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軍統「十八羅漢」潛入河內追殺汪精衛始末

2010-03-16 03:36:1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1938年7月,日本決定撇開蔣介石,誘降汪精衛,日汪勾結越來越密切。10月,汪精衛發表談話,准備接受日本提出的議和條件。11月中旬,雙方代表在上海「重光堂」簽訂密約,並擬定汪精衛從重慶出逃。

  

  12月19日,汪精衛率陳璧君、曾仲鳴、周佛海、陶希聖等10余人乘飛機逃離昆明,飛抵越南河內。

  日本政府得知汪精衛出逃後,提出了所謂的「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三原則。12月29日,汪精衛在香港發表臭名昭著的「豔電」,希望以蔣介石爲首的國民政府與日和談。翌日,汪精衛建議日本對重慶施以致命的轟炸。

  蔣介石下令追殺汪精衛

  1939年元旦,蔣介石召集國民黨中央執行、監察委員召開臨時緊急會議,決定永遠開除汪精衛黨籍,並撤銷一切職務,同時要求搶在汪離開河內到南京籌組僞政府之前將其殺掉。

  軍統局局長戴笠奉蔣介石之命,馬上行動。盡管軍統在暗殺方面輕車熟路,但對這次在國境以外組織暗殺沒有把握。爲此,戴笠親偕軍統特務陳恭澍等人飛往河內,並任命陳爲行動組組長。

  戴笠帶親信秘書毛萬裏在香港建立了調度指揮中心,晝夜堅守。而且在派陳恭澍前往河內的同時,還曾瞞著他秘密到河內安排。

  陳恭澍是軍統天津站站長,此人思維缜密,策劃過槍殺張敬堯、綁架吉鴻昌等一系列行動。組員王魯翹,曾任戴笠貼身警衛,是一名職業殺手。組員余樂醒,曾是軍統元老,對特工技術極有研究,而且能講法語,赴河內十分適合。此外,岑家焯、魏春風、余鑒聲、張逢義、唐英傑、鄭邦國、陳布雲等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老牌特務。加上陳恭澍,共18人,被稱爲「十八羅漢」。

  陳恭澍親自偵察,了解到汪精衛住在河內的一個高級住宅區———高朗街27號。這是一棟三層西式樓房。陳恭澍對其考察了一番:後門的道路複雜,巷道縱橫,對暗殺後撤離十分有利。

  在軍統磨刀霍霍的同時,汪精衛卻有些孤獨和失落。1939年1月4日,日本近衛內閣辭職,繼任的首相平沼骐一郎對「和平運動」不感興趣,這讓汪精衛感到從未有過的惆怅和迷惘。他每天躲在房間裏,從不外出散步。他後來寫道:「脫離了重慶,在河內過的這孤獨的正月,在我的一生,是不能忘卻的。」當年河內是法國人的天下,汪的侍衛連槍都不能帶。

  陳恭澍等人在河內一直在做著准備,但戴笠告訴他們:沒有蔣介石的「制裁令」,不可輕舉妄動。因爲蔣對汪還抱有一絲希望,他會有一天「幡然悔悟」。爲此,蔣介石派原改組派成員谷正鼎赴河內,對汪進行遊說。汪精衛對蔣介石
 
第一頁    上一頁    第1頁/共3頁    下一頁    最後頁
第01頁 第02頁 第03頁 
  1938年7月,日本決定撇開蔣介石,誘降汪精衛,日汪勾結越來越密切。10月,汪精衛發表談話,准備接受日本提出的議和條件。11月中旬,雙方代表在上海「重光堂」簽訂密約,並擬定汪精衛從重慶出逃。           12月19日,汪精衛率陳璧君、曾仲鳴、周佛海、陶希聖等10余人乘飛機逃離昆明,飛抵越南河內。     日本政府得知汪精衛出逃後,提出了所謂的「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三原則。12月29日,汪精衛在香港發表臭名昭著的「豔電」,希望以蔣介石爲首的國民政府與日和談。翌日,汪精衛建議日本對重慶施以致命的轟炸。     蔣介石下令追殺汪精衛     1939年元旦,蔣介石召集國民黨中央執行、監察委員召開臨時緊急會議,決定永遠開除汪精衛黨籍,並撤銷一切職務,同時要求搶在汪離開河內到南京籌組僞政府之前將其殺掉。     軍統局局長戴笠奉蔣介石之命,馬上行動。盡管軍統在暗殺方面輕車熟路,但對這次在國境以外組織暗殺沒有把握。爲此,戴笠親偕軍統特務陳恭澍等人飛往河內,並任命陳爲行動組組長。     戴笠帶親信秘書毛萬裏在香港建立了調度指揮中心,晝夜堅守。而且在派陳恭澍前往河內的同時,還曾瞞著他秘密到河內安排。     陳恭澍是軍統天津站站長,此人思維缜密,策劃過槍殺張敬堯、綁架吉鴻昌等一系列行動。組員王魯翹,曾任戴笠貼身警衛,是一名職業殺手。組員余樂醒,曾是軍統元老,對特工技術極有研究,而且能講法語,赴河內十分適合。此外,岑家焯、魏春風、余鑒聲、張逢義、唐英傑、鄭邦國、陳布雲等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老牌特務。加上陳恭澍,共18人,被稱爲「十八羅漢」。     陳恭澍親自偵察,了解到汪精衛住在河內的一個高級住宅區———高朗街27號。這是一棟三層西式樓房。陳恭澍對其考察了一番:後門的道路複雜,巷道縱橫,對暗殺後撤離十分有利。     在軍統磨刀霍霍的同時,汪精衛卻有些孤獨和失落。1939年1月4日,日本近衛內閣辭職,繼任的首相平沼骐一郎對「和平運動」不感興趣,這讓汪精衛感到從未有過的惆怅和迷惘。他每天躲在房間裏,從不外出散步。他後來寫道:「脫離了重慶,在河內過的這孤獨的正月,在我的一生,是不能忘卻的。」當年河內是法國人的天下,汪的侍衛連槍都不能帶。     陳恭澍等人在河內一直在做著准備,但戴笠告訴他們:沒有蔣介石的「制裁令」,不可輕舉妄動。因爲蔣對汪還抱有一絲希望,他會有一天「幡然悔悟」。爲此,蔣介石派原改組派成員谷正鼎赴河內,對汪進行遊說。汪精衛對蔣介石[br][center][url=/junshi/detail_100436.html]首頁[/url]    [url=/junshi/detail_100436.html]上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00436_2.html]下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00436_3.html]尾頁[/url][/center][url=/junshi/detail_100436.html][color=#C80211]第01頁[/color][/url] [url=/junshi/detail_100436_2.html]第02頁[/url] [url=/junshi/detail_100436_3.html]第03頁[/url]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