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西電信用卡事件和高校危機處理

來源:互聯網  2008-12-24 11:04:55  評論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宣傳部強部長,沒有把自己所在的學校宣傳爲「最牛」的高校,卻用很「雷人」的一段話———「我們馬上要在網上公布消息,而且要占領天涯,占領你們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叫門衛把她(指記者)扣下來!我今天要做一個轟動全國的事情!來!我要做一個轟動全國的事情!」在一夜之間,把自己宣傳爲「最牛的宣傳部長」。

有人說強部長是「土霸王」,有那麽一點點芝麻綠豆權,就這麽囂張;還有人說之所以大學宣傳部會這麽牛,是因爲他們不怕學生,學業、文憑被捏在學校手中的學生,不敢造次。而在筆者看來,以上對強部長的分析,都不太符合當前高校宣傳部長這個角色,而強部長這個「最牛」,也頗有些冤枉。

強部長的話很「雷人」,確實不假。但他這段「雷人」的話,想起到的效果,其實是想制止這名記者,對學校冒用學生信息辦理上萬張信用卡一事進行報道。這從他叫門衛扣下記者的行動中可見一斑。如果強部長真的「很牛」,他不會叫門衛扣下記者,也不會在記者面前叫嚷自己有本事占領天涯。以上這段話,恰恰表明,強部長已經充分認識到,學校冒用學生信息辦信用卡,是錯誤的;此事經媒體報道之後,所産生的負面作用,也將是巨大的;制止媒體報道,是十分緊迫的。囂張的語言背後,是他內心的不安,而他所沒想到的是,自己不顧一切阻止記者報道的「努力」,給自己和自己所在的學校,帶來更大的負面影響。

那麽,強部長爲何會對記者對此事的報道,充滿「不安」呢?難道是他牽頭把學生信息給了銀行,辦了信用卡?熟悉高校運作的人士,應該很清楚,辦理銀行卡這類學生事務,一般與宣傳部沒有直接關系。強部長在「卡門」事件中,更准確的角色,是充當消防隊員,進行媒體危機公關。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擺平媒體」,防止事態擴散。

這就不得不說到今天國內高校對待負面新聞的態度了。近年來,國內高校每每出現校園安全事故、學術醜聞、師生沖突事件,普遍采取的辦法,不是信息公開,坦誠以待,而是盡力回避媒體,甚至認爲,只要媒體不報道,就可在內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學校宣傳部在這一過程中所起的作用,就是想方設法阻止媒體報道,如果媒體進行了報道,「事態擴大」,家醜外揚,責任就歸學校宣傳部門。在有的高校,學術醜聞的主角沒有受到任何處分,而學校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卻由于沒有做好「媒體應對」工作而受到批評,並不鮮見。

如此情形之下,晉升、評價都掌握在領導手中的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也就只有聽命赤膊上陣了,在不明事故、醜聞、紛爭真相的背景下,要麽拖(時間)、要麽堵(報道)、要麽編(故事),再就是嚇(記者)。

並不是說強部長等就沒有責任———他們的表現也確實拙劣,但是,他們的行爲背後,是生産制造更多強部長的,只對領導負責,對既得利益負責,而不是對真相負責,認真處理問題的管理制度。這種管理制度,必然導致本末倒置的危機處理方式。于高校而言,這種維護行政領導利益的危機處理方式,首先,因爲不是把工作的重點放在安全事故的調查、學術醜聞的公正處理、師生沖突的化解上,從而耽誤了對問題的處理,使問題本身更爲嚴重;其次,對事故責任的姑息、學術醜聞的縱容,進一步破壞學校的教育與學術氛圍,影響學校的公信力,爲更多事故、更多醜聞滋生提供土壤;再次,使事件處理本身,成爲比原有事故更大的事故,比原有醜聞更大的醜聞。

無論是今年早些時候發生的「楊帆門」事件,還是最近議論紛紛的北大「季老藏品外流拍賣」事件,都可以看到高校如此處理危機的影子:至今學校沒有給公衆一個令人信服的回答。此番西安電子科大,不過是爲這樣的「危機處理」增添新的案例,但願,西安電子科大能從「最牛」宣傳部長的「誕生」,馬上吸取教訓,公開透明地處理「卡門」事件,爲學校贏得公信力。這也進一步警示其他高校,化解危機,最好的辦好是公開、透明、公正,不要讓處理事故、醜聞,生長出更大的「事故」與「醜聞」來。

當然,要讓高校有如此危機意識,還需要根本的制度保障,一是高等教育的市場競爭機制,讓學校有辦學的競爭壓力,有「生存危機」;二是建立現代大學制度,在自主辦學的同時,堅持學術自治、教授治校、學生自治,而不能讓行政力量在缺乏競爭、缺乏監督的環境中獨大,使師生權益受制于行政權。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宣傳部強部長,沒有把自己所在的學校宣傳爲「最牛」的高校,卻用很「雷人」的一段話———「我們馬上要在網上公布消息,而且要占領天涯,占領你們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叫門衛把她(指記者)扣下來!我今天要做一個轟動全國的事情!來!我要做一個轟動全國的事情!」在一夜之間,把自己宣傳爲「最牛的宣傳部長」。   有人說強部長是「土霸王」,有那麽一點點芝麻綠豆權,就這麽囂張;還有人說之所以大學宣傳部會這麽牛,是因爲他們不怕學生,學業、文憑被捏在學校手中的學生,不敢造次。而在筆者看來,以上對強部長的分析,都不太符合當前高校宣傳部長這個角色,而強部長這個「最牛」,也頗有些冤枉。   強部長的話很「雷人」,確實不假。但他這段「雷人」的話,想起到的效果,其實是想制止這名記者,對學校冒用學生信息辦理上萬張信用卡一事進行報道。這從他叫門衛扣下記者的行動中可見一斑。如果強部長真的「很牛」,他不會叫門衛扣下記者,也不會在記者面前叫嚷自己有本事占領天涯。以上這段話,恰恰表明,強部長已經充分認識到,學校冒用學生信息辦信用卡,是錯誤的;此事經媒體報道之後,所産生的負面作用,也將是巨大的;制止媒體報道,是十分緊迫的。囂張的語言背後,是他內心的不安,而他所沒想到的是,自己不顧一切阻止記者報道的「努力」,給自己和自己所在的學校,帶來更大的負面影響。   那麽,強部長爲何會對記者對此事的報道,充滿「不安」呢?難道是他牽頭把學生信息給了銀行,辦了信用卡?熟悉高校運作的人士,應該很清楚,辦理銀行卡這類學生事務,一般與宣傳部沒有直接關系。強部長在「卡門」事件中,更准確的角色,是充當消防隊員,進行媒體危機公關。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擺平媒體」,防止事態擴散。   這就不得不說到今天國內高校對待負面新聞的態度了。近年來,國內高校每每出現校園安全事故、學術醜聞、師生沖突事件,普遍采取的辦法,不是信息公開,坦誠以待,而是盡力回避媒體,甚至認爲,只要媒體不報道,就可在內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學校宣傳部在這一過程中所起的作用,就是想方設法阻止媒體報道,如果媒體進行了報道,「事態擴大」,家醜外揚,責任就歸學校宣傳部門。在有的高校,學術醜聞的主角沒有受到任何處分,而學校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卻由于沒有做好「媒體應對」工作而受到批評,並不鮮見。   如此情形之下,晉升、評價都掌握在領導手中的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也就只有聽命赤膊上陣了,在不明事故、醜聞、紛爭真相的背景下,要麽拖(時間)、要麽堵(報道)、要麽編(故事),再就是嚇(記者)。   並不是說強部長等就沒有責任———他們的表現也確實拙劣,但是,他們的行爲背後,是生産制造更多強部長的,只對領導負責,對既得利益負責,而不是對真相負責,認真處理問題的管理制度。這種管理制度,必然導致本末倒置的危機處理方式。于高校而言,這種維護行政領導利益的危機處理方式,首先,因爲不是把工作的重點放在安全事故的調查、學術醜聞的公正處理、師生沖突的化解上,從而耽誤了對問題的處理,使問題本身更爲嚴重;其次,對事故責任的姑息、學術醜聞的縱容,進一步破壞學校的教育與學術氛圍,影響學校的公信力,爲更多事故、更多醜聞滋生提供土壤;再次,使事件處理本身,成爲比原有事故更大的事故,比原有醜聞更大的醜聞。   無論是今年早些時候發生的「楊帆門」事件,還是最近議論紛紛的北大「季老藏品外流拍賣」事件,都可以看到高校如此處理危機的影子:至今學校沒有給公衆一個令人信服的回答。此番西安電子科大,不過是爲這樣的「危機處理」增添新的案例,但願,西安電子科大能從「最牛」宣傳部長的「誕生」,馬上吸取教訓,公開透明地處理「卡門」事件,爲學校贏得公信力。這也進一步警示其他高校,化解危機,最好的辦好是公開、透明、公正,不要讓處理事故、醜聞,生長出更大的「事故」與「醜聞」來。   當然,要讓高校有如此危機意識,還需要根本的制度保障,一是高等教育的市場競爭機制,讓學校有辦學的競爭壓力,有「生存危機」;二是建立現代大學制度,在自主辦學的同時,堅持學術自治、教授治校、學生自治,而不能讓行政力量在缺乏競爭、缺乏監督的環境中獨大,使師生權益受制于行政權。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