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新生代打工族心理健康堪憂 自殺事件呈維特效應 心理_保健養生

來源:互聯網  2011-11-07 17:38:52  評論

無望與重複的歧路…… 法明 作

5月19日訊9名富士康80後、90後員工先後跳樓自殺,引發了人們對于新生代外來務工者心理健康狀況的關注。到底是什麽令他們如此不堪重負?誰又應承擔起治愈他們心理疾患的責任?

5月14日夜,富士康新進員工小梁爬上了宿舍7樓樓頂,翻過1.5米的圍欄飛身躍下……警方表示,小梁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其身上有四處自殘刀傷。經查,小梁21歲,一線作業員,安徽人,進入富士康工作僅6個月。這已經是在富士康發生的第9起員工跳樓事件。

在網上鍵入「員工自殺」,會發現此類事件並非個案,其中不乏世界知名企業。接連不斷的員工自殺事件,把這些曾經的「求職天堂」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人們不禁懷疑,勞動密集型企業的管理理念與模式是否「人性化」。同時,更將公衆關注的目光引向一個新的領域——新生代外來務工者的心理健康。

心理學專家分析認爲,不排除新生代農民工自身存在心理脆弱等問題,更主要的是,密集型工作、勞動強度大,進一步增加了其挫折感和孤獨感,企業的程式化管理,缺乏人情味的氛圍,使年輕員工抑郁心理無處排解,最終導致惡果。

自殺事件呈現「維特效應」

今年以來第9起跳樓自殺案,富士康似乎被下了「死亡魔咒」。此前是5月6日,龍華廠區男工盧新從陽台縱身跳下身亡,24歲。

盧新死後第二天,清華大學心理學系副主任樊富民教授、北京大學醫學部精神研究所前所長呂秋雲教授等國內多名心理學專家空降深圳,會診富士康。隨後幾天,又有兩名員工選擇用跳樓結束年輕的生命。

此間,富士康新聞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已通過建立員工關愛中心、利用24小時值班熱線、讓員工及時打電話咨詢和求助等方式,有效防止了20多起可能發生的自殺突發事件。

回顧以往新聞,記者發現,員工「連環自殺」也曾經發生在華爲公司,2007年~2008年間,曾有4起自殺案。

類似事件也發生在外國企業中。2009年,歐洲第三大手機運營商——法國電信集團員工自殺成風,18個月23人自絕。有分析認爲,這與該公司「大幅裁員、轉崗和重組」有著直接關系,同時,法國電信不停地要求員工加快工作進度,嚴重影響了員工情緒。

心理學家表示,自殺是一種「心理傳染病」。當有一個人選擇自殺時,其他有著類似境遇的人很可能效仿,心理學稱之爲「維特效應」。也有觀點認爲,「維特效應」只是導致自殺者選擇自殺作爲解決問題方式的原因,遇到的「問題」,才是導致自殺事件的根源。

新生代打工者心理健康預警

與國外不同,我國發生的幾起連續自殺事件,全部爲80後、90後的新生代打工者,其中絕大部分爲生産一線的農民工。據統計,我國農民工外出打工的1.5億人中,「新生代」占到60%,大約有1億人。

在以往的采訪中,記者發現,80後、90後農民工自認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村人,他們中許多人跟隨打工的父母在城市長大,更習慣都市生活,注重個人發展和生活品質。如果說第一代農民工是單純地追求工資收入,更願意「落葉歸根」的話,新生代農民工則更注重自身的權益和個體感受,融入城市的沖動更強,「打工不僅僅是爲了賺錢,更是爲了尋找個人發展的更好機會」。

有社會學家認爲,戶籍、醫療、住房、社保的差異,使新生代農民工明白自己並不是「正宗的城市人」。雖然有夢想、很自信、更獨立,且與第一代農民工相比,其工作和生活條件有所改善,但新生代農民工經曆著更加顯著的城鄉分裂,更大的收入不平等,以及更深刻的社會排斥。他們生活在城市社會的邊緣,無法忍受的歧視與落差侵蝕著他們的心靈。

無望與重複的歧路…… 法明 作 5月19日訊 9名富士康80後、90後員工先後跳樓自殺,引發了人們對于新生代外來務工者心理健康狀況的關注。到底是什麽令他們如此不堪重負?誰又應承擔起治愈他們心理疾患的責任? 5月14日夜,富士康新進員工小梁爬上了宿舍7樓樓頂,翻過1.5米的圍欄飛身躍下……警方表示,小梁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其身上有四處自殘刀傷。經查,小梁21歲,一線作業員,安徽人,進入富士康工作僅6個月。這已經是在富士康發生的第9起員工跳樓事件。 在網上鍵入「員工自殺」,會發現此類事件並非個案,其中不乏世界知名企業。接連不斷的員工自殺事件,把這些曾經的「求職天堂」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人們不禁懷疑,勞動密集型企業的管理理念與模式是否「人性化」。同時,更將公衆關注的目光引向一個新的領域——新生代外來務工者的心理健康。 心理學專家分析認爲,不排除新生代農民工自身存在心理脆弱等問題,更主要的是,密集型工作、勞動強度大,進一步增加了其挫折感和孤獨感,企業的程式化管理,缺乏人情味的氛圍,使年輕員工抑郁心理無處排解,最終導致惡果。 自殺事件呈現「維特效應」 今年以來第9起跳樓自殺案,富士康似乎被下了「死亡魔咒」。此前是5月6日,龍華廠區男工盧新從陽台縱身跳下身亡,24歲。 盧新死後第二天,清華大學心理學系副主任樊富民教授、北京大學醫學部精神研究所前所長呂秋雲教授等國內多名心理學專家空降深圳,會診富士康。隨後幾天,又有兩名員工選擇用跳樓結束年輕的生命。 此間,富士康新聞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已通過建立員工關愛中心、利用24小時值班熱線、讓員工及時打電話咨詢和求助等方式,有效防止了20多起可能發生的自殺突發事件。 回顧以往新聞,記者發現,員工「連環自殺」也曾經發生在華爲公司,2007年~2008年間,曾有4起自殺案。 類似事件也發生在外國企業中。2009年,歐洲第三大手機運營商——法國電信集團員工自殺成風,18個月23人自絕。有分析認爲,這與該公司「大幅裁員、轉崗和重組」有著直接關系,同時,法國電信不停地要求員工加快工作進度,嚴重影響了員工情緒。 心理學家表示,自殺是一種「心理傳染病」。當有一個人選擇自殺時,其他有著類似境遇的人很可能效仿,心理學稱之爲「維特效應」。也有觀點認爲,「維特效應」只是導致自殺者選擇自殺作爲解決問題方式的原因,遇到的「問題」,才是導致自殺事件的根源。 新生代打工者心理健康預警 與國外不同,我國發生的幾起連續自殺事件,全部爲80後、90後的新生代打工者,其中絕大部分爲生産一線的農民工。據統計,我國農民工外出打工的1.5億人中,「新生代」占到60%,大約有1億人。 在以往的采訪中,記者發現,80後、90後農民工自認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村人,他們中許多人跟隨打工的父母在城市長大,更習慣都市生活,注重個人發展和生活品質。如果說第一代農民工是單純地追求工資收入,更願意「落葉歸根」的話,新生代農民工則更注重自身的權益和個體感受,融入城市的沖動更強,「打工不僅僅是爲了賺錢,更是爲了尋找個人發展的更好機會」。 有社會學家認爲,戶籍、醫療、住房、社保的差異,使新生代農民工明白自己並不是「正宗的城市人」。雖然有夢想、很自信、更獨立,且與第一代農民工相比,其工作和生活條件有所改善,但新生代農民工經曆著更加顯著的城鄉分裂,更大的收入不平等,以及更深刻的社會排斥。他們生活在城市社會的邊緣,無法忍受的歧視與落差侵蝕著他們的心靈。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