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未來我們可以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2)

來源:互聯網  2016-12-28 14:59:44  評論

對于性愛機器人的外觀,Hall教授是這樣說的:

「機器人塗料噴射機外觀和人類畫家相差萬裏,但它仍可畫出和人類畫家一樣的美麗圖畫。那麽我們又有什麽理由要求性愛機器人長得和好萊塢帥哥Jude Law一樣呢?」

如果性愛機器人有爭議,也許遠程親吻傳送器的手機外設會讓你使用起來更心安理得。現在,模擬性交也在興起。日本慶應義塾大學傳媒與設計學院的學生開發出了一款名爲Teletongue的機器人,其基于Arduino處理器,旨在讓身處異地的戀人也能體驗皮肉之歡。如果用戶親吻或者愛撫某個身體部位(比如耳朵),其發出的聲音和震動將會傳給愛人,讓愛人也能體驗到雲雨之樂。

一些專家認爲:人們最終會同意和機器人結婚。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

未來我們可以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

近日,此次大會組織者之一的Imagineering Institute發起了一項小型調查,詢問了30名實驗室成員是否願意與機器人開始一段戀愛。結果顯示:大部分成員承認與機器人的戀愛無法避免,但幾乎無人想要真正嘗試。

究其原因,道德倫理首當其沖。但除此之外,機器人性愛還會帶來數據安全問題。

幾個月之前,主打情趣用品的公司Standard Innovation遭到起訴,其原因是其通過智能手機連接設備秘密收集用戶數據。最後,公司以庭外和解賠償的方式私了此事,具體賠償金額尚未透露。由此可見,即使是相對這些「傳統」的性用具,已存在引起隱私數據泄漏的危機,更不說綜合性更強的性愛機器人,一旦被黑客入侵獲取信息,隨即可轉化成爲勒索材料。

同時,如果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機器人性愛面對的阻礙將會越來越多。

未來我們可以和性愛機器人結婚嗎?

對于此次大會,部分人持悲觀態度。一名觀衆表示:「關于機器人是什麽,我們無法達成一致。關于性是什麽,我們也無法達成一致。而我們幾乎能夠達成一致的是,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完美的性愛機器人。關于性愛機器人,我們現在的發展之路非常粗魯,沒人想要這樣。」

但金斯密斯學院的Kate Devlin卻對大會態度積極:「此次大會帶來了一個契機,讓我們思考這個行業該如何發展,它又將帶來什麽道德問題:如果我們擁有了一個有意識的機器,那麽我們又是如何知道它是有意識的呢?它的意識有多先進呢?它有權利拒絕與人類的婚姻嗎?我們又將對它負有哪些責任呢?」

第一頁    上一頁    第2頁/共2頁    下一頁    最後頁
第01頁 第02頁 
對于性愛機器人的外觀,Hall教授是這樣說的: 「機器人塗料噴射機外觀和人類畫家相差萬裏,但它仍可畫出和人類畫家一樣的美麗圖畫。那麽我們又有什麽理由要求性愛機器人長得和好萊塢帥哥Jude Law一樣呢?」 如果性愛機器人有爭議,也許遠程親吻傳送器的手機外設會讓你使用起來更心安理得。現在,模擬性交也在興起。日本慶應義塾大學傳媒與設計學院的學生開發出了一款名爲Teletongue的機器人,其基于Arduino處理器,旨在讓身處異地的戀人也能體驗皮肉之歡。如果用戶親吻或者愛撫某個身體部位(比如耳朵),其發出的聲音和震動將會傳給愛人,讓愛人也能體驗到雲雨之樂。 一些專家認爲:人們最終會同意和機器人結婚。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 [url=/tiyu/detail_3793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tiyu/1482908384420.jpg[/img][/url] 近日,此次大會組織者之一的Imagineering Institute發起了一項小型調查,詢問了30名實驗室成員是否願意與機器人開始一段戀愛。結果顯示:大部分成員承認與機器人的戀愛無法避免,但幾乎無人想要真正嘗試。 究其原因,道德倫理首當其沖。但除此之外,機器人性愛還會帶來數據安全問題。 幾個月之前,主打情趣用品的公司Standard Innovation遭到起訴,其原因是其通過智能手機連接設備秘密收集用戶數據。最後,公司以庭外和解賠償的方式私了此事,具體賠償金額尚未透露。由此可見,即使是相對這些「傳統」的性用具,已存在引起隱私數據泄漏的危機,更不說綜合性更強的性愛機器人,一旦被黑客入侵獲取信息,隨即可轉化成爲勒索材料。 同時,如果機器人擁有自我意識,機器人性愛面對的阻礙將會越來越多。 [url=/tiyu/detail_3793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tiyu/1482908384552.jpg[/img][/url] 對于此次大會,部分人持悲觀態度。一名觀衆表示:「關于機器人是什麽,我們無法達成一致。關于性是什麽,我們也無法達成一致。而我們幾乎能夠達成一致的是,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完美的性愛機器人。關于性愛機器人,我們現在的發展之路非常粗魯,沒人想要這樣。」 但金斯密斯學院的Kate Devlin卻對大會態度積極:「此次大會帶來了一個契機,讓我們思考這個行業該如何發展,它又將帶來什麽道德問題:如果我們擁有了一個有意識的機器,那麽我們又是如何知道它是有意識的呢?它的意識有多先進呢?它有權利拒絕與人類的婚姻嗎?我們又將對它負有哪些責任呢?」[br][center][url=/tiyu/detail_37933.html]首頁[/url]    [url=/tiyu/detail_37933.html]上一頁[/url]    [url=/tiyu/detail_37933_2.html]下一頁[/url]    [url=/tiyu/detail_37933_2.html]尾頁[/url][/center][url=/tiyu/detail_37933.html]第01頁[/url] [url=/tiyu/detail_37933_2.html][color=#C80211]第02頁[/color][/url]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