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傾訴:三個嫁不掉的30歲女人故事

來源:互聯網  2008-11-12 11:08:43  評論

男人在談論女人獨身時的第一定義是「嫁不出去」,繼而主題深入談到某某特定女性是:「那樣的女人消受不起」或「誰敢要啊」。「嫁不出去」和「誰敢要」的潛台詞無非兩點:一是此女性情乖戾,難爲人婦;二是這個女人「條件」太好,男人不敢娶。而現代的「獨立的肋骨」,大多屬于後者;有思想有才貌有地位有掙錢的能力,換句話說,都是「自個兒能活得相當好的主。」

故事一:愛情敗北的三大發現

■依雲

周末,我的一位同性朋友打來電話,哭兮兮地說:「陪我喝酒吧。」

二十分鍾後,我已坐到她對面。隔桌看見她臉上淚痕未幹,我笑道:「幹嗎啊?有酒有閑,還弄得像舊社會受了主人非禮的小丫環似的。」

她依然哽咽著說:「今天我年過三十,一人在酒吧慶祝生日。靜靜地反思已經過完的青春,忽然有三大發現:第一,女人原來也可以勾引男人,不用老是等著被勾引。」

我笑得幾乎噴酒。她瞪我一眼接著說:「書上都說,女人在愛情中要被動。在此錯誤路線指導下,我在戀愛中從來沒主動過,一向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鈎』的姿態。可從15歲情窦初開就等,也沒幾個魚上鈎。這才想,不對啊,鐵絲是直的,又垂在水面之上,又沒有魚餌,那魚兒怎麽能高高躍出水面?就算能,它又怎麽會咬這條沒有一點腥味的鐵絲?除非它瘋了!除非它想自殺!除非它不是魚!你看在古代戲裏,佳人見了才子,要麽回頭一望,眼波流轉嫣然一笑;要麽在花園小徑路過才子時,忽然掉了手中的錦帕,那才子自然要彎腰替她揀起來,她接過帕子往往是看他一眼,掩嘴一笑,然後翩然而去,留得那才子怔在原地害相思。這佳人哪裏是被動?分明是勾引男人的高手啊!我連古人都不如啊!」

我笑著點點頭,又問:「這第二大發現呢?」她仰天歎道:「原來男人愛一個女人是愛她的外表不是愛她的靈魂!」

「天!簡直天真得無恥!我也曾問過愛我的男人:『你是不是愛我的漂亮?』他們都回答:『不,我愛你的美德和才氣。』我恨死那個來我們大學做報告的那個德育教授了,他反複強調外表美不重要,害得我大學四年只顧追求內在美了,從來沒照過鏡子;稀裏糊塗地過完了青春才發現:男人愛一個女人多是愛她的外表!他怎麽能愛女人的靈魂?他又看不見她的靈魂!我這個做女人的都如此好色,又怎能指望男人好德?」

我翻起眼睛,往椅背上一靠:「越是簡單的真理越難明白!第三個發現呢?」

她接著說:「活了30年才明白,愛情不是永恒的。愛情是火,同時點燃了兩個人,人又不是油庫,燒個半年六個月也差不多精疲力竭了,怎麽能永遠燒下去?」

「說得好,幹杯。」兩個酒瓶子一碰,彼此相視一笑。歌聲悠揚,正是梁祝小提琴。朋友恨恨地說:「有朝一日,我來立法,先消滅這些騙人的愛情謊言!再規定全國人民誰也不許結婚!」故事二:30曾如夏花心如水

■晴雪

當一片片秋葉飄落到地,我也明白自己即將步入三十歲人生大關。我不再年少莽撞,也不再青澀懵懂,既忍受著單身的孤獨,也逃離了背叛的痛苦。

剛到25歲時,尚未戀愛的我並不著急談婚論嫁。雖然,時不時有人來說媒提親,抑或異性暗示好感,我卻不以爲然,總想尋找一個自己非常愛的人相伴終生。

26歲,遇見自己一見傾心的男子,對方一表人才,風度翩翩,青年才俊。認識了他,我才知道什麽叫「刻骨銘心」!什麽叫「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誠如我在電子情書中所說:「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叫我怎麽活?」然而,這是一個「驚鴻一瞥」的時世,愛情如夏花般燦爛、短暫!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輕飄飄地走了!

家人、朋友頻頻催促,都認爲我老大不小,再不解決,就很難遇到合適的老公人選了。那麽,就相親吧,北京有那麽多「北大荒」,誰怕誰啊!結果,每一次相親,都以失敗告終,更加失望。

時常,我深刻反省自己,爲什麽而立之年孤家寡人?反思來,反思去,我覺得,第一,生活圈子小,接觸面不夠廣;第二,對男人不要寄予太高期望,除了性別,男人和女人一樣,有強有弱,要寬容他們的狂妄幼稚;如果這輩子實在遇不到可以相托終身的人,那麽,就力圖讓自己的單身生活快樂一點:購物、吃美食、聽音樂、泡吧、看書……人生從起初到最後,都是過渡,大家都是過客,圍城內外的人各有各的煩惱,所以,凡事隨遇而安!誰說單身就注定是落寞、孤寂的灰色呢?……故事三:30圍城外的徘徊

■秋風

所謂三十而立,一直認爲那是指男人的,至于女人嘛,還有一句話說得更好,「女人的事業是家庭」,也就是說,女人二十也好,三十也罷,是不存在立不立的問題,她的立場和驕傲全在于她的孩子和丈夫,直到自己真的過三十歲生日的時候,才發現「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在「過盡千帆皆不是」的怅惘中,歲月已經匆匆流過了三十載。

三十歲的女人在網上聊天,被人問得最多的就是兩個問題:一是你的芳齡,二是爲什麽還不結婚。

連北京這樣的大都市也不例外。國人似乎還沒有認爲追問一個女人的年紀和婚姻狀況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情,于是在被追問得太多的情況下,午夜夢回,自己也不禁開始問自己:對啊,爲什麽三十了還不結婚?

都是瓊瑤惹的禍。從年紀上推算,三十歲的女人基本上是在70年代初出生的,她們中學時的課外讀物是風行一時的言情小說。于是常會聽見這樣的話:「是不是言情小說看多了?」看來,女人三十不婚,都是瓊瑤惹的禍。想想也是,人家書裏面女的漂亮,男的英俊,一旦愛上了,那叫一個天昏地暗、生死相許啊,真的拿到現實世界裏來,柴米油鹽粗茶淡飯的日子怎麽能比啊?芽在我們青春豆蔻年華的時候接受的就是這樣的愛情觀念,讓我們這些愛幻想的女人還怎麽回到現實中來嘛?抱著甯爲玉碎、不爲瓦全的思想,只好不結婚。

都是工作惹的禍。這個城市的生活節奏那麽快,早上,匆匆忙忙趕著上班,中午,午休只有一個小時,晚上,沒完沒了的應酬。每天下來跟打仗似的,吃的是快餐,賺的是快錢,連放假去旅遊,也是早六點晚十點的連軸轉。談情說愛的時候只想睡覺,這時候,真羨慕古時候的女子,她們可能沒有地位,可能需要依靠男人,但是她們起碼有充足的睡眠啊。

三十歲還未婚的女人,工作對于她們顯得尤爲重要。工作順利的,在擔心自己能不能保住地位;工作不順的,眼看比自己年輕的下一代已經長江後浪推前浪了,心中的惶恐無助更是不言而喻。再加上失業下崗的威脅和困擾,套用一句俗話,就是:做女人難,做三十歲的女人更難,做三十歲未婚的女人難上加難。這種環境下,我們哪裏有時間和心情去談婚論嫁啊。

都是男人惹的禍。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相互依存又相互對立的關系,是從有男女以後就開始的,男人有了什麽事情總要歸結是女人的不好,而女人不結婚的最大理由也可以說是——天下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問一個男人對三十歲女人的印象時,他說「三十歲女人都在想法留住自己的老公呢」。想想也是,結了婚的三十歲女人,包容了太多的瑣碎,變庸俗了,她們仿佛在與誰抗爭,不知是命運還是自己,苦握著青春不放,希望可以挽留住歲月,但是誰又能留駐昔日的容顔?芽事業、孩子、丈夫、長輩,樣樣都要保全,樣樣都要操心,怎麽能不蒼老?罷也罷也,還是不婚爲妙吧。

思前想後,不是三十歲的女人不想結婚,實在是這圍城不好進啊!那就讓我們這些被冠以「嫁不出」的三十歲女人們,好好享受這單身的快樂,等待有一個合適的人帶我們步上紅地毯的那一天吧。

  男人在談論女人獨身時的第一定義是「嫁不出去」,繼而主題深入談到某某特定女性是:「那樣的女人消受不起」或「誰敢要啊」。「嫁不出去」和「誰敢要」的潛台詞無非兩點:一是此女性情乖戾,難爲人婦;二是這個女人「條件」太好,男人不敢娶。而現代的「獨立的肋骨」,大多屬于後者;有思想有才貌有地位有掙錢的能力,換句話說,都是「自個兒能活得相當好的主。」   故事一:愛情敗北的三大發現   ■依雲   周末,我的一位同性朋友打來電話,哭兮兮地說:「陪我喝酒吧。」   二十分鍾後,我已坐到她對面。隔桌看見她臉上淚痕未幹,我笑道:「幹嗎啊?有酒有閑,還弄得像舊社會受了主人非禮的小丫環似的。」   她依然哽咽著說:「今天我年過三十,一人在酒吧慶祝生日。靜靜地反思已經過完的青春,忽然有三大發現:第一,女人原來也可以勾引男人,不用老是等著被勾引。」   我笑得幾乎噴酒。她瞪我一眼接著說:「書上都說,女人在愛情中要被動。在此錯誤路線指導下,我在戀愛中從來沒主動過,一向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鈎』的姿態。可從15歲情窦初開就等,也沒幾個魚上鈎。這才想,不對啊,鐵絲是直的,又垂在水面之上,又沒有魚餌,那魚兒怎麽能高高躍出水面?就算能,它又怎麽會咬這條沒有一點腥味的鐵絲?除非它瘋了!除非它想自殺!除非它不是魚!你看在古代戲裏,佳人見了才子,要麽回頭一望,眼波流轉嫣然一笑;要麽在花園小徑路過才子時,忽然掉了手中的錦帕,那才子自然要彎腰替她揀起來,她接過帕子往往是看他一眼,掩嘴一笑,然後翩然而去,留得那才子怔在原地害相思。這佳人哪裏是被動?分明是勾引男人的高手啊!我連古人都不如啊!」   我笑著點點頭,又問:「這第二大發現呢?」她仰天歎道:「原來男人愛一個女人是愛她的外表不是愛她的靈魂!」   「天!簡直天真得無恥!我也曾問過愛我的男人:『你是不是愛我的漂亮?』他們都回答:『不,我愛你的美德和才氣。』我恨死那個來我們大學做報告的那個德育教授了,他反複強調外表美不重要,害得我大學四年只顧追求內在美了,從來沒照過鏡子;稀裏糊塗地過完了青春才發現:男人愛一個女人多是愛她的外表!他怎麽能愛女人的靈魂?他又看不見她的靈魂!我這個做女人的都如此好色,又怎能指望男人好德?」   我翻起眼睛,往椅背上一靠:「越是簡單的真理越難明白!第三個發現呢?」   她接著說:「活了30年才明白,愛情不是永恒的。愛情是火,同時點燃了兩個人,人又不是油庫,燒個半年六個月也差不多精疲力竭了,怎麽能永遠燒下去?」   「說得好,幹杯。」兩個酒瓶子一碰,彼此相視一笑。歌聲悠揚,正是梁祝小提琴。朋友恨恨地說:「有朝一日,我來立法,先消滅這些騙人的愛情謊言!再規定全國人民誰也不許結婚!」  故事二:30曾如夏花心如水   ■晴雪   當一片片秋葉飄落到地,我也明白自己即將步入三十歲人生大關。我不再年少莽撞,也不再青澀懵懂,既忍受著單身的孤獨,也逃離了背叛的痛苦。   剛到25歲時,尚未戀愛的我並不著急談婚論嫁。雖然,時不時有人來說媒提親,抑或異性暗示好感,我卻不以爲然,總想尋找一個自己非常愛的人相伴終生。   26歲,遇見自己一見傾心的男子,對方一表人才,風度翩翩,青年才俊。認識了他,我才知道什麽叫「刻骨銘心」!什麽叫「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誠如我在電子情書中所說:「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叫我怎麽活?」然而,這是一個「驚鴻一瞥」的時世,愛情如夏花般燦爛、短暫!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輕飄飄地走了!   家人、朋友頻頻催促,都認爲我老大不小,再不解決,就很難遇到合適的老公人選了。那麽,就相親吧,北京有那麽多「北大荒」,誰怕誰啊!結果,每一次相親,都以失敗告終,更加失望。   時常,我深刻反省自己,爲什麽而立之年孤家寡人?反思來,反思去,我覺得,第一,生活圈子小,接觸面不夠廣;第二,對男人不要寄予太高期望,除了性別,男人和女人一樣,有強有弱,要寬容他們的狂妄幼稚;如果這輩子實在遇不到可以相托終身的人,那麽,就力圖讓自己的單身生活快樂一點:購物、吃美食、聽音樂、泡吧、看書……人生從起初到最後,都是過渡,大家都是過客,圍城內外的人各有各的煩惱,所以,凡事隨遇而安!誰說單身就注定是落寞、孤寂的灰色呢?……  故事三:30圍城外的徘徊   ■秋風   所謂三十而立,一直認爲那是指男人的,至于女人嘛,還有一句話說得更好,「女人的事業是家庭」,也就是說,女人二十也好,三十也罷,是不存在立不立的問題,她的立場和驕傲全在于她的孩子和丈夫,直到自己真的過三十歲生日的時候,才發現「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在「過盡千帆皆不是」的怅惘中,歲月已經匆匆流過了三十載。   三十歲的女人在網上聊天,被人問得最多的就是兩個問題:一是你的芳齡,二是爲什麽還不結婚。 連北京這樣的大都市也不例外。國人似乎還沒有認爲追問一個女人的年紀和婚姻狀況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情,于是在被追問得太多的情況下,午夜夢回,自己也不禁開始問自己:對啊,爲什麽三十了還不結婚?   都是瓊瑤惹的禍。從年紀上推算,三十歲的女人基本上是在70年代初出生的,她們中學時的課外讀物是風行一時的言情小說。于是常會聽見這樣的話:「是不是言情小說看多了?」看來,女人三十不婚,都是瓊瑤惹的禍。想想也是,人家書裏面女的漂亮,男的英俊,一旦愛上了,那叫一個天昏地暗、生死相許啊,真的拿到現實世界裏來,柴米油鹽粗茶淡飯的日子怎麽能比啊?芽在我們青春豆蔻年華的時候接受的就是這樣的愛情觀念,讓我們這些愛幻想的女人還怎麽回到現實中來嘛?抱著甯爲玉碎、不爲瓦全的思想,只好不結婚。   都是工作惹的禍。這個城市的生活節奏那麽快,早上,匆匆忙忙趕著上班,中午,午休只有一個小時,晚上,沒完沒了的應酬。每天下來跟打仗似的,吃的是快餐,賺的是快錢,連放假去旅遊,也是早六點晚十點的連軸轉。談情說愛的時候只想睡覺,這時候,真羨慕古時候的女子,她們可能沒有地位,可能需要依靠男人,但是她們起碼有充足的睡眠啊。   三十歲還未婚的女人,工作對于她們顯得尤爲重要。工作順利的,在擔心自己能不能保住地位;工作不順的,眼看比自己年輕的下一代已經長江後浪推前浪了,心中的惶恐無助更是不言而喻。再加上失業下崗的威脅和困擾,套用一句俗話,就是:做女人難,做三十歲的女人更難,做三十歲未婚的女人難上加難。這種環境下,我們哪裏有時間和心情去談婚論嫁啊。   都是男人惹的禍。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相互依存又相互對立的關系,是從有男女以後就開始的,男人有了什麽事情總要歸結是女人的不好,而女人不結婚的最大理由也可以說是——天下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問一個男人對三十歲女人的印象時,他說「三十歲女人都在想法留住自己的老公呢」。想想也是,結了婚的三十歲女人,包容了太多的瑣碎,變庸俗了,她們仿佛在與誰抗爭,不知是命運還是自己,苦握著青春不放,希望可以挽留住歲月,但是誰又能留駐昔日的容顔?芽事業、孩子、丈夫、長輩,樣樣都要保全,樣樣都要操心,怎麽能不蒼老?罷也罷也,還是不婚爲妙吧。   思前想後,不是三十歲的女人不想結婚,實在是這圍城不好進啊!那就讓我們這些被冠以「嫁不出」的三十歲女人們,好好享受這單身的快樂,等待有一個合適的人帶我們步上紅地毯的那一天吧。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