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攜程與去哪兒再生罅隙 垂直搜索搶攻在線旅遊

來源:互聯網  2008-11-30 06:00:48  評論

11月4日,攜程旅行網(NASDAQ:CTRP,下稱攜程)起訴垂直旅遊搜索網站「去哪兒」侵權案在北京海澱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攜程稱,「去哪兒」網站涉嫌侵犯攜程酒店點評著作權,要求「去哪兒」網站刪除所抓取的相關資料,並賠償相關公證費1000元。

而不久前的10月28日,大衆點評網起訴垂直生活搜索愛幫網一案正式宣判。法庭裁定,愛幫網侵犯大衆點評網著作權事實成立,愛幫網應停止使用來源于大衆點評網中的內容,並支付大衆點評網經濟損失及相關訴訟費用。

上海中彙律師事務所律師遊雲庭認爲,雖然此案的爭議是「去哪兒」能不能隨意抓取攜程的用戶評論,但背後的根源在于,「去哪兒」的垂直搜索引擎業務將部分攜程的業務分流到了其它網上商旅服務的企業,這種模式與攜程業務存在一定沖突。

索賠1000元

對于此次訴訟,攜程代理律師表示,攜程的網上用戶評論信息的知識産權歸攜程所有,希望「去哪兒」刪除所抓取的相關資料,並賠償訴訟的相關費用1000元。

「去哪兒」方面則認爲,通過搜索技術對評論信息的抓取並非轉載,而且抓取的不僅有攜程信息,還包括其它商旅網站(比如藝龍)的信息。

據記者了解,類似垂直搜索引擎與內容網站之間的訴訟,此前亦有先例,比如上文提及的大衆點評網起訴愛幫網侵權一案。

記者在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出具的判決書上看到,法院認定愛幫網侵權的理由是:愛幫網的使用行爲在形式和內容上均明顯超出了提供搜索引擎服務的範圍,使實際提供內容的大衆點評網的內容被大量複制,愛幫網直接將其作爲頁面內容使用。

大衆點評網副總裁龍偉告訴記者,「我們不反對搜索,關鍵在于一些所謂的垂直搜索網站的做法已經完全背離了搜索的概念。」

有業內人士認爲,參照大衆點評網起訴愛幫網的案件,此次攜程起訴「去哪兒」一案的關鍵就在于,有關方面對于「去哪兒」抓取攜程評論的表現形式以及目的認定。

遊雲庭律師認爲,對于垂直搜索而言,要避免被訴侵權的法律風險,只要做到兩點,「第一,不讓搜的不搜;第二,遵守『索引+來源網站+鏈接』的表現形式」。而對于名聲在外的攜程來說,不管此次官司的輸贏,該訴訟一方面給「去哪兒」增加了知名度,另一方面,如果攜程勝訴,「去哪兒」要付出的代價只是停止搜索引擎抓取攜程評論網頁而已。

關系緊張背後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攜程與「去哪兒」之間的第一次角力了。早在2006年底、2007年初,雙方之間就爆發了一場被業界稱之爲「劃線門」的事件。當時,「去哪兒」在其搜索結果中將攜程的價格列出與其它價格比較,並將攜程的名稱和價格以刪除線劃去,以表示「去哪兒」能找到比攜程更低的價格。攜程因此將「去哪兒」上訴到北京市海澱區工商局。

2007年1月11日,工商部門裁定認爲,「去哪兒」已構成損害競爭對手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的不正當競爭行爲,並責令其限期改正。

盡管雙方第一次的交鋒以攜程的輕易獲勝而告終,但是,通過該事件,「去哪兒」也借此機會迅速走紅,繼續發展其「比價模式」。截至今年8月,這個創立于2005年的旅遊搜索網站月獨立用戶訪問量已達到2400萬。根據艾瑞的最新數據,「去哪兒」線上機票服務的覆蓋人數已經超越攜程位居業界第一。

盡管「去哪兒」總裁莊辰超表示,「去哪兒」自身並不提供代理服務,將來也不會參與任何交易,因此並沒有和攜程産生直接的競爭,但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去哪兒」雖然不直接參與競爭,但實際上是從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行業的遊戲規則,「將攜程與同類型網站、航空公司、酒店直銷網站放在了同一個平台,加劇了他們之間的貼身肉搏」。

據了解,早期的旅遊服務提供商基本都是采取和攜程一樣的傭金模式。「必須線上、線下盡量多的全面接觸客戶,這樣才能有業務量,有了業務量之後才有對上遊航空公司、酒店的議價能力」。

然而,近兩年來在線旅遊市場正在發生變化,除了攜程、E龍等在線旅遊服務商,港中旅、中青旅等傳統旅行社也開始在網上開展業務,一些航空公司、酒店及其代理商都開始自己在網上提供在線預定業務。

從事機票代理業務多年的譚先生告訴記者,隨著用戶對在線服務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他從去年底開始已經成立了一個新公司專門提供在線服務,「不做門店以及送票等服務,這樣能節省成本,從而提供更低的價格或者其它的增值服務」。

而對航空公司和酒店而言,通過擴大直銷比例減少傭金支出,也是在經濟危機大環境下降低成本的一項重要途徑。據悉,國航、南航、錦江酒店等都已經成爲「去哪兒」的客戶。

「更多的供應商開始進入在線預定市場,這正是『去哪兒』這類垂直搜索發展比價模式的基礎」。

對于目前部分內容網站和垂直搜索關系緊張,有分析人士認爲,原因之一在于,目前整個市場的空間還相對太小,「搜索引擎存在的基礎是有海量的信息需要搜索,如果某個領域只有較少的公司提供大部分的內容,那麽垂直搜索自然容易引起侵權爭議」。

莊辰超表示,此前分別被雅虎和微軟收購的FareChase、FareCast也是向用戶提供機票、酒店等旅遊信息搜索服務的網站,「他們能很好的生存是因爲市場上同時存在4家大的在線旅遊分銷網站」。

垂直搜索的機會

據莊辰超介紹,目前「去哪兒」的機票搜索覆蓋了400多家航空公司和代理商,能搜索到超過30000家酒店的最新報價,「每個供應商的優勢都不一樣,有的在價格,有的在服務,我們要做的就是讓旅遊分銷的各個環節都能直接接觸到消費者,讓用戶根據自己的需求來選擇」。

有分析人士認爲,旅遊或許會成爲垂直搜索模式探索較早成功的領域之一,這是因爲相對于餐飲、房産等行業而言,旅遊行業的信息化程度更高。而且,由于電子客票的出現,在線旅遊分銷可以省去物流的麻煩,這些都是旅遊垂直迅速搜索發展的基礎。

事實上,除了「去哪兒」,已經有更多的網站開始進入這一領域。今年6月初,酷訊進行了大幅改版,突出熱門機票、酒店等信息,弱化房産等其它生活領域,將業務重心轉向旅遊垂直搜索。而在近期,新浪也悄然推出旅遊搜索功能,成爲第一個進軍旅遊搜索的門戶網站。

在線旅遊市場的這些變化也在攜程的業績中有所體現。11月18日,攜程公布了其截至今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務報告。該季報顯示,攜程第三季度總營收同比增長14.7%,但環比下降1.4%;淨利潤較去年同期減少5%;單張機票平均傭金約爲41.7元,同比下降12%。這是近年來攜程業績首度出現下滑。分析人士認爲,雖然經濟大環境以及奧運導致的人們出行意願降低是攜程業績受影響的主要原因,但是單張機票傭金的下降也與航空公司加大直銷力度,垂直旅遊搜索的沖擊不無關系。

不過,也有觀點認爲垂直搜索和攜程的模式之間還是有差異化空間。易觀國際分析師劉彤認爲,攜程優勢不僅僅在于價格,其良好的售後管理也是吸引用戶的很大原因,比如用戶的退房、退票或者其它糾紛都可以通過攜程來處理。商旅用戶、尤其是企業商旅用戶,是非常看重這種旅遊管理服務的。

上述從事機票代理的譚先生告訴記者,「雖然看好新興業務的增長,但是傳統的渠道模式仍然會有很大的生存空間,因爲用戶的需求本來就是很多元化的。」 【更多內容請關注科技頻道】

  11月4日,攜程旅行網(NASDAQ:CTRP,下稱攜程)起訴垂直旅遊搜索網站「去哪兒」侵權案在北京海澱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攜程稱,「去哪兒」網站涉嫌侵犯攜程酒店點評著作權,要求「去哪兒」網站刪除所抓取的相關資料,並賠償相關公證費1000元。   而不久前的10月28日,大衆點評網起訴垂直生活搜索愛幫網一案正式宣判。法庭裁定,愛幫網侵犯大衆點評網著作權事實成立,愛幫網應停止使用來源于大衆點評網中的內容,並支付大衆點評網經濟損失及相關訴訟費用。   上海中彙律師事務所律師遊雲庭認爲,雖然此案的爭議是「去哪兒」能不能隨意抓取攜程的用戶評論,但背後的根源在于,「去哪兒」的垂直搜索引擎業務將部分攜程的業務分流到了其它網上商旅服務的企業,這種模式與攜程業務存在一定沖突。   索賠1000元   對于此次訴訟,攜程代理律師表示,攜程的網上用戶評論信息的知識産權歸攜程所有,希望「去哪兒」刪除所抓取的相關資料,並賠償訴訟的相關費用1000元。   「去哪兒」方面則認爲,通過搜索技術對評論信息的抓取並非轉載,而且抓取的不僅有攜程信息,還包括其它商旅網站(比如藝龍)的信息。   據記者了解,類似垂直搜索引擎與內容網站之間的訴訟,此前亦有先例,比如上文提及的大衆點評網起訴愛幫網侵權一案。   記者在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出具的判決書上看到,法院認定愛幫網侵權的理由是:愛幫網的使用行爲在形式和內容上均明顯超出了提供搜索引擎服務的範圍,使實際提供內容的大衆點評網的內容被大量複制,愛幫網直接將其作爲頁面內容使用。   大衆點評網副總裁龍偉告訴記者,「我們不反對搜索,關鍵在于一些所謂的垂直搜索網站的做法已經完全背離了搜索的概念。」   有業內人士認爲,參照大衆點評網起訴愛幫網的案件,此次攜程起訴「去哪兒」一案的關鍵就在于,有關方面對于「去哪兒」抓取攜程評論的表現形式以及目的認定。   遊雲庭律師認爲,對于垂直搜索而言,要避免被訴侵權的法律風險,只要做到兩點,「第一,不讓搜的不搜;第二,遵守『索引+來源網站+鏈接』的表現形式」。而對于名聲在外的攜程來說,不管此次官司的輸贏,該訴訟一方面給「去哪兒」增加了知名度,另一方面,如果攜程勝訴,「去哪兒」要付出的代價只是停止搜索引擎抓取攜程評論網頁而已。      關系緊張背後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攜程與「去哪兒」之間的第一次角力了。早在2006年底、2007年初,雙方之間就爆發了一場被業界稱之爲「劃線門」的事件。當時,「去哪兒」在其搜索結果中將攜程的價格列出與其它價格比較,並將攜程的名稱和價格以刪除線劃去,以表示「去哪兒」能找到比攜程更低的價格。攜程因此將「去哪兒」上訴到北京市海澱區工商局。   2007年1月11日,工商部門裁定認爲,「去哪兒」已構成損害競爭對手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的不正當競爭行爲,並責令其限期改正。   盡管雙方第一次的交鋒以攜程的輕易獲勝而告終,但是,通過該事件,「去哪兒」也借此機會迅速走紅,繼續發展其「比價模式」。截至今年8月,這個創立于2005年的旅遊搜索網站月獨立用戶訪問量已達到2400萬。根據艾瑞的最新數據,「去哪兒」線上機票服務的覆蓋人數已經超越攜程位居業界第一。   盡管「去哪兒」總裁莊辰超表示,「去哪兒」自身並不提供代理服務,將來也不會參與任何交易,因此並沒有和攜程産生直接的競爭,但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去哪兒」雖然不直接參與競爭,但實際上是從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行業的遊戲規則,「將攜程與同類型網站、航空公司、酒店直銷網站放在了同一個平台,加劇了他們之間的貼身肉搏」。   據了解,早期的旅遊服務提供商基本都是采取和攜程一樣的傭金模式。「必須線上、線下盡量多的全面接觸客戶,這樣才能有業務量,有了業務量之後才有對上遊航空公司、酒店的議價能力」。   然而,近兩年來在線旅遊市場正在發生變化,除了攜程、E龍等在線旅遊服務商,港中旅、中青旅等傳統旅行社也開始在網上開展業務,一些航空公司、酒店及其代理商都開始自己在網上提供在線預定業務。   從事機票代理業務多年的譚先生告訴記者,隨著用戶對在線服務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他從去年底開始已經成立了一個新公司專門提供在線服務,「不做門店以及送票等服務,這樣能節省成本,從而提供更低的價格或者其它的增值服務」。   而對航空公司和酒店而言,通過擴大直銷比例減少傭金支出,也是在經濟危機大環境下降低成本的一項重要途徑。據悉,國航、南航、錦江酒店等都已經成爲「去哪兒」的客戶。   「更多的供應商開始進入在線預定市場,這正是『去哪兒』這類垂直搜索發展比價模式的基礎」。   對于目前部分內容網站和垂直搜索關系緊張,有分析人士認爲,原因之一在于,目前整個市場的空間還相對太小,「搜索引擎存在的基礎是有海量的信息需要搜索,如果某個領域只有較少的公司提供大部分的內容,那麽垂直搜索自然容易引起侵權爭議」。   莊辰超表示,此前分別被雅虎和微軟收購的FareChase、FareCast也是向用戶提供機票、酒店等旅遊信息搜索服務的網站,「他們能很好的生存是因爲市場上同時存在4家大的在線旅遊分銷網站」。   垂直搜索的機會   據莊辰超介紹,目前「去哪兒」的機票搜索覆蓋了400多家航空公司和代理商,能搜索到超過30000家酒店的最新報價,「每個供應商的優勢都不一樣,有的在價格,有的在服務,我們要做的就是讓旅遊分銷的各個環節都能直接接觸到消費者,讓用戶根據自己的需求來選擇」。   有分析人士認爲,旅遊或許會成爲垂直搜索模式探索較早成功的領域之一,這是因爲相對于餐飲、房産等行業而言,旅遊行業的信息化程度更高。而且,由于電子客票的出現,在線旅遊分銷可以省去物流的麻煩,這些都是旅遊垂直迅速搜索發展的基礎。   事實上,除了「去哪兒」,已經有更多的網站開始進入這一領域。今年6月初,酷訊進行了大幅改版,突出熱門機票、酒店等信息,弱化房産等其它生活領域,將業務重心轉向旅遊垂直搜索。而在近期,新浪也悄然推出旅遊搜索功能,成爲第一個進軍旅遊搜索的門戶網站。   在線旅遊市場的這些變化也在攜程的業績中有所體現。11月18日,攜程公布了其截至今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務報告。該季報顯示,攜程第三季度總營收同比增長14.7%,但環比下降1.4%;淨利潤較去年同期減少5%;單張機票平均傭金約爲41.7元,同比下降12%。這是近年來攜程業績首度出現下滑。分析人士認爲,雖然經濟大環境以及奧運導致的人們出行意願降低是攜程業績受影響的主要原因,但是單張機票傭金的下降也與航空公司加大直銷力度,垂直旅遊搜索的沖擊不無關系。   不過,也有觀點認爲垂直搜索和攜程的模式之間還是有差異化空間。易觀國際分析師劉彤認爲,攜程優勢不僅僅在于價格,其良好的售後管理也是吸引用戶的很大原因,比如用戶的退房、退票或者其它糾紛都可以通過攜程來處理。商旅用戶、尤其是企業商旅用戶,是非常看重這種旅遊管理服務的。   上述從事機票代理的譚先生告訴記者,「雖然看好新興業務的增長,但是傳統的渠道模式仍然會有很大的生存空間,因爲用戶的需求本來就是很多元化的。」 【更多內容請關注科技頻道】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