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家電 >>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電視劇《風聲傳奇》
  導演: 董志強
  主演:廖凡 張歆藝 劉威葳 胡可
  劇情簡介: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秘密訪華,召集國共雙方地下情報組織代表,召開秘密會議,商討雙方在敵占區對日情報的工作配合。汪僞特務機關大肆布置抓捕行動,不料卻意外撲空。與此同時,汪僞破獲一軍統情報站,通過對交通員的嚴刑逼供,得知密電情報從汪僞司令部內部泄漏。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破敗、神秘的裘莊,昔日滅門血案的現場,現成爲臨時的囚籠。汪僞司令部屬員李甯玉、顧小夢、金生火、吳志國、白小年五人,均因有機會接觸密電,具有重大嫌疑,被關入裘莊。日寇特高課長石原發布冷酷通諜,八十八小時內,如不揪出其中的抗日間諜“老鬼”,就將五人一起槍斃。甯可錯殺,決不放過!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鵑秘密訪華,召集國共雙方地下情報組織代表,召開秘密會議,商討雙方在敵占區對日情報的工作配合。汪僞特務機關大肆布置抓捕行動,不料卻意外撲空。與此同時,汪僞破獲一軍統情報站,通過對交通員的嚴刑逼供,得知密電情報從汪僞司令部內部泄漏。
  汪僞司令部屬員李甯玉、顧小夢等五人,均因有機會接觸密電,具有重大嫌疑,被關入裘莊。
  電話鈴聲在裘莊餐廳響起,李甯玉從昏迷中驚醒,掙紮著起身環顧四周,周圍橫七豎八躺著四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電話鈴聲在寂靜的環境裏顯得格外刺耳。
  李甯玉拿起話筒,電話的另一頭響起一個男聲,冷冷地提醒李甯玉他們只剩八十八個小時,電話隨即挂斷。李甯玉努力辨認地上躺著的另外幾個人,從中扶起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連聲呼喚顧小夢的名字。顧小夢緩緩睜開眼睛,問李甯玉她現在身在何處。
  白小年質問李甯玉,他在昏迷中聽到李甯玉接過一個電話,要李甯玉說出電話內容。李甯玉一下成爲衆矢之的。李甯玉坦然說出實情,電話裏有個男人提醒他們只剩下八十八個小時了。可是沒人能夠參悟這句話的意思。
  白小年的臉上突然露出驚恐的神情,他認出了這個地方,這裏是裘莊,前任司令錢虎翼的私宅,一年前這裏曾經發生血案,錢虎翼慘受滅門之禍,至今沒有破案,白小年曾經到過案發現場,整幢下樓上上下下都被鮮血浸透。
  與此同時,腿部中槍的特使杜鵑被共産黨人老潘營救。老潘找到一個隱蔽所在,爲杜鵑取出腿上的子彈。
  被關在東樓裏面的五人驚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現在的狀況,抓他們的人是日本憲兵隊的人,但是爲什麽要抓他們?整個剿匪司令部一百多號大小軍職官員,爲什麽單單就抓他們五人?
  顧小夢情緒失控,沖著外面大叫大嚷;吳志國在旁冷言冷語,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們做狗,隨時可能翻臉不認人;金生火神經質地自言自語;白小年堅信只要等到天亮,張司令一定會跟日本人交涉,把他們救出去;李甯玉冷靜分析,剛才那個電話裏,對方提到了八十八個小時,李甯玉算出八十八小時之後,應是二十九日晚上八點。顧小夢直言她對這個時間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這個時間出現在一份電報上。那是一份從南京汪僞總部發來的密電:"代號爲'杜鵑'的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將于本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在上海帝國飯店,召集京滬杭國共地下抗日組織密謀聯合抗日反汪之計。"五個人終于先後承認他們都看到過那份密電。顧小夢還是想不明白日本人爲什麽要抓他們,李甯玉輕輕歎了口氣,日本人現在把他們五個人抓起來,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密電的內容泄露了。
  白小年看到張司令進入裘莊,不由得歡呼起來。吳志國要白小年別高興得太早,密電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張司令說了其實不算,還得看日本人的態度。
  五個人眼睜睜看著張司令出了裘莊,氣氛再度壓抑下來。到了這一步誰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談判,在座的五人中吳志國軍銜最高,衆人推舉吳志國作爲談判代表。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話,白小年拍打著玻璃,沖著窗外的日本兵守衛大聲呼喊,日本兵充耳不聞,顧小夢拿起桌上的電話呼叫,對方也沒有反應。
  李甯玉發現餐廳光溜溜的窗簾杆上沒有窗簾,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從西樓窗口傳來的望遠鏡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樓的窗口,用望遠鏡觀察東樓餐廳的情況,告訴身邊的手下,讓犯人等是一種審訊技巧。面對不可知的命運,犯人的恐懼感越來越強烈,就會自亂陣腳露出破綻,這叫心理戰。
  李甯玉和吳志國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戶整個兒遮了起來。石原臉上露出微笑,看來已經有人坐不住開始采取行動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黨負責人老K報告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員"杜鵑"已經接到。但他在上岸時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傷。老K指示老潘要確保"杜鵑"的安全。老K要老潘隨時和"老鬼"保持聯系,聽取他的消息。確保此次會議萬無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東太太張阿婆。張阿婆唠叨著,孩子媽今天中午都沒回來給孩子做飯。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隱蔽在窗台外的天線,把藏在收音機裏面的電台收進一個皮箱,同時銷毀所有的密碼文件。三歲的兒子志寬看到老潘回來剛親熱地叫了一聲爸爸,張阿婆就趕緊把他拉走。
  與此同時,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報站點,在老潘的果斷處置下全部在第一時間關閉。
  裘莊東樓餐廳的門開了,石原出現在五個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們五人看過那份密電,但它被泄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絲放在桌上,問有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麽?所有人沈默。石原說這是從一把長椅子底下拆下來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絲。他當場從空心螺絲中取出一張紙條,念給大家聽:"'杜鵑'行蹤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會面。
  石原冰冷地宣布,現在距離二十九日晚八點已經不到八十個小時,如果在這八十個小時內,他的疑問沒有得到解答,五個人將面臨同樣的下場……遭到日本憲兵的秘密處決。
  第2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塊石碑,碑上的數字代表他們還剩下的時間,每隔一小時就開始倒數,血一般紅色的數字,觸目驚心地提醒著五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石原決定重審叛變的軍統交通員,王田香認爲已經沒有什麽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結果交通員終于供述:他曾經聽說過"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誰,誰也不知道,他只聽說此次會議由"老鬼"具體負責安排。軍統同中共地下組織達成默契,通過《申報》廣告欄傳遞消息,如果發生緊急情況,"老鬼"會安排人在《申報》報館的報紙上登一份內容特定的訃告,發出取消會議或者改變時間地點的信息。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報》報社查,從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沒有人去報社要求登訃告,如果沒有,馬上在報社四周布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謝來到報館的廣告營業部,要求登一則訃告。在他離開時,守候在報館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謝走進電話亭,電話接通後要求給家裏送兩壇狀元紅,隨即將一張紙條塞進嘴裏咀嚼。老謝從電話亭沖出,撞開迎面而來的特務,沖進馬路上的人群當中,但是特務們緊追不舍,老謝撞上一輛飛馳的汽車,當場斃命……
  王田香命令報館撤掉那份"訃告"。男子的屍體躺在停屍間,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圖向國共兩黨的地下組織發出警報,看來"老鬼"已經知道密電的內容。王田香突然發現了什麽,拿過工具撬開屍體的嘴,從裏面挖出一張嚼了一半的紙團。王田香仔細辨認紙條的邊角,發現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箋紙。
  王田香向石原報告重大發現,"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裏。石原找出從軍統情報站搜出的那張情報,兩張紙的質地完全一樣。石原據此做出判斷,這麽說"老鬼"就是那個泄漏密電內容的人,且就在被關押的五人中間。石原命王田香繼續派人在《申報》社附近監視,只要有人來報社查詢"訃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黨。
  老潘手下的黑勇報告,聯絡站接到老謝發出的報警信號,意味著老謝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頓時凝重。老謝是"老鬼"的聯絡員,會不會是"老鬼"出了問題?老潘向老K作了緊急彙報,老K中斷所有聯絡站相互間的聯系。
  吳志國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問大家在這之前有誰見過石原?衆人均搖頭。李甯玉冷笑說,日本人把他們抓進來,口口聲聲時間緊迫,卻不著急提審他們,也許他們中間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甯玉此言一出,舉座皆驚。李甯玉接著分析,接觸過電報的五個人,她們機要處的三個人有值班記錄可查,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爲電報的接手者,也不難查出,但是金生火當時的出現,日本人是怎麽知道的?司令辦公室在場的三個人,顧小夢沒說,金生火自己不會說,那是誰把金處長供出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金生火唯唯諾諾地提出建議,日本人要一個交代,硬頂是不行的,提議每個人還是寫一下自己在接觸密電之後當晚的行蹤,也許就能查出來到底誰泄漏了密電內容。吳志國點頭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間好好整理,晚飯後開會討論!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絕不是故意指認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裏去,就算他不說,顧小夢也會說的。白小年對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盡,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剛才吳志國信誓旦旦他機要處裏面沒有鬼,豈不是直接把他們兩個置于最危險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應說作爲一處之長,吳志國保護自己部下的行爲也沒有什麽可非議之處。白小年自討沒趣。
  白小年來到李甯玉房間,他看出來吳處長對顧小夢有意思。李甯玉反駁,誰都知道吳處長的老婆在醫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說李甯玉不懂男人。李甯玉翻臉,她的確不懂男人,誰都知道她丈夫沖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情景再現……前一天傍晚,李甯玉走出總部大門穿過馬路,到對面一家雜貨鋪買了一塊肥皂,悄聲指示:明天去《申報》報社發一條'訃告'。說完李甯玉付完錢轉身離去。雜貨鋪老板(老謝)打開錢,裏面夾著一張紙條:上寫著訃告內容。老謝將紙條藏入口袋裏。
  李甯玉意識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時傳遞出了關于密電的情報,就是說關在裘莊的五個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還有一個軍統潛伏下來的特務,這個人是誰?日本人做出了錯誤判斷,以爲"老鬼"就是那個泄密者,這是她的機會。但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須判斷出另外四個人中間,究竟誰是潛伏在司令部的另一個鬼。
  第3集
  裘莊東樓,被關押的五人圍坐在餐廳,各自手上拿著剛寫就的交待材料,會議由吳志國主持,石原推門進屋。白小年把五個人材料收集集中後交給石原。
  石原把五個人寫的材料拿到手裏翻看。石原表示,機要處接到密電是下午兩點,密電泄露是晚上九點。如果五人中間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這段時間把情報傳遞出去的。石原問這段時間你們每個人都做了些什麽?
  五人裏除了吳志國之外,沒有人離開過司令部大院。吳志國苦笑,看來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甯玉表示這並不能說明什麽問題,如果那個"鬼"在司令部裏有同夥即使不離開司令部,也能能把情報傳遞出去。
  白小年陰陽怪氣地質疑顧小夢,昨天下午到晚上長達數小時的時間裏,她到底有沒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門。顧小夢反唇相譏,白小年怎知她沒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沒待在司令辦公室。二人爭執起來。
  一直保持沈默的李甯玉突然開口,下班前她曾經給張司令辦公室打電話請示下周例會安排,但司令辦公室並沒有人接電話。白小年的神情尴尬,回答說他可能去廁所了,李甯玉不依不饒,說她隔十分鍾後又打過一個電話,司令辦公室還是沒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詭異的眼神看著白小年。白小年氣急敗壞,嚷嚷著:我可以證明,你們每一個人都在撒謊!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甯玉挺身而出,質問白小年,她撒謊了麽?如果白小年有證據說她撒謊了,她現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問懵了。
  老潘向老K報告,無法和"老鬼"聯系上。他讓張阿婆打電話去汪僞總部說他的兒子病了,希望他能馬上回家。結果對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開會了。還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來。老K聽了以後立即警覺起來,什麽樣的會需要走得這麽急?"老鬼"目前肩負如此重任,怎麽會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譯電科的怎麽會有緊急出差的任務?這裏面肯定有問題。老K讓老潘一定要想方設法了解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各地參加會議的人明後天陸續就要到達上海,這個關鍵時候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
  老K問起"杜鵑"的情況,老潘彙報"杜鵑"的傷勢仍未見好。老K想了想說,他認識一位姓郭的大夫醫術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轟炸時遇難,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白小年獨自蹲在樓梯拐角抽悶煙。吳志國走過來對他說,顧小夢只是個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見識。白小年白了吳志國一眼,別以爲他不知道吳志國和顧小夢之間那樁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麽都會說出來的。吳志國突然露出凶惡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張臭嘴,如果張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醜事,他倒想看看誰的下場更淒慘。白小年臉上變色。
  顧小夢有氣無力地靠在床上發呆,見李甯玉進來,立刻隱藏起憂郁的情緒,恢複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樣。顧小夢感謝李甯玉剛才爲了她挺身而出,李甯玉告訴顧小夢,她其實根本沒有打過電話去張司令辦公室,就只是試一下白小年,結果他果然上當。顧小夢和李甯玉摟在一起哈哈大笑。李甯玉一副語重心長地模樣,要顧小夢當心白小年,從白小年的反應來看,他一定有段時間不在辦公室,但是他爲什麽要死咬住顧小夢呢?難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見到顧小夢了?顧小夢突然臉上變色,委婉地向李甯玉下了逐客令
  金生火來白小年的房間串門,表達對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沒好氣地說,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甯玉和顧小夢同進同出,幾乎好到合穿一條褲衩,再加上一個護犢子的吳志國,這樣下去,他們兩個早晚被機要處的"三個臭皮匠"賣掉。金生火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話,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會幫助白小年嚴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懼的眼神看著金生火。
  吳志國走後,李甯玉回想吳志國人前人後對待白小年的態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須想辦法弄清楚其中的奧妙。
  老潘同郭大夫聯系上,告訴大夫傷者是無辜市民,腿上的傷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給"杜鵑"做了緊急手術。
  樓裏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一群全副武裝的日本憲兵沖進樓裏,他們吆喝著把所有人趕出自己的房間。
  第4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綁起來押出了樓裏,憲兵把他們押到樓前的大坑
  前,憲兵隊長命令所有的人跪下。憲兵隊長發出口令,所有的憲兵集合列隊後舉起槍。五個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嚇得渾身顫抖,顧小夢不服扭動身子,但她嘴被堵住無法罵出聲,金生火沖著日本憲兵瞪眼,唯獨李甯玉顯得比較冷靜。
  憲兵隊長一聲令下,所有的槍同時開槍,但子彈從他們的腦袋頂上穿過。白小年倒地昏死過去。憲兵隊長叽哩哇啦一陣吼叫後,憲兵沖上前把五個人拽起,重新朝樓裏押去。白小年兩腿發軟無法站立被憲兵拖著回去。
  王田香來裘莊向石原彙報情況,他的人繼續在報社蹲守,至今沒有發現可疑人員。石原有些惱火,王田香向石原獻策,中國人審犯人有一招,所謂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石原現在是紅臉,但他缺少一個唱白臉的搭檔,王田香自告奮勇願意嘗試這個角色。石原對王田香的提議似乎並不抱什麽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積極,他同意讓王田香去試一下。
  王田香踏進裘莊東樓,手裏提著大包小包的營養品,挨個房間敲門,連聲抱歉自己來晚了,張司令聽說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後心急如焚,命令他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談判半天才爭取到探視老同事的機會。一時間,裘莊被關押的五個人都把王田香當成救星,白小年拉著王田香到窗邊看那個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蹤了,就請王田香從那兒把他挖出來,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語地安撫他們,一邊說話一邊下意識地轉動手上的扳指,李甯玉認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個翡翠扳指,渾身一顫,那不是雜貨鋪老板老謝從不離身的板指麽?李甯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內心極度震驚。難道老謝出事了?李甯玉的腦子高速運轉起來。
  老潘守候在臨時手術室外,大夫出來告訴老潘手術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個情況,要老潘自己進來看一下。老潘跟著大夫走進病房,剛剛經曆手術的"杜鵑"依舊昏迷著,嘴裏面念念有辭自言自語,老潘湊上去凝神細聽,臉色大變,這位國際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狀態中下意識說的全都是日語。
  李甯玉意識到:老謝已經犧牲了。老謝出事意味著"訃告"沒有發出去。組織上還不知道"杜鵑"的行動和會議計劃已經暴露,李甯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杜鵑"從昏迷中醒來,面對老潘和黑勇惡狠狠的神情,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捆綁在床上。在老潘威脅下,"杜鵑"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長在美國的日僑第二代,大戰爆發後必須選擇一個陣營,最後他選擇跟自己的同胞作戰。杜鵑鳥把自己的蛋放在別的鳥窩裏孵化,是他命運的寫照,所以他才選擇"杜鵑"爲自己的代號。
  白小年在房間幸災樂禍。李甯玉突然闖入白小年的房間,隨手把門鎖上,白小年十分緊張。李甯玉全無醉意地告訴白小年,吳志國剛才對她說,白小年就是"老鬼"。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給李甯玉看。吳志國說他接到醫院電話,下午三點就去陸軍醫院了,陸軍醫院距離司令部大院五分鍾車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鍾,可是下午四點他還在馬路上看到吳志國,這段時間志國去哪兒了?
  另一扇房門悄悄開了一道門縫,金生火隔著門縫窺視著吳志國……
  第5集
  吳志國走進李甯玉房間,撲到床前把手伸到枕頭下,又翻開褥子,但什麽也沒有發現。
  白小年暗示李甯玉他還掌握著更驚人的情報,只要李甯玉跟他結成同盟,他們倆就一定能夠揪出那個"老鬼"。李甯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萬別丟下他不管,張司令一定會來救他的,到時候怎麽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張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來。這一細節沒有逃過李甯玉的眼睛。
  李甯玉從白小年房間出來,剛從李甯玉房間溜出的吳志國迅速閃回自己房間裏,他又轉身打開了一條門縫,狠狠盯著李甯玉進屋的背影。……
  李甯玉回到自己房間,立即發現屋裏被人翻動過了,她摸出一個小本子打開,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邊寫下張司令的名字,在旁邊畫了一個問號。
  老潘向老K彙報,司令部的司機班沒有派車送軍官去火車站或是機場,也就是說"老鬼"被派去南京開會的說法只是個幌子。據說,前天晚上日本憲兵闖入司令部,帶走了幾個人。老K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翻閱當天的《申報》,沒有發現訃告欄裏有任何信息。會議是否如期召開?會議的時間地點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組織的代表有的已經到了,剩下的也會盡快趕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長期停留,當務之急是必須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問題,也必須了解到情況,以作最後決定。老潘決定親自到日本憲兵隊摸清情況。
  老潘布置黑勇陪著郭醫生給"杜鵑"換藥,他自己趕去裘莊。老潘只身來到裘莊外,裘莊門口果然有憲兵站崗,戒備森嚴。老潘顯然對裘莊十分熟悉,裘莊後的墳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鑽進秘道,往事仿佛曆曆在目。
  老潘通過秘道潛入裘莊東西主樓旁邊的一間柴房,透過小窗觀察兩座主樓情況。老潘用望遠鏡發現了李甯玉的身影。但院子裏衛兵巡邏,老潘無法接近,只能隱蔽身形,潛回秘道。
  吳志國表現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飯後找顧小夢談話,要顧小夢當心李甯玉。顧小夢表示,她和李甯玉的交情不是一天兩天了,她相信李甯玉決不會害她。吳志國深深歎氣,顧小夢的父親是汪精衛的拜把兄弟,他跟顧先生有一面之緣。顧先生曾托吳志國對顧小夢多加關照,以後他可能沒法完成這一囑托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顧先生能夠照顧他的妻兒。顧小夢感到奇怪,爲什麽吳志國會對她說這樣的話,又爲什麽會提到自己的父親。
  李甯玉在廁所發現了粘血的衛生紙,皺眉沈思。李甯玉來到顧小夢房間,單刀直入,顧小夢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爲什麽要隱瞞自己的行蹤?顧小夢不答,反問李甯玉難道懷疑她是"老鬼"。李甯玉搖頭,她相信顧小夢決不是"老鬼",因爲她知道顧小夢那天下午做什麽去了,她是去墮胎的。顧小夢臉色大變,防線一下子崩潰。
  老潘緊急向老K彙報情況,老K給老潘調派了兩名經驗豐富的行動隊員,並親自聯絡松江地區遊擊隊,要求遊擊隊配合老潘行動,前往裘莊營救我方重要情報人員。
  黑勇走進報社打聽這幾天有沒有人來登訃告。坐在報社編輯身後的特務拿起電話向王田香報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訓,遠遠跟蹤,決不能打草驚蛇。
  老潘與行動隊開會研究營救計劃,隨手畫出裘莊秘道的詳細地圖。行動隊員奇怪老潘怎麽對裘莊這麽了解。老潘回答裘莊是他家的老宅。
  吳志國放下電話,白小年突然指著窗外驚叫起來。對面西樓樓頂已經架起了機槍,槍口對准東樓的窗口瘋狂掃射……
  第6集
  黑勇意識到自己被人跟蹤,讓"杜鵑"先撤。"杜鵑"讓黑勇跟他一起走。黑勇搖頭,他必須出去引開敵人,爲行動不便的"杜鵑"爭取時間。"杜鵑"悲痛,黑勇苦笑,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爲一個日本人去死。
  裘莊西樓,石原手下報告,他們已經挖到漢白玉石板,工兵鏟挖不下去了。石原命令手下准備炸藥爆破。石原終于暴露出他的真實目的,原來裘莊地下埋有寶藏,他是來挖寶的。把從汪僞司令部裏抓來的五名疑犯囚禁在裘莊審訊,只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東樓裏籠罩著一片死氣。所有人似乎都變得不再正常。李甯玉百般安撫顧小夢,顧小夢終于慢慢平靜,她對李甯玉的依賴大大加深,主動提及吳志國早些時候要她小心李甯玉,被她當場拒絕。李甯玉馬上警惕,吳志國爲什麽要提防她?爲什麽對顧小夢另眼相看?新的疑團在李甯玉心中升起。
  李甯玉把話題引到吳志國與顧小夢的關系上。顧小夢告訴李甯玉,吳志國認識她的父親,所以一直非常照顧她,有次她陪父親去漢口度假,在漢口出差的吳志國曾經專程前來探望。李甯玉邀顧小夢搬到她的房間同住,顧小夢欣然答應。
  吳志國眼睜睜看著顧小夢完全不顧他的警告,反同李甯玉越走越近,感覺到危機感。顧小夢對白小年嗤之以鼻,她告訴李甯玉其實白小年是色鬼小人,她剛到司令部的時候,有段時間白小年對她緊追不舍。李甯玉隨口問顧小夢那天下午離開司令部後,有沒有再見過白小年。顧小夢回憶,她沒有見到白小年。李甯玉追問,那天在婦科私家診所,她有沒有見到什麽跟白小年有關的人。顧小夢回憶起來,那天她的確在診所見到一個熟人,但跟白小年沒什麽關系,是張司令的三姨太。李甯玉點頭,她終于知道白小年不可告人的醜事是什麽了。
  白小年突然推開吳志國房門,底氣十足地主動找吳志國談判。他告訴吳志國現在李甯玉和顧小夢都是他一派的,所以要吳志國跟他合作,因爲他知道是誰是"老鬼"。"老鬼"就是金生火!吳志國不動聲色,要白小年拿出證據……
  白小年回憶,那天下午,金生火偷偷闖入司令辦公室翻找材料,被他當場撞破,金生火的說法是行政處正在對帳,獨獨缺張司令個人的差旅費報銷賬目,所以他才過來查賬,這個借口十分牽強,如果需要查賬,爲什麽不正大光明地通過他這個辦公室秘書?
  吳志國冷笑,拆穿白小年只是害怕自己不在司令辦公室的事被金生火揭露。白小年暗示他手上還有一張王牌,足以給金生火的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吳志國追問白小年還掌握什麽情況,白小年堅持吳志國首先承諾同他結盟。吳志國盯著白小年,神情複雜……
  李甯玉鋼筆沒水了,起身找墨水瓶,顧小夢隨手把自己的鋼筆換給李甯玉。李甯玉發現顧小夢的鋼筆也幹了,在碟子裏倒上水,將筆尖浸在水裏。
  李甯玉拿起碟子向窗外倒水,看到老潘用鏡子反光打出的簡單暗號,內心激動萬分。李甯玉敲擊碟子回複老潘信號。老潘告訴李甯玉,晚上十點展開營救行動,讓她在餐廳壁爐前等待。李甯玉剛想告訴老潘會議計劃已暴露,房間的門卻突然開了,白小年和吳志國進門,李甯玉連忙放下碟子,掩飾自己的行動。
  白小年神秘地悄聲宣布那個"老鬼"已經顯形,他們四人必須在同一陣線上,齊心協力揭穿金生火的真面目,只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己性命。
  突然傳來敲門聲,金生火站在房間門口。(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转播到腾讯微博  
 
 
電視劇《風聲傳奇》 導演: 董志強 主演:廖凡 張歆藝 劉威葳 胡可 劇情簡介: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秘密訪華,召集國共雙方地下情報組織代表,召開秘密會議,商討雙方在敵占區對日情報的工作配合。汪僞特務機關大肆布置抓捕行動,不料卻意外撲空。與此同時,汪僞破獲一軍統情報站,通過對交通員的嚴刑逼供,得知密電情報從汪僞司令部內部泄漏。 [url=http://tc.wangchao.net.cn/kepu/detail_2944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kepu/1300688409518.jpg[/img][/url]   破敗、神秘的裘莊,昔日滅門血案的現場,現成爲臨時的囚籠。汪僞司令部屬員李甯玉、顧小夢、金生火、吳志國、白小年五人,均因有機會接觸密電,具有重大嫌疑,被關入裘莊。日寇特高課長石原發布冷酷通諜,八十八小時內,如不揪出其中的抗日間諜“老鬼”,就將五人一起槍斃。甯可錯殺,決不放過!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鵑秘密訪華,召集國共雙方地下情報組織代表,召開秘密會議,商討雙方在敵占區對日情報的工作配合。汪僞特務機關大肆布置抓捕行動,不料卻意外撲空。與此同時,汪僞破獲一軍統情報站,通過對交通員的嚴刑逼供,得知密電情報從汪僞司令部內部泄漏。   汪僞司令部屬員李甯玉、顧小夢等五人,均因有機會接觸密電,具有重大嫌疑,被關入裘莊。   電話鈴聲在裘莊餐廳響起,李甯玉從昏迷中驚醒,掙紮著起身環顧四周,周圍橫七豎八躺著四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電話鈴聲在寂靜的環境裏顯得格外刺耳。   李甯玉拿起話筒,電話的另一頭響起一個男聲,冷冷地提醒李甯玉他們只剩八十八個小時,電話隨即挂斷。李甯玉努力辨認地上躺著的另外幾個人,從中扶起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連聲呼喚顧小夢的名字。顧小夢緩緩睜開眼睛,問李甯玉她現在身在何處。   白小年質問李甯玉,他在昏迷中聽到李甯玉接過一個電話,要李甯玉說出電話內容。李甯玉一下成爲衆矢之的。李甯玉坦然說出實情,電話裏有個男人提醒他們只剩下八十八個小時了。可是沒人能夠參悟這句話的意思。   白小年的臉上突然露出驚恐的神情,他認出了這個地方,這裏是裘莊,前任司令錢虎翼的私宅,一年前這裏曾經發生血案,錢虎翼慘受滅門之禍,至今沒有破案,白小年曾經到過案發現場,整幢下樓上上下下都被鮮血浸透。   與此同時,腿部中槍的特使杜鵑被共産黨人老潘營救。老潘找到一個隱蔽所在,爲杜鵑取出腿上的子彈。   被關在東樓裏面的五人驚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現在的狀況,抓他們的人是日本憲兵隊的人,但是爲什麽要抓他們?整個剿匪司令部一百多號大小軍職官員,爲什麽單單就抓他們五人?   顧小夢情緒失控,沖著外面大叫大嚷;吳志國在旁冷言冷語,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們做狗,隨時可能翻臉不認人;金生火神經質地自言自語;白小年堅信只要等到天亮,張司令一定會跟日本人交涉,把他們救出去;李甯玉冷靜分析,剛才那個電話裏,對方提到了八十八個小時,李甯玉算出八十八小時之後,應是二十九日晚上八點。顧小夢直言她對這個時間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這個時間出現在一份電報上。那是一份從南京汪僞總部發來的密電:"代號爲'杜鵑'的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將于本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在上海帝國飯店,召集京滬杭國共地下抗日組織密謀聯合抗日反汪之計。"五個人終于先後承認他們都看到過那份密電。顧小夢還是想不明白日本人爲什麽要抓他們,李甯玉輕輕歎了口氣,日本人現在把他們五個人抓起來,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密電的內容泄露了。    白小年看到張司令進入裘莊,不由得歡呼起來。吳志國要白小年別高興得太早,密電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張司令說了其實不算,還得看日本人的態度。   五個人眼睜睜看著張司令出了裘莊,氣氛再度壓抑下來。到了這一步誰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談判,在座的五人中吳志國軍銜最高,衆人推舉吳志國作爲談判代表。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話,白小年拍打著玻璃,沖著窗外的日本兵守衛大聲呼喊,日本兵充耳不聞,顧小夢拿起桌上的電話呼叫,對方也沒有反應。   李甯玉發現餐廳光溜溜的窗簾杆上沒有窗簾,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從西樓窗口傳來的望遠鏡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樓的窗口,用望遠鏡觀察東樓餐廳的情況,告訴身邊的手下,讓犯人等是一種審訊技巧。面對不可知的命運,犯人的恐懼感越來越強烈,就會自亂陣腳露出破綻,這叫心理戰。   李甯玉和吳志國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戶整個兒遮了起來。石原臉上露出微笑,看來已經有人坐不住開始采取行動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黨負責人老K報告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員"杜鵑"已經接到。但他在上岸時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傷。老K指示老潘要確保"杜鵑"的安全。老K要老潘隨時和"老鬼"保持聯系,聽取他的消息。確保此次會議萬無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東太太張阿婆。張阿婆唠叨著,孩子媽今天中午都沒回來給孩子做飯。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隱蔽在窗台外的天線,把藏在收音機裏面的電台收進一個皮箱,同時銷毀所有的密碼文件。三歲的兒子志寬看到老潘回來剛親熱地叫了一聲爸爸,張阿婆就趕緊把他拉走。   與此同時,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報站點,在老潘的果斷處置下全部在第一時間關閉。   裘莊東樓餐廳的門開了,石原出現在五個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們五人看過那份密電,但它被泄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絲放在桌上,問有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麽?所有人沈默。石原說這是從一把長椅子底下拆下來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絲。他當場從空心螺絲中取出一張紙條,念給大家聽:"'杜鵑'行蹤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會面。   石原冰冷地宣布,現在距離二十九日晚八點已經不到八十個小時,如果在這八十個小時內,他的疑問沒有得到解答,五個人將面臨同樣的下場……遭到日本憲兵的秘密處決。 第2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塊石碑,碑上的數字代表他們還剩下的時間,每隔一小時就開始倒數,血一般紅色的數字,觸目驚心地提醒著五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石原決定重審叛變的軍統交通員,王田香認爲已經沒有什麽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結果交通員終于供述:他曾經聽說過"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誰,誰也不知道,他只聽說此次會議由"老鬼"具體負責安排。軍統同中共地下組織達成默契,通過《申報》廣告欄傳遞消息,如果發生緊急情況,"老鬼"會安排人在《申報》報館的報紙上登一份內容特定的訃告,發出取消會議或者改變時間地點的信息。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報》報社查,從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沒有人去報社要求登訃告,如果沒有,馬上在報社四周布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謝來到報館的廣告營業部,要求登一則訃告。在他離開時,守候在報館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謝走進電話亭,電話接通後要求給家裏送兩壇狀元紅,隨即將一張紙條塞進嘴裏咀嚼。老謝從電話亭沖出,撞開迎面而來的特務,沖進馬路上的人群當中,但是特務們緊追不舍,老謝撞上一輛飛馳的汽車,當場斃命……   王田香命令報館撤掉那份"訃告"。男子的屍體躺在停屍間,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圖向國共兩黨的地下組織發出警報,看來"老鬼"已經知道密電的內容。王田香突然發現了什麽,拿過工具撬開屍體的嘴,從裏面挖出一張嚼了一半的紙團。王田香仔細辨認紙條的邊角,發現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箋紙。   王田香向石原報告重大發現,"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裏。石原找出從軍統情報站搜出的那張情報,兩張紙的質地完全一樣。石原據此做出判斷,這麽說"老鬼"就是那個泄漏密電內容的人,且就在被關押的五人中間。石原命王田香繼續派人在《申報》社附近監視,只要有人來報社查詢"訃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黨。   老潘手下的黑勇報告,聯絡站接到老謝發出的報警信號,意味著老謝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頓時凝重。老謝是"老鬼"的聯絡員,會不會是"老鬼"出了問題?老潘向老K作了緊急彙報,老K中斷所有聯絡站相互間的聯系。   吳志國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問大家在這之前有誰見過石原?衆人均搖頭。李甯玉冷笑說,日本人把他們抓進來,口口聲聲時間緊迫,卻不著急提審他們,也許他們中間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甯玉此言一出,舉座皆驚。李甯玉接著分析,接觸過電報的五個人,她們機要處的三個人有值班記錄可查,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爲電報的接手者,也不難查出,但是金生火當時的出現,日本人是怎麽知道的?司令辦公室在場的三個人,顧小夢沒說,金生火自己不會說,那是誰把金處長供出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金生火唯唯諾諾地提出建議,日本人要一個交代,硬頂是不行的,提議每個人還是寫一下自己在接觸密電之後當晚的行蹤,也許就能查出來到底誰泄漏了密電內容。吳志國點頭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間好好整理,晚飯後開會討論!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絕不是故意指認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裏去,就算他不說,顧小夢也會說的。白小年對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盡,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剛才吳志國信誓旦旦他機要處裏面沒有鬼,豈不是直接把他們兩個置于最危險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應說作爲一處之長,吳志國保護自己部下的行爲也沒有什麽可非議之處。白小年自討沒趣。   白小年來到李甯玉房間,他看出來吳處長對顧小夢有意思。李甯玉反駁,誰都知道吳處長的老婆在醫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說李甯玉不懂男人。李甯玉翻臉,她的確不懂男人,誰都知道她丈夫沖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情景再現……前一天傍晚,李甯玉走出總部大門穿過馬路,到對面一家雜貨鋪買了一塊肥皂,悄聲指示:明天去《申報》報社發一條'訃告'。說完李甯玉付完錢轉身離去。雜貨鋪老板(老謝)打開錢,裏面夾著一張紙條:上寫著訃告內容。老謝將紙條藏入口袋裏。   李甯玉意識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時傳遞出了關于密電的情報,就是說關在裘莊的五個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還有一個軍統潛伏下來的特務,這個人是誰?日本人做出了錯誤判斷,以爲"老鬼"就是那個泄密者,這是她的機會。但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須判斷出另外四個人中間,究竟誰是潛伏在司令部的另一個鬼。 第3集   裘莊東樓,被關押的五人圍坐在餐廳,各自手上拿著剛寫就的交待材料,會議由吳志國主持,石原推門進屋。白小年把五個人材料收集集中後交給石原。   石原把五個人寫的材料拿到手裏翻看。石原表示,機要處接到密電是下午兩點,密電泄露是晚上九點。如果五人中間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這段時間把情報傳遞出去的。石原問這段時間你們每個人都做了些什麽?   五人裏除了吳志國之外,沒有人離開過司令部大院。吳志國苦笑,看來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甯玉表示這並不能說明什麽問題,如果那個"鬼"在司令部裏有同夥即使不離開司令部,也能能把情報傳遞出去。   白小年陰陽怪氣地質疑顧小夢,昨天下午到晚上長達數小時的時間裏,她到底有沒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門。顧小夢反唇相譏,白小年怎知她沒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沒待在司令辦公室。二人爭執起來。   一直保持沈默的李甯玉突然開口,下班前她曾經給張司令辦公室打電話請示下周例會安排,但司令辦公室並沒有人接電話。白小年的神情尴尬,回答說他可能去廁所了,李甯玉不依不饒,說她隔十分鍾後又打過一個電話,司令辦公室還是沒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詭異的眼神看著白小年。白小年氣急敗壞,嚷嚷著:我可以證明,你們每一個人都在撒謊!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甯玉挺身而出,質問白小年,她撒謊了麽?如果白小年有證據說她撒謊了,她現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問懵了。   老潘向老K報告,無法和"老鬼"聯系上。他讓張阿婆打電話去汪僞總部說他的兒子病了,希望他能馬上回家。結果對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開會了。還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來。老K聽了以後立即警覺起來,什麽樣的會需要走得這麽急?"老鬼"目前肩負如此重任,怎麽會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譯電科的怎麽會有緊急出差的任務?這裏面肯定有問題。老K讓老潘一定要想方設法了解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各地參加會議的人明後天陸續就要到達上海,這個關鍵時候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   老K問起"杜鵑"的情況,老潘彙報"杜鵑"的傷勢仍未見好。老K想了想說,他認識一位姓郭的大夫醫術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轟炸時遇難,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白小年獨自蹲在樓梯拐角抽悶煙。吳志國走過來對他說,顧小夢只是個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見識。白小年白了吳志國一眼,別以爲他不知道吳志國和顧小夢之間那樁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麽都會說出來的。吳志國突然露出凶惡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張臭嘴,如果張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醜事,他倒想看看誰的下場更淒慘。白小年臉上變色。   顧小夢有氣無力地靠在床上發呆,見李甯玉進來,立刻隱藏起憂郁的情緒,恢複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樣。顧小夢感謝李甯玉剛才爲了她挺身而出,李甯玉告訴顧小夢,她其實根本沒有打過電話去張司令辦公室,就只是試一下白小年,結果他果然上當。顧小夢和李甯玉摟在一起哈哈大笑。李甯玉一副語重心長地模樣,要顧小夢當心白小年,從白小年的反應來看,他一定有段時間不在辦公室,但是他爲什麽要死咬住顧小夢呢?難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見到顧小夢了?顧小夢突然臉上變色,委婉地向李甯玉下了逐客令   金生火來白小年的房間串門,表達對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沒好氣地說,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甯玉和顧小夢同進同出,幾乎好到合穿一條褲衩,再加上一個護犢子的吳志國,這樣下去,他們兩個早晚被機要處的"三個臭皮匠"賣掉。金生火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話,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會幫助白小年嚴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懼的眼神看著金生火。   吳志國走後,李甯玉回想吳志國人前人後對待白小年的態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須想辦法弄清楚其中的奧妙。   老潘同郭大夫聯系上,告訴大夫傷者是無辜市民,腿上的傷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給"杜鵑"做了緊急手術。   樓裏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一群全副武裝的日本憲兵沖進樓裏,他們吆喝著把所有人趕出自己的房間。 第4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綁起來押出了樓裏,憲兵把他們押到樓前的大坑 前,憲兵隊長命令所有的人跪下。憲兵隊長發出口令,所有的憲兵集合列隊後舉起槍。五個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嚇得渾身顫抖,顧小夢不服扭動身子,但她嘴被堵住無法罵出聲,金生火沖著日本憲兵瞪眼,唯獨李甯玉顯得比較冷靜。   憲兵隊長一聲令下,所有的槍同時開槍,但子彈從他們的腦袋頂上穿過。白小年倒地昏死過去。憲兵隊長叽哩哇啦一陣吼叫後,憲兵沖上前把五個人拽起,重新朝樓裏押去。白小年兩腿發軟無法站立被憲兵拖著回去。   王田香來裘莊向石原彙報情況,他的人繼續在報社蹲守,至今沒有發現可疑人員。石原有些惱火,王田香向石原獻策,中國人審犯人有一招,所謂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石原現在是紅臉,但他缺少一個唱白臉的搭檔,王田香自告奮勇願意嘗試這個角色。石原對王田香的提議似乎並不抱什麽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積極,他同意讓王田香去試一下。   王田香踏進裘莊東樓,手裏提著大包小包的營養品,挨個房間敲門,連聲抱歉自己來晚了,張司令聽說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後心急如焚,命令他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談判半天才爭取到探視老同事的機會。一時間,裘莊被關押的五個人都把王田香當成救星,白小年拉著王田香到窗邊看那個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蹤了,就請王田香從那兒把他挖出來,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語地安撫他們,一邊說話一邊下意識地轉動手上的扳指,李甯玉認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個翡翠扳指,渾身一顫,那不是雜貨鋪老板老謝從不離身的板指麽?李甯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內心極度震驚。難道老謝出事了?李甯玉的腦子高速運轉起來。   老潘守候在臨時手術室外,大夫出來告訴老潘手術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個情況,要老潘自己進來看一下。老潘跟著大夫走進病房,剛剛經曆手術的"杜鵑"依舊昏迷著,嘴裏面念念有辭自言自語,老潘湊上去凝神細聽,臉色大變,這位國際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狀態中下意識說的全都是日語。   李甯玉意識到:老謝已經犧牲了。老謝出事意味著"訃告"沒有發出去。組織上還不知道"杜鵑"的行動和會議計劃已經暴露,李甯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杜鵑"從昏迷中醒來,面對老潘和黑勇惡狠狠的神情,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捆綁在床上。在老潘威脅下,"杜鵑"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長在美國的日僑第二代,大戰爆發後必須選擇一個陣營,最後他選擇跟自己的同胞作戰。杜鵑鳥把自己的蛋放在別的鳥窩裏孵化,是他命運的寫照,所以他才選擇"杜鵑"爲自己的代號。   白小年在房間幸災樂禍。李甯玉突然闖入白小年的房間,隨手把門鎖上,白小年十分緊張。李甯玉全無醉意地告訴白小年,吳志國剛才對她說,白小年就是"老鬼"。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給李甯玉看。吳志國說他接到醫院電話,下午三點就去陸軍醫院了,陸軍醫院距離司令部大院五分鍾車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鍾,可是下午四點他還在馬路上看到吳志國,這段時間志國去哪兒了?   另一扇房門悄悄開了一道門縫,金生火隔著門縫窺視著吳志國…… 第5集   吳志國走進李甯玉房間,撲到床前把手伸到枕頭下,又翻開褥子,但什麽也沒有發現。   白小年暗示李甯玉他還掌握著更驚人的情報,只要李甯玉跟他結成同盟,他們倆就一定能夠揪出那個"老鬼"。李甯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萬別丟下他不管,張司令一定會來救他的,到時候怎麽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張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來。這一細節沒有逃過李甯玉的眼睛。   李甯玉從白小年房間出來,剛從李甯玉房間溜出的吳志國迅速閃回自己房間裏,他又轉身打開了一條門縫,狠狠盯著李甯玉進屋的背影。……   李甯玉回到自己房間,立即發現屋裏被人翻動過了,她摸出一個小本子打開,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邊寫下張司令的名字,在旁邊畫了一個問號。   老潘向老K彙報,司令部的司機班沒有派車送軍官去火車站或是機場,也就是說"老鬼"被派去南京開會的說法只是個幌子。據說,前天晚上日本憲兵闖入司令部,帶走了幾個人。老K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翻閱當天的《申報》,沒有發現訃告欄裏有任何信息。會議是否如期召開?會議的時間地點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組織的代表有的已經到了,剩下的也會盡快趕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長期停留,當務之急是必須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問題,也必須了解到情況,以作最後決定。老潘決定親自到日本憲兵隊摸清情況。     老潘布置黑勇陪著郭醫生給"杜鵑"換藥,他自己趕去裘莊。老潘只身來到裘莊外,裘莊門口果然有憲兵站崗,戒備森嚴。老潘顯然對裘莊十分熟悉,裘莊後的墳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鑽進秘道,往事仿佛曆曆在目。   老潘通過秘道潛入裘莊東西主樓旁邊的一間柴房,透過小窗觀察兩座主樓情況。老潘用望遠鏡發現了李甯玉的身影。但院子裏衛兵巡邏,老潘無法接近,只能隱蔽身形,潛回秘道。   吳志國表現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飯後找顧小夢談話,要顧小夢當心李甯玉。顧小夢表示,她和李甯玉的交情不是一天兩天了,她相信李甯玉決不會害她。吳志國深深歎氣,顧小夢的父親是汪精衛的拜把兄弟,他跟顧先生有一面之緣。顧先生曾托吳志國對顧小夢多加關照,以後他可能沒法完成這一囑托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顧先生能夠照顧他的妻兒。顧小夢感到奇怪,爲什麽吳志國會對她說這樣的話,又爲什麽會提到自己的父親。   李甯玉在廁所發現了粘血的衛生紙,皺眉沈思。李甯玉來到顧小夢房間,單刀直入,顧小夢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爲什麽要隱瞞自己的行蹤?顧小夢不答,反問李甯玉難道懷疑她是"老鬼"。李甯玉搖頭,她相信顧小夢決不是"老鬼",因爲她知道顧小夢那天下午做什麽去了,她是去墮胎的。顧小夢臉色大變,防線一下子崩潰。   老潘緊急向老K彙報情況,老K給老潘調派了兩名經驗豐富的行動隊員,並親自聯絡松江地區遊擊隊,要求遊擊隊配合老潘行動,前往裘莊營救我方重要情報人員。   黑勇走進報社打聽這幾天有沒有人來登訃告。坐在報社編輯身後的特務拿起電話向王田香報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訓,遠遠跟蹤,決不能打草驚蛇。   老潘與行動隊開會研究營救計劃,隨手畫出裘莊秘道的詳細地圖。行動隊員奇怪老潘怎麽對裘莊這麽了解。老潘回答裘莊是他家的老宅。   吳志國放下電話,白小年突然指著窗外驚叫起來。對面西樓樓頂已經架起了機槍,槍口對准東樓的窗口瘋狂掃射…… 第6集   黑勇意識到自己被人跟蹤,讓"杜鵑"先撤。"杜鵑"讓黑勇跟他一起走。黑勇搖頭,他必須出去引開敵人,爲行動不便的"杜鵑"爭取時間。"杜鵑"悲痛,黑勇苦笑,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爲一個日本人去死。   裘莊西樓,石原手下報告,他們已經挖到漢白玉石板,工兵鏟挖不下去了。石原命令手下准備炸藥爆破。石原終于暴露出他的真實目的,原來裘莊地下埋有寶藏,他是來挖寶的。把從汪僞司令部裏抓來的五名疑犯囚禁在裘莊審訊,只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東樓裏籠罩著一片死氣。所有人似乎都變得不再正常。李甯玉百般安撫顧小夢,顧小夢終于慢慢平靜,她對李甯玉的依賴大大加深,主動提及吳志國早些時候要她小心李甯玉,被她當場拒絕。李甯玉馬上警惕,吳志國爲什麽要提防她?爲什麽對顧小夢另眼相看?新的疑團在李甯玉心中升起。   李甯玉把話題引到吳志國與顧小夢的關系上。顧小夢告訴李甯玉,吳志國認識她的父親,所以一直非常照顧她,有次她陪父親去漢口度假,在漢口出差的吳志國曾經專程前來探望。李甯玉邀顧小夢搬到她的房間同住,顧小夢欣然答應。   吳志國眼睜睜看著顧小夢完全不顧他的警告,反同李甯玉越走越近,感覺到危機感。顧小夢對白小年嗤之以鼻,她告訴李甯玉其實白小年是色鬼小人,她剛到司令部的時候,有段時間白小年對她緊追不舍。李甯玉隨口問顧小夢那天下午離開司令部後,有沒有再見過白小年。顧小夢回憶,她沒有見到白小年。李甯玉追問,那天在婦科私家診所,她有沒有見到什麽跟白小年有關的人。顧小夢回憶起來,那天她的確在診所見到一個熟人,但跟白小年沒什麽關系,是張司令的三姨太。李甯玉點頭,她終于知道白小年不可告人的醜事是什麽了。    白小年突然推開吳志國房門,底氣十足地主動找吳志國談判。他告訴吳志國現在李甯玉和顧小夢都是他一派的,所以要吳志國跟他合作,因爲他知道是誰是"老鬼"。"老鬼"就是金生火!吳志國不動聲色,要白小年拿出證據……   白小年回憶,那天下午,金生火偷偷闖入司令辦公室翻找材料,被他當場撞破,金生火的說法是行政處正在對帳,獨獨缺張司令個人的差旅費報銷賬目,所以他才過來查賬,這個借口十分牽強,如果需要查賬,爲什麽不正大光明地通過他這個辦公室秘書?   吳志國冷笑,拆穿白小年只是害怕自己不在司令辦公室的事被金生火揭露。白小年暗示他手上還有一張王牌,足以給金生火的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吳志國追問白小年還掌握什麽情況,白小年堅持吳志國首先承諾同他結盟。吳志國盯著白小年,神情複雜……   李甯玉鋼筆沒水了,起身找墨水瓶,顧小夢隨手把自己的鋼筆換給李甯玉。李甯玉發現顧小夢的鋼筆也幹了,在碟子裏倒上水,將筆尖浸在水裏。   李甯玉拿起碟子向窗外倒水,看到老潘用鏡子反光打出的簡單暗號,內心激動萬分。李甯玉敲擊碟子回複老潘信號。老潘告訴李甯玉,晚上十點展開營救行動,讓她在餐廳壁爐前等待。李甯玉剛想告訴老潘會議計劃已暴露,房間的門卻突然開了,白小年和吳志國進門,李甯玉連忙放下碟子,掩飾自己的行動。   白小年神秘地悄聲宣布那個"老鬼"已經顯形,他們四人必須在同一陣線上,齊心協力揭穿金生火的真面目,只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己性命。   突然傳來敲門聲,金生火站在房間門口。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清涼夏日的公主模特兒
感受風帶來的氣息
清純甜美生活寫真
小卷映像私房
〓 禅 〓
五月行走藏南(2)
西子湖
箭扣長城
 
2011-03-21 14:20:10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