曆程   1941年初,空軍參謀部認識到繼續使用自衛能力較差的多發水上飛機對敵艦實施攻擊有點得不償失,因此決定將原先用于這一用途的Z.605水上飛機全部改用于更爲合適的水上巡邏/遠程偵察任務。在此影響下,原來的第三十一(31thStormiB.M)及三十五水上轟炸聯隊(35thStormiB.M)開始換裝三發的Z.1007陸基轟炸機,並從這兩支部隊中抽調出部分人員(主要是第九十三大隊的飛行人員和地勤,共計九十人左右)組成了全新的173R.S.T(遠程戰略偵察)中隊,這時終于想到了倉庫中塵封已久的剩余物資,本文的主角——CR.25重型戰鬥機。一年多在地中海戰場的苦戰證明了遠程偵察機的重要性,也證明了海上遠程偵察飛行的危險性;既然原來是作爲重型戰鬥機發展的,CR.25在執行任務時的生存能力總該高一些吧。   爲了完成轉型訓練,173中隊所有的飛行人員被送到了都靈(Turin),與此同時,地勤人員則先行前往日後該部的常駐基地——巴勒莫港(Palermo)附近的博卡迪法爾科(Boccadifalco)機場。不過該部的轉型訓練並不順利,全部飛行員中除了中隊長埃德瓦多_阿涅羅(EduardoAgnello)外都沒有駕駛陸基飛機的經驗,而CR.25又缺少對教練工作十分有幫助的雙重操縱系統。另外,要掌握該機的駕駛技巧也需要經驗的積累。比如說,該機的失速速度高達200公裏/小時,不少新手一開始都對如此高速度的降落感到難以適應,事故時有發生。所幸只有MM.332號飛機(也就是CR.25的第一架原型機)在著陸失敗後爆炸燒毀,且飛行員貝爾圖西中尉(TenenteBertuzzi)及隨機機械師均在爆炸前成功逃離了飛機,安然無恙。由于這些困難,轉型訓練直到該年年中才真正完成。7月14日,173中隊首批四架CR.25由中隊長阿涅羅,上尉林多內(FltLt.Rindone),少尉多裏(PltOff.Dori),上士斯多裏(FltSgt.Stori)四人駕駛從都靈經錢皮諾(Ciampino)轉場到博卡迪法爾科機場,並隨即在CADS(ComandoAeronauticadellaSicilia:駐西西裏空軍最高司令部)命令下于24日投入了搜索沿岸英國潛艇的行動,不過這第一次實戰出動最後卻無功而返。接下來的幾天內,第二批四架CR.25又在上尉林多內(Lt.Rindone),上尉帕裏西(Lt.Parisi),軍士多裏(NCOs.Dori)及軍士斯多裏(NCOs.Stori)駕駛下趕到中隊駐地會合,173中隊終于得以以滿員的陣勢准備接受戰火的洗禮。   CADS給173中隊制定了一張滿滿的工作日程表,其任務包括:爲往返北非的運輸船隊提供空中掩護,對英軍重重設防的馬耳他(Malta)島進行強行偵察,前往任何可疑海區做長時間的巡邏搜索,甚至爲當時頻繁出動的主力艦只護航。爲了任務需要,173中隊的飛機不斷出現在的黎波裏(Tripoli),潘泰雷裏亞(Pantellaria),雷焦卡拉布裏亞(ReggioCalabria),克羅托內(Crotone),卡塔尼亞(Catania),科米索(Comiso),夏卡(Sciacca),特拉帕尼(Trapani),傑比尼(Geibini),傑拉(Gela)等機場,CR.25忙碌的身影成了中地中海戰區天空中常見的景象。在長時間的戰鬥中,該中隊的飛機雖然經常受損,但卻從來沒有出現過人員傷亡的情況。最糟的一次發生在Pantellaria機場,該中隊的一號,五號和八號三架飛機在降落時接連出事,但卻都只是機頭輕微受損,更談不上人員傷亡。   1942年2月,173中隊被劃歸第十轟炸機聯隊(10thStormoBT),主要任務改成了掩護該聯隊的S.79轟炸機和Ca.314轟炸機突擊敵方水面艦船。就在二月六日,CR.25終于第一次在空中遇到了敵機。當天駕機執行反潛護航任務的林多內上尉(Lt.Rindone)發現了三架編隊飛行的「布倫海姆」式轟炸機(這些魚雷轟炸機屬于駐馬耳他的第二中隊,正按照偵察機的報告在這一海區搜索兩艘軸心國的貨船),鬥志昂揚的林多內立刻占據陣位從尾後對其中的一架發起進攻,機頭兩挺12.7毫米機槍吐出的火舌准確地擊中了對方,遺憾的是,這樣的火力強度卻沒能立刻結果對手。正當他准備繼續繼續攻擊時,自己的SAFAT機槍卻忽然卡殼了。不甘心就這樣放棄獵物的中尉飛到了敵機的下方,讓機槍手用機背炮塔上的機槍繼續對敵機猛烈射擊,直到彈藥耗盡才悻悻地掉頭返航。最終這架倒黴的「布倫海姆」在返航時被II/JG53的Bf109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陣亡。   四月二十九日,貝爾圖西上尉(Lt.Bertuzzi)在率隊出任務時在蓋爾甘奈(Kerkennah)沙灘附近目擊了不幸的一幕。一架從的黎波裏(Tripoli)飛往馬爾薩拉(Marsala)載有十五名乘客的民用型Z.506三發水上飛機(國內民航編號I-DORA)被一架III/ZG26的Bf110誤認爲敵機而加以擊落。貝爾圖西馬上飛向還在海面上燃燒的殘骸投下了飛機上的救生艇,而當他轉身時,驚奇地發現那架Bf110正向著海面筆直地掉下去!一定是哪個義憤填膺的飛行員含憤出手把他擊落了,不過究竟是誰幹了這件事由于所有在場的意大利飛行員都保持沈默也就成了個謎。   同年六月二十一日,173中隊的兩架CR.25分別由上尉林多內(Lt.Rindone)和軍士多裏(NCOs.Dori)駕駛奉命爲一支德意運輸船隊護航。正當地中海的豔陽令所有人昏昏欲睡時,戰鬥警報拉響了!一隊「波弗特」式魚雷轟炸機從低空飛來,正打算對船隊外側的一艘德國運輸船發起攻擊。林多內和多裏立刻駕機沖了下去,也許是吸收了上一次費盡彈藥卻空手而回的教訓,意大利飛行員直到目標完全填滿瞄准鏡才猛烈開火,瞬時間便有兩架英機中彈著火。其他的「波弗特」式完全沒有料到在如此遠離陸地的遠海中也會遇到意大利的戰鬥機,一下子慌了手腳,原本犀利的攻勢也就不複存在。最終CR.25共獲得兩個確認的戰果,不過當天真正大出風頭的還得算意大利驅逐艦「達.雷卡」號,其准確的防空火力在戰鬥中共擊落三架英國人的魚雷轟炸機。八月,英國人開始了規模巨大的「台座(pedestal)」行動,盡全力向馬耳他補充物資和給養;173中隊也就義無反顧地加入了軸心國軍隊一方,努力爭取讓敵人的企圖落空。到此時爲止,該中隊的飛機損失爲零,不過之後就沒有那麽好運了。由于一系列的事故加上零部件開始缺乏,能出動的飛機很快就減少到四架,到十一月,只有兩三架飛機還能湊合著用。爲了保持戰鬥力,中隊從第十轟炸機聯隊接受了一些二手的Ca.314,不過飛行員都不看好這些替用品,認爲其性能遠遠不足以接替他們的「守護神」。果然,飛行員的預感不幸而言中,十一月二十日,173中隊史上最悲慘的一幕發生了。該中隊的一架Ca.314與另一架58中隊的同種機型(該機的報務員亦來自173中隊)在護航任務結束後返場途中被馬耳他227中隊的四架「漂亮戰士」式擊落,機上八人全部遇難。CR.25執行最後一次任務是在1943年1月15日,帕裏西(Parisi)中尉駕機在菲利普維爾(Philippeville)附近進行了約180分鍾的空中巡邏。月底,由于不可能再搞到CR.25的備用零件,該中隊幸存下來的四架CR.25(編號分別爲MM.3653,MM3654,MM3656和MM3657)全部飛到雷吉奧埃米利亞(ReggioEmilia)機場退出現役,交給SRAM再次封存起來。   使用時間最長的還是在柏林的那架CR.25,甚至在意大利投降後該機還被德國人拿去,作爲教練機一直用到1944年9月。值得一提的是由于CR.25在173中隊手中的優異表現,竟然令空軍部回心轉意,開始考慮重新生産這種機型。不過,這一提案受到了生産部門的否決,建議用武裝較強的CANSA的FC.20加以替換。但是,由于萬能戰鬥機這一概念的落伍及大幅增加的集體重量,FC.20從未能在戰場上獲得同CR.25一樣的聲譽。   雖然CR.25的産量只有區區十架,性能也談不上出衆,但在意大利于二戰期間所研制的所有雙發戰鬥機中,該機卻可以說是最受好評的設計。如果羅薩特利在設計該機時能將目光集中在單純的戰鬥這一功能上,並爲該機配備更強力的引擎和武器系統,也許CR.25能在戰鬥中取得更加輝煌的成績,甚至象CR.32或CR.42一樣成爲羅薩特利的又一名作。不過,現實不可能被更改,CR.25終于從戰場上悄然消失,只有關于它的美好記憶留在了所有173中隊幸存飛行員們的腦中。   FIATCR.25性能簡表   動力:兩台840匹馬力的菲亞特A.74RC38星型氣冷發動機   翼展:16米   全長:13.56米   全機高:3.3米   翼面積:40平方米   全機空重:4,475公斤   滿載重量:6,625公斤   最大平飛速度:450公裏/小時(在4,000米高度時)   巡航速度:380公裏/小時(5,000米高度)   升限:7,950米   航程:約1,500公裏   武裝:機頭裝兩挺12.7毫米SAFAT固定機槍,機背布雷達M.2炮塔裝一挺12.7毫米SAFAT機槍,機腹彈艙內可挂彈300公斤,也可裝AGR.90或AGR.61航空照相機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