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轉戰陝北

來源:互聯網  2009-11-08 01:25:26  評論

撤 離 延 安

1947年春,蔣軍向解放區的全面進攻,被迫改爲向山東、延安重點進攻。毛主席堅定而英明的方針是:「必須用堅決戰鬥精神,保衛和發展陝甘甯邊區和西北解放區,而此項目的是完全能夠實現的。」中央的目的是要以較小的兵力吸引和殲滅敵軍大量主力部隊。爲了鼓舞全國解放戰爭勝利,中央和*總部留在陝甘甯邊區,繼續指導全國解放戰爭;同時直接指揮西北人民解放戰爭,滯留胡宗南部于西北,粉碎蔣介石的陰謀。

胡宗南進攻延安時,敵軍24萬左右,我軍2.5萬余人。胡部是蔣嫡系,經過長期整訓補充,部隊比較充實,裝備也是頭等的,有一定的戰鬥力。1947年3月初,胡宗南以5個旅進攻我隴東慶陽、合水地域。我三五八旅、新四旅、警備一旅約1.2萬人,西華池序戰沒有打好,傷亡1200人左右,從隴東撤到富縣集結,准備直接參加保衛延安。這時,胡匪主力也正在向洛川、宜川集結,准備向延安進攻。我趕到富縣,向部隊同志講了全國各解放區戰爭形勢很好;保衛延安,保衛毛主席、黨中央,保衛陝甘甯邊區的意義重大。大家聽到保衛毛主席,勁頭很大。我到防衛延安的主要陣地南泥灣檢查教導旅設防情況。聽了羅元發同志的介紹,就是子彈太少,平均每槍槍不到10發。同他商量了部署,認真研究能防禦幾天,他們說5天,我說,盡可能阻擊,給敵以殺傷,但不死守,爭取防守一星期。以後證明,也守了7天。如果有充分的-,當然還可能延長守備時間。以後,我仍回到富縣。

3月12日回到延安,向毛主席報告了上述情況。當時賀龍同志在晉綏,不在延安。我向毛主席說,在賀未來延安前,陝北幾個旅,是否由我暫時指揮。毛主席說:「很好!」同意了我的意見。以後中央又任命習仲勳同志爲西北野戰軍-委員,我爲司令員,賀龍同志爲軍區司令員兼管後方。我組織了一個小司令部,全部人員五六十人。西北局召集了群衆大會,動員保衛延安、保衛邊區,對敵人堅壁清野、封鎖消息;號召擁護人民-,打倒蔣介石,消滅胡宗南匪軍。

3月17日,毛主席已由棗園搬來王家坪住。毛主席對我說,這次撤退延安時,要把房屋打掃得幹幹淨淨,家具一點也不要破壞。18日黃昏,主席離開延安,我們悄悄地送到飛機場。敵進迫離城約7裏處,也即教導旅的最後掩護陣地。主席經飛機場、橋兒溝、拐峁向青化砭前進時,沿途都可聽到延河南岸敵之槍聲。在主席離開王家坪後,我即到西北局、聯防司令部、楊家嶺等地檢查,房屋都按照主席吩咐打掃得還幹淨,家具也擺好了。約9時許,我回到了王家坪,同前方部隊首長都通了話,規定了撤退路線,告訴了意圖和撤退時間,特別要三五八旅大搖大擺地向安塞以北撤退,誘敵向安塞進攻,主力埋伏于延安東北之青化砭地區。

我軍撤出延安是最有秩序的,這也證明毛澤東思想教育下的人民軍隊是何等鎮靜,我等可佩啊!

我率小司令部從王家坪東面一條小路爬上山,向青化砭前進。

敵從南泥灣、甘泉進到延安大概用了7天,3月19日進占延安。

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戰鬥

我軍到了預伏圈的第二天、第三天還不見敵軍到,有些同志就有些著急。3月25日,胡宗南之整編二十七師的三十一旅,以1個團控制于拐峁,旅部率1個團進入我預伏圈內,約戰1小時余,即全殲該敵,繳獲了近30萬發子彈,抓了3000名俘虜,活捉了其旅長。這是胡宗南進攻延安的第一批禮物,雖然不多,但當時我軍-奇缺,人員補充也甚困難,實在是太需要了。

毛主席于4月15日給了西北野戰軍作戰方針,就是:采取「蘑菇」戰術拖疲敵人,逐漸削弱它,各個消滅它。這是總的意圖。我們如何執行毛主席的戰略方針呢,這就必須了解敵人的方針,根據敵我雙方方針,定出自己的切實可行的戰鬥計劃。

我們取得青化砭序戰勝利後,將主力隱蔽集結于青化砭西北,觀察敵軍進攻動向。胡宗南發現我在青化砭地區,即以主力3個旅從延安經拐峁從南向北進攻(而不是由安塞向東),一路向延長、延川、清澗進攻撲了空,一路向瓦窯堡、永坪、蟠龍又撲了空。這時胡宗南已發現我主力在青化砭西北地區,他又不由清澗、瓦窯堡、蟠龍向西分路進攻,而將主力集結蟠龍、青化砭,由南向北進攻;在瓦窯堡、清澗各以一部兵力守據點。從這些行動中,判明胡宗南的企圖是要把我軍趕到黃河以東,而沒有殲滅我軍的信心。以此定下了西北野戰軍的作戰方針,其特點就是要求每戰必勝,糧食、-、被服、人員的補充,主要取之于敵人。

當敵人開始行動時,我軍已轉移到瓦窯堡以西偏北地區集結。敵人撲空後,又回頭控制一三五旅于瓦窯堡。這時我軍又轉移至青化砭西北、安塞以東地區。敵防我向西南發展,把永坪、蟠龍、瓦窯堡各部向延安地區及其以北集結;又怕瓦窯堡之一三五旅孤立,故派2個旅由青化砭北進接出該旅。在判明敵之企圖後,我以主力埋伏于瓦窯堡以南5裏以外至羊馬河大道兩側,以精幹小部隊堅決抗擊北援敵于羊馬河以南(羊馬河離瓦窯堡15裏)。4月14日,待南撤之一三五旅進入我夾擊陣地時,不到2小時,全殲該敵,其代旅長被俘。

胡宗南發現我主力後,集結7個旅分3路向瓦窯堡齊頭並進。企圖壓我退綏德、米脂線。我以小部隊節節向後抗退,將主力乘夜轉移隱蔽集結于蟠龍、永坪、瓦窯堡、清澗之間,每旅抽出1個連擺在敵北進道上阻擊,將敵誘至無定河、綏德、米脂線。我主力爭取了4天時間休息。敵到綏德、米脂線,我即向蟠龍發起進攻(蟠龍是敵一個重要補給點)。5月2日開始,4日晚攻克。消滅一六七旅約6000人,俘旅長李昆崗;繳獲夏季-4萬套,面粉1萬余袋,子彈百萬余發,醫藥品無數。解決了我軍當時嚴重困難的糧食、衣服、醫藥問題。等第四天胡宗南部回到蟠龍,兵站基地已一無所有,變爲一座空堡。

三戰連捷,我軍集結安塞地區整訓近月,開了慶祝大會。

由防禦轉入進攻

從3月19日敵占延安起,在1月余的時間裏,打了3仗,消滅5個團、3個旅直屬隊。主席指示要「磨」得他十分疲勞,現在還只磨得他七八分疲勞,一仗還不能順利地消滅敵2個旅。把打和磨、磨和打靈活地結合起來,整垮胡宗南的信心是大大增加了。

引誘胡軍由南向北進:胡宗南准備六七個旅由延安向安塞及其以北大舉進攻。我主力軍兩天前即已離開安塞地區,從下寺灣、甘泉之間出環縣、曲子。王震部進攻合水,遇馬繼援部,未能取得勝利。圍攻環縣、曲子縣,消滅馬鴻賓部2個多團。胡宗南害怕我軍出西蘭公路,星夜集結主力于西峰鎮、慶陽,由南向北進攻,抽調延安主力南援。待胡宗南向環縣進攻時,我已休息半月了,即出鹽池、定邊、安邊、靖邊,恢複三邊,馬鴻逵部退甯夏。胡宗南部約八九個整編旅尾隨追擊。我軍第一次圍攻榆林打援,因敵靠緊未打好,即撤至榆林城東南70裏、米脂以北60裏。胡部又尾追之。我撤至沙家店以北,擺開陣勢,8月20日伏擊整編三十六師,消滅2個旅,俘一二三旅旅長。至此,胡宗南號稱20萬大軍進占延安,半年中,被殲滅和拖垮近半數。敵二十九軍軍長劉戡率5個旅退守綏德,廖昂師守清澗、延長、延川。

爲了威脅敵人後方,命王震率二縱隊出南泥灣、宜川、洛川、韓城以南。這時,胡宗南令劉戡退守洛川,五兵團裴昌會總指揮率2個旅守延安,廖昂師守清澗原防未動。我主力從綏德上遊渡過無定河,控制清澗、綏德公路。綏德敵南撤時,我軍出延安、甘泉及其以南,將綏德之敵引回延安。我軍主力適時從綏德下遊偷偷渡過無定河,從清澗以東側黃河南進,突然襲占延長、延川,將七十六師二十四旅2個團和師直屬隊圍攻于清澗。1947年10月11日,該部被我殲滅,廖昂被俘。

陝北氣候寒冷,部隊經過半年多的緊張戰鬥,本應集結清澗、延川地區進行休整,不要再去打榆林了。當時爲顧慮中央安全,第二次去進攻榆林,結果圍攻竟月未下。且12月冬臨,故停止進攻。

1947年,西北戰場同全國各解放區戰場一樣,是取得偉大勝利的一年,在毛主席親自指揮下,由防禦轉入進攻了。

新式整軍

我在西北戰場上取得了一條寶貴的經驗,是「新式整軍」。

1947年12月中,撤圍榆林,進行整訓。一縱隊三五八旅戰士中有一名四川人,是俘虜來的。深夜,一個人在野地,寫著他母親的神位,哭訴他母親是怎樣慘死的,仇恨國民黨和當地的惡霸地主,他參加了人民-,要如何爲母親報仇。一位連指導員悄悄在旁聽著,他也有類似的苦難,結果他們擁抱相訴相哭。我們抓住這件事,開了訴苦大會,把它當作運動來開展。我軍新老戰士、幹部,多數都有一本不同程度的血淚史,過去各不聯系,不能成爲同仇敵忾的階級感情。訴苦大會普遍開展後,大會小會又緊密結合,一個人的痛苦,就變爲大家的痛苦,大家的痛苦也就是每個人的痛苦。很自然地提高了階級覺悟,凝結爲階級仇恨。大家認識到,只有打倒國民黨政府,消滅其軍隊,建立人民政府,分田地,才能解放自己,消滅剝削階級。又進一步查階級,查出了一些國民黨特務隱藏在人民-中,在坦白從寬的政策感召下,說出了他們的罪惡陰謀,這就進一步提高了指戰員的階級覺悟和革命警惕。查工作、查鬥志,都問一個「爲什麽?」有的工作好,有的勇敢。有的表現不好,不勇敢,多數是由于階級覺悟不高,也有的是由于缺乏經驗。認真加以分析,進行評比,然後轉到練兵。「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真正作到了官兵互教。

對于幹部的任命,采取民主推選,組織批准的辦法。推選的條件是:階級覺悟,長處短處,指揮能力。推選和被推選者,指揮員和戰鬥員一起,進行反反複複的評比。這是一次普遍的-思想教育和業務教育,加強了上下級和官兵之間的團結。事實證明:被推選出來的幹部,絕大多數是好的;上級機關原先內定的某些人,有些是不好的,而且還有壞人。經過這次運動之後,群衆紀律好了,上下級之間、軍民之間關系好了,這是群衆自己教育自己。

這種訴苦的形式是很好的,紅軍和抗日時期,都沒有找到這種形式。要是早找到這種形式,對爭取俘虜兵加入紅軍,擴大紅軍的成績,要快、要大得多。毛主席把這種作法推廣到全軍,並譽爲「新式整軍運動」。

從瓦子街戰役到攻克蘭州

1948年1月中旬,一、三、四縱隊約3.2萬人,集結于甘谷驿、南泥灣、臨真鎮,二縱隊1.2萬人集結于韓城以東。西北野戰軍總計有四萬四五千人,經過新式整軍後,士氣異常旺盛。

當時敵軍的布置是:2個旅困守延安孤城,3個旅守洛川,中部、宜川各有1個旅駐守,共7個旅。我軍當時最大困難是沒有糧食。前進無後方接濟,後退更無辦法,非打宜川無其他更合適的辦法;而圍攻宜川打援有八成把握,敵如不援即可打開宜川。我們決定突然包圍宜川打援。胡宗南令中部、洛川4個旅來援,加上宜川1個旅,共5個旅,每旅平均不超過6000人,這樣敵軍共約3萬人。

2月28日已布置就緒。28日晚大雪,打了一次電話問一縱的情況,他們說:「雪下得越大越好。」3月1日,在瓦子街幹幹淨淨全部殲滅援軍4個旅。3日晚攻克宜川,守敵1個旅全殲。此役消滅敵人5個旅共3萬人,擊斃敵軍長劉戡、師長嚴明等人。1947年3月我們一次只能消滅敵1個旅,過了1年,一次就能消滅5個旅,這個變化多麽大啊!

1949年經過一次扶眉戰役,消滅胡宗南4個軍,解放了寶雞。8月25日解放了蘭州,9月5日解放了西甯。9月,西北人民解放戰爭基本結束。

*本文節選自《彭德懷自述》第十三章《解放戰爭》。

彭德懷自述

撤 離 延 安 1947年春,蔣軍向解放區的全面進攻,被迫改爲向山東、延安重點進攻。毛主席堅定而英明的方針是:「必須用堅決戰鬥精神,保衛和發展陝甘甯邊區和西北解放區,而此項目的是完全能夠實現的。」中央的目的是要以較小的兵力吸引和殲滅敵軍大量主力部隊。爲了鼓舞全國解放戰爭勝利,中央和*總部留在陝甘甯邊區,繼續指導全國解放戰爭;同時直接指揮西北人民解放戰爭,滯留胡宗南部于西北,粉碎蔣介石的陰謀。 胡宗南進攻延安時,敵軍24萬左右,我軍2.5萬余人。胡部是蔣嫡系,經過長期整訓補充,部隊比較充實,裝備也是頭等的,有一定的戰鬥力。1947年3月初,胡宗南以5個旅進攻我隴東慶陽、合水地域。我三五八旅、新四旅、警備一旅約1.2萬人,西華池序戰沒有打好,傷亡1200人左右,從隴東撤到富縣集結,准備直接參加保衛延安。這時,胡匪主力也正在向洛川、宜川集結,准備向延安進攻。我趕到富縣,向部隊同志講了全國各解放區戰爭形勢很好;保衛延安,保衛毛主席、黨中央,保衛陝甘甯邊區的意義重大。大家聽到保衛毛主席,勁頭很大。我到防衛延安的主要陣地南泥灣檢查教導旅設防情況。聽了羅元發同志的介紹,就是子彈太少,平均每槍槍不到10發。同他商量了部署,認真研究能防禦幾天,他們說5天,我說,盡可能阻擊,給敵以殺傷,但不死守,爭取防守一星期。以後證明,也守了7天。如果有充分的-,當然還可能延長守備時間。以後,我仍回到富縣。 3月12日回到延安,向毛主席報告了上述情況。當時賀龍同志在晉綏,不在延安。我向毛主席說,在賀未來延安前,陝北幾個旅,是否由我暫時指揮。毛主席說:「很好!」同意了我的意見。以後中央又任命習仲勳同志爲西北野戰軍-委員,我爲司令員,賀龍同志爲軍區司令員兼管後方。我組織了一個小司令部,全部人員五六十人。西北局召集了群衆大會,動員保衛延安、保衛邊區,對敵人堅壁清野、封鎖消息;號召擁護人民-,打倒蔣介石,消滅胡宗南匪軍。 3月17日,毛主席已由棗園搬來王家坪住。毛主席對我說,這次撤退延安時,要把房屋打掃得幹幹淨淨,家具一點也不要破壞。18日黃昏,主席離開延安,我們悄悄地送到飛機場。敵進迫離城約7裏處,也即教導旅的最後掩護陣地。主席經飛機場、橋兒溝、拐峁向青化砭前進時,沿途都可聽到延河南岸敵之槍聲。在主席離開王家坪後,我即到西北局、聯防司令部、楊家嶺等地檢查,房屋都按照主席吩咐打掃得還幹淨,家具也擺好了。約9時許,我回到了王家坪,同前方部隊首長都通了話,規定了撤退路線,告訴了意圖和撤退時間,特別要三五八旅大搖大擺地向安塞以北撤退,誘敵向安塞進攻,主力埋伏于延安東北之青化砭地區。 我軍撤出延安是最有秩序的,這也證明毛澤東思想教育下的人民軍隊是何等鎮靜,我等可佩啊! 我率小司令部從王家坪東面一條小路爬上山,向青化砭前進。 敵從南泥灣、甘泉進到延安大概用了7天,3月19日進占延安。 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戰鬥 我軍到了預伏圈的第二天、第三天還不見敵軍到,有些同志就有些著急。3月25日,胡宗南之整編二十七師的三十一旅,以1個團控制于拐峁,旅部率1個團進入我預伏圈內,約戰1小時余,即全殲該敵,繳獲了近30萬發子彈,抓了3000名俘虜,活捉了其旅長。這是胡宗南進攻延安的第一批禮物,雖然不多,但當時我軍-奇缺,人員補充也甚困難,實在是太需要了。 毛主席于4月15日給了西北野戰軍作戰方針,就是:采取「蘑菇」戰術拖疲敵人,逐漸削弱它,各個消滅它。這是總的意圖。我們如何執行毛主席的戰略方針呢,這就必須了解敵人的方針,根據敵我雙方方針,定出自己的切實可行的戰鬥計劃。 我們取得青化砭序戰勝利後,將主力隱蔽集結于青化砭西北,觀察敵軍進攻動向。胡宗南發現我在青化砭地區,即以主力3個旅從延安經拐峁從南向北進攻(而不是由安塞向東),一路向延長、延川、清澗進攻撲了空,一路向瓦窯堡、永坪、蟠龍又撲了空。這時胡宗南已發現我主力在青化砭西北地區,他又不由清澗、瓦窯堡、蟠龍向西分路進攻,而將主力集結蟠龍、青化砭,由南向北進攻;在瓦窯堡、清澗各以一部兵力守據點。從這些行動中,判明胡宗南的企圖是要把我軍趕到黃河以東,而沒有殲滅我軍的信心。以此定下了西北野戰軍的作戰方針,其特點就是要求每戰必勝,糧食、-、被服、人員的補充,主要取之于敵人。 當敵人開始行動時,我軍已轉移到瓦窯堡以西偏北地區集結。敵人撲空後,又回頭控制一三五旅于瓦窯堡。這時我軍又轉移至青化砭西北、安塞以東地區。敵防我向西南發展,把永坪、蟠龍、瓦窯堡各部向延安地區及其以北集結;又怕瓦窯堡之一三五旅孤立,故派2個旅由青化砭北進接出該旅。在判明敵之企圖後,我以主力埋伏于瓦窯堡以南5裏以外至羊馬河大道兩側,以精幹小部隊堅決抗擊北援敵于羊馬河以南(羊馬河離瓦窯堡15裏)。4月14日,待南撤之一三五旅進入我夾擊陣地時,不到2小時,全殲該敵,其代旅長被俘。 胡宗南發現我主力後,集結7個旅分3路向瓦窯堡齊頭並進。企圖壓我退綏德、米脂線。我以小部隊節節向後抗退,將主力乘夜轉移隱蔽集結于蟠龍、永坪、瓦窯堡、清澗之間,每旅抽出1個連擺在敵北進道上阻擊,將敵誘至無定河、綏德、米脂線。我主力爭取了4天時間休息。敵到綏德、米脂線,我即向蟠龍發起進攻(蟠龍是敵一個重要補給點)。5月2日開始,4日晚攻克。消滅一六七旅約6000人,俘旅長李昆崗;繳獲夏季-4萬套,面粉1萬余袋,子彈百萬余發,醫藥品無數。解決了我軍當時嚴重困難的糧食、衣服、醫藥問題。等第四天胡宗南部回到蟠龍,兵站基地已一無所有,變爲一座空堡。 三戰連捷,我軍集結安塞地區整訓近月,開了慶祝大會。 由防禦轉入進攻 從3月19日敵占延安起,在1月余的時間裏,打了3仗,消滅5個團、3個旅直屬隊。主席指示要「磨」得他十分疲勞,現在還只磨得他七八分疲勞,一仗還不能順利地消滅敵2個旅。把打和磨、磨和打靈活地結合起來,整垮胡宗南的信心是大大增加了。 引誘胡軍由南向北進:胡宗南准備六七個旅由延安向安塞及其以北大舉進攻。我主力軍兩天前即已離開安塞地區,從下寺灣、甘泉之間出環縣、曲子。王震部進攻合水,遇馬繼援部,未能取得勝利。圍攻環縣、曲子縣,消滅馬鴻賓部2個多團。胡宗南害怕我軍出西蘭公路,星夜集結主力于西峰鎮、慶陽,由南向北進攻,抽調延安主力南援。待胡宗南向環縣進攻時,我已休息半月了,即出鹽池、定邊、安邊、靖邊,恢複三邊,馬鴻逵部退甯夏。胡宗南部約八九個整編旅尾隨追擊。我軍第一次圍攻榆林打援,因敵靠緊未打好,即撤至榆林城東南70裏、米脂以北60裏。胡部又尾追之。我撤至沙家店以北,擺開陣勢,8月20日伏擊整編三十六師,消滅2個旅,俘一二三旅旅長。至此,胡宗南號稱20萬大軍進占延安,半年中,被殲滅和拖垮近半數。敵二十九軍軍長劉戡率5個旅退守綏德,廖昂師守清澗、延長、延川。 爲了威脅敵人後方,命王震率二縱隊出南泥灣、宜川、洛川、韓城以南。這時,胡宗南令劉戡退守洛川,五兵團裴昌會總指揮率2個旅守延安,廖昂師守清澗原防未動。我主力從綏德上遊渡過無定河,控制清澗、綏德公路。綏德敵南撤時,我軍出延安、甘泉及其以南,將綏德之敵引回延安。我軍主力適時從綏德下遊偷偷渡過無定河,從清澗以東側黃河南進,突然襲占延長、延川,將七十六師二十四旅2個團和師直屬隊圍攻于清澗。1947年10月11日,該部被我殲滅,廖昂被俘。 陝北氣候寒冷,部隊經過半年多的緊張戰鬥,本應集結清澗、延川地區進行休整,不要再去打榆林了。當時爲顧慮中央安全,第二次去進攻榆林,結果圍攻竟月未下。且12月冬臨,故停止進攻。 1947年,西北戰場同全國各解放區戰場一樣,是取得偉大勝利的一年,在毛主席親自指揮下,由防禦轉入進攻了。 新式整軍 我在西北戰場上取得了一條寶貴的經驗,是「新式整軍」。 1947年12月中,撤圍榆林,進行整訓。一縱隊三五八旅戰士中有一名四川人,是俘虜來的。深夜,一個人在野地,寫著他母親的神位,哭訴他母親是怎樣慘死的,仇恨國民黨和當地的惡霸地主,他參加了人民-,要如何爲母親報仇。一位連指導員悄悄在旁聽著,他也有類似的苦難,結果他們擁抱相訴相哭。我們抓住這件事,開了訴苦大會,把它當作運動來開展。我軍新老戰士、幹部,多數都有一本不同程度的血淚史,過去各不聯系,不能成爲同仇敵忾的階級感情。訴苦大會普遍開展後,大會小會又緊密結合,一個人的痛苦,就變爲大家的痛苦,大家的痛苦也就是每個人的痛苦。很自然地提高了階級覺悟,凝結爲階級仇恨。大家認識到,只有打倒國民黨政府,消滅其軍隊,建立人民政府,分田地,才能解放自己,消滅剝削階級。又進一步查階級,查出了一些國民黨特務隱藏在人民-中,在坦白從寬的政策感召下,說出了他們的罪惡陰謀,這就進一步提高了指戰員的階級覺悟和革命警惕。查工作、查鬥志,都問一個「爲什麽?」有的工作好,有的勇敢。有的表現不好,不勇敢,多數是由于階級覺悟不高,也有的是由于缺乏經驗。認真加以分析,進行評比,然後轉到練兵。「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真正作到了官兵互教。 對于幹部的任命,采取民主推選,組織批准的辦法。推選的條件是:階級覺悟,長處短處,指揮能力。推選和被推選者,指揮員和戰鬥員一起,進行反反複複的評比。這是一次普遍的-思想教育和業務教育,加強了上下級和官兵之間的團結。事實證明:被推選出來的幹部,絕大多數是好的;上級機關原先內定的某些人,有些是不好的,而且還有壞人。經過這次運動之後,群衆紀律好了,上下級之間、軍民之間關系好了,這是群衆自己教育自己。 這種訴苦的形式是很好的,紅軍和抗日時期,都沒有找到這種形式。要是早找到這種形式,對爭取俘虜兵加入紅軍,擴大紅軍的成績,要快、要大得多。毛主席把這種作法推廣到全軍,並譽爲「新式整軍運動」。 從瓦子街戰役到攻克蘭州 1948年1月中旬,一、三、四縱隊約3.2萬人,集結于甘谷驿、南泥灣、臨真鎮,二縱隊1.2萬人集結于韓城以東。西北野戰軍總計有四萬四五千人,經過新式整軍後,士氣異常旺盛。 當時敵軍的布置是:2個旅困守延安孤城,3個旅守洛川,中部、宜川各有1個旅駐守,共7個旅。我軍當時最大困難是沒有糧食。前進無後方接濟,後退更無辦法,非打宜川無其他更合適的辦法;而圍攻宜川打援有八成把握,敵如不援即可打開宜川。我們決定突然包圍宜川打援。胡宗南令中部、洛川4個旅來援,加上宜川1個旅,共5個旅,每旅平均不超過6000人,這樣敵軍共約3萬人。 2月28日已布置就緒。28日晚大雪,打了一次電話問一縱的情況,他們說:「雪下得越大越好。」3月1日,在瓦子街幹幹淨淨全部殲滅援軍4個旅。3日晚攻克宜川,守敵1個旅全殲。此役消滅敵人5個旅共3萬人,擊斃敵軍長劉戡、師長嚴明等人。1947年3月我們一次只能消滅敵1個旅,過了1年,一次就能消滅5個旅,這個變化多麽大啊! 1949年經過一次扶眉戰役,消滅胡宗南4個軍,解放了寶雞。8月25日解放了蘭州,9月5日解放了西甯。9月,西北人民解放戰爭基本結束。 *本文節選自《彭德懷自述》第十三章《解放戰爭》。 彭德懷自述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