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尋覓清涼仙境 當季最經典的避暑線路推薦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0-07-27 12:00:07  
窄屏简体版  字體: ||  

尋覓清涼仙境 當季最經典的避暑線路推薦

甘南青藏高原和黃土高原的邊界:「可以清心也」

甘南的夏日,帶你真正走進「清涼世界」

文/lulu

車子從蘭州方向開往甘南,一過黃土高原進入青藏高原時,周遭的景象就很不同了。山依舊是山,卻見山下的青稞驟然蔥茏。迷茫地生長。

馬和牛,放養在山間,星星點點,悠然地踱步,如同山間的孩子一樣,也不怕人的。門楣上的文字,多半是漢藏兩行,也有僅是藏文的。

空氣中淡淡的酥油味道,勤勞並充滿滄桑的藏族婦女,將其背影,逐漸嵌進了雄壯的山形之中。

野花執拗地開放,藏區的老爹從馬上一躍而下,爲我編織了一個大大的花環。許久不見的蒲公英,漫山飄散。紮根在不知名的角落,重新開始新一輪的生命之旅。

夏日的篝火晚會,體會圍著火爐吃西瓜

夏河縣的氣溫,從傍晚開始就逐漸下降,到了6點來鍾,即便天色依舊像中午一樣亮堂,但氣溫已經在15度左右。桑科草原上的風很大,但又不那麽淩厲,畢竟是夏天,總是留著些許溫存。

騎馬是迎風而往的,穿過遊客集中的地帶,到達山腳下。這裏的草甸和內蒙的並不同,海拔比較高,草也長得比較高,夾雜著各種各樣美麗的野花。不遠處拉蔔楞寺的小喇嘛們,趁著一點休息的時間,在這裏踢足球。

馬如果是快步走的話,會感覺非常顛簸;但若真正的奔騰起來,反而是能體會到淋漓的快感。

藏族的老爹和年老的卓瑪在草原上負責看馬,他們只會說一些漢語,複雜一些的,就不行了。即使如此,他們依然告訴我,三個兒子,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本地養牛,而最小的那個,在拉蔔楞寺學佛。

晚餐過後的時間,屬于篝火晚會。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不好意思加入,只見藏族姑娘一圈一圈地旋轉。她們不停地邀請你加入,你一遍一遍地推卻,卻最終不得不融入那神奇的境界——身體的舞動,沒人來介意你跳得是否漂亮;質樸的情緒,帶動的則是內心真實的語言——篝火噼裏啪啦地燃著,夏的夜空,被火苗印染,久久不忍歸去。

拉蔔楞寺裏亮閃閃的眼睛

進入拉蔔楞寺那天,下著小雨。氣溫很低,可能只有12度左右。地是泥濘的地,車子從寺廟的外牆經過的時候,可以看到不少喇嘛蹲在宿舍門口,沈思。

他們需要沈思。

帶我們進入拉蔔楞寺的小阿卡(尚未成爲喇嘛的學佛者),年紀在17、18歲左右,漢語說得很流暢,但音調不是很准。寺內的年輕阿卡通常被安排給世界各地的遊客當導遊,他們其中不少也能說流利的英語。

和布達拉宮的壯麗不同,拉蔔楞寺顯得較爲內斂一些。由于依山而建,寺內的地勢並不平整,各個經堂錯落地按著不同的地勢,使得寺內的小巷蜿蜒曲折,看起來尤其有一種神秘的感覺。

白色圍牆,喇嘛們穿著藏紅色的佛袍,匆匆走過,一會兒就隱入了另一座經堂的後面。他們也見慣了各地的遊客,並沒有什麽額外的表情。反倒是外來的我們,被這樣一種神秘的氛圍給鎮住了。

寺後的藍天,並沒有因爲陰雨而顯得陰霾,虔誠的教徒們,不顧泥濘的土地,依舊一步一跪地走向經堂。他們身著厚厚的藏族服裝,頭發裏是濃濃的酥油味兒,在堂內昏黃的燈光下,仿佛一幅神聖的圖畫。

10點,聞思學院的喇嘛開始辯經,我們什麽也聽不懂,只是遠遠地觀察他們的表情。

這是屬于另一個精神世界的表情,想靠近,卻不容易。一個7、8歲的小阿卡,一臉毅然,仔細地聆聽著那些辯經的聲音。

他的眼睛很亮,有著我們不曾有過的光芒。

清涼攻略

1.甘南的氣溫很低,即使是在7、8月的最熱季節,熱中心的溫度也只是30度,而且通常就只有2、3個小時,而早晚基本都是10-15度,和上海的中秋時節差不多,一定要帶好中等厚度的外套。

2.雖然氣溫很低,但因爲海拔在3000多米,一定要注意防曬。

3.高原地區氣候變化大,多雨,要准備好雨具。

4.由于早晚溫差大而且在高原地區,如果不是特別必須,建議不要洗澡,以免感冒並發其他嚴重感染。

時報提示

1.從上海到甘南可以飛機到蘭州,從蘭州到甘南夏河縣有大巴可以坐,需要4-5小時,但一路風景絕美,並依次經過黃土高原和青藏高原不同的高原風貌;並會經過臨夏回族自治縣和夏河藏族自治縣的不同風情。

2.蘭州的住宿非常方便,到了夏河可以入住王府拉蔔楞寺酒店,是當地設施條件最好的酒店,費用大約在380元/標間。

3.從蘭州到夏河以後,如果還有興致,建議沿著國道前往九寨溝,路程在4個小時左右,這一路上將經過郎木寺、若爾蓋大草原、川西大草原等,可以說是全中國最美的一條路。

4.在蘭州市內旅遊最推薦的是乘坐古老的黃河羊皮筏子漂流,50元/來回,親身體驗黃河的氣息。

第一頁    上一頁    第1頁/共10頁    下一頁    最後頁
第01頁 第02頁 第03頁 第04頁 第05頁 第06頁 第07頁 第08頁 第09頁 第10頁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url=/nvxing/detail_83395.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nvxing/1280203206811.jpg[/img][/url] 甘南青藏高原和黃土高原的邊界:「可以清心也」   甘南的夏日,帶你真正走進「清涼世界」   文/lulu   車子從蘭州方向開往甘南,一過黃土高原進入青藏高原時,周遭的景象就很不同了。山依舊是山,卻見山下的青稞驟然蔥茏。迷茫地生長。   馬和牛,放養在山間,星星點點,悠然地踱步,如同山間的孩子一樣,也不怕人的。門楣上的文字,多半是漢藏兩行,也有僅是藏文的。   空氣中淡淡的酥油味道,勤勞並充滿滄桑的藏族婦女,將其背影,逐漸嵌進了雄壯的山形之中。   野花執拗地開放,藏區的老爹從馬上一躍而下,爲我編織了一個大大的花環。許久不見的蒲公英,漫山飄散。紮根在不知名的角落,重新開始新一輪的生命之旅。   夏日的篝火晚會,體會圍著火爐吃西瓜   夏河縣的氣溫,從傍晚開始就逐漸下降,到了6點來鍾,即便天色依舊像中午一樣亮堂,但氣溫已經在15度左右。桑科草原上的風很大,但又不那麽淩厲,畢竟是夏天,總是留著些許溫存。   騎馬是迎風而往的,穿過遊客集中的地帶,到達山腳下。這裏的草甸和內蒙的並不同,海拔比較高,草也長得比較高,夾雜著各種各樣美麗的野花。不遠處拉蔔楞寺的小喇嘛們,趁著一點休息的時間,在這裏踢足球。   馬如果是快步走的話,會感覺非常顛簸;但若真正的奔騰起來,反而是能體會到淋漓的快感。   藏族的老爹和年老的卓瑪在草原上負責看馬,他們只會說一些漢語,複雜一些的,就不行了。即使如此,他們依然告訴我,三個兒子,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本地養牛,而最小的那個,在拉蔔楞寺學佛。   晚餐過後的時間,屬于篝火晚會。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不好意思加入,只見藏族姑娘一圈一圈地旋轉。她們不停地邀請你加入,你一遍一遍地推卻,卻最終不得不融入那神奇的境界——身體的舞動,沒人來介意你跳得是否漂亮;質樸的情緒,帶動的則是內心真實的語言——篝火噼裏啪啦地燃著,夏的夜空,被火苗印染,久久不忍歸去。   拉蔔楞寺裏亮閃閃的眼睛   進入拉蔔楞寺那天,下著小雨。氣溫很低,可能只有12度左右。地是泥濘的地,車子從寺廟的外牆經過的時候,可以看到不少喇嘛蹲在宿舍門口,沈思。   他們需要沈思。   帶我們進入拉蔔楞寺的小阿卡(尚未成爲喇嘛的學佛者),年紀在17、18歲左右,漢語說得很流暢,但音調不是很准。寺內的年輕阿卡通常被安排給世界各地的遊客當導遊,他們其中不少也能說流利的英語。   和布達拉宮的壯麗不同,拉蔔楞寺顯得較爲內斂一些。由于依山而建,寺內的地勢並不平整,各個經堂錯落地按著不同的地勢,使得寺內的小巷蜿蜒曲折,看起來尤其有一種神秘的感覺。   白色圍牆,喇嘛們穿著藏紅色的佛袍,匆匆走過,一會兒就隱入了另一座經堂的後面。他們也見慣了各地的遊客,並沒有什麽額外的表情。反倒是外來的我們,被這樣一種神秘的氛圍給鎮住了。   寺後的藍天,並沒有因爲陰雨而顯得陰霾,虔誠的教徒們,不顧泥濘的土地,依舊一步一跪地走向經堂。他們身著厚厚的藏族服裝,頭發裏是濃濃的酥油味兒,在堂內昏黃的燈光下,仿佛一幅神聖的圖畫。   10點,聞思學院的喇嘛開始辯經,我們什麽也聽不懂,只是遠遠地觀察他們的表情。   這是屬于另一個精神世界的表情,想靠近,卻不容易。一個7、8歲的小阿卡,一臉毅然,仔細地聆聽著那些辯經的聲音。   他的眼睛很亮,有著我們不曾有過的光芒。   清涼攻略   1.甘南的氣溫很低,即使是在7、8月的最熱季節,熱中心的溫度也只是30度,而且通常就只有2、3個小時,而早晚基本都是10-15度,和上海的中秋時節差不多,一定要帶好中等厚度的外套。   2.雖然氣溫很低,但因爲海拔在3000多米,一定要注意防曬。   3.高原地區氣候變化大,多雨,要准備好雨具。   4.由于早晚溫差大而且在高原地區,如果不是特別必須,建議不要洗澡,以免感冒並發其他嚴重感染。   時報提示   1.從上海到甘南可以飛機到蘭州,從蘭州到甘南夏河縣有大巴可以坐,需要4-5小時,但一路風景絕美,並依次經過黃土高原和青藏高原不同的高原風貌;並會經過臨夏回族自治縣和夏河藏族自治縣的不同風情。   2.蘭州的住宿非常方便,到了夏河可以入住王府拉蔔楞寺酒店,是當地設施條件最好的酒店,費用大約在380元/標間。   3.從蘭州到夏河以後,如果還有興致,建議沿著國道前往九寨溝,路程在4個小時左右,這一路上將經過郎木寺、若爾蓋大草原、川西大草原等,可以說是全中國最美的一條路。   4.在蘭州市內旅遊最推薦的是乘坐古老的黃河羊皮筏子漂流,50元/來回,親身體驗黃河的氣息。[br][center][url=/nvxing/detail_83395.html]首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html]上一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2.html]下一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10.html]尾頁[/url][/center][url=/nvxing/detail_83395.html][color=#C80211]第01頁[/color][/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2.html]第02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3.html]第03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4.html]第04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5.html]第05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6.html]第06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7.html]第07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8.html]第08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9.html]第09頁[/url] [url=/nvxing/detail_83395_10.html]第10頁[/url] [br]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