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中國自閉症患者超百萬 更需社會包容和接納 心理_保健養生

來源:互聯網  2011-11-07 17:35:39  評論

4月2日訊近來,本報互動平台上有讀者發來短信傾訴,作爲家長,養育患有自閉症的孩子,難處多。昨日,記者探訪了愛心家園康複中心,零距離接觸了一群自閉症患兒。

學齡兒童入學難

“我叫小宇,今年14歲。”眼前這個男孩,正用緩慢的語速回答記者的問題。

奶奶告訴記者,小宇從愛心家園“畢業”後,先後在5所小學就讀,斷斷續續讀完二年級,各所學校均以“治好病再來”爲由拒絕讓小宇升學。而在醫學上,自閉症是終身殘疾,幾乎不可能“治愈”。

2008年,經過家人努力,溝皮灘太平小學同意接納小宇。經過兩年多的學習,小宇在智力、獨立性和與人交往等方面都有很大提高。

2010年底,小宇的媽媽因病喪失工作能力,小宇來到貴陽與爺爺奶奶生活。老人曾多次找到家附近的小學,請求他們收孩子讀書,但均被拒絕,甚至有學校負責人稱:“智障、殘疾我們都可以收,就是不收自閉症。”

終身殘疾治愈難

在愛心家園裏,一群自閉症患兒會無端表現出哭鬧、大笑、發呆、打滾等異常行爲。經過長時間的幹預治療,部分孩子可學會自立,能實現與人交流。

據愛心家園校長趙艾欣介紹,自閉症雖是終身不能治愈的殘疾,但如果及早發現,通過專業方法進行幹預,自閉症患者是有可能學會獨立、融入正常的社會人際交往的。

自閉症患者的幹預治療是一個長期不懈的過程,需要家人及社會的幫助和支持,趙校長說,很多人不了解自閉症,認爲他們是瘋子或精神病。其實他們也懂愛,只是不會回應,但人們給予的每一點愛,他們都能感受得到。“我想他們更需要的是社會的包容和接納。

回歸社會路漫漫

目前,全球有3500萬名自閉症患者,其中,我國自閉症患者已超過100萬人。目前,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成立了專門的自閉症工作領導小組,北京、江蘇、深圳等地也制訂了自閉症患者的補助標准。

在貴陽,由于經濟欠發達,這個特殊群體還沒有獲得資金補貼,只有兩所民辦機構具有幾十人的接收能力。爲自閉症患兒找到人生道路,還需要社會各界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回歸社會。(汪紅霞 )

  4月2日訊 近來,本報互動平台上有讀者發來短信傾訴,作爲家長,養育患有自閉症的孩子,難處多。昨日,記者探訪了愛心家園康複中心,零距離接觸了一群自閉症患兒。   學齡兒童入學難   “我叫小宇,今年14歲。”眼前這個男孩,正用緩慢的語速回答記者的問題。   奶奶告訴記者,小宇從愛心家園“畢業”後,先後在5所小學就讀,斷斷續續讀完二年級,各所學校均以“治好病再來”爲由拒絕讓小宇升學。而在醫學上,自閉症是終身殘疾,幾乎不可能“治愈”。   2008年,經過家人努力,溝皮灘太平小學同意接納小宇。經過兩年多的學習,小宇在智力、獨立性和與人交往等方面都有很大提高。   2010年底,小宇的媽媽因病喪失工作能力,小宇來到貴陽與爺爺奶奶生活。老人曾多次找到家附近的小學,請求他們收孩子讀書,但均被拒絕,甚至有學校負責人稱:“智障、殘疾我們都可以收,就是不收自閉症。”   終身殘疾治愈難   在愛心家園裏,一群自閉症患兒會無端表現出哭鬧、大笑、發呆、打滾等異常行爲。經過長時間的幹預治療,部分孩子可學會自立,能實現與人交流。   據愛心家園校長趙艾欣介紹,自閉症雖是終身不能治愈的殘疾,但如果及早發現,通過專業方法進行幹預,自閉症患者是有可能學會獨立、融入正常的社會人際交往的。   自閉症患者的幹預治療是一個長期不懈的過程,需要家人及社會的幫助和支持,趙校長說,很多人不了解自閉症,認爲他們是瘋子或精神病。其實他們也懂愛,只是不會回應,但人們給予的每一點愛,他們都能感受得到。“我想他們更需要的是社會的包容和接納。   回歸社會路漫漫   目前,全球有3500萬名自閉症患者,其中,我國自閉症患者已超過100萬人。目前,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成立了專門的自閉症工作領導小組,北京、江蘇、深圳等地也制訂了自閉症患者的補助標准。   在貴陽,由于經濟欠發達,這個特殊群體還沒有獲得資金補貼,只有兩所民辦機構具有幾十人的接收能力。爲自閉症患兒找到人生道路,還需要社會各界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回歸社會。(汪紅霞 )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