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三峡行——青石镇印象

2009-06-06 20:18:35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从巫峡的小镇碚石出发,沿长江南岸的古栈道徒步而上,穿丛林,钻荆棘,在跋涉了3个多小时后,便可见一段重修好的栈道,踏上这段平坦的栈道,心情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愉快。驻足远眺,美丽的神女峰已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了。脚下是滚滚长江在千古流淌,扑鼻而来的是阵阵浓郁花香。其时是人间4月天,正是桔树花开正浓时节。我们沿三峡而上,一路最让人心怡美妙难忘的就当属这桔花香了。直觉告诉我们,附近定是有村镇了。手搭凉棚前望,在神女峰的对面,黄昏的薄雾中,一片村落若隐若现,我们怦然心动,这莫不就是巫峡有名的小镇青石镇了。经历了千辛万苦的跋涉,终于看到了这次三峡徒步计划中目的地了,我们不禁一阵欣喜。有谁能体验我们这些背包“驴友”此刻的心情呢?成功的喜悦?旅人见到了归宿?沙漠中看见了绿洲?恐怕只有“驴们”心知了。眼见得天色渐晚,我们精神徒增,劳累已忘了,赶紧大步前去。

   还未进镇,就听见阵阵“砰砰”沉闷的响声。盾声望去,隐约可见好几处的房顶上有人影在动,镇子的人们正在忙碌着,拆房搬迁。再抬眼看镇子后面的半山腰,立着一块巨大的标牌,上书“长江三期水位175米”,赫然醒目。凡在此标牌以下的地方,三峡大坝蓄水后,将被淹没。沿三峡而上,长江两岸的山上,这样的水位标牌是最常见的了。而一路上,人们在拆毁自己的房屋,忙于陟迁的情景,总是历历在目。人们那种对自己家园倦恋,无奈,迷惘的眼神,更是让我们难忘。

   进入镇子,吓了我们一跳,所见真有点不忍形容。随处可见残桓断壁,破砖碎瓦满地,一片狼籍,让我们这些和平年代出生的人,感受到了兵荒马乱的年景是一点也不假。我们已经辩不出完整的路了,只好踩着瓦砾,小心前行。一位村姑从断墙后闪出,见到了我们这背包的不速之客,相互间竟都有些意外。我赶紧上前唱喏打探,证实了这就是青石镇了,又借问了是否还有投宿处。在出游之前,我们从网友处查知,镇上有一两个农家旅馆相当不错,包吃住,干净经济,眼前所见已不敢让我们确信还有旅馆投宿了。村姑腼腆地微笑着,为我们热情作了答,说镇子正在往水位线以上的高处搬迁,还有住的旅店,也都搬到山顶上去了,并热心为我们指引了路。我们总算放下心来了。

   按着村姑指引的方向,我们继续小心前行。好多的房子已是人去屋空了,房前屋后的菜园子已再无人耕种,杂草丛生,显得分外荒芜,只有大片桔树还在独自开花,吐着芬芳。我们的出现,并未引起镇子里的人们的注意,偶有人有朝我们投来不经意的目光,或者是鄂然地看我们几眼,然后依旧是在埋头忙碌着,有的在拆房屋,有的在搬东西,老人们则是看护着小孩子们,不准他们乱跑,碍着大人干活,很少听见有笑声。我们仿佛成了这镇子里多余的人。我们上到了镇子的半山腰,再驻足下望,暮霭中,昔日的青石镇尽在眼底,已是一片残破的小镇了,群峰依然在耸立,神女依然在远眺,长江依旧在静静流淌。在来之前,想象中青石镇应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奇秀的巫山十二峰环抱其中,青幽的神女溪在镇口融入浩浩长江,青石板的小路,人们的欢声笑语,种种千古流传美丽动人的传说……此时,我心中的青石镇已渐渐模糊了,我已说不清是什么印象了。

   是夜,我们投宿在一个叫“神女峰观景楼”的农家小楼,座落在离山顶不远的高处,亦已是远远在175米水位线之上了。两层新盖的小楼,家具物什也都是则刚从山下搬上来的,大多还没有安放好,还有人正在搬。主人叫宋清贵,是一位五十开外老汉,人尊称为社长,我们琢磨着应是相当于村长或是族长的意思吧。宋社长对我们的到来很是高兴,因为家中还未收拾停当,就有人来入住,连声跟我们解释,说正在搬家,太杂乱,你们来了就当是自己的家,多多谅解一下,25元一位,包吃住一宿。如此好的人家,我们还有什么挑的呢?同我们一起住社长家的还有3位重庆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是来青石镇拍一部电视记录片的,主题是反映三峡工程对库区人们生活带来的各种影响变化,选的主要人物就社长他们一家。从他们口中得知,社长他们一家世代生活在青石镇,是青石镇的典型代表人物,如今正经历着三峡的巨变。通过拍他们一家的变迁,反映青石镇的沧桑变迁,折透着三峡沧海桑田的历史巨变。我们听了,不禁感慨万千。晚上,社长家为我们这些客人准备了一桌丰盛行的晚餐,有自家醺制的喷香的腊肉,还有自种的新鲜时令菜蔬,又拿出好酒,连同帮他搬家的镇上的人,凑了一大桌,气氛热烈。我们这些远来的旅人,也早已忘掉了旅途的辛劳,也没了拘束,融入到青石镇的人们当中。席间,社长举杯,对我们豪迈地说:“没拆迁之前,我是开旅社的,我的社叫神女溪旅社,现在老社拆了,下边镇子也要淹掉了,我往高处搬了,我依旧要开旅社,并要弄得更好,我的社现改叫观景楼了,在我楼上,可看尽巫峡秀色,不管它将来水淹多高,我是生在长江边,长在长江边,永远也不离开长江,将来我还要开发更多景致让你们看,让来的人玩得更开心 ,欢迎你们各位今后再来!”然后是仰脖一饮而尽。阵阵觥筹交错,人们都醉了。我不能喝酒,但心醉了。青石镇人的那种热情善良,不屈不挠的精神,更是让我沉醉。

   晚间,社长又为我们安顿好了房间,并告诉我窗外正对着的峰叫翠屏峰,也是巫山十二峰之一。躺下了,我却久久不能入睡。天幕下,黛青色的翠屏峰轮廓清晰可见。外面,轻柔山风在吹起,我想起了听松的妙境了。再屏耳细听,长江悠悠水声也听见了。远处,又遥遥传来了长江夜航船只的汽笛声。我脑海浮现起了镇口村姑的笑,想起了镇子的人们,又想起老社长的话,又想到了山顶上一幢幢新建起来的房子,想了许多许多,心中青石镇的印象又渐渐地鲜活起来了。“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伟人曾这样说过。愿青石镇将来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小镇。
 
 
 
从巫峡的小镇碚石出发,沿长江南岸的古栈道徒步而上,穿丛林,钻荆棘,在跋涉了3个多小时后,便可见一段重修好的栈道,踏上这段平坦的栈道,心情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愉快。驻足远眺,美丽的神女峰已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了。脚下是滚滚长江在千古流淌,扑鼻而来的是阵阵浓郁花香。其时是人间4月天,正是桔树花开正浓时节。我们沿三峡而上,一路最让人心怡美妙难忘的就当属这桔花香了。直觉告诉我们,附近定是有村镇了。手搭凉棚前望,在神女峰的对面,黄昏的薄雾中,一片村落若隐若现,我们怦然心动,这莫不就是巫峡有名的小镇青石镇了。经历了千辛万苦的跋涉,终于看到了这次三峡徒步计划中目的地了,我们不禁一阵欣喜。有谁能体验我们这些背包“驴友”此刻的心情呢?成功的喜悦?旅人见到了归宿?沙漠中看见了绿洲?恐怕只有“驴们”心知了。眼见得天色渐晚,我们精神徒增,劳累已忘了,赶紧大步前去。 还未进镇,就听见阵阵“砰砰”沉闷的响声。盾声望去,隐约可见好几处的房顶上有人影在动,镇子的人们正在忙碌着,拆房搬迁。再抬眼看镇子后面的半山腰,立着一块巨大的标牌,上书“长江三期水位175米”,赫然醒目。凡在此标牌以下的地方,三峡大坝蓄水后,将被淹没。沿三峡而上,长江两岸的山上,这样的水位标牌是最常见的了。而一路上,人们在拆毁自己的房屋,忙于陟迁的情景,总是历历在目。人们那种对自己家园倦恋,无奈,迷惘的眼神,更是让我们难忘。 进入镇子,吓了我们一跳,所见真有点不忍形容。随处可见残桓断壁,破砖碎瓦满地,一片狼籍,让我们这些和平年代出生的人,感受到了兵荒马乱的年景是一点也不假。我们已经辩不出完整的路了,只好踩着瓦砾,小心前行。一位村姑从断墙后闪出,见到了我们这背包的不速之客,相互间竟都有些意外。我赶紧上前唱喏打探,证实了这就是青石镇了,又借问了是否还有投宿处。在出游之前,我们从网友处查知,镇上有一两个农家旅馆相当不错,包吃住,干净经济,眼前所见已不敢让我们确信还有旅馆投宿了。村姑腼腆地微笑着,为我们热情作了答,说镇子正在往水位线以上的高处搬迁,还有住的旅店,也都搬到山顶上去了,并热心为我们指引了路。我们总算放下心来了。 按着村姑指引的方向,我们继续小心前行。好多的房子已是人去屋空了,房前屋后的菜园子已再无人耕种,杂草丛生,显得分外荒芜,只有大片桔树还在独自开花,吐着芬芳。我们的出现,并未引起镇子里的人们的注意,偶有人有朝我们投来不经意的目光,或者是鄂然地看我们几眼,然后依旧是在埋头忙碌着,有的在拆房屋,有的在搬东西,老人们则是看护着小孩子们,不准他们乱跑,碍着大人干活,很少听见有笑声。我们仿佛成了这镇子里多余的人。我们上到了镇子的半山腰,再驻足下望,暮霭中,昔日的青石镇尽在眼底,已是一片残破的小镇了,群峰依然在耸立,神女依然在远眺,长江依旧在静静流淌。在来之前,想象中青石镇应是一个美丽的小镇,奇秀的巫山十二峰环抱其中,青幽的神女溪在镇口融入浩浩长江,青石板的小路,人们的欢声笑语,种种千古流传美丽动人的传说……此时,我心中的青石镇已渐渐模糊了,我已说不清是什么印象了。 是夜,我们投宿在一个叫“神女峰观景楼”的农家小楼,座落在离山顶不远的高处,亦已是远远在175米水位线之上了。两层新盖的小楼,家具物什也都是则刚从山下搬上来的,大多还没有安放好,还有人正在搬。主人叫宋清贵,是一位五十开外老汉,人尊称为社长,我们琢磨着应是相当于村长或是族长的意思吧。宋社长对我们的到来很是高兴,因为家中还未收拾停当,就有人来入住,连声跟我们解释,说正在搬家,太杂乱,你们来了就当是自己的家,多多谅解一下,25元一位,包吃住一宿。如此好的人家,我们还有什么挑的呢?同我们一起住社长家的还有3位重庆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是来青石镇拍一部电视记录片的,主题是反映三峡工程对库区人们生活带来的各种影响变化,选的主要人物就社长他们一家。从他们口中得知,社长他们一家世代生活在青石镇,是青石镇的典型代表人物,如今正经历着三峡的巨变。通过拍他们一家的变迁,反映青石镇的沧桑变迁,折透着三峡沧海桑田的历史巨变。我们听了,不禁感慨万千。晚上,社长家为我们这些客人准备了一桌丰盛行的晚餐,有自家醺制的喷香的腊肉,还有自种的新鲜时令菜蔬,又拿出好酒,连同帮他搬家的镇上的人,凑了一大桌,气氛热烈。我们这些远来的旅人,也早已忘掉了旅途的辛劳,也没了拘束,融入到青石镇的人们当中。席间,社长举杯,对我们豪迈地说:“没拆迁之前,我是开旅社的,我的社叫神女溪旅社,现在老社拆了,下边镇子也要淹掉了,我往高处搬了,我依旧要开旅社,并要弄得更好,我的社现改叫观景楼了,在我楼上,可看尽巫峡秀色,不管它将来水淹多高,我是生在长江边,长在长江边,永远也不离开长江,将来我还要开发更多景致让你们看,让来的人玩得更开心 ,欢迎你们各位今后再来!”然后是仰脖一饮而尽。阵阵觥筹交错,人们都醉了。我不能喝酒,但心醉了。青石镇人的那种热情善良,不屈不挠的精神,更是让我沉醉。 晚间,社长又为我们安顿好了房间,并告诉我窗外正对着的峰叫翠屏峰,也是巫山十二峰之一。躺下了,我却久久不能入睡。天幕下,黛青色的翠屏峰轮廓清晰可见。外面,轻柔山风在吹起,我想起了听松的妙境了。再屏耳细听,长江悠悠水声也听见了。远处,又遥遥传来了长江夜航船只的汽笛声。我脑海浮现起了镇口村姑的笑,想起了镇子的人们,又想起老社长的话,又想到了山顶上一幢幢新建起来的房子,想了许多许多,心中青石镇的印象又渐渐地鲜活起来了。“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伟人曾这样说过。愿青石镇将来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小镇。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