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爲什麽說「紙上談兵」冤枉了趙括

2008-12-24 11:04:52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戰國時期,趙國大將趙奢的兒子趙括,從小熟讀兵書,愛談軍事,別人往往說不過他。因此很驕傲,自以爲天下無敵。《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記:「趙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嘗與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軍者必括也。』」

公元前259年,秦軍又來犯,趙軍在長平(今山西高平縣附近)堅持抗敵。那時趙奢已經去世。廉頗負責指揮全軍,他年紀雖高,打仗仍然很有辦法,使得秦軍無法取勝。秦國知道拖下去于己不利,就施行了反間計,派人到趙國散布「秦軍最害怕趙奢的兒子趙括將軍」的話。趙王上當受騙,派趙括替代了廉頗。趙括自認爲很會打仗,死搬兵書上的條文,到長平後完全改變了廉頗的作戰方案,結果四十多萬趙軍盡被殲滅,他自己也被秦軍箭射身亡。

明朝劉如孫根據這個有名的曆史故事,寫了一首詩《湘南雜詠》,其中有一句「朝野猶誇紙上兵」。後來,人們便引申出「紙上談兵」這個成語,用來比喻只會空談教條,卻不能解決實際問題。

說趙括紙上談兵,其實有點冤枉了趙括。

首先,趙括的時代還沒有紙,沒有紙就說人家是紙上談兵,這有些牽強。

更主要的是,要曆史地看趙括,看長平之戰。

秦趙長平之戰時,秦國經過變法已經非常強大,其國力遠在其他六國之上,趙國雖然偶爾有過局部的勝利,但想要真的戰勝秦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敗勢已經不可逆轉。長平之敗應該是曆史的必然。

戰爭開始前,大將趙奢已死,蔺相如病笃,趙王只得派廉頗出戰。可是廉頗初戰就失利了,沒辦法,不得不堅壁不出,死守在營壘裏。

讓趙括替代廉頗,並不是趙括主動請戰,更非趙括暗中買官,而是趙王的旨意,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組織安排、上峰命令。退一步講,即使趙括請戰,作爲一個青年人,大敵當前,欲爲國抗敵,也無可非議。問題是在這麽重要的問題上,中央政府,實際上是專制制度下的趙王,不該讓毫無戰爭經驗的趙括帶兵打仗。《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中蔺相如說:「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任命趙括爲主帥,是趙王的錯。

劉向《列女傳》說:

趙將馬服君趙奢之妻,趙括之母也。秦攻趙,孝成王使括代廉頗爲將。將行,括母上書言于王曰:「括不可使將。」王曰:「何以?」曰:「始妾事其父,父時爲將,身所奉飯者以十數,所友者以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賜幣帛,盡以與軍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問家事。今括一旦爲將,東向而朝軍吏,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盡臧之。乃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王以爲若其父乎?父子不同,執心各異。願勿遣。」王曰:「母置之,吾計已決矣。」括母曰:「王終遣之,即有不稱,妾得無隨乎?」王曰:「不也。」括既行,代廉頗。三十余日,趙兵果敗,括死軍覆。王以括母先言,故卒不加誅。

《列女傳》小說也,不可當真。

《史記·白起王翦列傳》:

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來攻秦壘,欲出。爲四隊,四五複之,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銳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計曰:「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爲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爲亂。」乃挾詐而盡阬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

可見,直到趙括戰死時,趙軍仍舊能夠保持有四十萬的主力,趙括顯然不是紙上談兵之輩。而長平之戰差一點兒成爲武安君白起的滑鐵盧。武安君在隨後的邯鄲之戰中拒絕出任指揮官,指出「秦雖破長平軍,而秦卒傷亡過半,國內空……」秦軍「傷亡過半」,這是趙括的殺敵成果。

胡三省說「趙之喪師蹙國,不特以趙括代廉頗之故,亦由不用虞卿之計(聯楚、魏以合縱牽制對抗秦)也」(《資治通鑒》卷五胡注)。這是說,趙國戰敗是由不得趙括的。

當代詩人熊東遨《過長平古戰場》:「莫笑將軍括,將軍未惜生。」這是說,趙括一直戰鬥到最後,英勇戰死,爲國捐軀,應該表彰。

《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說,趙國之所以用趙括爲將,是因爲秦國用了反間計,秦人說:「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爲將耳。」可是,我們想想,秦人也不是傻子,他們不會一點兒依據都沒有就把趙括端出來吧?如果趙括一點兒作爲也沒有,只是看了許多兵書,這反間計能成功嗎?

《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說:「今括一旦爲將,東向而朝,軍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藏于家,而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買之。」這話《列女傳》也說了,通過這話可以看出,長平之戰前,趙括已經成爲趙國的將了,趙括不但已經是趙將,而且還得到了趙王「所賜金帛」。趙王是不會無緣無故就賞賜趙括的,一定是長平之戰前趙括已經立過戰功,是打過仗的,而且打過勝仗。

趙括並不只是紙上談兵。

 
  戰國時期,趙國大將趙奢的兒子趙括,從小熟讀兵書,愛談軍事,別人往往說不過他。因此很驕傲,自以爲天下無敵。《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記:「趙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嘗與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軍者必括也。』」   公元前259年,秦軍又來犯,趙軍在長平(今山西高平縣附近)堅持抗敵。那時趙奢已經去世。廉頗負責指揮全軍,他年紀雖高,打仗仍然很有辦法,使得秦軍無法取勝。秦國知道拖下去于己不利,就施行了反間計,派人到趙國散布「秦軍最害怕趙奢的兒子趙括將軍」的話。趙王上當受騙,派趙括替代了廉頗。趙括自認爲很會打仗,死搬兵書上的條文,到長平後完全改變了廉頗的作戰方案,結果四十多萬趙軍盡被殲滅,他自己也被秦軍箭射身亡。   明朝劉如孫根據這個有名的曆史故事,寫了一首詩《湘南雜詠》,其中有一句「朝野猶誇紙上兵」。後來,人們便引申出「紙上談兵」這個成語,用來比喻只會空談教條,卻不能解決實際問題。   說趙括紙上談兵,其實有點冤枉了趙括。   首先,趙括的時代還沒有紙,沒有紙就說人家是紙上談兵,這有些牽強。   更主要的是,要曆史地看趙括,看長平之戰。   秦趙長平之戰時,秦國經過變法已經非常強大,其國力遠在其他六國之上,趙國雖然偶爾有過局部的勝利,但想要真的戰勝秦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敗勢已經不可逆轉。長平之敗應該是曆史的必然。   戰爭開始前,大將趙奢已死,蔺相如病笃,趙王只得派廉頗出戰。可是廉頗初戰就失利了,沒辦法,不得不堅壁不出,死守在營壘裏。   讓趙括替代廉頗,並不是趙括主動請戰,更非趙括暗中買官,而是趙王的旨意,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組織安排、上峰命令。退一步講,即使趙括請戰,作爲一個青年人,大敵當前,欲爲國抗敵,也無可非議。問題是在這麽重要的問題上,中央政府,實際上是專制制度下的趙王,不該讓毫無戰爭經驗的趙括帶兵打仗。《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中蔺相如說:「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任命趙括爲主帥,是趙王的錯。   劉向《列女傳》說:   趙將馬服君趙奢之妻,趙括之母也。秦攻趙,孝成王使括代廉頗爲將。將行,括母上書言于王曰:「括不可使將。」王曰:「何以?」曰:「始妾事其父,父時爲將,身所奉飯者以十數,所友者以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賜幣帛,盡以與軍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問家事。今括一旦爲將,東向而朝軍吏,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盡臧之。乃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王以爲若其父乎?父子不同,執心各異。願勿遣。」王曰:「母置之,吾計已決矣。」括母曰:「王終遣之,即有不稱,妾得無隨乎?」王曰:「不也。」括既行,代廉頗。三十余日,趙兵果敗,括死軍覆。王以括母先言,故卒不加誅。   《列女傳》小說也,不可當真。   《史記·白起王翦列傳》:   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來攻秦壘,欲出。爲四隊,四五複之,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銳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計曰:「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爲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爲亂。」乃挾詐而盡阬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   可見,直到趙括戰死時,趙軍仍舊能夠保持有四十萬的主力,趙括顯然不是紙上談兵之輩。而長平之戰差一點兒成爲武安君白起的滑鐵盧。武安君在隨後的邯鄲之戰中拒絕出任指揮官,指出「秦雖破長平軍,而秦卒傷亡過半,國內空……」秦軍「傷亡過半」,這是趙括的殺敵成果。   胡三省說「趙之喪師蹙國,不特以趙括代廉頗之故,亦由不用虞卿之計(聯楚、魏以合縱牽制對抗秦)也」(《資治通鑒》卷五胡注)。這是說,趙國戰敗是由不得趙括的。   當代詩人熊東遨《過長平古戰場》:「莫笑將軍括,將軍未惜生。」這是說,趙括一直戰鬥到最後,英勇戰死,爲國捐軀,應該表彰。   《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說,趙國之所以用趙括爲將,是因爲秦國用了反間計,秦人說:「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爲將耳。」可是,我們想想,秦人也不是傻子,他們不會一點兒依據都沒有就把趙括端出來吧?如果趙括一點兒作爲也沒有,只是看了許多兵書,這反間計能成功嗎?   《史記·廉頗蔺相如列傳》說:「今括一旦爲將,東向而朝,軍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藏于家,而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買之。」這話《列女傳》也說了,通過這話可以看出,長平之戰前,趙括已經成爲趙國的將了,趙括不但已經是趙將,而且還得到了趙王「所賜金帛」。趙王是不會無緣無故就賞賜趙括的,一定是長平之戰前趙括已經立過戰功,是打過仗的,而且打過勝仗。   趙括並不只是紙上談兵。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