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你是否擔心地球面臨2012?心理學家解讀生態焦慮 心理_保健養生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1-11-07 17:34:55  評論

6月27日訊當您聽到亞馬孫叢林日漸萎縮的消息是否熱淚盈眶?“紙張還是塑料”這樣的問題是否讓您精神混亂?您是否整夜難以入眠,擔心洗衣機裏的漂白劑最終會進入您的飲用水?

如果您對上述任何一個問題有肯定的回答,那麽您可能已經成爲日益增多的生態焦慮者的一員。這種新的心理痛苦是對環境災難的慢性恐懼——這種擔憂隨著人類發展而日趨嚴重,許多人認爲汙染將帶給人類不可避免的洪水災難、饑荒、熱浪、物種滅絕,並最終使地球成爲死亡星球。

根據一些心理學家的意見,生態焦慮真實存在,它真的可以讓您苦惱。一位患有生態焦慮症的記者這樣形容,“當我看到空載的汽車,傳遞熱量的二氧化碳從排氣管中噴出,會讓我陷入超過一小時的恐慌中,包括顫抖、出汗,當他人向我走來時,我卻對著天空發呆。”

與困擾著四千萬美國人的普通焦慮症狀不同,生態焦慮是一種更爲特別的焦慮症。生態焦慮者的頭腦始終萦繞著一件事情,那就是環境破壞。

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對環境狀況達到如此的憂慮程度,但是調查發現,許多人真的對環境問題十分關心。根據蓋洛普民意測驗,36%的美國人“非常擔心”全球變暖,35%的受訪者相信這將對他們和他們的生活方式帶來“嚴重的威脅”。研究同時發現,女性對環境的憂慮比男性更爲嚴重。

什麽讓人生態焦慮

許多人認爲媒體推動了生態焦慮的蔓延。面對網絡和雜志上關于世界末日頭條的狂轟濫炸,加上電視報道的全球性糧食短缺,以及將某些疾病與暴露于食品中的有毒化學物品聯系起來,人們對生態如此焦慮也不足爲奇了。

我們甚至也無法在電影當中避開這些影響。在2006年的奧斯卡獲獎紀錄片《難以忽視的真相》中,美國前副總統戈爾警告說:我們至少在10年之內就會遭遇環境災難。現在真的到了需要警惕的時間了。

根據某些專家的意見,媒體爲了抓住公衆的注意,有時候會將真正的環境威脅過于誇大,對許多環境災難發生的可能性留下許多不確定性。我們對即將到來的環境危機的負罪感也被不合理地放大,尤其是當我們選擇購買大排量的SUV,或者站在超市結賬台時發現自己沒有帶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

媒體當然是生態焦慮的重要推動力量,但是心理學家們認爲還有其他因素在發揮作用。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與家庭、朋友和鄰裏的疏離感,當您只能選擇向電腦訴說,您的焦慮便很容易像脫缰的野馬一樣難以控制。而且當您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世界各地同時存在這麽多的環境問題,那麽您很容易迷失在其中,並且感到無助與彷徨。

生態焦慮産生的影響

生態焦慮治療專家稱,他們的病人會呈現出常見的焦慮症狀,包括食欲不振、易怒、驚恐發作、失眠、夢魇、難以解釋的虛弱和真實的生理痛。一些患者甚至在聽到極地冰蓋融化或者物種消亡的消息後會無法抑制地大叫。

一些人會感覺悲傷,另外一些可能會感到無助和抑郁。在諸多生態焦慮症狀中,“蜂鳴”感可能是最爲奇怪的一種,好像是人的細胞都在活躍與抽搐。

在極端形態下,生態焦慮甚至會激烈暴發。環境恐怖組織已經利用破壞性行動來達到他們實現環境改變的目標。他們曾經向聖地亞哥價值5000萬美元的綜合建築放火,或者用棒球棒襲擊悍馬汽車以發泄環境暴怒。

大部分的生態焦慮者並不會如此極端,他們可能對生活中促進環境友好的行動著迷。舉例來說,“生態媽媽”會操心毫無浪費的學校午餐、低能耗的電燈、環境友好型洗碗機和洗滌劑。她們把有機垃圾存在後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重複利用餐具的學校,讓他們喝無激素牛奶與無抗生素雞肉,甚至只食用本地沒有施用殺蟲劑的蘋果。

如何應對環境焦慮

最近幾年,心理學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分支——生態心理學。它完全致力于研究有關環境的心理焦慮問題。這一名詞由社會批評家特奧多爾·羅斯紮克(Theodor Roszak)等人于上世紀90年代提出,這一概念的核心要義是:人類與地球的關系對人們的生理和心理影響巨大。破壞這種關系會導致壓力和焦慮。生態心理學研究個人的成長環境和背景如何影響他或者她與環境的關系,同時考慮人的碳排放量,他或者她如何維護環境,並且爲人們提供減輕生態焦慮的建議。

生態心理學家科恩邁·J.克爾開發出一種被稱爲自然體系思考進程的理論,認爲我們的焦慮根源于自身的健康與地球健康之間的脫節,因此我們需要與自然重新連接,以修複我們的情緒紊亂。

那麽,當您遭遇生態焦慮時應該怎麽辦呢?有人會選擇看生態理療師。根據生態心理學國際組織的數據,世界上至少有150名生態心理學從業者。越來越多的高校,比如科羅拉多州博爾德的那洛巴大學、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普利斯考特學院,開始嘗試開設生態心理學專業,因此受到訓練的生態理療師數量在未來將會不斷增加。

生態理療師將爲您診斷焦慮的原因並提供治療方案,收費大約爲每小時250美元。一些生態理療師建議他們的病人到戶外去接觸大自然,而另外一些則建議將“自然”帶在身邊,比如隨手攜帶鵝卵石或者是一塊樹皮。

有時候克服無助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對環境做些什麽。環境理療師建議病人在他們的工作、學校或者禮拜的地方建立環境組織。另外一些辦法包括安裝低功率的節能燈,在購物時使用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您還可以爲環境保護組織募捐,比如塞拉俱樂部或者奧杜邦協會,有時候逃離環境焦慮的最有效辦法就是從環境災難的信息來源入手:關掉電視,斷開網絡。雖然您無法控制生態惡化的進程,但是至少您在自己的生活中可以以身作則。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6月27日訊 當您聽到亞馬孫叢林日漸萎縮的消息是否熱淚盈眶?“紙張還是塑料”這樣的問題是否讓您精神混亂?您是否整夜難以入眠,擔心洗衣機裏的漂白劑最終會進入您的飲用水?   如果您對上述任何一個問題有肯定的回答,那麽您可能已經成爲日益增多的生態焦慮者的一員。這種新的心理痛苦是對環境災難的慢性恐懼——這種擔憂隨著人類發展而日趨嚴重,許多人認爲汙染將帶給人類不可避免的洪水災難、饑荒、熱浪、物種滅絕,並最終使地球成爲死亡星球。   根據一些心理學家的意見,生態焦慮真實存在,它真的可以讓您苦惱。一位患有生態焦慮症的記者這樣形容,“當我看到空載的汽車,傳遞熱量的二氧化碳從排氣管中噴出,會讓我陷入超過一小時的恐慌中,包括顫抖、出汗,當他人向我走來時,我卻對著天空發呆。”   與困擾著四千萬美國人的普通焦慮症狀不同,生態焦慮是一種更爲特別的焦慮症。生態焦慮者的頭腦始終萦繞著一件事情,那就是環境破壞。   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對環境狀況達到如此的憂慮程度,但是調查發現,許多人真的對環境問題十分關心。根據蓋洛普民意測驗,36%的美國人“非常擔心”全球變暖,35%的受訪者相信這將對他們和他們的生活方式帶來“嚴重的威脅”。研究同時發現,女性對環境的憂慮比男性更爲嚴重。   什麽讓人生態焦慮   許多人認爲媒體推動了生態焦慮的蔓延。面對網絡和雜志上關于世界末日頭條的狂轟濫炸,加上電視報道的全球性糧食短缺,以及將某些疾病與暴露于食品中的有毒化學物品聯系起來,人們對生態如此焦慮也不足爲奇了。   我們甚至也無法在電影當中避開這些影響。在2006年的奧斯卡獲獎紀錄片《難以忽視的真相》中,美國前副總統戈爾警告說:我們至少在10年之內就會遭遇環境災難。現在真的到了需要警惕的時間了。   根據某些專家的意見,媒體爲了抓住公衆的注意,有時候會將真正的環境威脅過于誇大,對許多環境災難發生的可能性留下許多不確定性。我們對即將到來的環境危機的負罪感也被不合理地放大,尤其是當我們選擇購買大排量的SUV,或者站在超市結賬台時發現自己沒有帶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   媒體當然是生態焦慮的重要推動力量,但是心理學家們認爲還有其他因素在發揮作用。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與家庭、朋友和鄰裏的疏離感,當您只能選擇向電腦訴說,您的焦慮便很容易像脫缰的野馬一樣難以控制。而且當您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世界各地同時存在這麽多的環境問題,那麽您很容易迷失在其中,並且感到無助與彷徨。   生態焦慮産生的影響   生態焦慮治療專家稱,他們的病人會呈現出常見的焦慮症狀,包括食欲不振、易怒、驚恐發作、失眠、夢魇、難以解釋的虛弱和真實的生理痛。一些患者甚至在聽到極地冰蓋融化或者物種消亡的消息後會無法抑制地大叫。   一些人會感覺悲傷,另外一些可能會感到無助和抑郁。在諸多生態焦慮症狀中,“蜂鳴”感可能是最爲奇怪的一種,好像是人的細胞都在活躍與抽搐。   在極端形態下,生態焦慮甚至會激烈暴發。環境恐怖組織已經利用破壞性行動來達到他們實現環境改變的目標。他們曾經向聖地亞哥價值5000萬美元的綜合建築放火,或者用棒球棒襲擊悍馬汽車以發泄環境暴怒。   大部分的生態焦慮者並不會如此極端,他們可能對生活中促進環境友好的行動著迷。舉例來說,“生態媽媽”會操心毫無浪費的學校午餐、低能耗的電燈、環境友好型洗碗機和洗滌劑。她們把有機垃圾存在後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重複利用餐具的學校,讓他們喝無激素牛奶與無抗生素雞肉,甚至只食用本地沒有施用殺蟲劑的蘋果。   如何應對環境焦慮   最近幾年,心理學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分支——生態心理學。它完全致力于研究有關環境的心理焦慮問題。這一名詞由社會批評家特奧多爾·羅斯紮克(Theodor Roszak)等人于上世紀90年代提出,這一概念的核心要義是:人類與地球的關系對人們的生理和心理影響巨大。破壞這種關系會導致壓力和焦慮。生態心理學研究個人的成長環境和背景如何影響他或者她與環境的關系,同時考慮人的碳排放量,他或者她如何維護環境,並且爲人們提供減輕生態焦慮的建議。   生態心理學家科恩邁·J.克爾開發出一種被稱爲自然體系思考進程的理論,認爲我們的焦慮根源于自身的健康與地球健康之間的脫節,因此我們需要與自然重新連接,以修複我們的情緒紊亂。   那麽,當您遭遇生態焦慮時應該怎麽辦呢?有人會選擇看生態理療師。根據生態心理學國際組織的數據,世界上至少有150名生態心理學從業者。越來越多的高校,比如科羅拉多州博爾德的那洛巴大學、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普利斯考特學院,開始嘗試開設生態心理學專業,因此受到訓練的生態理療師數量在未來將會不斷增加。   生態理療師將爲您診斷焦慮的原因並提供治療方案,收費大約爲每小時250美元。一些生態理療師建議他們的病人到戶外去接觸大自然,而另外一些則建議將“自然”帶在身邊,比如隨手攜帶鵝卵石或者是一塊樹皮。   有時候克服無助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對環境做些什麽。環境理療師建議病人在他們的工作、學校或者禮拜的地方建立環境組織。另外一些辦法包括安裝低功率的節能燈,在購物時使用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您還可以爲環境保護組織募捐,比如塞拉俱樂部或者奧杜邦協會,有時候逃離環境焦慮的最有效辦法就是從環境災難的信息來源入手:關掉電視,斷開網絡。雖然您無法控制生態惡化的進程,但是至少您在自己的生活中可以以身作則。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