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管窺甲午戰爭前夕的朝鮮社會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0-03-16 09:15:03  評論

清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二月十七日,聶士成率領武備學堂學生從吉林省珲春城渡過圖們江,抵達朝鮮的慶興府。聶此行是勘察朝鮮東北海岸形勢。他可說風塵仆仆:去年九月才奉李鴻章之命前往中俄東北邊境,在苦寒中沿邊考察四個月,哪知回到吉林才不久,李又要他立即到朝鮮去。

聶士成的俄朝之行都是爲了防俄,在當時「李傅相」的心目中,防俄是清朝的主要戰略構思,不但要在東北防俄,也要在屬國朝鮮防俄,因爲俄國對朝鮮也有野心。防俄重于防日,李鴻章那時無疑忽略了更加可怕的另一個強鄰日本。

聶士成入朝後,仔細考察東北沿海要沖,並像訪俄時那樣逐日寫下「日曆」。一年後,他把考察俄朝兩國的「日曆」結集出版,名爲《東遊紀程》(《東遊紀程.日知堂筆記》,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這本書的下半部便是聶士成的訪朝日記,現在就只談談這部分的主要內容。

《東遊紀程》是值得一讀的小書。第一,這書簡潔地記載了甲午戰爭前夕的朝鮮社會百態,讓讀者可以一窺這個清朝屬國的最後一面。第二,聶士成到訪朝鮮之路是與別不同的,他走的並非朝鮮較爲富庶的西北部,而是較爲貧窮的東北部,這也是明清兩代中國官員從來沒有走過的地方。第三,因爲聶士成這次來訪事出突然,當地官員無法在事前便做好周詳的接待工作,這反而讓聶看到了朝鮮某些真實情況。

聶士成到了慶興府,發覺朝鮮士兵仍然用古老火槍,「尚遜中國鳥槍兵」。府城城牆不過八尺,亂石堆成,內無街道,民居只是些小草房,門前汙穢。聶受到府尹的宴請,但食物「腥聞不能入咽」。他首先對朝鮮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聶士成率領學生沿途測繪地形,也不忘記下他的所見所聞。聶一行來到明德站時,碰到一樁奇事。有十多個童子列隊向他行禮,並且送上一封信。他一看,原來這些學童沒有學校,書本也不足,只能讀《千字文》,因此懇求這位「天朝」大將給點錢,「俾爲學之資」。聶于是贈送一些銀襾給學童。

朝鮮王朝一直非常重視面子,像這種有損體面的「乞錢」事件,在以往是絕對不會出現的。但東北是該國的邊遠地方,地方官員缺少應付「天朝大員」的經驗,結果給聶看到了當地教育落後的一面。

聶士成是武童出身的淮軍將領,曾參與光緒十年的中法台灣之戰,對西方軍備並不陌生。他當然很關心朝鮮的邊防兵力。在會甯府,他和府尹筆談後,發覺這個重鎮的兵力只是紙上數字,原本有馬兵和炮兵各一百二十名,卻竟然「只屬虛數」!至于另一重鎮鏡城府,則有由清軍訓練而成的五百士兵,當中三百駐守府城,其余二百散布附近的十邑。聶士成必定感到心涼,因爲以區區五百士兵來防守那麽廣闊的地方,如果要用來防俄,簡直是天方夜譚。

第一頁    上一頁    第1頁/共3頁    下一頁    最後頁
第01頁 第02頁 第03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清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二月十七日,聶士成率領武備學堂學生從吉林省珲春城渡過圖們江,抵達朝鮮的慶興府。聶此行是勘察朝鮮東北海岸形勢。他可說風塵仆仆:去年九月才奉李鴻章之命前往中俄東北邊境,在苦寒中沿邊考察四個月,哪知回到吉林才不久,李又要他立即到朝鮮去。           聶士成的俄朝之行都是爲了防俄,在當時「李傅相」的心目中,防俄是清朝的主要戰略構思,不但要在東北防俄,也要在屬國朝鮮防俄,因爲俄國對朝鮮也有野心。防俄重于防日,李鴻章那時無疑忽略了更加可怕的另一個強鄰日本。     聶士成入朝後,仔細考察東北沿海要沖,並像訪俄時那樣逐日寫下「日曆」。一年後,他把考察俄朝兩國的「日曆」結集出版,名爲《東遊紀程》(《東遊紀程.日知堂筆記》,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這本書的下半部便是聶士成的訪朝日記,現在就只談談這部分的主要內容。     《東遊紀程》是值得一讀的小書。第一,這書簡潔地記載了甲午戰爭前夕的朝鮮社會百態,讓讀者可以一窺這個清朝屬國的最後一面。第二,聶士成到訪朝鮮之路是與別不同的,他走的並非朝鮮較爲富庶的西北部,而是較爲貧窮的東北部,這也是明清兩代中國官員從來沒有走過的地方。第三,因爲聶士成這次來訪事出突然,當地官員無法在事前便做好周詳的接待工作,這反而讓聶看到了朝鮮某些真實情況。     聶士成到了慶興府,發覺朝鮮士兵仍然用古老火槍,「尚遜中國鳥槍兵」。府城城牆不過八尺,亂石堆成,內無街道,民居只是些小草房,門前汙穢。聶受到府尹的宴請,但食物「腥聞不能入咽」。他首先對朝鮮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聶士成率領學生沿途測繪地形,也不忘記下他的所見所聞。聶一行來到明德站時,碰到一樁奇事。有十多個童子列隊向他行禮,並且送上一封信。他一看,原來這些學童沒有學校,書本也不足,只能讀《千字文》,因此懇求這位「天朝」大將給點錢,「俾爲學之資」。聶于是贈送一些銀襾給學童。     朝鮮王朝一直非常重視面子,像這種有損體面的「乞錢」事件,在以往是絕對不會出現的。但東北是該國的邊遠地方,地方官員缺少應付「天朝大員」的經驗,結果給聶看到了當地教育落後的一面。           聶士成是武童出身的淮軍將領,曾參與光緒十年的中法台灣之戰,對西方軍備並不陌生。他當然很關心朝鮮的邊防兵力。在會甯府,他和府尹筆談後,發覺這個重鎮的兵力只是紙上數字,原本有馬兵和炮兵各一百二十名,卻竟然「只屬虛數」!至于另一重鎮鏡城府,則有由清軍訓練而成的五百士兵,當中三百駐守府城,其余二百散布附近的十邑。聶士成必定感到心涼,因爲以區區五百士兵來防守那麽廣闊的地方,如果要用來防俄,簡直是天方夜譚。[br][center][url=/junshi/detail_123009.html]首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9.html]上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9_2.html]下一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9_3.html]尾頁[/url][/center][url=/junshi/detail_123009.html][color=#C80211]第01頁[/color][/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9_2.html]第02頁[/url] [url=/junshi/detail_123009_3.html]第03頁[/url]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