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中國史上最愛做買賣的瘋狂皇帝

2008-12-24 11:04:48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漢靈帝既然把朝政交給了堪比「爹媽」的宦官十常侍,他自己就不再爲這些事情煩心。但他此時還是一個少年,正是貪玩愛動的時候,也不會在後宮裏天天睡覺,總要給自己找一些消遣的方式。說起來這位皇帝還很有經濟頭腦,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做買賣。

皇帝對做買賣感興趣,也與他的出身有關。他本是一個小小亭侯的兒子,屬于落魄的皇族,要不是運氣太好做了皇帝,也就相當于民間一個小地主。不過他雖然做了皇帝,卻不忘本,依然保持著鄉下小地主的作風。皇帝號稱天下之主,富有四海,但在靈帝眼裏,這些都太虛了,覺得這錢要攥在自己手裏才行。于是外邦、各郡、各封國每次進貢,未納入國庫前,他就先行抽成據爲私有,直接送進皇宮,還美其名曰「導行費」。這種行徑,就連他身邊的宦官呂強都看不過去了。寫奏章委婉地勸他作爲天子,當以天下爲重,不要爲貪幾個小錢惹得百姓不安。靈帝還沒看完就大怒不已,把奏章扔在地上,對他的「爹」張讓大罵呂強可恨。「爹」自然順著他,也把呂強大罵了一頓。從此之後,漢靈帝繼續我行我素,「導行費」照收不誤。

漢靈帝大收「導行費」,給自己積攢了一筆豐厚的錢財,便在西園設置了一個小金庫把這些錢存了起來。他有了豐厚的本金,財大氣粗,就開始開創自己的商業事業,在後宮建造了一條「商業街」。仿造外邊的街市,也設有各種各樣的商店和攤販,讓宮女嫔妃一部分扮成各種商人在叫賣,另一部分扮成買東西的客人,還有的扮成賣唱的、耍猴的。所賣的東西種類也很豐富,從胭脂、發簪、玉佩到女人的內衣,從書、畫、琴、棋到各種色情服務,五花八門,熱鬧非凡。皇帝自己就穿上商人的衣服,裝成是賣貨物的商人,在集市上走來走去,或在酒店中飲酒作樂,或與店主、顧客相互吵嘴、打架、厮鬥,玩得不亦樂乎。皇帝這麽有經濟頭腦,那些「群衆演員」也不含糊。這條「商業街」裏不少貨物都是搜刮來的珍奇異寶,宮女嫔妃們就陸陸續續地偷竊而去,甚至爲了偷的你多我少而暗地裏爭鬥不休,靈帝卻一點也不知道。不過他知道了也不要緊,從全國各處搜刮來的錢財,自會源源不斷地進入他的小金庫。本錢如此充足,這些些損失,也就不會放在他大老板眼裏了。

不過漢靈帝雖然很有商業頭腦,但到底還是沒有改變他小地主的本色:手裏有錢當然好,但還是要有房有地才算踏實。于是,他搜刮來的大量錢財,除了開辦「商業街」,還拿回河間老家去買田宅、起第觀,進行地産投資。他還蠻有憂患意識,覺得有了這些家産,萬一當不成皇帝時,還能回去作個土財主。不過他搜刮來的錢財實在太多,買田置地之外,還有不少剩余。聰明的漢靈帝當然深知不要把所有的錢都投在一個地方的道理,就把這些錢財寄放在深受他寵幸的宦官家中,爲了保險,還沒有只放一家,而是每家都存上個幾千萬。

皇帝的買賣越做越大,光靠區區「導行費」就不夠了。于是漢靈帝開動他的經濟頭腦,想出各種各樣搜刮的辦法。他貼心的「爹媽」張讓、趙忠也給他獻計獻策,叫他以修宮殿、鑄銅人爲名,加收田稅,每畝多出十錢,如此自然聚斂到一批財富。但靈帝還不滿足,又下令各州郡輸送材木、文石到京城洛陽。讓宦官掌握驗收大權,檢驗時百般挑剔,判定不合格的,強迫各州郡以原價的十分之一賤賣,宦官隨後又賣回給各州郡,賺取差價。州郡買了這些不合格的材木,運送到洛陽,宦官依然說不行。就這樣反複操弄,運來的木材堆積如山,到後來都爛掉了。宮殿過了幾年還沒修成,靈帝卻從其中大賺了一筆。至于各州郡吃了這場大虧,不免要把損失都轉嫁到老百姓身上,他卻不管了。

不過,漢靈帝也漸漸發現,勞心費力地想這些斂錢之方,雖然有效,但也還是太過麻煩。自己既然做了皇帝,就要發揮一下皇帝這個資源的優勢。終于,他發現了皇帝手中掌握著一種獨一無二的熱銷産品,那就是官位。

這個絕招還是他的母親董太後給他提供的,董太後出身小家,本來就是一個嗜財如命的人物,忽然一夜之間飛黃騰達做了太後,這份貪欲就更是漲到了極點。靈帝的四處搜刮,買田置地就曾經得到過她的大力支持。現在看到寶貝兒子又一次爲弄錢而發愁,與他同心同德的董太後自然也十分焦心。但是,田賦已經提高得差不多了,供奉之物又早就進了漢靈帝的私囊,再找生財之路可不那麽容易了。這時,董太後得知前代有過賣官的事情,頓時感到這是一股巨大的潛在財源,立刻喜上眉梢,報告給了兒子。具有商業頭腦的漢靈帝也一拍即合,馬上下诏,在上林苑設置了賣官的機構,公開賣官。

東漢的賣官起于鄧太後,但那時只是偶爾爲之,以比較溫和的方式征富人之錢來「佐國之急用」而已,並沒有將之作爲生財的工具。但漢靈帝的情況就有所不同,他可是把這個當作天字第一號買賣來做的,自然不滿足于前代的那種小打小鬧,而要「正規經營」,于是就對各項官職明碼標價,列出一張價目表來。當時初步定下的價格是:年俸600石的官職600 萬錢,2 000石的官職2 000萬錢,依此類推,按官定價。除了皇帝的位子不賣之外,上至三公,下到縣令,統統可以拿錢買到。即使是國家選拔的特殊人才,也要交一半或三分之一的費用。如果是肥缺或者重要職位,就得另外加錢。當然啦,這麽直接地說拿錢買官畢竟有點不太好聽,于是對賣官所得的錢,就起了一個專門的名字叫「禮錢」——只是赤膽忠心的官員給朝廷送禮嘛,于是買方賣方,就都沒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了。漢靈帝的這場賣官大買賣從光和元年(178年)一直做到中平元年(184年)。買賣做久了,價格也就要隨行就市,有所調整。地方官由于直接臨民,刮起地皮比較方便,售價就要比朝官高上一倍,各縣貧富不等,縣官售價也就各不相同。不但平民想做官要買,就是官吏想升遷,也得出錢。爲了激勵他們出錢的踴躍性,求官的人還可以估價投標,出價最高的人就可中標上任。當然,買官的價格並不固定,也可以根據求官人的身價和擁有的財産隨時增減。比如崔烈想當司徒,因爲他出身于北方的名門望族,又是個大名士,便通過關系,只花了五百萬錢就買下了價值一千萬的司徒。到冊拜之日,宮廷舉行隆重的封拜儀式,靈帝親臨殿前,百官肅立階下。望著崔烈春風得意的樣子,靈帝突然覺得他這司徒一職來得太便宜了,忍不住惋惜地對隨從親信嘟哝:「這個官賣虧了,本來該要他一千萬的。」旁邊的中常侍便插嘴道:「他能出五百萬,已經很不錯了。陛下您要有點品牌意識,像崔公這樣的冀州名士,豈肯輕易買官?現在連他都認可陛下的産品,正好給我們做免費廣告,以後這官位就會更暢銷了,陛下還擔心收不回本來?」事後,崔烈的兒子對他說:「大人實在不該買這個三公,外面議論紛紛,都嫌這官有銅臭味。」「銅臭」這個典故就是從這兒産生的。

雖然如此,靈帝對于打折售出官位到底不太願意。于是他規定,以後官吏的調遷、晉升或新官上任都必須支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標價,也就是說,官員上任要先支付相當他25年以上的合法收入。這麽一來,許多官吏都因無法交納如此高額的「做官費」而嚇得棄官而走。沒人當官,漢靈帝的買賣豈不是要虧本?所以,有些人不肯貪贓枉法,請求不去做官,竟然被強迫派去。比如,當時司馬直是著名的清官,因而皇帝特別減價,只收他三百萬錢,派他作巨鹿郡太守。得到诏書後,司馬直很不情願,就想以請假爲名,不去上任,但卻得不到批准,沒有辦法,只好勉強答應。他走在路上,越想越氣,就上書皇帝,在援經據典、抨擊時弊後,服毒自殺了。

當然,像司馬直這樣死心眼的人,是太少太少了。漢靈帝這麽有「經濟頭腦」,那些官們也不是傻子。大部分人一當上官就拼命撈錢,爭取在最短的時間裏把買官的錢掙回來。如此自然要加大對百姓的盤剝,弄得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在靈帝黑暗的統治上,又重重地抹上了一筆。

 
  漢靈帝既然把朝政交給了堪比「爹媽」的宦官十常侍,他自己就不再爲這些事情煩心。但他此時還是一個少年,正是貪玩愛動的時候,也不會在後宮裏天天睡覺,總要給自己找一些消遣的方式。說起來這位皇帝還很有經濟頭腦,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做買賣。   皇帝對做買賣感興趣,也與他的出身有關。他本是一個小小亭侯的兒子,屬于落魄的皇族,要不是運氣太好做了皇帝,也就相當于民間一個小地主。不過他雖然做了皇帝,卻不忘本,依然保持著鄉下小地主的作風。皇帝號稱天下之主,富有四海,但在靈帝眼裏,這些都太虛了,覺得這錢要攥在自己手裏才行。于是外邦、各郡、各封國每次進貢,未納入國庫前,他就先行抽成據爲私有,直接送進皇宮,還美其名曰「導行費」。這種行徑,就連他身邊的宦官呂強都看不過去了。寫奏章委婉地勸他作爲天子,當以天下爲重,不要爲貪幾個小錢惹得百姓不安。靈帝還沒看完就大怒不已,把奏章扔在地上,對他的「爹」張讓大罵呂強可恨。「爹」自然順著他,也把呂強大罵了一頓。從此之後,漢靈帝繼續我行我素,「導行費」照收不誤。   漢靈帝大收「導行費」,給自己積攢了一筆豐厚的錢財,便在西園設置了一個小金庫把這些錢存了起來。他有了豐厚的本金,財大氣粗,就開始開創自己的商業事業,在後宮建造了一條「商業街」。仿造外邊的街市,也設有各種各樣的商店和攤販,讓宮女嫔妃一部分扮成各種商人在叫賣,另一部分扮成買東西的客人,還有的扮成賣唱的、耍猴的。所賣的東西種類也很豐富,從胭脂、發簪、玉佩到女人的內衣,從書、畫、琴、棋到各種色情服務,五花八門,熱鬧非凡。皇帝自己就穿上商人的衣服,裝成是賣貨物的商人,在集市上走來走去,或在酒店中飲酒作樂,或與店主、顧客相互吵嘴、打架、厮鬥,玩得不亦樂乎。皇帝這麽有經濟頭腦,那些「群衆演員」也不含糊。這條「商業街」裏不少貨物都是搜刮來的珍奇異寶,宮女嫔妃們就陸陸續續地偷竊而去,甚至爲了偷的你多我少而暗地裏爭鬥不休,靈帝卻一點也不知道。不過他知道了也不要緊,從全國各處搜刮來的錢財,自會源源不斷地進入他的小金庫。本錢如此充足,這些些損失,也就不會放在他大老板眼裏了。   不過漢靈帝雖然很有商業頭腦,但到底還是沒有改變他小地主的本色:手裏有錢當然好,但還是要有房有地才算踏實。于是,他搜刮來的大量錢財,除了開辦「商業街」,還拿回河間老家去買田宅、起第觀,進行地産投資。他還蠻有憂患意識,覺得有了這些家産,萬一當不成皇帝時,還能回去作個土財主。不過他搜刮來的錢財實在太多,買田置地之外,還有不少剩余。聰明的漢靈帝當然深知不要把所有的錢都投在一個地方的道理,就把這些錢財寄放在深受他寵幸的宦官家中,爲了保險,還沒有只放一家,而是每家都存上個幾千萬。   皇帝的買賣越做越大,光靠區區「導行費」就不夠了。于是漢靈帝開動他的經濟頭腦,想出各種各樣搜刮的辦法。他貼心的「爹媽」張讓、趙忠也給他獻計獻策,叫他以修宮殿、鑄銅人爲名,加收田稅,每畝多出十錢,如此自然聚斂到一批財富。但靈帝還不滿足,又下令各州郡輸送材木、文石到京城洛陽。讓宦官掌握驗收大權,檢驗時百般挑剔,判定不合格的,強迫各州郡以原價的十分之一賤賣,宦官隨後又賣回給各州郡,賺取差價。州郡買了這些不合格的材木,運送到洛陽,宦官依然說不行。就這樣反複操弄,運來的木材堆積如山,到後來都爛掉了。宮殿過了幾年還沒修成,靈帝卻從其中大賺了一筆。至于各州郡吃了這場大虧,不免要把損失都轉嫁到老百姓身上,他卻不管了。   不過,漢靈帝也漸漸發現,勞心費力地想這些斂錢之方,雖然有效,但也還是太過麻煩。自己既然做了皇帝,就要發揮一下皇帝這個資源的優勢。終于,他發現了皇帝手中掌握著一種獨一無二的熱銷産品,那就是官位。   這個絕招還是他的母親董太後給他提供的,董太後出身小家,本來就是一個嗜財如命的人物,忽然一夜之間飛黃騰達做了太後,這份貪欲就更是漲到了極點。靈帝的四處搜刮,買田置地就曾經得到過她的大力支持。現在看到寶貝兒子又一次爲弄錢而發愁,與他同心同德的董太後自然也十分焦心。但是,田賦已經提高得差不多了,供奉之物又早就進了漢靈帝的私囊,再找生財之路可不那麽容易了。這時,董太後得知前代有過賣官的事情,頓時感到這是一股巨大的潛在財源,立刻喜上眉梢,報告給了兒子。具有商業頭腦的漢靈帝也一拍即合,馬上下诏,在上林苑設置了賣官的機構,公開賣官。   東漢的賣官起于鄧太後,但那時只是偶爾爲之,以比較溫和的方式征富人之錢來「佐國之急用」而已,並沒有將之作爲生財的工具。但漢靈帝的情況就有所不同,他可是把這個當作天字第一號買賣來做的,自然不滿足于前代的那種小打小鬧,而要「正規經營」,于是就對各項官職明碼標價,列出一張價目表來。當時初步定下的價格是:年俸600石的官職600 萬錢,2 000石的官職2 000萬錢,依此類推,按官定價。除了皇帝的位子不賣之外,上至三公,下到縣令,統統可以拿錢買到。即使是國家選拔的特殊人才,也要交一半或三分之一的費用。如果是肥缺或者重要職位,就得另外加錢。當然啦,這麽直接地說拿錢買官畢竟有點不太好聽,于是對賣官所得的錢,就起了一個專門的名字叫「禮錢」——只是赤膽忠心的官員給朝廷送禮嘛,于是買方賣方,就都沒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了。  漢靈帝的這場賣官大買賣從光和元年(178年)一直做到中平元年(184年)。買賣做久了,價格也就要隨行就市,有所調整。地方官由于直接臨民,刮起地皮比較方便,售價就要比朝官高上一倍,各縣貧富不等,縣官售價也就各不相同。不但平民想做官要買,就是官吏想升遷,也得出錢。爲了激勵他們出錢的踴躍性,求官的人還可以估價投標,出價最高的人就可中標上任。當然,買官的價格並不固定,也可以根據求官人的身價和擁有的財産隨時增減。比如崔烈想當司徒,因爲他出身于北方的名門望族,又是個大名士,便通過關系,只花了五百萬錢就買下了價值一千萬的司徒。到冊拜之日,宮廷舉行隆重的封拜儀式,靈帝親臨殿前,百官肅立階下。望著崔烈春風得意的樣子,靈帝突然覺得他這司徒一職來得太便宜了,忍不住惋惜地對隨從親信嘟哝:「這個官賣虧了,本來該要他一千萬的。」旁邊的中常侍便插嘴道:「他能出五百萬,已經很不錯了。陛下您要有點品牌意識,像崔公這樣的冀州名士,豈肯輕易買官?現在連他都認可陛下的産品,正好給我們做免費廣告,以後這官位就會更暢銷了,陛下還擔心收不回本來?」事後,崔烈的兒子對他說:「大人實在不該買這個三公,外面議論紛紛,都嫌這官有銅臭味。」「銅臭」這個典故就是從這兒産生的。   雖然如此,靈帝對于打折售出官位到底不太願意。于是他規定,以後官吏的調遷、晉升或新官上任都必須支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標價,也就是說,官員上任要先支付相當他25年以上的合法收入。這麽一來,許多官吏都因無法交納如此高額的「做官費」而嚇得棄官而走。沒人當官,漢靈帝的買賣豈不是要虧本?所以,有些人不肯貪贓枉法,請求不去做官,竟然被強迫派去。比如,當時司馬直是著名的清官,因而皇帝特別減價,只收他三百萬錢,派他作巨鹿郡太守。得到诏書後,司馬直很不情願,就想以請假爲名,不去上任,但卻得不到批准,沒有辦法,只好勉強答應。他走在路上,越想越氣,就上書皇帝,在援經據典、抨擊時弊後,服毒自殺了。   當然,像司馬直這樣死心眼的人,是太少太少了。漢靈帝這麽有「經濟頭腦」,那些官們也不是傻子。大部分人一當上官就拼命撈錢,爭取在最短的時間裏把買官的錢掙回來。如此自然要加大對百姓的盤剝,弄得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在靈帝黑暗的統治上,又重重地抹上了一筆。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