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專家揭秘"神七"太空漫步 宇航員拽著繩子走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08-09-26 05:20:10  評論

王朝网络

周旭東 (快報記者 泱波 攝)

本月底全球的目光將彙聚中國酒泉,「神舟七號」飛船將在這裏起飛。由于期待著中國航天事業的再次突破,人們對「神七」也就有了更多的好奇、更多的疑問。

「太空漫步」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和「神六」相比,「神七」到底有了哪些突破?昨天,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友、載人航天工程某系統副總設計師周旭東來到南京,並接受了快報記者的專訪。此次「神七」飛船的研制,周旭東也傾力參與。

人物簡介

周旭東,現爲總裝備部任命的載人航天工程某系統副總設計師。曾參加了「神舟一號」「神舟二號」飛船的全程研制、發射任務,協助完成「神舟五號」「神舟六號」的研制試驗、産品交付、進場發射任務和「神七」的研制任務。

必須學會開關「生死之門」

對飛船,周旭東再熟悉不過了。他告訴記者,「神舟七號」飛船分別爲氣閘艙、返回艙和推進艙。其中,氣閘艙對航天員進行出艙行走非常重要,航天員穿、脫艙外航天服都在這裏進行。

兩名航天員進入氣閘艙後,首先將穿好航天服,同時充分吸氧,一位協助工作的航天員回到軌道艙並關閉艙門。氣閘艙隨後開始泄壓到真空,此時另一名航天員可進行出艙活動。完成太空行走後,航天員首先將返回氣閘艙,並完成對航天服減壓等步驟後,再對氣閘艙充氣。

「艙門很重要。」周旭東不斷強調這句話,因爲在太空飛行中,艙門被稱「生死之門」。在進行太空行走以及飛船返回地面的過程中,關好艙門非常重要。而「神七」涉及出艙行走,任務過程中必須開關好艙門,這事關航天員的生存問題。

「開關艙門,這項看似簡單的活動多達幾十項步驟。」周旭東感慨,航天員在太空行走後要關閉好氣閘艙門,還要在飛船落地前關閉好返回艙和軌道艙之間的艙門。開關好艙門對于「神七」非常重要,目前已對艙門做過數百次實驗。航天員也進行了數次開關艙門實驗,都可以獨立完成好開關艙門的任務。

只有一套宇航服是中國制造

昨天,有新聞報道,一位宇航員將身著造價3000萬元人民幣的國産天價宇航服出艙行走。

周旭東告訴記者,按照計劃,一位宇航員留守在返回艙,進行指揮;而另外兩位宇航員會爬到氣閘艙,氣閘艙的環境類似地面,有足夠的空氣。因爲一位宇航員要出艙,一旦氣閘艙打開,艙內就會變成真空的。因此,兩位宇航員都得穿上宇航服。打開艙門後,其中一位宇航員將協助另外宇航員出艙。

說到這裏,記者有些疑惑:「中國造的宇航服不是只有一件嗎?怎麽兩位宇航員都穿?」周旭東解釋,出艙的宇航員穿著的是中國制造的宇航服,而另外一位穿的就不是,這是因爲在短期內還來不及同時做出兩套宇航服。

太空漫步其實是拽著繩子走

「太期待太空漫步了。」不少人都等待著這激動的一刻。可是,周旭東卻說,「這次還不能算是真正的太空漫步。所謂的太空漫步應該是可以自由活動的;而神七宇航員出艙是有一根特殊的繩子將他和飛船相連,人可以拽著繩子行動,也可以扒著飛船外設計好的把手行動。確切地說,這次行動應該叫系留式出艙,而不是自由出艙。」

雖然這麽說老百姓可能會有些失望,但周旭東卻十分有信心地表示,目前能自己制作宇航服的國家寥寥無幾,中國的技術已經非常先進。將來可以在宇航服內加入太空機動裝置,只要實現了這樣的突破,宇航員就可以自由行動了,別說太空漫步了,到時還能准確地自動返回。

猜測

【時間、人員】

可能還沒最終敲定

「神七」將于9月25日晚上9:10發射、「神七」宇航員已經確定翟志剛、劉伯明、景海鵬……最近一段時間,關于「神七」的消息層出不窮。可是,周旭東卻提出質疑:「這不是官方信息吧?只有中國載人航天辦公室發布的消息才是最終的權威信息。」他還表示,按照慣例,宇航員一般情況下會在飛行前一天才揭曉,而發射時間也不會這麽早就公布。

【宇航員】

可能已經在酒泉待命

對于執行「神七」任務的宇航員,大家都十分關注他們的近況,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進駐酒泉發射中心。對此,周旭東根據「神五」「神六」發射的情況推測,「按理說,應該已經在酒泉待命了。因爲發射『神五』『神六』時一般都是提前一周至10天左右進入發射現場。」

他曾給宇航員們「掃盲」

楊利偉冷靜好學、翟志剛活潑有靈氣

「不瞞你說,在『神五』發射時,我就看好翟志剛了。」聊起這次「神七」的正選隊員,周旭東爽朗地笑了,看來,他和翟志剛早已相識。

原來,2003年之前,周旭東就當起了14位宇航員的技術教官,主要教他們飛船動力方面的知識。當然,宇航員們的技術教官數量可不少,需要學習的內容也非常多。

周旭東說,他給宇航員上過一周的課。

宇航員基本是飛行員出身,對飛船知之甚少,給他們上課也是進行「掃盲」。他上課主要是介紹飛船的結構,因爲他們不僅得會操作飛船,還得了解基本性能、可以應急處理。

因爲年歲相仿,下了課,周旭東就和宇航員們打成一片,關系融洽得很。

「周老師,周老師,這個沒懂,再講講呢。」下課後,只要一聽這話,周旭東就知道,楊利偉又來提問了。楊利偉非常勤奮,但接受知識有點慢,可他謙虛好問,每次都會逮到周旭東猛問,一遍不懂還得問第二遍。對楊利偉的印象,周旭東直言不諱,「身高不高、氣質一般,在航天員中並不算出類拔萃的,可是他非常冷靜、穩定性極高,可能這也是他在『神五』宇航員選拔中勝出的重要原因。」

樂呵呵地聊起翟志剛,周旭東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喜愛,「東北人,長得多帥氣啊。從『神五』時,我就很看好他了。他很有靈氣,屬于亢奮型的,做事很有激情。當然,下課時也十分活潑,幾個人少不了一頓貧嘴。」 (謝靜娴)

軌道

既然要進行太空漫步,那麽,「神七」的飛行軌道會因此和「神六」大不相同嗎?

「不會。」周旭東肯定地表示,「神七」升空後將在離地341公裏高度的繞地軌道飛行,這個高度和「神六」非常接近,「神六」是在距地面343公裏的軌道飛行。

至于宇航員出艙行走,行動是與飛船同步「走」的,因此這並不需要在軌道設計上有新的突破。

氣閘艙

「『神六』有2名航天員,『神七』有3名航天員,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區別。」周旭東說,「神舟」軌道艙要完成整船飛行時科學試驗的任務和留軌飛行的任務,而「神七」沒有執行這樣任務的軌道艙,而是增加了全新研制的氣閘艙。雖然外形等和「神五」、「神六」的留軌艙一樣,但功能卻是航天員出艙活動的准備及實施場所。

小衛星

從科研任務上來說,「神七」航天員出艙完成有關空間科學實驗操作,「神六」卻沒有;而「神七」有飛船搭載的空間實驗的小衛星,「神六」也沒有。

著陸緩沖發動機

此外,周旭東還補充,雖然「神七」沿襲了「神六」的很多技術,但是經過幾年的更新,應該說可靠性更高、技術也更成熟了。比方說,著陸緩沖發動機等;而發射飛船的運載火箭也進行了一些技術改進。

神七出售少量門票

每張售價一萬五

記者日前從旅行社獲悉,與去年觀摩「嫦娥一號」發射一樣,這次神七發射同樣有少量參觀訪問門票對外發售。不過,「神七遊」價格已經從去年「嫦娥遊」的每張800元,飙升到了每張1.5萬元。從目前情況來看,這些門票將只向媒體開放,而且門票數量也極爲有限。(據《文彙報 》)

西昌因嫦娥發射

旅遊收入可能過億

2007年,「嫦娥一號」探月衛星的發射被當地旅遊局官員稱作「10年來效果最好的一次」,預計旅遊收入將超過1億元。(據《京華時報》)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消息人士透露,執行「神七」飛天任務的兩個飛行乘組共6位航天員:3名爲正選,3名爲候補。目前,他們已集結在北京航天城進行封閉訓練,有專屬醫生和廚師料理他們的起居生活。

神七航天員訓練大揭秘:

連續5天5夜頭低位臥床

主要從空軍飛行員中選拔

駕車在北京八達嶺高速路北安河出口向西一拐,進入北清路,行駛約10分鍾後,可以看到路左側一個銀色的金屬標志——「中國北京航天城」。在這個名叫唐家嶺的小村莊裏,占地約3500畝的航天城戒備森嚴。中國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就設在這裏。

和美國、俄羅斯一樣,中國航天員的選拔與訓練曆來很神秘,直到楊利偉搭乘「神五」飛船進入太空後,這個神秘的群體才逐漸爲世人所知。

據稱,「神七」是在總結「神五」「神六」航天員選拔經驗的基礎上,根據每名航天員在乘組中的不同分工,依據個人特點進行的科學選擇,完全遵循「科學、公正、客觀、合理」的原則。航天專家介紹說,「神七」航天員是經過5級篩選才脫穎而出的,可謂「兩百裏挑一」。

據了解,借鑒美蘇的經驗和考慮到中國的實際情況,中國航天員主要從中國空軍殲、強擊機飛行員中選拔。首先由各空軍部隊上報符合選拔條件的飛行員登記表,內容包括駐地、政治面貌、婚姻狀況、畢業航校、飛行機種和時間等;對符合基本條件的1506名飛行員,再進行詳細調查,確定886名飛行員參加初選;初選確定97人合格,經過專家仔細評定,最後有60名飛行員被選到北京空軍總醫院住院檢查;經過100多項臨床醫學檢查,最終確定「神七」航天員梯隊名單。

10米深水下進行失重練習

闖過了生理、心理等各項測試後,這些航天員入駐航天員中心,實施封閉訓練。中心裏有嚴格的保密制度和紀律,比如,《航天員管理暫行規定》裏有常人看來似乎不近情理的「五不准」規定:不准在外就餐;節假日不准私自外出;不准與不明身份的人接觸;不准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准抽煙喝酒……

中國航天員訓練項目有8大類58個專業,航天員們稱其爲登天的「58個階梯」,每登上一個階梯,就向太空邁近了一步。

「神七」發射將是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又一個裏程碑。在「神五」「神六」飛行中,航天員的任務主要是艙內操作和太空生活的自我照料。從「神七」開始,航天員活動的主動性大于被動性,對航天員的身體、技術和心理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說,爲了提高對失重環境的適應能力,「神七」航天員要接受5天5夜的頭低位臥床訓練。爲了模擬飛船返回地球時的沖擊環境,訓練航天員的抗沖擊耐力,「神七」航天員們要在一個4層樓高的綠色鐵塔(沖擊塔)內練習「蹦極」。

「『神七』航天員的訓練,與『神五』『神六』不太一樣。」航天員中心副主任楊利偉此前向媒體表示,航天員出艙活動時,在太空處于失重狀態,飄來飄去沒法行走,加強航天員的失重訓練格外重要。目前,對航天員進行失重訓練,世界各國一般采用失重水槽。「神七」航天員在水槽內進行適應性訓練,身著重達120千克的裝備,在10米深的水下訓練,每次長達5小時以上。

航天員中心建成的模擬失重訓練水槽是亞洲最大的。它主要進行航天員艙外活動訓練,可以模擬航天員在太空作業時失重的感覺。將航天器放入水槽中,航天員穿上特制的艙外活動訓練服,進行出艙活動模擬訓練。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神七」飛船和運載火箭分別于7月和8月運抵酒泉發射基地。「神七」發射前幾日,航天員將飛抵基地,進行「人、船」和「人、船、箭」的合練,以及各種適應性訓練。(據《青年參考 》)

(來源:現代快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url=/bbs/detail_1855347.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kepu/1222377610471.jpg[/img][/url] 周旭東 (快報記者 泱波 攝) 本月底全球的目光將彙聚中國酒泉,「神舟七號」飛船將在這裏起飛。由于期待著中國航天事業的再次突破,人們對「神七」也就有了更多的好奇、更多的疑問。 「太空漫步」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和「神六」相比,「神七」到底有了哪些突破?昨天,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友、載人航天工程某系統副總設計師周旭東來到南京,並接受了快報記者的專訪。此次「神七」飛船的研制,周旭東也傾力參與。 人物簡介 周旭東,現爲總裝備部任命的載人航天工程某系統副總設計師。曾參加了「神舟一號」「神舟二號」飛船的全程研制、發射任務,協助完成「神舟五號」「神舟六號」的研制試驗、産品交付、進場發射任務和「神七」的研制任務。 必須學會開關「生死之門」 對飛船,周旭東再熟悉不過了。他告訴記者,「神舟七號」飛船分別爲氣閘艙、返回艙和推進艙。其中,氣閘艙對航天員進行出艙行走非常重要,航天員穿、脫艙外航天服都在這裏進行。 兩名航天員進入氣閘艙後,首先將穿好航天服,同時充分吸氧,一位協助工作的航天員回到軌道艙並關閉艙門。氣閘艙隨後開始泄壓到真空,此時另一名航天員可進行出艙活動。完成太空行走後,航天員首先將返回氣閘艙,並完成對航天服減壓等步驟後,再對氣閘艙充氣。 「艙門很重要。」周旭東不斷強調這句話,因爲在太空飛行中,艙門被稱「生死之門」。在進行太空行走以及飛船返回地面的過程中,關好艙門非常重要。而「神七」涉及出艙行走,任務過程中必須開關好艙門,這事關航天員的生存問題。 「開關艙門,這項看似簡單的活動多達幾十項步驟。」周旭東感慨,航天員在太空行走後要關閉好氣閘艙門,還要在飛船落地前關閉好返回艙和軌道艙之間的艙門。開關好艙門對于「神七」非常重要,目前已對艙門做過數百次實驗。航天員也進行了數次開關艙門實驗,都可以獨立完成好開關艙門的任務。   只有一套宇航服是中國制造 昨天,有新聞報道,一位宇航員將身著造價3000萬元人民幣的國産天價宇航服出艙行走。 周旭東告訴記者,按照計劃,一位宇航員留守在返回艙,進行指揮;而另外兩位宇航員會爬到氣閘艙,氣閘艙的環境類似地面,有足夠的空氣。因爲一位宇航員要出艙,一旦氣閘艙打開,艙內就會變成真空的。因此,兩位宇航員都得穿上宇航服。打開艙門後,其中一位宇航員將協助另外宇航員出艙。 說到這裏,記者有些疑惑:「中國造的宇航服不是只有一件嗎?怎麽兩位宇航員都穿?」周旭東解釋,出艙的宇航員穿著的是中國制造的宇航服,而另外一位穿的就不是,這是因爲在短期內還來不及同時做出兩套宇航服。 太空漫步其實是拽著繩子走 「太期待太空漫步了。」不少人都等待著這激動的一刻。可是,周旭東卻說,「這次還不能算是真正的太空漫步。所謂的太空漫步應該是可以自由活動的;而神七宇航員出艙是有一根特殊的繩子將他和飛船相連,人可以拽著繩子行動,也可以扒著飛船外設計好的把手行動。確切地說,這次行動應該叫系留式出艙,而不是自由出艙。」 雖然這麽說老百姓可能會有些失望,但周旭東卻十分有信心地表示,目前能自己制作宇航服的國家寥寥無幾,中國的技術已經非常先進。將來可以在宇航服內加入太空機動裝置,只要實現了這樣的突破,宇航員就可以自由行動了,別說太空漫步了,到時還能准確地自動返回。 猜測 【時間、人員】 可能還沒最終敲定 「神七」將于9月25日晚上9:10發射、「神七」宇航員已經確定翟志剛、劉伯明、景海鵬……最近一段時間,關于「神七」的消息層出不窮。可是,周旭東卻提出質疑:「這不是官方信息吧?只有中國載人航天辦公室發布的消息才是最終的權威信息。」他還表示,按照慣例,宇航員一般情況下會在飛行前一天才揭曉,而發射時間也不會這麽早就公布。   【宇航員】 可能已經在酒泉待命 對于執行「神七」任務的宇航員,大家都十分關注他們的近況,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進駐酒泉發射中心。對此,周旭東根據「神五」「神六」發射的情況推測,「按理說,應該已經在酒泉待命了。因爲發射『神五』『神六』時一般都是提前一周至10天左右進入發射現場。」   他曾給宇航員們「掃盲」 楊利偉冷靜好學、翟志剛活潑有靈氣 「不瞞你說,在『神五』發射時,我就看好翟志剛了。」聊起這次「神七」的正選隊員,周旭東爽朗地笑了,看來,他和翟志剛早已相識。 原來,2003年之前,周旭東就當起了14位宇航員的技術教官,主要教他們飛船動力方面的知識。當然,宇航員們的技術教官數量可不少,需要學習的內容也非常多。 周旭東說,他給宇航員上過一周的課。 宇航員基本是飛行員出身,對飛船知之甚少,給他們上課也是進行「掃盲」。他上課主要是介紹飛船的結構,因爲他們不僅得會操作飛船,還得了解基本性能、可以應急處理。 因爲年歲相仿,下了課,周旭東就和宇航員們打成一片,關系融洽得很。 「周老師,周老師,這個沒懂,再講講呢。」下課後,只要一聽這話,周旭東就知道,楊利偉又來提問了。楊利偉非常勤奮,但接受知識有點慢,可他謙虛好問,每次都會逮到周旭東猛問,一遍不懂還得問第二遍。對楊利偉的印象,周旭東直言不諱,「身高不高、氣質一般,在航天員中並不算出類拔萃的,可是他非常冷靜、穩定性極高,可能這也是他在『神五』宇航員選拔中勝出的重要原因。」 樂呵呵地聊起翟志剛,周旭東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喜愛,「東北人,長得多帥氣啊。從『神五』時,我就很看好他了。他很有靈氣,屬于亢奮型的,做事很有激情。當然,下課時也十分活潑,幾個人少不了一頓貧嘴。」 (謝靜娴)   軌道 既然要進行太空漫步,那麽,「神七」的飛行軌道會因此和「神六」大不相同嗎? 「不會。」周旭東肯定地表示,「神七」升空後將在離地341公裏高度的繞地軌道飛行,這個高度和「神六」非常接近,「神六」是在距地面343公裏的軌道飛行。 至于宇航員出艙行走,行動是與飛船同步「走」的,因此這並不需要在軌道設計上有新的突破。   氣閘艙 「『神六』有2名航天員,『神七』有3名航天員,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區別。」周旭東說,「神舟」軌道艙要完成整船飛行時科學試驗的任務和留軌飛行的任務,而「神七」沒有執行這樣任務的軌道艙,而是增加了全新研制的氣閘艙。雖然外形等和「神五」、「神六」的留軌艙一樣,但功能卻是航天員出艙活動的准備及實施場所。 小衛星 從科研任務上來說,「神七」航天員出艙完成有關空間科學實驗操作,「神六」卻沒有;而「神七」有飛船搭載的空間實驗的小衛星,「神六」也沒有。 著陸緩沖發動機 此外,周旭東還補充,雖然「神七」沿襲了「神六」的很多技術,但是經過幾年的更新,應該說可靠性更高、技術也更成熟了。比方說,著陸緩沖發動機等;而發射飛船的運載火箭也進行了一些技術改進。   神七出售少量門票 每張售價一萬五 記者日前從旅行社獲悉,與去年觀摩「嫦娥一號」發射一樣,這次神七發射同樣有少量參觀訪問門票對外發售。不過,「神七遊」價格已經從去年「嫦娥遊」的每張800元,飙升到了每張1.5萬元。從目前情況來看,這些門票將只向媒體開放,而且門票數量也極爲有限。(據《文彙報 》) 西昌因嫦娥發射 旅遊收入可能過億 2007年,「嫦娥一號」探月衛星的發射被當地旅遊局官員稱作「10年來效果最好的一次」,預計旅遊收入將超過1億元。(據《京華時報》)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消息人士透露,執行「神七」飛天任務的兩個飛行乘組共6位航天員:3名爲正選,3名爲候補。目前,他們已集結在北京航天城進行封閉訓練,有專屬醫生和廚師料理他們的起居生活。   神七航天員訓練大揭秘: 連續5天5夜頭低位臥床 主要從空軍飛行員中選拔 駕車在北京八達嶺高速路北安河出口向西一拐,進入北清路,行駛約10分鍾後,可以看到路左側一個銀色的金屬標志——「中國北京航天城」。在這個名叫唐家嶺的小村莊裏,占地約3500畝的航天城戒備森嚴。中國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就設在這裏。 和美國、俄羅斯一樣,中國航天員的選拔與訓練曆來很神秘,直到楊利偉搭乘「神五」飛船進入太空後,這個神秘的群體才逐漸爲世人所知。 據稱,「神七」是在總結「神五」「神六」航天員選拔經驗的基礎上,根據每名航天員在乘組中的不同分工,依據個人特點進行的科學選擇,完全遵循「科學、公正、客觀、合理」的原則。航天專家介紹說,「神七」航天員是經過5級篩選才脫穎而出的,可謂「兩百裏挑一」。 據了解,借鑒美蘇的經驗和考慮到中國的實際情況,中國航天員主要從中國空軍殲、強擊機飛行員中選拔。首先由各空軍部隊上報符合選拔條件的飛行員登記表,內容包括駐地、政治面貌、婚姻狀況、畢業航校、飛行機種和時間等;對符合基本條件的1506名飛行員,再進行詳細調查,確定886名飛行員參加初選;初選確定97人合格,經過專家仔細評定,最後有60名飛行員被選到北京空軍總醫院住院檢查;經過100多項臨床醫學檢查,最終確定「神七」航天員梯隊名單。   10米深水下進行失重練習 闖過了生理、心理等各項測試後,這些航天員入駐航天員中心,實施封閉訓練。中心裏有嚴格的保密制度和紀律,比如,《航天員管理暫行規定》裏有常人看來似乎不近情理的「五不准」規定:不准在外就餐;節假日不准私自外出;不准與不明身份的人接觸;不准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准抽煙喝酒…… 中國航天員訓練項目有8大類58個專業,航天員們稱其爲登天的「58個階梯」,每登上一個階梯,就向太空邁近了一步。 「神七」發射將是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又一個裏程碑。在「神五」「神六」飛行中,航天員的任務主要是艙內操作和太空生活的自我照料。從「神七」開始,航天員活動的主動性大于被動性,對航天員的身體、技術和心理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說,爲了提高對失重環境的適應能力,「神七」航天員要接受5天5夜的頭低位臥床訓練。爲了模擬飛船返回地球時的沖擊環境,訓練航天員的抗沖擊耐力,「神七」航天員們要在一個4層樓高的綠色鐵塔(沖擊塔)內練習「蹦極」。 「『神七』航天員的訓練,與『神五』『神六』不太一樣。」航天員中心副主任楊利偉此前向媒體表示,航天員出艙活動時,在太空處于失重狀態,飄來飄去沒法行走,加強航天員的失重訓練格外重要。目前,對航天員進行失重訓練,世界各國一般采用失重水槽。「神七」航天員在水槽內進行適應性訓練,身著重達120千克的裝備,在10米深的水下訓練,每次長達5小時以上。 航天員中心建成的模擬失重訓練水槽是亞洲最大的。它主要進行航天員艙外活動訓練,可以模擬航天員在太空作業時失重的感覺。將航天器放入水槽中,航天員穿上特制的艙外活動訓練服,進行出艙活動模擬訓練。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神七」飛船和運載火箭分別于7月和8月運抵酒泉發射基地。「神七」發射前幾日,航天員將飛抵基地,進行「人、船」和「人、船、箭」的合練,以及各種適應性訓練。(據《青年參考 》) (來源:現代快報)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