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士兵突擊(小說)被剪的片段 老美都被震憾!

來源:互聯網  2007-08-09 04:27:29  評論

在七連連史上有這樣一件事……

一天,上級有令,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佩斯上將要來機步團參觀,故事就從這裏開始……

佩斯上將來到了鋼七連,正趕上第4888個兵的入連儀式,將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們在念入連誓詞。突然,將軍的瞳孔放大了,將軍的身體在顫抖,誰也沒有注意到,只有他身邊的女翻譯注意到了,她關切的問將軍是不是不舒服,將軍搖搖頭,面色蒼白,嘴裏只重複著一句話:「又聽到了,又聽到了……」

在七連的會議室裏,將軍在征得連長的同意後,點起了一支煙,打開了話匣子:

「我的父親是一名軍事記者,參加過朝鮮戰爭。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個高大的軍人,可是當他從朝鮮回來時,我和媽媽去車站接他,發現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的嘴裏不停地念叨著:「咒語,咒語,邪惡的咒語」他受了重傷,人完全垮了。

沒有人知道在朝鮮他到底遇到了什麽事。

直到十年前,一天我正在五角大樓上班,突然接到媽媽電話,父親不行了,我驅車十幾個小時,趕回了家鄉,父親躺在床上,母親在床邊抽泣。這是父親看到了我,他招招手,讓我過來,從床邊的一個舊箱子中拿出了一盒錄音帶,我把頭貼到父親的嘴邊,他跟我說出了當年他遇到的事情……

"我曾經是陸戰五團的隨軍記者,1951年那個冬天可真冷啊,不過我們打得不壞,我們的補給很好,而對面的中國人只能吃炒面。

剛開始我們一直在退卻,直到有一天我們接到命令,開始返攻了,通過審訊俘虜,我們知道這是中國人說的第五次戰役,不過他們後勤跟不上了……

我記得那一天,我所在的b連和陸軍的一個營攻打一個山頭,旁邊的山頭都被我們拿下來了,其他中國軍隊都向北撤退了,只有這一個山峰還向釘子一樣戳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

通過偵察,我們覺得陣地上的中國人不超過一個連,而我們這邊有一個營外加兩個連還有無限制的空中支援,上級給我們的命令是兩個小時拿下!

可我沒想到,我們整整打了兩天!

確切地說,中國人的目的達到了,他們拖住了我們

一次次地沖鋒,一次次地被打下來,我眼睜睜地看到很多打過二戰的老兵在我身邊倒下,到第二天,我也拿起槍沖了上去,不過我沒忘記帶上我的攝像機,那可是上次大戰在太平洋的一個島上麥克阿瑟將軍給我的。

我覺得那邊的中國人肯定是被施了某種法術,我知道東方這些東西很多的。

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是害怕,什麽是死亡,每次我們都覺得陣地上不可能還有活的生物了,可每次我們都被密集的子彈打了下來……

當我沖上陣地時,戰鬥快結束了,我們的人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山峰上,很明顯中國人越來越少了,就在這時,突然槍聲停止了,我看見兩個中國軍人從陣地上走了出來,他們互相攙扶著,一個人一條腿沒了,另一個眼睛好像瞎了……

他們拄著一支木棍,上面有幾縷布條,看樣子應該是面旗子……

那兩個中國人嘴裏在喊著什麽,我聽不懂,但我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于是拿出了我的攝像機,我想他們肯定是喊著投降……

那兩個人拼了命地在聲嘶力竭地喊著什麽,當他們喊完了,我的士兵們沖他們走了過去,他們現在是俘虜了。

就在這時,整個陣地發生了大爆炸,不,確切地說應該是地震,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野戰醫院裏了,後來人們告訴我,當時在山頭上的人們只有我活了下來。

我一直在想,那兩個中國傷兵到底在喊什麽?我想他們一定是在呼喚他們的神,就像我們在呼喚上帝一樣,我想他們那個神太可怕了,那是一個邪靈,真正的撒旦。他居然能毀掉一座山……

不過萬幸的事,我的攝像機居然沒完全壞,還可以放出聲音,我後來想辦法錄下了那段話,錄音帶我一直帶在身邊

直到今天,我想我可能就快接受上帝的審判了,我把這個錄音帶給你,如果你以後去中國,讓他們聽聽,錄音帶上到底是什麽?

後來,父親去世了,我接過了那盤據說是有咒語的錄音帶,我經常聽,但我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是什麽。」

將軍緩緩地拿出了那盒錄音帶,旁邊的副官從包裏拿出了一個錄音機,將軍把帶子放進了錄音機……

過了一會,錄音機裏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

「一聲霹雳一把劍,一群猛虎鋼七連……"

會議室裏很安靜……

  在七連連史上有這樣一件事……   一天,上級有令,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佩斯上將要來機步團參觀,故事就從這裏開始……   佩斯上將來到了鋼七連,正趕上第4888個兵的入連儀式,將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們在念入連誓詞。突然,將軍的瞳孔放大了,將軍的身體在顫抖,誰也沒有注意到,只有他身邊的女翻譯注意到了,她關切的問將軍是不是不舒服,將軍搖搖頭,面色蒼白,嘴裏只重複著一句話:「又聽到了,又聽到了……」   在七連的會議室裏,將軍在征得連長的同意後,點起了一支煙,打開了話匣子:   「我的父親是一名軍事記者,參加過朝鮮戰爭。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個高大的軍人,可是當他從朝鮮回來時,我和媽媽去車站接他,發現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的嘴裏不停地念叨著:「咒語,咒語,邪惡的咒語」他受了重傷,人完全垮了。   沒有人知道在朝鮮他到底遇到了什麽事。   直到十年前,一天我正在五角大樓上班,突然接到媽媽電話,父親不行了,我驅車十幾個小時,趕回了家鄉,父親躺在床上,母親在床邊抽泣。這是父親看到了我,他招招手,讓我過來,從床邊的一個舊箱子中拿出了一盒錄音帶,我把頭貼到父親的嘴邊,他跟我說出了當年他遇到的事情……   "我曾經是陸戰五團的隨軍記者,1951年那個冬天可真冷啊,不過我們打得不壞,我們的補給很好,而對面的中國人只能吃炒面。   剛開始我們一直在退卻,直到有一天我們接到命令,開始返攻了,通過審訊俘虜,我們知道這是中國人說的第五次戰役,不過他們後勤跟不上了……   我記得那一天,我所在的b連和陸軍的一個營攻打一個山頭,旁邊的山頭都被我們拿下來了,其他中國軍隊都向北撤退了,只有這一個山峰還向釘子一樣戳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   通過偵察,我們覺得陣地上的中國人不超過一個連,而我們這邊有一個營外加兩個連還有無限制的空中支援,上級給我們的命令是兩個小時拿下!   可我沒想到,我們整整打了兩天!   確切地說,中國人的目的達到了,他們拖住了我們   一次次地沖鋒,一次次地被打下來,我眼睜睜地看到很多打過二戰的老兵在我身邊倒下,到第二天,我也拿起槍沖了上去,不過我沒忘記帶上我的攝像機,那可是上次大戰在太平洋的一個島上麥克阿瑟將軍給我的。   我覺得那邊的中國人肯定是被施了某種法術,我知道東方這些東西很多的。   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是害怕,什麽是死亡,每次我們都覺得陣地上不可能還有活的生物了,可每次我們都被密集的子彈打了下來……   當我沖上陣地時,戰鬥快結束了,我們的人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山峰上,很明顯中國人越來越少了,就在這時,突然槍聲停止了,我看見兩個中國軍人從陣地上走了出來,他們互相攙扶著,一個人一條腿沒了,另一個眼睛好像瞎了……   他們拄著一支木棍,上面有幾縷布條,看樣子應該是面旗子……   那兩個中國人嘴裏在喊著什麽,我聽不懂,但我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于是拿出了我的攝像機,我想他們肯定是喊著投降……   那兩個人拼了命地在聲嘶力竭地喊著什麽,當他們喊完了,我的士兵們沖他們走了過去,他們現在是俘虜了。   就在這時,整個陣地發生了大爆炸,不,確切地說應該是地震,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野戰醫院裏了,後來人們告訴我,當時在山頭上的人們只有我活了下來。   我一直在想,那兩個中國傷兵到底在喊什麽?我想他們一定是在呼喚他們的神,就像我們在呼喚上帝一樣,我想他們那個神太可怕了,那是一個邪靈,真正的撒旦。他居然能毀掉一座山……   不過萬幸的事,我的攝像機居然沒完全壞,還可以放出聲音,我後來想辦法錄下了那段話,錄音帶我一直帶在身邊   直到今天,我想我可能就快接受上帝的審判了,我把這個錄音帶給你,如果你以後去中國,讓他們聽聽,錄音帶上到底是什麽?   後來,父親去世了,我接過了那盤據說是有咒語的錄音帶,我經常聽,但我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是什麽。」   將軍緩緩地拿出了那盒錄音帶,旁邊的副官從包裏拿出了一個錄音機,將軍把帶子放進了錄音機……   過了一會,錄音機裏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   「一聲霹雳一把劍,一群猛虎鋼七連……"   會議室裏很安靜……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