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美國有日本英國誰是中國的左膀右臂?

來源:互聯網  2007-08-31 07:25:17  評論

天下博局,誰執牛耳?非中即美。美國是帝國主義國家陣營中的領袖,中國乃社會主義國家陣營中的盟主。冷觀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縱橫捭阖,虎虎生風,無不得益于兩個左膀右臂——日本和英國。靜觀中國,茕然獨立,在國際事務中,常常是單刀赴會,沒有得力的「左膀右臂」搖旗呐喊。環顧四周,友好國家有之,非敵非友國家有之,若即若離國家有之,唯獨沒有稱得上「左膀右臂」的國家,中國有句俗話:一個好漢三個幫。所以中國也要有「左膀右臂」國家,但誰最有資格呢?

美國一主兩仆,共生共贏,相得益彰。我們先看美國「左膀右臂」所起的作用:

一、 軍事上,一呼百應:以伊拉克戰爭爲例,日英過分追隨美國在全球的軍事行動,積極響應美國對伊作戰,悍然向海灣地區派出了軍隊。

二、 戰略上,積極配合:美國利用日本操控台灣海峽局勢,把日本推到與中國抗衡的前台,利用日本基地主宰亞洲事務,而英國是美國對歐洲政策的「基石」,是美國通往歐洲戰略的橋梁。

三、經濟上,大力支援:美國打仗,盟國承擔經費,這是美國戰爭的傳統打法,美國打仗成了賺錢的買賣。日本爲伊戰援助資金額達到50億日元,英國政府爲伊戰撥專款380億英鎊。

四、 技術上,無私提供:日英是科技大國,美日英在技術領域相互合作、共同開發、共享共用。美國「陸、海、空」主要武器系統,大量使用了日英電子器件和零部件。

美國借英國制約歐洲,借日本制衡亞洲,以英國爲美國右翼,以日本爲左翼,形成了圍棋布局中的「雙飛燕」。

由此觀之,美國是非常重視禦國之術和用人之道的。禦國,用的是中國的連橫術。戰國時期,秦國爲拆散六國合縱組織,采用了張儀的連橫戰略,爲推行這一謀略,秦國不惜使用拉攏、利誘、威脅等手段與一些國家結盟,破解六國合縱,最終通過武力迫使六國相繼臣服。用人,即善養賢士。布什與小泉、布萊爾私交甚深。其實,禦國與用人道理相同。禦國就是禦人的藝術,人爲國所用,國爲人所運,這是君王與賢士的二元化。《戰國策》記載齊宣王與顔镯的一次辯論,就闡述了這個道理,王固然擁有國權,但如果沒有賢士的輔助和謀略,多半不能成功。漢代劉邦曾說:「夫運籌帷幄、決勝千裏,我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運饷至軍,我不如蕭何,統百萬兵士,戰必勝,攻必取,我不如韓信,此三人系當今豪傑,我能任用,故得天下」。一語道破了用人的妙處。

爲今之計,禦國用人,應擺上我們國策的重要議事日程上來。這系關國脈大業,也將決定中國在當今全球戰略中,扮演什麽樣的角色,發揮什麽樣的作用,又將用什麽方式維護國家統一及國家安全等重大利益,這是曆史無可選擇的宿命。然而,當我們 「盤點」手中可資利用的國家時發現,在我們陣營中,足以與日本英國匹敵的 「左膀右臂」國家幾乎沒有,不是國貧,就是民弱,能與中國構成對稱關系的主仆國,惟有朝鮮和越南差強人意。

1、朝鮮行嗎?剛性有余,實力不足。中國和朝鮮一衣帶水,山川相連。目前雙方關系處于「回暖期」的狀態,朝鮮對中國的怨氣尚未吐盡,處于半夢半醒之間,雙方是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從發展的大局來看平壤,中國是世界上極少數幾個它可以求助的國家之一,(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也是它通向外部世界的一個窗口,更是它免于受強敵攻擊的庇護神,它有求于我,對中國依賴性很強,可以說我榮他榮,我損他損,雙方幾乎又是一種唇亡齒寒的關系。目前政治上高層往來頻繁,互信合作不斷加強,在半個世紀前共同攜手抗擊外來侵略時,中國有恩與他,曆史情結化不開。如選他做爲中國將員,朝鮮可比英國。朝鮮位于朝鮮半島,瀕臨日本海和黃海,我們依托日本海和黃海平台,進可攻;憑借鴨綠江,退可守,中朝建立主仆關系,能在世界格局中顯現更強的活力與更豐富的色彩。

2、越南行嗎?後勁有余,鐵心不足。雙方關系處于「解凍期」狀態,從未來的前景來看,兩國關系也將隨各自的利益來決定。自胡主席訪問越南後,雙方定位爲「四好」國家,即:「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好同志」,盡管越南和中國都是由共産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彼此有相同的意識形態,但越南與中國有過不愉快的往事,它雖然明裏歸順,但暗裏不服,兩國目前關系只能用「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來形容。我們能否抛棄前嫌,對越南學一學戰國時期的齊恒公,不記一箭之仇,拜管仲爲相?若此,越南可比日本,士氣可用,是天下一盤棋中的 「馬前卒」。越南位于中南半島,聯結太平洋和印度洋,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而「金蘭灣」卻是制衡亞太的「馬陵道」,戰略意義不言自明。

如果中朝越真能構成一主二仆關系,那麽,這種格局,將是一幅形神俱備的「龍角」圖,與美國的「雙飛燕」交相輝映。屆時,中國龍擺頭頂角,領朝鮮進逼美日,兼牽俄羅斯,驅越南打壓東盟諸國,兼守印度,中國龍在國際舞台上,將不再是演獨角戲。

亞洲是我們共同的家園,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亞洲,我們曆來主張,亞洲各國應該在政治上和睦相處,經濟上互利合作,安全上互信協作。中國將堅定地奉行與鄰爲善、以鄰爲伴的周邊外交方針,共同維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從人類曆史的演變來看,霸權國家與興起的大國關系總是不調和的,帝國主義國家與社會主義國家的世界觀、價值觀不同,因此,中國與帝國主義國家的關系,仍然是你死我活的關系,所以,中國面臨的最大的外部挑戰仍來自于帝國主義的壓力,可以斷言,世界兩大陣營不會融合,只能是此消彼長,彼衰我盛,共托世界天平兩極。和平與發展仍然是當今時代的主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深入發展,各國相互依存和相互合作不斷加深,世界國際形勢正在發生複雜而深刻的變化。

最後,筆者不改欲套,繼續用古人的名言結束全篇,英國前首相迪斯累利說過:「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那麽,中國的「左膀右臂」將是爲利益而戰!

  天下博局,誰執牛耳?非中即美。美國是帝國主義國家陣營中的領袖,中國乃社會主義國家陣營中的盟主。冷觀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縱橫捭阖,虎虎生風,無不得益于兩個左膀右臂——日本和英國。靜觀中國,茕然獨立,在國際事務中,常常是單刀赴會,沒有得力的「左膀右臂」搖旗呐喊。環顧四周,友好國家有之,非敵非友國家有之,若即若離國家有之,唯獨沒有稱得上「左膀右臂」的國家,中國有句俗話:一個好漢三個幫。所以中國也要有「左膀右臂」國家,但誰最有資格呢?   美國一主兩仆,共生共贏,相得益彰。我們先看美國「左膀右臂」所起的作用:   一、 軍事上,一呼百應:以伊拉克戰爭爲例,日英過分追隨美國在全球的軍事行動,積極響應美國對伊作戰,悍然向海灣地區派出了軍隊。   二、 戰略上,積極配合:美國利用日本操控台灣海峽局勢,把日本推到與中國抗衡的前台,利用日本基地主宰亞洲事務,而英國是美國對歐洲政策的「基石」,是美國通往歐洲戰略的橋梁。   三、經濟上,大力支援:美國打仗,盟國承擔經費,這是美國戰爭的傳統打法,美國打仗成了賺錢的買賣。日本爲伊戰援助資金額達到50億日元,英國政府爲伊戰撥專款380億英鎊。   四、 技術上,無私提供:日英是科技大國,美日英在技術領域相互合作、共同開發、共享共用。美國「陸、海、空」主要武器系統,大量使用了日英電子器件和零部件。   美國借英國制約歐洲,借日本制衡亞洲,以英國爲美國右翼,以日本爲左翼,形成了圍棋布局中的「雙飛燕」。   由此觀之,美國是非常重視禦國之術和用人之道的。禦國,用的是中國的連橫術。戰國時期,秦國爲拆散六國合縱組織,采用了張儀的連橫戰略,爲推行這一謀略,秦國不惜使用拉攏、利誘、威脅等手段與一些國家結盟,破解六國合縱,最終通過武力迫使六國相繼臣服。用人,即善養賢士。布什與小泉、布萊爾私交甚深。其實,禦國與用人道理相同。禦國就是禦人的藝術,人爲國所用,國爲人所運,這是君王與賢士的二元化。《戰國策》記載齊宣王與顔镯的一次辯論,就闡述了這個道理,王固然擁有國權,但如果沒有賢士的輔助和謀略,多半不能成功。漢代劉邦曾說:「夫運籌帷幄、決勝千裏,我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運饷至軍,我不如蕭何,統百萬兵士,戰必勝,攻必取,我不如韓信,此三人系當今豪傑,我能任用,故得天下」。一語道破了用人的妙處。   爲今之計,禦國用人,應擺上我們國策的重要議事日程上來。這系關國脈大業,也將決定中國在當今全球戰略中,扮演什麽樣的角色,發揮什麽樣的作用,又將用什麽方式維護國家統一及國家安全等重大利益,這是曆史無可選擇的宿命。然而,當我們 「盤點」手中可資利用的國家時發現,在我們陣營中,足以與日本英國匹敵的 「左膀右臂」國家幾乎沒有,不是國貧,就是民弱,能與中國構成對稱關系的主仆國,惟有朝鮮和越南差強人意。   1、朝鮮行嗎?剛性有余,實力不足。中國和朝鮮一衣帶水,山川相連。目前雙方關系處于「回暖期」的狀態,朝鮮對中國的怨氣尚未吐盡,處于半夢半醒之間,雙方是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從發展的大局來看平壤,中國是世界上極少數幾個它可以求助的國家之一,(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也是它通向外部世界的一個窗口,更是它免于受強敵攻擊的庇護神,它有求于我,對中國依賴性很強,可以說我榮他榮,我損他損,雙方幾乎又是一種唇亡齒寒的關系。目前政治上高層往來頻繁,互信合作不斷加強,在半個世紀前共同攜手抗擊外來侵略時,中國有恩與他,曆史情結化不開。如選他做爲中國將員,朝鮮可比英國。朝鮮位于朝鮮半島,瀕臨日本海和黃海,我們依托日本海和黃海平台,進可攻;憑借鴨綠江,退可守,中朝建立主仆關系,能在世界格局中顯現更強的活力與更豐富的色彩。   2、越南行嗎?後勁有余,鐵心不足。雙方關系處于「解凍期」狀態,從未來的前景來看,兩國關系也將隨各自的利益來決定。自胡主席訪問越南後,雙方定位爲「四好」國家,即:「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好同志」,盡管越南和中國都是由共産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彼此有相同的意識形態,但越南與中國有過不愉快的往事,它雖然明裏歸順,但暗裏不服,兩國目前關系只能用「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來形容。我們能否抛棄前嫌,對越南學一學戰國時期的齊恒公,不記一箭之仇,拜管仲爲相?若此,越南可比日本,士氣可用,是天下一盤棋中的 「馬前卒」。越南位于中南半島,聯結太平洋和印度洋,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而「金蘭灣」卻是制衡亞太的「馬陵道」,戰略意義不言自明。   如果中朝越真能構成一主二仆關系,那麽,這種格局,將是一幅形神俱備的「龍角」圖,與美國的「雙飛燕」交相輝映。屆時,中國龍擺頭頂角,領朝鮮進逼美日,兼牽俄羅斯,驅越南打壓東盟諸國,兼守印度,中國龍在國際舞台上,將不再是演獨角戲。   亞洲是我們共同的家園,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亞洲,我們曆來主張,亞洲各國應該在政治上和睦相處,經濟上互利合作,安全上互信協作。中國將堅定地奉行與鄰爲善、以鄰爲伴的周邊外交方針,共同維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從人類曆史的演變來看,霸權國家與興起的大國關系總是不調和的,帝國主義國家與社會主義國家的世界觀、價值觀不同,因此,中國與帝國主義國家的關系,仍然是你死我活的關系,所以,中國面臨的最大的外部挑戰仍來自于帝國主義的壓力,可以斷言,世界兩大陣營不會融合,只能是此消彼長,彼衰我盛,共托世界天平兩極。和平與發展仍然是當今時代的主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深入發展,各國相互依存和相互合作不斷加深,世界國際形勢正在發生複雜而深刻的變化。   最後,筆者不改欲套,繼續用古人的名言結束全篇,英國前首相迪斯累利說過:「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那麽,中國的「左膀右臂」將是爲利益而戰!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