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一位志願軍掉隊士兵在朝鮮戰場爆發的恐怖戰力!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0-03-16 09:14:57  評論

一位「身子比較弱」,機槍都扛不動,而且曾經爲了活得輕松一些而對崗位挑三擇四的「落後戰士」,憑著一腔血氣,幹出了多麽驚天動地的大事!當時的中國士兵的戰鬥素質要說天下第二,誰敢說自己第一?!如果志願軍重武器再多一些,不至于再用人肉去填米軍的環形火力防禦陣地;後勤保障能有最基本的保證,不至于整排整連的人一齊餓昏、凍僵;只要能得到一些哪怕是最原始的空中掩護,不至讓米帝的飛機把對地攻擊當成遊藝活動……只怕早把米軍趕下大海了。只可惜曆史不能假設……今天的中國軍隊還能有祖輩、父輩的悍勇否?答案每個人心裏都有……

別人是志願軍,我也是!

——根據王合良生前自述文字整理

整理者按:王合良生前的筆記本上有一段自述,因其文化程度的局限,表述比較零亂,有些文字也很難辯認,也有辭不達意之處,需要費力揣摸,我簡單地整理了一下,校正了一些自述者因當地地位局限未能准確表述的地點和戰鬥態勢,因王合良老人已去世,無法與他討論商榷,只能盡可能地保留他留下文字的原樣和表述順序。特此說明。

另外,王合良自述的出生日期似也與有關戰史資料所載有出入,待查證。

我是一個貧農的兒子,別人寫(租)地主的土地有錢交租子,可是我們家裏不但沒錢交租子,而且連鋤頭都沒有一把,農具更不用說了。我父親用五十個活路(工)與地主換了三塊破爛草房子和兩畝多點地。雖然是五十個活路(工),天晴都在他家地裏做,下雨才能在自已地裏做。我年紀小,就用織布去換工。

我八歲時母親就死了,我父親一個人拉扯著我和我的兄弟。

解放後我們家分得了田地,我父親很高興,再不受地主的壓迫和剝削了。可是不久聽到美帝國主義侵略朝鮮,我心裏很氣憤很難過。那時我在民兵隊裏當小隊長,回到家裏就對我父親說:是不是可以讓我去參軍?我父親很同意。但當時當兵要滿18歲,我才17歲,于是就多報了一歲,18歲。部隊領導看我個子不高,就叫我當通訊員。我不願意。領導說服不了我,最後還是把我放到了班裏。

過了不久,部隊就出發了。到了陝西寶雞,我們四川人吃不慣面條和饅頭,還不會做,都是請老鄉幫忙。後來到了東北安東,就更不習慣了,整天都是小米和高粱米,好在大家要抗美援朝心勁很足,慢慢也就習慣了。到了東北才知道我們祖國有這麽大,有那麽多的礦山和工廠,工人們勞動熱情都很高,數不清的煙囪都在冒煙,我心裏更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和愉快。

到了安東一個月,記得大概是1951年7月18日,開始換領武器,我那時決心雖大,但個子小身體弱,把武器裝備一背到背上,早晨出操時還能跟著跑,一到下午腳就軟得撐不起身子。滿身東西都咣當亂響,勉強才能跟上跑,根本不能去作什麽動作。

第一頁    上一頁    第1頁/共7頁    下一頁    最後頁
第01頁 第02頁 第03頁 第04頁 第05頁 第06頁 第07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一位「身子比較弱」,機槍都扛不動,而且曾經爲了活得輕松一些而對崗位挑三擇四的「落後戰士」,憑著一腔血氣,幹出了多麽驚天動地的大事!當時的中國士兵的戰鬥素質要說天下第二,誰敢說自己第一?!如果志願軍重武器再多一些,不至于再用人肉去填米軍的環形火力防禦陣地;後勤保障能有最基本的保證,不至于整排整連的人一齊餓昏、凍僵;只要能得到一些哪怕是最原始的空中掩護,不至讓米帝的飛機把對地攻擊當成遊藝活動……只怕早把米軍趕下大海了。只可惜曆史不能假設……今天的中國軍隊還能有祖輩、父輩的悍勇否?答案每個人心裏都有……   別人是志願軍,我也是!   ——根據王合良生前自述文字整理   整理者按:王合良生前的筆記本上有一段自述,因其文化程度的局限,表述比較零亂,有些文字也很難辯認,也有辭不達意之處,需要費力揣摸,我簡單地整理了一下,校正了一些自述者因當地地位局限未能准確表述的地點和戰鬥態勢,因王合良老人已去世,無法與他討論商榷,只能盡可能地保留他留下文字的原樣和表述順序。特此說明。   另外,王合良自述的出生日期似也與有關戰史資料所載有出入,待查證。   我是一個貧農的兒子,別人寫(租)地主的土地有錢交租子,可是我們家裏不但沒錢交租子,而且連鋤頭都沒有一把,農具更不用說了。我父親用五十個活路(工)與地主換了三塊破爛草房子和兩畝多點地。雖然是五十個活路(工),天晴都在他家地裏做,下雨才能在自已地裏做。我年紀小,就用織布去換工。   我八歲時母親就死了,我父親一個人拉扯著我和我的兄弟。   解放後我們家分得了田地,我父親很高興,再不受地主的壓迫和剝削了。可是不久聽到美帝國主義侵略朝鮮,我心裏很氣憤很難過。那時我在民兵隊裏當小隊長,回到家裏就對我父親說:是不是可以讓我去參軍?我父親很同意。但當時當兵要滿18歲,我才17歲,于是就多報了一歲,18歲。部隊領導看我個子不高,就叫我當通訊員。我不願意。領導說服不了我,最後還是把我放到了班裏。   過了不久,部隊就出發了。到了陝西寶雞,我們四川人吃不慣面條和饅頭,還不會做,都是請老鄉幫忙。後來到了東北安東,就更不習慣了,整天都是小米和高粱米,好在大家要抗美援朝心勁很足,慢慢也就習慣了。到了東北才知道我們祖國有這麽大,有那麽多的礦山和工廠,工人們勞動熱情都很高,數不清的煙囪都在冒煙,我心裏更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和愉快。   到了安東一個月,記得大概是1951年7月18日,開始換領武器,我那時決心雖大,但個子小身體弱,把武器裝備一背到背上,早晨出操時還能跟著跑,一到下午腳就軟得撐不起身子。滿身東西都咣當亂響,勉強才能跟上跑,根本不能去作什麽動作。[br][center][url=/junshi/detail_123001.html]首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html]上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2.html]下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7.html]尾頁[/url][/center][url=/junshi/detail_123001.html][color=#C80211]第01頁[/color][/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2.html]第02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3.html]第03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4.html]第04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5.html]第05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6.html]第06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1_7.html]第07頁[/url]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