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那不是116只流浪狗是我116個孩子(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5:00:07  評論

那不是116只流浪狗是我116個孩子(圖)

2009-12-07 10:27

華商報 評論0條

那不是116只流浪狗是我116個孩子(圖) 動物世界

帶著這群被人抛棄的小狗,代淑清感到充實 本報記者 苗波攝西安市未央宮鄉李下壕村有兩畝空地,這裏是代淑清的。空地裏住著116只狗,代淑清強調:不,這裏住著我的116個孩子。

沒找回自家狗撿回7條流浪狗

2004年11月20日,代淑清的女兒撿回一只被撞傷的流浪狗,她慢慢地喜歡上了養狗,2004年底,代淑清的狗丟了,她四處尋找,沒找回自家的狗,卻撿回7條流浪狗,收養之路從此開始。2004至2009年期間,爲收養流浪狗,代淑清不斷更換住所,最多時收養了300多只流浪狗。2009年8月13日,經西安市民政局正式批複,西安西京犬業救助中心准予登記,中心爲民辦非企業單位,業務主管挂靠西安市農業局,代淑清的流浪狗救助中心成立,這也是我省第一家合法的獨立民間團體動保救助組織。

這裏現有116只狗,代淑清能輕易喚出每一只的名字。

一只串種「京巴」母狗,僅靠齊全雪白的毛發,它便成爲這裏的「大美女」,取名「小丫頭」。一只串種「鹿犬」公狗,5歲,易怒,喜歡趴在屋檐下曬太陽。有個「女孩」的名字,叫「鹿鹿」。還有「丟丟」、「灰灰」、「大頭」……116只狗來自不同的地方,116個名字背後卻有著近似的故事——流浪。因爲種種原因,它們曾經被人抛棄,浪迹街頭。

代淑清說,來這裏的狗,身體都有缺陷,一般先給它們看病、消毒,杜絕傳播疾病的可能。在這裏,「愛情」是不被允許的,哪只狗發情了,代淑清會把它鎖進屋子。「不是我殘忍,如果這些狗再繁殖下去,我就真的無能爲力了。」

她說,狗本來不該被這樣圈養,一個自由的環境有利于它們成長。但現實中,圈養雖是種拘束,卻也可能使它們活下來。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是代淑清對狗唯一能做的事。

「笨笨」是流浪狗的「頭領」

1.3米長的「笨笨」是救助中心所有流浪狗的「頭領」。2009年6月,代淑清在李上壕村買馍時看見它,因爲患病被抛棄。來到救助中心,經過救治,「笨笨」變得很健康,因個頭大,很快在狗群中樹立起權威。

狗糧、火腿腸是「笨笨」的最愛,一經出現,它必將強勢占據食物,其他狗只能卑微地靠近,小心地在一旁進食。「笨笨」吃飽後,還要叼走一些,埋在隱秘地方。「笨笨」的強勢,還體現在其他方面,如果它心情不好,其他狗最好躲它遠點,因爲隨時,它的怒火會發泄到其中某一只的身上。而一只狗被咬,其他狗也會群起攻之,這好像是法則一樣,在116只狗中存在。

無疑,代淑清才是這裏唯一的「王者」,她不想看見狗中間有爭鬥,但爭鬥是常有的事。

有了它們,我走出了憂郁的生活

一只叫「大頭」的京巴狗,至少有11歲,代淑清說,它老了,年齡已經相當于人的66歲,是116只流浪狗中的最長者。如今,沒了牙、患有白內障、身上的毛掉得也差不多了。年輕的狗愛紮堆,但「大頭」卻喜歡獨自趴在角落,打著盹、曬著太陽。

因爲年齡大,代淑清對它很照顧,似乎它也懂得代淑清的心,餓了,哼哼幾聲,食物就會送到嘴邊,代淑清說,她要給「大頭」「送終」,「它走了,我覺得我的責任也就盡到了。」

這裏每只狗對人很依賴,也很懼怕。代淑清說很想給它們找個家,相貌好點的狗被免費挑走了,剩下那些因皮膚病掉光毛的狗,注定要留在這裏,直到老死。

代淑清做過生意,成功過,也被人騙過,她的生活曾經充滿了憂郁。「因爲有了它們,我走出了憂郁的生活。」她不願意生活在城市,鄉村更爲安逸,代淑清說,跟它們在一起自己更有安全感,感謝丈夫能理解自己、支持自己。

一批批流浪狗被送進救助中心,一只只相貌較好的流浪狗被人免費挑走,救助中心在艱難中運轉已經5年了,代淑清依舊在堅持,至于堅持到何時?代淑清說,今年9月18日,《動物保護法(專家建議稿)》正式公示征集意見,她想看到《動物保護法》出台的那一天,或者更遠……

那不是116只流浪狗是我116個孩子(圖) 2009-12-07 10:27 華商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7722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50006549.jpg[/img][/url]   帶著這群被人抛棄的小狗,代淑清感到充實 本報記者 苗波攝西安市未央宮鄉李下壕村有兩畝空地,這裏是代淑清的。空地裏住著116只狗,代淑清強調:不,這裏住著我的116個孩子。   沒找回自家狗撿回7條流浪狗   2004年11月20日,代淑清的女兒撿回一只被撞傷的流浪狗,她慢慢地喜歡上了養狗,2004年底,代淑清的狗丟了,她四處尋找,沒找回自家的狗,卻撿回7條流浪狗,收養之路從此開始。2004至2009年期間,爲收養流浪狗,代淑清不斷更換住所,最多時收養了300多只流浪狗。2009年8月13日,經西安市民政局正式批複,西安西京犬業救助中心准予登記,中心爲民辦非企業單位,業務主管挂靠西安市農業局,代淑清的流浪狗救助中心成立,這也是我省第一家合法的獨立民間團體動保救助組織。    這裏現有116只狗,代淑清能輕易喚出每一只的名字。   一只串種「京巴」母狗,僅靠齊全雪白的毛發,它便成爲這裏的「大美女」,取名「小丫頭」。一只串種「鹿犬」公狗,5歲,易怒,喜歡趴在屋檐下曬太陽。有個「女孩」的名字,叫「鹿鹿」。還有「丟丟」、「灰灰」、「大頭」……116只狗來自不同的地方,116個名字背後卻有著近似的故事——流浪。因爲種種原因,它們曾經被人抛棄,浪迹街頭。   代淑清說,來這裏的狗,身體都有缺陷,一般先給它們看病、消毒,杜絕傳播疾病的可能。在這裏,「愛情」是不被允許的,哪只狗發情了,代淑清會把它鎖進屋子。「不是我殘忍,如果這些狗再繁殖下去,我就真的無能爲力了。」   她說,狗本來不該被這樣圈養,一個自由的環境有利于它們成長。但現實中,圈養雖是種拘束,卻也可能使它們活下來。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是代淑清對狗唯一能做的事。    「笨笨」是流浪狗的「頭領」   1.3米長的「笨笨」是救助中心所有流浪狗的「頭領」。2009年6月,代淑清在李上壕村買馍時看見它,因爲患病被抛棄。來到救助中心,經過救治,「笨笨」變得很健康,因個頭大,很快在狗群中樹立起權威。   狗糧、火腿腸是「笨笨」的最愛,一經出現,它必將強勢占據食物,其他狗只能卑微地靠近,小心地在一旁進食。「笨笨」吃飽後,還要叼走一些,埋在隱秘地方。「笨笨」的強勢,還體現在其他方面,如果它心情不好,其他狗最好躲它遠點,因爲隨時,它的怒火會發泄到其中某一只的身上。而一只狗被咬,其他狗也會群起攻之,這好像是法則一樣,在116只狗中存在。   無疑,代淑清才是這裏唯一的「王者」,她不想看見狗中間有爭鬥,但爭鬥是常有的事。    有了它們,我走出了憂郁的生活   一只叫「大頭」的京巴狗,至少有11歲,代淑清說,它老了,年齡已經相當于人的66歲,是116只流浪狗中的最長者。如今,沒了牙、患有白內障、身上的毛掉得也差不多了。年輕的狗愛紮堆,但「大頭」卻喜歡獨自趴在角落,打著盹、曬著太陽。   因爲年齡大,代淑清對它很照顧,似乎它也懂得代淑清的心,餓了,哼哼幾聲,食物就會送到嘴邊,代淑清說,她要給「大頭」「送終」,「它走了,我覺得我的責任也就盡到了。」   這裏每只狗對人很依賴,也很懼怕。代淑清說很想給它們找個家,相貌好點的狗被免費挑走了,剩下那些因皮膚病掉光毛的狗,注定要留在這裏,直到老死。   代淑清做過生意,成功過,也被人騙過,她的生活曾經充滿了憂郁。「因爲有了它們,我走出了憂郁的生活。」她不願意生活在城市,鄉村更爲安逸,代淑清說,跟它們在一起自己更有安全感,感謝丈夫能理解自己、支持自己。   一批批流浪狗被送進救助中心,一只只相貌較好的流浪狗被人免費挑走,救助中心在艱難中運轉已經5年了,代淑清依舊在堅持,至于堅持到何時?代淑清說,今年9月18日,《動物保護法(專家建議稿)》正式公示征集意見,她想看到《動物保護法》出台的那一天,或者更遠……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