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互聯網之新經濟的舊問題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1-12-01 13:50:44  評論

我有兩個專欄,分別起名叫“中國式通信”和“傳統下的互聯網”。互聯網也好,TMT也罷,無論是多“新”的新經濟,都需要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空間落到實處,這便是我將專欄加上“中國式”、“傳統下”這樣定語的初衷。

方興東先生說互聯網是“零重力”:“在互聯網有一個說法,叫做零重力,傳統公司是一個有重力的企業,而互聯網公司是一個零重力的企業。互聯網的創業者基本上屬于無錢無勢的人,迅速地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做起來了,他們基本上沒有借助中國傳統領域的各種資源。”

對此,我的理解是,“零重力”相當于“一張白紙,從頭開始”。既無負擔,但也無太多行囊。從社會學的角度,互聯網爲社會資源特別是財富資源的二次分配做出了典範。當我們還在仰望星空,當我們還不能通過一個良性的制度來實現社會資源合理合情分配的時候,互聯網創業成爲草根自力救濟的最好選擇之一。于是,互聯網創業綜合症像傳染病一樣在生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的青年中泛濫。他們和你我一樣,都是老百姓的孩子,都是草根,也都是“于連”。然而,在我們這個依然缺氧的土地上,互聯網雖然改變了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但並沒有讓他們過得更好。對于一個試圖去做創造者的創業者來講,更是如此。我們的創業者,還有那些希圖過河的卒子們並不一定好過《紅與黑》裏的于連。于連因爲語言天賦,得到過“天使投資”;盡管後來,他在向上爬的過程中不擇手段,並因此感到了幻滅。可是我們的創業者,雖然得到了不管是天使般的還是惡魔般的投資,可並不存活在後文藝複興時代的那個沃饒的土壤。

其實除過幻覺、幻想和無奈以外,我們當下生活的國度時空,並不是互聯網草根創業者的樂土。這和我們生活的社會氣候是一致的,互聯網不可能幸免于外。

這可能是人類曆史幾千年難遇的年代:信息的社會、農業的社會、工業的社會交相混雜;價值取向和理念既多樣也“單純”......而當你在尋找方向的過程中,泡沫和催情劑比比皆是。

因此,創業者們開始了“適應”這社會,學會了浮躁,學會了做秀,甚至學會了說謊和“指鹿爲馬”。這便是今天中國互聯網經濟之于人的主流風氣。務虛比務實多,可能是因爲著急;做秀比做事多,可能是骨子裏認爲,互聯網本就是個馬戲場。這一切,再加上互聯網本身在傳播上的放大優勢,就投射出一個髒、亂、差的互聯網人文環境。這或許是“零重力”一個負面:因爲沒有重力,所以腳踩不到實處,所以發飄。我看到許多的互聯網企業把錢花在了公關和炒做上,似乎互聯網要的只是眼球效應,而不管這種效應是正是負。然而殊不知,互聯網和其他行業一樣,並不存在特別的、特殊的光環。互聯網雖然看似虛擬,但處處都要落到實處,就像古人所說的“借假修真”一樣。

新經濟的很多問題其實一點不新,因爲新經濟的參與者們依然是舊人。我們的“舊”,也許並不全是我們的錯。此刻我突然想起老崔的歌詞“我們生活的這輩子有太多的事還不能幹(《無能的力量》)”。做爲如何一個人,一個草根,真得能從商業角度去超越這個時代嗎?能。但我們首要的是去僞存真、借假修真;我們不能因爲先天的、宿命的一些因素,就一錯再錯,我欽佩那些互聯網草根創業者,但我願意和他們面對的是新經濟中的新問題,而不是那些看似新鮮的舊問題。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有兩個專欄,分別起名叫“中國式通信”和“傳統下的互聯網”。互聯網也好,TMT也罷,無論是多“新”的新經濟,都需要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空間落到實處,這便是我將專欄加上“中國式”、“傳統下”這樣定語的初衷。   方興東先生說互聯網是“零重力”:“在互聯網有一個說法,叫做零重力,傳統公司是一個有重力的企業,而互聯網公司是一個零重力的企業。互聯網的創業者基本上屬于無錢無勢的人,迅速地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做起來了,他們基本上沒有借助中國傳統領域的各種資源。”   對此,我的理解是,“零重力”相當于“一張白紙,從頭開始”。既無負擔,但也無太多行囊。從社會學的角度,互聯網爲社會資源特別是財富資源的二次分配做出了典範。當我們還在仰望星空,當我們還不能通過一個良性的制度來實現社會資源合理合情分配的時候,互聯網創業成爲草根自力救濟的最好選擇之一。于是,互聯網創業綜合症像傳染病一樣在生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的青年中泛濫。他們和你我一樣,都是老百姓的孩子,都是草根,也都是“于連”。然而,在我們這個依然缺氧的土地上,互聯網雖然改變了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但並沒有讓他們過得更好。對于一個試圖去做創造者的創業者來講,更是如此。我們的創業者,還有那些希圖過河的卒子們並不一定好過《紅與黑》裏的于連。于連因爲語言天賦,得到過“天使投資”;盡管後來,他在向上爬的過程中不擇手段,並因此感到了幻滅。可是我們的創業者,雖然得到了不管是天使般的還是惡魔般的投資,可並不存活在後文藝複興時代的那個沃饒的土壤。   其實除過幻覺、幻想和無奈以外,我們當下生活的國度時空,並不是互聯網草根創業者的樂土。這和我們生活的社會氣候是一致的,互聯網不可能幸免于外。   這可能是人類曆史幾千年難遇的年代:信息的社會、農業的社會、工業的社會交相混雜;價值取向和理念既多樣也“單純”......而當你在尋找方向的過程中,泡沫和催情劑比比皆是。   因此,創業者們開始了“適應”這社會,學會了浮躁,學會了做秀,甚至學會了說謊和“指鹿爲馬”。這便是今天中國互聯網經濟之于人的主流風氣。務虛比務實多,可能是因爲著急;做秀比做事多,可能是骨子裏認爲,互聯網本就是個馬戲場。這一切,再加上互聯網本身在傳播上的放大優勢,就投射出一個髒、亂、差的互聯網人文環境。這或許是“零重力”一個負面:因爲沒有重力,所以腳踩不到實處,所以發飄。我看到許多的互聯網企業把錢花在了公關和炒做上,似乎互聯網要的只是眼球效應,而不管這種效應是正是負。然而殊不知,互聯網和其他行業一樣,並不存在特別的、特殊的光環。互聯網雖然看似虛擬,但處處都要落到實處,就像古人所說的“借假修真”一樣。   新經濟的很多問題其實一點不新,因爲新經濟的參與者們依然是舊人。我們的“舊”,也許並不全是我們的錯。此刻我突然想起老崔的歌詞“我們生活的這輩子有太多的事還不能幹(《無能的力量》)”。做爲如何一個人,一個草根,真得能從商業角度去超越這個時代嗎?能。但我們首要的是去僞存真、借假修真;我們不能因爲先天的、宿命的一些因素,就一錯再錯,我欽佩那些互聯網草根創業者,但我願意和他們面對的是新經濟中的新問題,而不是那些看似新鮮的舊問題。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