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电视剧《风声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2011-03-21 14:20:1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电视剧《风声传奇》

  导演: 董志强

  主演:廖凡 张歆艺 刘威葳 胡可

  剧情简介: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电视剧《风声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破败、神秘的裘庄,昔日灭门血案的现场,现成为临时的囚笼。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金生火、吴志国、白小年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日寇特高课长石原发布冷酷通谍,八十八小时内,如不揪出其中的抗日间谍“老鬼”,就将五人一起枪毙。宁可错杀,决不放过!

  电视剧《风声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鹃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等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

  电话铃声在裘庄餐厅响起,李宁玉从昏迷中惊醒,挣扎着起身环顾四周,周围横七竖八躺着四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电话铃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耳。

  李宁玉拿起话筒,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一个男声,冷冷地提醒李宁玉他们只剩八十八个小时,电话随即挂断。李宁玉努力辨认地上躺着的另外几个人,从中扶起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连声呼唤顾小梦的名字。顾小梦缓缓睁开眼睛,问李宁玉她现在身在何处。

  白小年质问李宁玉,他在昏迷中听到李宁玉接过一个电话,要李宁玉说出电话内容。李宁玉一下成为众矢之的。李宁玉坦然说出实情,电话里有个男人提醒他们只剩下八十八个小时了。可是没人能够参悟这句话的意思。

  白小年的脸上突然露出惊恐的神情,他认出了这个地方,这里是裘庄,前任司令钱虎翼的私宅,一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血案,钱虎翼惨受灭门之祸,至今没有破案,白小年曾经到过案发现场,整幢下楼上上下下都被鲜血浸透。

  与此同时,腿部中枪的特使杜鹃被共产党人老潘营救。老潘找到一个隐蔽所在,为杜鹃取出腿上的子弹。

  被关在东楼里面的五人惊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现在的状况,抓他们的人是日本宪兵队的人,但是为什么要抓他们?整个剿匪司令部一百多号大小军职官员,为什么单单就抓他们五人?

  顾小梦情绪失控,冲着外面大叫大嚷;吴志国在旁冷言冷语,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们做狗,随时可能翻脸不认人;金生火神经质地自言自语;白小年坚信只要等到天亮,张司令一定会跟日本人交涉,把他们救出去;李宁玉冷静分析,刚才那个电话里,对方提到了八十八个小时,李宁玉算出八十八小时之后,应是二十九日晚上八点。顾小梦直言她对这个时间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这个时间出现在一份电报上。那是一份从南京汪伪总部发来的密电:"代号为'杜鹃'的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将于本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在上海帝国饭店,召集京沪杭国共地下抗日组织密谋联合抗日反汪之计。"五个人终于先后承认他们都看到过那份密电。顾小梦还是想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要抓他们,李宁玉轻轻叹了口气,日本人现在把他们五个人抓起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密电的内容泄露了。

  白小年看到张司令进入裘庄,不由得欢呼起来。吴志国要白小年别高兴得太早,密电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张司令说了其实不算,还得看日本人的态度。

  五个人眼睁睁看着张司令出了裘庄,气氛再度压抑下来。到了这一步谁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谈判,在座的五人中吴志国军衔最高,众人推举吴志国作为谈判代表。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话,白小年拍打着玻璃,冲着窗外的日本兵守卫大声呼喊,日本兵充耳不闻,顾小梦拿起桌上的电话呼叫,对方也没有反应。

  李宁玉发现餐厅光溜溜的窗帘杆上没有窗帘,走到落地窗前,看到从西楼窗口传来的望远镜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楼的窗口,用望远镜观察东楼餐厅的情况,告诉身边的手下,让犯人等是一种审讯技巧。面对不可知的命运,犯人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就会自乱阵脚露出破绽,这叫心理战。

  李宁玉和吴志国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户整个儿遮了起来。石原脸上露出微笑,看来已经有人坐不住开始采取行动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老K报告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员"杜鹃"已经接到。但他在上岸时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伤。老K指示老潘要确保"杜鹃"的安全。老K要老潘随时和"老鬼"保持联系,听取他的消息。确保此次会议万无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东太太张阿婆。张阿婆唠叨着,孩子妈今天中午都没回来给孩子做饭。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隐蔽在窗台外的天线,把藏在收音机里面的电台收进一个皮箱,同时销毁所有的密码文件。三岁的儿子志宽看到老潘回来刚亲热地叫了一声爸爸,张阿婆就赶紧把他拉走。

  与此同时,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报站点,在老潘的果断处置下全部在第一时间关闭。

  裘庄东楼餐厅的门开了,石原出现在五个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们五人看过那份密电,但它被泄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丝放在桌上,问有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所有人沉默。石原说这是从一把长椅子底下拆下来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丝。他当场从空心螺丝中取出一张纸条,念给大家听:"'杜鹃'行踪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会面。

  石原冰冷地宣布,现在距离二十九日晚八点已经不到八十个小时,如果在这八十个小时内,他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五个人将面临同样的下场……遭到日本宪兵的秘密处决。

  第2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块石碑,碑上的数字代表他们还剩下的时间,每隔一小时就开始倒数,血一般红色的数字,触目惊心地提醒着五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石原决定重审叛变的军统交通员,王田香认为已经没有什么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结果交通员终于供述:他曾经听说过"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他只听说此次会议由"老鬼"具体负责安排。军统同中共地下组织达成默契,通过《申报》广告栏传递消息,如果发生紧急情况,"老鬼"会安排人在《申报》报馆的报纸上登一份内容特定的讣告,发出取消会议或者改变时间地点的信息。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报》报社查,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没有人去报社要求登讣告,如果没有,马上在报社四周布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谢来到报馆的广告营业部,要求登一则讣告。在他离开时,守候在报馆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谢走进电话亭,电话接通后要求给家里送两坛状元红,随即将一张纸条塞进嘴里咀嚼。老谢从电话亭冲出,撞开迎面而来的特务,冲进马路上的人群当中,但是特务们紧追不舍,老谢撞上一辆飞驰的汽车,当场毙命……

  王田香命令报馆撤掉那份"讣告"。男子的尸体躺在停尸间,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图向国共两党的地下组织发出警报,看来"老鬼"已经知道密电的内容。王田香突然发现了什么,拿过工具撬开尸体的嘴,从里面挖出一张嚼了一半的纸团。王田香仔细辨认纸条的边角,发现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笺纸。

  王田香向石原报告重大发现,"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里。石原找出从军统情报站搜出的那张情报,两张纸的质地完全一样。石原据此做出判断,这么说"老鬼"就是那个泄漏密电内容的人,且就在被关押的五人中间。石原命王田香继续派人在《申报》社附近监视,只要有人来报社查询"讣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党。

  老潘手下的黑勇报告,联络站接到老谢发出的报警信号,意味着老谢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顿时凝重。老谢是"老鬼"的联络员,会不会是"老鬼"出了问题?老潘向老K作了紧急汇报,老K中断所有联络站相互间的联系。

  吴志国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问大家在这之前有谁见过石原?众人均摇头。李宁玉冷笑说,日本人把他们抓进来,口口声声时间紧迫,却不着急提审他们,也许他们中间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宁玉此言一出,举座皆惊。李宁玉接着分析,接触过电报的五个人,她们机要处的三个人有值班记录可查,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为电报的接手者,也不难查出,但是金生火当时的出现,日本人是怎么知道的?司令办公室在场的三个人,顾小梦没说,金生火自己不会说,那是谁把金处长供出来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金生火唯唯诺诺地提出建议,日本人要一个交代,硬顶是不行的,提议每个人还是写一下自己在接触密电之后当晚的行踪,也许就能查出来到底谁泄漏了密电内容。吴志国点头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间好好整理,晚饭后开会讨论!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绝不是故意指认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里去,就算他不说,顾小梦也会说的。白小年对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尽,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刚才吴志国信誓旦旦他机要处里面没有鬼,岂不是直接把他们两个置于最危险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应说作为一处之长,吴志国保护自己部下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可非议之处。白小年自讨没趣。

  白小年来到李宁玉房间,他看出来吴处长对顾小梦有意思。李宁玉反驳,谁都知道吴处长的老婆在医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说李宁玉不懂男人。李宁玉翻脸,她的确不懂男人,谁都知道她丈夫冲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情景再现……前一天傍晚,李宁玉走出总部大门穿过马路,到对面一家杂货铺买了一块肥皂,悄声指示:明天去《申报》报社发一条'讣告'。说完李宁玉付完钱转身离去。杂货铺老板(老谢)打开钱,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写着讣告内容。老谢将纸条藏入口袋里。

  李宁玉意识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时传递出了关于密电的情报,就是说关在裘庄的五个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还有一个军统潜伏下来的特务,这个人是谁?日本人做出了错误判断,以为"老鬼"就是那个泄密者,这是她的机会。但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须判断出另外四个人中间,究竟谁是潜伏在司令部的另一个鬼。

  第3集

  裘庄东楼,被关押的五人围坐在餐厅,各自手上拿着刚写就的交待材料,会议由吴志国主持,石原推门进屋。白小年把五个人材料收集集中后交给石原。

  石原把五个人写的材料拿到手里翻看。石原表示,机要处接到密电是下午两点,密电泄露是晚上九点。如果五人中间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这段时间把情报传递出去的。石原问这段时间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些什么?

  五人里除了吴志国之外,没有人离开过司令部大院。吴志国苦笑,看来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宁玉表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那个"鬼"在司令部里有同伙即使不离开司令部,也能能把情报传递出去。

  白小年阴阳怪气地质疑顾小梦,昨天下午到晚上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她到底有没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门。顾小梦反唇相讥,白小年怎知她没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没待在司令办公室。二人争执起来。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宁玉突然开口,下班前她曾经给张司令办公室打电话请示下周例会安排,但司令办公室并没有人接电话。白小年的神情尴尬,回答说他可能去厕所了,李宁玉不依不饶,说她隔十分钟后又打过一个电话,司令办公室还是没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白小年。白小年气急败坏,嚷嚷着:我可以证明,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撒谎!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宁玉挺身而出,质问白小年,她撒谎了么?如果白小年有证据说她撒谎了,她现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问懵了。

  老潘向老K报告,无法和"老鬼"联系上。他让张阿婆打电话去汪伪总部说他的儿子病了,希望他能马上回家。结果对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开会了。还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来。老K听了以后立即警觉起来,什么样的会需要走得这么急?"老鬼"目前肩负如此重任,怎么会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译电科的怎么会有紧急出差的任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老K让老潘一定要想方设法了解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各地参加会议的人明后天陆续就要到达上海,这个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老K问起"杜鹃"的情况,老潘汇报"杜鹃"的伤势仍未见好。老K想了想说,他认识一位姓郭的大夫医术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轰炸时遇难,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白小年独自蹲在楼梯拐角抽闷烟。吴志国走过来对他说,顾小梦只是个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见识。白小年白了吴志国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吴志国和顾小梦之间那桩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么都会说出来的。吴志国突然露出凶恶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张臭嘴,如果张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丑事,他倒想看看谁的下场更凄惨。白小年脸上变色。

  顾小梦有气无力地靠在床上发呆,见李宁玉进来,立刻隐藏起忧郁的情绪,恢复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样。顾小梦感谢李宁玉刚才为了她挺身而出,李宁玉告诉顾小梦,她其实根本没有打过电话去张司令办公室,就只是试一下白小年,结果他果然上当。顾小梦和李宁玉搂在一起哈哈大笑。李宁玉一副语重心长地模样,要顾小梦当心白小年,从白小年的反应来看,他一定有段时间不在办公室,但是他为什么要死咬住顾小梦呢?难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见到顾小梦了?顾小梦突然脸上变色,委婉地向李宁玉下了逐客令

  金生火来白小年的房间串门,表达对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没好气地说,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宁玉和顾小梦同进同出,几乎好到合穿一条裤衩,再加上一个护犊子的吴志国,这样下去,他们两个早晚被机要处的"三个臭皮匠"卖掉。金生火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会帮助白小年严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金生火。

  吴志国走后,李宁玉回想吴志国人前人后对待白小年的态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须想办法弄清楚其中的奥妙。

  老潘同郭大夫联系上,告诉大夫伤者是无辜市民,腿上的伤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给"杜鹃"做了紧急手术。

  楼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宪兵冲进楼里,他们吆喝着把所有人赶出自己的房间。

  第4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绑起来押出了楼里,宪兵把他们押到楼前的大坑

  前,宪兵队长命令所有的人跪下。宪兵队长发出口令,所有的宪兵集合列队后举起枪。五个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吓得浑身颤抖,顾小梦不服扭动身子,但她嘴被堵住无法骂出声,金生火冲着日本宪兵瞪眼,唯独李宁玉显得比较冷静。

  宪兵队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枪同时开枪,但子弹从他们的脑袋顶上穿过。白小年倒地昏死过去。宪兵队长叽哩哇啦一阵吼叫后,宪兵冲上前把五个人拽起,重新朝楼里押去。白小年两腿发软无法站立被宪兵拖着回去。

  王田香来裘庄向石原汇报情况,他的人继续在报社蹲守,至今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石原有些恼火,王田香向石原献策,中国人审犯人有一招,所谓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石原现在是红脸,但他缺少一个唱白脸的搭档,王田香自告奋勇愿意尝试这个角色。石原对王田香的提议似乎并不抱什么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积极,他同意让王田香去试一下。

  王田香踏进裘庄东楼,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挨个房间敲门,连声抱歉自己来晚了,张司令听说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后心急如焚,命令他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谈判半天才争取到探视老同事的机会。一时间,裘庄被关押的五个人都把王田香当成救星,白小年拉着王田香到窗边看那个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踪了,就请王田香从那儿把他挖出来,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语地安抚他们,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转动手上的扳指,李宁玉认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个翡翠扳指,浑身一颤,那不是杂货铺老板老谢从不离身的板指么?李宁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内心极度震惊。难道老谢出事了?李宁玉的脑子高速运转起来。

  老潘守候在临时手术室外,大夫出来告诉老潘手术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个情况,要老潘自己进来看一下。老潘跟着大夫走进病房,刚刚经历手术的"杜鹃"依旧昏迷着,嘴里面念念有辞自言自语,老潘凑上去凝神细听,脸色大变,这位国际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状态中下意识说的全都是日语。

  李宁玉意识到:老谢已经牺牲了。老谢出事意味着"讣告"没有发出去。组织上还不知道"杜鹃"的行动和会议计划已经暴露,李宁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杜鹃"从昏迷中醒来,面对老潘和黑勇恶狠狠的神情,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捆绑在床上。在老潘威胁下,"杜鹃"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长在美国的日侨第二代,大战爆发后必须选择一个阵营,最后他选择跟自己的同胞作战。杜鹃鸟把自己的蛋放在别的鸟窝里孵化,是他命运的写照,所以他才选择"杜鹃"为自己的代号。

  白小年在房间幸灾乐祸。李宁玉突然闯入白小年的房间,随手把门锁上,白小年十分紧张。李宁玉全无醉意地告诉白小年,吴志国刚才对她说,白小年就是"老鬼"。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给李宁玉看。吴志国说他接到医院电话,下午三点就去陆军医院了,陆军医院距离司令部大院五分钟车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钟,可是下午四点他还在马路上看到吴志国,这段时间志国去哪儿了?

  另一扇房门悄悄开了一道门缝,金生火隔着门缝窥视着吴志国……

  第5集

  吴志国走进李宁玉房间,扑到床前把手伸到枕头下,又翻开褥子,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白小年暗示李宁玉他还掌握着更惊人的情报,只要李宁玉跟他结成同盟,他们俩就一定能够揪出那个"老鬼"。李宁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万别丢下他不管,张司令一定会来救他的,到时候怎么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张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来。这一细节没有逃过李宁玉的眼睛。

  李宁玉从白小年房间出来,刚从李宁玉房间溜出的吴志国迅速闪回自己房间里,他又转身打开了一条门缝,狠狠盯着李宁玉进屋的背影。……

  李宁玉回到自己房间,立即发现屋里被人翻动过了,她摸出一个小本子打开,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边写下张司令的名字,在旁边画了一个问号。

  老潘向老K汇报,司令部的司机班没有派车送军官去火车站或是机场,也就是说"老鬼"被派去南京开会的说法只是个幌子。据说,前天晚上日本宪兵闯入司令部,带走了几个人。老K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翻阅当天的《申报》,没有发现讣告栏里有任何信息。会议是否如期召开?会议的时间地点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组织的代表有的已经到了,剩下的也会尽快赶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长期停留,当务之急是必须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问题,也必须了解到情况,以作最后决定。老潘决定亲自到日本宪兵队摸清情况。

  老潘布置黑勇陪着郭医生给"杜鹃"换药,他自己赶去裘庄。老潘只身来到裘庄外,裘庄门口果然有宪兵站岗,戒备森严。老潘显然对裘庄十分熟悉,裘庄后的坟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钻进秘道,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老潘通过秘道潜入裘庄东西主楼旁边的一间柴房,透过小窗观察两座主楼情况。老潘用望远镜发现了李宁玉的身影。但院子里卫兵巡逻,老潘无法接近,只能隐蔽身形,潜回秘道。

  吴志国表现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饭后找顾小梦谈话,要顾小梦当心李宁玉。顾小梦表示,她和李宁玉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相信李宁玉决不会害她。吴志国深深叹气,顾小梦的父亲是汪精卫的拜把兄弟,他跟顾先生有一面之缘。顾先生曾托吴志国对顾小梦多加关照,以后他可能没法完成这一嘱托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顾先生能够照顾他的妻儿。顾小梦感到奇怪,为什么吴志国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又为什么会提到自己的父亲。

  李宁玉在厕所发现了粘血的卫生纸,皱眉沉思。李宁玉来到顾小梦房间,单刀直入,顾小梦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行踪?顾小梦不答,反问李宁玉难道怀疑她是"老鬼"。李宁玉摇头,她相信顾小梦决不是"老鬼",因为她知道顾小梦那天下午做什么去了,她是去堕胎的。顾小梦脸色大变,防线一下子崩溃。

  老潘紧急向老K汇报情况,老K给老潘调派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行动队员,并亲自联络松江地区游击队,要求游击队配合老潘行动,前往裘庄营救我方重要情报人员。

  黑勇走进报社打听这几天有没有人来登讣告。坐在报社编辑身后的特务拿起电话向王田香报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训,远远跟踪,决不能打草惊蛇。

  老潘与行动队开会研究营救计划,随手画出裘庄秘道的详细地图。行动队员奇怪老潘怎么对裘庄这么了解。老潘回答裘庄是他家的老宅。

  吴志国放下电话,白小年突然指着窗外惊叫起来。对面西楼楼顶已经架起了机枪,枪口对准东楼的窗口疯狂扫射……

  第6集

  黑勇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让"杜鹃"先撤。"杜鹃"让黑勇跟他一起走。黑勇摇头,他必须出去引开敌人,为行动不便的"杜鹃"争取时间。"杜鹃"悲痛,黑勇苦笑,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为一个日本人去死。

  裘庄西楼,石原手下报告,他们已经挖到汉白玉石板,工兵铲挖不下去了。石原命令手下准备炸药爆破。石原终于暴露出他的真实目的,原来裘庄地下埋有宝藏,他是来挖宝的。把从汪伪司令部里抓来的五名疑犯囚禁在裘庄审讯,只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东楼里笼罩着一片死气。所有人似乎都变得不再正常。李宁玉百般安抚顾小梦,顾小梦终于慢慢平静,她对李宁玉的依赖大大加深,主动提及吴志国早些时候要她小心李宁玉,被她当场拒绝。李宁玉马上警惕,吴志国为什么要提防她?为什么对顾小梦另眼相看?新的疑团在李宁玉心中升起。

  李宁玉把话题引到吴志国与顾小梦的关系上。顾小梦告诉李宁玉,吴志国认识她的父亲,所以一直非常照顾她,有次她陪父亲去汉口度假,在汉口出差的吴志国曾经专程前来探望。李宁玉邀顾小梦搬到她的房间同住,顾小梦欣然答应。

  吴志国眼睁睁看着顾小梦完全不顾他的警告,反同李宁玉越走越近,感觉到危机感。顾小梦对白小年嗤之以鼻,她告诉李宁玉其实白小年是色鬼小人,她刚到司令部的时候,有段时间白小年对她紧追不舍。李宁玉随口问顾小梦那天下午离开司令部后,有没有再见过白小年。顾小梦回忆,她没有见到白小年。李宁玉追问,那天在妇科私家诊所,她有没有见到什么跟白小年有关的人。顾小梦回忆起来,那天她的确在诊所见到一个熟人,但跟白小年没什么关系,是张司令的三姨太。李宁玉点头,她终于知道白小年不可告人的丑事是什么了。

  白小年突然推开吴志国房门,底气十足地主动找吴志国谈判。他告诉吴志国现在李宁玉和顾小梦都是他一派的,所以要吴志国跟他合作,因为他知道是谁是"老鬼"。"老鬼"就是金生火!吴志国不动声色,要白小年拿出证据……

  白小年回忆,那天下午,金生火偷偷闯入司令办公室翻找材料,被他当场撞破,金生火的说法是行政处正在对帐,独独缺张司令个人的差旅费报销账目,所以他才过来查账,这个借口十分牵强,如果需要查账,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通过他这个办公室秘书?

  吴志国冷笑,拆穿白小年只是害怕自己不在司令办公室的事被金生火揭露。白小年暗示他手上还有一张王牌,足以给金生火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吴志国追问白小年还掌握什么情况,白小年坚持吴志国首先承诺同他结盟。吴志国盯着白小年,神情复杂……

  李宁玉钢笔没水了,起身找墨水瓶,顾小梦随手把自己的钢笔换给李宁玉。李宁玉发现顾小梦的钢笔也干了,在碟子里倒上水,将笔尖浸在水里。

  李宁玉拿起碟子向窗外倒水,看到老潘用镜子反光打出的简单暗号,内心激动万分。李宁玉敲击碟子回复老潘信号。老潘告诉李宁玉,晚上十点展开营救行动,让她在餐厅壁炉前等待。李宁玉刚想告诉老潘会议计划已暴露,房间的门却突然开了,白小年和吴志国进门,李宁玉连忙放下碟子,掩饰自己的行动。

  白小年神秘地悄声宣布那个"老鬼"已经显形,他们四人必须在同一阵线上,齐心协力揭穿金生火的真面目,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自己性命。

  突然传来敲门声,金生火站在房间门口。
 
 
 
电视剧《风声传奇》 导演: 董志强 主演:廖凡 张歆艺 刘威葳 胡可 剧情简介: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url=/kepu/detail_2944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kepu/1300688409518.jpg[/img][/url]   破败、神秘的裘庄,昔日灭门血案的现场,现成为临时的囚笼。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金生火、吴志国、白小年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日寇特高课长石原发布冷酷通谍,八十八小时内,如不揪出其中的抗日间谍“老鬼”,就将五人一起枪毙。宁可错杀,决不放过! 电视剧《风声传奇》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鹃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等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   电话铃声在裘庄餐厅响起,李宁玉从昏迷中惊醒,挣扎着起身环顾四周,周围横七竖八躺着四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电话铃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耳。   李宁玉拿起话筒,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一个男声,冷冷地提醒李宁玉他们只剩八十八个小时,电话随即挂断。李宁玉努力辨认地上躺着的另外几个人,从中扶起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连声呼唤顾小梦的名字。顾小梦缓缓睁开眼睛,问李宁玉她现在身在何处。   白小年质问李宁玉,他在昏迷中听到李宁玉接过一个电话,要李宁玉说出电话内容。李宁玉一下成为众矢之的。李宁玉坦然说出实情,电话里有个男人提醒他们只剩下八十八个小时了。可是没人能够参悟这句话的意思。   白小年的脸上突然露出惊恐的神情,他认出了这个地方,这里是裘庄,前任司令钱虎翼的私宅,一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血案,钱虎翼惨受灭门之祸,至今没有破案,白小年曾经到过案发现场,整幢下楼上上下下都被鲜血浸透。   与此同时,腿部中枪的特使杜鹃被共产党人老潘营救。老潘找到一个隐蔽所在,为杜鹃取出腿上的子弹。   被关在东楼里面的五人惊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现在的状况,抓他们的人是日本宪兵队的人,但是为什么要抓他们?整个剿匪司令部一百多号大小军职官员,为什么单单就抓他们五人?   顾小梦情绪失控,冲着外面大叫大嚷;吴志国在旁冷言冷语,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们做狗,随时可能翻脸不认人;金生火神经质地自言自语;白小年坚信只要等到天亮,张司令一定会跟日本人交涉,把他们救出去;李宁玉冷静分析,刚才那个电话里,对方提到了八十八个小时,李宁玉算出八十八小时之后,应是二十九日晚上八点。顾小梦直言她对这个时间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这个时间出现在一份电报上。那是一份从南京汪伪总部发来的密电:"代号为'杜鹃'的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将于本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在上海帝国饭店,召集京沪杭国共地下抗日组织密谋联合抗日反汪之计。"五个人终于先后承认他们都看到过那份密电。顾小梦还是想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要抓他们,李宁玉轻轻叹了口气,日本人现在把他们五个人抓起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密电的内容泄露了。    白小年看到张司令进入裘庄,不由得欢呼起来。吴志国要白小年别高兴得太早,密电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张司令说了其实不算,还得看日本人的态度。   五个人眼睁睁看着张司令出了裘庄,气氛再度压抑下来。到了这一步谁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谈判,在座的五人中吴志国军衔最高,众人推举吴志国作为谈判代表。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话,白小年拍打着玻璃,冲着窗外的日本兵守卫大声呼喊,日本兵充耳不闻,顾小梦拿起桌上的电话呼叫,对方也没有反应。   李宁玉发现餐厅光溜溜的窗帘杆上没有窗帘,走到落地窗前,看到从西楼窗口传来的望远镜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楼的窗口,用望远镜观察东楼餐厅的情况,告诉身边的手下,让犯人等是一种审讯技巧。面对不可知的命运,犯人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就会自乱阵脚露出破绽,这叫心理战。   李宁玉和吴志国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户整个儿遮了起来。石原脸上露出微笑,看来已经有人坐不住开始采取行动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老K报告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员"杜鹃"已经接到。但他在上岸时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伤。老K指示老潘要确保"杜鹃"的安全。老K要老潘随时和"老鬼"保持联系,听取他的消息。确保此次会议万无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东太太张阿婆。张阿婆唠叨着,孩子妈今天中午都没回来给孩子做饭。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隐蔽在窗台外的天线,把藏在收音机里面的电台收进一个皮箱,同时销毁所有的密码文件。三岁的儿子志宽看到老潘回来刚亲热地叫了一声爸爸,张阿婆就赶紧把他拉走。   与此同时,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报站点,在老潘的果断处置下全部在第一时间关闭。   裘庄东楼餐厅的门开了,石原出现在五个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们五人看过那份密电,但它被泄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丝放在桌上,问有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所有人沉默。石原说这是从一把长椅子底下拆下来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丝。他当场从空心螺丝中取出一张纸条,念给大家听:"'杜鹃'行踪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会面。   石原冰冷地宣布,现在距离二十九日晚八点已经不到八十个小时,如果在这八十个小时内,他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五个人将面临同样的下场……遭到日本宪兵的秘密处决。 第2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块石碑,碑上的数字代表他们还剩下的时间,每隔一小时就开始倒数,血一般红色的数字,触目惊心地提醒着五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石原决定重审叛变的军统交通员,王田香认为已经没有什么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结果交通员终于供述:他曾经听说过"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他只听说此次会议由"老鬼"具体负责安排。军统同中共地下组织达成默契,通过《申报》广告栏传递消息,如果发生紧急情况,"老鬼"会安排人在《申报》报馆的报纸上登一份内容特定的讣告,发出取消会议或者改变时间地点的信息。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报》报社查,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没有人去报社要求登讣告,如果没有,马上在报社四周布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谢来到报馆的广告营业部,要求登一则讣告。在他离开时,守候在报馆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谢走进电话亭,电话接通后要求给家里送两坛状元红,随即将一张纸条塞进嘴里咀嚼。老谢从电话亭冲出,撞开迎面而来的特务,冲进马路上的人群当中,但是特务们紧追不舍,老谢撞上一辆飞驰的汽车,当场毙命……   王田香命令报馆撤掉那份"讣告"。男子的尸体躺在停尸间,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图向国共两党的地下组织发出警报,看来"老鬼"已经知道密电的内容。王田香突然发现了什么,拿过工具撬开尸体的嘴,从里面挖出一张嚼了一半的纸团。王田香仔细辨认纸条的边角,发现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笺纸。   王田香向石原报告重大发现,"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里。石原找出从军统情报站搜出的那张情报,两张纸的质地完全一样。石原据此做出判断,这么说"老鬼"就是那个泄漏密电内容的人,且就在被关押的五人中间。石原命王田香继续派人在《申报》社附近监视,只要有人来报社查询"讣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党。   老潘手下的黑勇报告,联络站接到老谢发出的报警信号,意味着老谢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顿时凝重。老谢是"老鬼"的联络员,会不会是"老鬼"出了问题?老潘向老K作了紧急汇报,老K中断所有联络站相互间的联系。   吴志国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问大家在这之前有谁见过石原?众人均摇头。李宁玉冷笑说,日本人把他们抓进来,口口声声时间紧迫,却不着急提审他们,也许他们中间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宁玉此言一出,举座皆惊。李宁玉接着分析,接触过电报的五个人,她们机要处的三个人有值班记录可查,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为电报的接手者,也不难查出,但是金生火当时的出现,日本人是怎么知道的?司令办公室在场的三个人,顾小梦没说,金生火自己不会说,那是谁把金处长供出来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金生火唯唯诺诺地提出建议,日本人要一个交代,硬顶是不行的,提议每个人还是写一下自己在接触密电之后当晚的行踪,也许就能查出来到底谁泄漏了密电内容。吴志国点头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间好好整理,晚饭后开会讨论!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绝不是故意指认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里去,就算他不说,顾小梦也会说的。白小年对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尽,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刚才吴志国信誓旦旦他机要处里面没有鬼,岂不是直接把他们两个置于最危险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应说作为一处之长,吴志国保护自己部下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可非议之处。白小年自讨没趣。   白小年来到李宁玉房间,他看出来吴处长对顾小梦有意思。李宁玉反驳,谁都知道吴处长的老婆在医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说李宁玉不懂男人。李宁玉翻脸,她的确不懂男人,谁都知道她丈夫冲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情景再现……前一天傍晚,李宁玉走出总部大门穿过马路,到对面一家杂货铺买了一块肥皂,悄声指示:明天去《申报》报社发一条'讣告'。说完李宁玉付完钱转身离去。杂货铺老板(老谢)打开钱,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写着讣告内容。老谢将纸条藏入口袋里。   李宁玉意识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时传递出了关于密电的情报,就是说关在裘庄的五个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还有一个军统潜伏下来的特务,这个人是谁?日本人做出了错误判断,以为"老鬼"就是那个泄密者,这是她的机会。但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须判断出另外四个人中间,究竟谁是潜伏在司令部的另一个鬼。 第3集   裘庄东楼,被关押的五人围坐在餐厅,各自手上拿着刚写就的交待材料,会议由吴志国主持,石原推门进屋。白小年把五个人材料收集集中后交给石原。   石原把五个人写的材料拿到手里翻看。石原表示,机要处接到密电是下午两点,密电泄露是晚上九点。如果五人中间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这段时间把情报传递出去的。石原问这段时间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些什么?   五人里除了吴志国之外,没有人离开过司令部大院。吴志国苦笑,看来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宁玉表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那个"鬼"在司令部里有同伙即使不离开司令部,也能能把情报传递出去。   白小年阴阳怪气地质疑顾小梦,昨天下午到晚上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她到底有没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门。顾小梦反唇相讥,白小年怎知她没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没待在司令办公室。二人争执起来。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宁玉突然开口,下班前她曾经给张司令办公室打电话请示下周例会安排,但司令办公室并没有人接电话。白小年的神情尴尬,回答说他可能去厕所了,李宁玉不依不饶,说她隔十分钟后又打过一个电话,司令办公室还是没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白小年。白小年气急败坏,嚷嚷着:我可以证明,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撒谎!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宁玉挺身而出,质问白小年,她撒谎了么?如果白小年有证据说她撒谎了,她现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问懵了。   老潘向老K报告,无法和"老鬼"联系上。他让张阿婆打电话去汪伪总部说他的儿子病了,希望他能马上回家。结果对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开会了。还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来。老K听了以后立即警觉起来,什么样的会需要走得这么急?"老鬼"目前肩负如此重任,怎么会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译电科的怎么会有紧急出差的任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老K让老潘一定要想方设法了解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各地参加会议的人明后天陆续就要到达上海,这个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老K问起"杜鹃"的情况,老潘汇报"杜鹃"的伤势仍未见好。老K想了想说,他认识一位姓郭的大夫医术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轰炸时遇难,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白小年独自蹲在楼梯拐角抽闷烟。吴志国走过来对他说,顾小梦只是个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见识。白小年白了吴志国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吴志国和顾小梦之间那桩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么都会说出来的。吴志国突然露出凶恶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张臭嘴,如果张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丑事,他倒想看看谁的下场更凄惨。白小年脸上变色。   顾小梦有气无力地靠在床上发呆,见李宁玉进来,立刻隐藏起忧郁的情绪,恢复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样。顾小梦感谢李宁玉刚才为了她挺身而出,李宁玉告诉顾小梦,她其实根本没有打过电话去张司令办公室,就只是试一下白小年,结果他果然上当。顾小梦和李宁玉搂在一起哈哈大笑。李宁玉一副语重心长地模样,要顾小梦当心白小年,从白小年的反应来看,他一定有段时间不在办公室,但是他为什么要死咬住顾小梦呢?难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见到顾小梦了?顾小梦突然脸上变色,委婉地向李宁玉下了逐客令   金生火来白小年的房间串门,表达对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没好气地说,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宁玉和顾小梦同进同出,几乎好到合穿一条裤衩,再加上一个护犊子的吴志国,这样下去,他们两个早晚被机要处的"三个臭皮匠"卖掉。金生火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会帮助白小年严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金生火。   吴志国走后,李宁玉回想吴志国人前人后对待白小年的态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须想办法弄清楚其中的奥妙。   老潘同郭大夫联系上,告诉大夫伤者是无辜市民,腿上的伤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给"杜鹃"做了紧急手术。   楼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宪兵冲进楼里,他们吆喝着把所有人赶出自己的房间。 第4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绑起来押出了楼里,宪兵把他们押到楼前的大坑 前,宪兵队长命令所有的人跪下。宪兵队长发出口令,所有的宪兵集合列队后举起枪。五个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吓得浑身颤抖,顾小梦不服扭动身子,但她嘴被堵住无法骂出声,金生火冲着日本宪兵瞪眼,唯独李宁玉显得比较冷静。   宪兵队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枪同时开枪,但子弹从他们的脑袋顶上穿过。白小年倒地昏死过去。宪兵队长叽哩哇啦一阵吼叫后,宪兵冲上前把五个人拽起,重新朝楼里押去。白小年两腿发软无法站立被宪兵拖着回去。   王田香来裘庄向石原汇报情况,他的人继续在报社蹲守,至今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石原有些恼火,王田香向石原献策,中国人审犯人有一招,所谓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石原现在是红脸,但他缺少一个唱白脸的搭档,王田香自告奋勇愿意尝试这个角色。石原对王田香的提议似乎并不抱什么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积极,他同意让王田香去试一下。   王田香踏进裘庄东楼,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挨个房间敲门,连声抱歉自己来晚了,张司令听说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后心急如焚,命令他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谈判半天才争取到探视老同事的机会。一时间,裘庄被关押的五个人都把王田香当成救星,白小年拉着王田香到窗边看那个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踪了,就请王田香从那儿把他挖出来,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语地安抚他们,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转动手上的扳指,李宁玉认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个翡翠扳指,浑身一颤,那不是杂货铺老板老谢从不离身的板指么?李宁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内心极度震惊。难道老谢出事了?李宁玉的脑子高速运转起来。   老潘守候在临时手术室外,大夫出来告诉老潘手术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个情况,要老潘自己进来看一下。老潘跟着大夫走进病房,刚刚经历手术的"杜鹃"依旧昏迷着,嘴里面念念有辞自言自语,老潘凑上去凝神细听,脸色大变,这位国际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状态中下意识说的全都是日语。   李宁玉意识到:老谢已经牺牲了。老谢出事意味着"讣告"没有发出去。组织上还不知道"杜鹃"的行动和会议计划已经暴露,李宁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杜鹃"从昏迷中醒来,面对老潘和黑勇恶狠狠的神情,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捆绑在床上。在老潘威胁下,"杜鹃"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长在美国的日侨第二代,大战爆发后必须选择一个阵营,最后他选择跟自己的同胞作战。杜鹃鸟把自己的蛋放在别的鸟窝里孵化,是他命运的写照,所以他才选择"杜鹃"为自己的代号。   白小年在房间幸灾乐祸。李宁玉突然闯入白小年的房间,随手把门锁上,白小年十分紧张。李宁玉全无醉意地告诉白小年,吴志国刚才对她说,白小年就是"老鬼"。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给李宁玉看。吴志国说他接到医院电话,下午三点就去陆军医院了,陆军医院距离司令部大院五分钟车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钟,可是下午四点他还在马路上看到吴志国,这段时间志国去哪儿了?   另一扇房门悄悄开了一道门缝,金生火隔着门缝窥视着吴志国…… 第5集   吴志国走进李宁玉房间,扑到床前把手伸到枕头下,又翻开褥子,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白小年暗示李宁玉他还掌握着更惊人的情报,只要李宁玉跟他结成同盟,他们俩就一定能够揪出那个"老鬼"。李宁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万别丢下他不管,张司令一定会来救他的,到时候怎么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张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来。这一细节没有逃过李宁玉的眼睛。   李宁玉从白小年房间出来,刚从李宁玉房间溜出的吴志国迅速闪回自己房间里,他又转身打开了一条门缝,狠狠盯着李宁玉进屋的背影。……   李宁玉回到自己房间,立即发现屋里被人翻动过了,她摸出一个小本子打开,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边写下张司令的名字,在旁边画了一个问号。   老潘向老K汇报,司令部的司机班没有派车送军官去火车站或是机场,也就是说"老鬼"被派去南京开会的说法只是个幌子。据说,前天晚上日本宪兵闯入司令部,带走了几个人。老K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翻阅当天的《申报》,没有发现讣告栏里有任何信息。会议是否如期召开?会议的时间地点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组织的代表有的已经到了,剩下的也会尽快赶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长期停留,当务之急是必须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问题,也必须了解到情况,以作最后决定。老潘决定亲自到日本宪兵队摸清情况。     老潘布置黑勇陪着郭医生给"杜鹃"换药,他自己赶去裘庄。老潘只身来到裘庄外,裘庄门口果然有宪兵站岗,戒备森严。老潘显然对裘庄十分熟悉,裘庄后的坟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钻进秘道,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老潘通过秘道潜入裘庄东西主楼旁边的一间柴房,透过小窗观察两座主楼情况。老潘用望远镜发现了李宁玉的身影。但院子里卫兵巡逻,老潘无法接近,只能隐蔽身形,潜回秘道。   吴志国表现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饭后找顾小梦谈话,要顾小梦当心李宁玉。顾小梦表示,她和李宁玉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相信李宁玉决不会害她。吴志国深深叹气,顾小梦的父亲是汪精卫的拜把兄弟,他跟顾先生有一面之缘。顾先生曾托吴志国对顾小梦多加关照,以后他可能没法完成这一嘱托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顾先生能够照顾他的妻儿。顾小梦感到奇怪,为什么吴志国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又为什么会提到自己的父亲。   李宁玉在厕所发现了粘血的卫生纸,皱眉沉思。李宁玉来到顾小梦房间,单刀直入,顾小梦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行踪?顾小梦不答,反问李宁玉难道怀疑她是"老鬼"。李宁玉摇头,她相信顾小梦决不是"老鬼",因为她知道顾小梦那天下午做什么去了,她是去堕胎的。顾小梦脸色大变,防线一下子崩溃。   老潘紧急向老K汇报情况,老K给老潘调派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行动队员,并亲自联络松江地区游击队,要求游击队配合老潘行动,前往裘庄营救我方重要情报人员。   黑勇走进报社打听这几天有没有人来登讣告。坐在报社编辑身后的特务拿起电话向王田香报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训,远远跟踪,决不能打草惊蛇。   老潘与行动队开会研究营救计划,随手画出裘庄秘道的详细地图。行动队员奇怪老潘怎么对裘庄这么了解。老潘回答裘庄是他家的老宅。   吴志国放下电话,白小年突然指着窗外惊叫起来。对面西楼楼顶已经架起了机枪,枪口对准东楼的窗口疯狂扫射…… 第6集   黑勇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让"杜鹃"先撤。"杜鹃"让黑勇跟他一起走。黑勇摇头,他必须出去引开敌人,为行动不便的"杜鹃"争取时间。"杜鹃"悲痛,黑勇苦笑,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为一个日本人去死。   裘庄西楼,石原手下报告,他们已经挖到汉白玉石板,工兵铲挖不下去了。石原命令手下准备炸药爆破。石原终于暴露出他的真实目的,原来裘庄地下埋有宝藏,他是来挖宝的。把从汪伪司令部里抓来的五名疑犯囚禁在裘庄审讯,只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东楼里笼罩着一片死气。所有人似乎都变得不再正常。李宁玉百般安抚顾小梦,顾小梦终于慢慢平静,她对李宁玉的依赖大大加深,主动提及吴志国早些时候要她小心李宁玉,被她当场拒绝。李宁玉马上警惕,吴志国为什么要提防她?为什么对顾小梦另眼相看?新的疑团在李宁玉心中升起。   李宁玉把话题引到吴志国与顾小梦的关系上。顾小梦告诉李宁玉,吴志国认识她的父亲,所以一直非常照顾她,有次她陪父亲去汉口度假,在汉口出差的吴志国曾经专程前来探望。李宁玉邀顾小梦搬到她的房间同住,顾小梦欣然答应。   吴志国眼睁睁看着顾小梦完全不顾他的警告,反同李宁玉越走越近,感觉到危机感。顾小梦对白小年嗤之以鼻,她告诉李宁玉其实白小年是色鬼小人,她刚到司令部的时候,有段时间白小年对她紧追不舍。李宁玉随口问顾小梦那天下午离开司令部后,有没有再见过白小年。顾小梦回忆,她没有见到白小年。李宁玉追问,那天在妇科私家诊所,她有没有见到什么跟白小年有关的人。顾小梦回忆起来,那天她的确在诊所见到一个熟人,但跟白小年没什么关系,是张司令的三姨太。李宁玉点头,她终于知道白小年不可告人的丑事是什么了。    白小年突然推开吴志国房门,底气十足地主动找吴志国谈判。他告诉吴志国现在李宁玉和顾小梦都是他一派的,所以要吴志国跟他合作,因为他知道是谁是"老鬼"。"老鬼"就是金生火!吴志国不动声色,要白小年拿出证据……   白小年回忆,那天下午,金生火偷偷闯入司令办公室翻找材料,被他当场撞破,金生火的说法是行政处正在对帐,独独缺张司令个人的差旅费报销账目,所以他才过来查账,这个借口十分牵强,如果需要查账,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通过他这个办公室秘书?   吴志国冷笑,拆穿白小年只是害怕自己不在司令办公室的事被金生火揭露。白小年暗示他手上还有一张王牌,足以给金生火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吴志国追问白小年还掌握什么情况,白小年坚持吴志国首先承诺同他结盟。吴志国盯着白小年,神情复杂……   李宁玉钢笔没水了,起身找墨水瓶,顾小梦随手把自己的钢笔换给李宁玉。李宁玉发现顾小梦的钢笔也干了,在碟子里倒上水,将笔尖浸在水里。   李宁玉拿起碟子向窗外倒水,看到老潘用镜子反光打出的简单暗号,内心激动万分。李宁玉敲击碟子回复老潘信号。老潘告诉李宁玉,晚上十点展开营救行动,让她在餐厅壁炉前等待。李宁玉刚想告诉老潘会议计划已暴露,房间的门却突然开了,白小年和吴志国进门,李宁玉连忙放下碟子,掩饰自己的行动。   白小年神秘地悄声宣布那个"老鬼"已经显形,他们四人必须在同一阵线上,齐心协力揭穿金生火的真面目,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自己性命。   突然传来敲门声,金生火站在房间门口。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