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心理問題群體日益龐大 化解心結有賴社會幹預網 心理_保健養生

來源:互聯網  2011-11-07 17:38:52  評論

5月20日訊全球最大的代工企業富士康公司,在半年不到的時間內,連續發生9起自殺事件,引起社會強烈關注。近年來,有心理問題的群體逐年增大,由此引發的各種惡性事件也時有發生。如何打造一個健康和諧的工作生活環境,再次引發人們的思考。

心理科門診量15年上升10多倍

昨天,南京市腦科醫院心理門診,人群仍舊熙熙攘攘,其中不乏青年學生和中年人。

「15年前,心理門診每天門診量也就10例8例的,可現在猛躥到150例以上,院裏的專科醫生由當年的5人增加到16人,仍忙不過來。」該院心理科喬慧芬副主任醫師介紹說,每年高考、中考前後,甚至還有「黃牛」炒賣心理科的號頭。 「心理門診量增多,既與人們對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上升有關,更與社會大環境變化密切相關。」

記者采訪了前來就診的大學生小李。滿臉郁悒的他向醫生傾訴自己的煩惱:「同學們覺得我是外地人,合夥欺負我,我實在受不了,甚至有與他們同歸于盡的想法……」這已是小李第二次求助醫生了。

小李老家是東北,在南京某大學讀二年級,與他同宿舍的兩位同學是家境優越的南京人,且都是學生幹部。小李和他們住在一起,先是有嚴重的自卑感,繼而發展爲心理疾患。後來,老師將他調離了原宿舍,可原先的心理壓力仍如影隨形,他最終只好到腦科醫院尋求幫助。

某機關一位副處長,在競聘正處長時失敗,而升爲正處長的恰恰是他平時最看不起、認爲最沒有能力的一位同事。于是,這位副處長心理不平衡,長期抑郁,認爲社會真不公,看周圍的人和事都一片灰暗。心理失衡導致軀體疾病,最終想自殺。

「這樣的例子,幾乎每周都能碰到幾例。近幾年,來看心理門診的人群中,大中學生、外企白領、機關幹部約占1/3。」喬慧芬醫師說,目前,有抑郁、焦慮、強迫等心理障礙的人群比例逐年在上升,而具備資質的心理咨詢人員卻嚴重不足。 「如果這批人群缺少心理調適能力,社會又沒有一個周到、有效的心理幹預機制和生活救濟機制,一旦他們心理出現畸變,行爲失控,將是非常可怕的『定時炸彈』」。

「問題」員工,用人單位不能一「開」了之

人,既是生物的人,又是社會的人,或多或少都會産生心理問題。中國心理學會臨床咨詢專業委員會心理督導師、南京市腦科醫院心理科主任李箕君介紹,根據國際經驗,人均國內生産總值處于1000-3000美元時,是社會矛盾較爲尖銳化的時期,同時也是社會問題多發期,「而國內目前正處在這個階段。」

「過去職工都是單位人,一旦某位員工想不開出現心理問題,黨、政、工、團都會出面做思想工作,其實這就是最基本的『心理疏導』。而大多數單位這方面功能在退化。」李箕君說,現在,許多用人單位,只要發現哪位員工屬于「異類」,最常見的就是一「開」了之。放任到社會上的他們,沒有單位、沒有收入、沒有任何約束,很容易成爲危害社會安全的「不定時炸彈」。福建南坪砍殺小學生的鄭民生就是典型例子。

專家介紹,國際上一些負責任的大企業非常注重員工心理健康,比如美國、德國許多大企業,把「員工心理援助計劃」當作員工福利的一部分。目前國內華爲、中興等大企業也開始重視員工心理健康問題,員工都備有心理健康檔案,企業定期請來心理醫生爲員工上課,並在企業內培養能處理心理危機的人員。這相當于爲社會築起第一道「防火牆」。

應當盡快建起社會心理幹預網

據記者了解,全省大中小學校園心理咨詢員、13個地級市醫院的心理醫師等統統加起來不足1萬人,與西方發達國家相差太遠。

「開展心理健康疏導、教育,絕不僅僅是衛生和教育部門的事。」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中國心理健康教育協會心理督導師桑志芹教授認爲,需要構建「家庭-單位-社區-醫療機構」幹預體系,而目前我國只有這個體系的「兩端」,缺少中間環節。

專家說,織就一張化解心理糾結的網,則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街道、民政、公安、衛生等部門密切協作,這樣的網才會「疏而不漏」。

江蘇省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副主委、南京市腦科醫院副院長張甯教授認爲,突發惡性事件增多,不單純是心理方面的問題,其深層次的原因是社會問題。全社會都應重視心理健康問題。比如,發現家庭成員有想不開的事,要及時做勸導解說工作;各用人單位要對員工負責,對落選、落聘人員要進行事後解釋工作;社區工作者對失業、下崗、家庭不和的人群應給予特別的關心。實在難以解開的「疙瘩」,幫助他們學會求助心理醫生,這一切都應用制度來實施完善。與此同時,政府應該大力培養、培訓具備資質的心理疏導職業人員。

5月20日訊 全球最大的代工企業富士康公司,在半年不到的時間內,連續發生9起自殺事件,引起社會強烈關注。近年來,有心理問題的群體逐年增大,由此引發的各種惡性事件也時有發生。如何打造一個健康和諧的工作生活環境,再次引發人們的思考。 心理科門診量15年上升10多倍 昨天,南京市腦科醫院心理門診,人群仍舊熙熙攘攘,其中不乏青年學生和中年人。 「15年前,心理門診每天門診量也就10例8例的,可現在猛躥到150例以上,院裏的專科醫生由當年的5人增加到16人,仍忙不過來。」該院心理科喬慧芬副主任醫師介紹說,每年高考、中考前後,甚至還有「黃牛」炒賣心理科的號頭。 「心理門診量增多,既與人們對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上升有關,更與社會大環境變化密切相關。」 記者采訪了前來就診的大學生小李。滿臉郁悒的他向醫生傾訴自己的煩惱:「同學們覺得我是外地人,合夥欺負我,我實在受不了,甚至有與他們同歸于盡的想法……」這已是小李第二次求助醫生了。 小李老家是東北,在南京某大學讀二年級,與他同宿舍的兩位同學是家境優越的南京人,且都是學生幹部。小李和他們住在一起,先是有嚴重的自卑感,繼而發展爲心理疾患。後來,老師將他調離了原宿舍,可原先的心理壓力仍如影隨形,他最終只好到腦科醫院尋求幫助。 某機關一位副處長,在競聘正處長時失敗,而升爲正處長的恰恰是他平時最看不起、認爲最沒有能力的一位同事。于是,這位副處長心理不平衡,長期抑郁,認爲社會真不公,看周圍的人和事都一片灰暗。心理失衡導致軀體疾病,最終想自殺。 「這樣的例子,幾乎每周都能碰到幾例。近幾年,來看心理門診的人群中,大中學生、外企白領、機關幹部約占1/3。」喬慧芬醫師說,目前,有抑郁、焦慮、強迫等心理障礙的人群比例逐年在上升,而具備資質的心理咨詢人員卻嚴重不足。 「如果這批人群缺少心理調適能力,社會又沒有一個周到、有效的心理幹預機制和生活救濟機制,一旦他們心理出現畸變,行爲失控,將是非常可怕的『定時炸彈』」。 「問題」員工,用人單位不能一「開」了之 人,既是生物的人,又是社會的人,或多或少都會産生心理問題。中國心理學會臨床咨詢專業委員會心理督導師、南京市腦科醫院心理科主任李箕君介紹,根據國際經驗,人均國內生産總值處于1000-3000美元時,是社會矛盾較爲尖銳化的時期,同時也是社會問題多發期,「而國內目前正處在這個階段。」 「過去職工都是單位人,一旦某位員工想不開出現心理問題,黨、政、工、團都會出面做思想工作,其實這就是最基本的『心理疏導』。而大多數單位這方面功能在退化。」李箕君說,現在,許多用人單位,只要發現哪位員工屬于「異類」,最常見的就是一「開」了之。放任到社會上的他們,沒有單位、沒有收入、沒有任何約束,很容易成爲危害社會安全的「不定時炸彈」。福建南坪砍殺小學生的鄭民生就是典型例子。 專家介紹,國際上一些負責任的大企業非常注重員工心理健康,比如美國、德國許多大企業,把「員工心理援助計劃」當作員工福利的一部分。目前國內華爲、中興等大企業也開始重視員工心理健康問題,員工都備有心理健康檔案,企業定期請來心理醫生爲員工上課,並在企業內培養能處理心理危機的人員。這相當于爲社會築起第一道「防火牆」。 應當盡快建起社會心理幹預網 據記者了解,全省大中小學校園心理咨詢員、13個地級市醫院的心理醫師等統統加起來不足1萬人,與西方發達國家相差太遠。 「開展心理健康疏導、教育,絕不僅僅是衛生和教育部門的事。」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中國心理健康教育協會心理督導師桑志芹教授認爲,需要構建「家庭-單位-社區-醫療機構」幹預體系,而目前我國只有這個體系的「兩端」,缺少中間環節。 專家說,織就一張化解心理糾結的網,則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街道、民政、公安、衛生等部門密切協作,這樣的網才會「疏而不漏」。 江蘇省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副主委、南京市腦科醫院副院長張甯教授認爲,突發惡性事件增多,不單純是心理方面的問題,其深層次的原因是社會問題。全社會都應重視心理健康問題。比如,發現家庭成員有想不開的事,要及時做勸導解說工作;各用人單位要對員工負責,對落選、落聘人員要進行事後解釋工作;社區工作者對失業、下崗、家庭不和的人群應給予特別的關心。實在難以解開的「疙瘩」,幫助他們學會求助心理醫生,這一切都應用制度來實施完善。與此同時,政府應該大力培養、培訓具備資質的心理疏導職業人員。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